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71章 何祖陨!

第1071章 何祖陨!

    自那几个寻衅渡真离去后,宁凡便一直呆在自己的屋舍盘膝打坐,没有与任何人接触。

    夜色,渐渐爬上窗棂。

    丑时一刻,忽有一个阴测测的人影,来到了宁凡屋内。

    此人身穿黑甲,头戴一个只露双眼的黑盔,双眼幽绿,好似野兽,甲胄下的皮肤缠满绷带,不露半分。在此人身上,看不到一丝修为,但身为古魔的宁凡,还是感受到了此人身上隐而不发的庞大肉身力量。

    起码能和渡真后期媲美。

    宁凡知道,这忽然到来的甲士,是来监视他试丹的,这是身为何家药奴,所必须执行的日常任务。

    此人到来后,也不和宁凡废话,直接取出三个雪白玉盒,陈列在几案上,口气冷漠道,

    “取一颗服下!”

    三个玉盒之中,各自盛放了一颗不知名的丹丸。以宁凡的药魂等级,轻易便能感知出三颗丹丸的不妥,或多或少带有一些毒性。

    三颗丹丸,分别达到八转下品、八转中品、八转上品等级,等级越高的丹药,毒性便也越重。

    这等八转毒丹,绝对可以在十息之内毒死一个弱小命仙,便是渡真境服食,也会对身体产生一些损害…

    “这些丹药的毒性,不够!将你权限内的最毒丹药,拿给我服食吧!”宁凡淡淡道。

    “你确定?毒性更高的丹药,报酬固然更高,但若是死了的话,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甲士森然一笑。

    似宁凡这般因贪婪而枉送性命的药奴,他见过太多,对于这等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他亦不会有任何怜悯。

    大手一招,将三个白玉盒收回,再一拍储物袋,从出取出一个暗青色的玉盒,放在案上。

    这暗青玉盒中,赫然盛放着一颗九转铅品的毒丹!

    青色的毒雾在丹丸表面氤氲成一道环形的奇异纹路,妖异异常,以宁凡的药魂感知,可轻易判断此丹的毒性强弱。

    绝对足以见血封喉,毒杀任何一个命仙,便是渡真服之,除非是渡真巅峰修为,否则都有一定可能重伤甚至陨落!

    “服下此丹不死,则你可由什长升为百夫长!”

    甲士讥讽地看着宁凡,似在内心嘲笑宁凡做了一个错误选择。

    宁凡却根本不与甲士答话,只隔空一摄,将这丹药从案上摄入手中,看也不看,直接一口服下!

    见血封喉的毒力,顿时在其体内化开,欲在宁凡体内肆虐,却压根伤不到他神灵废体半分。服丹结束,宁凡也不理会那甲士,继续闭目打坐。

    “居然没有立刻死去?”

    甲士微微一诧,继而露出别有意味的怪笑,道,“明日正午,若你还活着,我会带你前往第一区域百夫长的住所…”

    “不必了。我想直接升入第二区域。”宁凡眼皮都未睁开,淡淡道。

    “呵呵,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甚好,甚好…此事,我可以帮你向上面申请,你的体质,似乎很特殊呢…”

    甲士收起空盒,怪笑离去。

    翌日正午,果然有何家修士带宁凡离开此地,前往第二区域。

    带走宁凡的,是另外一个甲士,同样穿戴着只露双眼的头盔,黑甲下的身体缠满绷带。

    与之前的甲士不同,这个甲士的气息,显得更加强大,足以和舍空中期媲美。

    一入第二区域,宁凡便感觉到有上千道神念扫向自己,待察觉到自己只是渡真修为后,这些神念便一个个不以为意地收回了。

    基本都是第二区域的药奴在探查宁凡。

    此区域药奴绝大多数都有舍空修为,只有极少数是渡真后期、巅峰的修士。

    一路上,领路甲士也不和宁凡交谈,将宁凡领到一个布满灰尘的空房间,便离去了。

    宁凡也不多问,挥手扫去屋内灰尘,盘膝打坐起来。

    什长、百夫长等身份,只在第一区域有效,到了第二区域,已不再用这些东西划分药奴等级。

    划分的标准只有一个,那便是在何家担任药奴的时间。

    三十年以内,为下等药奴,三百年为中等,三千年为上等。似宁凡这般来到何家仅一天的药奴,属于下等存在,故而只能享受下等待遇,住偏僻房屋,亦无仆婢服侍。

    但若是那些中等、上等药奴,则可在第二区域享受贵宾一般的待遇,只要替何家试丹,修炼所需的丹药、鼎炉,都可由何家供应一定份例。

    正是因为有着如此优厚的待遇,才有诸多修士挤破头进入何家试药,拿性命换酬劳。

    试药,只是一个骗局。

    提供给中等、上等药奴修行资源,也是一个骗局。

    不过是在饲养家畜罢了…

    宁凡默默等待着夜的到来,丑时一到,果然又有甲士来给宁凡送药,五个暗青玉盒,五种丹药,可供宁凡选择。

    “取一颗服下!”仍是那种冷漠无情的口吻,如和家畜对话。

    宁凡目光扫过五颗丹丸,发现这些丹丸皆是九转铅丹,毒力最弱的,也比第一区域服食的那颗丹药厉害。丹药上的毒纹,从两道到六道不等,貌似毒纹越多,丹药的毒力便越霸道。

    “不够!将你权限内等级最高的毒丹取出吧!”宁凡面无表情道。

    “桀桀桀桀,听说昨日新来了个体质特殊的渡真,只一日便升入第二区域。此事我本不信,但如今看来,或许你真的是有所依仗啊,甚好,甚好…”

    甲士收回了五颗丹药,继而取出一个深紫玉盒,玉盒中,赫然盛放着一颗九转银丹!

    丹药上共有十一道毒纹,所散发的毒力,足以让绝大多数的舍空修士骇然色变了。

    宁凡面色仍旧没有任何表情流动,伸手摄过丹药,一口服下,继而面不改色地继续盘膝打坐。

    甲士目光精芒一闪,嘿嘿冷笑,收起玉盒离去了。

    第二日正午,不必宁凡主动要求,便有专人带着宁凡,前往了第三区域的住所。

    他虽说才替何家试了两次丹药,但据甲士的说法,已有上面的人专批,将他破格提升为上等药奴。

    可在第三区域内,享受极大权限!

    何家共指派了十二名婢女服侍宁凡,更有专人送来了大量丹药、道果,供宁凡修炼所需。

    可惜都是些有助于提升渡真修为的东西,对此宁凡并不是很感兴趣。

    更有数名何家掌权者,特意来拜访了宁凡。

    拜访者,是几个何家的公子哥,交谈间,宁凡得知了这几人在何家身份颇高,基本都是何家长老的直系后人。

    几人对宁凡也是极为热情,更大方到拿出各自所修功法,送与宁凡修炼。

    宁凡面无表情地与几名何家公子攀谈了一场,在几人离去后,宁凡遣退众婢女,继续打坐。

    内心则暗暗冷笑。

    那些表面上对他热情的何家公子,大概只是来查看他这具肉身的吧…至于所送的功法,呵呵…

    何家似乎对他的肉身很满意呢,看来他距离死期已经不远了…

    第三区域的药奴,只有一百二三十人,无一不是体质特殊、对于毒丹免疫极强的存在,有男有女,修为最低都是舍空,似宁凡这等渡真便升入第三区域的,还是头一个。

    这是宁凡来到何家的第三日。

    丑时一至,果然又有甲士来给宁凡送药了,诡异的是,这一次送来的不是毒药,居然全部都是补药。

    似想将宁凡的身体调理到最佳状态…

    在甲士的监视下,宁凡服食了所有补药,甲士才收拾东西离去。

    第四日,送的还是补药。

    第五日,仍旧是补药。

    到了第六日,忽然有专人要带宁凡进入第四区域。

    不少第三区域的药奴,都对宁凡快速升入第四区域一事感到嫉妒。

    许多在何家当了数千年药奴的人,都未升入第四区域,宁凡才来何家六天,便做到的此事,显然与他们不同,十分受何家器重。

    他们并不知,所谓的升入第四区域,不是幸运,而是不幸。一入第四区域,便等同于迈入了地狱的大门…

    宁凡却知道这一点。

    这点程度的情报,他早从桌椅板凳那里打探出来了,故而没有任何意外,只是反过来利用着何家药奴的骗局,侵入到了第四区域。

    第四区域没有任何一个活着的药奴,只有数百座散发死气的古山。

    宁凡被一队碎念甲士领到了其中一座古山,进入到古山上的山洞内。

    山洞十分宽敞,顶上则悬挂着上千个棺椁,少数是空棺,绝大多数都放着尸体。

    无数悬棺的下方,建着一个水银流淌的祭坛,祭坛的中心,前几日拜访过宁凡的那几名何家公子,早在此地恭候多时了。

    再次见到宁凡,几名何家公子不似从前那样伪装热情,而是露出了看待家畜的冷漠笑容。

    “多么完美的肉身,居然能以渡真中期修为无伤承受九转银丹的毒力,这副肉身我要了!正好可以拿来炼制第二元神之躯!”其中一名何家公子道。

    “三哥你可不能和我抢啊,上一次的肉身我便让给你夺舍了,这一具你可得让给我,我身上这具肉身,已经到了极限,该换了!”又一人道。

    “我倒是缺个傀儡材料,此人甚好,我是不会让给你们的!”一个肥胖公子道。

    “哼!现在就开始抢这具肉身,未免有些操之过急,先宰杀了此人,试试其死亡后的尸身契合度,与我等哪一个的需求最为契合才是正理!动手,杀了此人,手法务必完美些,不要损其肉身分毫!”一个面色冷漠的公子道。

    此人一声令下,众碎念甲士顿时封锁了宁凡周遭空间,阻断宁凡逃生之路。其中一名甲士则取下头盔,解开头部的绷带,露出一副与人脸完全不同的兽脸,血盆大口一张,长舌顿时朝宁凡面部飞至。

    那长舌长满倒刺,更有紫色毒浆在舌苔之上流动,偶尔滴落一滴到地面,便使得地面腐蚀出一个巨坑。

    长舌一路飞至,欲射入宁凡口中,侵入其体内,以毒素悄然无声灭杀宁凡。

    在此地众何家修士看来,宁凡区区渡真中期修为,被十多个碎念神通封锁空间后,那是动弹不得的,连法力都无法催动,只能束手待毙才对。

    但可惜,宁凡并不是什么渡真中期修士呢

    那极为恶心的长舌,还未飞至宁凡口边,便被宁凡抬手一道指芒,扫了个粉碎。

    众何家修士皆是大惊,显然没料到宁凡面对十多个碎念,居然还有反抗能力!

    此刻已经成功入侵到第四区域,宁凡自然也不打算扮演什么弱者了,更不打算让那恶心舌头伸到自己嘴里的。

    身形一晃之下,宁凡化作红芒一闪,十多个何家碎念甲士,便几乎在同一时间,无声无息软倒在地,丹田处,皆有了一个血洞,元神已被掏空…

    在几名何家公子惊惧不已的神情之下,宁凡满手鲜血,捏爆了一个个何家修士的元神,并继而化作一道红芒,朝几名何家红字笼罩而来。

    喀喀喀!

    空间外,何家存放命牌的阁楼中,十九个命牌在同一时间碎掉。

    看守命牌的何家修士自是大惊,一阵骚乱顿时引发,但可惜,那骚乱波及到宁凡所在第四区域,还需要时间。

    传入第四区域闭死关的那名仙帝耳中,更是需要时间的。

    在这些时间,宁凡可以做很多事情了,顺手收走了这些倒霉蛋的储物袋,继而神念一扫山洞内的存尸。

    一共七百多具尸体,从渡真到舍空不等,都是极好的尸身呢。

    都是…何家从古至今的药奴呢。

    宁凡没有动这些尸体,他发现此地棺椁之上,有着极为细微的警报禁制存在,一旦偷盗这些没用尸身,立刻就会被此地仙帝察觉。

    若在找到适合葬月的肉身以前,便和那仙帝打起来,可就不好行事了。

    宁凡身形一晃,消失于此地,而后暗中潜入此地一座座存放尸体的古山。

    每一座古山都有甲士把守,但基本都是真仙修为,以宁凡先天鬼面的隐身之能,自然不可能被区区甲士发现的。

    远古神灵的他,使用先天鬼面早已没有任何限制,随时随地都可隐身。于是一座又一座古山,被宁凡找遍,便是仙尊、仙王的尸身,他都找到了十数具。

    但硬是没有找到任何一具仙帝之上的尸身。

    “不在这些古山之中么…”

    无奈之下,宁凡取出了搜宝罗盘,心念一催,顿时,罗盘上呈现出上百道璀璨光点,光点皆集中在同一位置。

    正是第四区域的仙帝闭关之地!

    数百个光点,皆是仙尊之上的尸体,便是仙帝级肉身,也有数具!

    看来,不和那名仙帝打一场,是不可能带走仙帝级尸身了…

    便在宁凡收起搜宝罗盘的同时,一道浩如星海的神念,忽然从天而降,如阴影,笼罩在宁凡身上!

    “何方宵小,居然敢探查我何家藏尸之地,找死!”

    何家修士命牌破碎的消息,还没有传入这名仙帝耳中,但,宁凡如此近距离使用搜宝罗盘的波动,还是被他察觉到了。

    宁凡无奈一叹,这就是他一开始没有使用搜宝罗盘的原因,距离这名仙帝太近了,带有目的的查探,极可能会引起此人察觉…

    罢了,察觉便察觉吧!反正是要一战的!

    宁凡解开了中年文士的伪装,身形一晃下,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千里之外,高距长空,俯视着下方的一座金色山峰。

    此峰,是何家仙帝闭关所在!

    没有继续伪装容貌,这种程度的伪装,根本瞒不过仙帝级存在的双眼,已经没有必要多此一举了。

    “哼!明知道老夫已经发现了你,你不仅不逃,反而跑来老夫洞府送死,勇气可嘉,但未免也太无谋了!”

    一道紫光忽然从山中爆射而出,继而便有一道带着紫色毒气的拳芒,朝着宁凡一拳轰至。

    此乃仙帝一击!

    但已经斩杀过巅峰仙王的宁凡,便是正面抗衡仙帝,也不会再有任何露怯!

    对方一拳轰至,宁凡同样一拳打出,力量上,是宁凡较弱,故而被何家仙帝一拳打飞。但可惜,对方的拳芒,还是没能给宁凡的神灵废体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势。

    倒飞中,宁凡身体强行一稳,约略试探出对方是一名精于炼体的仙帝后,便不再盲目地拿肉身对攻,而是凌空一点,顿时便有一道海蓝色的剑芒凭空呈现,附上六种道则的异彩,朝何家仙帝破空而去。

    正是逆海剑!

    何家仙帝目光一震。

    他没有料到,对方区区万古仙尊的修为,居然硬接了自己全力一拳无伤!

    他更没有料到,对方随手一剑,居然缠绕了六种道则攻击,连他这等六劫仙帝,都从那飞剑之中感受到一丝危机感。

    纵然精于炼体,这名何家仙帝也不敢贸然拿肉身去接逆海剑,而是微微倒退,并于倒退中一连祭起二十四道毒幡,直接将逆海剑困在空中。

    那二十四毒幡,正是其祭炼多年的先天法宝!

    若是普通法宝,被他毒幡一困,多半是会斩断与宿主心神联系的,继而便被他强夺法宝。

    但可惜,逆海剑不是法宝,而是道兵,道兵不如同等级法宝威能强悍,但却有收放随心的好处,纵然间隔主人再远,只要主人一个呼唤,便能重新闪现回主人身边。

    故而宁凡只心念一招,被困住的逆海剑顿时闪现出了毒幡的包围圈,继而声势不减,再度朝何家仙帝斩去。

    “无视围困是么…居然是道兵。”

    何家仙帝目光微微一眯,显然没料到区区道兵居然也能带给他危机感,指诀一掐之下,大片毒雾从毒幡之内幻化而出,化作数十柄紫光缭绕的毒剑,与逆海剑缠斗一处。

    这些毒剑每一柄都有十二涅威能,且被逆海剑打爆之后,还能反复重生,一时间,逆海剑根本无法突破重重毒剑的封锁,斩至何家仙帝跟前。

    何家仙帝再一掐诀,又有大片毒雾从毒幡中飞出,这一次没有凝成毒剑,而是凝成了一个紫毒巨龙,朝宁凡猛冲而至。

    这等猛毒,便是宁凡的神灵废体,都感到了一丝危机,已然不可能拿肉身硬接了。

    倒也不至于拿灭神盾来防御,抬手一招之下,宁凡手中多了一株尺许长的七彩小树,心念一动,此树顿时长到飞剑长短,正合宁凡使用。

    宁凡二话不说,操起七宝妙树便是一刷,声势浩瀚的紫毒巨龙,顿时一刷而断,轰然爆开。

    那紫毒巨龙蕴含的能量太过庞大,以至于爆炸所引发的声势,直接惊动了整个禁地空间!

    爆炸的狂风,朝整个禁地空间席卷!

    紫色的毒液,随着狂风乱溅,化作毒雨,洒落整个禁地空间。

    无数房屋融化在毒雨之下,发出滋滋的腐蚀声。

    无数修为不济的何家修士、药奴,被这毒雨一淋,惨叫而亡。

    何家仙帝皱了皱眉,没料到自己神通波及之下,居然会死这么多人。

    当然这等数量的人命对他这等存在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最让他震惊的,是宁凡手中七彩小树威能好生恐怖,居然越级刷断了他的毒龙…

    “是佛家传说法宝,七宝妙树么…看起来似乎还未晋阶先天,但能有不逊色普通先天法宝的威能,看来距离先天也不是太远了。杀了你,此宝就归我了!”

    何家仙帝眼中有了一丝贪婪,指诀猛地一掐,毒雾顿时化作一柄巨人之斧,朝宁凡斩去。

    斧砍树,取的是金克木之意,可惜这等五行生克,在七宝妙树绝对的强悍面前,并不管用。

    七宝妙树又一刷,巨人之斧同样一刷而断!

    “没有用吗,看来凭【五毒幡】的毒幻之力,敌不过你的七宝妙树啊。既如此…老夫一生修毒,苦炼三滴太古毒髓,此为其一!”

    何家仙帝猛地张口喷出一道紫光。

    那紫光看不清是何物,只一出现,便朝宁凡爆射而来,宁凡拿七宝妙树去刷,将那紫光一分为二,但一分为二后,两道紫光一左一右,再次朝宁凡打来。

    又一刷,二生四。

    再一刷,四生八。

    宁凡有了了然,何家仙帝所用之物,貌似对于七宝妙树的威能颇有免疫,且越刷越多,威能也越来越强,再用七宝妙树去战,有些不合适了。

    当下便将七宝妙树祭向空中,护住天灵方向,双手则十指掐诀,继而口喷魔火,十二涅魔火顿时化作成百上千的火凤,朝那些紫芒吞去。

    “想以火焰焚我毒浆么,方法倒是没错,但可惜,你的火,威力不够!”

    滋滋滋!

    一只又一只火凤,被那紫光毒杀,散为火光熄灭。

    继而八道紫光各据一方,朝中心位置的宁凡爆射而下!

    “仙帝手段,果然不同凡响,和巅峰仙王没有任何可比性…”

    宁凡内心微微一叹,他能凭一身手段灭杀白鹿,但想杀这名何家仙帝,仅凭上一次的手段,貌似有些不够了。

    紫光攻击之下,一个浑身燃烧着金焰的巨人,终于呈现而出!

    那紫光毒力强得可怕,但想要破开灭神巨人的防御,却还远远不够,一次次冲撞着灭神巨人的金身,却根本无法将其撞开。

    “这是什么神通,居然有如此骇然的防御!”

    何家仙帝倒吸了一口冷气。

    目光一沉之下,口中再次喷出一道紫芒,攻击灭神巨人的紫光,顿时盛了一倍不止。

    但可惜,仍旧无法破开灭神巨人的防御!

    “两滴太古毒髓都不行么,既如此…那便三滴!”

    又一道紫光喷出!

    攻击灭神巨人的紫光,顿时强盛到了空前,但,还是不足以破开宁凡防御!

    “怎么可能!末法仙尊,防御怎可能达到如此层次!若是古之仙尊,倒还有一些可能…”

    何家仙帝既惊且怒,怒的,是自己堂堂仙帝,居然奈何不了一个万古仙尊,此事若是传出,他在木焰怕是不用再混了!

    当下也不再留手,而是将万古真身都使了出来,一身气势顿时节节攀升,达到了万古六劫的顶峰!

    一个周身散发着紫毒的百丈蟾蜍,呈现在天空另一边!

    蟾蜍的背上皆是喷着毒液的大包,散发着无法想象的毒力,那等毒力,已经是道则一级的威力,且修炼到了极高层次!

    “要全力出手了么…”宁凡目光有了一丝凝重。

    从何家仙帝万古真身之上,他感到了一丝危机感,那是远比白鹿真人香火一剑还要巨大的危机感。

    宁凡一面防御紫光不间断的攻击,一面分心提防那蟾蜍可能使用的异术…

    明明已经小心提防了,但宁凡还是着了道!

    藏身于灭神巨人体内的他,忽然毫无征兆地咳出一口紫色毒血,神情一震!

    体外明明有着灭神巨人的防御何家仙帝的毒攻,但他居然还是…中了毒!

    原来如此…

    他修成了木之道则,可源源不断吸收天地之力恢复法力!

    他使用种种神通,更需要从天地之间不断借法。

    灭神巨人可防御敌人的攻击,但若是宁凡主动从天地之间抽取天地之力,则灭神盾不会阻碍此事。

    此地空间的天地之力…居然全都被何家仙帝的万古真身污浊,成了剧毒!

    好霸道的万古真身!

    好霸道的毒之道则!

    这种毒化天地之力的能力,怕是已经触碰到一丝掌位的边缘了!这何家仙帝资质还真是高啊!

    “呵呵!老夫便是化出万古真身,也没有指望能直接攻破你的金身,但若是毒化了一界天地之力,缓缓图之,则另当别论!老夫便看看你仙尊级的微末法力,在缺少天地之力补充的情况下,能够支撑你几次防御!”

    轰!轰!轰!

    紫光迅猛无匹地攻击着灭神巨人,虽说无法正面破开巨人防御,但却不断消耗着宁凡的法力。

    防御是需要法力的!

    何况是灭神盾这种级别的法宝,对于法力的消耗自然更是巨大!

    从前的宁凡有着木阴阳的便利,恢复法力的速度异于常人,故而才能长时间开启灭神盾,与敌人拼消耗。

    但可惜,眼前的何家仙帝便是一个异数,是一个能掐断宁凡法力恢复的棘手敌人。

    如此一来,就不能打消耗战了…

    若是只凭与白鹿真人斗法的手段,宁凡必败无疑!

    “区区仙尊小辈,居然能让老夫使出一丝掌位毒力,你已足以自傲!作为对你的嘉奖,你死后,老夫会将你的尸身好好保存的,呵呵,仙帝之下的肉身,绝对没有比你更优秀的了,定能卖个好价钱!”

    紫毒蟾蜍一副胜券在握的口吻,冷笑道。

    宁凡体内被剧毒侵蚀,隐隐有些难以拔除,心知不能再拖,面色顿时一狠,抬指一点长空,半空中顿时幻化出一副巨大雷图。

    继而雷图中一声雀鸣,飞出一只周身氤氲着雷光的巨雀,朝蟾蜍猛地撞去。

    “五劫仙王修为的雷兽么…”

    蟾蜍目光一缩,继而冷笑不绝,紫雾一喷,将那巨雀逼退回雷图之内。

    在蟾蜍分神的瞬间,其身后忽然裂开一道空间裂缝,继而便有一道粉嫩的拳芒,从空间之内打出,一拳轰在蟾蜍脊背之上。

    蟾蜍肉身虽说强大,毫无防备地被一拳打中,仍是有了一些伤势,闷哼一声,咳出鲜血,兽瞳顿时有了阴沉。

    攻击他的不是旁物,居然是一个模样十二三岁的小丫头,粉雕玉琢的模样,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一拳之力却堪比准帝威能!

    不,不是活人…居然只是傀儡!

    “准帝傀儡是么,这可是老夫都不敢奢望的好东西啊,区区仙尊,居然会有,呵呵,杀了你,此物便也归我了!”

    蟾蜍张口一吞,将那不哭不笑的准帝傀儡一口吞入腹中,并舒服地打了一个饱嗝。

    继而充满讥讽地对苦苦防御紫光攻击的宁凡道,“还有什么神通,通通使出来吧!蝼蚁!”

    “蝼蚁是么…便让你看看蝼蚁的厉害!”

    随着宁凡得计般的一笑,蟾蜍腹中忽然有了剧痛,内视己身之后,顿时一惊。此刻在他的体内,居然有数以亿计的蚂蚁,在其腹内啃食着他的内脏,吞吃他的元神!

    “这是什么蚂蚁!什么时候进入我体内的!居然能咬动我的仙帝元神,难道是传说中的太古灵虫…噬金蚁?!居然有如此多的数量,可有仙帝能抗衡如此多的噬金蚁?!但此子怎可能会有如此之多的…等等,不对!”

    原本神情骇然的蟾蜍,忽然察觉了什么,继而冷笑一声,喝道,“解!”

    体内万蚁噬身的幻象,顿时消失了!

    蚂蚁噬体的一幕,原来只是幻术罢了!

    他堂堂仙帝,居然会中这等小伎俩,对方的幻术造诣很高啊。

    蟾蜍表面上在冷笑,内心深处却有一丝后怕。

    对方似乎不懂得一击必杀的幻术啊,还好,还好,幸好他中的只是普通迷惑幻术,若是那种杀伤力极大的幻术,如此深陷其中,极可能已经有了重伤…

    可惜只是这种程度幻术的话,根本不可能对他造成致命威胁,最多也不过是迷惑一二罢了。

    真是个手段迭出的小子!

    六种道则,七宝妙树,五劫仙王灵兽,准帝傀儡,连仙帝都攻不破的巨人金身,足以迷惑仙帝的幻术造诣…

    莫说是末法时代,便是放在太古修真盛世,似这等厉害的仙尊,都找不出几个吧!

    能够灭杀如此资质的天才,蟾蜍的内心,有了扭曲的兴奋!

    “小子,你的幻术奈何不了老夫,还有什么最后手段,快些使出来吧!别妄想能从此界逃脱,须知此界空间,其实是以老夫万古真身的肠胃空间祭炼而成,若无老夫同意,你是逃不出去的!”

    “逃?为何要逃。”

    宁凡语气带着万古不化的冰冷,忽得从高空传下。

    五劫仙王的始祖雷雀也好,准帝傀儡也罢,都只是一个攻击诱饵罢了,宁凡可没指望能凭这些手段灭杀仙帝。

    宁凡要的是偷袭,是击伤!

    何家仙帝被偷袭而伤,多少都会有一丝心神上的波动,而这波动时刻,正是宁凡施展幻术偷袭的绝佳时机。

    幻术也不是最终目的。

    只是用来给水淹一界瓶的最终一击,争取布局时间罢了。

    宁凡杀意已动,他要在此地,在何家,凭借水淹瓶三水之力的全部威能,行弑杀仙帝的疯狂之举!

    三水之力一开,足以灭杀仙帝,但这却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不能被这仙帝提前跑掉。

    强如水淹大帝,当年也是先封天锁地之后,才水淹七名叛乱仙帝的。

    若无这一准备,对方就算无法防御水淹瓶的威能,也大可逃之夭夭。仙帝若是不惜代价逃跑,水淹瓶威力再大,也只能打空…

    宁凡可不想这名何家仙帝逃之夭夭,幻术迷惑对方的时间里,宁凡早已催动势字秘,将这禁地空间完全封锁!

    本来还在讽笑的蟾蜍,终于从幻术之中彻底清醒,五感彻底恢复的第一时间,他便嗅到了海风的咸腥,听到了海浪的波涛声。

    蟾蜍猛地抬头,而后,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所有的神情,只剩下惊骇欲绝!

    此界空间的天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倒悬于苍穹的汪洋大海!

    那是…什么海!

    一滴海水从空中滴落,落在他身上,居然直接砸得他咳出一丝鲜血!

    只是一滴海水,居然就有如此恐怖的威能,若是一整个海洋落下…

    蟾蜍内心狂跳不止!他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头顶那片大海的恐怖!感受到了宁凡手中净瓶之上,不断传出的法宝气息。

    居然是…先天中品法宝!是准圣都不一定能够拥有的至宝!

    此子…怎么有如此可怕的杀手锏!

    若他不逃,绝对会直接陨落在此海之下,成为海中亡魂!

    “毒行万里之术!”

    蟾蜍背上的毒包忽然狂喷毒液,其身躯更是摇身一晃,速度全开,试图借这漫天毒液,施展毒遁逃生。

    可惜他身形一晃之后,居然还在原地,没有逃离半分,这才骇然发觉,此地空间不知何时,居然布满了金色的封印,根本无法逃出!

    即便此地是他肠胃空间,也无法进出自由了!

    难道说…此子的幻术,只是为了获得封天锁地的时间吗!

    该死,该死!

    若是时间充裕,这等封锁他只要数息便可全部打破,但眼下,他已经没有打破这些封印的时间。

    倒悬于天空的大海,好似索命亡魂,刹那间从天空中倾覆而下,凶浪滔天,水淹一界!

    此界…没有任何角落是安全的!全部处在汪洋大海的攻击之下!

    只被海浪淹没的一瞬间,蟾蜍便有了重伤,根本无法摆脱身上的沉重海浪,只惊骇欲绝地嘶吼道。

    “等等,等等!小友万万不可,小友饶我…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何家禁地空间之中传出,海浪之下,是蟾蜍苦苦挣扎的声音。

    毕竟是仙帝,纵然淹没在逆尘海的海水之下,也不会一时半刻便死去,肉身毁去后,金色元神还能强撑。

    但那种强撑,也只是时间问题,徒劳之举。

    四个时辰后,一声元神自爆的巨响从海底传出。

    继而,海浪下的挣扎便彻底平息了。

    风平浪静的大海上,宁凡站在一个巨大净瓶之上,随着波涛漂浮。

    海浪下,则是无法化解的冲天怨气,不断宣泄而出!

    帝死之怨!

    骨龄十二万岁的时候,宁凡终于生平第一次,灭杀了一名仙帝!

    以宁凡处事不惊的性格,此刻都有些心绪激动了。

    因为能够击杀仙帝,便意味着,如今的他…真正站在了末法修真界的一列!

    当然,使用水淹瓶三水之力的反噬,即便是神灵废体也不能完全无视,再加上体内的猛毒侵蚀,宁凡虽说杀了仙帝,体内的伤势却也不轻…

    何家禁地外,甲士越聚越多,这些人本想进入禁地,查探命牌阁诸多命牌破碎一事,但此刻,却碍于禁地空间不断泻出的恐怖震动,而不敢擅自进入。

    他们的仙帝老祖,似乎在和什么人斗法,此刻进入禁地,无疑会卷入到那等恐怖波动中,白白送命。

    从命牌阁的情况来看,貌似驻守禁地的何家修士,全部都已经陨落了,足可见禁地内的斗法波及是何等骇人了。

    “看来这一次入侵我何家的强者,不是什么等闲之辈啊,老祖出手了这么久,居然都没能拿下对方!”

    “不过最后赢的一定是老祖!毕竟老祖可是日夜吸收圣祖遗留的毒尸修炼,一身毒功非同小可,同级仙帝之中,老祖虽说不是最强,却也从未败过,再不济,也能凭一身毒功,和对方仙帝耗个平手呢。”

    “从这入侵者偶尔泻出的气息来看,对方似乎不是仙帝,只是一个万古仙尊…”

    “不可能!区区仙尊,怎可能在老祖手中撑这么久!你定是感知错了!”

    “没听说么,大卑草原那边,前几日就有一个仙尊修士,灭杀了一名巅峰仙王呢,据说那名厉害莫测的仙尊,是一个藏头露尾的鬼面修士…”

    “嘶!若世上真有如此厉害的仙尊,老祖难以速战速决便有理由了。莫非入侵我何家的,便是在大卑草原行凶的那个鬼面仙尊?”

    “应该不是同一人吧,我三焰结界可不会任由草原修士随便进入的。但若是那名在大卑草原作乱的鬼面修士,本就是我三焰中人,又或者持有通行许可,则不排除他便是入侵者的可能…”

    四个时辰后,议论声忽然戛然而止。

    因为禁地空间持续了四个时辰的斗法波动,终于平息了。

    “看来老祖已经拿下了那名入侵者。”

    众何家修士欢天喜地地庆祝起来,并有一些人开启了禁地入口,欲入其内给老祖收拾战场废墟。

    然而禁地空间开启后,从中走出的并不是他们神通广大的老祖。

    而是一个模样陌生的鬼面修士!

    鬼面银发之修,周身闪烁着妖异的血芒,更透出无法形容的恐怖煞气!

    在鬼面修士的身后,则以道则之线,拖动着一只百丈之巨的蟾蜍巨尸!

    “鬼…鬼面修士!真的是鬼面修士,是那个在草原行凶的人吗!”

    “那蟾蜍不是老祖的万古真身吗!这鬼面修士怎么还活着,老祖呢,老祖去哪里了。”

    “老祖…死了!老祖已经死了!天亡我何家!大家快逃!”

    却是把守命牌阁楼的一名何家长老,忽然满面煞白,疾驰而来,将这一最为糟糕的消息,通知给了何家众人。

    一时间,整个何家集体失声,少数人坚决不信此事,但多数人却选择了相信,在宁凡怨念滔天的煞气面前,便是一些万古仙尊也难以自若,一咬牙,终于开始杂乱无章的疯狂逃窜!

    同血脉族群若是诞生仙帝,则所有族人都会有血脉上的某种提升。

    但此刻,那种血脉提升分明消失了…

    老祖极可能…真的陨落了!

    被这个来历不明的鬼面修士所杀!

    万古仙尊击杀仙帝,此事听起来极为荒谬,但若是此事当真…

    则他们所有何家修士,必须逃!否则极可能被这鬼面修士赶尽杀绝,连根拔除!

    该死该死该死!他们何家何时惹上了这么一位凶星,莫非是他们所暗害的药奴之中,有着凶星后人不成!该死该死该死!早知会有如此恶报,他们绝对不会害那些药奴性命的!

    “敢战者,十不存一么…”

    宁凡神色带着深深的疲惫,强行压制着体内剧毒与伤势,挥手丢下了身后的巨大蟾蜍尸,继而身形一晃,化作红芒消失无影。

    妖异的红芒闪烁处,一个个何家修士无可反抗地被那红芒贯穿身体,惨叫声中,不断有人暴体而亡。

    何家并不是什么善族,族人干着肮脏买卖,骗杀的药奴更是不计其数。杀一个何家老祖是杀,杀一族也是杀。反正杀戒已开,面对何家这种毒瘤,宁凡可不会像在海巫部那样有所留手的!

    半个时辰后,整个何家一片尸山血海。

    一日后,一个地震般的消息,传遍整个三焰,甚至传到了大卑草原那一边!

    何家上至仙帝,下至寻常甲士,一族三万修士,被人屠戮一空!

    据一些恰好路过此地的目击者称,杀人者,是一个鬼面银发的修士!

    据有心之人对比,此鬼面修士,正是前几日击杀大卑草原白鹿真人的同一人!

    无数势力强者尽出,开始疯狂打探那名鬼面修士的情报。

    不得不慎重!

    这一次是何家满门被灭,下一次,谁知道会是哪一族被灭!

    能让何家老祖逃跑都办不到的存在,足以让绝大多数的三焰仙帝感到头皮发麻了!

    必须弄清此人的身份、目的!

    更有无数三焰势力,将族内防卫,提高到最高戒严的程度!

    多年未碰头的三焰之主,也终于在时隔无数年之后,再度于尸骨山脉碰头,只为商议何家被灭一事…

    空焰大陆,尸骨山脉。

    此刻,空焰之主死帝、石焰之主灵山大帝、木焰之主千手大帝齐聚一堂,皆是神情阴沉。

    下方服侍的各大陆从属官,一个个战战兢兢,生怕在三大焰主盛怒之时,一句话说错,丢了性命…

    “圣祖所留存尸,全都被此人取走了吗!”

    “仙尊仙王尸也就罢了,但那些仙帝之尸,决不能落入此修手中!更何况,其中还有一具准圣之尸啊!当年我们可是约好,谁若是真正踏入那一层次,便可享用那准圣尸,令修为再进一步…如今那尸身被夺,岂不是令我等约定成了一纸空谈!”

    “虽说那准圣尸是女子身,但若是对于修行有益,本尊何惜化男为女!可恨,可恨!”

    “此子该杀!”

    “若让老夫查出其下落,必将其碎尸万段!”

    灵山大帝与千手大帝,你一言我一语,将宁凡骂了个狗血淋头。

    唯有死帝阴沉着脸,不发一言,许久,才插嘴道,

    “我的因果搜罗,搜不出此子所在!”

    “什么!”

    “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此子能够隔绝因果探查,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空主知道那人是谁?”

    “嗯,略有猜测。若你二人肯替我看守尸骨山脉一段时间,我可以亲自出马,去试试捉拿此子,夺回准圣女尸。”

    “哈哈,甚好!有空主出面,此事必能轻易解决!既如此,老夫和木主,便在这尸骨山脉等待空主的好消息了。”

    “好消息?你们可不要抱太大希望,那个小子可是从我手中正面跑掉过一次的。能否查出他的行踪还未可知,便是查出,我能留下他的把握,也不足两成…”

    “什么!此子居然能从空主手上跑掉!他不是一个万古仙尊吗?”

    石主、木主皆是一惊。

    死帝则极为玩味地瞟了石主一眼。

    大海捞针去找,多半找不到此子的,但若是守株待兔呢…

    有趣的小子,便看你能否从本帝手中逃掉第二次吧!不要以为杀一个何家六劫仙帝,便有资格与仙帝之中真正的强者平起平坐!

    你…还嫩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