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79章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第1079章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屠皇行刑提前一事,大大出乎了宁凡的预料。

    消息传出的同时,为屠皇举行刑罚的刑场,也开始紧锣密鼓地筹备。

    屠皇行刑,将于圣山之上公开展示。

    圣山,是大卑族最最神圣的地方。那里是祖师爷南药圣的葬山陵寝所在,是无数圣山仙帝世代修行之地,是大卑佛法的最高殿堂。

    那是一处与外界隔绝的密地,隐于无尽虚空,藏于佛宗法界,传说非佛宗虔诚信徒无法踏足。

    有人将圣山称之为祖师陵墓,也有人将那神秘缥缈的圣山,称作灵山、灵鹫山、释迦山、西山、南药山,称谓各有不同,却都透出对于此山的推崇景仰。

    圣山每隔千年才会现世一次,山内陵墓对外开启,并于开启之后第四十九年,再度隐藏回无尽法界,等待下一次重开。

    开启的大致时间,是夺陵战第二轮开始前的数日或十数日不等。

    当然,若是中州草原出现巨大变故,偶尔也会有圣山陵墓提前现世的事情发生。

    此时此刻,三轮夺陵战早已结束,无数大卑人所关注的热点,已不再是夺陵战第三轮之中,各圣山分支的战绩排名、势力洗牌云云。

    与那种过时的新闻相比,屠皇行刑一事,无疑更加引人瞩目。毕竟九劫巅峰仙帝剥离修为的一幕,可是极难遇到的。

    且这种剥离修为,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废掉修为,而是以不知名的手段,分离出屠皇的修为,将之打散至天地之间,供人吞噬!

    在屠皇修为散失天地的短暂时间,在场观礼的所有人,都有机会从天地间吸收炼化屠皇散掉的修为、道行、感悟,从中受益!

    损屠皇一个罪人,让无数虔诚佛修受益,才是此次行刑的意义所在!

    正因为有这等好处,才会有如此之多的人,不远万里跑去圣山观看屠皇受刑,自然不可能仅仅来看热闹,而是此行确有好处可拿。

    也因如此,光明佛才会大费周章,非要借助雷力施法,来对屠皇降刑,背后自有利益驱使。

    中州苍穹之上,三十三层穹顶的位置,一座由瑰丽的佛宗七宝所打造的奢华葬山群,浮于此地,金气冲天,佛力浩瀚无涯。

    这些葬山群,便是传说中的圣山,是佛法圣地,也是大卑圣祖的陵寝。

    葬山群内,生活着无数金色神鸟,被大卑人称作【伽罗频伽鸟】,寓意妙法天音。此鸟非黄金之地不栖,鸣声如同天乐,历来被视作圣山传达佛法的使者。

    成百上千的寺庙建于陵寝之上,无数佛修日日夜夜在这葬山群中诵经梵唱,追忆逝者。

    在那无数葬山群的地势中心,建着一座金碧辉煌的寺庙,那是伽罗频伽鸟最爱聚集的地方,此寺所透出的佛力,庞大恢宏,气度森然,与普通寺庙有着云泥之差,天壤之别。

    神明药行寺!

    此寺是药师佛生前的道场,如今,则由圣山最强者光明佛掌管!

    这是大卑草原最高集权之地,随便一个命令传出,都能引发草原势力的剧变!

    这是大卑佛法最盛之地,更生长着古佛树,可吸收天地佛力,孕育古佛道果。

    更有传闻,这是圣祖陵墓的墓口所在,唯有圣山各脉修士,以及极少数身份特殊之人,有资格通过此寺,进入陵墓内部修行。

    圣祖死后,遗念化圣山,中有圣陵,开十二脉,包罗天地造化,能够进入圣山陵墓修行,是一种荣耀,一种机缘,一种造化!

    普通大卑修士不敢奢求那等荣耀,对他们而言,能够登上圣山听光明佛传法,便已是天大的幸事。

    倘若听法的过程,还能顺便观看屠皇受刑,并从中受益,则更是一件幸运!

    中州的禁空之力极强,非万古修士,根本无法飞上穹顶,进入圣山聆听佛法。

    等闲修士若想上天听法,唯有虔诚呼唤伽罗频伽鸟,并骑乘此鸟上天这唯一一种方法。

    三日一晃而逝。

    今日,是传说之中与光明佛、死帝齐名的血武主人,行刑之日。

    无数中州修士乘着灵兽车,赶至圣山葬山群的下方地面,呼唤伽罗频伽鸟,乘之飞上三十三层穹顶的神明药行寺。

    也有一些能够无视禁空之力的中州万古老怪,直接乘雾驾云,飞上穹顶。

    三十三层穹顶之上,神鸟接送行客往来不绝,亦有遁光不断飞至。

    药行寺内,一片人声鼎沸,盛况直逼前段时日的夺陵第三轮,甚至犹有过之。

    距离药行寺不远的一处荒芜葬山,被改造成了一处刑场,刑场的中心,耸立着一座数十丈高的殛刑架,以九星太古星辰铁打造,坚固异常,更贴满了佛宗符纸,散着庞大的气息,给人以威能莫测之感。

    刑场外,越来越多的修士聚集于此,密密麻麻之下,把整个殛刑葬山都给占满。有些是刚刚赶来的,有些则是数日、数十日前,便开始等在此地的人,透着对于行刑一事的期待。

    欲观屠皇受刑!

    欲分一杯屠皇修为!

    刑场之西,建着一座巨大平台,唯有具备一定身份的观刑之人,才可登上此台,与下方围观者待遇大为不同,配有瓜果席位,僧侣服侍。

    单只这一座高台,此刻便聚集了近万名真仙老怪,有从草原而来,也有圣山各分支的强者。

    高台贵宾席,是独属于万古老怪的席位,有二百余人聚集于此,几乎已是整个圣山阵营全部精锐所在!

    在这二百余人之中,更有二十余人,是仙帝修为!

    除却光明佛之外,圣山阵营的所有仙帝,几乎都聚集于此地!

    只是几乎而已,精明一世的楼陀大帝,就没有来这里分一杯屠皇的修为,也有个别仙帝因为琐事分不开身,无奈错过了此等好事…

    在那二十余仙帝之中,又有两人,达到了八劫修为。

    这二人,一人是雷音一脉的一祖雷云国,一人是神石一脉的大长老,第四代石人帝。

    在圣山诸多分支之中,雷音、神石两大分支始终占据着圣山势力的第一第二位,正是因为有着两个八劫修为的活化石坐镇。

    与雷音、神石相比,似灵宗、楚烈这等圣山分支,只能算是陵墓十二脉中比较弱的势力了。

    故而平台上的位置,要数这两名大帝最为靠前,其他仙帝只能屈居其后。

    “雷兄的面色,似乎不是很好,老夫听说自雷苍死后,雷兄便不知为何,连遭灾祸,本族修士同样不知为何,厄运连连。此事老夫本还不信,但看雷兄血气不足的模样,怕是体内已经有了伤势…莫非竟真的被人算计,被那接踵而至的灾祸所伤?”石人帝意有所指,对身旁比邻而坐的雷云国问道。

    “哼!老夫确似被什么小人所算,近日连遭灾祸,苦不堪言,见老夫如此惨状,石兄怕是很高兴吧。”雷云国阴沉着目光,对石人帝冷哼道。

    “道友这是哪里话,莫非竟怀疑此事是老夫所为?”

    “难道不是吗?谁不知,第四代石人帝是一个另类,不研究本族石之掌位,而去钻研什么诅术…呵呵,能诅咒老夫的人,放眼整个大卑,都找不出第二个了吧!”

    “呵呵,老夫说不是,便不是,与你明争暗斗了一世,何曾敢做不敢当过。”石人帝目光一眯,同样冷笑。

    “真不是你?”雷云国一诧,继而皱眉。

    石人帝却大有深意地一笑,转移了话题,“老东西,你真的忍心,将太古雷鼎让出,让给光明老儿?”

    雷云国目光微微一沉,道,“不让又能如何?东山之雷,非我雷音一脉一家可以解放,即便有那些东天外修相助,也需要相当数量的底蕴积累,才能完成此事。光明老儿说了,此事结束后,所获三分之一东山之雷,归我,他取三分之二…”

    “哦?如此亏本的交易,你竟然会同意?那可是东山之雷…”

    “哼!若非光明老儿的隐藏,远超我预测,我岂会同意拱手相让三分之二的东山神雷!你我明争暗斗了一辈子,我虽时时刻刻盼着你死,盼着你神石一脉没落,但还是想提醒你一句。光明老儿,并不只是表面上这点修为,他的真实修为,很可怕…”雷云国语气沉重道,那沉重之下,更有一丝恐惧。

    “莫非…他已经突破到了准圣?!”石人帝大惊。

    “哦?殛刑似乎已经开始了…”雷云国却同样大有深意一笑,不再和石人帝交谈,而是转移了话题。

    表面上,二人是那种斗了一世、惺惺相惜的关系,才彼此出言提醒,实际上,不过是各有算计,想要影响对方心境,在对方道心留下一些阴影罢了。

    仍是逃不过的阴毒算计,复杂人心。

    见雷云国居然反算自己,石人帝目光一阴,冷哼一声不再多问,目光朝刑场中央望去。

    此刻,刑场中央的殛刑架下,数十名力士抬着一个百丈之巨的鸟兽黑纹金鼎,缓缓而来。

    那金鼎有着无法想象的重量,使得众力士行走之时,居然在坚硬的葬山夯土之上,踩出一个个深达数寸的脚印。

    那金鼎,透着无法想象的雷之规则,一经到来,居然使得此地所有雷之法则强行交织在一起,发出宏大的天音,像是从那远古之前悠悠传来,沧桑古老。

    庞大的雷之气息,压得此地绝大多数修士呼吸急促,大汗淋漓,神色有了剧变。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这尊金鼎之上,神色有震撼,有惊艳,有火热,有畏惧,更有追思。

    此鼎不是旁物,正是圣祖遗物九鼎中的第一宝鼎,太古雷鼎!

    这是一件先天法宝,但不是下品,而是中品!中品先天法宝的威能极其恐怖,若是全部激发,有着瞬杀普通仙帝的莫测威能!

    可惜,此鼎不知为何,有了封印。自南药圣死后,大卑族再无任何一人,有办法打开此鼎的封印,将此鼎威能全部释放。

    “好惊人的气息!这便是先天中品法宝的声势吗!”

    “若非雷家无法破开此鼎封印,单凭此鼎,雷云国老祖便能和光明佛越级而战,一争长短吧!”

    “以雷家的底蕴,不足以单独解开此鼎封印,故而才会多方求助,更在如此关头主动献出太古雷鼎,拿来助光明佛行刑所用。其中,未必没有借光明佛之手,解除此鼎封印的意思。”

    “我倒是听说,雷家与光明佛定下交易,若解放此鼎封印,只取其中三分之一东山神雷,余下三分之二归光明佛所有…这交易,貌似有些吃亏了。”

    “吃亏?呵呵,平白解封一件先天中品法宝,可令雷音一脉实力大增,哪里吃亏了!我倒觉得这笔交易,雷家赚大了。”

    “听说今日会有一些东天外修来助雷家解封此鼎,释放东山神雷的雷力…”

    “又是外修?可靠么?该不会破坏此次行刑吧?”

    “哈哈,道友不要将外修一个个都想象成穷凶极恶之人,此次进入我大卑的外修,敢在我大卑族内私毁刑环的,也只有那宁姓外修一人而已,其他外修还是很规矩的。”

    “规矩倒是规矩,但我听说那些外修之中,不少人都服食了释刑寒露,取巧压下刑环封印,使用着本体修为。”

    “释刑寒露?那种传说中的东西?居然真的存在!”

    “此事倒也无妨,取巧的话,总还在规则之内,没有将刑环毁掉即可。怕只怕那些外修有了修为,便会在我大卑族内乱来,影响此次行刑过程…”

    “呵呵,他们不敢的!我圣山阵营所有仙帝,几乎齐聚于此地,稍后更有光明佛亲临,那批外修之中貌似连仙帝都没有,谁敢造次!”

    “这倒也是,只有疯子,才会在二十多个仙帝拱卫的圣山陵墓闹事吧。我等便坐等行刑开始,分一杯血武主人修为便是。”

    “哎,明佛还没来么…”

    “快了。”

    “看!是明佛!他来了!”

    无数议论声中,忽有一道声音响起,继而此地所有议论声,全部压了下去,再无喧哗。

    那是一道气息庞大到无法想象的金虹,冲天而起,飞出药行寺,落在了刑场中央,太古雷鼎之旁。

    现出一个有些佝偻、满面胡渣的老僧,背上背着一个血迹风干的麻袋。

    那老僧不是旁人,正是圣山阵营的最强者,无数草原修士心中的神祇…光明佛!

    此人一现,顿时便有无数人站起身,双手合十行礼,恭迎光明佛的到来。

    光明佛只略略对众人点头,便算是还礼,微微一步踏出,顿时便有无数金影从体内飞出,落地后化作一个个金身罗汉,拱卫在刑场周围,共有八百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部都是万古仙尊的修为!

    “嘶!这就是佛宗失落神通,我人四相吗?”

    “我人四相,为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光明佛一念化出八百罗汉护法,乃是第三相的神通!”

    “传闻光明佛精于此术第三相,出行间往往有八百罗汉金影随侍,各个都有仙尊修为,行刺者往往连他的身都无法靠近,没想到竟是真的!”

    “八百罗汉,好恐怖的规模!”

    “不愧是圣山第一强者!”

    “非人力可抗衡!”

    因光明佛随手一式神通,惊声四起,无数人看待光明佛的神情,敬畏更浓!

    光明佛微微张开,似要开口说话,众观刑者顿时鸦雀无声,便是仙帝也不敢大声呼吸。

    “罪人姬青灵,包庇私毁刑环外修,此为罪一;擅杀恪尽职守的诸多仙尊仙王,及雷音一脉四祖雷苍,此为罪二。但其实,此女还有一个重罪,乃是无数年前,偷盗圣祖陵墓的重罪!这第三罪,或许不是所有道友都知道,故而老衲必须将此事讲明才可。”

    “此女毕竟是我圣山治下的仙帝,若非还有第三重罪,单只是前两个罪名的话,老夫是绝不可能对其判下如此重刑的。诸位之中,若有人与外修稍有关联,或是同样在拼斗中杀戮过本域仙尊仙王,请不要担心,这等程度的罪名,不会让老衲对尔等降下今日这般沉重刑罚的。至于那些怀疑老衲以私夺公、刻意严惩血武主人的人,也请你们中止你们的谣言,莫要再污老衲的名声。老衲虽非爱惜羽毛之人,却也不喜有人背后乱嚼舌根的!”

    光明佛此言一落,有人微微松了口气,有人露出警醒之色,更多的人,则是在震惊。

    震惊于屠皇不为世人所知的第三个重罪!

    偷盗圣祖陵寝的重罪!

    难怪…

    难怪堂堂血武主人不过是稍稍包庇了一个外修,并击杀了一些本域强者,便被如此重判,却是因为有着更为恶劣的前科在,才会数罪并罚,直接废掉修为。

    此地渐渐又有了压低着声音的议论声。

    但当光明佛再度开口,所有议论声便再度平息,整齐地如同训练过无数次一般。

    “有罪之人,理应受罚;恪尽职守者,则应嘉奖。今日老衲在此对罪人姬青灵降刑,剥离此女修为,分与诸君。望诸君以此女之事为戒,莫踏雷池半步,此生律己修身,为我圣山繁荣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无数修士高声呼喊,群情如潮。

    光明佛满意地点点头,宣布道,“既如此,行刑,开始!”

    他解下背上的布袋,指诀一掐,那布袋口顿时打开,并有一道血光朝那殛刑架飞去。

    光华一闪之后,五花大绑、虚弱垂死的屠皇,出现在了殛刑架之上,左目依然戴着翡翠眼罩,掩饰着眼眶的空洞。绝色容颜布满血污,一袭青衣染血,凄美绝伦,唯一睁开的右目却仍保留着不可侵犯的桀骜,目光凌厉,使人触之胆寒,不敢对视。

    更有极少数观礼修士,因为承受不住屠皇随便一个目光,狂喷鲜血倒地。

    屠皇强撑着精神,朝四周打量了半圈,继而冷笑道,

    “本姑娘真是荣幸,行刑之时,居然有如此之多的故交、死敌前来观礼。人生幸事,莫过于此!那些死敌也就罢了,当年的旧友们,居然也想分本姑娘一杯修为!咯咯,这可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生死之交啊,我死,尔等生…”

    谁都能听出屠皇话语里的讥讽之意。

    此言一出,平台上少数几名仙帝顿时有了愧色,但继而那愧色便被贪婪所取代,压下愧疚,冷漠地望着刑架上的屠皇,好似看待一个陌生人。

    “你不必刻意讥讽,你的那些旧友深明大义,是不会因私废公来救你的,死了这条心吧。”光明佛摇头道。

    “深明大义?哈哈,好一个深明大义!我喜欢!”屠皇放声大笑,丝毫不将那些见死不救的故交放在心上。

    明明重伤垂死,明明再过不久便会被废掉修为,死生难料,但她居然还谈笑自若,铮铮傲骨,不改当初,死亡面前,亦无恐惧。

    “又或者,你其实还期待能在绝路之上,有什么人来救你么?姬青灵,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天真。”光明佛眼中青芒一闪,似可直指人心,那是天人合一第一境界。

    “期待?我可一点都不期待有人来救我,不仅不期待,甚至还,有些怕…”

    她不怕宁凡会来救她,她知道,宁凡已经安全离开了极丹圣域。

    她是怕她那些愚忠的手下,会来飞蛾扑火,会来…劫刑场。她的手下都是一群笨蛋,一群会给她这等主公胡乱安排身份的笨蛋,一群…会为了主公慨然赴死的笨蛋。

    不要来,不要来…

    屠皇面色凛然无惧,内心却在苦涩祷告。

    “怕?你连圣山陵墓万诵一朽的恐怖幻术都不怕,居然会怕其他事,真是不可思议啊。”

    “哼!啰啰嗦嗦个没完!要杀就杀,要行刑便行刑,总之快些给姑奶奶一个痛快!姑奶奶看腻了你们的嘴脸,想要早死早超生!”

    “快些死掉?好让你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放弃前来此地送死么…”光明佛悲悯地望着屠皇。

    为屠皇的愚蠢天真感到悲哀。

    “我事先有过命令,倘若我此次再度走出血武擂台之后,无法安全返回,则他们各奔东西即可,不必为我报仇,亦无需救我。他们都是遵从命令的忠犬,不会来的!”屠皇冷嗤了一声,驳道。

    “遵从命令的忠犬?老衲倒是觉得,那些人会是生死相随的恶狼呢…老衲可是很期待他们能来呢,若不让你亲眼目睹属下死于眼前,你怎会心痛,怎会因此激发体内的至情…”

    这最后一句,光明佛是传音的,显然不欲旁人听到。

    屠皇内心一惊,瞪圆了右目,她虽不知光明佛所说的至情意有何指,却听出了另外一些东西。

    光明佛似乎早有布局,料定她的诸多笨蛋手下会来劫刑场,并死于她的眼前!

    莫非堂堂光明佛,居然算计一群小辈的性命,暗中推动此事!

    念及于此,屠皇美目登时一冷,银牙恨咬之下,再不和光明佛多言了。

    她有些后悔了。

    并不后悔对宁凡舍身相救。

    她只后悔一件事,那便是被光明佛生擒之前,没有直接自爆元神。此刻法力被封,便是想自尽都做不到了…

    她不怕死,却不想辜负仁义!

    光明佛同样失去了和屠皇多言的兴致,对身后缓缓而来的一群外修和善笑道。

    “今日对罪人姬青灵行刑,可都要仰仗诸位东天同道的本领了。”

    “明佛放心!我等必不负明佛期待!”

    是数十名东天修士齐声应对的声音。

    世人皆知,今日光明佛请来了数十名东天修士,来帮助雷音一脉解除太古雷鼎的封印,取鼎内东山神雷,刑罚屠皇。

    这些东天修士,皆是对于太古雷鼎所有图谋的人,因为此地极丹圣域最后一次开放,故而纷纷联手,誓要在最后一次机会之中,达成各自对于太古雷鼎的图谋!

    这批与光明佛达成约定的修士,有暗族来人,有元丹大帝门下的斗犀仙王,有冲和大帝门下的飞雷仙王,有摩诃大帝门徒,更有一个个隐世不出的东天碎念老怪。

    论修为,这些人放在强者云集的大卑族有些不起眼。

    但论手段,这些人却或多或少具备了大卑族所没有的一些隐秘手段,于解封太古雷鼎帮助甚大。

    也因如此,这些人虽说都是大受歧视的外修身份,仍受到了光明佛的些许礼遇。

    “留心些,这些外修各有算计,怕是真正解放太古雷霆之后,会有一些人心怀不轨…”光明佛体内,药师佛的声音在其心神之中提醒道。

    “大人放心,这些人就算别有用心,在绝对实力之下,也不可能闹出什么幺蛾子的!”心神中,光明佛自信道。

    在上百个雷音一脉童男童女的带领下,众东天外修被引至太古雷鼎前,在诸多强者的监视之下,各展手段,联手解封起太古雷鼎之封。

    一个又一个玄之又玄的古老阵法,陈列而出。

    一种又一种失传神通,被众修士使出。

    一个个气息庞大的稀世重宝,被药行寺的力士们,不断从圣山宝库中搬出,来供应东天诸修的使用。

    更有上千名雷音一脉童男童女,悍不畏死地被血祭掉,魂魄化作光芒,朝太古雷鼎的封印不断撞击。

    一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太古雷鼎的封印,居然真的有了一丝松动!

    “果然,从前无法解开此鼎封印,是缺了一些外界才有的隐秘手段,唯有几方联手之下,才能达成这一点。”

    无数圣山修士有了猜测。

    一丝封印松动后,更为庞大的雷威,从那封印缝隙间传出,居然只凭无形威压,便直接将靠得最近的几个东天碎念肉身压爆,惨死于当场!

    没有人怜悯那些死亡者。

    充当祭品的童男童女也好,为解封而死的东天修士也罢,都不重要。

    只要能够成功解封太古雷鼎…

    只要能成功引出东山神雷对屠皇行刑…

    只要能最终分享到屠皇的修为…

    则一切,都不重要!

    雷鼎上的一丝缝隙,越撕越开,又有几名东天碎念被雷威直接轰杀。

    所有圣山修士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东天神雷轰出雷鼎的一刻,等待着…那美味的屠皇修为!

    但可惜,不知为何,当封印撕开到一角程度后,便再无法撕开了。

    “祭品…不够!”暗族一个名叫阴罗煞的阴柔青年,皱眉道。

    此言一出,更多的童男童女被雷音一脉派出,不断朝着太古雷鼎献祭。

    两千人。

    三千人。

    四千人。

    这些童男童女皆是以特殊功法养出的祭品,每一个都价值连城,对于破除雷鼎封印破有好处,此刻接连祭杀了四千人,以雷音一脉的底蕴,都有些吃不消了。

    “还剩多少祭品…”雷云国面色不显,暗地里却给身后诸帝中的一人传音问道。

    那人是雷音二祖雷京,万古七劫修为。

    “还有不足两千…”

    “看情形,怕是完全解封,不太够了。”雷云国皱眉道。

    “倒也未必,倘若我族祭品用尽,那些东天外修,多半还有其他手段可达成此事。此时有所留力,不过是想让我雷音一脉多付出些罢了。”雷京答道。

    “此事老夫当然明白,只是被这等低劣的阳谋算计,有些不快罢了。”

    最后两千名雷音一脉童男童女,也被派来了此地。

    最终,合计六千名童男童女被献祭,尸骨堆成了一座座小山,但还是只撕开了太古雷鼎封印的一角。

    “诸位若是再留力,老衲可是要生气了。”光明佛忽然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口气微微有些不悦。

    闻言,包括阴罗煞在内的所有东天修士,皆是神情一震,有了警醒,生怕继续消极怠工下去,会惹怒眼前这尊大佛,而影响了大事…

    “诸位莫要继续留力,如之前的协约,全力出手!”阴罗煞对众东天修士吩咐道。

    暗地里与阴罗煞有所约定的众人,点点头,不再留手,各自将手段催动到了极限。

    不多时,太古雷鼎的封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度撕开!

    从一角程度地撕裂,逐渐开始朝着整个鼎身蔓延而去。

    越来越多的雷力,压得此地众人无法呼吸,便是万古一级的存在,渐渐地都在这等雷威之下有了吃力。

    “百足前辈,此封印若开,之后的事情,便全部仰仗前辈的力量了。能与此界光明佛相抗衡的人,怕也唯有前辈这等曾为封魔巅一阶准圣的存在…”阴罗煞语气恭敬,对身旁一个不起眼的斗篷老者传音道。

    “桀桀桀桀,阴小友放心,若此事得手,我封魔巅新任魔主,必不会背弃与你暗族的约定!”斗篷老者沙哑传音道。

    随着封印一点点撕开,此地修士的神经越绷越紧,呼吸几乎停止。

    便在此时,此地群情群力破除封印的氛围,有了不和谐。

    轰隆隆!

    不绝于耳的轰响,忽然从远处传来,惊到了此地众多修士。

    无数修士神念探出,这才发现,是有一群不速之客,不知死活地攻击着圣山陵墓的葬山大阵,跑来攻打圣山了。

    倒不是什么修为惊天的存在,这批修士修为最高者,也不过只是仙王而已。

    连仙帝都没有,居然敢攻打圣山。一些起初震惊的修士,在探查到来人修为后,顿时有了不屑。

    光明佛则有了一丝得计般的微笑,笑容透着说不出的慈悲意。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屠皇诸多属下中的亲信!

    不过区区二三百人,人数不多,修为亦不算绝顶,然而此刻散发出的声势,却透着一股决死的疯狂,令仙帝也为之神魂一震!

    数百飞蛾,前来扑火!

    屠皇生死无惧的美目,终于有了痛苦,闭上右眼!

    眼中,有了血泪…

    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若我让你们走,你们多半也不肯走吧…”屠皇似在自语。

    然而所说出的话语,却已不知名的神通,回荡天地,清晰地传入每一个人耳中。

    亦传入那数百飞蛾耳中。

    所有血武从属皆是神情一震,有了悲哀,但继而,目光更为坚决。

    悲哀的,是没有自信救出主公。

    坚决的,是若不能一起离开,那么便一起葬身此地!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

    “苍天可鉴!血武为证!”

    这一刻,天地间的所有声音,都被这一群死士的嘶吼所取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