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6章 走与留!

第1056章 走与留!

    小蝴蝶…

    小蝴蝶…

    小蝴蝶…

    屠皇字字句句带着这26个字,她不知自己为何会在此时此刻胡言乱语,也不知小蝴蝶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她只知,此刻的自己很生气,从出生起都没有如此生气过!

    倘若对于银袍仙帝毁去刑环一事,宁凡的怒气是一,则她便是十,是百!

    宁凡行事,往往都会考虑最坏结果,故而今日遭人毁刑环,虽有些愤怒,但却很快便接受了这一事实,并在内心考虑着接下来的对策。

    屠皇却不!

    她个性最是护短,在她的眼中,宁凡替她办事,便是她的人!动了她的人,便需要付出血的代价!

    只是今日护短情绪高涨地…似乎有些过了,有些多了,以至于她此刻的杀意之盛,几乎是有生以来头一次,狂暴到了失去控制的程度!

    失去控制便失去控制吧!

    圣山雷音一脉的杂毛仙帝又如何!中州四个杂毛仙帝又如何!倾大卑一族之力的追杀又如何!

    这一次,便是光明佛亲自出手,便是五大至尊其中之二出手,她也绝不容任何人伤宁凡一分一毫!

    想动她的人,就不行!

    屠皇徐徐从灭神巨人的肩头站起,徐徐转身,唯一睁着的右目,透着万古不化的冷意,冷冷看着远方的追击者。

    而后,轻轻一跃,跳下灭神巨人的肩头,乘着风,踏着云,一步步朝后方走了过去。头顶的天空,因她一怒,而出现了万雷轰落。那雷声,好似远古巨人之怒吼,震耳欲聋;那雷光,好似远古神灵的怒目,洞穿一切。

    一步步,屠皇的眼神越来越冷,犹如万古不化的寒冰。

    一步步,她的气势越来越强,娇美的身躯,却带给人毁灭世界般的沉重压迫感。

    气势每增强一分,她体内的伤势便加重一分!

    但她不在乎!

    “她为何字字句句都提到蝴蝶二字!”

    “她这是要以一己之力去战五名仙帝么!她的伤…”

    宁凡皱着眉,将灭神巨人去势一收,停顿在空中。

    倘若屠皇是无伤状态,以半步准圣的修为去对抗五名六劫、七劫仙帝,宁凡是不会担心的。但要知道,此刻的屠皇伤势绝对不轻,进入黄泉时,宁凡曾险些死在幻术中,是屠皇付出巨大代价才将他救回,实际上,屠皇所受伤势之严重,几乎已经处于境界跌落的边缘了!

    普通人若受了这等伤势,第一要事便是闭关疗伤才对。

    但屠皇,却拼了一身重伤,也要帮他…

    以修为濒临跌落之重伤,去对抗即将追来的五名仙帝!且再过不久,此地极可能会有光明佛追来!那样重伤的身体,不碍事吗…

    “不要在这里停下!快走!远走高飞,离开大卑!最多再有二十息,光明佛便可降临琉璃城追赶而来,我此刻重伤,挡不了光明佛太久的!不过么,挡下这些杂碎倒是不会太难!”

    是屠皇头也不回的传音,在催促宁凡离去!

    离开…

    就这么一身狼狈,离开大卑族么…

    确实啊,一旦私毁刑环,便会引来整个大卑族无休无止的追杀,唯有离开大卑族,离开极丹圣域,这种追杀才会停止,因为大卑人是不会离开极丹圣域的,甚至极少前往极丹圣域的外围区域…

    但,他此行诸多目的,可都还没有达成啊,他怎甘心狼狈离去!

    宁凡的灭神巨人杵在空中,一动不动,在犹豫,在不甘。

    明明自觉恪守了大卑族的规章,刑环居然会被人偷袭破坏。明明没有与大卑交恶的意思,却还是…引来了大卑族的全面追杀。

    一路辛苦,一路付出,结果却是,南海泉水没有到手,先天补魂灵药也没有寻找齐全,葬月需要的夺舍肉身也没有找到,百花帝更是背弃了和他定下的约定,拒绝将九狸祭器的下落告知…

    此次极丹圣域之行,真可谓诸事不顺,一事无成!

    尤其是夺陵战第二轮,明明前一秒还一切顺利,后一秒却功败垂成,被人偷袭毁掉了刑环,使得全盘计划落空,更使得自己不得不与整个大卑族反目…

    他与那位雷音一脉的银袍仙帝应该无冤无仇吧,对方为何要处心积虑毁他刑环!莫非在那银袍仙帝的背后,有什么人在暗中推动此事…

    还有屠皇…屠皇受了那般严重的伤,让她留在这里帮自己断后,真的不要紧么。

    “我走了,你怎么办?我刑环莫名被毁,莫名成了一个罪人,你帮助一个罪人,站在大卑族的对立面,真的不要紧?”

    “放心,五大至尊不问世事,此界最强者不过是死帝、光明佛二人,你这刑环之罪,最多也只能引得光明佛出手,凭那老贼秃一人,可奈何不了本姑娘分毫!”

    “可你的伤…还有你的左眼…”

    “啰啰嗦嗦,没完没了!快走,本姑娘忽然有点烦你了,不想再见到你了!”

    屠皇语气仿佛十分不耐,大手一挥之下,周遭顿时有了狂风,将灭神巨人一卷,居然直接卷得灭神巨人不见了踪影。

    送走了宁凡,屠皇这才展露出一丝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笑意。

    那小子不肯逃离,是因为关心她的伤势么…呵呵,有趣的小子,她果然很喜欢。

    可惜,这丝温柔,很快就被接下来的冰冷所代替。

    因为那些追杀宁凡的人,逼近了!

    眼前,是五名仙帝、二十多个仙尊仙王所组成的追杀队伍,唯有这些人,能够无视中州禁空之力,一路飞行追杀宁凡,也唯有这些人,一路追杀到了琉璃城百里之外!

    对于这些人,屠皇自然不可能展露任何温柔的,只有近乎暴虐的杀意!

    这股杀意如此惊人,使得原本自信满满的追杀者们,顿时有了心惊,纷纷止步于空中,不敢继续前进,与屠皇相隔百丈而立!

    无人不惊!

    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女子头顶之上,居然出现了万雷降临,这等帝怒雷迎的奇景,只有在仙帝动怒的情况下,才可能出现!

    这女子是谁!这不断攀升的气息…好强!竟是一名仙帝无疑!

    古怪,古怪啊,这女子似乎是幻海部的一员,之前还和宁凡一起走出的火魂塔…

    此女幻海部的身份定然是假,但其真正身份,究竟是谁…大卑族有这么一位仙帝么…

    “诸位且慢前进,待老夫先问清此女来历,再动手不迟!”

    以银袍仙帝七劫修为,面对屠皇的气势都有些不自禁的胆寒,又看不破屠皇具体修为,暗暗惊骇之下,自然是不敢贸然动手的,便想先探探屠皇的底细。深吸一口气后,勉强平稳了心神,这才缓缓问道。

    “敢问道友是哪家修士,是圣山隐世不出之修,还是来自三焰,又为何阻挡在我等追击外修罪人的路线上!莫非是与那外修罪人一路不成!你可知,此子私毁刑环,公然违抗我族戒律,罪当一死!道友虽是一名仙帝,也不足以包庇此子的,硬要插手此事,就莫怪我等对道友不客气了!”

    银袍仙帝一席话,说的倒是不卑不亢,掷地有声,可惜他话音才刚落,便骤然双目圆睁,面色惨白,继而发出一声惨叫。

    却是百丈外的屠皇,在其说话之际,娇躯微微晃了一下,好似移动过,又好似根本没有移动过,但便是在这极短的一瞬间,屠皇的手中,多出了半截血淋淋的手臂!

    那手臂,分明是从银袍仙帝身上生生撕扯下来的!

    一股钻心剧痛从右肩断裂处传来,使得银袍仙帝吃痛之下,面色都有了煞白,更有了…恐惧!

    他可是堂堂七劫仙帝!

    他的肉身可是经过了雷音一脉的雷音淬体秘术锻炼过的,在七劫之中都属于强大肉身!

    居然被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女人,徒手撕下了一只手臂!

    且那女人的速度快到匪夷所思,他居然都没有看清手臂扯断的过程!

    此女究竟是什么修为!绝不可能是普通仙帝!便是八劫,也不可能…莫非竟是九劫仙帝!

    浓浓的恐怖气氛,瞬间从此地升起,不止是银袍仙帝面对屠皇有了恐惧,一个个追击强者望着屠皇较小身躯,同样额头冒出了冷汗!

    “我乃雷音一脉四祖雷苍,你折我一臂,便是与我雷音一脉公然为敌!你好大的胆子,你是谁,你究竟是谁!圣山也好,三焰也罢,成名仙帝之中,绝无你这一号人物!莫非你竟是从外界而来…”

    “不要再乱猜了,告诉你们也无妨,我来自…中州地下的血武!”

    “什么,居然是血武主人!不好,快走!是那个传说中的疯子!”

    “害了我的小蝴蝶,还想走,痴心妄想!”

    一声声惨叫,从长空之上传出。

    狂风卷着灭神巨人,霎时间飞出无数距离,飞出中州,飞过一个又一个草原,一直飞出到大卑草原的边境,飞到了极丹圣域的外围区域。

    是屠皇一式神通,送走了宁凡。这等距离,便是他在禁空之力之下全力飞遁,都要花费不少时间,却在屠皇一式神通之下直接跨越!

    这便是半步准圣的实力!

    屠皇有本事抬手送走灭神巨人,同样有本事抬手破掉灭神巨人的强大防御。宁凡这点防御,在屠皇面前根本不好使。

    那光明佛从气息上看,似乎比屠皇更强一线…如此说来,以灭神盾的最强防御,都不见得能挡下光明佛的神通是么…

    宁凡的心沉了一沉。

    仅凭灭神盾,果然无法在光明佛这等强者面前自保是么…

    屠皇是考虑到他远远不是光明佛的对手,才将他强行送走的么…

    宁凡此刻伤势同样不轻,无法长时间维持灭神巨人,此地已然远离了中州,远离了追杀,他便解开了灭神巨人的防御,与欧阳暖等人降落于地。

    宁凡也好,欧阳暖等人也罢,此刻一个个都是面色难看,显然无人料到事情会突然发展到这一步。

    “夫君,现在怎么办…我们这便要前往圣域外围的空间节点,离开么…”欧阳暖幽幽一叹,问道。

    她明白宁凡有很多大事要办,定然是不愿意离去的,但继续留在大卑,显然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此时的追杀,还能有屠皇相救,但下一次呢,下下次呢…

    “先去空间节点吧…”

    宁凡微微一叹,他当然不愿离去的,便是面对无数追杀,他也并没有任何惧怕。

    但他不能不考虑欧阳暖等人的安危,又或者,他可以先去外围的空间节点,将欧阳暖等人送出去,而后自己一个人留在大卑族内继续任务…

    “夫君是想先去空间节点,将暖儿、葬月姐姐、乌先生送出外界对吧?夫君并不打算离去,想要顶着大卑族的追杀,继续逗留此地,可是如此?”欧阳暖问道。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暖儿,不错,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如今我被整个大卑族追杀,此事必会牵连到你们身上,我有自信与那些仙帝级追杀者周旋一二,但却没有自信在那些仙帝追杀之下,保护你们…”

    “对不起,是暖儿太弱小,只能成为夫君的累赘。”欧阳暖微微咬唇道。

    “不,此事不怪你们,弱小的是我才对。倘若我有仙王修为,必定不至于被人算计、毁去刑环…倘若我有仙帝修为,则什么大卑规则都不会去问,直接横行此地即可…算了,事情已经发生,说这些便没有了意义。我不知大卑人有没有特殊手段追踪私毁刑环的罪人,若是有,则即便逃出这等距离,仍不安全。还是早些前往空间节点,让我把你们送出去吧…”

    “暖儿不走!”

    “本宫不走!”

    “小八不走!”

    宁凡顿时有了几分诧异,朝葬月、乌老八望了过去。

    欧阳暖不愿离去,是想冒着危险,留在自己身边帮忙,这心意,他当然理解。

    但连葬月、乌老八都不愿意离去,就有些让宁凡意外了…

    根据宁凡的了解,葬月最是贪生怕死,乌老八也是个死道友不死贫道的货色。此刻自己明摆着遭了大难,按照这二人的性格,提前离开极丹圣域才是明智之举,怎么可能会赖在自己身边不走?

    是因为这二人身上有他种下的奴禁吗?毕竟奴禁若在,主人一死,仆从也会殒命的…

    不,貌似不是这样…

    宁凡极为诧异的发现,此刻葬月也好,乌老八也罢,脸上居然都透露着掩不住的愤怒!

    并不是伪装,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怒!

    是在替他被算计一事感到愤怒吗?以这二人的性格,会有这个可能性么…宁凡表示怀疑。

    然而怀疑归怀疑,此刻的葬月、乌老八,还真就恨极了那个银袍仙帝,在替宁凡打抱不平!

    “我不走!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区区一个七劫仙帝,居然敢算计我的主子,哼!雷音一脉好了不起么,当年我修为全盛之时,还曾暴打过雷音一脉修为最高的一个八劫仙帝!什么狗屁雷音秘术,我教你一个办法,保管可以克制对方的音攻!”葬月愤愤不平地说道。

    “主母说得有理!主子啊,我们不能就这么狼狈离去,这不符合小八的风格!吃亏的事不能做!主子被欺负了,就该让小八给主子找回场子!什么狗屁圣山仙帝,看我乌小八黑运一出,定叫那雷音一脉有来无回!”乌老八气得咬牙切齿,他做得更干脆,居然直接将刑环给毁了,修为全部恢复,周身顿时有了黑气缭绕,正是他那因为愤怒而有些狂躁的黑运!

    “小霪贼,快帮我寻找肉身,我帮你踏平雷音一脉!”

    “主子,我需要布一个远古祭坛,我要施法,我要诅咒雷音一脉!只要你给我材料,我必定让雷音一脉付出代价!”

    “小霪贼!我还有一个办法,需要暖妹妹相助一二,我们先重新找个地方落脚,作为根据地,来向雷音一脉展开报复…”

    “主子!小八还有一个计策,需要暖主母出些小力气,定叫那雷音一脉叫苦连天…”

    这二人居然真心实意,在替宁凡出谋划策!

    宁凡原本因为雷音一脉的算计引动的怒气平息了,取而代之的是笑容。

    心中,则不知为何,泛起了丝丝缕缕的暖意…

    先是屠皇,而后是欧阳暖、葬月、乌老八…人说患难见真情,此时他大难临头,甚至下一刻都有可能被大卑族追杀到跟前,但竟有人在真正关心着他。

    欧阳暖是意料之中,屠皇、葬月、乌老八则是意料之外…

    有趣,既然你们不愿抛下我离去,我们便一同面对整个大卑族的追杀,又有何妨!

    区区一个大卑族而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即可!

    宁凡从来都不是闷声吃亏的主,这次居然吃了亏,自然要十倍百倍报复回去!

    当然,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避开追踪…

    乌老八一怒毁刑环,毁得倒是痛快,但这一毁,似乎也产生了某种感应,使得极远处的中州方向,对于乌老八产生了一丝因果感应…

    这因果,乌老八看不见,但宁凡却是五指一挥,从天地间抓出了这一丝因果,有了了然。

    有趣…

    圣山中人,是凭借因果感应,来追踪私毁刑环之人,从而展开追杀的么。

    倘若斩碎因果,对方…可还能一路找来!

    嗤!

    宁凡指尖打出几道流光,朝空中一斩。没人知道,他斩的是什么,但便在这一刻,圣山对于宁凡的追踪,失去了感应!

    且乌老八刚刚毁去刑环所产生的感应,也消失了…

    而后宁凡袖袍一卷,只见纵地金光闪烁了一下,他与欧阳暖等人已不见了踪影。

    不知过了多久,宁凡离开之处,忽得空间一闪之下,走出一个满面白色胡渣的老僧。

    这老僧背上背着一个染血的麻袋,那血迹还很新,麻袋中似装着什么东西,在挣扎,欲挣脱,却怎么也逃脱不出。

    “别挣扎了,姬青灵,以你重伤之躯,根本逃不出我的【造化口袋】,若是全盛,则还有五分可能。若非你包庇罪人脱逃,并为他展开幻术遮掩,我绝不可能花费这么久才追来此地。因果感应已断,此子要么已经离开极丹圣域,要么便是神通逆天到斩断因果…恩,应该不是后者,便是我也做不到此事,他应该同样不能。”

    “罪人已经逃离,总该有个人承担今日之恶果。十一名仙尊陨落,五名仙王陨落,天都道友元神重伤,修为跌落下仙帝境界,骨灵、百花、佛泣三名道友肉身毁去,只有元神逃离,雷音一脉四祖雷苍形神俱灭…你看你干得好事。我知你有牛鬼至尊庇护,也与十蜂至尊因果深重,但此次罪责太大,我是不可能轻易放过你的。死罪可灭,活罪难逃,我会聚一量数目的雷霆,炼一根【原界剥离鞭】,对你行灭道刑罚,莫怪老夫心狠,这是你罪有应得,理当废尽修为…”

    若有圣山强者在此,必会认出,这个胡渣老僧,赫然就是圣山最强者…光明佛!

    并不是传闻中的半步准圣修为,而是时而半步准圣、时而二阶准圣的诡异气息!那二阶准圣气息似乎并不属于老僧,但其包含的力量,却能够被老僧使用。

    老僧散出神念,在极丹圣域外围细细搜索了一番,最终认定宁凡已经离去,微微沉默,身形一晃,离开此地。

    数日后,一则骇人听闻的消息,以惊人的速度,传遍大卑所有草原,甚至连那三焰大陆,都传开了此事!

    大卑族传说中的强者,血武擂台的幕后主人,于数日前在琉璃城外行凶灭帝,杀戮甚重,更因包庇罪人逃脱,终被圣山光明佛捉拿!

    通令各大卑部落,务必于十年之内祭献足够雷霆,凑足一量数目,以供光明佛炼制刑具,惩戒血武主人,不得有误!

    无数凶域大陆之中,某座不起眼的六级凶域大陆之上,一座荒凉城池之中,此刻便传来了这么一份情报。

    城中酒肆之内,几桌身着黑甲的三焰戍卒,此刻一边饮酒,一边谈论着此事。

    凶域大陆很少会有这类城池建立,唯有一些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的凶域大陆,会被三焰修士驻守。绝大多数的凶域大陆,则都是荒凉无人烟的状态。

    酒肆之中,靠窗位置,坐着一个身穿黑甲的老头,打扮得和其他三焰修士一般无二,一面旁若无人地饮酒,一面偷听着一旁三焰修士的谈论,绿豆小眼时不时地一转。

    “姬青灵,血武主人…说的应该就是当日替煞星断后的那个强大仙帝吧。麻烦了,这下麻烦了,那女人一看就和煞星关系匪浅,多半是煞星的诸多骈头之一,否则怎可能舍身护着煞星离开。若是煞星知道他的骈头为了救他而被光明佛抓走,定然又会发疯了,该不会一怒之下跑去大闹圣山吧…不过那光明佛还真是厉害啊,若不是这血武主人相救,被抓走的,应该就是煞星了吧哎,这个坏消息,要不要汇报给正在疗伤的煞星呢…”

    老者鞠花老脸上,露出几分纠结之色。

    若是细看,便会发现,这个打扮成三焰甲士、暗中打探消息的老头,不是乌老八,更是何人。

    这乌老八竟在逃离中州之后,跑到了大卑人的绝对禁地…凶域大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