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92章 帝死无人知!

第1092章 帝死无人知!

    乌老八正暗自后悔被抢了风头,忽听宁凡语带不满,对朱二责道,

    “我可没说要杀光这些杀戮殿门徒,莫要胡言乱语,退下!”

    “呃…主子我…我这就退下…”

    正准备撸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朱二,浑身一震,内心直呼失策,完全没料到居然会揣摩错主子的意思。

    在他看来,宁凡是个一点气都受不得的魔头,被几个小辈出言不逊,是绝不可能有任何忍耐的。

    然而事实却是,宁凡并没有因为眼前杀戮殿弟子的出言不逊,而妄动杀机,滥用武力…

    真是匪夷所思!

    连烦恼井的第三步井灵都敢斩的狂徒,居然会对几个小辈如此容忍…哎,这也是个心思难猜的主!

    朱二暗暗腹诽,乌老八和鸦天狗则幸灾乐祸,暗暗嘲笑朱二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宁凡懒得理会三个二货的心理活动,他更关心的,是自己被杀戮殿弟子驱逐的理由。

    听这几个弟子的言下之意,下令驱逐他的,并不是冥海大长老,而是杀戮殿的副殿主?

    古怪,这杀戮副殿,为何要阻止他救杀帝?

    杀戮殿的职能划分,是以历代杀帝为殿主,殿主之下设一名副殿,副殿之下有大长老一人,总领其他长老;长老之下,则是分布各地的阁主、执事、弟子。

    宁凡在杀戮殿时,倒也听说过杀戮殿有副殿主存在,貌似是个快要成帝的老怪,不过此人极少在东天活动,魔名似乎还不如冥海大长老响亮。

    此人身为副殿,更不需要管理任何俗务,唯一的任务就是闭关修炼,据说唯有在杀戮殿陷入危机之时,此人才会现身。

    此时此刻,杀戮殿明明没有灭殿之危,但这名副殿,却现身了。

    按理说,宁凡一番好意来救杀帝,于杀戮殿的复兴有莫大好处才是,此事为何会被副殿阻止?莫非此人不希望杀帝获救?是想要和杀帝这位正殿主争权夺利?又或者,此人只是不想让杀戮殿和他牵扯太深,毕竟如今的他,摆明了要和暗族不死不休的。

    霎时间,宁凡心中生出无数猜测,却无法印证。

    “还请雨之仙君不要为难我等,我等也是奉命办事,请雨君速速离开血海星域。”

    朱二之前凶神恶煞的口气,着实吓到了几名杀戮殿弟子,这几人顶破天也就渡真修为,哪敢真和宁凡放肆,此刻心惊之下,口气不由得恭敬了许多。

    “离开恐怕不行,宁某办事,从不半途而废。且据宁某所知,能够驱逐杀戮殿长老的,只有殿主本人吧!副殿下令驱逐宁某,可曾获得殿主的手令?若无手令,此事无法让宁某认同。”宁凡神情平静,一翻手,取出一枚杀戮殿长老令。

    此令,并不是他之前上交给杀戮殿的那枚,而是他在六欲仙王的遗迹里,击杀长老费和缴获的战利品。

    杀戮殿的规矩很血腥,弟子若能击杀长老夺令,便可取而代之成为长老。而若身为长老,则便是副殿,也无法随便下令驱逐的。

    “这…这是费和长老遗失的长老令,果然是在雨君手中!”

    几名杀戮殿弟子皆是一震。

    当年费和、姚青云带着宁凡前往六欲洞府寻宝,结果费和却没有生还。随着宁凡魔名越来越响,杀戮殿内早有猜测,称费和的死与宁凡有莫大关系,直到今日,此事才算真正得到了证实。

    “雨君既然持长老令,则为杀戮殿长老团的一员,我等自然不敢再阻拦雨君的。不…不该再叫雨君了,应该称呼阁下为宁长老才对!宁长老既然持有长老令,副殿自然无法驱逐宁长老的,我等这便给宁长老放行!”

    几名杀戮殿弟子解除星空边界的阻拦阵法,让出星路,并在星路两道站得笔直,朝宁凡重新抱拳行礼,再次行礼时所包含的恭敬,远不是最初可比。

    显然在这些杀戮殿弟子内心当中,杀戮殿长老的身份,有着相当的分量。

    宁凡点点头,能和平解决此事,再好不过。正欲驾云继续前进,忽有一道冷斥,从星空另一端传来。

    “一派胡言!这个长老令,是假的!此子的长老地位,我杀戮殿拒不承认!什么狗屁雨之仙君,识相的,速速滚出血海星域,否则莫怪本王辣手无情!”

    那冷斥之声不断逼近,无形地声浪,忽然化作一个火焰巨拳,朝乌仙云方向狠狠砸落。

    拳风横扫下,直接使得周围一些废弃星崩成粉碎,更将附近几名杀戮殿弟子掀飞。

    那拳风有着无法想象地灼热,冰冷的星空,温度陡然上升!

    这是仙王一击的一拳!

    这一次,乌老八抢到表现机会了,不待宁凡出手,乌老八已经横跨而出,袖袍一卷之下,滚滚黑风朝那火焰拳芒对轰而去。

    说来也怪,那拳芒明明有着仙王一击之威,但竟在黑风一吹之下,有了不稳,每降临一分,便崩溃一分,待打落到乌仙云时,已只剩近乎虚幻的拳力,被乌老八一个喷嚏,直接震破,彻底化为乌有。

    咦?

    星空另一端,顿时传来一道轻咦之声,显然不明白乌老八区区万古一劫仙尊,是如何轻描淡写防下自己仙王一击的。

    不多时,便有一只周身燃着熊熊烈火的巨禽,从星空极远处遥遥而来,所过之处虚空燃烧,拖着长长的火焰路径,瞬息间跨越无数距离飞至。

    那巨禽并非妖类,而是仙王老怪万古真身所化,火光一落,一个身着火焰铠甲的鬼面大汉,从火光中走出,抬指向星空一划,星空中顿时有了裂缝,有了火焰冲出,顷刻间,百万里星空都被此人火焰封锁,将宁凡一行团团围在了火海中心。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杀戮殿仙王长老中的一员,万古三劫修为。名字的话,宁凡依稀记得,此人似乎被人称作刑焰仙王,同样是个闭关修炼的苦修之士,当年的宁凡修为尚低,也只在人群中远远见过一次…

    如今则可与之平起平坐!

    刑焰仙王一现,几名杀戮殿弟子顿时迎了过来。

    “刑焰长老,莫要出手,这是误会!世人皆知我杀戮殿长老令,乃是以初代杀帝杀戮之念所凝聚,根本无法伪造!宁长老的长老令经属下等人鉴定,的确是真的,此事…”

    “哼!滚开!本王问你们话了吗!”刑焰仙王目光一眯,浩瀚威压散出,顿时震得几名杀戮殿弟子狂喷鲜血,不断倒退,再不敢胡乱开口,更不敢轻易靠近刑焰仙王了。

    传闻这名仙王性情乖张,不近人情,今日,几名杀戮殿弟子算是见识到了。

    宁凡微微皱眉,他一心想要避免与杀戮殿的纠纷,但看这刑焰仙王的蛮横姿态,明显是不打算和他讲道理啊。

    长老令有假?

    呵呵,真是睁眼说瞎话啊…

    “雨之仙君?呵呵,好大的名头,你雨君的名头有多少水分,本王不知,不过你这仆从,倒是真有几分本事。能接下本王一拳之力的一劫仙尊,放眼东天都没有几个。你,不错!你看着有些面生,叫什么名字!”

    刑焰仙王视宁凡有如无物,却对接下他一拳的乌老八露出了微微忌惮的神色。

    他并不知乌老八的恶名,若知道,怕也是不敢如此平静和乌老八对话的。

    在刑焰看来,他一介仙王询问乌老八一介仙尊的名号,已是礼遇。可惜乌老八压根不将刑焰当一回事,自顾自挖着鼻屎,偷偷抹到朱二衣服上。

    于是朱二怒了,和乌老八扭打成一团。

    完全被乌老八当空气的刑焰仙王,顿时有了怒意,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乌老八,鬼面之下的双目带着冰冷,转向宁凡,冷声道,

    “你的长老令经本长老鉴定,是虚假,你,可以滚了,没有资格进入这片星空!”

    那语气无比轻蔑,俨然没有将宁凡放入眼中分毫。

    这也怪不得刑焰,要怪只能怪宁凡骨龄太少,从东天崛起的速度太快。宁凡十几万的骨龄,和那些动辄几百几千万岁的老怪相比,完全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

    刑焰仙王又是副殿的死忠,是亲随,同样常年闭关,极少在东天多走动,对于宁凡闯出的偌大魔名,听说的不多,也并不相信。

    雨之仙君?呵呵,不过是有一个远古大修的好师傅罢了,可惜啊,那好师傅马上就要道灭了,乱古一死,这黄口小儿就是个屁!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沉默少许,道,

    “刑焰长老觉得宁某长老令是假的,莫非宁某的先天鬼面也能造假么?据宁某所知,若遇上特殊事件需要决断,杀戮殿少帝的发言权,似乎比区区杀戮副殿更大。若我身为杀戮殿少帝,区区副殿主,可无法驱逐我的。”

    宁凡右手一抹,先天鬼面一点点出现,满头黑发霎时间化作银发。

    杀戮殿以鬼面为尊,先天鬼面一现,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宁凡身上传来的上位者威压,便是刑焰也不例外!

    刑焰仙王能感受到自己所佩戴鬼面的颤抖,那是对于少帝鬼面的畏惧!

    他更有了大事不妙之感…副殿的图谋,都是以杀戮殿失去少帝来算计的,为何杀戮殿还有一名少帝存在!如此一来,副殿主的诸多布局,岂不是通通无用了吗!

    反而是旁边几名杀戮殿弟子,激动不已。

    “少…少帝鬼面!是真的!哈哈,真的是少帝鬼面!我杀戮殿什么时候竟诞生少帝了!”

    “难怪大长老如此看重雨之仙君,想不到…雨君竟还有另一重身份,是我殿少帝!”

    “持先天鬼面者,若有仙尊修为,则为真正少帝!我等杀戮殿门徒,参见少帝!”

    几名杀戮殿弟子鬼面下的目光带着火热,在星空中跪倒,跪的,是宁凡!

    即便面对大长老,这些人也是不肯跪的,但若是少帝,若是未来的八代杀帝,则例外!

    不会错!这是包含了初代意志的鬼面,是独属于杀戮殿的鬼面,是先天鬼面,是杀戮殿少帝的标志!

    杀戮殿修士最担心的事情是什么?并不是七代杀帝寿数将尽,而是七代杀帝死后,没有第八代杀帝继任!

    六百万年前,最有望成为少帝的付玲珑长老不知死于何地,使得杀戮殿香火从此断传,无数杀戮殿修士对未来感到忧心忡忡。

    根据杀戮殿的传统,所有杀戮殿修士都有义务追杀少帝,以促进少帝在杀戮中快速成长,但此事,并不代表杀戮殿弟子不敬重少帝!

    相反,少帝的分量,比什么副殿主、大长老更重无数倍!

    “哼!你们这群蠢材!此子的先天鬼面也是假的!看不出来吗!此子伪造少帝鬼面,其罪当诛!跪他者,同罪,由本王行刑!”

    刑焰仙王眼中凶芒一闪,大手一挥,顿时有无数火光将几名跪拜宁凡的杀戮殿弟子烧成了飞灰。

    再一挥手,封锁星空的百万里火海,顿时化作成百上千的火焰巨龙,朝乌仙云奔腾而来,竟是不顾宁凡少帝身份,要将宁凡格杀于此地!

    若宁凡不是少帝,刑焰可能还会放宁凡一马,但宁凡既为少帝,一个不慎便可能使副殿的计划功亏一篑,他决不容许宁凡活下去!

    宁凡眼中有了冷意!

    虽说杀戮殿不排斥同门杀戮,但刑焰仙王混淆是非,击杀了几名毫无还手之力的杀戮殿弟子,还是激起了宁凡的不满。

    且刑焰竟对他下了杀手,此事,已超出他的容忍底线,更让他感到了一丝不安!

    血海星域的风声,有一种常人觉察不出的悲哀,如呜咽,似哀乐,化作天音,藏于风声,在星空中萦绕…那种风声,叫做葬音,只会出现在盖世人物陨落之地…

    普通人听不到这葬音,这与修为无关,需要的,是对于推演一道的极致领悟。且即便是卜道宗师,也没有几个能听到葬音,放眼四天,能凭卜道修为听到葬音的,不过两三人而已。

    宁凡虽得到过崇明凤帝的指点,但对于卜之一道,也只是刚刚起步罢了,仅凭卜道修为,并不足以听到葬音这种高深天音。

    但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一个修成了万物沟通的神灵废体,可聆听万物之音!

    如此一来,纵然卜道修为不足,他还是听到了弥漫星空的悲哀葬音!

    古籍记载,便是八劫仙帝陨落,都很少会在天地间留下葬音,如今的血海星域,为何会有葬音…

    莫非…是杀帝出了什么变故…莫非!

    宁凡心头一紧!对方越是不顾一切阻挠他,他越觉得此事当真有可能!

    “我不知你和你身后的副殿主,为何一再阻挠宁凡救人。若是不能和平赶往杀戮殿,宁某不介意踏着血路前进!”

    宁凡一扬手,风火蒲扇出现在宁凡手中,潮水般的法力,被他灌入此扇,霎时间便朝上千火龙连扇数十下。

    数息之内,刑焰仙王引以为傲的上千火龙,以及弥漫星河的无边火海,全部被宁凡扇成了飞灰!

    以火攻火,结果是风火蒲扇完胜!

    “竟是先天法宝!怎么可能!”

    刑焰大惊,化出万古真身转身便逃,倒不是怕了宁凡,而是怕了先天法宝,想要回去多找几个同谋,再来围攻宁凡,胜算更大。

    可宁凡会放他走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一指,宁凡将刑焰仙王所化巨禽,生生定在星空!

    而后,风火蒲扇连扇数百下,将刑焰仙王的万古真身生生扇成飞灰,只剩元神未死,从飞灰中逃出,但那也只是宁凡刻意留手罢了!

    刑焰终于怕了,整个元神都在发抖!若早知道宁凡如此厉害,他绝对不会对宁凡妄动杀意,怎么也要布局过后,再杀宁凡的!

    之前的他,压根不信宁凡拥有传闻当中瞬杀万古仙尊的实力,但现实却是,宁凡的实力比传闻更高,世人对他的评估,居然还低了!

    这是末法时代万古仙尊能够拥有的实力吗!

    一个照面将三劫仙王的万古真身烧成飞灰,便是古之仙尊也不过如此了吧!

    古之仙尊却出现在末法时代,完全就是犯规啊!

    森罗之后,东天竟又诞生出了一个绝世魔头,此子若是继续成长,绝对会是末法修真界的领军人物之一!

    “亿万火元大遁!”

    刑焰心惊欲死,元神爆成亿万火光,朝四面八方的星空逃窜而去。

    宁凡看也不看那些逃窜的火光,左眼妖芒闪烁,等闲幻术,都在此刻变得了然。

    将风火蒲扇一收,铁拳向着一旁虚空狠狠砸下,顿时将虚空打裂,并从裂缝当中抓出一个浑身是血的元神,不是刑焰仙王,更是何人!

    狱雷绳一捆,将刑焰元神捆了个严严实实,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给刑焰!

    “不,不可能!你竟识破了我的幻术,且还有第二件先天法宝!放了我!你不能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你若是杀了我,祸族定然不会放过你的!我可是祸族长老之子,你不能杀我,不能!”

    刑焰乱了心境,嘶吼道,这一刻生死不由自己,当真是口不择言了,连最大秘密都失言说了出来。

    “祸族?”

    宁凡一怔,继而眼中寒芒闪烁。

    据他所知,祸族是南天仙界的秘族,貌似还是杀戮殿的死敌,此代杀帝之所以拼了性命苟延残喘,防备的便是祸族的入侵!

    这刑焰…竟是祸族布在杀戮殿的暗子?!

    莫非那什么劳什子的杀戮副殿,如此排斥他救治杀帝,也是因为…祸族!

    见宁凡一听自己是祸族的人,便神色一变,刑焰暗暗松了口气,心道对方多半已经被祸族的大名镇住了。

    想来也是,一个暗族都已经让宁凡焦头烂额了,若再多个祸族,以这小子的嚣张,怕也是要有所忌惮的。

    “不瞒小友,七代杀帝已经被我祸族秘密除掉!副殿之所以阻止你救人,怕的并不是你救活杀帝,毕竟此事已经失去可能!他怕的,是你提前打开北斗血界,让杀帝的死讯被杀戮殿门徒知晓,影响我祸族缓缓图谋【戮圣天荒剑】的大计!这样吧,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替你在祸族跟前美言,若有一日,祸族来攻杀戮殿,屠尽此殿修士,我可保你不死!”

    “杀帝,果然已经…死了么…”宁凡内心有了苦涩。

    他舍生忘死进入极丹圣域,让黑魔成年,为的,不过是替乱古、杀帝续命罢了,以此举报恩。

    可最终,他虽带回了成年九狸之血,乱古大帝却还在为了不知什么原因沉睡,至于杀帝…则已陨落,没有等到他的救治。

    听刑焰仙王的言语,杀帝并不是死于生机耗尽,而是…死于祸族的秘密算计!

    刑焰等祸族暗子,在杀戮殿潜伏了这么多年,深得杀帝信任,若这些人暗害杀帝,本就垂死的杀帝被害的可能性确实不小,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若小友肯助我祸族一臂之力,联手覆灭杀戮殿,事成之后,我愿替小友向我族族长请功!杀戮殿不过是一群北斗余孽的聚集地,蝼蚁难成大事!乱古大帝也只是苟延残喘的过气亡灵,冢中枯骨尔!只有我祸族,能成为小友坚不可摧的靠山!我可以再给小友一个保承诺,若小友投靠我祸族,东天暗族,定然不再仇视小友的!我族族长祸斗的威名,在秘族内可是十分响亮的!对了,我族族长对于乱古大帝也是很感兴趣,若小友能取一丝乱古亡魂,献与我族族长研究…”

    刑焰还欲再说,却被宁凡一声声冷笑打断。

    “呵,你是想让我宁凡,忘恩负义,欺师灭祖么。”

    “若有足够利益,忘恩负义又如何,欺师灭祖又如何!”刑焰不以为然道。

    “利益?呵…你可知,我此刻在想什么吗!”

    “嘿嘿,我怎么可能知道小友的心思。”

    “我在想,倘若杀帝真是你族害死的,则我便是平了祸族,也难以替杀帝报仇雪恨呐,被同伴害死,杀帝陨落前,该是何等的悲哀,何等地痛心!”

    “你…你在胡言乱语什么!那可是祸族,祸族…啊!你干什么,住手,快住手!”

    回应刑焰的,是宁凡冷漠无情的搜魂,生生将刑焰搜成了一个白痴。

    而后,宁凡狠狠将刑焰的元神捏爆,连万灵血都没有炼制!

    仿佛不将此人狠狠灭杀,便不足以泄心中之恨一般!

    从刑焰的记忆当中,宁凡看到了祸族暗子们密谋害死杀帝的一幕幕…看到了杀帝死前,不可置信的眼神,与愤怒…

    这弥漫星空的葬音,真的是杀帝陨落所遗留的葬歌。但因为祸族一连串的布局,直到此刻,杀帝的命牌也没有碎开,更无人知道,独守北斗血界的杀帝,已经逝去…

    杀帝死了,没有死在守卫北斗血界的路上,而是死在了同伴的背后毒害…

    死得不值,不值!

    “杀帝已死,我取黑魔魂血,又有何用!”

    宁凡缓缓闭上眼,再睁开时,一片冰冷无情。

    他是七代杀帝认同的八代少帝!

    他有义务,替七代杀帝报仇!

    “嘶!刑焰长老竟被雨之仙君击杀了!那可是三劫仙王!”

    “先天鬼面!雨君为何有我殿少帝鬼面!”

    “此地究竟发生了何事!我等要不要攻击雨君!”

    “快向总殿传讯!”

    越来越多的杀戮殿弟子,被刑焰仙王陨落所爆发的冲天煞气吸引而来,惊声一片。

    宁凡不欲和这些普通弟子纠缠,他此刻只想干一件事,那便是揪出此事的元凶,在杀帝坟前血祭!

    无视普通弟子的阻拦,宁凡驾着乌仙云,一路朝杀戮星所在疾驰而去。

    可惜,没走多远,又有两名万古仙尊撕裂星空,从中走出,二话不说,便朝宁凡下了死手!

    他们已得知刑焰的死讯,亦得知了宁凡少帝的身份!

    密谋成功在即,岂能被一个小小少帝毁灭!

    “区区两名仙尊,居然敢拦我路,找死!”

    宁凡目露无情之色,风火蒲扇扇动,瞬间就将两名万古仙尊的肉身烧成飞灰!

    星空之中,火光漫天,宁凡却从中准确找出了二人元神的方位,抬指定住二人,而后极为熟练地将二人元神打晕,生擒!

    对,这一次,宁凡决定生擒!

    之前因为愤怒,宁凡直接杀了刑焰,此刻稍稍冷静,他决定将这些叛逆,一并擒至杀帝坟前击杀!

    这二人,也是刑焰仙王记忆中,谋害杀帝的帮凶之一,不可放过!

    杀戮星,转瞬便至。

    在宁凡临近的瞬间,终于有一声叹息,从杀戮星中传出。

    “宁凡,你虽是我殿少帝,但连伤三名万古,确实有些过了,收手吧。”

    一个白发少年,带着痛心表情,从杀戮星上腾空而起,立在星空中,拦住宁凡去路。

    他,是冥海仙王,是杀戮殿大长老。

    他虽早就知道宁凡行事跋扈,却没有料到,宁凡会枉顾此代杀帝的恩惠,在杀戮殿内大开杀戒…

    他,看错人了么。

    此子,让他失望。

    宁凡笑了,那笑容,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哀。

    杀帝已死,但其门徒,却不知其死讯,甚至还有人,为了维护那些帮凶,阻拦他,向他问罪。

    “七代杀帝已死,本少帝今日要替七代清理门户,还望大长老莫要阻拦!”

    “宁凡,你在胡说些什么!什么叫七代杀帝已死,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不可乱说!”冥海大惊。

    同一时间,一声肆无忌惮的笑声,从杀戮星中传出。

    而后星空一晃,一个背着巨剑的血袍老者,徐徐出现在星空,在其身后,还跟了一二十个死忠,更有此代杀帝的万古傀儡追随!

    “冥海,你真是蠢材!连这屁大点的娃娃都知道七代已死,你居然还被老夫蒙在鼓里!哈哈哈!这世间,还有比你更蠢的人吗!”

    大笑声中,老者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那是…杀帝的首级,双目犹带着死而不甘的愤怒,睚眦欲裂!

    “未解决戮圣天荒前,老夫本来还想让尔等多活几年,可惜,今日注定要因为这个小娃娃的介入,而计划提前了。”

    “既如此,老夫以杀戮副殿,以及祸族第十九少帝的身份宣布!今日起,杀戮殿从东天抹除,从我者免死,逆我者,杀无赦!”

    便在此人话落的瞬间,其身后死忠、傀儡们,顿时朝着四方散开,遇人便杀,瞬间便有不少杀戮殿弟子不及防备,被斩杀

    冥海睚眦欲裂!

    若此刻他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这一世修为,便真的修到狗身上了!

    “血长空!殿主待你如子,你怎忍心叛他!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凭你?东天仙界,仙帝不出,谁能挡我!”

    血长空不屑一哼,收起杀帝人头,迎着冥海冲了上去,连巨剑都没用,只数个神通打出,便将冥海打出了伤势,高下立判。

    作为杀戮殿此刻最强者的冥海,不是血长空的对手,仙帝之下,几乎已无血长空的对上!杀戮殿,危险了!

    血长空哈哈大笑,正欲对冥海穷追猛打,忽有一道飘然白衣,挡在了其前路之上,大手一按,直接按灭了他轰向冥海的诸多神通。

    以肉身,硬撼准帝攻击,竟毫发无损!

    “你的对手,是我!”

    轰!

    没有任何迟疑,宁凡第一拳,便是丝毫不讲道理的古魔破山击,带着愤怒,带着杀机,直接破开了血长空的一身防御,将其轰飞了无数距离,沿途不知撞碎了多少颗废弃星。

    原本目空一切的血长空,艰难地稳住身形,这才喷出一口淤血,居然带着内脏碎块,可想而知宁凡这一拳,对他伤害多大,已有了轻伤!

    血长空双目圆睁,难以置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他堂堂准帝,竟被一介仙尊小儿一拳击伤!

    “区区万古仙尊,竟能只凭肉身,一拳将我击伤!此事怎么可能!”

    原本十拿九稳的计划,终于宁凡的出现,有了一丝不妙之感难怪他怎么给族内请示,族内都说杀戮殿气数未尽,暂时不宜出手

    原来如此!所有人都猜错了!杀戮殿的气数,并不是应在七代身上!

    而是应在这个黄口小儿身上!只要这黄口小儿不死,则杀戮殿气数便还能延续!

    “小辈,你莫嚣张,以为一拳占了上风,便可以自傲了吗!老夫可是和真正的六劫仙帝战过三天三夜的存在,凭你,怎是老夫的对手!”

    “六劫仙帝,我杀过!”

    “一派胡言!只会逞口舌之快,可不是真本事!也罢,老夫这便以古阙剑杀你,免得你以为堂堂准帝,只有这点程度!”

    血长空冷哼一声,解下背后巨剑。

    布封一解,乱天动地的剑压,顿时传遍星空!

    此剑,竟是一把真正的先天法宝,所有感受到这等剑压的杀戮殿门徒,都震惊了!因为谁都知道,一件先天法宝的存在,对于仙帝之下的胜负,有着何等决定性影响!

    雨君拳头再厉害,还能厉害过先天法宝吗。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