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76章 真小人!

第1076章 真小人!

    修成神灵废体以后,宁凡得到的,其实并不全是好处。元神、识海、肉身各方面素质的大幅提升的同时,也带给宁凡一些无奈。

    宁凡是一名三窍古神,理论上,服食丹药能获得八倍药效。但不知为何,修成神灵废体之后,少数丹药的服食效果,有了大幅度削弱。

    一百种丹药里面,基本会有一到两种丹药,服食效果大幅降低。

    正常情况下,宁凡吃一颗丹药,相当于普通人八倍效果。但若是遇上那少数药效降低的种类,则宁凡往往需要服食数颗甚至数十颗丹药,才能达到普通人一颗的效果…

    那极少数丹药之所以会药效降低,貌似是因为这些丹药的成分之中,包含了一部分对于神灵废体有益的药材。

    金髓延胡索,太玉仙参,银叶阴芝,十叶紫精,百劫星罗…

    就目前为止,宁凡现了十多种药材,只要所服丹药包含了这些药材的一种,药力便会有九成以上,被神灵废体直接吸收掉,用来朝那遥遥无期的后天神灵一点点进化。

    神灵废体很任性。

    它不会管身体的主人服食丹药是用来疗伤,还是用来修炼的。只要所服丹药于它有益,它便强吞,强夺,强抢,用来精进废体的修行进度…

    因为药效削弱的丹药只是百分之一的少数,故而之前宁凡疗伤、修炼时,若是遇上药效削弱的丹药,大可寻找同类丹药代替。过程虽然麻烦了些,总体来讲,对于修炼疗伤影响不大。

    不巧的是,用来冲击万古瓶颈的无量丹,正好包含了十叶紫精这种成分。偏偏无量丹这种丹药,很难找到替代品,乃是万古修士最最常用的修行手段。于是乎,宁凡每每服食无量丹冲击修炼,都会有九成以上的药力,被神灵废体夺走。

    运气好的话,宁凡还能从神灵废体牙缝下面,捡漏一成左右的无量丹药力,拿来朝着万古境界修炼。

    倒霉的时候,宁凡服下一颗无量丹,可能连半成药效都无法吸收到,更有甚者,连百分之一的药效都无法获得…

    全部都被神灵废体任性夺走了药效!

    若是无量丹有盈余,宁凡倒也不介意花费绝大多数的药力来精进神灵废体,只拿少数药力修炼神妖魔修为的。

    可惜,宁凡手上的无量丹十分有限,如此药力削弱之下,修炼神妖魔的进展十分缓慢。

    灭何家,宁凡获得了五千颗无量丹。

    灭蒙家,宁凡获得了一千七百颗无量丹。

    何家无量丹稍多,是因为何家是以炼丹闻名,并不代表何家总体势力越蒙家,二者基本是同等级势力。

    无量丹共有三种品阶。

    幻梦界流传最广的,是下品无量丹,属于九转金丹级别,中品上品无量丹则分别属于九转帝丹、十转祖丹,极其罕有,丹方更是不传于世。

    一颗下品无量丹,可助碎念巅峰修士转化一劫数目的法力;若是用于新晋仙尊的修炼,则需要两颗丹药,才可增加一劫法力;若用于一劫仙尊的修炼,则所需翻倍,需要四颗丹药才能增加一劫法力;若是二劫仙尊,则所需数目还要再翻倍…

    宁凡合计获得了六千七百颗无量丹,都是下品。这等数量的无量丹,是什么概念?

    普通碎念巅峰若是吸收五百颗无量丹,便能转化五百劫法力,成为一名新晋仙尊。

    六千七百颗丹药,足够何家、蒙家培养十三个新晋仙尊了。

    然而因为神灵废体太过任性,这等数目的无量丹用在宁凡身上,居然只令神妖魔修为,各转化出1oo劫左右的法力。

    三系修为距离五百劫,都还差了一大截…

    按照这等修炼进度,他还需要两万六七千颗无量丹,才能令三系修为全部突破万古境界。

    两万六七千无量丹,呵呵…

    似何家这等无量丹储备巨大的仙帝势力,只是少数,绝大多数的仙帝势力,储备的无量丹都只是蒙家水平。

    倘若灭一个仙帝势力,能获得一千七百颗无量丹,则宁凡还需要再灭十六个仙帝势力,才能凑足丹药,令阴面修为全面突破万古…

    灭十六个仙帝势力…

    此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真当仙帝势力是什么大白菜,满地都是么!

    “若非神灵废体如此任性,我神妖魔修为突破万古,绝对不会如此艰难。要如何,才能弄到如此数量的丹药…”

    “覆灭仙帝势力不太实际,难道要我自己寻找药材,炼制无量丹?”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

    无量丹是万古修行的至宝,是战略物资,极少会有万古修士拿来出售,绝大多数的万古修士,都是一得到无量丹,便立刻将之炼化服食,根本不作积攒。唯有仙帝一级的势力,为求打造势力,会在仓库内存放一定数量的无量丹,作为战略储备。当然,也不可能储备太多的,毕竟各族仙帝的修炼,同样需要消耗大量无量丹的。

    无量丹是九转金丹,大卑族九转金丹炼丹师不少,故而各族才能拥有相当可观的丹药储备,万古修士也远比四天要多。

    若放在四天仙界,各大仙帝势力的无量丹储备,其实还不如蒙家。因为无量丹稀缺,四天修士突破万古,以及万古之后的修炼,难度远比大卑族的修士要高。

    四天修士若想突破仙尊,几乎无法指望身后的势力,只能各凭机缘,积攒足够数量的无量丹。或是寻得药材,再求四天少得可怜的几个九转金丹炼丹师开炉炼丹;或是探寻古修士洞府,偶尔也能从中寻得一些无量丹…

    正是因为九转金丹炼丹师可以炼制无量丹,对于万古一级的存在,才会有无法想象的号召力。当初丹宗宗主能凭真仙修为,组织偌大的反宁联盟,便是其号召力的证明。

    丹方的话,宁凡有。

    通天教并不对幻梦界修士出售无量丹的丹方,好在宁凡覆灭何家之时,获得了下品无量丹的丹方,并不缺少此物。

    炼丹术的话,宁凡还不够炼制九转金丹,但大卑族不缺少炼丹师啊,他大可抓个金丹级炼丹师,来给他炼丹嘛。

    药材才是最麻烦的地方。

    炼制一颗无量丹,需要消耗数百种五百万年份的灵药,更需要四种先天灵药作为主药。

    四种主药,分别是十叶紫精、玄元地黄、五霞通云露、八亿阴沉木。

    其他药材还好说,再稀世罕有,总还是能找到一些的,唯有八亿阴沉木最为难寻。

    顾名思义,八亿阴沉木就是在成形八亿年以上的阴沉木,唯有这等年份,才能达到先天药力,成为无量丹的主药。

    八亿年的悠久岁月,才有机会成形,可以想象这是何等罕见的东西了。修真界每每有八亿阴沉木被掘出来,不论大小,都能卖到天价,可引仙尊、仙王、仙帝的疯抢。若是巨大一些的八亿阴沉木,则足以引一些仙帝势力的战争…

    想要自己炼丹,貌似也很艰难呢…

    看来神妖魔修为全部突破到万古境界,是无法急于一时了…

    数日后,南疆草原,塔木部。

    宁凡在木焰、空焰、石焰连犯三起大案,匪夷所思的战绩不仅轰动了三焰,更传至大卑草原,使得如今的大卑草原,对于三焰大6闹出的鬼面凶潮,有着极大恐惧。

    生怕哪天,那个在三焰闹腾完了的鬼面修士,会离开三焰大6,跑回到大卑草原闹腾。

    要知道,传闻中的鬼面修士,是先在大卑草原击杀了白鹿真人,再跑到三焰灭杀何祖、蒙祖两名大帝的。谁能担保那鬼面修,不会再回草原闹腾?

    不算圣山仙帝,草原上只有中州五帝,以及极个别隐世不出的六劫仙帝。

    不说中州五帝之中,有人被屠皇打了个半死,便是全盛的圣山仙帝,对于鬼面修三字,也有相当程度的忌惮。

    能杀仙帝,且还能连杀两人,岂是等闲!

    仙帝是那么容易灭杀的吗!

    须知便是七劫八劫的仙帝,也很难对六劫仙帝做到击杀。仙帝以难杀而著称,纵然不敌,也可脱逃。宁凡却能连杀二帝,其真实修为,真的只是外界传闻的仙尊修为吗?无数强者表示怀疑,明显不信此事。

    他们更愿意相信,宁凡是一个八劫巅峰、甚至达到九劫修为的仙帝,因此才能在三焰大6来去自如,才能让三大焰主都对他无可奈何,才能让两名仙帝在他面前连逃跑都办不到,唯有一死!

    此魔能在三焰来去自如,便也能在圣山来去自如!毕竟圣山与三焰的总体实力,基本上是相等的。

    那些常年养尊处优的圣山仙帝,开始恐慌,无数圣山守陵人被派出,暗中搜集鬼面修的一切情报,以应对不测…

    不过,恐慌大都集中在大势力的圈子里,在南疆这种碎念便能封顶的小地方,对鬼面修的恐怖,其实是没有多少概念的。

    万古存在,与他们的生活离得太远。也无人认为,鬼面修这等恐怖存在,会对区区南疆小势力动手。

    雄鹰会捕食地上的蚂蚁吗?

    呵呵…

    各南疆部落早在结束了夺陵第一轮之后,便回归到正常生活,第二轮、第三轮基本和他们无关。

    对于鬼面修的戒严,更与这些小族群无关。

    该吃吃,该喝喝,理会那等闲事作甚。

    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赶工赶进度,完成各部祭雷指标,祭炼雷霆上交给前来各部收取雷霆的圣使。

    一场风波席卷整个大卑,却并未对那些小部落的生活产生影响。

    各南疆部落,仍旧过着总体平静、偶尔小斗的悠哉日子,唯一过得不算悠哉的部落,大概要数霉运缠身的塔木部了。

    从前的塔木部,因为得罪了楼陀大帝,而被各部落联手欺负。

    后来,塔木因为一个外修的到来,忽然崛起,居然有成为南疆第一势力的趋势。

    可惜那个外修还没过多久,便又私毁刑环,成了一个罪人,更窜通了血武主人,在中州琉璃城外大开杀戒,数名仙帝被重创,十多个仙尊仙王惨遭毒手…

    宁凡跑掉了。

    血武主人被抓了。

    塔木部则成了宁凡的替罪羊。

    自宁凡出事后,塔木部便备受各方舆论的谴责,声称塔木部是那邪恶外修的帮凶,此族应该和血武主人一样,遭受重刑。

    更曾有一队圣山修士,带着怒容前来对塔木部降罪,但就在宣读罪诏的时刻,忽有一个意想不到的仙帝,来到了塔木。在他的庇护下,塔木部硬是没有遭受圣山降罪,只是被圣山来人口头警告了一番,便消掉罪名。

    那名出面护住塔木部的仙帝,居然是…楼陀大帝!

    中州五帝之中,天都、百花、骨灵、佛泣皆在追击宁凡之时,被血武主人重创,唯有当时提前离开琉璃城的楼陀帝,精明地避过了一劫。

    世人都知道,楼陀帝常年打压塔木部的事实。

    世人都没想到,当塔木部大祸临头之时,会是楼陀帝出面,和那些圣山来使对话,保下了塔木部。

    淳朴而憨厚的塔木人,很快就忘记了楼陀帝从前的欺凌,开始感谢楼陀帝的救命大恩。

    外人则暗暗猜测,楼陀帝这种不合情理的举动,必有算计,至于算计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谁都不会认为,常年欺凌塔木部的楼陀大帝,会忽然良心现,化身成塔木人的守护神。

    总而言之,有了楼陀帝的庇护,如今的塔木人虽在舆论上遭受谴责,却并未有大灾大祸。

    塔木部外不远,便是数十座矮山。

    中心位置的一座矮山之巅,楼陀帝在此地盘膝打坐,于群峰之间,感悟天地妙法,旁人是不被允许登上此山。

    自当日出面庇护塔木部后,楼陀帝便留在了这里,日日夜夜盘膝打坐,不与任何人照面,也没有任何人敢来打扰他的清修。

    有人说,楼陀帝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要狠狠算计塔木人一番,故而才在此地逗留。

    也有传闻,楼陀帝只是在这群山之间等人。

    今日塔木不远处的群山之间,来了一个不之客,无视楼陀帝的禁令,登上了此峰。

    那是一个鬼面银的修士,当他登上此峰之巅的一刻,楼陀大帝睁开双目,徐徐起身,对那鬼面修士微微抱拳。

    关于这鬼面修的种种事迹,近日以来,他屡有耳闻,不可能不知道。

    旁人不知鬼面修是谁,但他精于算计,却是有一些猜测…

    “道友终于来了,才数月不见,道友居然已经名动两域,令三焰、圣山无数万古老怪寝食难安。楼某早料到道友手段不俗,却还是低估了道友,道友的手段何止是不俗,简直就是惊世骇俗啊。若楼某没有看错,道友如今实力,应该已经在楼某之上了吧…”

    楼陀帝目光微微一眯,笑道。

    内心深处,则并没有表面上的平静,而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从如今的宁凡身上,他,感受到了极为沉重的压迫感…

    “你知道我会来?”宁凡大有深意地看了楼陀帝一眼。

    他途径塔木,只是想要顺道看看这个与他略有因果的势力,是否会因他的牵连,受些责罚。

    却不料,会在此地见到楼陀大帝。

    “也不是十分肯定道友会来。楼某只是想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在这里,等到今日声名鹊起的鬼面修,因而才留在了塔木。楼某想给道友道一声歉,并请求道友的谅解。”楼陀帝微笑道。

    “谅解?呵,你利用我替你除掉那有些麻烦的徒儿,害我不得不与死帝结下因果,这笔账,似乎不是一声道歉可以解决的吧。”宁凡大有深意地问道。

    “道友说笑了,楼某当然不会只凭三言两语,就指望道友能够原谅了。但若是此物送给道友,可够!”

    楼陀帝翻手取出一个火气逼人的玉盒,递给宁凡。

    宁凡目露无情之色,接过玉盒,神念一扫,微微一诧。

    居然是四只完整的先天火灵!

    并不是楼陀帝从自身修为剥离出的、有问题的火灵,而是楼陀祭炼无数年、却尚未吞噬炼化的新生火灵!

    宁凡之前便吞过一只先天火灵,若再吞掉这四只,则其魔火等级有极大几率,从十二昧级别提升到先天魔火的级别!

    这楼陀老儿为求他的原谅,倒是十分大方…

    “不够!”宁凡淡漠道。

    楼陀帝目光微微一眯,继而哈哈一笑道,“我不过是借刀杀人,小小算计了道友一次而已,道友的胃口还真是不小啊。罢了,道友若嫌不够,还有其他补偿可以给道友的。再加上此物,可够!”

    又取出另外一个玉盒,送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这第二个玉盒中,封印的赫然是五十颗中品无量丹!

    中品无量丹,九转帝丹品级,一颗药力相当于一百颗下品无量丹!

    五十颗中品无量丹,价格等同于五千颗下品无量丹的总和,还要略高!

    此物对于任何一个万古势力,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足以造就十名新晋仙尊!对于如今的宁凡同样有用,但想凭这点东西,抹平当日的算计,还是不够!

    “一次?不,你一共算计了我三次,借刀杀人了三次。杀百楼,只是其中之一…”

    “第一次借刀杀人,是我初来乍到之时,你在塔木对我难。当时的你,硬要摘掉我葬月的面纱,并对我损刑一事多有刁难。在旁人看来,是你不顾身份在欺负一个小辈,欺凌一个弱小塔木,是你气量狭小、仇恨外修的表现,但其实,那只是你的伪装。你的气量远比他人想象中要大,城府也比他人想象中要深。这是你第一次伪装,算计我的同时,其实也算计了骨灵大帝…我不知你为何要引骨灵来当此事的和事佬,或许,你只是想让‘五色药魂’四个字,从骨灵口中说出吧,从而达成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

    楼陀目露奇异之芒,似没料到宁凡能看透这么多的东西。

    “…你第二次借刀杀人,是在我夺陵第一轮文试时,你先是毁我文试成绩,后又以石焰火山镇压我。当时的我,只以为此事是你不择手段的刁难,主要是针对我。后来我明白了。你在算计我的同时,未必没有对于天都帝的布局。你知道天都帝在寻求看到圆满之人,于是毁了我的成绩…旁人因我文试成绩为零,极少关注我看到圆满一事。对此事上心的,唯有自以为隐藏极深的天都大帝…你又送了我一只先天火灵,看似是一场绝杀,其中未必没有故意给我留一线逃出的生机…我不知你想算计天都帝什么,若是没有你的算计,天都帝大概不会给我下古佛会的请帖,此事或有你的暗中推动…我猜,古佛会上大概也有你的一些算计吧,算计的,不是我,而是天都。可惜,我因为另有要事,错过了古佛会,貌似使你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落空了呢…”

    楼陀轻咦一声,没想到对于天都的布局,也被宁凡猜出。

    “…而后是第三次,你借我的手,除掉了杀百楼。你将我名声不断堆高,以引起杀百楼击杀我的兴趣,可那愚蠢的人,至死都不知,这一切,只是你一场借刀杀人的算计…是你为了摆脱死帝转世灵躯算计的一大计策…我不知你如何与死帝结下因果,只知你擅自将我卷入此事,将你的因果,转到了我的身上。又或者,你怕的不是死帝的算计,而是死帝体内的…焰祖!”

    楼陀眉头微微一皱,却没有反驳,许久,才苦笑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道友…不错,楼某并非借刀杀人了一次,而是三次。道友既然全都知道,楼某再狡辩,便有些丢人现眼了。”

    “比起其他大卑至尊,你似乎,最最惧怕焰祖。”宁凡大有深意道。

    “呵呵,能不怕么,被焰祖那等存在盯上,有多少条性命都不够花的。”楼陀帝哈哈一笑,将话题含糊了过去。

    “莫非当年你被葬月仙妃废掉根基,也是你故意营造的一种结果?宁可自毁修为,也要避开焰祖的算计是么…当真是个心狠手辣之人呢,连对自己,都能这么狠。”

    “…呵呵。与其成为他人转世灵躯的一部分,我倒更愿意永远当个逍遥自在的六劫仙帝。或许终有一日会因修为无法继续精进,而死于大天劫,但这般寿终正寝,总是好过死帝、光明佛那样傀儡一世的。他们的修为,真的是他们自己的么?呵…若我愿,焰祖当年根本不会选择死帝为躯,如今的空焰之主,极可能,是我。但我不愿失去自由,因而利用了葬月仙妃一下,自毁根基,而后无数年来的诸多算计,也只是为了在这草原夹缝之中生存罢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这心情,道友倘若被无法抗衡的大能算计过,多少可以理解一二吧。说起来,你似乎也是某个大卑至尊算计中的一环呢。这大卑草原,这圣山,这三焰,这整个极丹圣域,充满了人与人之间的算计,可悲,可叹…”

    “道友可知,大卑五尊之中有一人,以阿冯为名,以歌女为业,以操控世人的悲欢为乐。你可知,这大卑草原之上,有多少人只是她的幻术所化,并非真实,却不自知!你可知,就连曾经冠绝一代、与死帝光明佛齐名的血武主人,也只是那歌女的一式幻术所造!你又可知,那歌女,早在你踏足极丹圣域的一刻,便盯上了你!十蜂至尊,非善类!”

    “…大卑五尊还有一人,以牛鬼为名,以造缸为业,混迹市井,真实的目的,却是想要从那水缸圆口之中,明悟轮回之道!倘若他只是自行感悟天地造化,倒也于人无害,可他根本不是什么善人!道友似乎有一个出身于南疆的徒儿吧,你那徒儿幼年之时,亲眼目睹母亲死于石焰火山之下,对于石焰有着滔天之恨,更因为憎恨自己的懦弱无能,而分裂了人格…你可知,此事其实是牛鬼至尊刻意达成的结果!你那徒儿终有一日,会道成,会被牛鬼老儿采摘道果而亡,不亦悲乎!”

    “…大卑五尊又有一人,以度化众生为念,以药师为名,有生之年,行药布施,为无数大卑人所敬重,长年供奉香火,世代相传,成为此地习俗。那人面善而心恶,枉为圣人善尸,光明佛只是他的转世灵躯,是他重返修真界的一个踏脚石。你可听过这样一个传言,当年葬月仙妃进入极丹圣域,曾将修为尚浅的光明佛打个半死。事后,光明佛非但不怨恨葬月,反而以佛修身,对那恶女有了爱恋,更在那恶女随外界古天庭陨落之际,悲而冲出圣山,成为一时佳话…世人更有诗句盛赞光明佛: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呵呵,是在夸光明佛身为佛修,却有至情呢。可惜,可惜,所谓的迷恋葬月,只是一个假象,只是贪图葬月的功法特殊罢了。葬月死后,算计落空,自然是要消沉的,居然再未踏出过圣山陵墓半步。可这消沉,与什么狗屁深情无关呐!”

    “…大卑五尊更有一人,于地面下,图谋地底封印的火魂族;于地面上,图谋空焰尸骨山的那位剑祖。死帝是他的傀儡,三焰是他的玩具,无数获得了焰祖金掌令的三焰俊杰,都在其算计之内。他的手,更是伸出了三焰,伸到了草原。为成圣,他当年不惜叛变南药圣,更于南药圣意外陨落后,与药师佛有了赌约,二人瓜分了极丹圣域,成就了三焰、圣山两大阵营的格局。可惜啊可惜,他算计老夫,被老夫巧妙避过,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死帝附身;他算计剑祖,那剑祖却被你度,使得获得剑祖无上剑道一事成了空。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一代焰祖,生平最耻辱的两次失算,正应在你我二人身上,不亦壮哉!”

    “三焰也好,圣山也罢,都只是四位至尊的棋盘,他们在比,在斗,在看谁能最终获得南药圣的遗物,第一个突破远古大修,再第一个…成圣!可惜啊可惜,这四人其实还在南药圣的算计之内。南药圣死得,死得很惨。大卑历史没有记载此事,但我还是通过一些途径知道了南药圣当年的死因!南药圣出身于真界荒古仙域,是荒古仙域派来回收荒古第一仙帝剑祖尸骨的使者!但可惜,南药圣没有成功回收剑祖尸骨,反而被剑祖所重创,更在虚弱之际,被恶尸所叛,道山崩溃。更连同其所开辟的极丹圣域,都遗失在了紫斗仙皇的幻梦界。但南药老儿岂能甘心,于是他布局,他算计,他想要报复,焰祖若是苟且偷生便罢,若是贪图成圣,则终有一日…会被南药老儿死前布局所算!”

    “修真修真,这真,究竟是什么?一个个虚伪之人算天算地,有可能修得真正的真吗!我不信,可我没有资格指责他们,因为我也是那虚伪者中的一员,是一个苟且偷生、不择手段的真小人。”

    “此刻我告知了道友诸多秘闻,想必对于道友会有帮助。此事,可否当做老夫对道友的第三个补偿!”

    楼陀帝不再多言,而是深深看着宁凡,等待着宁凡的答复。

    宁凡面色不显,内心则翻起了巨浪,从前他觉得大卑族内有一层迷雾,看不透。但如今有了楼陀帝的提点,他顿时明白这迷雾从何而来。

    原来如此…

    原来整个大卑,一草一木之间,都有大卑圣人、准圣的算计!

    如此复杂的勾心斗角,如此复杂的人心,还真是一处可怕的地方。

    宁凡忽然感到有些无趣。

    对于楼陀这个敢说真话的真小人,他居然有些恨不起来了。

    楼陀帝固然利用了他,但始终都把握着分寸,没有一次出他的底线。此刻再道出真相、苦衷,又加以补偿,更替宁凡解开诸多眼前迷雾。以宁凡的行事作风,已经懒得再对楼陀出手了。

    此人心智如妖,连他的性格,都算得十分清楚…

    此人更善于趋吉避凶,能从诸多至尊的算计之下从上古活到今日,足以证明其能力。

    此人更是心狠果决,为求自保,连自己的修道根基都舍得毁去,如壮士断腕,此魄力,非常人可有。

    诸多至尊之下,此人可谓第一人杰了,在宁凡看来,此人比光明佛、死帝资质都要高的。

    “你的补偿,我确确实实收到了。不过你最后替我指点迷津的行为,仍有借我之手,对付某些至尊的意思吧…道基虽然毁去,与那些至尊人物争夺造化的雄心,却没有一并毁去呢…你,真是一个小人。”

    楼陀帝哈哈一笑,对于宁凡法丝毫不以为侮。

    “今日起,你我恩怨一笔勾销,但若是你再算计我一次,我不保证会放你继续存活!”宁凡面无表情道。

    “哈哈,此事我可不敢保证。不过楼某可以保证一点,就算日后再算计某事,牵连道友,楼某也定会把握分寸,绝不会让事态严重到与道友交恶的。”

    “但愿你能做到。”

    “道友有时间,可来楼某的帝峰做客,楼某必定扫榻相迎。哈哈,与道友一席话,真是让楼某酣畅淋漓啊。”

    “作客倒是无妨,只要你不怕被我的外修身份牵连便是。不过若我前往道友帝峰做客,希望道友能以真身相见,而不再是拿一个分神来对话了。”

    宁凡深深看了楼陀帝一眼,身形一晃,离去。

    他已经确认了塔木的安全,并与楼陀帝化解因果,此地再留无益。

    在他离去之后许久,楼陀帝才微微松了口气,继而苦笑,“此子好可怕的眼力,居然能看破我这焰祖分神术的分神之躯。哎,我太过忌惮此子了,以至于只敢以分神来临此地,生怕此子油盐不进,无视我的弥补,一意孤行将我击杀。如今看来,这等后手倒是有些多余了,此子因果分明,如不出其底线,并非不能和解…”

    “…能够连杀二帝的万古仙尊,放在古之仙尊中,怕也属于百代一出的人雄了…这等气场,还真是压迫感十足啊,我这分神之躯,背后居然已被冷汗打湿。乱古传人,果然非同小可。烈元宗后人,当真恐怖…”

    “与此子冰释前嫌,果然是最最明智的举动。接下来,就看着圣域棋盘之上,是此子技高一筹,还是那歌女隐藏更深了…此子说错了,我之一生,最最惧怕的并不是焰祖,而是那歌女…”

    嘭!

    一声爆炸声传出,楼陀帝的身躯化作炸为一缕缕火光,消散于天地间。

    同一时间,远在中州的楼陀真身,接收到了分神传来的和解记忆,大松了一口气。

    他是中州五帝隐藏最深的人,也是其中最为精明的人。

    其他四帝的城府,根本无法和他相提并论,他们不会想到威震天下的鬼面修,会是宁凡。他们也不会知道,此刻再不与宁凡和解,化解因果,来日必有大祸…

    “便看此子会先对付哪一个中州大帝了,呵呵,那四个蠢材,当日可都对那凶星展开追杀了的。尤其是百花蠢材,本和凶星有盟约在,居然傻到背弃盟约…老夫的选择果然正确,若不避开琉璃城之变,同样对此子出手,以此子之狠辣,今日之和解,根本没有可能的。”

    夜色降临中州。

    夜色中,一个鬼面银的人影,来到中州边界。

    没有立刻进入中州,寻那几个中州大帝的晦气,而是一遁进入地底,去找当日遗弃在地底深处的百里石龙去了。

    这是魔子蒙真的魔兽。

    这是曾被宁凡幻术强行控制,亲手害死自己主人的可悲兽仆。

    如今的百里石龙,仍旧没有挣脱宁凡的幻术控制,每时每刻,它都在痛苦,恨不能追随主人死去,它恨不能替主人报仇,灭杀宁凡。然而,幻术深中之下,它无法殉主,亦无法替主人报仇,更因幻术的缘故,不得不屈从于敌人的命令。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宁凡潜入地底,来到百里石龙面前,已修成万物沟通的他,能轻易听见百里石龙内心的悲鸣。

    “你,还在恨我吗?恨我杀了你的故主蒙真?”

    哞!

    是百里石龙内心的悲吼,是它对于故主二字的反抗!

    它没有什么故主新主,宁凡也不可能是它的新主!

    今生今世,它只认蒙真一个主人!它心中的王…只有蒙真!

    宁凡微微一叹,闭上双眼,再睁开时,有了冷漠,“我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我不仅杀了魔子蒙真,更杀了蒙家仙帝,囚了蒙家所有人为香火奴。你,是否更恨我了?”

    哞!

    百里石龙悲吼更甚!那悲吼,有着对于蒙家的深挚感情。

    有着对于宁凡的…强烈憎恨!

    “可惜,修真就是这么残酷的事情,你们先对我动手,欲杀我,便需要因此付出代价。你很忠心,令我一度对你欣赏有加,但这欣赏,并不足以令你为我所用。我很少和人深谈,和一只不通言语的巨兽对话,更是第一次。我可以一直以幻术控制你,终身驱使你,但我更愿意,给你另外两个选择,以从这无边痛苦之中解脱。要么,遗忘你的旧主,奉我为新主,要么…我给你殉主的机会。”

    宁凡控制百里石龙以来,第一次解开了幻术。

    百里石龙幻术一解,恢复自由身,第一个行为,便是使尽百里之巨的庞大身体,使尽每一分力量,朝宁凡全力撞至,带着非杀宁凡不可的决绝!

    它的心意,即便不用万物沟通,也能看破。

    它没有选择第一条路,而选择了后者…

    只是一个不通人言的巨兽而已,却比修真界许许多多的人都要有气节。

    即便双方敌对,不死不休,宁凡仍旧无法掩饰对于此兽的欣赏。

    可惜,他不能因为欣赏放虎归山。

    若他一时仁慈,招致的,将是此兽不惜一切的疯狂报复吧…

    若最终也无法收服此兽,则他可给此兽一个体面的解脱。

    他没有还手,更没有张开任何防御,而是任由百里石龙蛮横冲撞,于地底崩溃之中,岿然不同。

    毫不损。

    百里石龙堪比三劫仙王的冲撞之力,伤不到宁凡半分。

    百里石龙有了震撼,有了苦涩,有了悲哀。

    它不是宁凡对手,无法替主人报仇,没有…任何可能…

    蒙真已死,蒙家已灭,它的家,已经荡然无存…

    哞!

    百里石龙忽然不再攻击宁凡了,而是自被宁凡控制以后,第一次,朝宁凡低下了巨大的头颅,低吼了一声。

    这一低头,仍旧不是畏惧宁凡的臣服。

    仅仅是感激宁凡的仁慈,愿意让它体面死去,而不是痛苦地被幻术控制。

    宁凡缓缓闭上双眼。

    继而耳边,传出一声无数地层崩溃的轰鸣!

    百里石龙碎掉自身妖丹!散掉一身修为!并以失去修为的凡躯,最终一头,撞死在了地底岩层之上!

    以身殉主…

    永不屈服…

    整个中州在这一刻,生强烈地震,惊到了不少居住在边境附近的中州人。但地震很快平息,无人知,地震因何而起。

    只是,因为一场地震,中州边境之外,绵延百里的地面,有了塌陷,地面塌陷了数千丈,似是大量地底岩层崩溃的结果。

    一些夜间巡守边境的中州修士,欲下地底探查,却根本无法潜入到岩层崩溃的深度,只能放弃。

    亦无人知,在那地底极深处,有着一个凶名惊世的鬼面修,在黑暗之中,无数岩层之内,为一个陨落之兽洒酒祭奠。

    而后宁凡喷出一口魔火,焚掉了地底深处百里石龙的巨尸,以火为葬,烟消了百里石龙的遗体。

    继而扶离灵轮一开,从天地间,摄走了什么东西,收入灵轮之内。

    “若有来世,寻个明主吧。”

    “说起来,以我古妖修为,已经有资格修炼五灵轮术中的第二灵轮了。可惜,一直没有合适地点修炼…修炼第二灵轮所需的环境,十分苛刻呢…”

    宁凡身形一晃,离开地底。

    夜,更深了。

    骨灵峰的云雾,遮住了天空中的月色,一道鬼面人影,一路隐匿,悄然潜入。

    就这般大大咧咧地隐着身,以乱世紫霞混乱了骨灵峰的重重禁制,轻而易举地入侵到了深处。

    整个骨灵峰上下,只有骨龄大帝一个人,感应到了入侵者的到来!

    骨灵峰石室禁地内,肉身毁去、只剩元神的骨灵帝,微微打了一个寒颤,继而带着一丝恐惧,回过头。

    在其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鬼面银的修士!

    “鬼…鬼面修!”

    此刻失去肉身,元神重创,骨灵帝能否挥的修为只相当于普通五劫仙王。

    对方,则是那连斩二帝、威震天下的鬼面修!

    “两个选择,成我香火奴,或是死!”

    宁凡目光没有一丝烟火,无情道。

    对于当日果断追杀他的骨灵大帝,他自然不会客气的,能够给出香火奴的生路,已是法外开恩!

    “我…我有一个条件,若你能接我一击,我便同意成为你香火奴。若你办不到此事,我便是死,也绝不屈从!”

    骨灵帝亡魂大冒,强行压下内心的恐惧,努力维持着身为仙帝的尊严,目光算计着什么,似想从中寻找一线生机。

    “可以。”

    宁凡仍是无情口吻。

    但微微闪烁青芒的双目,却在一瞬间洞穿了骨灵帝的所有秘密。

    “天…天人修士!”

    骨灵元神小脸一震,对于鬼面修的忌惮,更是上升到空前之高…(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