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7章 古国交易阵

第1057章 古国交易阵

    乌老八摇头一叹,在桌上留下几两银子,离开了酒肆,而后在城中几个小坊市转了几圈,买了一些材料,便离开了这处三焰城池。

    一出城,他便朝着这处六级凶域大陆的深处一路疾驰,一路来到这处大陆深处的一个巨大山谷之中。

    刚一靠近山谷,谷中顿时传出数道兽吼之声,继而便有四头小山般巨大的龙形魔兽,从谷中飞出,杀机锁定在乌老八身上,四头魔兽,皆是一劫仙尊的气息,以乌老八的修为,面对四头魔兽的杀机锁定,都不由得有些如临大敌。

    好在这四头魔兽一看清来人是乌老八,便又收敛了杀机,飞回到山谷之中。

    乌老八这才定了定神,进入山谷。谷中处处都是魔兽粪便的臭味,更有上千魔兽蛰伏于此地,这山谷,分明是一处魔兽巢穴!

    “哎,煞星可真会选地方,躲在仙尊级魔兽的巢穴之中养伤,固然可以避开此地三焰修士的巡守,但…这里未免也太臭了吧。尤其是此地魔气之重,以我一身魔道修为隐隐都无法承受,他却选在此地养伤…”

    乌老八一面腹诽,一面轻车熟路地在山谷岔路中前进,偶尔遇到谷中魔兽,那些魔兽一旦看清是他,便通通收敛了杀机,不予攻击。

    在这魔兽巢穴的最深处,有着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溶洞,这溶洞本是谷中某头仙尊级魔兽的栖身之地,但如今,却被宁凡强抢了去,作为疗伤之地。

    溶洞洞门布置了极为玄妙的阵法,使得谷中臭气很难侵入此地,那阵法更有聚集魔气的效果,使得溶洞内的魔气浓度,几乎是外界的十倍、百倍之多!

    好在那魔气似被人所控制,分散在道路两旁,留出了一些真空地带容人通行,若非如此,乌老八是断然承受不住这等魔气的,根本无法顶着魔气进入到洞府之内。

    “乌先生,你回来了,葬月姐姐需要的材料,都买到了么?”是欧阳暖和葬月感应到乌老八归来,从溶洞最深处走了出来,询问道。

    乌老八闻言一叹,“哎,还是没有买齐,这处凶域大陆太荒凉了,虽说此大陆有数个三焰城池,但这里的修士普遍修为不高,城中坊市所卖材料,也大多都是低阶货色,月主母需要的材料,小八只侥幸买到几样而已…”

    “能买到几样已经不错了,乌道友不必自责。”葬月微微蹙眉,却继而舒缓了眉头,淡淡道。

    “不过我倒是打听到了一个消息,只是不知道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主子…”

    乌老八将从城中打听到的消息娓娓道来,欧阳暖、葬月二女听后,皆蹙了眉头。

    当日护着宁凡离开的那名女帝,居然被捉去圣山了…

    二女虽说对屠皇了解极少,但多少也能看出屠皇与宁凡关系匪浅,否则怎可能在宁凡大难关头舍身相救。

    欧阳暖顿时明白乌老八在纠结什么了。

    宁凡红颜无数,对身边每一个女人又都十分护短,这屠皇乃是为救宁凡而被捉走,以宁凡的个性,是绝对不可能对屠皇坐视不理的…

    “那个姐姐为救夫君遭了难,于情于理,夫君都不可能袖手旁观的。乌先生便是不说,夫君定然也有自己的办法打探到这个消息的。以夫君的本事,多半早就知道这个消息了,这也就能解释,为何这几日夫君的身上,传出的煞气十分可怕,怕是已经动了真怒…”欧阳暖叹了口气。

    葬月则露出沉吟之色,疑惑道,“不应该吧。当日救小霪贼的女人,应该是那种半步踏入准圣境界的仙帝无疑,比我全盛之时,怕还要强上一线的…当日我等逃离之时,大光明寺之内徐徐降临的光明佛气息,我也感应到了一些,根据我的判断,光明佛的修为要比那个女人强上一线,但强得绝不会太多,二者都属于半步踏入准圣的修为。那个女人伤势固然十分严重,但也不大可能被光明佛生擒的…生擒,可比击杀更加困难…便是一阶准圣,想要生擒那女人,都不大可能的…”

    是消息有假吗?

    还是说,光明佛隐藏之下的实力,要远远高出表面上的半步准圣修为?否则断然不可能生擒另外一名半步准圣的。

    “哎,主子还在疗伤吗?”

    “嗯,我们不要打扰他,各行其是即可。”

    “那好,两位主母继续留在这里照顾主子,小八布置远古祭坛的材料已经买齐了七八,可以着手布置远古祭坛了。对了,若是主子疗伤结束,还请两位主母转告主子,就说小八有一样重宝,打算献给主子,但需要主子出些力气…”

    “乌道友放心,等那小霪贼出关,我们会告知他此事的。”

    “既如此,小八就先去布置祭坛了。哼!敢欺负我乌小八的主子,看我如何对付你们雷音一脉!”

    乌老八嘿嘿怪笑,走出溶洞,却是在这处魔兽山谷之内,布置起了祭坛。一面忙碌,一面哼着极为难听的小曲。

    留在洞中的欧阳暖,则在葬月的指导下,修行着某种特殊秘术,神念渐渐如月光般宣泄开来。

    “此刻材料未齐,我继续教你广寒宫的月念秘术,待材料凑齐,便有劳暖妹妹凭此秘术给我炼制一些符器了。”

    “符器?不是炼制丹药么,画符炼器我不太擅长…”

    “暖妹妹不必担心,并不是要你炼制多么高阶的符器。咯咯,这些符器可都是报复雷音一脉的重要一环呢…”

    “既是为了此事,暖儿理当出力的。”

    葬月也好,乌老八也罢,都不是什么善茬。不必宁凡吩咐,他们便已各有谋划,准备暗中报复雷音一脉一把。

    溶洞的最深处,魔气黑雾环绕的中心,盘坐着一个赤身男子。

    正是宁凡。

    三焰势力所属的凶域大陆,每一处大陆都是魔气遮天的凶地。在此地布一个聚集魔气的阵法不难,轻易地,宁凡便令溶洞最深处的魔气浓度,达到了外界百倍之多。

    若是普通万古仙尊,身处如此数量的魔气中心,恐怕连呼吸都困难的。

    但宁凡乃是堂堂祖血古魔,此地魔气对他而言非但无害,反倒有利,古魔肉身的伤势在大量魔气的滋养之下,恢复速度达到了往日的十数倍之多!再加上黑星术、涅槃术、不死血脉的三重治疗,宁凡于火魂塔内积累的沉重伤势,竟在半月之内,治愈了七八成!

    余下的一二成,估摸着再有数日便能痊愈!

    疗养伤势的同时,宁凡的古魔修为,也终于真正迈入到了天魔第十涅。若无火魂塔的一系列生死危机,宁凡想要跨越十涅天魔的瓶颈,不知还得多久。

    这大概是一路逃出中州之后,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吧。

    但宁凡笑不出来!

    如欧阳暖所料,宁凡根本不必乌老八禀报什么消息。乌老八愿意替他跑腿打探消息,是其心意,但实际上,宁凡的雨术足以覆盖上百座凶域大陆,他虽说足不出户,留在溶洞之内疗伤,但周遭上百个凶域大陆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

    在他神念笼罩范围内,一共有一百六十七座凶域大陆,其中十三处大陆有三焰修士常年驻守,共有八十二座三焰城池处在他神念范围之下!

    屠皇被捉的消息,他早在数日之前,便从一些三焰修士的谈论中听说了!

    再次运行完一次大周天,宁凡徐徐呼出一口浊气,神念传来深深的疲惫。

    溶洞深处聚集来的魔气数量太过庞大,利用这等魔气疗伤,需要对这些魔气有着相当的控制力,神念持续控制魔气,负荷极大。

    且他不仅仅需要控制此地魔气,他还得利用神念,操控山谷内的上千魔兽。

    这里的魔兽之所以不攻击他们一行人,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宁凡以其强大的幻术能力,强行控制了此地所有魔兽!

    这上千魔兽之中,更有四头魔兽修为达到新晋仙尊的级别,但却还是难逃宁凡的幻术控制!

    毕竟经过火魂塔一场旅行,宁凡的幻术造诣着实有些非同小可了,所有的幻术资质都被屠皇给挖掘了出来。如今的他,仅凭幻术之强,便可强行控制修为低他一个境界的修士。

    而这些幻术实力的增长,都是屠皇带给他的…

    屠皇…姬青灵…

    宁凡休息之余,抬手一摄,从一旁衣物储物袋中,摄出一个黑宝石一般明亮的眼睛。

    那是屠皇的左目…

    冰凉的左目,毫无体温,自然是因为离开肉身太久的缘故。

    宁凡的内心有了复杂,神情则瞬间变得冰冷。

    他对于屠皇,并无男女之情,但屠皇被捉一事,不知为何,却引动了他有史以来最大的怒火。

    无法遏制,难以遏制…如火山,欲喷发,欲杀人,欲饮血!

    当日蒙家仙帝蒙百熊拦路截击他,他没有如此愤怒;刑环被雷音仙帝算计而毁,他虽说愤怒,却也没有怒到这个程度。

    但骤闻屠皇被光明佛擒拿,宁凡的心,却在一瞬间失去了控制,几乎想泯灭理智,一路杀去圣山,救走屠皇!

    为何…会对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女人,如此在意,如此在乎。

    诚然,屠皇对他恩惠颇多,更在他大难之时舍身救他离去。按照宁凡性格,如此救他的人,是屠皇也罢,是乌老八也罢,便是一个路人,只要真心对他,他便不可能对其生死置之不理的。

    跑去圣山救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为了屠皇一次次心乱,深知乱到无法控制内心的地步,则着实有些不正常了…

    因为就算是纸鹤、许秋灵,就算是前世的慕微凉,带给他的心乱,似乎也不及屠皇带得多,带得严重…

    难道屠皇在他心中的重要程度,比纸鹤等女都要高么…这,可能么…

    宁凡始终相信,世间一切不合理之事都有其原因,但这一次,他却无法看透其中缘由。

    只有不解,只有困惑…

    这大卑族带给他的困惑,太多了,好似有数不清的迷雾,挡在眼前…

    宁凡承诺过,要将屠皇想要知晓的过去刻录到其左目之中,如今,他已经将屠皇想要知道的过去刻入其中,但这左目,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归还给屠皇了。

    宁凡将屠皇左目收好,整理着思路。

    屠皇被光明佛擒拿,此事似乎有疑点…他的想法和葬月其实是一样的,屠皇是半步准圣,光明佛也是,即便屠皇重伤,宁凡所担心的也只是屠皇有可能因为过度使用修为,加重伤势,修为跌落…

    他并没有考虑过屠皇被光明佛生擒的可能性,因为生擒,比击杀更难啊…仙帝一级的人物,彼此击杀都万分困难,更何况是生擒。

    光明佛是如何擒下屠皇的…

    是有其他人相助光明佛吗?

    想要生擒屠皇,起码也得是大卑族五大至尊一级的人物吧。

    五大至尊之中,宁凡只知道两人,一为南药寺的那名牛姓老头,一为自称阿冯的那名歌女。

    其余三人则不知…

    不能排除此事有五大至尊在他离去后,介入此事的可能性。当然,也不能排除光明佛隐藏实力远超表面的可能…

    再猜测,也是无用。外界消息已经传遍,屠皇被光明佛所擒,杀戮甚多,罪名亦大,将会被光明佛废去修为!

    想要废掉一名仙帝强者的修为,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为了废掉屠皇的修为,光明佛命令大卑一百零八草原,三千部落,祭献雷霆之力,待举整个大卑的物力,凑足一量数目的雷霆,光明佛便会着手炼制一根原界剥离鞭,剥离屠皇的修为,将其打落为凡人身…

    一量数目的雷霆,指的是仙帝一次量劫所需要承受的劫雷总量!

    要知道,量劫对于仙帝而言,乃是非生即死的关卡,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仙帝死于突破修为的量劫,又有多少仙帝因为畏惧量劫来临,而终生止步于万古第六劫,不敢朝第七劫迈入。

    与量劫等量的雷霆,自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搜集齐的,据传闻,现如今不少大卑部落都在聚集族内雷道修士,运功造雷,并将造出的雷霆上缴给专门前来收取雷霆的圣使。

    半个月过去,三千多大卑部落所供奉的雷霆总数,似乎还未达到光明佛需求数量的十分之一。

    按照各个部落的造雷速度,起码还要半年左右,才能凑足光明佛需求的雷霆数目。

    而后,光明佛便会运用搜集来的一量之雷霆,炼制刑鞭,于圣山之上举行公开刑罚,当众废掉屠皇修为!

    “还有半年,还有…半年…”

    宁凡眼中煞气升腾。

    以他目前的实力,便是有着半年时间的准备,也不可能在圣山无数强者的眼前,救走屠皇吧。

    光明佛连屠皇都能擒走,擒下他,又有何难?

    但,让他眼睁睁看着屠皇被人废掉修为,打落为凡人,更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半年时间,理论上是不够万古修士提升太多实力的,我需要更多的时间!若是我能在这极丹圣域之中,打开玄阴界,进入其中…”

    玄阴界内还有数量众多的万年岁月塔!只要能进入其中,他便能使用塔中封印着的数十万年岁月,令实力大涨!

    但,极丹圣域的位面,对于玄阴界的压制太大,以宁凡的修为,根本无法在圣域之中开启玄阴界!

    极丹圣域对于外修的限制很大!

    大卑修士的储物袋、空间法宝可以在极丹圣域自如使用,但若是外界来临的空间法宝,则会被强制关闭,无法开启。

    这也是外修进入极丹圣域,需要携带特制储物袋的原因。

    “极丹圣域之所以拒绝玄阴界的开启,似乎并不是拒绝玄阴界本身,而是拒绝我这名外修开启者…冥冥中,有一股庞大界面之力,限制着我开启玄阴界…”

    “但若是换成大卑族本土修士来开启玄阴界,又如何呢…此地界面之力,是否还会拒绝此事…”

    “还有一个麻烦,那便是阴阳锁与我性命相修,除非我舍弃此锁,并斩断与阴阳锁的联系,否则其他人是对阴阳锁的发动开启玄阴界的指令的…”

    宁凡目光闪了闪,不知在计划什么。

    又过了六日,宁凡伤势痊愈,穿上衣物,朝溶洞之外走出。

    葬月、欧阳暖见宁凡出关,便将乌老八之前留下的话语告知给宁凡。

    同样告知的,还有屠皇被捉一事。可惜此事宁凡已经知晓,再听一遍,也只是令目光寒芒一闪,并没有太大表态。

    整个人平平静静的,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平静状态的宁凡,有时候蕴含的杀意更加可怕。

    “那乌老八果真说有重宝要献给我?”

    “对,暖儿也很意外呢,也不知是什么重宝,或许能对夫君救援青灵姐姐一事有所帮助吧,夫君还是过去看看得好…”

    青灵姐姐…

    宁凡微微有些无语。

    他这还没和屠皇发生什么呢,欧阳暖居然都把对方姐妹相称了…这小妮子,已经单方面认定屠皇是他的女人了吧…

    可惜,这小妮子想错了,他与屠皇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纯粹的男女关系…

    宁凡自然也没有多作解释。与解释这些无聊问题相比,他更加在意乌老八想要献上的重宝是什么…

    嘱咐了欧阳暖、葬月几句,宁凡便走出溶洞,在谷中找到乌老八。

    此刻的乌老八,已经在谷中某处搭建好了一个巨大祭坛。当宁凡寻来此地时,乌老八正一副神棍打扮,穿一身屎绿屎绿的道袍,戴着他那绿油油的帝翡气运冠,挥舞着手中黑气缭绕的桃木剑,面朝一个扎着各色草人的香案,上蹿下跳,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语。

    每每一挥手中桃木剑,祭坛上空便会有大片黑风席卷,其中的黑色,俨然竟是黑运实质化所形成!

    香案上的草人,每一个都只有巴掌大小,其上各自贴着纸条。从第一个草人算起,纸条上的文字分别是【雷音一脉一祖雷云国】、【雷音一脉二祖雷京】、【雷音一脉三祖雷曹】、【雷音仙王雷三省】、【雷音仙王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

    这货貌似是在此地施法诅咒雷音一脉的修士。

    诸多草人之中,并没有雷音一脉四祖雷苍。那雷苍,正是当日毁去宁凡刑环之人,可惜被屠皇杀掉了,形神俱灭,否则多半也在乌老八的诅咒之列。

    这诅咒有没有效果,宁凡没见过,不知道,不过看乌老八的认真表情,那雷音一脉怕是真的会有报应临头。

    “呃,主子什么时候来的,您老人家居然已经出关了?这,这真是天大的好事!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感谢宿命造化还给我一个健健康康的主子!哎,小八真是有罪,自主子闭关养伤开始,小八便忙活着替主子诅咒雷音一脉,这一忙便忙得太认真,太忘我,居然没有注意到最最敬爱的主子已经出关,并会在此时此刻到来…”

    乌老八放下桃木剑,屁颠屁颠跑下祭坛,跑到宁凡跟前,马屁张口便来,喷了宁凡一脸。

    若是平常时候,宁凡听到乌老八口是心非的马屁,多半是不耐烦的,但如今对乌老八的态度稍稍改观,这些荒诞不经的马屁,听起来便也不那么难受了。

    只无奈摇摇头,问道,“你说有重宝献给我,不知是什么样的宝贝?又需要我出些什么力气?”

    “主子可曾听说过一个名叫【通天教】的远古圣宗?可听说过连通无数虚幻世界的【古国交易阵】!”

    乌老八脸上三分肉疼、七分忠心耿耿地问道,并解下腰间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交给宁凡。

    储物袋中,是数之不尽的金银堆成的小山…

    “古国交易阵,又名造化通天阵,据说只要持有天道金、天道银,便可从交易阵的另一端,购买到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