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75章 第二帝!

第1075章 第二帝!

    宁凡自然不会和此地修士,解释自己神灵废体奇异的。

    于他而言,一拳轰飞先天法宝,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毕竟使用先天法宝的蒙百熊,并不是全盛状态。

    伤势严重,性命垂危,一身法力难以挥十之一二!种种虚弱下,能够挥的洗仙斗威能十分有限。

    当然若是蒙百熊以全盛修为使用此宝,宁凡是不敢托大,拿肉身去硬拼先天法宝的。

    一拳破掉洗仙斗的攻势,宁凡也不与此地修士废话,直接翻手一抛,祭起一道七彩光芒,朝蒙百熊刷去。

    那七彩光芒来势太快,使得此地罕有人能够看清那光芒是何物。

    蒙百熊从那七彩光芒之内感觉到了强烈危机,面色阴沉之下,也顾不得震惊宁凡肉身恐怖了,指诀一掐,操控着洗仙斗,重新向前攻出,与那七彩光芒轰在一处。

    这一对轰,以七彩光芒的攻势凌厉,也不由得来势稍阻,现出本相,正是七宝妙树。

    洗仙斗就有些吃亏了。虽为先天法宝,但其法宝威能却还要逊色非先天的七宝妙树,又因主人重伤,威能十不余一二,直接被七宝妙树一击刷飞。倒不至于一击受损,但法宝光华却被刷得有些明灭不定了。

    七宝妙树的攻势余波,更是冲得蒙百熊不断倒退,踏裂一块又一块的青石板,摇摇晃晃之下,险些跌倒于地,虽未受伤,却着实有些狼狈。

    “这是…传说中的七宝妙树?!居然有如此威能,莫非此树已培育至相当高度!”

    蒙百熊面沉如水,压下内心的震惊,十指再度掐诀,强行稳住洗仙斗的明灭光华,第三次令洗仙斗向前冲出。

    宁凡也不含糊,将七宝妙树接在手中,朝蒙百熊不断刷出,短短数十息,二人便对攻了上千次。

    无数残影在此地翻飞!

    二人越打越高,最后更是从地面打到了天空上!

    恐怖的斗法波动,震撼着此地每一个修士的内心,没有人敢擅自插手这等大战,唯恐被斗法波动所波及!

    天空被七宝妙树刷出一道道无法愈合的虚无裂缝!

    大地被洗仙斗砸出一个个断层裂谷!

    中有无数大道法则,在二人一次次对轰之中乱了秩序,为之崩溃!

    蒙家修士也好,被蒙百熊煽动的宾客也罢,此刻全都呆在地面,朝着远处飞撤离。不敢腾空,不敢上前,不敢卷入宁凡与蒙百熊的拼斗。

    有如凡人瞻仰神迹一般,仰望着二人的对攻!

    数十息,上千次对攻,宁凡稳占上风,白衣猎猎下,一丝衣袍都未破碎,一粒灰尘都未沾身。

    蒙百熊就十分狼狈了。

    他被七宝妙树刷得不断喷血,一身喜服更是只剩几个破烂布片,遮住了身上关键部位。凭洗仙斗此刻所能挥的威能,无法卸掉宝树全部攻击,他本就重到无法压制的伤势,一点点加重着!

    蒙百熊虽有仙帝修为,虚弱之下,自然不能和全盛状态的何祖相提并论。重伤状态的他,本就只能挥相当于准帝的法力,此刻伤势加重,竟虚弱到只和普通五劫仙王气息相当。

    且其气息还有随伤势加重不断削弱的趋势!

    面对宁凡密不透风的攻势,蒙百熊只觉得头皮麻。若继续与宁凡拼消耗,他体内伤势将越来越重,所能挥的修为也将越来越低,最终的结果,必然是因为一身伤势连累,而被宁凡轻易灭杀!

    嘴上不肯相信宁凡的身份,实际上,此刻蒙百熊已十分确定,对面拿宝树不断刷他的鬼面修士,就是宁凡!

    近距离的气息感知,骗不了人!

    他的内心也因此,翻起了惊涛骇浪!

    两个月前,他在火魂塔内居高临下截杀宁凡,若非宁凡以焰祖金掌令暗算他,侥幸算计成功,他绝对有能力捏蚂蚁一般捏死宁凡!

    然而这才过去短短两个月,当日不堪一击的外修小儿,实力居然有了匪夷所思的精进,连他这等仙帝,都有了无法匹敌之感…

    对于修士而言,两个月只是弹指一挥的短暂,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巨大的实力增幅!

    不可思议!

    “老夫一生所遇修士,没有任何一人能在短短两个月之内,从普通仙尊实力,提升到足以灭杀仙帝的程度!此子究竟是在这两个月内遇到奇遇、修为大涨,还是他本就有这等实力,只是当初在火魂塔之内,因为一些原因,没有释放全部修为?”

    “老夫唯一孙儿被此子所杀,从此留于世间的最后一个血脉后人陨落!老夫本人也在此子金掌令暗算下,只剩数十年可活,今日更是可能直接陨落。死亡之事,已无可挽回,但老夫不甘!老夫…不服!”

    噗!

    满面不甘的蒙百熊,忽然惨哼一声,再喷鲜血,体内与洗仙斗的心神联系,居然被斩了去!

    却是宁凡接连刷了洗仙斗上千次之后,终于刷爆了洗仙斗表面的法宝光华,继而湮流大河一张,直接将暂时失去法宝威能的洗仙斗,强行收入大河河底。

    于正面拼斗中,强行夺走了蒙百熊的成名法宝!

    何其强势!何其霸道!

    “不好!老祖的先天法宝居然被此魔正面抢走!”

    “那是什么大河,居然给人一种改天换地、无物不收的诡异感!”

    “居然是远古大修级神通!”

    “此魔逆天手段太多,便是蒙祖,也难与之争锋!我等如何是好!”

    “必须逃!再不逃,怕是会被此魔斩尽杀绝!”

    眼见蒙百熊连先天法宝都失去了,大批修士怕极了宁凡,开始四散而逃,生怕和行将毁灭的蒙家一起覆灭。

    逃跑者之中,有之前两不相帮的宾客,有被蒙百熊三言两语煽动的援手,甚至还有对蒙家失望透顶的蒙家族人。

    宁凡心念一动,体内顿时飞出一道黑影,强行接管了蒙家周遭万里区域的天道运行,继而封天锁地,堵死了所有人的逃生之路。

    封锁天地者,是一个猫耳黑裙、不苟言笑的冰冷少女。

    正是已经迈入成年期、拥有了道魂肉身的黑魔。

    “哼!我家主人允许你们逃走了吗!原地待命者,免死!擅逃之修,杀无赦!”

    说话间,更有堪比准帝的气势,从黑魔的身上传出,小手挥动之下,此地天劫雷力皆在黑魔操控之中,滚滚天劫凝聚于长空,声势遮天,使得群修一个个骇然色变,有了恐惧。

    无人料到,宁凡并不是一个人来灭蒙家的,居然还带了一个小姑娘做帮手!

    不是普通小姑娘!

    竟是一个有着准帝修为的小姑娘!

    更是一个…足以剥夺极丹圣域一定区域天道行使权的可怕小姑娘!

    “准帝!我三焰何时多出了这么一位准帝!”

    “莫非此女是圣山一方隐世不出之人!”

    “此女为何够代天行使天道!这不是修士可以办到的事情,古往今来,从无任何一个第二步修士,能从法则成型的中千世界天道手中,强夺天道掌控权的!”

    “该死,有此女封天锁地,我等逃不掉了么!”

    无数逃窜之修,被天地之力阻隔,无法离开蒙家领地,一次次尝试无果之后,只能目露绝望,放弃逃离。

    也有极少数不信邪的修士,试图强行突破黑魔的封锁,其结果,是被黑魔引来天劫雷力,直接予以轰杀。

    “主人放心,黑魔绝不会放任何一人逃跑的!主人只管专心与那蒙祖对决便是!”

    黑魔一副尽忠职守的姿态,将所有人囚禁于此地,更以神通隔断了所有讯息传递,使得蒙家变故无法传达给其他势力知悉。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

    有成年期的小猫儿当帮手,杀人越货就是方便,俘虏一个都别想逃,也别想向外界传递任何讯息,只能困死。

    “你居然还有这等强援!可代天行道!”蒙百熊倒吸一口冷气,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同样没有听说过,对于宁凡的畏惧再度提升。

    他只有唯一一件先天法宝,已被宁凡夺去,战力可谓大损。

    法力虚弱之下,一身神通也难以挥多少威能,想要伤及肉身恐怖的宁凡,可能性微乎其微。

    蒙百熊目光有了一丝挣扎,继而变成了坚决,双手猛一合十,身后顿时开启了一道香火界的缝隙。

    数百万年的香火积累,从中暴涌而出,化出一道雾白剑芒,朝宁凡一斩而去!

    香火一剑!

    这些香火,蒙百熊本打算在求子时使用,但如今看来,不杀宁凡,他是没有机会再求子了。

    “只有这等程度的威能么…比之白鹿的香火一剑,威能逊色太多。”

    宁凡古井无波地看着蒙百熊的香火界,任由其香火剑攻势成形。

    第二次面对强敌的香火剑攻击,他没有开启灭神盾防御,而是直接以七宝妙树去刷,生生刷爆了蒙百熊自信满满的香火一剑。

    整个过程,并未费多少力气。

    论香火门徒的数量,蒙百熊的香火门徒足足是白鹿真人的数倍之多。

    但其香火界内剩余的香火,却远远不如白鹿真人量多。绝大多数的香火,都在他从前的修炼之中用掉了。余下的,只有数百万年的积累,也因如此,所斩出的香火一剑,威能远远不及白鹿真人七千四百万的积累。

    无法带给宁凡一丝一毫的危机感。

    连香火剑都被破,蒙百熊脸上有了一丝颓唐,最终,那颓唐却变作了疯狂。

    虚弱如他,很多仙帝手段都无法拿来对付宁凡了,便是万古真身,也因当日焰祖金掌令的追杀而重创,无法动用。

    面对强势的宁凡,蒙百熊若不拼死还击,已经没有任何反抗之力。

    他只剩最后一个底牌,有可能给宁凡造成伤势了牺牲性命的元神自爆!

    仙帝元神以难杀而著称,但蒙百熊元神已经重伤虚弱到极限,他没有自信自己的元神能从宁凡手中逃走。

    即便逃走,他也只剩几十年可以活了!

    几十年可活…哈哈,他只剩几十年可活!

    堂堂仙帝,一世横行,却因为宁凡一介小儿,落得如此下场!

    何其凄惨!

    何其耻辱!

    如何不恨!

    “哈哈!哈哈哈!多活几十年,少活几十年,于我而言又有何区别!不逃了,不战了,我承认,我败了!此刻重伤的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死生由天,我认命!但你以为,你就赢定了么!”

    “我可以不要子嗣传承血脉,我可以不再管蒙家的生死存亡!你杀不了我,能杀我的,只有我自己!”

    “爆!”

    蒙百熊的肉身,直接炸成血雾。

    继而其金色元神透过血雾飞出,并于血雾之中不断膨胀,狂暴的能量开始在其元神之内聚集。

    此地所有人都恐惧出声!

    无人料到,蒙百熊居然会被逼到自爆元神的地步!

    仙帝元神蕴含的能量何其恐怖,若是自爆,则爆炸所及范围内,没有任何仙帝之下的生灵可以存活!

    “会死!我们会死!”

    “早知蒙家会有如此大劫,我绝不来参加蒙祖的纳妾典礼!”

    “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老祖住手,快住手!你想连我们这些蒙家后人也全部炸死吗!”

    “蒙前辈快快住手,不可,不可啊!”

    “不要!不要!”

    无数惊恐吼叫的声音,传达天际,却无法阻止蒙百熊自爆而亡的决心。

    元神不断膨胀,死亡不断临近,蒙百熊的元神小脸却有了快意的狞笑。

    他要在此时此地炸死宁凡!

    就算炸不死,起码也得重创才可!

    即便此举会让无数蒙家后人、来贺好友同归于尽,蒙百熊也在所不惜!

    可惜,虚弱如他,连自尽都是一种奢望…

    宁凡面露无情之色,一指隔空点下,以微微咳血的代价,将蒙百熊生生定死在空中!

    自爆波动,中止!

    膨胀的元神,缩小回正常大小!

    蒙百熊拼命挣扎,却无法令元神之躯动弹分毫,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一步步踏天逼近,大手一抓,将他直接摄走,抛入一方白银大鼎之中。

    “炼!”

    宁凡一字,冷漠喝出,炼神鼎之中顿时爆出无数血光,血光氤氲中,从鼎内升起一个巨大血球,将蒙百熊的元神囚禁在里面。

    血球传出无边吸力,于无数修士眼前,将一代仙帝蒙百熊,元神生机全部吸尽,化作一鼎二百三十多颗万灵血。

    冲天的死气,从白银大鼎之中传出!

    一代大帝,就此陨落,死于宁凡之手!

    死寂!

    整个蒙家废墟之上,无数修士摄于这骇人一幕,浑身抖,不敢说话。

    谁能料到,这鬼面修士居然强大到,让蒙家老祖连自尽都办不到!

    谁能料到,这鬼面修士居然当着无数修士的面,将蒙祖元神炼成丹药,手段凶残不说,更是诡异莫测!

    “当日因,今日果,若你族魔子不害我,若你族仙帝不截杀我,今日你蒙氏一族,也不会有如此劫数的。”

    “在场之修,与蒙家无关的人,我可以放你们离去。至于蒙家之修,因为尔等都不是蒙百熊的直系血脉,所以我也可网开一面,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成为我香火奴,诸位蒙家子弟,给我答复吧!”

    宁凡将白银大鼎一收,并收取了蒙百熊死后遗留的储物袋,踏天而立,对下方芸芸修士道。

    他是一个魔头,但与蒙家因果无关的人,他可以不杀,如那些两不相帮的势力,如那些被蒙百熊强掳而来的女子,他都是可以放过的。

    但蒙家修士,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要么死。

    要么,便永远成为他香火奴仆,囚于香火界。

    此言一出,下方芸芸修士皆是大感意外,绝大多数的人都有了惊喜之色。

    那些对蒙家两不相帮的人,听说宁凡不杀他们,全都对宁凡感恩戴德。

    至于那些之前站在了蒙百熊一边的宾客,以及诸多蒙家修士,一听此言,也是有了各自计较…

    一日后,又一则消息震撼了整个三焰。

    覆灭何家的鬼面修士,在入侵尸骨山脉之后,又跑到石焰大6,覆灭了蒙家,灭杀了蒙家仙帝蒙百熊,并捉走了蒙家一脉所有修士。

    一族底蕴,自然也是搬了个空。

    此消息一传出,自然有无数强者追至蒙家废墟,其中不乏仙帝,甚至还有石主本人,但可惜,自然不可能找到宁凡踪影的。

    灭了蒙家后,宁凡自然已经离开此地,寻找地方吸收覆灭蒙家的好处了。

    再次使用了一座万年岁月塔,宁凡炼化了蒙家全部底蕴,并炼化了蒙百熊元神炼成的二百三十颗万灵血。

    古神、古妖修为,提升到了碎念巅峰!

    古魔修为,则提升到了天魔十二涅!

    三大修为皆在万年之内足足提升了一个境界,对于普通修士而言,绝对是无法想象的精进,但对于宁凡而言,却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毕竟强吞了第二处仙帝势力的全部底蕴,若连这点修为精进都没有,才真的有些奇怪吧。

    至于那二百三十颗万灵血,也使得宁凡的神灵废体各方面素质有了小幅度提升。

    骨龄,十四万。

    万年岁月塔,还剩三座。

    “掠夺仙帝势力,果然是修为提升的最快捷径。可惜,仙帝势力并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覆灭的。灭何家能够成功,是因为彼时三焰大6还未对我有所戒备;灭蒙家能够成功,是因为重伤垂死的蒙百熊实在太弱,太容易灭杀,比灭杀白鹿还要容易几分…若我跑去覆灭三焰其他仙帝势力,风险就难以估算了…且如今三大焰主似乎都在通缉我,三焰局势更是因为大6之间的战争而动荡不安…此地不宜久留,是时候离去了。”

    “且我的神妖魔修为,都修炼到了真仙、天魔境界的,唯有冲开瓶颈,踏入万古、返祖一级,才能继续精进。在此之前,再服食普通丹药、道果、灵果,已经无用…若是【无量丹】的话,倒还有一些用处,可惜这等稀世丹药,即便是仙帝底蕴,居然也没有多少存货…”

    “真仙之后,是万古。天魔之后,是返祖。万古、返祖一级的存在,已是第二步修为的巅峰强者,这一步,极难踏出,百名碎念巅峰之中,往往只有一人能够突破成功,余者,则大都终生困死在这一瓶颈,足可见成为万古仙尊的艰难…”

    感知着体内修至极限的神妖魔修为,宁凡微微皱眉,撑开了手中一卷古卷。

    这古卷,是宁凡通过古国交易阵买到的东西,记载着普通碎念巅峰冲击万古瓶颈的方法、心得。

    万古修士与普通真仙最大的不同,在于法力的性质不同。

    修真第一步修士,法力最初以甲子为单位计算。

    而后甲子归元,这一步,是碎虚修士与普通第一步修士的最大不同。

    第二步修士已经成仙,体内修为便无法单纯以数量计算,这是仙修与凡修的最大不同。

    万古级别的存在,其法力性质,则又和真仙、命仙有所不同。

    若想真正突破万古级修为,便需要…修成这样的不同。

    “万古修士的法力,从无量,再度化作有形。从第一步到第二步的顶峰,修士法力从有到无,从无到有,虽还是有,却已和从前有了极大不同。万古修士,是以量劫为单位,来计算法力高低的…”

    碎念巅峰修士,起码需要凝聚五百劫的法力,才可突破成为新晋仙尊。

    万古第一劫,需要达到千劫的法力。

    二劫仙尊,两千劫。

    三劫仙王,三千劫。

    万古境界每提升一个层次,需要法力提升千劫,才有资格冲击瓶颈。

    突破六劫仙帝,需要六千劫法力。

    突破万古第九劫,则需要九千劫法力。

    一阶准圣,万劫!

    二阶准圣,两万劫!

    三阶远古大修,三万劫!

    理论上,法力达到三万劫的三阶准圣,便可着手成圣,朝第三步迈入了。

    当然,三万劫成圣只是通天教所记载的一个最低记录,真正能凭三万劫法力便成圣的,很少…

    且到了万古一级,法力已不是衡量最终战斗力的标准了,法宝、秘术、万古真身、底牌绝杀等等决定因素,才是万古一级胜败的关键。

    “碎念巅峰需要达到五百劫法力,才可着手突破万古仙尊。量劫化的过程,以及日后提升万古修为,最常见的方法,是服食一种名为【无量丹】的丹药。当然,也有其他天材地宝拥有劫化法力的药效…”

    “真正麻烦的是,我手上的无量丹,远远不够神妖魔三系修为法力劫化…”

    念及于此,宁凡不由得微微皱了眉头…(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