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72章 山脉入侵!

第1072章 山脉入侵!

    覆灭何家之后,宁凡一路离去,寻了处偏僻之地,遁入玄阴界。

    与灭杀白鹿不同,这一战,宁凡所获得的战利品远超上一次。

    毕竟是一整个仙帝势力的底蕴,各品阶丹药、法宝,在玄阴界内堆积如山。低阶一些的,宁凡全部分发给了玄阴界的鼎炉使用;高阶的东西,以众鼎炉的修为也用不了,宁凡便自己留下了。

    有助于提升碎念修为的丹药,一共缴获的两千多瓶!

    有助于提升万古修为的丹药,也获得了数十瓶。

    何家毕竟是木焰炼丹大族,宁凡还从何家缴获的不少稀世丹药、丹方,便是九转金丹、帝丹的丹方,都缴获了许多。

    各种稀世药材不计其数。

    居然还获得了数量庞大的道晶。

    和草原修士爱慕金银、石币不同,三焰修士似乎更加实在,和外界修士没有两样,流通着道晶这种货币。

    至于何家从古至今所积攒的尸体,全都被宁凡搬空。适合葬月夺舍的肉身,宁凡也找到了一具。

    他的初衷,本只打算从何家夺一具随便哪劫修为的仙帝女尸即可,却不料,直接获得了一具一阶准圣的女尸。

    这可是远超预期的收获了!

    凭何家的底蕴,是不可能收集到这等级别的女尸的,此尸只可能有一个来历,那便是南药圣所遗留之物。

    当宁凡将此尸展示给葬月看时,葬月先是不可思议,继而激动地一把抱住宁凡。

    这个脑袋时而脱线的女帝,貌似真的很期待能重新拥有一具肉身呢…

    “哈哈,不愧是我所看中的小霪贼,居然真的替我弄到的肉身,且还是如此高品质的肉身!”你什么时候看中我了,我怎么不知道…

    “放心!待我成功夺舍此肉身,定会好好报答你的恩情!”怎么报答,肉偿么,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

    “可惜夺舍需要很多时间,似我这等存在,夺舍肉身不难,难得是令元神与肉身完美契合。这一过程起码需要十万年乃至数百万年,未完美契合前,我纵然拥有肉身,能发挥的修为也定然不足全盛时的十分之一。且完美契合前,若是过多使用修为,还可能使元神、肉身之前出现一些问题…”

    葬月转而秀眉一蹙,短时间内,她想以全盛时的修为帮助宁凡,貌似有些难呢。且若真开始夺舍,还需要诸多准备,各种麻烦都需要应对…

    微微冷静后,葬月老脸一红,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刚刚因为太激动,居然一把抱住了宁凡。

    顿时心脏扑通乱跳,一把推开宁凡,狠狠白了宁凡一眼,却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宁凡无语,是她自己要投怀送抱,怪他咯?

    倒也不至于因为葬月随便一个白眼就生气。

    一路走来,他与葬月共同经历了许多生死大难,彼此的关系虽说还有些针锋相对,却也算有了一定交情。

    如今能帮助葬月真正修回肉身,宁凡也是十分高兴的。

    “你不必担心与此肉身融合,需要花费太多时间。我帮你寻找肉身之时,恰好获得了一些有助于加快修士夺舍的丹药,对方似乎对于夺舍一事颇为热衷呢,故而这类丹药收藏的可是相当不少。且我还有多的南海泉水,正好给你使用。”

    “南海泉水倒是不错,但丹药的话…是什么品阶的丹药?”

    “什么品阶的都有,有铅品,有银品,有金品,甚至还有…帝品。”

    “太好了!居然还有帝品丹药!若有一颗这种丹药,我与这具肉身完美契合,起码能节约数十万年苦功的!”

    “不止一颗…大概有十五六颗吧。”

    “什么!怎么会有这么多九转帝丹!你替我寻找肉身,都经历了什么!还有你的身体…居然…”

    后知后觉的葬月,这才发觉,宁凡体内似乎有着极为严重的伤势,更似乎中了剧毒,那剧毒,连她都觉得有些危险…

    小霪贼似乎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又变强了。

    也在她所不知道的时候,为了她,遇到了一些生死危机…毒伤他的,大概是仙帝吧…

    “小事而已。丹药、肉身以及夺舍所需要的其他材料,我都留给你了,你便在玄阴界内尝试夺舍吧。若是速度快的话,或许数月后,便能与这肉身完美契合,并帮我一些忙呢。”

    在葬月复杂的目光中,宁凡不以为意地一笑,转身离去,又去找欧阳暖了。

    何家是炼丹大族,独属于炼丹师的好东西可不少,这些东西,宁凡分出了一些对欧阳暖有用的东西,全部留给了欧阳暖。

    而后,宁凡进入了一座万年岁月塔。

    此战他看似风光,连仙帝都灭杀成功,但所遭受的伤势,同样也是极其严重的。

    首先是水淹一界瓶的三水反噬,三水之力下,强如何家老祖都得饮恨,宁凡却也不好受。使用三水之力的代价,直接导致他的体内出现严重伤势,强如神灵废体,都在那等反噬之下内部几近半毁…

    其次是何家老祖的猛毒。宁凡中了何家老祖的毒,体内三滴太古毒髓毒根深种,好似跗骨之蛆无法拔除。即便他服食了一些金丹、帝丹级解毒丹药,也无法对此毒有丝毫的缓解,这才是真正麻烦的地方。

    此战,宁凡再次确认了自己的战力。

    若是不惜代价使用三水之力,则他强得可怕,只要布局得当,莫说对手只是一名六劫仙帝,便是数名,他也有信心全部灭杀!

    但水淹瓶并不能经常使用,起码在宁凡各方面实力更进一个层次之前,不能过多使用。

    仅此战使用一次,宁凡体内脏腑、血肉、经络、元神、识海便几近半毁,非长时间疗伤不可痊愈,代价不可谓不重。

    但若不使用水淹瓶的三水之力,则宁凡对上真正的仙帝,其实还要稍落下风的,取胜几无可能。毕竟他的本身修为,差仙帝太多了。

    且就算使用了三水之力,能将对方仙帝击杀,宁凡也无法保证不被对方反咬一口,此刻所中的猛毒,便是一种证明。

    “我体内的毒,当真有些棘手了。这是接近掌位的毒力,居然连帝品解毒丹药都无法拔除此毒…”

    宁凡皱着眉头,内视己身。

    此刻在他体内,三滴太古毒髓肆虐横行,生物般在其体内破坏。那是何祖耗费一生才炼出的三滴最强毒液,是何祖一生道行所在,一旦中毒,岂能轻易拔除。

    以宁凡神灵废体之强,都在此毒侵蚀之下不断加重着伤势。若不拔除此毒,想要完成疗伤,没有任何可能。

    考虑许久之后,宁凡终于有了决定,屈掌一招之下,其身前顿时多出一株毒气冲天的幽绿毒花。

    正是他当日从百花宝库之中所获得的三荒毒仙!

    此花之毒,一滴可杀仙尊,整株可杀仙王,乃是一等一的毒物!若是服食此花,则可极大提升修士毒抗!

    从前的宁凡有着自知之明,不敢贸然服食此花,但如今他神灵废体强大无比,便也不再畏惧此花毒素。

    “只凭这一株三荒毒仙的话,貌似还有些不够…”

    宁凡再一招,其身前不远处,顿时多出一具百丈蟾蜍巨尸,这是何祖的万古真身,蕴含了何祖一身猛毒。

    更有数十万具古尸,被宁凡一一取出,从命仙尸体,到仙帝尸体不等,都是从何家劫掠而来的好东西!

    再一招,成百上千的猛毒之物,被宁凡取出,也都是覆灭何家后的战利品。

    而后,便是何家储备的无数毒丹,从八转丹药到九转帝丹,合计有数十万颗之多!

    更有上千卷何家毒功,被宁凡取了出来。

    “倘若普通手段无法驱除何祖之毒,便也不必再驱除了,直接将这三滴毒液炼化即可!”

    “何祖之毒,是从无数古尸之中提炼出的尸毒,从分类来看,算是尸毒一类。尸毒的话,于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陌生力量。修真第一步时,我也修炼过尸魔一道,更可凭古魔精气凝聚一些弱毒的!”

    “何祖是佛修,所炼尸毒与佛法同源,倘若我逆而吞噬,并以古魔之道炼化此毒液,修一个毒阴阳出来,又如何!”

    “若我修这毒阴阳,则不能只和何祖一样,单修尸毒,此人之所以无法真正踏入掌位,便是因为他的毒素太过单一,若我去修的话…”

    宁凡眼中精芒连闪。

    而后,开始了为期万年的漫长修行。

    外界的时间,还停留在宁凡入塔前的一刻。

    但当宁凡从万年岁月塔走出时,脸上却再次多了万年岁月的风尘。

    骨龄,十三万。

    伤势,痊愈!

    体内毒素仍在,但已经不再侵害宁凡身体,而是成了宁凡修为的一部分!

    古魔第二阴阳…毒阴阳修成!

    道经,多出了毒阴阳的篇章!

    魔符的笔画因为古魔血脉未改变的原因,没有增加,但魔符的图案却有了一些删改。

    原本只是诸多树木,现在则少了一些不必要的大树枝杈,多余的笔画,绘成了大树下的一株三荒毒仙。

    此魔符,同时具备了木与毒的力量!

    修成了毒阴阳之后,宁凡拥有了第七种道则力量。与木阴阳加快法力恢复不同,毒阴阳的好处,一方面将宁凡的毒抗提升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另一方面,也让宁凡的神通法术,附加上了毒攻。毒之一道,不似火、雷霸道,但若是运用得当,有时能比火雷道则,更加令人防不胜防。

    若再与那何祖战上一次,宁凡有着极大信心,可以完全免疫何祖一级的毒攻!

    修成毒阴阳后,宁凡的古魔修为,从天魔十涅,直接暴涨一个境界,达到了天魔十一涅。

    至于古神、古妖修为,则在这万年修行之中,吸收了大量丹药之力,相继突破到碎念后期。

    灭一个何家,好处自然不可能小的,毕竟那何家,可是堂堂仙帝势力!

    可惜,这种生意是不可能一直做下去的。表面上看,宁凡灭何家十分轻松,实际风险并不低的。若非此次执意要替葬月找一具肉身,他其实也不愿意与何家仙帝直接拼个你死我活。

    幸而是他胜了…

    若是他水淹瓶的一番算计稍有差池,没能杀死何祖,而被何祖反杀呢?

    若是在他灭杀何祖之后,在虚弱之际被另外一名木焰仙帝半路截杀呢?

    如非必要,这种风险不冒也罢。

    当然若是葬月夺舍成功,并与那准圣女尸完美契合,则另当别论了…届时再去劫掠一些仙帝势力,宁凡也有一些信心…

    “不必要的仙帝交锋,自然是远远避开为妙,但可惜,总有些交锋无法避免呢…”

    宁凡微微一叹。

    从玄阴界走出后,他便开始搜集此行另一个目标九狸先天祭器的情报。

    然而根据所搜集的情报显示,他所要寻找的祭器,貌似在一个十分麻烦的位置。

    数日后,宁凡从木焰大陆几经辗转,潜入到死帝的地盘空焰大陆,途中甚至遭到了一些仙帝级魔物的攻击,基本都是试探性的交手,飞速撤离战场。

    期间,宁凡与无灵智的仙帝级尸魔交手两次。

    与有灵智的仙帝尸魔交手一次。

    有路上偶遇的三焰大族仙帝交手四次。

    与仙帝级魔**手三次。

    因他覆灭何家一事,貌似如今三焰强者迭出,更是对于不知名的遁光探查严密,也因如此,宁凡才会如此频繁地与三焰强者偶遇、交火。

    魔兽中,宁凡甚至还极为巧合地,和一只仙帝魇龙大打了一场。

    正是在他快要进入空焰边界的时刻!

    以宁凡神灵废体之强,与那六劫修为的魇龙一战,虽不能胜,却也不至于一个照面落败的。

    一人一龙本在酣战,忽然间,那仙帝魇龙察觉到宁凡身上的一丝魇龙爪气息,一怔之下,直接放弃了攻击宁凡的意图,并化出人形,极为友好地和宁凡攀谈起来。

    “想不到阁下居然也是一只魇龙,老夫真是糊涂,居然对同族出手,这些先天灵药,是老夫近十万年搜集而来,便送给阁下算是赔罪吧。”某独眼魇龙老者,歉疚地摸摸头。

    “…我不是魇龙。”宁凡微微无语,解释了一句,却还是默默收起了魇龙老者白送的灵药。

    老魔亲传魔道:敌人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哈哈,明白,老夫明白的,魇龙一族在三焰地位尴尬,因一身爪鳞角极为适合炼宝,故而时常成为其他三焰仙帝联手猎杀的目标。阁下想要隐藏身份的心情,老夫十分明白,但可惜,你那锋利的爪子,嘿嘿,瞒不过老夫聪慧的双眼…”独眼老者一副‘我懂得’的表情,对宁凡和善笑道。

    “…不,你不明白,这魇龙爪是一件灵装,从某种意义而言,我持有你族同胞的尸身灵装,算是你的大敌才是。这架,还是应该继续打下去的。”宁凡…

    “哈哈,阁下真是爱开玩笑。等闲三焰强者持有我魇龙尸骨灵装,绝不可能激发出如此特殊的龙爪气息。不会错,这气息之中,包含了淡淡一丝古魔精气,精气之中,又有一丝古妖灵力的味道,正是我魇龙的特有气息!我魇龙始祖,乃是古妖、古魔的杂交而生,后人虽无法再晋入古妖古魔,但却保留下了这种独有气息,这等气息,可不是末法修真界的修士能够模仿出来的。所谓的灵装借口,一定只是阁下的一种伪装吧!明白,老夫明白的…”独眼老者一本正经地分析道。

    “…所以说,我本就是古魔、古妖同修,故而使用魇龙爪,才能发挥一丝近乎魇龙同类的气息…”宁凡…

    “明白,明白…阁下想要隐瞒身份的心情,老夫十分明白。实不相瞒,老夫也不是一只魇龙…老夫是一条蜥蜴,一条长成了龙形的蜥蜴…”

    不,你才是真的魇龙…

    “且你身上还有我魇龙独有的自然气息,呵呵,正是我魇龙一族爱护自然的一种证明。”

    所以说了,我是象征自然界造物主的远古神灵…您老人家真的误会了。

    “算了,懒得解释了…”

    宁凡来这空焰,还有正事要做,自然懒得和这独眼魇龙继续墨迹。

    但既然对方已不打算阻止他前进,他便也继续赶路了。

    “且慢,小友请留步!老夫身为同族长辈,还未给你尽一尽地主之谊。嘿!你这赶路方向,是要前往空焰尸骨山脉啊!好,甚好!老夫正好有一些旧账,要和那空焰死帝算算,走,我们一起去!你肯定也是有什么部件被那空焰死帝摘掉了吧!哎,老夫只损失了一只眼,你居然损失掉了全身上下所有零件,只剩一只左爪…可怜,你真是世上最可怜的一只魇龙了。”

    所以说…我不是被人猎杀、只剩下左爪的魇龙,而是一个戴着魇龙左爪灵装的修士啊….

    宁凡微微头疼,本打算独自前往空焰尸骨山脉,却不料,会有这么一个缠人的魇龙老头同行。

    这智商欠费的老头,居然一口认定,他是一只魇龙同胞!

    更居然…一路尾随于他,和他一起来到了尸骨山脉!

    说也奇怪…在这三焰领地之上,宁凡赶路之时,经过一些仙帝魔物领地,往往都会被那些魔物攻击。

    但有了这个怪老头跟随后,便再也没有魔物攻击他了…

    “…别看老夫只是六劫修为,但若是激发我魇龙一族血脉天赋,那可是能越级杀人的,便是死帝也要惧我三分,等闲仙帝魔物则更是畏我如虎。放心,老夫陪你走一趟尸骨山脉,定会护你有去有回的!”

    敢情这老头是担心他死在尸骨山脉,才谎称要去尸骨山脉算旧账,与他同行的?

    “…不过你会选在此时此刻前往尸骨山脉,也是一大幸运。听说死帝刚刚因为某些变故,离开了尸骨山脉,如今坐镇尸骨山脉的人,成了石主与木主。嘿!那两个老货,可没有死帝厉害,我们此去尸骨山脉,无疑可以安全许多!”

    死帝不在?那可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起码不用和附身在死帝体内的焰祖交手了,那可是大卑五尊之一呢。

    “…听说死帝是外出捉拿一个鬼面狂徒去了,那鬼面狂徒灭了何家满门。嘿!好大的手笔,好烈的个性,我喜欢!早就看何家那群小东西不顺眼了,一天到晚算计药奴,有个屁用,到头来还不是被人连锅端!咦?说起来小友也是鬼面银发的打扮呢,倒是和那传闻中的狂徒很像?巧合,一定是巧合,死帝到处找的人,哪有可能被老夫这么巧给遇到…”

    呃,老爷子啊,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哎,你真是一个不爱说话的魇龙呢,和其他许许多多的同胞一样。无趣,真是无趣。对了,还没问小友好端端的,前往尸骨山脉所为何事?”

    “找东西。”

    “什么东西!嘿!老夫生平最喜欢的事情便是寻宝,人称【三焰第一源天师】的寻宝专家,就是老夫了。诶?你没听说过这个称号…那你听说过老夫的名字吗,龙三锤!这可是老夫第一次化形时,花一片龙鳞的报酬,请一个三焰文人给我起的雅名…什么,也没听说过?嘿!真是个嘴硬的小子,不肯承认对我龙三锤久仰大名是么,罢罢罢…你且将你要找的东西告诉老夫,老夫看看能不能给你提供一些信息。”

    “…我找祭器,据我手中的一些情报显示,我要找的祭器,就在空焰尸骨山脉。”

    “嘿!祭器的话,你可真是问对人了,老夫对于尸骨山脉内部的祭器格局,可是了如指掌。不过啊同胞,听说那里的祭器是不能乱动的,动则会引发凶变。当然具体是何凶变,老夫也只是听说,没有亲眼见过,据说亲眼见过那等凶变的人,都死了…死因是,尸骨山脉的白骨夫人!”

    “白骨夫人?”

    “嘿!总算有你小子感兴趣的东西了,也罢,老夫生平最爱跟人讲故事,人称【三焰第一说书人】,便让老夫给你讲讲白骨夫人的种种传说吧,传说那白骨夫人…”

    “…然后是第一百六十六个传说…”

    “…第六百八十一个传说…”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

    “别讲了…已经到了。”

    数日后,宁凡一脸解脱地表情,来到了尸骨山脉的边界。

    对这老爷子的话唠程度,宁凡表示十分头疼,若非这老头自称对尸骨山脉了如指掌,可能会对此行有所帮助,宁凡多半已经开启乌仙云,将这磨人的老头甩掉了。

    尸骨山脉,空焰的最大禁地所在。

    传说在这尸骨山脉之中,有着一大凶物,那凶物被人称作白骨夫人。

    更只有三焰仙帝之中,极个别的几个人知晓,所谓的白骨夫人,还有另外一个恐怖身份。

    沉睡中的三焰第一至尊!

    名为龙三锤种种第一称号,多半只是吹嘘。

    但白骨夫人的第一称号,却是实至名归,是以无数三焰强者之血证明过的最强!

    而宁凡所要寻找的九狸祭器,貌似…就在这尸骨山脉的深山老林之中…

    当宁凡与龙三锤来到尸骨山脉之时,此刻处于最高戒严的尸骨山脉,顿时察觉到了二人的入侵。

    无数甲士开始朝此地赶来!

    并有一些烽火狼烟,熊熊升上天际!

    “哦?死帝才不在数日,又有不知死活的人要闯尸骨山脉了?这是今天的第几波人马了?”尸骨山脉边界,一处宫殿之内,似有所感的木主千手大帝,不屑一哼。

    “我出手,还是你出手?”

    “反正都是一群连山脉结界都破不开的废物,我就不出手了,有劳石主辛苦一趟了。”

    “小事而已,来的人似乎是两名万古呢,其中还有一个仙帝。老夫的灵山焰玺,正缺这等强者血肉祭炼…”

    嗤!

    石主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褐色焰光,从宫殿内爆射而出,直奔狼烟最盛之地。

    然而等他赶到此地,早已看不到宁凡、龙三锤的人影。

    原处只有结界阴阵阵力纷乱、破洞百出的景致!

    “不可能!足以防御七劫仙帝入侵的山脉结界,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两名不知名的万古入侵成功!”

    石主顿时一惊。

    这等结界,可是连他八劫仙帝修为,都无法短时间内破开的!

    “不怕死的!和老夫追入尸骨山脉!拿下入侵者人头的人,重赏十颗九转帝丹!”

    “喏!”

    顿时便有近千名真仙之上山脉守卫,吼声冲天!(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