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64章 连斩!

    “四弟!!!”

    三道长虹姗姗来迟,只能眼睁睁看着水巫仙尊的元神,被宁凡一口生吞。

    冰冷的杀意,从这三名仙尊仙王身上散发出来,使得原本风和日丽的海巫部,顷刻成了凛冽寒冬!

    不必再有任何言语,不必再有任何交谈,三名万古老怪好似发怒的狮子,直接各展神通,朝宁凡围杀而来。

    这三人,正是除了水巫仙尊之外,当下海巫长老团的另外三名万古长老!

    云巫仙王,水龙仙尊,紫海仙尊!

    两名仙尊皆是一劫修为,那云巫仙王,则是一名刚刚晋级数万年的仙王新人。

    三名万古齐齐动手,声势何其浩大,狂风席卷之下,此地一个个海巫族人皆是面色煞白,伏倒在地,连站立都无法办到。

    巫娜的心悬到了嗓子眼,焦急地对着天空呼喊着‘大哥哥快逃’‘大哥哥快跑’的字眼,声音却被淹没在了呼啸风声中,普通人根本无法听清。

    宁凡倒是听到了。

    但他根本不屑于在区区一王二尊的围攻之下逃跑!

    死帝拥有碾压他的绝对实力,才能让他无奈退避,但眼前这三人,显然还不够资格!

    “紫海八崩!”↘£

    “水龙斩!”

    “仙王一指山!”

    三人皆是全力出手,联手合击之下,便是一些三劫仙王中的强者,也难以正面硬接。

    宁凡却不为所动,直接放出黑猫融合,气息暴涨之下,周身传出的气势隐隐达到了仙王层次,继而翻手召出逆海剑,将一身修为尽数汇聚在剑上。

    任你万千攻势,我只一剑劈开!

    紫海仙尊所释放的遮天紫海攻击,被逆海剑一剑之威生生斩作无数碎浪,失去威能的海水化作暴雨,洒落整个海巫部!

    水龙仙尊所释放的龙行飞剑斩击,被逆海剑一剑斩去龙头,破碎的剑光在长空之上爆射开来,晃得芸芸海巫族人睁不开眼!

    云巫仙王一指成山,其指山同样被逆海剑一剑崩溃成无数碎石!

    三名万古联手合击,居然被宁凡一人一剑轻描淡写地接了下来!

    骇然的神情,顿时出现在了三名万古老怪身上!

    “此人气息好生古怪!原本只是二劫程度,却不知为何,一瞬间暴涨到了三劫仙王的层次!”

    “居然一剑破掉我们三个的合击,此人使的是什么剑!居然有如此威能!”

    “好像是道兵!”

    “不可能!道兵威能向来逊于同级法宝,怎可能有这等威力!”

    宁凡根本没有闲心理会三人的惊呼!

    此刻的他,融合了黑猫的道魂力量,则在极短时间内,他便是一名三劫修为的仙王!

    且在三劫仙王之中,他也是中游实力,绝不是眼前这名云巫仙王可以相比!

    嗤!

    宁凡周身红芒一闪,消失无影,几乎在同一时间,云巫、水龙、紫海三人,眼前皆被红芒所笼罩。

    也就云巫仙王反应快些,张口吐出一道光华,护住的前方,但仍被红芒一击轰飞,闷哼一声,吐血连退,举止狼狈无比。

    水龙、紫海二尊,则在看到红芒的瞬间,眼神一个恍惚,直接陷入到幻术之中。

    没有闪避!

    没有防御!

    二人如木头人一般凌空而立!

    继而如同刀切豆腐一般,二人的仙尊肉身,被逆海剑生生劈成两半!

    连元神都没有逃出,便血洒长空,一命呼呜!

    红芒之下,宁凡神情冷漠,徐徐现身,在他的身后,是两具从天空坠落的仙尊残尸!

    先是水巫仙尊,然后是水龙、紫海二尊,短短十息不到,便有三名海巫部仙尊,接连丧命于宁凡之手!

    所有观看此战的海巫部族人,都被宁凡表露出的战斗力吓到了,惊声四起!

    那可是堂堂万古仙尊啊,是无数修士穷毕生之力想要修成的境界!居然…这么容易就被连杀三人!

    这一幕…难道是梦境不成!

    就算此刻的宁凡,表露出的气势达到了三劫仙王的中游水平,也不可能做到一面倒的秒杀才对!须知万古层次的斗法,即便有着两三个境界的修为差距,也不大可能出现一方秒杀另一方的!

    莫非宁凡不是三劫仙王…而是四劫,不,五劫仙王?

    又或者是一名半步踏入仙帝境界的准帝!

    “二弟!三弟!居然,居然会…”

    云巫仙王惊呼道,惊呼声中,更有一丝恐惧透出。

    他不是那些没有眼力、胡乱猜测的海巫族人!

    他看得出来,宁凡的本身实力只是二劫仙尊水平,却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短时间内拔高到了三劫仙王的修为!

    理论上讲,莫说是三劫中游的仙王,就算是三劫巅峰的仙王,也不可能一个照面秒杀万古仙尊!

    但此子的手段太过逆天!

    居然只凭一个眼神,便封住了两名一劫仙尊的行动,令二人陷入幻术,无法自拔!

    这是何等高深的幻术造诣!便是中州五帝,怕也没有人能凭幻术办到此事吧!

    倘若不是此子幻术太过强大的原因,就算水龙、紫海二人再不是此子的对手,多少也能撑上一会儿的…

    “该死!我海巫部巫卫何时惹上了这么一位大敌!此人是圣山陵墓走出的强者,还是来自三焰的入侵者!幻术如此强大,此人绝非无名之辈,所以他才要佩戴面具藏头露尾吗!”

    “此子不仅幻术强大,道兵更是厉害异常,非先天法宝根本无法与其道兵抗衡,如此一来,以我这些法宝家底,想要仗着法宝压他,便没有了可能!且此子速度似乎还要在我之上,凭我的速度想要偷袭此子,亦或是从其手上逃脱,都只是痴心妄想,与其斗法之时,更需要时时刻刻分出一些心神防御识海,以免不知何时,中了他的幻术!当真不胜其烦!”

    “此子太过危险,不能再留手了!哼!我的万古真身本还没有彻底修成,不应用于斗法…此刻却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若不全力出手,怕连我这等仙王,都有一丝可能,陨落在此子手上!”

    心思飞转间,云巫仙王有了决断,翻手祭出数件十一涅法宝,朝宁凡打去,并趁着这一间隙,在长空之上飞退,一面十指掐诀,一面口中念念有词。

    继而他的身躯发出耀眼的水蓝光芒,并在光芒之中,身躯不断胀大,片刻间,便化作了一尊百丈高的巨人。

    这并不是修真界常见的肉身化巨之术!

    在变为百丈巨人的瞬间,云巫仙王的气息一路暴涨,从堪堪达到三劫仙王的程度,一路拔高到三劫仙王的上游实力!

    单论气势,已经稳压融合黑猫的宁凡一大截!

    “万古真身么…想不到此人居然是一个修成了万古真身的三劫仙王,如此一来,倒是不能太过小瞧此人了”

    宁凡挥动逆海剑,将云巫仙王打来的十一涅法宝尽数击碎,而后化作红芒,朝云巫仙王所化巨人暴冲而出,逆海剑带着七星之重,朝巨人丹田一剑刺下。

    面对宁凡来势凶猛的一剑,巨人却只是不屑地一笑,神通一催之下,其丹田位置忽然长出细密的水蓝色鳞甲,挡住了逆海剑的剑尖。

    金铁碰撞声传出,逆海剑的锋芒,居然没有一剑刺穿巨人的腹部鳞甲防御,仅仅碰撞出了一些火花。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对于云巫仙王变出万古真身的防御,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认识。

    这云巫仙王的万古真身,似乎对于防御力加成极大。单凭其肉身鳞甲,怕是足以防下绝大多数的十二涅法宝攻击了,纵然逆海剑威能不俗,距离破防仍旧差了少许。

    “死!”

    一击防御成功,云巫仙王顿时信心暴增,巨人之身爆喝一声,布满鳞片的巨掌卷动道则之力,朝宁凡当头按下。

    巨掌一按之力,完全不逊色于十二涅法宝的全力一击了!

    宁凡以逆海剑去格挡,勉强算是挡下了巨掌的攻击,却仍是被巨掌一掌拍下长空,重重砸落在地上。

    倒还不至于受伤。

    但多少是有些落于下风了。

    此刻云巫仙王修为凌驾于宁凡之上,在缺少强力幻术的前提之下,使用幻术意义不大。

    单凭逆海剑也不足以破防,如此一来,只能再使用些其他手段了。

    “雨…”

    宁凡从地面的巨坑之中徐徐站起,横剑在前,逆海剑上,忽然有了湿润的雨意缠绕,继而那些雨意,化作了密密交织的雨之道则,使得逆海剑的剑锋,透出一丝道则之力的寒芒!

    “战…”

    第二种道则光芒加持在了逆海剑上!

    “暗…”

    第三种!

    “木…”

    第四种!

    “凤…”

    第五种!

    “而后是新修成的…雷!”

    第六种!

    雨阴阳偏向于提升感知,战阴阳偏向于意志层面的增幅,暗阴阳偏向于加成幻术,木阴阳偏向于恢复,凤阴阳偏向于加成火攻,雷阴阳偏向于加成雷攻。

    前四个阴阳,对于逆海剑的攻击力有加成,但那些加成比起雷火力量的加成,就要逊色许多了。

    此刻宁凡在逆海剑上缠绕上了六种道则力量,原本好似水波流动的逆海剑,顿时化作一柄六彩夺目的妖异光剑!

    普通人看不出此剑六种光芒的可怕!

    然而云巫仙王却懂!

    前一秒他还处于稳占上风的快意之中,后一秒便有了汗毛耸立之感!

    “居然是六种道则力量!且此子所使用的每一种道则,居然都触摸到了一丝掌位的边缘!”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老夫修出一种海之道则,便穷尽了毕生岁月,此子居然…修成了六种!便是仙帝,也不会分心去修六种道则…此子居然…”

    红芒一闪,宁凡从地面之上消失。

    继而长空之上,巨人身前,忽然毫无征兆,天降暴雨,并于暴雨之中,突兀地现出一个鬼面银发的人影。

    六彩光剑,一剑当空!

    死亡的危机感,一瞬家出现在了云巫仙王心头!

    云巫仙王有了片刻的怯意,但继而,那怯意便被疯狂取代,巨人一声爆喝,周身毛孔之中,忽然射出数以百万细如寒毛的道则水箭,迎着宁凡的斩击席卷而去。

    那些道则水箭数量之多,威能之大,便是一些三劫仙王猝不及防,都可能被其一击重创。

    此刻云巫已是存了拼死之心,他不知自己能否挡下宁凡六种道则的斩击,防御若是不足,便只好以攻对攻了!

    然而云巫仙王要失望了。

    他那威力惊人的百万水箭,还未打到宁凡身前三丈,便被宁凡周身升起的护体金光给拦截,无一可以破防。

    继而便是宁凡散发六彩光芒的一斩,当头降临,从巨人的天灵盖,一路劈至巨人两胯之间,将巨人劈成两半!

    巨人体表覆盖的细密鳞甲,防御无效…

    被斩开的两个巨人半身,更是出现了恐怖的一幕!

    左半边身体,被凤族的火焰一路焚烧,在坠落到地面之前,便烧成了焦炭。

    右半边身体,则被雷之道则所侵蚀,最终化作劫灰。

    宁凡周身透着生人勿近的煞气,解除黑猫融合,将逆海剑收起,徐徐降落于地,神色依旧十分平静,好似连斩四名万古的人,不是他一般。

    但四周的海巫族人,却已经哗然一片,惊呼四起!

    “这丑汉…居然胜了!以一人之力,战胜了四名长老团万古长老!”

    “赢了!终于赢了!终于干掉了百花帝安插在我族的毒瘤!”

    “女儿,你在天之灵看到了吗,这位面具英雄,给你报仇了!”

    “英雄!丑兄弟,你是我们海巫部的英雄!”

    什么鬼…

    宁凡满头黑线。

    一般来讲,他这么暴起出手,连杀对方族群四名万古老怪,对方族人不是该将他恨之入骨么。

    居然还有不少海巫族人纳头而拜,跪在地上不断磕头,感激他灭杀了四名海巫部万古…

    他自问一生行凶杀人的事情没有少干,但杀人对方的人还被对方感谢,貌似还是头一次…

    “大哥哥,你真是巫娜的大英雄!不,你是整个海巫部的大英雄才对!巫娜好开心,巫娜真的好开心!长老团一灭,姐姐就能重见天日了!就不必再遭受海谷刑罚了!”

    巫娜笑容噙着泪花,激动地抱住宁凡的手。

    更有一些海巫部族人,忽然一拥而上,将宁凡给举了起来,朝天空高高抛弃,欢呼庆祝。

    凌乱了…

    真是凌乱了…

    这些海巫族人居然不怕他连杀一王三尊的煞气…普通人看到这等煞气,怕是早就吓得屁滚脲流了吧。

    奇葩…大卑人果然奇葩多…

    宁凡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被一群海巫族人抛来抛去,身形一晃之下,直接消失于原地。

    同样从原地消失的,还有巫娜,以及满地死尸的储物袋。

    见宁凡忽然消失,并带走了巫娜,海巫族人们皆是一怔,继而大都露出了‘你懂得’的笑容。

    “这位丑英雄果然是为了美人,才对长老团下手的!”

    “啧啧啧,才刚杀完敌人,就急不可耐的带着美人走了,这丑英雄莫非是要找个地方,和巫娜小丫头嗯嗯啊啊…”

    “巫娜小丫头还那么小,不要紧吧…”

    “放心!丑英雄一看就是稳重可靠的人,肯定会对巫娜小丫头十分温柔的,能委身这么一个草原英雄,是巫娜的福气啊。我看那小丫头一直在害羞,想来内心也是十分愿意的…”

    “决定了!丑英雄是我们海巫部的大恩人,我要给他立一个纪念碑!纪念他的丰功伟绩!”

    “晦气!又不是死人,立什么碑!要立就立雕像!”

    “好!我们一起给丑英雄立一个雕像,感激他。可惜不知道丑英雄的真面目,如此一来,也只能立一个佩戴面具的雕像了。”

    “行善不留名么,看来丑英雄佩戴面具,并不只是因为丑,也许有行善不留名的意思呢。”

    “等一下,立雕像是一件大事,但在这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百花帝安插来的巫卫,在我海巫部作威作福多年,原长老团的长老囚禁的囚禁,处死的处死,我们是不是应该先解救一下被囚禁的长老们,然而在长老们的带领下,重建海巫?”

    “对!说得对!我们应该先去解救被囚禁的长老,还有前任巫女,也应该解救!她不过是忤逆了百花帝而已,百花帝的手居然伸得这么长,管到我海巫部头上了!哼!那么好的巫女大人,可不能永远囚禁在海谷那种地方!我们快去解救巫女吧!”

    “可是海谷禁地有海魔,我等去了必死无疑啊…”

    “哼!就算是必死无疑,也要救出巫女大人,不能让她沦为区区海魔的饲料!”

    一群海巫族人熙熙攘攘之后,便各行其是了。

    这一切,宁凡并不关心,此刻的他,位于海巫部族地的极东,一处吹着咸腥海风的荒原之上。

    表面上看,此地只是一处平平无奇的荒原,但宁凡还是从此地极为细微的大势流动中,察觉到一丝空间波动。

    “这处空间之下,便是你族海谷禁地了吧?”宁凡朝身旁面色娇红的巫娜小丫头问道。

    “是,姐姐就被关押在这里,大哥哥是要来这里救姐姐吗?”巫娜害羞地问道。

    她刚刚可是被宁凡一路搂着腰抱到这里的。

    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早已动了情思,绝望之际,忽然有大英雄挺身相救,正是无数少女幻象过无数次的桥段。

    却不料这种桥段有朝一日真的会上演。

    就算…就算她的大英雄,长得很丑很丑,也没有关系吧。嗯,没有关系的。姐姐说过,找夫君的话,得看人品,而不能只是找长得好看的。

    宁凡无奈地摇摇头。

    精通窃言术的他,怎可能察觉不到巫娜小丫头的情思,可惜…他是不会对只有两面之缘的陌生小丫头动心的。

    “你…你不是来救姐姐的?!怎、怎么会…”误会了宁凡摇头的意思,巫娜快要急哭了。

    “不,我确实是来救她的。”见玻璃心的小丫头又快哭了,宁凡一阵头疼,解释道。

    听说那巫言是受他牵连,才被打碎巫骨囚禁的。碎骨囚禁啊,想来不会是什么舒适的囚牢生活。

    故而本来还急于炼丹的宁凡,此刻倒不介意先救人再炼丹了。

    且这海谷禁地…怎么说呢,给宁凡的感觉,似乎比之前炼丹的古海干涸位置更加完美。

    若是进入这海谷禁地炼丹,也许能够炼制出品质相当不错的问心丹呢…

    “果然,大哥哥是一个好人。”小丫头眼中闪着崇拜了光芒,呼哧一声,又发给宁凡一张好人卡。

    “好人么…”

    宁凡不以为意地摇摇头,这两个字,和他不沾边。他不是好人,他是时代的恶党。

    “大哥哥若是想要进入海谷禁地,便需要小心海魔大人。海魔大人是我海巫部的守护尸魔,并非是人形尸魔,而是魔兽死后所化尸魔,厉害无比,据说海魔大人生前,是我族所在古海曾经的海中霸主呢。即便如今死得只剩尸身,沦为尸魔,实力也是非同小可。据说数万年前,曾有一名圣山六劫仙帝来我海巫部生事,结果被海魔大人一吼之力震得吐血,惊退而去…一直以来,海魔大人都是我族的守护神,深爱着这片土地。但后来百花帝来了一趟,海魔大人就不知为何,成了百花帝的奴仆,对百花翟听计从,此刻还在看守姐姐的,不让姐姐逃出海谷哎,失去了海魔大人的保护,我族便再也没有抗衡中州仙帝的力量了…当然,这些都是巫娜出生以前的事情,是真是假,巫娜也不清楚,都是听姐姐说的。”

    宁凡眉头一皱。

    这处海谷禁地之中,居然蛰伏着一头一吼惊退仙帝的恐怖尸魔吗…

    且那尸魔还对百花翟听计从,看守着这片海谷…

    也就是说进入海谷之后,还会有一场恶战么…

    隔着空间,宁凡仍能感受到对面海谷中的那道隐晦气息…

    很强大,怕是达到了六劫仙帝的上游水平…

    罢了,恶战又如何,他又不需要击杀这只海魔,只需要带走海谷内囚禁的巫言即可。

    这等存在不是宁凡可以击杀的,当然若是宁凡灭神盾全开,区区六劫仙帝,同样拿他没有办法。

    至于在海谷禁地炼丹…能在此地炼丹自然更好,不能炼再退回之前的市集帐篷炼丹便是!

    宁凡抬指向前方一点,这一指看似点在空气上,实则点在了此地空间之力交汇的中心。

    霎时间,原本空无一物的荒原上空,现出一个古老空间的入口。

    阵阵腥臭海风,从空间之内散了出来,那是尸体的腐臭味…这个味道,顿时使得巫娜小丫头干呕了起来,但因为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只呕出了一些酸水而已,极为难受。

    宁凡微微一叹,朝小丫头背心度入一道法力,霎时间,小丫头的呕吐感便消失了,也再闻不到空间内的臭味了。

    是宁凡以舍空修士特有的力量,屏蔽了小丫头的嗅觉。

    背心被宁凡触碰了一下,巫娜的小脸顿时变得通红通红,又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欢喜。

    “你留在外面,等我带你姐姐出来。”宁凡淡淡道。

    “不,大哥哥带上巫娜吧,巫娜想亲手救出姐姐!巫娜知道这个要求十分任性,不过巫娜也并不是什么累赘,巫娜可是海巫部近百万年来,唯一一个可以和海魔大人交谈的人呢!大哥哥带上巫娜,绝对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的!”

    巫娜扬着头,自信满满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