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67章 末法阴阳第一人!

第1067章 末法阴阳第一人!

    “白鹿大人,那个毁灭海巫部长老团的元凶,就躲在禁地里面了!可要我等进入捉拿?”

    “不必,老夫亲自出手,尔等从旁协助即可!那鬼面凶徒胆大包天,居然将尊上布在海巫部的一王三尊杀了个精光,胆大包天姑且不论,实力怕也是非同小可的,尔等切勿将此人小看了,那可是能击杀仙王的存在!还有一点,海谷禁地可不是什么善地,里面可是有海巫部的海魔存在。我等进入其中,搜寻那鬼面凶徒之时,多少注意一些,动静不要闹得太大,以免惹那海魔不快。”白鹿真人凝重道。

    他口中的尊上,指的自然是百花大帝。

    只是言及海魔之时,以他百花峰第一辅峰峰主的身份,巅峰仙王的修为,都有些心存忌惮。

    “大人为何如此忌惮那海魔?诚然,坊间传闻那海魔拥有吼退仙帝的实力,但那终究只是传闻,谁也没有亲眼见过此事。且此魔还被尊上降服过,在我等百花门徒面前,那海魔能有什么作为,不过是尊上的一个奴仆罢了,大人乃是巅峰仙王,只要时日一到,成帝也是大有希望的,何惧区区一个海魔?”又一名仙尊老者不以为然道。

    “吼退仙帝一事,并不是谣言,反而是奴仆一事,才是真正的谣传。那海魔,并不是尊上的奴仆…”

    “那尊上当年…”

    “尊上当年之所以能在海巫部一手遮天,并将此部成功纳入麾下,不过是因为与那海魔做了一场交易罢了。当年尊上的本意,是想以武力降服此魔,但可惜,以尊上的修为,无法办到此事…具体是何交易,我也只是略知一二,只知尊上一直都在寻求某个答案,那个答案,与海魔颇有关联…好了!这些事情不是尔等需要关心的。尔等只需记住一点,进入这海谷禁地,动静务必要小一些!但也不必太过惧怕那海魔,再怎么说,此魔也与尊上有过交易,只要尔等行事不太过,是不会随便对尔等出手的!”

    说话间,白鹿真人微微一笑,大手一挥之下,海谷禁地的空间,顿时被他撕开一道裂缝。

    正欲带人进入其中,忽然眼角一缩,停下了脚步。

    却是在他所撕开的空间裂缝处,忽然光华一闪,现出一个红发红肤、黑色牙齿的丑陋老者。老者整个身体藏在风衣之中,周身气势不露一分,却带给在场所有修士心惊肉跳之感,好似这个丑陋老者站在此地,则他便代表着天威!

    “此路…不通!尔等…可以…滚了!”

    丑陋老者说话之时,似乎极为费力,但说出的话语,却带着一股浩如山海的仙帝气势,震得白鹿等人咳血连退,终于骇然色变。

    因为这个丑陋老者,不是旁人,正是这处海谷禁地的君王…海魔!

    这是海魔化形后的模样,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这丑陋老者风衣随风摆动之时,偶尔露出的身躯之上,插满了诡异的黑棒!

    面对气势全开的海魔,一众修士罕有能够保持心神不乱的人,就连那两名万古仙尊,都有些内心发悚。

    显然没有料到,海魔会强到这一步,居然真如传闻一般,拥有堪比仙帝的气势!

    众人之中,白鹿真人修为最高,但在这海魔威压跟前,也有些心惊肉跳。无奈的是,如今海魔拦住了海谷禁地的入口,不放他们进入,如此一来,白鹿真人也只有硬着头皮,强撑气势,对那海魔老者道,

    “魔君这是何意!我等奉了百花大帝的命令,要入这海谷禁地捉拿一个凶犯,魔君为何拦住我等去路!”

    “凶犯?海谷…禁地…没有…你们…要找的…凶犯…滚!”

    “不可能!有人亲眼看到那鬼面修士杀人之后,遁入到海谷禁地之内!且自那时起,海谷禁地还未再度开启,凶犯自然还在里面,魔君为何睁眼说瞎话!莫非是想包庇那凶犯,不让我等捉人不成!”白鹿真人身后的那名仙尊大汉,不满道。

    然而他话语才刚落,便有海魔老者一道冰冷如刀的目光射来,使得仙尊大汉识海一阵剧痛,直接半跪于地,咳血不止,只那海魔老者一个目光,居然就让他识海有了伤势!

    “滚!”

    这是何等气势逼人、睥睨天下的目光!

    这海魔老者,居然比全盛时的百花大帝还要强上几分!

    白鹿真人既惊且怒,惊得是海魔老者的实力,比他预想中还要高出几分,怒的是海魔老者居然真敢对他们百花门徒出手!

    “哼!看来魔君是有意保护那个鬼面修士了。难道魔君忘了与我们百花大帝的交易了吗!由我百花大帝想办法替魔君拔除体内黑棒,而魔君,则需要依附我百花峰,听从我百花峰的号令。今日魔君阻拦我等捉人,来日可就别想再让我们尊上替你驱除黑棒诅咒了!那黑棒诅咒有多么痛苦煎熬,就不用老夫多言了吧!”

    “…”海魔老者却没了耐心,懒得再和白鹿真人废话,大手一甩之下,白鹿真人等人顿时觉得一阵黑风扫来,转瞬之间,已被海魔老者抛出千里之外,甚至连体内元神,都隐隐有被海魔抛离身体的迹象。

    好容易稳住身形,一个个百花峰门徒,神情皆是阴晴不定。

    谁都看得出来,这海魔老者是有心包庇那个鬼面凶犯了!

    倘若这海魔执意要保护那个鬼面凶犯,则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越过海魔老者的阻拦,进入海谷禁地的。只因这海魔,强得可怕!

    “大人!现在怎么办!这老东西挡在这里,太过碍事,我们要如何进入海谷禁地拿人!”

    几名急于立功的百花峰修士不甘道。

    “哼!进不去,那就不要进入了!海谷禁地只有这一个空间裂缝通往外界,我们就在附近等着!我就不信那鬼面凶犯永远呆在禁地不出来!”

    “但若是他真的一辈子不出来…”

    “放心!那人一看就是个无法无天的魔道中人,否则也不可能无视我大卑草原的戒律,公然在海巫部大开杀戒的。就算明知我等守在这里追捕他,他也不会因此避而不出。若是内心有了畏惧,于他魔道修为可没有半点好处的!只要他主动走出海谷禁地,任这海魔手段通天,难道还能在我大卑族的领地上,保住一个罪犯吗!”

    白鹿真人一副成竹在胸的口吻。

    实在内心却已怕极了那个海魔,无论如何都不想和那恐怖海魔正面交手的。

    正在玄阴界苦修的宁凡,自然不知道之前还和自己大打出手的海魔,居然会出面帮他挡下一些麻烦。

    倘若不是海魔阻拦,白鹿真人等人便会畅通无阻地进入海谷禁地,并循着宁凡遁入玄阴界的地点,想方设法撕开玄阴界,进入其内搜捕宁凡。

    玄阴界是中千界宝的世界,对于普通真仙而言,中千界宝可能算是逆天之物,但对于白鹿真人这等存在而言,就算宁凡进入玄阴界,也能被对方设法揪出来。到了这一级的斗法,更加不可能躲入玄阴界自保的。

    无形之中,宁凡欠下了海魔一些因果,这一点,宁凡此刻并不知情。

    当然了,就算海魔不出手,宁凡顶多也就是被白鹿真人撕开玄阴界打断修炼。应对白鹿真人的能力,他还是有的。再怎么说,如今的他神通全开,面对海魔都能拼个不胜不败呢,何惧一个白鹿真人。从这种意义而言,他虽欠了海魔一些因果,却也不是什么大事。

    巫言还未醒转,连同巫娜一道,被宁凡暂时安置在了玄阴东界,和鼎炉们住在一起。

    宁凡本人则在玄阴西界枯燥地修炼着。

    他的舍空心劫已经全部堪破,古神、古妖修为的快速提升,便也成了顺理成章。

    碎念境界的大幅提升,宁凡不敢奢望,但舍空境界的快速提升,对于拥有大把炼丹药材的宁凡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稍作准备之后,宁凡进入了第一座千年岁月塔。

    他之前修成了雷阴阳,按理说,每修成一个阴阳,都可以令修为精进许多。可惜碍于心劫,原本应该有所暴涨的古神修为,卡在了舍空中期无法晋入后期。如今心劫已全,姗姗来迟的雷阴阳提升,直接使得宁凡的古神修为一路暴涨到了舍空后期,且朝着舍空巅峰走了大半。

    宁凡花了百年,稳固了雷阴阳的修为暴涨,余下的时间,则一面炼丹,一面种树,双管齐下提升修为。

    修为类九转金丹无法通过古国交易阵大批量购买、炼制,宁凡只能退而求其次,大批量炼制九转银丹。

    炼丹,服丹,炼丹,服丹…枯燥的修行生活中,宁凡唯一的乐趣就是浇灌七宝妙树,以及四帝罗汉松。

    七宝妙树七百丈以后,浇灌六品以下道泉几乎失去了效果,好在宁凡从百花帝的宝库之中得到了一江之多的六品道泉,又从通天教手里买了大量五品道泉,倒也能令七宝妙树继续生长。

    且,浇灌七宝妙树剩余的道泉,还能拿来浇灌四帝罗汉松。

    蒙家仙帝截杀之时,宁凡曾以四帝罗汉松为诱饵,三千万飞剑几乎损失殆尽,如今的四帝罗汉松,已经只剩光秃秃的枝干,模样颇有些惨不忍睹。

    但随着宁凡再度浇灌培育,四帝罗汉松的枝干重新冒出绿意,新的松针飞剑开始生长而出。

    从第一座千年岁月塔走出后,宁凡古神修为距离舍空巅峰只差一丝,古妖修为则提升到了舍空后期。

    又千年,宁凡古神修为彻底突破舍空巅峰,古妖修为则朝着舍空巅峰迈进了三分之一。

    四千年后,宁凡的古妖修为也突破到舍空巅峰。

    六千年后,宁凡的古神、古妖修为已经修到极限,无法再有任何寸进,除非打破瓶颈,破入碎念境!

    从第七座千年岁月塔开始,宁凡不再炼制提升修为的九转银丹,而是着手炼制起一种名叫【乾元开念丹】的丹药。

    这是一种有助于打开碎念瓶颈的九转银丹,可辅助宁凡冲击碎念境的瓶颈。

    碎念境修士,修的是一身道念,所释放的神通法术往往蕴含了道念,故而威能远非舍空神通可比。

    道念的话,宁凡其实并不陌生,他曾自创西风之术,那正是一种融入道念的神通。由于早就有使用道念的心得体会,宁凡比起其他冲击碎念瓶颈的修士,有着第一大优势。

    由于宁凡总体实力早已远远超出碎念一级,故而冲击瓶颈之时,风险可以压至极低,这是其第二优势。

    再加上他身家丰厚,本身还是一名九转银丹炼丹师,不计成本地炼制了上千颗乾元开念丹服食。单算服食的丹药总价值,已是寻常碎念修士身家的数倍还多,根本不是普通人冲击碎念瓶颈可以享受的待遇。

    种种优势之下,宁凡的修为水到渠成地朝着碎念境界步步逼近。

    第八个千年过去了…

    第九个千年过去了…

    当宁凡从第九座千年岁月塔走出时,其古神、古妖修为,终于水到渠成地突破到了碎念初期的境界!

    同时他也稍稍体会到了碎念修士的神通玄妙。

    言出法随,念起道生!

    言出法随是碎念中期修士才能掌握的手段,可以凭借道念,稍稍沟通天地法则,一言出,即成法。

    念起道生则是碎念后期才能掌握的手段。

    如今的宁凡还做不到这两点,但迈入碎念初期后,宁凡明显感觉到,自己与天地之间的联系比从前更加紧密了。

    吸收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比舍空时快了数倍。

    凝聚天地灵气形成神通,也比从前容易了许多。

    可惜,宁凡手上的丹药无法供应碎念境界的修炼,七宝妙树也渐渐生长到了瓶颈,无法再产出果实,如此一来,他的修为提升,只能暂时告一段落。

    第十个千年,宁凡在岁月塔中巩固古神、古妖修为,熟悉着碎念修士的道念手段,同时,他还感悟着体内修为溪流化海的质变。

    他之前的预感没有错。

    当他古神、古妖、古魔修为皆迈入碎念一级之后,三种血脉之间,果然开始产生某种变化。

    古神法力,古妖灵力,古魔精气,逐渐从经脉之中回流,如亿万涓涓细流,流入到宁凡的元神之内,不断汇聚。

    宁凡的元神不断膨胀,体形不断增大,渐渐地,已不是小小丹田可以容纳。如此一来,宁凡不得不选择元神离体,并继续着这种不知名的元神增大。

    他能感觉出,这种质变不是坏事,而是好事,是他苦修阴阳变无数年,所达成的一大成果。

    是一个…独属于阴阳变修炼者的重要时刻!

    按照宁凡对于阴阳变功法的理解,这种修为质变,是他这一身阴阳变修炼到一定程度以后,肯定会经历的一个阶段。

    但不知为何,阴阳变功法中对于这种修为质变阶段,没有任何提及,便是乱古大帝的记忆传承,也没有记载这种事情。

    从第十座千年岁月塔走出时,宁凡的元神已经膨胀到了百丈之巨!

    从第十二座岁月塔走出时,宁凡的元神,已经和千丈山峦相差仿佛!

    从第十七座岁月塔走出时,宁凡的元神,已经不比一些下级修真星小多少了!

    从第二十三座千年岁月塔走出时,宁凡的元神,居然长到了中级修真星那般巨大!

    千年岁月塔被宁凡用光了,剩下的,只有最后9座万年岁月塔。

    宁凡不知道这种修为质变要进行到何时,细细数来,他已经元神离体了一万三千年!

    若是其他修士,元神离体这么长时间,肉身多半早就失去生机了。

    但不知为何,在宁凡元神质变的同时,他的肉身,似乎也在发生着某种无法言说的质变。

    并未丧失生机。

    反而在岁月长河中,潜移默化地改造着!

    千年岁月塔用尽,宁凡终于决定,进入一座万年岁月塔。

    又是一万年的漫长岁月,他的元神长到了上级修真星的大小!

    而后他又进入了第二座、第三座万年岁月塔。

    从第三座万年岁月塔走出时,他的元神终于和帝级修真星一样大了!

    漫长的岁月中,宁凡清晰感受到了元神发生的变化!

    这种元神增大的过程,就好似气泡充入气体,不断膨胀的过程。

    气泡这种东西,越是胀大,它的表膜便会越薄,越容易破裂。

    倘若一个普通气泡,能不断吹气到修真星那么大,还没有胀破,那么这个气泡的表膜,一定坚固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宁凡的元神,便是这种情况!

    元神不断胀大,并没有直接提升宁凡的修为,但却将宁凡元神表膜的韧度提升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从第四座万年岁月塔开始,宁凡的元神开始缩小,缩小的速度比膨胀要快得多,只万年光阴,他的元神便恢复到了正常大小。

    表面上看,宁凡的元神和从前没有什么变化。

    然而当宁凡尝试性的,拿出一件十二涅法宝攻击自己元神之时,居然只凭元神本身的韧度,就硬抗了十二涅法宝的攻击!

    按照宁凡的估计,他此刻的元神强度,便是承受先天法宝的攻击,也未必会受太重的伤!

    这可是一等一的奇闻了!

    根据宁凡的了解,就算是仙帝的金色元神,在不动用防护类手段的前提之下,也不可能硬接十二涅法宝无伤的。元神防御力高到这种级别的人,四天九界根本找不出第二个!

    他极可能是唯一!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修真界许许多多专攻元神的秘术,将再也伤不到他的元神分毫!

    这意味着若他再使用一些反噬元神的神通、法宝,对于元神造成的伤害,将会大幅降低!

    “我的肉身,似乎也有极大的改变…”

    元神离体无数年后,宁凡终于令元神归位,回到丹田。

    沉睡了数万年的肉身,终于再度睁开双眼,这一睁眼,首先露出的表情,便是震撼。

    元神归位后,宁凡才骇然的察觉到了肉身的巨大改变。

    肉身力量并没有增加,然而肉身的防御力居然提升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宁凡试了试,以肉身直接去承受十二涅法宝的攻击,居然毫发无伤,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留下!

    这是十涅天魔能够达到的肉身防御?!

    宁凡又试了试先天法宝,当然,他没有攻击类先天法宝,只是拿那几件非攻记性先天法宝试验肉身的强度…

    得出的结果,是单一一件非攻击类先天法宝,居然只能将他的皮肤破开极其细微的伤口连血丝都见不到的小伤口!

    四件非攻击类先天法宝威力叠加,堪堪达到一件攻击类先天法宝的威能,也只能在他的肉身之上造成轻伤,稍稍破开他的皮肉。

    单论肉身防御,此刻的他比之仙帝修为的海魔,都不会逊色多少了。

    完完全全成了一个人形魔兽!

    “元神韧度大增,肉身韧度大增,同样改变的,似乎还有识海…”

    震撼完肉身的改变后,宁凡又探查起自己的识海。

    识海的改变同样堪称巨大!

    韧度方面,与元神、肉身一样,同样增加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非先天法宝,根本伤不到宁凡的识海!

    即便是宁凡所放出的神念细线,居然也坚韧到十二涅法宝都无法斩断的地步!

    修士的神念居然能坚韧如斯?

    当真是一大奇闻了!

    要知道,如今的宁凡还没有赴牛鬼至尊的交易之约,没有获得完整念神诀,饶是如此,神念便因一场质变,韧度便增加到了空前。

    宁凡试了试。

    以他目前神念强度,施展修真界的禁忌之术神游万里,仍旧稍有不足,无法真正施展出来。

    但,貌似差得已经不多了!

    倘若都是没修炼完整念神诀的状态,他的神念韧度,可能还在牛鬼至尊之上!

    若他修习了完整念神诀,单论神念韧度,恐怕还能超越如今的牛鬼至尊!

    “这就是我所猜测的百万溪流化海么!并没有带给我修为上的直接提升,却从其他层面,令我的实力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同等修为之下,我的元神、肉身、识海,各方面素质,比其他人直接高出了数个层次不止!”

    “且我达成了这一阶段的修为质变后,隐隐感觉,当我神妖魔修为继续提升到一定程度后,还会出现第二次质变…”

    “仙儿修炼九转雷体,雷体每完成一转进化,都会令其实力大幅提升。我这种修为质变,倒是和仙儿的雷体进化很像,可否视为独属于阴阳变修士的一转进化?”

    “只是我有些不明白。这种进化一般的修为质变,为何没有在阴阳变中提及,便是乱古大帝的记忆传承,也没有丝毫提及此事。是因为此事有某种弊端,所以被乱古大帝刻意隐瞒了么?还是说,连乱古大帝本人都没有完成这类进化,故而才没有在任何典籍、记忆之中提及此事…”

    宁凡回忆着乱古大帝的残神形态。

    貌似乱古大帝的残存元神,韧度真的只是普通仙帝等级,和他这等进化过的元神截然不同…

    难道说,乱古大帝真地没有经历过这种进化?

    若此事当真,这岂不是说,宁凡对于阴阳变的修炼,已经超越了创出阴阳变的乱古大帝?

    此事真的有可能么?

    不,有可能!

    乱古大帝是神妖魔三修,而宁凡…是神妖魔劫四修!

    宁凡内视己身,神色渐渐有了凝重。

    他之前注意力都放在了元神、肉身、识海之上,此刻才后知后觉,体内四系修为之间的关系貌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前,他的神妖魔劫四系修为是彼此对立的混乱关系。

    但修出类似阴阳变的一转境界后,他的四系修为之间,居然不再是四系分立,而是正式划分成了两大阵营,阴阳对立!

    劫血是阳,是天地所认可的力量。

    神妖魔是阴,是天地所废弃的力量。

    从前神妖魔三系力量之间,多少会有一些排斥,而如今,阴面力量基本已经完成一统,只与阳面力量对立。且这种对立,也不全然都是针锋相对,而是一种既相克、又相生的和谐关系。

    阴面力量和阳面力量,在宁凡体内运行之时,居然是按照阴阳鱼的格局,彼此分离又交错,盘绕着宁凡的元神运行!

    这种阴阳对立又和谐的一幕,大概…不会出现在乱古大帝体内的。

    因为乱古大帝的神妖魔修为,都是阴面,缺少阳面力量…

    宁凡比乱古大帝多修了一种血脉,然而他与乱古大帝的差别,并不是四与三那么简单…

    “我今日修出的一转进化,于阴阳变修炼者而言,是否是一个先例,一个开创之举…”

    “如今的我,身体各方面素质大幅提升,再使用水淹一界瓶的二水之力,应该不会再有从前那般严重的反噬了,甚至于…我已有不少信心,使用水淹瓶三水之力…”

    宁凡眼中精光一闪。

    从前的他,不敢去点亮水淹瓶的第三个图案,若是这么做了,怕是直接会被水淹瓶的反噬之力轰杀。

    但如今,他的肉身强度几乎可以和海魔这等魔兽相媲美了,使用三水之力,纵然还有负担,却也不至于致命了。

    三水之力的水淹一界瓶,是什么威能?

    传说封魔巅尚存的年代,曾有一地古魔叛乱,聚集了七名叛乱仙帝,试图与封魔巅一较高下。那一战,水淹大帝独临叛乱界,以水淹瓶封天锁地,水淹一界生灵,包括七名仙帝在内,一界生灵全部淹死在海水之中…

    乃是水淹一界瓶的成名之战!

    三水之力的水淹瓶,拥有着毁天灭地的威能,那才是先天中品法宝最为恐怖的一面,是足以灭杀普通仙帝的杀手锏!

    从前的宁凡,面对仙帝或许缺乏必杀手段。

    现在的话,倘若他凶性大发,水淹大卑族一百零八草原,中州五帝之中,能生还者,有几人!

    圣山之上,能幸存者,又有几人!

    “这样的我,就算是面对光明佛,也不算是全无一丝硬拼之力了吧!”

    “只是这一次闭关,持续的时间真的是有些久了。于外界而言,我进进出出二十多座岁月塔,所经过的时间,只是花瓣从树上飘落到地面的短暂;但于我而言,却是真真切切度过了漫长的六万三千多个春与秋…”

    宁凡的骨龄增长到了十二万岁。

    普通人活到这个年纪,能踏入渡真境便算是天之骄子了,而宁凡,则已经初步有了弑杀仙帝的力量!

    千年岁月塔消耗一空,万年岁月塔则还剩五座,也许下一次大闭关,宁凡就会用光所有的岁月塔了吧。

    这些岁月塔,可都是眼珠怪的馈赠呢,说起来,那家伙如今带着烛弓去了北天,应该过得还不错吧…

    宁凡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

    回忆起眼珠怪之时,他的感觉不像是在回忆一个前辈,反倒像是在回忆一个损友了。

    巫言还未醒转,宁凡便留巫娜、巫言在玄阴界,独自走出了玄阴界。

    刚一走出玄阴界,他便察觉到了海谷禁地空间裂缝位置的一些变故。

    此刻,海谷禁地的空间裂缝仍旧维持着开启状态,在空间裂缝位置,一个红发红肤的丑陋老者把守在那里,一副此路不通的架势。从气息判断,这一丑陋老者正是海魔无疑了。

    海魔站在空间裂缝那里干什么…

    宁凡身形一晃,朝空间裂缝飞去。

    当他一只脚刚刚降落到空间裂缝上时,外界顿时有数十道杀机,隔着千里距离,锁定在了宁凡身上。

    宁凡望了望海魔,隐约明白了些什么,微微有些意外。

    “闭关…结束了?”海魔老者询问道。

    “是的,前辈怎么知道我在闭关?这里又是个什么情况?”宁凡目光洞穿千里,看到了极远处的白鹿等人,却根本没将白鹿等人放在心上。

    “你…又强了…我真…好奇…才数日…不见…你居然…强了…这么多…为何?”海魔不答反问道。

    此刻的宁凡,不知为何,居然带给他一丝压迫感,这可是之前与宁凡对决之时,所没有的情况。

    这种压迫感的来源,并不仅仅源于宁凡实力上的进化式提升,更有一种上位者的威压蕴含其中。

    那是一种对于任何一个末法修士,都无比陌生的上位者威压。

    不,不仅是末法修士,那种上位者威压太过古老,古老到…要追溯到三大真界成形之前,那段更为久远的历史…

    知之者罕有!

    “原来…如此…你成了…【神灵废体】…”

    “神灵废体?什么意思?”宁凡微微一怔,问道。

    “好像…只是…半吊子的…神灵废体。待你…处理完…这里的…事情…来祭坛…我有话…对你说…”

    不待宁凡回答,海魔老者便摇摇,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身形一晃之下,飞离空间裂缝,回归祭坛所在。

    海魔老者这一走,白鹿等人顿时卷土重来,飞回海谷禁地之外。

    也不与宁凡废话,当下便有十余名修士,祭出了法宝,朝空间裂缝位置的宁凡打来。

    宁凡顿时眉头一皱。

    他认得这些人,都是百花峰各个辅峰上的修士呢。

    当日他身为百花峰的贵客,这些人里面,不少都曾宴请过他,当然这些人的目的,大都只是想和他拉拉关系而已,抑或者想从他这里获得一些感悟。

    那些疾驰而来的法宝,被宁凡轻描淡写地收入衣袖,继而宁凡朝面上一抹,收起了鬼面面具。

    直接将真容,展露在这些人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诸位若是就此退去,我可以网开一面,不予追杀。”

    宁凡何等心智,一看来人都是百花门徒,便知这些人是来捉拿他的,理由多半是因为他斩杀百花帝布在海巫部的一王三尊。

    因此,宁凡将真容露了出来。

    真容露出之后,这些人杀他的理由,便又会多上一个。

    当然,倘若这些人当中,有人真的顾念当日百花峰的宴饮交情,真心视他为朋友,则见到他真容之后,或许就会放弃追杀一事,离开此地。

    对于真心视他为朋友的人,他便是摘下鬼面一见,也不是什么大事的。

    对于眼前这些修士,宁凡没有任何惧怕,多此一举的行为,也只是不想误杀任何一个视他为友的百花门徒,仅此而已。

    可惜宁凡貌似有点想多了。

    当他展露真容之后,众追杀者先是一愣,继而全都杀机更盛。

    没有任何人顾念与宁凡的酒肉交情呢。

    “是他!是宁凡!是那个私毁刑环的外修!”

    “在海巫部行凶的鬼面修士,居然是他!还真是意料之外的巧遇啊!”

    “此子居然没有逃离极丹圣域!他是如何避开光明佛亲自追捕的!”

    “哈哈!此事甚好!此人身上有两大重罪,杀了他,便等同于同时获得两大功劳!”

    “杀!”

    更多的神通法宝,朝宁凡释放而出!

    唯有白鹿真人,目光有了微微犹豫,那犹豫,自然也不是顾念与宁凡的交情。他和宁凡可没有交情,只有一些旧怨。

    当日他好心好意建议宁凡卖妻求荣,宁凡居然不识好人心,对他恶语相向…

    当日宁凡袖中暗藏的焰祖金掌令,带给了白鹿真人必死危机,使得白鹿真人时至今日,仍对宁凡有着一丝畏惧。

    但转而一想,这一次他同样从百花帝手中要来了一物,就算宁凡身怀某个危险重宝,他也没有必要太过畏惧宁凡才是。

    念及于此,白鹿真人同样一拍储物袋,释放出一道十二涅后天剑光,朝宁凡斩去。

    见众人毫不迟疑地对他动手,宁凡心中最后一丝顾忌,也随之冰消。

    这里只有敌人,没有朋友,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如此一来,他便无需有任何留情了!

    身形一晃之下,宁凡直接消失于原地。

    继而一个又一个的百花门徒眼前,接二连三闪现出了妖异的红芒!

    无数原本打向宁凡的神通法宝,在那红芒一冲之下,尽数爆开,包括白鹿真人的十二涅飞剑,都被红芒冲出几个缺口,顿时使得白鹿真人肉疼不已,神情阴沉了下去。

    站得最为靠前的几名碎念修士,更是在宁凡的红芒席卷之下,连反应都做不到,便被红芒贯穿了身体,相继爆体而亡,血花洒落一地。

    那名仙尊大汉与另外一名仙尊老者自恃强大,联手朝漫天红芒冲出,但还没有逼近红芒,就被红芒打得吐血倒飞而出,神情皆是骇然无比。

    他们好歹也是万古仙尊,但居然完全不是宁凡一合之敌的样子!

    “不可大意!这外修能杀海巫部一王三尊,绝非等闲,尔等退后,看老夫的手段便是!”

    白鹿真人一面下令,一面闪身而出,主动迎向红芒飞去。他左手捻了个指诀,右掌则忽然化作金色,朝那红芒最盛处狠狠一拍。

    天空为之一暗,天地灵气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凝聚在白鹿真人一掌之上,好似在这一刻,白鹿真人的一掌,取代了世间所有光芒。

    这掌印之中,有白鹿真人修道七千四百万年的一生感悟!

    这掌印之中,有白鹿真人二百七十亿个日日夜夜的打坐参禅!

    几乎在掌印成形的瞬间,便已临身!

    毕竟是巅峰仙王的一击,出手既快且狠,藏身于红芒的宁凡,并没有闪避开这道掌印攻击。

    又或是能够避开,却并不打算躲避,完全不觉得这等掌印能够如何威胁到自己的安危吧。

    一掌落,漫天红芒连同宁凡本人,都被白鹿真人一掌拍入大地之上。

    继而空旷的荒原,在剧烈的地震之后,多了一个千丈之巨的掌形巨坑,巨坑的中心,但凡被掌印所拍中的一切山川草木生灵,皆被一股寂灭力量碾压成了飞灰。

    无数飞灰堆积的废墟之中,更看不到宁凡的丝毫影子。

    “嘶!白鹿大人的须弥掌印好生厉害,不愧是从圣山学到的绝学!”

    “当年曾有一名四劫仙王来我百花峰生事,白鹿大人便是如此一掌,直接将那四劫仙王肉身打爆!那外修的修为,比之四劫仙王远远不如,中了这么一掌,怕是直接如那草木山河一样,成了飞灰。”

    “能死在白鹿大人的成名神通之下,这外修倒也足以自傲了,这便是与我百花峰为敌的代价!”

    白鹿真人面色平静,丝毫不被周围的阿谀之声扰乱心神。

    他皱着眉头,死死盯着大地上的巨大掌坑,在那掌坑之下,他能感觉到宁凡的气息未灭。

    同样能够感觉到宁凡气息存在的,还有那两名万古仙尊。

    “此子似乎没死,但我这一掌应该完完全全拍在了他的身上,就算此子未死,多半也已重伤濒死了。哼!当日我本一番好心,将灵宗一脉天大的机缘告知于此子,此子却对我出言不逊。今日被我掌印重创,便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白鹿真人微微冷笑。

    但随着一道人影完好无伤地从废墟土堆之中站起,他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宁凡拍拍衣袖,从土堆里站了起来,朝着白鹿真人方向,目光微微一眯。

    心道这白鹿真人不愧是巅峰仙王,这一掌居然能打得他微微吃痛,当然,也仅仅是令他吃痛而已,伤势倒是没有半分。

    毕竟是足以硬接十二涅法宝攻击的强悍肉身啊!完成阴阳变第一转进化的他,和从前,大不一样了!

    宁凡没有和白鹿真人废话。

    然而很多时候无声的行为,反倒更能令人感到屈辱。

    白鹿真人不可置信地看着宁凡,他绝不相信自己全力施展的须弥掌印,居然会被宁凡无伤接下。

    应该打中了才是!

    对方应该连防御神通都没有张开才是!

    但为何…对方毫发无伤!

    “原来如此,还真是匪夷所思的幻术啊,居然在我未曾察觉之时,干扰了我的判断,让我深信自己的攻击打中了你,却原来只是打在了空气上。你的幻术能奏效一次,但却不可能次次救你性命,这一次我已分出心神固守识海,你绝对无法用同样的幻术对我故技重施!”

    白鹿真人忽然目光一震,恍然大悟道。

    “…”并未使用任何幻术、微微无语的宁凡。

    嗤!

    白鹿真人身形一晃之下,直接从原地消失。

    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的身形出现在了宁凡的后方,仍是左手捻诀,右手一个金色掌印,再度拍在宁凡的背心。

    好似要将二百七十亿个日夜凝聚的佛法神通力,全部打入宁凡体内一般!

    周遭天地的灵气,一瞬间便被掌印抽干!

    这一掌,宁凡仍然没有去躲。

    毕竟才刚刚完成阴阳变的一转进化,硬接白鹿真人第一掌时,宁凡其实还有些试探的意味在里面,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但第一掌之后,宁凡对于白鹿真人的掌印威能已经有了准确把握,这等掌印,伤不到他,最多让他稍稍吃痛,既如此,何须躲避,倒不如硬接一掌,并趁机反击!

    宁凡直接以背心硬接了白鹿真人一掌。

    大地被掌印轰成了无数板块。

    天空被白鹿真人一掌打出了一个掌形空洞。

    毁天灭地的波动中,少数几个靠得太近的百花门徒被余波所掀飞,吐血倒飞而出,神情骇然无比。

    更多的百花门徒则顶着剧烈的掌印风压,一面在风压之中倒退,一面翘首以盼,希图看到白鹿真人一掌毙掉罪人外修的热血一幕。

    掌印风压的中心,宁凡却偏偏辜负众望,毫发不损,并在白鹿真人一掌打出后的僵直瞬间,猛地转身,左手如索命亡魂一般,死死扣住了白鹿真人的手腕,使得白鹿真人无法闪避逃脱;右手一招之下,逆海剑顿时浮现右手中,朝白鹿真人丹田便是一刺!

    更有令白鹿真人头皮发麻的声音,从宁凡口中同时响起。

    “抓住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