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80章 我为天道轰圣山

第1080章 我为天道轰圣山

    不是每一只扑火的飞蛾,都有百死不悔的气魄。

    但若是有着非入火不可的理由,则即便是胆小的飞蛾,也能勇往直前,即便前方,唯有一死!

    明明只是二三百人,然而决死之下,所传出的气势,足以惊天!

    足以让任何一个起初对他们感到不屑的圣山大能,为之动容!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苍天可鉴,血武为证!

    那是一艘散发着冲天血光的巨舟,载着一船二三百人,不断冲撞着圣山边界大阵,欲侵入,欲救人!

    那巨舟是一件先天法宝中的残次品,饶是如此,每每冲撞大阵,仍能使大阵出现一些裂痕。

    而当这二三百名死士不惜代价引爆了先天巨舟之后,终于将边界大阵炸开一个缺口,成功地入侵到了圣山的土地上!

    能飞遁者,朝着刑场所在不惜一切飞去!

    被禁空之力限制者,则在群山之间纵越疾驰,翻山越岭埋头前进,一往无前!

    然而圣山修士何其之多,不算从地面草原飞上天空的修士,单只算圣山十二脉安排在各葬山据点的守卫数目,便已超过百万,且这些人无一不是第二步修为中的佼佼者,其中更有诸多仙尊仙王!

    几乎在这些血武从属入侵到阵法内部的同时,立刻遭到了猛烈拦截,从一开始就有了惨重伤亡。

    想以区区二三百人的兵力,穿越百万同级修士的守备,到达圣山深处的刑场,此事绝无可能!

    但,不可能又如何!

    办不到又如何!

    数千倍的兵力差距又如何!

    吼!

    一名挥舞着鬼头大刀的黑铁大汉,一面斩杀拦路的圣山佛修,一面怒吼而行,他,是屠皇手下的一名万古仙尊,万古一劫修为,并非此行最强,却一马当先冲在前列,悍不畏死。

    可惜,很快就有一名仙王、数名仙尊、上百圣山真仙将他团团包围。

    只几个照面,黑铁大汉便在众多圣山强者围攻之下有了重伤!

    他无力地望着遥不可及的刑场,有了悲哀。

    继而,那悲哀化作了疯狂!

    死有何惧!

    只恨不能救走吾主!

    当体内伤势加重到无力站稳之后,黑铁大汉终于放声大哭,自爆了肉身与元神,形成一股毁灭冲击,扩散八方,一举炸死了围攻他的所有真仙,便是万古仙尊也炸死了一人!

    余者,亦重伤,皆有了惊怒与恐惧!

    这,是飞蛾的怒!

    喊杀声,直冲云霄!

    不屈之意,有如山呼海啸!

    一名身形魁梧的血武四劫仙王,狂**血催动法宝,强行击杀了身前拦路的一名新晋仙尊,数百真仙。苦战之后还没等抬头,立刻便有数十把十一涅以上的飞剑从旁偷袭,刺满了他的身体,更有数把飞剑,直接洞穿了他的元神。

    血溅七步!

    死气渐渐从这名血武仙王身上传出。他能感觉自己离死亡,很近了,很近了。

    死有何惧!

    只恨不能替吾主解忧!

    不远处,三名圣山三劫仙王,正为自己一剑偷袭杀掉一名血武仙王而高兴,却不料,那气息奄奄的血武仙王,忽然回头,大吼一声,朝他们扑至。

    而后,毁灭般的自爆冲击传出,以一换三,同归于尽!

    这,是飞蛾的怒!

    前行中的血武修士,一个个被围攻灭杀,倒下的尸体,越来越多。

    但,没有人撤退!

    即便刑场遥不可及,即便百万守卫的人潮无法突破,他们仍旧不顾一切向前突进。

    可惜,无用…

    可惜,并没有出现奇迹…

    渐渐地,血武修士的喊杀声有了减弱。

    渐渐地,二三百人死得只剩五六十人。

    渐渐地,连这五六十人都成了地上的尸体,又或者…连尸体都毁得找不到了。

    葬山间的厮杀,终于平息了。

    直到最后,这二三百人也没能前进到刑场附近,没能杀出一条血路。

    但他们同样让圣山付出了巨大代价。

    百万圣山守卫,居然死了将近万人,伤亡人数是血武修士的数十倍。

    以二三百人,对战实力相当的百万人,还能造成己方数十倍的杀伤,这批血武修士的凶悍,得到了证明,让在场所有人感到心惊。

    血泪,从屠皇的右目滑落。

    贝齿,将干裂的下唇,咬地鲜血直流。

    屠皇感到自己内心之中,有什么东西在破碎,在什么野兽在嘶吼。

    她想要挣脱殛刑架,想要替从属们报仇,但她,做不到。

    愧疚与自责,在内心深处蔓延,为那些殉身于此地的属下,为那些无法偿还的仁义。

    光明佛注意到屠皇的情绪激荡,有了微笑。但没过多久,他便微笑一僵,皱了眉头。

    不止他一人,所有注意着葬山战场的修士,在同一时刻,皱了眉。

    数百飞蛾,才刚刚死绝,但遥远的空中,居然又有一只小小飞蛾,冲开了圣山边界大阵,进入到此地!

    那是一个白衣青年,降落在无数残肢断臂堆积着的战场,踏着尸山血海,神情有了沉默。

    而后大手一抓,无数无处安放的飘魂,被他从天地之间直接抓出,收入一个古妖灵环之内,等待有朝一日,这些英魂能够重生。

    那人,并不是百万圣山守卫的打扮,也不是血武修士的甲胄装扮!

    那人穿的是外修衣冠,那人的模样,与数月前私毁刑环的外修一致!

    是宁凡!

    他没料到会有另外一拨人来救屠皇,来迟了一步…

    哗声四起!

    “什么情况!入侵者不只是血武主人的从属官吗,怎么还有那宁姓外修?!”

    “此人不是已经逃出圣域了吗,为何还在此地!”

    “他是如何避开明佛追捕的!”

    “此刻他来到圣山,是想效仿那些死掉的血武从属,救血武主人吗!”

    “无知!愚蠢!狂妄!”

    “那么多血武仙尊仙王都死了,他不过是一个人,且只是一个仙尊,能做什么!”

    “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与圣山为敌,下场只有死!”

    光明佛皱了眉。

    以他无数年的修真经历,很难想象,宁凡区区一个仙尊外修,居然有办法屏蔽他的因果搜罗,瞒过他的追捕,继续躲藏在极丹圣域。

    正忙于给太古雷鼎解放封印的众东天修士,也因宁凡的到来神色微变,大感意外。

    尤其是暗族阴罗煞,看待宁凡的神情最为冰冷。

    石人帝目光微微一寒。

    他留在大卑草原的分支之中,有一杰出子弟,连他都十分看重,名为石当。据查证,石当正是被眼前这个外修,于火魂塔内灭杀!

    雷云国则不屑一哼,没料到上一次被他雷音一脉逼得走投无路的宁凡,居然还跟蚂蚱一样完好无损地蹦跶着!

    此刻,宁凡不是以鬼面修的身份到来,故而在场众人对于他的到来,并无任何忌惮。

    只有不屑!

    只有如看飞蛾的嘲讽!

    原本心情沉痛的屠皇,始料不及地睁开美目,不可置信地看着尸山血海中心,那个遥不可及的身影。

    那个白衣猎猎、风采绝伦的青年!

    “为什么…连你也来了…”

    屠皇苦涩一笑。

    部下们的死亡,已让她心如刀绞,而她更不愿看到宁凡死于眼前…

    臭小子!

    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你怎么,还没走…

    “前辈莫担心,只是一个圣山罢了,我马上就能过来你身边。”

    宁凡面无表情地说道。

    即便在他之前,有着无数飞蛾扑火而亡的先例,他也不会畏惧。

    即便此刻攻打圣山的人,只剩他一个,他也不会退缩。

    云淡风轻的口气,俨然视那圣山有如无物,竟是完全不将此地无数强者放入眼中!

    更有一种怒,积压在心头,是对自己来迟的愧,是对那些殉主者的歉!

    是对…屠皇此刻浑身染血的怒!

    如疯,似癫,欲狂!

    他明明不爱屠皇,但就是看不惯屠皇有半点损伤!

    圣山又如何!

    诸帝在侧又如何!

    他若要救人,谁都不能挡!

    伤了他的人,不能这般轻易放过!

    “好狂妄的外修!竟敢如此小瞧我圣山!”

    “找死!此子是在找死!”

    “杀了这狂徒,让他见识见识圣山的厉害!”

    “此子先有私毁刑环重罪,又有擅闯圣山之罪,不可放过!”

    “杀!杀!杀!”

    不必任何人命令,之前屠掉数百名血武修士的百万大军,便有不少人朝宁凡展开了攻击。

    更有四名圣山万古仙尊,领着上千真仙冲在最前方,欲第一个灭杀宁凡,抢夺功劳!

    “这功劳,归我了!”

    “是老夫的!”

    “谁都别和我抢!”

    “是我的!”

    四人一副自信满满的口吻,仿佛拿下宁凡只是顷刻间的小事。

    但他们错了。

    在所有人看来,宁凡只是一介飞蛾,欲扑火,必消亡!

    但其实,宁凡并不是什么飞蛾,硬要说的他,他与飞蛾相似,却终究不同。

    他是蝴蝶,一只扇动双翼便可化为飓风的蝴蝶!

    对如今的宁凡而言,四名万古仙尊,连稍稍开胃都做不到。屈掌一招,从骨灵大帝手中夺来的风火蒲扇,出现在掌中,朝着四名万古仙尊连扇四下!

    直接将四名万古仙尊连同身后上千名真仙,扇成了飞灰!

    再扇,那些意欲围攻他的百万人潮,接二连三地成为飞灰!

    每一扇,起码有上千名第二步仙修灰飞烟灭!

    万古仙尊来袭,一扇成灰!

    仙王来战,扇一下不死,那就扇两下,三下,四下!

    只十余个呼吸,百万人潮之中便有超过十万人,被宁凡烧成了灰烬,更有九名仙尊陨落,三名仙王陨落!

    一人一扇,好似不可阻挡的杀神!

    无数道果爆出,但无人捡!

    无数储物袋一并成了飞灰,但宁凡,不在乎!

    当然,百万大军密集如雨的攻击,也有不少打在宁凡身上,可惜普通攻击,连宁凡肉身防御都破不掉!厉害的攻击,则在宁凡刻意躲避之下,无一打中。

    一方每一息都有成千上万的修士灰飞烟灭,另一方,则仗着肉身之强,于百万人的攻击之中毫发无伤!

    此情此景,俨然已经成了宁凡一面倒的屠杀!

    以一人之力,力压百万仙修!

    “此子什么来头,肉身怎可能强到这一步!怕是唯有那种炼体成道的仙帝,能达到这等肉身强度吧!”

    “等等,此子的法宝,似乎有些眼熟,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这,这是风火蒲扇!骨灵大帝的成名之物,为何会在此子手中!”

    “莫非,此子居然有骨灵峰的惨案有所关联,又或者,其实此子就是,就是…”

    “不可能!不要胡说!此子只是仙尊,绝不可能是那传闻中的鬼面修!风火蒲扇的背后,定有其他原因!”

    惊声四起!

    更有人隐隐怀疑起宁凡就是鬼面修的事情,却一时半刻无法相信此事。

    在宁凡这等规模的单方面屠杀下,就连一些圣山仙帝,都开始坐不住了。再不出手,以宁凡的强势,极可能以一人之力屠尽圣山百万仙修!

    届时堂堂圣山,颜面何存!

    “老夫来拿此子!”灵宗大帝站起身,就在刚刚,他有一个仙尊后人被宁凡烧成了灰!

    “我也出手,灭杀此子易如反掌!”此代楚烈帝倨傲一哼,站了起来,他的门徒死了好几个。

    “哼!老夫也出手!”是雷音一脉一名七劫仙帝站了起来,他是雷家三祖雷曹。

    但就在三名仙帝欲出手前,有一人,先出手了!

    光明佛!

    光明佛的脸色难看之极,风火蒲扇一出,他已有极大把握断定,宁凡就是鬼面修!

    他懒得理会一个仙尊修为的外修小辈,但若这外修小辈还有另外一个凶名滔天的身份,则另当别论!

    “都退下!不要在增加无谓的伤亡!此子手段逆天,仙帝之下便是来一千万仙修,也是徒劳!老衲亲自来拿此子便是!”光明佛化作金虹杀至,声音像是雷霆神威,打穿天地,震得群修双耳嗡嗡作响。

    见光明佛都亲自出手了,三名大帝自然不会再出手,百万修潮也顿时向后方退去,给光明佛施展神通攻击宁凡,拉开了足够多的空间。

    无人认为,光明佛亲自出手一吼,宁凡还能够抵挡。

    即便宁凡有可能是传闻中的鬼面修,也无用,在圣山第一强者面前,只有败亡一路可走!

    面对光明佛的亲自镇压,宁凡当然不敢托大,直接将灭神巨人的完整形态释放而出。

    便在巨人金身幻化出的瞬间,光明佛一式贯穿天地的巨大掌印,轰在了灭神巨人之上。

    须弥掌印!

    如白鹿真人如出一辙的掌印!

    唯一不同的是,同样的掌印放在二人手中,威能居然有着天壤之别!宁凡可以拿肉身硬接白鹿真人的掌印,却没有自信以灭神巨人的金身,硬接光明佛的全部掌力!

    好似这一掌若是光明佛使出,便足以将天地化为乌有,将眼前的一切都毁灭!

    灭神巨人举起巨盾,硬抗掌印,巨盾固然不会被轰碎,但掌力透过来之后,还是压得巨人体表的金焰铠甲喀喀作响,给人一种飘摇之感,好似随时都会被掌力压碎一般!

    “疾!”

    宁凡再度祭出一件先天法宝,是迦罗帝降魔珠,以降魔珠、风火蒲扇两件先天法宝的攻势,才勉强挡下光明佛的随手一掌。

    光明佛被降魔珠打了一珠,身体顿时倒飞而出,虽未受伤,被打中的身体部位也是有些隐隐作痛的。又被风火蒲扇扇了好几下,白须也有了一些焦糊,好容易稳住了身形,目光微微有些难看,显然没料到自己全力出手,居然会被宁凡挡下。

    宁凡则如临大敌,对于光明佛的忌惮,上升到了空前。

    接光明佛随手一击便如此费力,若是光明佛使出底牌该如何?若是光明佛体内的焰祖也插手,又如何!

    “不愧是光明佛,真的很强,非我可胜。葬月,我需要你的帮助!”隔着玄阴界,宁凡语气凝重,对葬月传音道。

    “小霪贼,客气什么,关键时刻我不帮你,谁帮你!”是葬月还有些虚弱的声音!

    在得知屠皇行刑提前之后,宁凡便放弃了手上所有事情,只一心一意留在玄阴界,帮助葬月尽快与肉身契合。

    为了能让葬月在三日内完成磨合肉身的大事,宁凡甚至耗费了上百两天道金,从通天教购买了大把的好东西。

    为了全心全意帮助葬月,他甚至因为此事而稍稍来晚。

    三天,怎么可能足够巅峰仙帝磨合肉身…似葬月死亡多年的情形,本需要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年的岁月,才能将肉身完美融合。

    纵然有南海泉水、九转帝丹、通天教天材地宝等一系列的东西,宁凡也没有信心,能让葬月在三日之内,参与此战。

    勉强出手的话,也不知葬月的新肉身能够承受多久,一切都是未知…

    “抱歉,总让你为了我的事情反噬自身。此间事了,我会给你补偿,便是还你自由,也可!”

    “自由?咯咯,王族太苍劫灵的奴印,可不是那么容易消掉的,你的许诺,我可不敢奢求。你不必愧疚,也不用将我的帮助当成是对你的示好。若不是因为我与你的性命相连,你死了我也会死,你觉得我会帮你?切!你以为你多香么!”

    光明佛一击无功,身形一晃下,第二道遮天掌印又按下,一瞬间便抽空了周遭天地的所有灵气,凝聚在掌印之中。

    这一掌,比第一掌威能还要更强几分,宁凡不打算再自己去接。灭神巨人大手一划,身前顿时有了一道空间裂缝。

    那是通往玄阴界的裂缝!

    那是无视极丹圣域对于外修的限制,所达成的逆天之举!

    “此人是外修,怎么可能在圣域内开启界宝!”所有人都感到匪夷所思。

    光明佛大感意外的同时,心中更是不知为何,有了一丝危机感,但他自视极高,很快便将这荒谬的危机感压下。

    一人一掌,瞬间逼近!

    “不过是违背此界规则,强行开启了界宝罢了。虽不知此子会从界宝世界内取出何物,但多半无法影响此地局势的,区区外修…两掌毙之,足以!”

    嘭!

    是第二掌须弥掌印被一个女子一把拍碎的声音!

    噗!

    是自信满满的光明佛,被一根散着月华的纤纤玉指戳中眉心,吐血倒飞的凄惨一幕!

    当光明佛不断逼近宁凡之时,忽有一人从宁凡所开启的界宝世界之中,步履轻盈地走出,轻描淡写地打飞了光明佛。

    如多年前曾做过的那样,如女王一般居高临下,蔑视着光明佛。

    “你就是圣山第一强者光明佛?很一般呢。听说你喜欢本宫?抱歉,劝你还是不要喜欢本宫为妙,你长得太难看,本宫是不会喜欢你的。”

    葬月仙妃裸着双足,踩着月光,风姿绝代出现在了世人眼前,一颦一笑间,有着说不出的圣洁,仿如九天神女。

    她那时而半步准圣、时而一劫准圣的诡异气息,更是使得此地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好!那外修竟从界宝世界放出了一名半步准圣!”

    “不,不是半步准圣那么简单,这女人的气息十分诡异,时高时低,高的时候,甚至可在短时间内达到真正的准圣层次!”

    “连光明佛都不是此女一合之敌?!”

    “此女如此强势,绝不可能是无名之辈,究竟是谁!”

    “那月光一指…我在一些古籍之中听说过,此女莫非竟是葬月仙妃!”

    “葬月仙妃!不可能,那个盖世女子不是早已死在古天庭的大劫中了吗!怎可能从古之大劫活到今日!”

    葬月优雅地打了一个哈欠,根本懒得理会旁人的议论,其实内心已经美翻了。

    压根没想到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有人记得她的大名,内心满满都是得意。

    看到没,小霪贼!我可是震古烁今的葬月仙妃,可不是你家小奴婢、小侍女,从今日起,你可不能再随便羞辱我了,要尊重!

    光明佛强行稳住倒退之势,一摸眉心,发现眉心竟被葬月仙妃一指洞穿,有了血洞,更被月光伤及识海,顿时有了怒火!

    哪有外界传闻那般,对葬月的半分柔情!

    只有有如星河倒泄的无边杀意!

    “施主今日前来搅局,莫非是想和上古之时那样,再乱我大卑一次吗!你以为现在还是你紫斗仙修无人敢惹的年代吗!可没人会再纵着你们了!当年不杀你,不过是因为老衲忌惮紫山斗海的那个无上存在罢了,但如今,那人已从轮回中抹灭,你若再不知进退,莫怪老衲将你直接诛杀,剥你修为,分与我圣山群修服食!”光明佛怒道。

    “你,有诛杀本宫的本事么…”葬月俏脸微微不屑,身形一晃,化作月光朝光明佛一路逼去。

    她那踩着月光的步法迅如鬼魅,可以说末法修真界少有人能堪比她的速度,像是一缕月光一样,飘渺不定,恍惚无踪,不可捉摸。

    鬼魅般的身影每每出现在光明佛身侧,必定会将他打出一定伤势。

    所有圣山修士目瞪口呆,谁都没有料到,堂堂圣山第一强者亲自出手捉拿宁凡,会是眼下这等局面!

    居然奈何不了小小一只飞蛾!

    表面上,葬月已经稳占上风,仍旧和无数年前那样,有着任性暴揍光明佛的实力。

    但唯有葬月深深明白,此刻自己对上光明佛,其实是占下风的。

    她还没有真正和新肉身完美契合,此刻只是强撑着在出手,每一次出手,必会对体内造成伤势。

    她每一次出手,能打上光明佛一分,但她受到的反噬,却有一分五,甚至两分…

    可以一时半刻力压光明佛,可以一时半刻佯装上风,但却绝无可能持久,更不可能做到击杀。

    且,宁凡已经告诉她了,光明佛的体内还有一位二阶准圣附身!

    【转世灵躯是一种佛宗禁术,是将死者的魂魄从轮回法则中抽离,附入生者体内的禁忌手段。】

    【转世灵躯有诸多限制,其中一个限制,便是生者无法长时间使用死者的修为,每一次使用,都需要付出一定代价,且不会持续太久,故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便动用。】

    【药师佛选了光明佛作转世灵躯,因此,光明佛每逢紧要关头,都可以使用药师佛的二阶准圣修为,强大无比。你若是对上光明佛,千万要小心,不要露怯,也不要将他逼得太狠,以免直接爆出体内药师佛之魂…】

    葬月已被宁凡提醒过,自然不会对光明佛有任何轻视的。

    当年的她,不是二阶准圣的对手,现在,仍然不是。

    她的性格,向来自私胆小,若无必要,她是绝不会选择和光明佛这等危险人物交手的。

    但她的性格,又有极为矛盾的另一面存在。

    为了一个恩情,她可以慨然赴死,和古天庭共存亡!

    为了宁凡这有些讨厌的小霪贼,她也可以偶尔鼓起勇气,压下肉身的不适,强撑着和光明佛一战!

    她,似乎和当年不一样了…

    她,似乎还和当年一样。

    嘭嘭嘭!

    一连串的交手,葬月暂时保持着上风,在无数修士眼前,暴打着众人心中堪称神祇的光明佛。

    而宁凡,则趁着光明佛被拦下,强开灭神金身,一路朝刑场所在猛冲而去!

    十七座葬山!

    十五座葬山!

    十三座!

    十一座!

    他与刑场所在葬山,距离越来越近,但便在距离刑场十一座葬山的位置,忽有两名强者出手拦截,挡下了宁凡的去路。

    “此路不通!”

    是雷云国、石人帝好似不可逾越的高山,挡在了宁凡前方!

    “两名八劫仙帝!这二人,便是圣山势力的【三佛】之二吗…”

    在两名八劫大帝挡下宁凡的瞬间,更多的仙帝飞离平台,将宁凡团团围住,滴水不漏!

    灵宗一脉灵宗大帝!

    楚烈一脉此代楚烈!

    咒灵一脉此代咒帝!

    业山一脉此代业帝!

    还有更多!皆是成名已久的圣山大帝,甚至不乏一些从上古活到今日的古帝!

    中州五帝!

    琉璃城三隐帝!

    圣山十九帝!

    中州五帝!

    光、雷、石三佛!

    宁凡默数着整个圣山阵营的仙帝数目,减去了已死的骨灵、佛泣、百花、天都、雷苍…

    再减去被葬月挡下的光明佛…

    呵呵,此刻的他,可是被整整二十三名仙帝围攻呢!

    二十三名仙帝!

    看不到一丝逃生之路!

    看不到一丝反击的成功率!

    他虽说一路灭杀了六名仙帝,但除了何祖是正面轰杀,其余五名仙帝都是重伤状态被他趁虚而入…

    正常情况下,宁凡与六劫大帝生死战,胜率大概是七三分。

    若对手是两名六劫仙帝联手,则毫无胜率,唯有撤离。

    若对手是二十三名大帝,其中还包括两名八劫活化石…

    强行去战,必死无疑!

    但宁凡,不打算逃避!

    即便对方是二十三名古今大帝!

    “小小飞蛾,也敢扑火,今日便让你和那些血武从属一样,毙于此地!诸位道友,快随老夫毙掉此魔,切莫留手,以免放跑了此魔!”雷云国放声冷笑。

    话说得挺狠,却并没有第一个出手攻击宁凡,而是负手观望,对宁凡只围不攻。

    二十三仙帝各怀鬼胎,谁也不愿第一个攻击宁凡,对于雷云国的命令置若罔闻。便是同为雷家仙帝的雷京、雷曹,也各怀心思,没有率先攻击。

    众仙帝已经有十成把握确定,宁凡就是鬼面修,就是那连杀六名仙帝的绝世魔头!

    第一个攻击宁凡的,需要冒一定风险,极可能会吃大亏…

    谁能担保,宁凡不会再打开一次界宝世界,放一个半步准圣出来,将先攻击的人打成重伤…

    人心叵测,说的就是眼下这种情况。若是宁凡拥有绝对碾压他们的实力,这二十三名仙帝定会一条心,各自拼尽全力,谁也不会留手,以免生变。

    但若是大局已定,胜券在握,宁凡已是待宰的羔羊,人性的自私便也出现。

    君不见,古今多少大业,都是在即将功成之时,因为人心之私,分崩离析,功败垂成。

    见谁都不愿第一个出手,雷云国面色微微有些尴尬,又道,“此魔手段不可小觑,我等人数虽众,小心一些却也。这样吧,诸位一起放出各自先天法宝,攻击此修,如何!”

    所有人一起攻击,便共同承担风险,谁也不会独自吃亏了!

    见雷云国这般提议,众仙帝皆是微微颔首,将各自先天法宝高高祭出,当然,仍是或多或少有所留手,不愿做那出力最多的人,怕被宁凡第一个反击。

    饶是如此,二十三件先天法宝的神光汇聚在一起,也形同正午之阳,刺得圣山无数修士睁不开双目。

    人之一生,能有几回,得幸目睹二十三件先天法宝齐出的盛景!

    人之一生,又有几人,能被二十三名仙帝围攻,二十三件先天法宝锁定,仍镇定自若,面不改色!

    宁凡没有任何慌乱。

    不仅不乱,此刻他甚至隐隐有了几分冷静,几分…算计。

    随着雷云国一声令下,二十三道带给宁凡强烈危机感的先天宝光,朝宁凡打了过来。

    灭神巨人就算再强,也无法同时抵挡二十三件先天法宝的合击!

    会死么?

    不知!

    但若是不死,则必让尔等圣山群帝,付出惨痛代价!

    “天道何在!”宁凡朝天一喝!

    “待命已久!”是始祖雷雀与黑魔的共同回答声,不是从何处传来。

    毫无征兆地,整个圣山陵墓上空的天道流动,忽然有了混乱,万缕雷光从穹顶之上泻下,好似银河倒悬!

    无数雷力汇聚的中心,是宁凡!

    无数天道之力盘绕的中心,是宁凡!

    与整个大卑草原天地雷力呼应的,是宁凡!

    古往今来,唯有掌位之修,能直接操控一界天地法则,但即便是掌位程度的操控,也不能和天道的直接操控相媲美。

    但此刻的宁凡,却可通过与此界天道魂的约定,以及小猫儿的帮助,短时间内掌控天道!

    周身毫无征兆地,宁凡周身爆出了无数雷霆匹练。

    那些雷霆匹练看起来十分普通,但轰在正面袭来的二十三件先天法宝之上,却透出天劫般的恐怖威能,将一个个法宝攻击正面挡下!

    再一扫,所有的法宝都被雷之匹练扫飞!

    再一念动,更多的天雷匹练从宁凡体内扫出,化作雷蛇,雷云,雷劫,朝一个个仙帝大能攻去。

    心之所至,皆为雷霆,无物不化,无物不攻!

    这一刻,整个圣山陵墓,好似成了一个雷之领域!

    这一刻,宁凡好似直接取代了天道,成了此地雷之帝王!

    这一刻,二十三名围攻宁凡的仙帝也好,正与葬月交战的光明佛也罢,此地所有修士皆是神色大变!

    “掌位!是掌位!此子非仙帝,为何竟堪比真正的掌位大帝,可驱使所有天地雷霆!”

    “不是掌位!此子是直接与天道在沟通,居然在驱策天道,充当援手!”

    “不可能,人怎能驱使天道!这是连掌位大帝都办不到的事情,唯有道源之后,才有一丝可能…”

    “人形天道!这宁凡,简直就是一个人形天道!他要以天道之力,抗衡二十三名大帝的联手!”

    人,不能与天争,这是大卑修士的共识!

    倘若宁凡可掌控整个极丹圣域的天道力量,则欲杀仙帝,欲屠戮圣山,都只是一句话的问题吧!

    直接以天道之力形成天灾,可杀仙帝于天劫,灭圣地于无形,此界谁敢与宁凡相争!

    非第三步修士,谁能胜过天,谁可为天!

    以天道为援,此子横行此界,可有敌手!

    不,此事一定不是真的!

    没有任何一个修士,能以下修身份,掌控天道!

    “故弄玄虚!老夫才不信你一介小辈可执掌天道,行那常人所不能之事!”

    是灵宗一脉仙帝,一声冷哼,仗着先天宝鉴朝宁凡冲了过去,再无冷静,再无留手,而是非杀宁凡不可。

    同样暴怒出手的,还有另外三名六劫仙帝。

    但可惜,这四名仙帝还未冲到宁凡面前,便有宁凡心念一动,天地雷力顿时化作无数雷劫,出现在四帝前路,将四帝劈得吐血倒飞,神情俱都骇然无比。

    不是普通雷霆威能!

    分明是仙帝量劫的雷之纯度,可轻易伤及仙帝**元神!怎么可能!

    “看老夫专克雷修的古雷令!”

    又有一个咒灵一脉仙帝,朝着宁凡祭起一方先天古令。

    可惜宁凡一念生出数百雷劫,将那古令劈得焦糊,威能大损。本命法宝有损,咒灵一脉仙帝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有了震撼。

    连克雷法宝都无效!好霸道的雷力!绝非修士可以凝聚,乃是天道的特权!

    更多的仙帝围攻宁凡,但都被宁凡远超修士范畴的雷攻轻易化解。

    一个个仙帝,被宁凡雷力轰飞。

    一件件神通法宝,在雷霆之下寂灭!

    再多的仙帝,也无法战胜天道,此刻宁凡直接拿天道来战诸帝,无疑是在作弊!

    许多修养极好的仙帝,都在屡屡吃瘪之后,对宁凡破口大骂,骂宁凡无耻,不敢正面应战,只敢托庇于天道的羽翼下,是当之无愧的天道鹰犬!

    当然,那些破口大骂的仙帝,最终的结果,是被更密集、纯度更高的雷劫所攻击,虽不至于直接死于雷劫之下,但却不断积累着伤势,一个个对于宁凡的忌惮,上升到了空前。

    宁凡却也并不轻松。

    他与那几只始祖雷雀有过交易,故而可以任意使用此界天道,但使用天道,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借用天地之力,直接幻化雷劫伤敌,虽不需要耗费宁凡的法力,却极其损耗宁凡心神。

    仅仗着天地雷劫与诸位大帝战了一二百个回合,宁凡便觉得有些眼前发黑了,这是心神过渡消耗的讯号。

    当下,宁凡也不再与众仙帝拼消耗,而是一咬牙,将剩余心神全部投入,在圣山上空引发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雷之蘑菇云。

    恐怖的雷劫之力从其中宣泄而出,使得所有仙帝面色皆是剧变!

    “万雷!”

    宁凡淡淡一喝,这一喝,似抽空了他所有心神,几欲昏倒。

    继而此界所有雷力因他一令,疯狂聚集,闪雷之耀遮蔽了眼前的一切景致,悬在圣山上空的雷之蘑菇云,越来越大,蕴含的雷力也越来越恐怖!

    数以亿万的雷劫,在天空中呈现,给所有修士头皮发麻之感!

    偶有雷光从天劈落,必有无数圣山仙修殒命当场!

    这是宁凡能够催动天道发出的最强一击,所聚集的雷力数量,可与数十个仙帝量劫相媲美!有一种任何人卷入其中,都会灰飞烟灭的恐怖气势!

    “这是什么程度的雷劫!老夫当年突破七劫仙帝,所经历的量劫恐怖,都不及此刻雷劫百分之一恐怖!”

    “不好!此子要以亿万雷劫覆灭圣山!”

    “锁定了!真的是天劫锁定!就算我等此刻逃离圣山,也会被天劫锁定,天涯海角,都会被天劫所杀!千万不要逃离!千万不要落单!反戈一击,轰碎这雷劫之云,才是正确做法!”

    “疯子!这个疯子!”

    “不要管此子了!一起出手,抵挡雷劫!否则如此规模的雷劫以下,整个圣山都会灰飞烟灭,你我纵为仙帝,也全都会化作劫灰!”

    “该死!待对付了这等天劫,老夫再来捉你!可恨的鬼面修!”

    “该死的鬼面修!”

    “断子绝孙的鬼面修!”

    “杀千刀的鬼面修!”

    “干他娘的鬼面修!”

    无数仙帝、第二步仙修的叫骂声中,亿万雷劫,轰落圣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