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60章 雷阴阳

    与一界天道做交易,并借助天道的力量来调动整个位面的资源来修炼,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从未在极丹圣域的历史上出现过。

    今日宁凡却在这极丹圣域,开了这一先例!

    在小猫儿的帮助下,宁凡轻易便震住了极丹圣域的另外四只天道魂,只一声令下,源源不断的天地雷力,从极丹圣域四面八方调动而来。

    原本灰蒙蒙的天空,渐渐有了大片银色电光汇聚,不断聚集之下,形成上亿道连天之高的闪电,交织于长空。那些巨闪越聚越多,于此地荒芜大陆的上空,渐渐扩大规模,形成雷暴,巨大的雷之漩涡在空中呈现。

    起初,雷暴的威力只相当于一名仙王全部力量。

    渐渐地,雷暴的威能增加到两名仙王合力的程度,并持续上涨。

    三王,四王,五王…

    十王,百王…

    千王!

    等同于一千名仙王力量总和的雷暴,最终成形,肆虐于长空!

    这是何等惊人的雷暴!此处凶域大陆无数走兽生灵,因这雷暴的恐怖天威,发抖不止。就连个别仙尊级魔兽,都在这雷暴威压之下有了惊惧。渐渐地,不断有魔兽开始朝着附近其他大陆逃离,已不敢再在此地逗留,唯恐空中雷暴轰落下来,将所有一切都毁灭!。

    宁凡面色不改,心中却也是一震。他虽说想要借助极丹圣域天道之力,调动一界雷力修炼,却完全没有料到会调来如此数量的雷力。问了四名天道魂一句,才知,此刻四名天道魂居然一口气调动了极丹圣域十分之一的位界雷力,来供他修炼使用!

    好大的手笔!

    眼前这等程度的雷暴,单论威能,甚至还要远远高出当日仙萝莉进化雷体所引发的最强雷暴威能!

    这不是修士能够抗衡的力量!纵然仙帝陷入这等雷暴中心,都有可能在数息之内被轰杀成飞灰!

    非人力可抗衡!对于任何一个第二步仙修而言,眼前的雷暴,都可谓是天灾!

    好在穹顶上的四道天道魂,不敢轻易现出道魂本体,如此一来,它们纵然能够调动来如此数量的雷力,却无法将之控制,只能任由其聚集于空中,化为自然天象,自行形成雷暴,而无法令其形成神通攻击宁凡。

    若无小猫儿震慑,若这四只天道魂现出道魂本体,操控这等雷力灭杀宁凡,宁凡自问正面交战的情况下,从这等恐怖雷力之下生还的几率,不足半成,这半成,还是将灭神盾全开的结果。若是逃离,倒是有不少把握…

    原本只是想稍稍祭炼雷图,此刻宁凡却有了新的想法!

    何不直接吞了此界十分之一的雷力,将雷阴阳修炼出来!眼前的雷力乃是天道直接调动天地雷力所化,其雷力精纯程度远远不是修士自行召雷所能达到的程度!

    正是修炼雷阴阳的绝佳材料!

    “哎,阁下见谅,我等摄于阁下的压力,不敢擅自化出道魂本体,唯恐被阁下的九狸仆从如法炮制捉去。如此一来,我等行使天道的权力有限,最多只能提供给阁下十分之一的界面雷力作为修炼之需,其余十分之九的界面雷力在此界圣人意志监管之下,便是我等天道也无法擅自动用。且在不化出道魂本体的前提之下,我等能做到的事情,也只是引来这等数量的雷力而已,无法随心所欲控制。从旁协助阁下炼化雷力的事情,根本无法办到。故而阁下能够从这些雷力之中收获多少,就全看阁下自己的本事了!”

    “无妨,我借雷力修炼,也无需尔等相助的,你们可以回去了,等待我下一次的召唤即可。”

    “既如此,我等便在此,预祝阁下修炼顺利了。至于雀古一事…阁下既然不愿将其放还,此事便也只能作罢了。只希望阁下能够谨守你我之间的约定,只将雀古作为雷图图灵降服。倘若阁下违背约定,暗中以九狸王弓射杀雀古,夺我始祖雷雀一族族运,则我等便是舍弃一切,也要对阁下斩尽杀绝,生生世世,不死不休!”

    言罢,穹顶四个巨大兽瞳相继消失。极丹圣域的天道,需要它们的监管,才能运行,它们无法擅离职守太久,更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陪同宁凡修炼的。

    荒凉的大陆上,生灵越逃越少,渐渐只剩宁凡一人一猫,以及被宁凡幻术控制、未曾逃离的几只可怜魔兽。

    小猫儿在宁凡一声吩咐之后,懒懒打了一个哈欠,便趴在地上睡觉了。而宁凡,则再一次运转太素雷图,将其打开。

    没有立刻动用太素雷图吸收雷暴雷力修炼,而是先将之前擒拿的始祖雷雀从雷图之中放了出来。

    这是一只帝品五阶的始祖雷雀,名字似乎是叫雀古,因为中了小猫儿的道禁毒素,此刻躯体麻痹,无法动弹分毫。

    此刻,雀古的神色极其复杂。有被区区外修擒拿的不甘,有被其他同伴放弃的绝望,也有对未来命运的恐惧。

    在被宁凡擒拿之后,也不知其他四只天道魂使了什么手段,总之,此刻的雀古已经失去了天道魂的身份,无法再行使一界天道的权力了。此举,自然是不想让宁凡借助雀古的力量,轻易掌控一界天道。

    失去行使天道的能力,雀古便只是一只帝品五阶的道魂生灵,修为与五劫仙王同级,身旁凭空多了这么一位强劲打手,对于宁凡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

    “你是叫雀古吧?”

    “是,是,是…”此刻人为刀俎,雀古又不蠢,将身份放得极低,小鸡啄米般点着麻雀脑袋。

    “你似乎很怕我。其实不必如此,你大可放心,我不会杀你,你的力量对我有用,我希望你成为我雷图中的图灵。你,可愿?”

    “这…”

    雀古内心有了挣扎。

    若它答应成为宁凡的图灵,便需要与宁凡的太素雷图性命相连,从此它即是雷图,雷图即是它。图毁雀死,雀死图伤…等同于,一生自由都会失去。

    当了这么多年至高无上的天道,一下子让他给人当奴仆,自然是难以接受的。

    但它可以对宁凡说不么?

    说不…是不是就会被九狸王弓所灭杀呢?

    与失去一人自由相比,守护一族的族运延续,不是更重要么…

    “你不愿意,是么?”

    “不,主人误会了,雀古…愿意。”

    一声主人,一句愿意,好似抽干了雀古所有的力气,神色有了颓废。

    宁凡对于雀古的内心活动当然不感兴趣,只要对方识时务就好。对于雀古,他更加不可能有任何怜悯之心,毕竟一开始,雀古可是对他存了必杀之心的。

    “既如此,我便开始施法,将你与我这雷图性命相连,过程需要你配合一二,若有雷图雷力侵入你体内,你不可抗拒。”

    “…是。”

    三日后,宁凡完成了雷图施法,将帝品五阶的雀古,彻底炼成了太素雷图的图灵。

    从此刻开始,若是雀古背叛,宁凡只需一念,便可借由太素雷图的联系将之灭杀,威慑雀古再无需小猫儿从旁相助了。

    雀古体内的道禁毒素在宁凡的示意之下,被小猫儿除掉了。

    恢复实力的雀古,帝品五阶的修为毫不掩饰地释放开来,看得宁凡点头不已。

    不错的五劫仙王打手,日后若是遇上大卑族仙王,他甚至不必亲自出手,只放出雷图中的雀古,便可迎敌。

    且收服雀古的意义,并不只是多了一个五劫仙王的大手,更重要的是,当太素雷图融合了如此强大的图灵之后,雷图之上的古老图画之中,多出了始祖雷雀的图腾,继而雷图的力量有了暴增,对于雷霆的克制提升到了空前!

    以宁凡目前修为,仙帝之下一切雷霆攻击,都可以一个照面将其吞噬化解!堪称强大!

    “日后若是遇到强大的雷修生灵,大可将之擒拿,炼为雷图图灵,应该还能令太素雷图变得更加强大…”

    对于太素雷图的修炼,宁凡找到了方向。当然,雷图的修炼并不是眼下当务之急,是时候借助漫天雷暴之力修炼了。

    十分之一的中千界面雷力形成的雷暴,雷力太过庞大,即便宁凡有太素雷图相助,没有上万年苦功,是无法办到的。

    时间有限的宁凡,自然不会选择在外界炼化庞大雷力,而是花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将雷暴的雷力不断细化分割,继而压缩成一个个银光夺目的雷球,封印保存。

    一个月的时间,声势骇人的雷暴被宁凡全部压缩成了上百万个雷球。

    雷暴消散,天空恢复了本来的姿态,然而残留于此地的雷之道则,仍旧有些混乱,灵气激荡之下,此地已不再适于修士修炼。

    这就不是宁凡所关心的事情了。

    没有了天道阻挠,宁凡轻而易举便在极丹圣域开启了玄阴界,进入了玄阴界了的其中一座千年岁月塔。

    千年光阴如弹指,当宁凡从塔中走出时,除了面色多了些许疲惫,气息强横了少许,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塔中渡过了一场小天劫,这小天劫自然也是伤不到宁凡分毫的。

    “千年岁月,百万雷球,我只炼化掉了六万余…果然,想要全部炼化这些雷力,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没有多少迟疑,宁凡又进入了第二座千年岁月塔,而后是第三座,第四座,第五座…

    直到宁凡从第十七座千年岁月塔走出时,他的气息才有了明显变化。

    雷阴阳,修成!

    宁凡的骨龄,则因为一连串的时光修行,变成了六万岁。

    雷阴阳是宁凡修成的第四个古神阴阳,雷阴阳的修成,自然使得宁凡古神修为大幅增长。

    古神修为提升到了舍空中期的顶峰,若非舍空心劫的缘故,宁凡完全可以凭借雷阴阳的修成,一路突破舍空后期,甚至突破舍空巅峰都有不少的可能。

    舍空心劫,真是一个相当麻烦的瓶颈…

    对于宁凡古魔、劫血修为而言,古神修为的提升,对于法力总量的增加,有些微不足道了。但对于宁凡体内四系力量的融合、质变,却有着不小的帮助。

    宁凡能够感觉到,随着自己古神力量精进,自己四系力量之间的某种质变,似乎又近了一步…

    百万溪流化海,正一点点接近…

    若说修成雷阴阳之前,宁凡四系力量全开的气息,达到了二劫仙王下游水平,此刻便达到了二劫仙王的中游水平。

    玄阴界内,宁凡扫了一眼岁月塔。千年岁月塔还有28座,万年岁月塔还有9座,只要拥有足够资源,凭借这些封印岁月,他的实力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宁凡抬手向天一指,半空中顿时幻化出了一卷半虚办实的古经。

    那是宁凡在木岛之上自创而出的道经第一卷,现如今,道经第一卷的内容又多了一些。

    【古神阴阳】经文四篇:雨篇、战篇、暗篇、雷篇。

    【古妖阴阳】经文一篇:凤篇。

    【古魔阴阳】经文一篇:木篇。

    “如今的我自创道经第一卷来修行二十七阴阳,此举有方便,也有麻烦。方便之处在于,我所修的所有阴阳在功法层面,有了统一,调动不同力量之时,无需同时运行多种功法,避免了多种功法运行时可能出现的法力紊乱…麻烦之处在于,自创功法明显比寻找现有的功法麻烦。若我还想修炼其他阴阳,便需要创出道经的其他篇章…”

    “有着舍空心劫限制,古神、古妖阴阳便是修成,也无法直接引发修为上的剧变,如这一次我明明修成了雷阴阳,明明足以令古神修为一路突破到舍空巅峰,却碍于心劫,仍旧卡在舍空中期的巅峰…”

    “岁月塔再多,也该合理使用,与其用于修炼心劫阻碍的古神、古妖修为,倒不如拿来修炼古魔修为…古魔修为,应该是我短时间内修为暴涨的一个突破口!”

    “但,还是不够…要如何,才能在圣山无数强者的环伺之下,在光明佛的眼皮之下,救走屠皇…”

    “救走之后,又该如何…”

    “或许我的思维出现了一些误区…从光明佛跟前救人,并不表示我必须拥有与之正面抗衡的实力…也可以从旁借力…”

    宁凡的手上还有从黄泉之下夺来的极阳水,对于准圣而言,那可是好东西…若是以此物为交易,能否请动大卑五大至尊一级的人物出手呢…

    可能交易成功,也可能交易失败,被所谓的五大至尊眼红之下,直接杀人夺宝…

    又或者,他可以自己使用那些极阳水…

    罢了,屠皇行刑还有好几个月的时间,他还有时间好好拟定计划。

    先试试乌老八献上的古国交易阵,能获得什么好处吧…

    宁凡离开玄阴界,回到外界,并没有在这处灵气混乱的大陆继续逗留,而是腾空而去,飞行了数十个荒芜大陆之后,重新寻找了一块灵气极佳、人烟稀少的大陆落脚。

    落脚点选在一处古树森林之内,森林内偶有一些魔兽袭击宁凡,通通在宁凡扶离妖目一个眼神之下中了幻术,沦为最忠实的仆从,巡守起四周。

    林中一处开阔地,宁凡取出了堆积如山大卑金银。布置古国交易阵,需要使用一定数量的天道金银为材料,交易之时,更是必定会用到天道金银。故而宁凡首先要做的事情,是从大卑金银之中提炼天道金银的成分。

    以宁凡的阵道造诣,轻易便在此地布下了古国炼成阵,开始了天道银的提炼。

    提炼的过程相当不顺利,第一次提炼,上千两白银直接被炼成阵的阵火烧成了灰。

    第二次提炼,仍是失败,又损失了上千两白银。

    第三次,第四次…

    起初的失败,是因为宁凡对于古国炼成阵的陌生,操作起来手法难免会有生涩。

    但随着失败次数增多,宁凡的手法越来越纯属,终于在第二十三次提炼获得了成功。

    从上千两天道银之中,提炼出了极少数天道银的银屑!

    之后的提炼便顺利地多了,十次提炼,基本可以成功五次,一炷香的功夫,宁凡便将手上所有大卑金银提炼完毕。

    共获得天道金一两二钱,天道银九两七钱,一两等于十钱,所获得的天道银还不到十两,比预期低得多。

    “我的炼成手法虽说纯属了不少,却还是未达到完美,否则定然可以提炼更多的天道金银…”

    “这点天道金银,也不知能买到什么东西…”

    宁凡取出了乌老八献上的古国交易阵玉简,神念探入其中,细细研究,并思考着。

    古国交易阵的布阵之法,有两种。

    第一种为官阵,会直接与传说中的远古圣宗通天教做交易。

    第二种为****,会与诸天万界的修士做交易。

    宁凡使用了一两天道银的银屑,加上其他诸多布阵材料,布了一个官阵。

    这是一个大阵,阵法范围占地数里,虚阵眼无数,实阵眼却只有一个。此阵一经运行,唯一的实阵眼位置,忽然出现了一个百丈之巨青铜天平,落在地上。那青铜天平时而虚幻,时而真实,十分诡异,宁凡伸手去摸,有时能摸到天平的实体,有时则不能。

    “小友是幻梦界修士么,看来是第一次使用古国交易阵,对这古国天平的虚影很感兴趣呢。”

    阵法之中,忽然响起一道声音,那声音给人一种渺远之感,似是从无数距离之外,通过古国交易阵的联系传达而来。声音有些苍老,听来像是一个老者,气息也因为古国交易阵的可以扰乱,飘忽不定,很难判断其修为。

    “不错,在下确实是第一次使用古国交易阵,阁下可是通天教的门徒?不知该如何称呼?”宁凡询问道。

    “呵呵,阁下这一问,可是犯了忌讳。官阵也好,****也罢,这古国交易阵的首要原则,便是绝对不能探问对方的底细,这,也是老夫丝毫不问阁下身份的原因。须知这天地间,有很多交易原本是可以完成的,但若是得知了对方身份后,有时候碍于恩仇、立场,便无法完成了。闲话休说,阁下只说想从我通天教买些什么吧?”老者的声音答道。

    这是一场绝对不会泄露彼此身份的交易么…古国交易阵的安全性,还真是很高呢。

    宁凡满意地点点头,实际上布下这个官阵,他的内心同样有些警惕的。这提问,也只是一种试探而已,毕竟他出身于紫斗仙皇所创幻梦界。倘若因为这一场与真界通天教的跨界交易,给幻梦界带来了什么灾祸,那就太不值了。但凡对方通过古国交易阵对他所在位界进行任何感应、探查,他都会在第一时间毁掉阵法,中止对方的感应。

    好在这种顾虑有些多余了,通天教似乎极为恪守它们的规章制度,对于任何一个上门交易的顾客,不会有任何探查。

    “我的手上天道金银数量不多,可能无法从贵教手里买到太好的东西。”宁凡心思一收,开口道。

    “呵呵,阁下无需对于交易金额有任何顾虑,我教奉行的原则,乃是【毫厘必争】。便是这场交易只能从阁下手中赚取一厘天道银,老夫也会尽心服务的,阁下只说想买什么即可。”

    “我想买一些傀儡材料,图纸也想买一些,差不多是准帝傀儡级别即可。还想买一些魔道功法,最好能达到九星功法的级别。不知”

    “准帝傀儡的图纸与材料…魔道九星功法…九星级别的魔道功法,视类别不同,价格差异也是颇为巨大。最便宜功法,也要十两天道银一本,若是那些厉害功法,便是卖到十两百两天道金,都是有可能的。不知阁下对于所需要的魔道功法,有什么具体要求?五行如何选择?还是需要某种特质功法?请阁下详细说明。至于准帝傀儡的图纸材料,也有许多分类,价格约莫在一两五银到百两银不等,不知小友具体需要那些材料,可有名称?”

    老者的介绍,让宁凡相当无奈。

    他貌似有点穷啊,最便宜的魔道功法都要十两天道银一本…

    本来还想买点魔道功法,借鉴一下,为以后写出其他道经篇章做准备,如今看来,这个想法貌似有点难。

    还是先买傀儡材料吧,如今玄阴界既然已经能够进入了,宁凡便打算借助岁月塔的无数岁月,炼制一具准帝傀儡出来。

    多少可以为救援屠皇增加些成算吧…

    “敢问贵教交易的金银兑换比例是多少?”宁凡不答反问道。

    “一金抵十银。”

    “原来如此。我手上只有一两二钱天道金,八两七钱天道银,不买九星魔功了,先卖给我一张准帝傀儡的图纸吧,我好根据图纸,决定购买哪些材料。”

    “傀儡图纸是么…我教库藏之中,共有准帝傀儡图纸三百零六张,小友可大致浏览一下,需要哪一种…”

    老者话音一落,青铜天平的一端,忽然有了光华闪烁,继而光华之中,徐徐出现一个时虚时实的玉简。

    那玉简继而朝着宁凡飞去,被宁凡摄在手中,神念朝玉简一扫。

    这玉简之中,记录了通天教库藏中所有准帝傀儡图纸的介绍,亦标注了价格。

    火晶傀儡图纸,以火山界特有火晶为心核的傀儡,价格四两九钱银。

    土加具傀儡图纸,以白界土为皮肤的傀儡,价格三两四钱银。

    巨臣傀儡图纸,以巨臣麟为甲胄的傀儡,价格六两六钱银。

    忽然间,宁凡从诸多图纸之中,找到了莲藕傀儡的图纸价格。

    莲藕傀儡图纸,以造化莲藕为躯干的傀儡,价格二两一钱。

    这图纸,正是宁凡所需!

    不过从图纸的价格上看,以造化莲藕炼制的傀儡,似乎并不是什么高档货啊。

    罢了,炼制高档货的主材料,宁凡也没有,就只有一个造化莲藕,就买这个图纸吧。

    “我要莲藕傀儡的图纸。”

    “莲藕傀儡是么…阁下可不要只看莲藕傀儡图纸便宜,就以为此傀其他材料同样便宜。此傀儡所需要的材料,可是卖得相当昂贵的,甚至比一些中档准帝傀儡还要贵上三分。譬如其主材料造化莲藕,便价值十二两四钱天道金,换成银价,便是一百二十四两…阁下确定要这张图纸吗?”

    一个造化莲藕都这么贵?

    乌老八不是说他师父三两天道金买了一件先天法宝么?

    “我确定,就要这张图纸了。不过我有一个不相关的问题,想要问上一问,我有个朋友,曾以三两天道金从贵教手中买了一件先天下品法宝,莫非贵教的先天法宝都卖得很便宜么?”

    “呵呵,三两天道金买到先天法宝?多半只是处理品吧,正常的先天法宝,随便一件都值二十两金,当然,我教从诸天万界收来的货物里,偶尔会有一些有问题的东西,这些东西会被低价处理。阁下的那位朋友多半买的是处理品无疑了。如何,阁下似乎对处理品很感兴趣,要不要看看我教当前的处理品列表,说不定有阁下需要的东西也未可知。”

    “我对贵教的处理品倒是很感兴趣。不过听阁下的口吻,似乎贵教还会从诸天万界收购各种货物?”

    “不错。若是阁下急需用钱,也可将身上的一些贵重物品售卖给我教,当然我教的收购价格肯定不会高于市价的,且低于真仙一级的货品,我教概不收购。”

    “这样啊…”

    宁凡对这古国交易阵及其背后的通天教,忽然有了浓烈的兴趣。

    他身上的好东西可不少,无用的东西也多,若是卖给通天教,也能换不少钱吧。

    当然,首先应该做的,是完成图纸交易。

    记录傀儡图纸细目的玉简,忽然嗤地一声,从宁凡手中化虚消失。

    继而那青铜天平的一端,出现了一张密密封印、时虚时实的图纸,顿时,原本两边平衡的天平,朝着图纸一边倾斜了起来。

    “阁下且将金银放在天平另一端,若令天平平衡,则交易便成立。”老者道。

    宁凡依言而行,在青铜天平另一端放置了二两一钱天道银,使得原本倾斜的天平恢复了平衡。

    天平一经平衡,一股浩瀚伟力忽然便从天平之上传出,周遭天地更是因天平的声势,在虚与实之间空前切换。

    强大的危机感从天平之上传出,使得宁凡下意识地便远离了天平一些,继而老者的提醒便传来了。

    “阁下小心些,此刻古国天平正在发挥其能力,进行位界交换,阁下若是靠得太近,可是会被卷入这场交换殒命的。”

    嗤嗤嗤!

    天平两端无数光华闪烁,光华之中,宁凡放置的天道银忽然消失,继而原本虚实不定的图纸,忽然凝实,并化作一道流光,飞入宁凡掌中。

    莲藕傀儡图纸,交易成功!

    “这,就是古国交易么…真是不可思议,居然能将真界的货物,跨越无数界面,传送到我的手中!”

    这种传送能力,简直骇然听闻!通天教的本事,果然不可思议。

    宁凡打开了图纸,目光扫动。莲藕傀儡的大半材料他都有,主材料更是不缺,只需要再从通天教买些边角材料即可。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宁凡一共又花费了五两一钱天道银,直接从通天教买齐了材料。只要时间充分,他随时都能着手炼制准帝傀儡了!

    “古国交易阵一次阵开,可持续三个时辰,阁下还有其他想买的东西吗?”老者问道。

    “我想看看贵教的处理品细目。”

    “好的,阁下稍等。”和宁凡做成了不少交易,老者心情似乎不错,对待宁凡的口气也有了不少热情。

    不多时,一个时虚时实的玉简,被青铜天平传送到宁凡手中。

    宁凡神念一扫玉简,顿时有了无语,他有些明白乌老八的师父为何能三两金买到一件先天法宝了。所谓的处理品,绝对是有无法想象的缺陷,才会被通天教这等求利宗门低价处理。

    这等处理品先天法宝,宁凡找到了不少。

    【剧毒污染的古帝权杖】,先天下品,因被剧毒渗透,使用此宝者每使用一次,神念都会受到一定毒素侵蚀,对于八劫以下仙帝损害极大,故降价四金六钱处理…

    【诅咒的飞蓬穿云靴】,先天下品,飞遁类法宝,此物被诅术侵蚀,无法驱散,使用者会日夜头晕脑热,且症状一日比一日严重,最终识海崩溃而亡,六金五钱处理…

    【吞噬宿主的求道剑】,先天下品,此剑每每使用,会吞噬宿主的修为,使得宿主修为不断跌落,处理价五金五钱…

    【杀亲证道的星云链】…

    【遭受天谴的玉腰带】…

    【使用三次必死的玉如意】…

    宁凡找了半天,愣是没从处理品里面找到一个能用的东西。不只是法宝,其他类别的处理品,也全都是无法使用的东西。

    忽然间,宁凡注意到了处理品里面的一件东西。

    【厄运缠身的乌仙云】…

    云雾类遁宝,可配合宿主本身遁术使用,大幅提升宿主飞遁效果。缺点是每使用一次,都会污浊宿主气运,原价三百一十三金,处理价十三金四钱…

    有了!

    这个处理品,貌似别人不能用,宁凡可以用!

    “莫非…当年乌老八的师父,也和我一样,从诸多处理品中淘换到了此类污人气运的东西么…”

    宁凡有了猜测。

    他是气运污浊的扶离,虽说气运已经改回,却仍旧不惧世间任何厄运的。

    此宝或许能毁他人气运,却于他无害!

    同时,此宝对于遁术的加持,也使得宁凡有了动心,先天级别的飞遁法宝,威能岂能小了去!

    这可是原价三百一十三金的东西,即便处理之后,还能卖到十三金…

    绝对是好东西!可惜,宁凡貌似买不起…

    “我想买这个乌仙云,不过钱差得有些多,不知我能否出售些身上的东西,换些天道金银?”

    “当然可以,只要是真仙之上的货物,我教来者不拒,当然价格不可能让阁下太满意的。”

    “无妨,只要能换钱即可。”

    宁凡从储物袋中取出堆积如山的破烂。

    说是破烂,也只是相对于宁凡而言。对普通真仙而言,宁凡的破烂之中,都有不少宝贝的。

    “哦?阁下的好东西倒是不少。让老夫算算,后天一涅法宝的收购价,一百件是一钱银,二涅是一百件二钱银,三涅是…”

    呃,通天教收购后天法宝,都是按百件来计数的么…后天法宝还真是不值钱啊。

    想来也是,不少完好无损的先天法宝也才几十金,后天法宝怎么可能会贵了,且还是折价回收…

    卖光了身上用不着的破烂法宝,宁凡也才赚了三钱天道银,一两都不到…

    他身上当然也有好东西可以卖,但既然是好东西,又为何要亏血本去卖呢?

    “看来只是出售破烂的话,赚不了多少钱。这乌仙云,也只有暂时放弃了…”

    交易结束,宁凡中止了古国交易阵,并将原本的布阵痕迹全部抹去。

    而后,便进入到玄阴界,一连使用了四座千年岁月塔,才将准帝傀儡炼制出来。

    千年岁月塔,仅剩24座了。

    炼制傀儡的过程中,自然也将杀百楼的元神当成祭炼傀儡的材料消耗掉了。

    傀儡的模样,被宁凡炼制成了一个魁梧大汉的模样,模样丑陋却凶狠,表情则永远只会狞笑,有着自己的灵智,但不高,对于宁凡的命令绝对服从,脑子里满满都是杀戮**。

    显然,借用了杀百楼的元神,宁凡成功炼制出了一个令他满意的杀戮兵器。

    如此一来,宁凡的手上不只有雀古这一始祖雷雀做打手,更有了这个堪比准帝的人形杀戮兵器。仙帝不出的情况下,他完全可以横着走了。

    “暂时用不到你,沉睡吧!”

    “遵命!”

    随着宁凡一声令下,原本魁梧狞笑的大汉,忽然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巴掌大小的莲藕娃娃。只待宁凡使用之时,便可将其再度唤醒,杀戮四方。

    “大卑民间还流通着数之不尽的金银,若将大卑族所有金银夺走,提炼天道金银,不知能提炼出多少?又能从通天教买到什么好东西!”

    “大卑族水太深,若我公然掠夺大卑金银,说不得会被有心之人推测出,我掌握着古国炼成阵、交易阵的布阵之法。这等阵法,怕是对于五大至尊一级的人物,都有天大的诱惑力。若我只是与大卑为敌,牛鬼至尊等人多半不会插手,毕竟准圣对于因果二字避如蛇蝎。当日我从琉璃城成功逃离,琉璃城的牛鬼、十蜂二位至尊全都没有插手此事,便是一个证明…”

    “但若是泄露了古国二阵的事情,利益驱使之下,那些老怪就不知是否会对我下手了…”

    “大卑金银既然对我有利,自然要取,且要全取,但如何取,却是有手段的…”

    “不只是大卑族金银的事情,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办…我有些在意,当日那雷音一脉仙帝与我无冤无仇,为何会突然对我出手。这背后,究竟是谁在推动此事…”

    宁凡手掌向面上一抹,久未使用的银色鬼面,一点点在其面上呈现。

    继而满头黑发,因鬼面的神通,而化作银发。

    鬼面银发!

    气息隐匿效果因为宁凡修为的提升,更胜从前!

    鬼面之下,宁凡目光空前冰冷。

    他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主。

    既然在这大卑族跌了一跤,那么害他摔倒的人,必须付出代价!

    “圣山…雷音一脉!”

    嗤地一声,宁凡周身红芒一闪,不见了踪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