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63章 行凶!

    无数年以前,当古海草原还没有大卑人居住时,此地并不是草原地势,而是大海汪洋。:

    宁凡手中的鱼化石,生前便是那古老海洋中的一只古鱼。

    修真无岁月,沧海化桑田,化石这种东西在修真界并不少见,但真正将化石拿来贩卖的人,很少。

    不得不说大卑人是一个异类,明明拥有修为,却做着许许多多凡人才有的买卖,过着凡人才有的生活。

    大卑人所喜爱的金银里,包含了极为珍贵的天道金银成分,这一点,绝大多数的大卑人想必是不知的。

    海巫部所售卖的古鱼化石,同样蕴含了某种极为特殊的道韵,有别于普通的化石,这一点,海巫部绝大多数修士,怕也是不知的。

    宁凡之所以会购买小丫头巫娜的鱼化石,原本只是出于无奈,但这一刻,他却有些庆幸自己买了化石,而不是直接将那小丫头赶走。

    这小小一个化石之中,似乎包含了问心丹的炼制关键…

    沧海化桑田…

    古鱼化石…

    宁凡时而目光清明,时而茫然,时而微笑,时而皱眉。

    他好似懂了,又好似不懂,持着化石研究了许久,最终有了猜测。

    “问心丹之所以需要在古海干涸之地炼制,是否与这些古海干涸遗留下来的鱼化石有关…”

    宁凡沉默少许,忽然药魂化鼎,再一次在帐篷内开炉炼丹。

    丹鼎中的火焰,熊熊燃烧,抛入鼎内的药材,一一炼为最为精纯的药浆。

    上百种药浆在宁凡强大神念的操控下,或是两两融合,或是三五融合,渐渐地,鼎内上百药浆,最终融合成为一体,并在宁凡火温不断改变之下,药浆化为蒸汽,蒸汽再化药浆,如此反复转变,不知经历了多久,忽然,药浆开始固化。

    宁凡手法不断变幻,数百次的失败,使得他炼制问心丹相当娴熟。

    鼎内的药浆,已经开始凝丹了,这是最为艰难的一步,宁凡之前绝大多数的失败,都是败在了这里。

    这一次,问心丹凝丹之时,同样有了失败的征兆。

    宁凡皱了皱眉,十指掐了一个古怪丹诀,凝丹失败的征兆顿时平息了一些,但继而,药浆再次药力混乱,无法凝聚。

    宁凡试图将自己两次舍空心劫的经历、感悟融入到丹药内,同样无法办到。

    滋滋滋…

    鼎内开始传出一丝焦糊的味道,已经有少量药浆被丹火焚成灰烬。

    宁凡沉默少许,忽然取过古鱼化石,双手一搓之下,将那化石搓成米分末,猛地撒入丹鼎之内。

    霎时间,丹鼎内出现了极为奇异的一幕。

    原本嘶嘶燃烧的火焰中,居然传出了古时海浪的声音!

    更有一条古鱼虚影,在丹鼎内的火焰之中游动,并沿着火焰纹路,一路游到了药浆之中。

    便在鱼影游入的瞬间,原本始终无法凝固的药浆,居然凝固了一些。

    但却有更多的药浆被烧成了焦糊。

    宁凡手法不断变幻,收火成丹,最终,炼制出一颗焦糊的问心丹。

    如此焦糊的丹药,不仅药力流失大半,服食后更可能有巨大副作用。某种意义上讲,这一次宁凡虽说凝丹成功,但所炼制的问心丹,仍旧是一个失败之作。

    看着这一失败之作,宁凡却露出了笑容。

    “看来我的感知没有出错,在鼎中加入了古鱼化石之后,果然成功凝丹。炼制问心丹的关键,就是这种鱼化石么…”

    “之所以丹药焦糊,似乎只是因为鱼化石的数量不足,若是这种化石再多一些…应该可以炼制出完美无缺的问心丹!”

    宁凡随手收起问心丹失败之作,掀开帐门走出,这是他来到海巫部后,第一次走出帐篷。

    帐篷外不远,便是海巫部的市集,贩卖古鱼化石的大卑人不在少数,宁凡轻易便买到了大把鱼化石。

    而后回到帐篷,再一次开炉炼丹。

    如之前那般操作,如之前那般一路进行到凝丹的最后一步。

    继而,宁凡朝丹鼎内加入了新买的鱼化石。

    但这一次,他居然连焦糊的丹丸都没有得到,直接将药浆炼成了废渣!

    成果居然还不如上一次…

    “不对,不对…我刚刚购买的这些化石,似乎和那个小丫头卖给我的化石,不一样…”

    宁凡皱着眉头,再一次走出帐门,在市集中一个个化石摊位跟前驻步查看。

    只是观看,却没有再买。

    普通人贩卖的古鱼化石,比起巫娜卖的化石,似乎,缺少了什么东西…

    “你卖的化石,好像和一个名叫巫娜的小丫头所卖的化石,不太一样…”

    宁凡观察了许久,终于还是向某个摊主询问道。

    “巫娜?你说的是前任巫女大人的妹妹吧?她的鱼化石,好像确实和我们的化石不太一样,毕竟我们的化石都是在草原地底挖出来的,而她的化石,是从我部禁地之中捡来的,是经过海魔大人法力温养过的化石呢。”

    海魔大人?禁地?

    既然是禁地的话,应该不是他这等外人可以轻易入侵的吧?

    他还需要不少那种特殊化石,才能炼制出完美无缺的问心丹,侵入海巫部禁地寻找特殊化石只是下策,他还有更简单的办法,那便是找到那个巫娜小丫头,直接从这小丫头手上再买一些化石…

    “丑兄弟,老哥我出于好心,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买巫娜的化石,也不要与巫娜扯上任何关系。”摊主忽然神神秘秘地提醒道。

    “为何?”

    “哎,我刚刚不是说了吗?那巫娜,可是我部前任巫女巫言的妹妹,前任巫女犯了大罪,与私毁刑环的外修勾结,如今已被罢去巫女之位,更被打碎巫骨,关在我部海谷禁地的水牢之中…不过老哥我还听说过一个传闻,那前任巫女勾结外修之罪,不过是一个幌子,真正将她重罚的原因,是她胆大包天,忤逆了百花峰的仙帝大人…我海巫部的长老团,有数人都受过百花帝的恩惠,自然不可能轻饶前任巫女的…”

    宁凡眉头一皱。

    那巫娜小丫头,居然是巫言的妹妹?

    而巫言,居然被废掉了巫女之位,更被碎骨关押?

    所以说…是他牵连了巫言?

    巫娜小丫头到处卖石头,也是为了攒够钱,给关押巫言的牢头送礼?

    摊主倒还真是个热心肠,见宁凡似乎对巫娜的身份不以为然,不由得再次提醒了几句,生怕宁凡跑去和巫娜接触,惹祸上身。

    正交谈间,集市上忽然吵闹起来,熙熙攘攘中,更夹杂着一个小丫头的哭喊声。

    “放开巫娜!不许把巫娜的石头扔在地上!不许把巫娜的石币扔在地上!可恶,这是巫娜的东西,快还给巫娜!”

    “你干什么弄烂巫娜的衣服,啊…救、救命!不、不要!”

    在一大群行客不忍的目光中,一队身穿皮甲、脸上画着油彩的兵卒,正在肆意欺凌一个小姑娘。

    这些兵卒是海巫部的巫卫,直接听命于海巫部长老团,拥有着就地格杀不法族人的特权!

    在海巫部,巫卫行事向来张扬跋扈,除了少数几人不敢惹,几乎没有谁是巫卫惹不起的。

    若是从前的巫娜,身为海巫部巫女的妹妹,大概也是他们不敢招惹的对象吧。

    但如今…前任巫女被废,巫娜失去了依仗,不过就是个人人喊打的黄毛丫头罢了。

    这队巫卫的头领,是一个满脸横肉的胖修士,直接令手下将巫娜捆绑在一个木桩上,而后拿着沾水的皮鞭,一鞭鞭抽打在巫娜身上。

    每一鞭的力道,都能被他精妙控制,不伤巫娜身体,只抽烂巫娜的衣物,并在巫娜洁白的肌肤上留下一道道红痕。

    才一二十鞭,巫娜就被抽断了袖子,露出布满红痕的藕臂。

    又一二十鞭,巫娜大腿以下的皮裤,也被抽烂,露出光洁的小腿。

    巫娜恐惧的看着胖修士,哭喊着。这恐惧,这哭喊,落在这名胖修士耳中,分外动听。

    若说海巫部第一美人是巫言,第二美人就是巫言的妹妹…巫娜了。

    当然,这个小丫头目前才十三岁而已,身体根本没有长成,但没有关系,年纪小,胖修士更感兴趣!

    更有…蹂躏此女的**!

    他好似猫戏老鼠一般,抽断了巫娜的衣袖,裤脚。

    再之后,抽烂哪里的衣服呢?是抽胸口呢,还是大腿呢…

    还是…直接硬上呢!

    胖修士舔着舌头,一点点逼近巫娜。

    附近聚集的海巫部族人越来越多,皆是敢怒不敢言。

    偶尔有几个愤愤不平的海巫族人,想救下即将被当众摧残的巫娜,立刻就被巫卫门围住殴打,非死即伤。

    鲜血很快就在地上流淌开来。

    巫娜绝望了。

    眼前的胖修士不是旁人,正是看守姐姐的牢头之一!

    之前巫娜找上此人,此人明明一口答应,会帮她私下看望姐姐…为何,为何现在又要对她做这种恐怖的事情!

    “乌鲁叔叔,你…你不是说只要巫娜给你一份满意的回报,你便允许巫娜探望姐姐么!巫娜正在很努力的存钱,等存够一百个石币,就送给你。你…你放了巫娜好不好…”巫娜哀求道。

    “一百个石币?那种东西在这片草原,要多少有多少,我不需要!我暗示的回报,是你自己啊,可你似乎不太明白呢,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体有多么诱人,叔叔等了这么多天,也没见你投怀送抱,所以今天叔叔不等了,直接就来找你了。不要指望有人能救你,那几个想要救你的英雄,已经躺下了…”

    胖修士嘿嘿邪笑道,布满老茧的手,朝巫娜布满泪痕的小脸摸去。

    身后,则是几名仗义出手的汉子,被巫卫痛殴的惨呼。

    但就在胖修士的脏手,即将碰到巫娜的前一秒,毫无征兆的,胖修士的头颅忽然高高飞起。

    继而平平削断的脖颈位置,血箭狂喷,尸体朝地上软倒!

    胖修士的元神,则愤怒、骇然地飞出尸身,哪里还有欺凌巫娜的**,猛地朝身后望去。

    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宁凡身上!

    更有四十多个巫卫,大惊之下,直接将宁凡团团围在中心,如临大敌地对宁凡喝道,

    “你是何人!为何对我巫卫动手!”

    四十多名巫卫,皆有着命仙、渡真的修为,尤其是那乌鲁统领,更是一名舍空强者。

    但有着舍空修为的乌鲁,却被宁凡神出鬼没地灭去肉身。

    没有人看清宁凡是如何动手的!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宁凡的实力强得可怕!出手速度已超过了他们的目力捕捉!

    “我没有兴趣管你们海巫部的破事,但我和这个小丫头有些因果,不能眼睁睁看她被你们侮辱呢。”

    周围刀剑林立,宁凡却完全视而不见,只身形一晃,便出现在捆绑巫娜的木桩跟前。

    同一时间,四十多个巫卫全部被削断脖颈,首级刚刚飞起,鲜血狂喷。

    一个又一个仓皇失措的元神,从尸身内飞出。

    但刚刚飞出,便被宁凡大口一吸,直接吞入腹中生食!

    便是乌鲁的元神,也被宁凡一口吃掉!

    手掌一抹之下,巫娜身上束缚着的绳索便断掉了。

    巫娜失措之下,身体不由自主向前软倒,却被宁凡轻描淡写的扶住。

    手掌接触下,巫娜的小脸顿时红成了柿子,呼呼冒着热气,结结巴巴道。

    “大大大大哥哥,谢谢谢你救救我,不不过你惹大麻烦了,快快快逃…”

    附近的海巫族人,居然也一个个催促道。

    “丑兄弟,谢谢你救了巫女大人的妹妹,不过你还是快逃吧!你杀了这么多巫卫,长老团的人很快就要到了!”

    “快走吧丑兄弟!我家里有一辆日行万里的灵兽车,送你逃命!”

    “我这里有两张古巫神行符,送你逃命!”

    “我这里有…”

    居然没人责怪宁凡杀人,而是纷纷帮助宁凡逃跑。

    宁凡微微一诧,继而失笑摇头。

    这些人应该只当他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大卑人,才会这么说吧。

    若这些人知道他是私毁刑环的外修,还会不会这么关心他,就难说了。

    没有理会众人的逃命劝说,宁凡五指一摄,将地上洒落的鱼化石全部收走。

    这些鱼化石是巫娜直接被捉住时,散落到地上的,属于特殊化石,对于炼制问心丹颇有好处。

    “这些石头归我了,算是我救你一次的报酬,你有意见么?”宁凡淡淡问道。

    “没没没…没有…不过大哥哥,你快逃吧…”巫娜看着不紧不慢收捡鱼化石的宁凡,着急道。

    “为何要逃?”

    “因为…因为长老团很可怕…”

    巫娜都快急哭了。

    这个大哥哥怎么这么从容不迫,你可是杀了巫卫啊,长老团不会放过你的。

    “据我所知,海巫部的长老团,只有一名仙王、三名仙尊吧,没什么好怕的。”

    说话间,上百道气息强横的流光,已从远处飞来市集上空,当中一名仙尊神通一展,直接将此地天地封锁,并神情冷漠俯视着宁凡。

    “何妨鼠辈,居然敢杀我海巫部巫卫,活腻了么!给你三息考虑,是自尽,还是被老夫诛杀!”

    “只是一个新晋仙尊么,风评似乎不怎么好呢…”

    宁凡窃言术一展,便从周遭不少女子心中,看到了对于这名万古仙尊的憎恨。

    长老团第四长老,水巫仙尊!

    平日在海巫部欺男霸女的事情没少做,貌似是百花帝的附庸者,故而在这海巫部之内有着无上特权…

    无人敢得罪!

    可惜,百花帝的附庸身份,吓不到宁凡,这身份,更可能成为其死因!

    宁凡并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若是这海巫部巫言、巫娜姐妹的遭遇,与他有着某种意义上的因果联系,则此事,他便不可能坐视不管了。

    嗤!

    只见宁凡周身红芒一闪,瞬间从原地消失。

    下一个瞬间,天地间的封锁禁制不断传出轰鸣崩溃之声!

    天空上的上百道巫卫身影,更是在同一瞬间,被人以无上拳力直接轰成血雾,空中处处都是古魔崩山之影。

    水巫仙尊更是一声惨叫,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一道妖异红芒贯穿了身体,尸身嘭地一声,炸成血雾。

    继而红芒一凝,现出宁凡的本相,手中则生擒了水巫仙尊的元神。

    并不给水巫仙尊求饶的机会,直接张口一吞,将水巫仙尊元神生吞!

    “四弟!!!”

    天空另一端,遥遥赶来的另外三道仙尊、仙王气息,怒吼冲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