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4章 中雨!

    屠皇左目紧闭,唯一睁着的右目杀机暴涌。

    她不过是左目还未归位而已,对方区区一个石焰六劫仙帝,居然敢叫她瞎眼女人,呵呵,好大的胆子!

    “蒙百熊是么,本座听说过你,本座成名之时,你还只是石焰魔子之一。想不到这些年过去,当年的小辈,居然也成了一介仙帝,更狂妄自大到向本座发号施令!莫非你以为,此刻本座修为未复,便可任由你拿捏了吗!便…杀不了你了吗!”

    屠皇跳下宁凡怀抱,沉声道。

    “老夫再说一遍,老夫无意与你为敌,所求的,只是你身后小辈的性命而已!给你三息,离开此地!否则,老夫不介意连你一起杀了!”

    狂妄!何等的狂妄!

    这名为蒙百熊的老者,显然看出了屠皇真实修为的强大,却仍敢口出狂言,若非是傻到了极点,便是有所依仗,连全盛修为的屠皇也不害怕。

    宁凡的心再一次沉了下去。

    后方有黄泉生灵的追杀,前方有蒙家仙帝的堵截,前虎后狼的处境,当真是凶险万分了。

    但若只是如此,便想取他性命,还不够!

    “一息了!”

    “二息了!”

    “三息了!看来你并不打算接受老夫的好意,既如此,老夫便连你一起…”

    蒙百熊冷笑未绝,忽然目光一惊,二话不说,抽身便在长空之上飞退。

    下一个瞬间,其原先站立之处,骤然裂开一道空间裂缝,并从中爆射而出三千万松针剑的剑雨!

    赫然竟是宁凡以四帝罗汉松,率先朝蒙百熊发动了攻击!

    此刻宁凡尚受刑环压制,四帝罗汉松的威能便也无法完全发挥,饶是如此,三千万飞剑的骤然突袭,仍是使得蒙百熊猝不及防之下,吃了个小亏,半截衣袖被突如其来的剑雨生生绞碎!

    一股恼羞之怒,顿时出现在蒙百熊的心头!他没有料到区区仙尊修为的宁凡,居然敢率先跟他动手,更没有料到宁凡的暴起出手,居然能斩去他半截衣袖!

    “不错的法宝,居然能释放如此数量的飞剑攻我,其中甚至有不少十二涅飞剑存在,此宝便是作为仙帝法宝,也够格了,但可惜,想凭此宝与老夫一战,不够!【洗仙斗】,给老夫收!”

    只见蒙百熊朝前方吐出一道金光,护住胸前,漫空的松针剑便无法斩下了,似有极大阻力在阻挠它们。

    那金光逐渐凝实,化作一个金斗模样的器具,无边吸力顿时从金斗之中传出,使得漫空飞剑,不断收入到金斗之内。

    这金斗,毫无疑问是一件先天法宝!

    被收入金斗的松针剑,无一例外都被斩断了与宁凡的心神联系,再也无法感应,算是被蒙百熊生生夺走了。

    眼看三千万飞剑已被夺走大半,宁凡却没有半点慌张,只将藏在袖中的手指微微一勾,顿时,蒙百熊身后的云端有了异变,从中暴射出五道十二涅松针剑的飞芒,直取蒙百熊后背,间不容发之际,蒙百熊甚至连转身防御都来不及了!

    那些被收走的飞剑,不过是诱饵罢了,真正的杀手锏,早已藏在蒙百熊的后路上!

    “哼!之前那些飞剑,果然都只是诱饵么,想不到你居然还有五把十二涅飞剑布在老夫后方偷袭,可惜你我修为差距太大,偷袭,无用!”

    蒙百熊心念一动,背后居然金光大作,并于金光中幻化出了第二个金斗,朝后方袭来的五把十二涅飞剑吸去。

    这第二金斗,威能要比第一金斗稍微弱上一些,但也弱的不多,用来防御等闲十二涅法宝的偷袭,完全足够。

    蒙百熊丝毫未将宁凡的偷袭放入眼中,然而下一个瞬间,他的背心竟传来了一丝刺痛!

    宁凡的五道飞剑,不知为何,居然各自蕴含天地阴阳大五行之力,合击成阵之下,居然有股无物不斩的气势,强行突破了他的金斗吸力,并刺在了他的背心之上!

    当然,这五剑刺得并不深,蒙百熊虽说不是主攻肉身修行,其仙帝肉身也是十分强大的,这五剑不过刺入他的皮肉半寸而已。

    但随即,刺入半寸的飞剑,居然生生自爆!显然宁凡并没有指望五剑能够刺杀蒙百熊,但若是法宝自爆,则另当别论!

    十二涅法宝若是自爆,便是仙帝,也是费些手段才能平息那般强大的爆炸波动。

    若是爆炸的十二涅法宝达到五件,且这五件法宝还是贴着血肉、刺入血肉半寸爆炸,则便是仙帝,也要在这爆炸之下受伤!

    轰!轰!轰!轰!轰!

    五声爆炸声,几乎同一时间响起,直炸得蒙百熊背后衣衫尽碎,整个脊背焦黑,并被那爆炸波动一冲,一个脚步不稳,竟被此地禁空之力生生拉下长空,向地面坠落!

    以蒙百熊的应变能力,倒不至于摔在地上砸个坑,顺势一落,便平平稳稳落在地上。

    但,他的面色却是空前阴沉!

    更有一丝血迹,从他的嘴角渗了出来!

    “难怪老夫那不成器的孙儿,会折在你的手上!以三千万飞剑为诱饵,并一口气引爆五把十二涅飞剑,这等魄力,这等心机算计,当真了得,便是老夫这等仙帝,也在你手上吃了小亏,我那孙儿又能如何!蒙真死得不冤!但若是你以为凭这点小手段就能跨越仙尊与仙帝的差距,老夫不得不告诉你,你的想法,很天真!”

    蒙百熊冷笑抹去嘴角血迹,大手一挥,满空飞剑终于被他两个金斗尽数收走。

    再一指长空,空中居然金光大作,出现了第三个金斗,继而三个金斗各按三才位置,齐齐朝宁凡天灵落下。

    “只给这老家伙造成了一丝轻伤么…”

    面对三只金斗从天镇压,宁凡不露任何表情,只一踏大地,地面顿时便有一个金焰燃烧的巨大阵图出现。

    三大金斗来势虽强,然而这忽然出现的阵图防御同样不弱,被三大金斗一震,居然只是出现了少许裂痕,并未被完全破开阵光。

    “此子什么时候…”蒙百熊眼角一缩,他居然不知道宁凡什么时候在此地布下了一个防御大阵。

    此子莫非竟事先算出了他来袭的时间地点,并事先在此地布下了阵法?

    不,不对!此阵瑕疵极多,显然是仓促之下布下!此子是在他来临之后,才在他的眼皮底下,瞒天过海,偷偷布下这方大阵!但这种事情,是区区仙尊外修能够做到的么!

    须知阵法与大势彼此牵引,故而但凡布阵之举,往往都会引发天地大势的变化,即便只是极细微的大势变化,也瞒不过蒙百熊的双眼。想要完全瞒过他的耳目,除非布阵者能在布阵之时,完全掌控一地大势,令大势不露丝毫变化。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不是没有,但无一不是大卑族的老辈仙帝,且无一不是那种一生浸淫阵道的阵痴。

    此子阵道造诣,莫非已经高到了那等程度!

    可惜,此阵布得仓促,承受不了他几次攻击,任此子阵道修为再高,也是无用!

    “给老夫碎!”

    二击!

    三击!

    四击!

    宁凡临时操控大势布下的防御大阵,只承受了金斗四次震击,便轰然破碎。

    阵光一碎,三大金斗两只砸向宁凡,一只砸向屠皇,但听两声惨叫传出,居然直接将宁凡二人砸得脑浆迸裂,唯有二人元神侥幸逃出尸身。

    再砸!便是宁凡、屠皇的元神,也被金斗给砸灭!

    “哼!果然是外修,这般容易便死了吗,真是可悲的弱者啊!只是没想到,老夫这一次出手,居然连血武主人也一并灭杀了!世人对于血武主人的底细知之甚少,只是以讹传讹罢了,如今看来,那血武主人根本没有外界传闻中的恐怖!”

    蒙百熊微微冷笑,身形一晃,出现在宁凡尸身跟前,五指一摄,将宁凡储物袋摄入手中。

    他千里迢迢跑来击杀宁凡,与其说是为孙儿蒙真报仇,倒不如说,是来回收属于蒙家的那块焰祖金掌令的。

    蒙百熊解开宁凡的储物袋,将手伸进去翻找,才刚刚伸入,手指之上顿时传来一丝剧痛,似被什么东西咬到,使得他猛地抽出手指。

    却见!咬住他手指的东西,不是旁物,居然是他孙儿蒙真血淋淋的人头!

    “老祖,我好苦啊,我不甘心,我死得不甘心!”

    “你为何这么久才来为我报仇,我等这一日等得好苦,好苦啊!”

    却是那蒙真的人头一边撕咬着蒙百熊手指上的血肉,一边阴魂不散地哀嚎。

    蒙百熊顿时目光一沉!

    根据他的推演,蒙真乃是死于两界封,死得尸骨无存,根本不会有人头留下!

    这外修的储物袋中,为何会出现蒙真的人头!

    是了,是了…这人头,是虚假!眼前的一切,居然都是虚假!

    “老夫居然…中了幻术!”

    破!

    蒙百熊一声暴喝,周遭天地顿时碎裂,并一片片剥落,眼前的风景,一点点模糊,又一点点从模糊变成清晰。

    果然是幻术!

    真的是幻术!

    让蒙百熊庆幸的是,他所中幻术并无太高杀伤力,对他的仙帝识海所造成的伤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他还来不及庆幸,便感觉到胸口传来剧痛,直接被一股巨力洞穿了胸口,整个身体更是如同破布一般,在长空之上倒飞!眼前的风景终于彻底恢复清晰,蒙百熊也终于看清,在他眼前的空中,居然立着一尊庞然大物,只一拳,便将他胸口轰出一个血洞!

    一拳将他重创的元凶,赫然是一个只有半身的金雾巨人!

    这金雾巨人一拳之力,几乎已经达到六劫仙帝的最强威能!蒙百熊的仙帝肉身可以无视宁凡的五剑刺击与自爆,却无法无视这位金雾巨人拳拳到肉的攻击!

    身为石焰仙帝,蒙百熊绝不会认错!这金雾巨人…分明就是焰祖金掌令的守护灵!

    该死!该死!该死啊!

    他此行目的,是来灭杀宁凡、取回蒙真那块焰祖金掌令的!灭杀宁凡还是其次,取回金掌令却是重中之重!他也考虑过此行可能会出现宁凡拼死反扑、动用金掌令的情况,故而此行之前,他甚至还向石焰之主借来一宝,只要此宝一现,宁凡便会被剥夺行使金掌令的权力,并不存在临死反扑的可能!

    但谁能料到,他会被幻术迷惑!来不及催动克制之宝,宁凡便已趁他身中幻术之际,先一步用掉了金掌令!

    失算!

    焰祖金掌令是何物?

    任何持令者,都可向焰祖金掌令许下心愿!只要是金掌令能力范围内的心愿,金掌令守护灵都会替你达成心愿!

    眼前的守护灵,是宁凡发动金掌令召唤出来的!

    蒙百熊的幻术,也是宁凡给种下的!并没有屠皇从旁相助!

    火魂塔一行,宁凡的幻术造诣已然今非昔比,甚至连上品太玄级别的幻术都能正面挡下,单论幻术造诣,比之不少仙帝都要不遑多让了。如此一来,给六劫仙帝种下幻术,并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当然过程绝不简单,需要周密计算。

    仙帝心神何其牢固,若不有所松动,以宁凡如今修为,便是幻术造诣再高,也没有可能施术成功的。

    为了令蒙百熊心神出现松动,宁凡先是三千万飞剑偷袭,而后又是五剑自爆,再之后又是暗中布阵防御,这一连串的举动,实则都只是一个诱饵,目的是想让蒙百熊出现震惊的情绪,而震惊,往往意味着心神有了松动,不再冷静…

    可以说,之前一切攻防,都只是为了让蒙百熊心神片刻松动,所布下的饵!最终,蒙百熊成功松神,宁凡则趁机对其种下了幻术!

    宁凡的幻术造诣很高,然而却不懂得一击必杀的强大幻术,他学过的幻术之中,威力最强的,要数魔化黑夜道象大成时,所领悟的黑夜幻术,但即便是黑夜幻术,也无法对拥有仙帝识海的蒙百熊造成太大杀伤。

    最多也只能迷惑住蒙百熊片刻而已。

    以幻术迷惑蒙百熊的神智,仍旧不是宁凡的最终目的,他的最终目的,是趁着蒙百熊身中幻术之中,发动焰祖金掌令!

    宁凡曾咨询过守护灵,得到的答复是,他所持的这块金掌令,年代太过久远。若是此令全盛,可许下心愿,灭杀准圣之下一切强者;但如今威能大减,则只能灭杀六劫左右仙帝,若对方极擅防御、逃遁,则还有失手的可能。

    宁凡不知道蒙百熊算不算是极擅逃遁、防御的仙帝,但宁凡深信,这蒙百熊敢来杀他,极可能是有着后手,来对付他持有的这块焰祖金掌令。

    考虑到金掌令使用此术有限,而这蒙百熊明显是冲着金掌令而来…宁凡暗暗推测,蒙百熊极可能拥有某些手段,可以在自己发动金掌令以前强行阻止。

    对方是冲着金掌令来的,怎么可能任由自己用掉金掌令!

    所以,宁凡需要幻术困住蒙百熊片刻!

    只片刻,就足够他趁机发动金掌令许愿了!

    宁凡对金掌令许下的心愿,当然只有一个…

    不惜一切,击杀蒙百熊!

    嘭!嘭!嘭!

    转瞬之间,金雾巨人已向蒙百熊攻出百拳,其中大半被蒙百熊的洗仙斗所挡下,却仍有小半攻击,无可闪避地落在他的身上。

    堂堂仙帝,居然被这金雾巨人的攻击之下仓皇逃窜,伤势越来越重,肉身都被轰烂了大半,气息空前萎靡,连修为都有了跌落的趋势!

    他不是金掌令守护灵的对手,远远不是!即便这块金掌令的力量,已磨蚀殆尽!

    失策,失策,失策!金掌令已无法夺回,宁凡此子也已失去最佳灭杀机会,甚至于,他此刻更应该担心的,不是如何击杀宁凡,而是如何从这金雾巨人手中活命!

    必须逃!

    否则定会死在这守护灵手中!

    “外修小儿,你很好,好得很呐!是老夫太过小看你了,才会在你手上吃了如此大亏,可你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改日老夫必定卷土重来,再来杀你,就看那个时候,你还有没有金掌令来自保了!哼!”

    蒙百熊强行咽下吼间一口甜血,双手撕开周遭空间,闪身遁入其中,不知所踪。

    那金雾巨人见追杀目标逃脱,微微冷笑,同样撕开空间,一路追杀而去…

    一旦金掌令守护灵收到击杀命令,便会锁定目标,不眠不休地一路追杀!要么,成功击杀目标,要么,守护灵力量耗尽,若非如此,则这场追杀永远不会停止!

    卷土重来是么…呵呵,那也得先看看你这老家伙能不能从金掌令守护灵手中活命!

    宁凡神情没有丝毫波澜,他的仙帝大敌很多,不多这蒙百熊一个!倘若惧了,则这道不修也罢!

    “居然以受封修为,重创逼退了蒙家仙帝…你呀,真是个怪胎。”一旁,屠皇微闭左目,右目则异彩连连。

    本打算付出修为跌落的代价,来帮一帮宁凡,如今看来,是不必了…

    “逼退蒙百熊的,不是我,是焰祖金掌令。如今焰祖金掌令已经用掉,下一次蒙百熊再来杀我,我可要头疼了。”宁凡微微一叹。

    倘若他拥有仙王修为,凭借诸多底牌,加上焰祖金掌令,他有信心直接留下蒙百熊的性命,而不是任其逃脱…

    倘若他拥有仙帝修为,则蒙百熊之流,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没能直接留下蒙百熊,真是可惜!

    “切,放心吧,此人嘴上说的越狠,便越是不敢再来的。这个蒙百熊推演之力不俗,居然能算到我修为未复,便也能算到以后,我会如何对付他!这一次,是我修为未复,才任由他一介蝼蚁骑在头上,下一次么…哼!但凡他敢踏足中州半步,我必在十息之内出现在他面前,让他明白对我无礼一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屠皇微微冷笑,从始至终,她都没将区区蒙百熊放入眼中。五大至尊除外,她可是能和空焰死帝、圣山光明佛一战的强者,她需要将一个六劫仙帝放入眼中吗!

    “…且这老杂毛能不能活过金掌令守护灵的追杀,还是未知呢。便是能够侥幸生还,回到石焰,必定也是重伤垂死,没有十万年以上休养,很难恢复到全盛状态。咯咯,你当仙帝垂死之伤是那么容易复原的么,尤其还是被金掌令所伤。看看百花帝吧,就算蒙百熊能够侥幸生还,所受之伤,也不会比百花帝轻的,只会更加棘手…”

    唳!

    身后的长空,一大群黄泉飞鸟正在不断接近,之前是畏惧蒙百熊的凶焰,不敢擅自靠近,此刻蒙百熊已经离去,这些飞鸟便再一次朝宁凡追杀了过来。

    真是不胜其烦!

    “怎么办,要不要留在这里耗三个时辰,等我修为恢复,帮你杀尽这群黄泉生灵?”屠皇不耐地蹙了蹙眉。

    “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在重伤情况下,和黄泉生灵中的仙王凶兽战上三个时辰,直接离开火魂塔吧。”

    “离开?怎么离开?再抓一只黄泉生灵骑着飞?这一只貌似已经废了…”

    屠皇踹了几脚地上的天狗尸体,之前驮着他们飞的天狗小头目,貌似一头撞在蒙百熊的法力墙上撞死了…

    “不,它只是在装死罢了。这只天狗倒是灵智不俗,居然还会装死…有趣。”

    宁凡有样学样,一脚踹在天狗尸体上。

    不同于屠皇的绵软无力,宁凡的一脚很重,非常重,没有刻意动用古魔力量,却仍是踹到地上装死的某狗惨叫一声,哧溜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

    “哦?这只天狗居然真的是在装死,以我的眼力,竟没有看破这一点,咯咯,单论装死能力,此狗绝对是仙帝级的。难为你居然能看出来!不赖嘛!”屠皇啧啧称叹,也不知是在称赞宁凡眼力独到,还是称赞天狗装死逼真。

    黄泉生灵的追杀已近,宁凡便也不再浪费时间,唤醒了装死的天狗,一路离去。

    先是算计烦恼井,再是算计蒙百熊,可以这么说,宁凡之所以能从两次大劫之中接连生还,其缜密计算功不可没。

    一连串的精密布局,颇耗心神,最后困住蒙百熊的幻术,更是几乎抽空了宁凡的心神,使得此刻的宁凡,异常疲惫,急需休息。

    这也是他不愿再在此地浪费时间的原因。若非如此,他倒是不介意在这最后几天,多跑一些火魂塔的地图,多增加些分数。

    如今已是幻试第二十八日,火魂塔的入口,早已打开,绝大多数参赛者都已提前离去,便是尚未离去的少数参赛者,也大多都在赶往第一层的路上。

    幻试持续一月,结束之后,所有未能按时离开火魂塔的部落,都会成绩作废。如此一来,合理安排离开时间,也是幻试的重要环节之一。

    宁凡骑着天狗,一路飞离火魂塔,有天狗驮着飞,自然远比赤脚赶路要轻松的。来时数日的路程,离开时往往只需十来个呼吸,便可飞越。如此一路来到火魂塔的第一层入口,并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倒是沿路声势浩大的黄泉生灵追杀,吓破了不少参赛者的胆。

    “等我们出了火魂塔,这些黄泉生灵便不会再追赶了。真是没有想到,此行直到最后,我都没有恢复修为,而是全靠你一路上照拂呢…以你这一路的成绩,应该足以夺得夺陵第二轮的魁首了,且据我所知,幻试成绩若是高到一定程度,同样可以和力试一样,得到圣祖赏赐的。以你的成绩,不知能得到圣祖什么赏赐…”屠皇捋了捋被天风吹乱的鬓发,嫣然笑道。

    “还能再得一次大卑圣人赏赐么,那可真是一个好消息了。”

    宁凡同样一笑。

    此行他付出巨大,但收获同样不小,总得来讲,算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束了。

    天狗遵从命令,降落于地,宁凡与屠皇,来到第一层入口处的石门跟前。

    这处石门,有人经过则会开启,无人通过则会关闭。

    在宁凡之前,恰好也有一个部落的参赛者,依次通过了石门,等到宁凡来过石门的时候,却不知为何,出了变故。

    明明已经靠近石门,石门却不自行打开。

    尝试着去推石门,则又有一股堪比仙帝的封印之力,从石门之上传出,震得宁凡胸口气血翻涌,连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石门被人动了手脚,似不容许对你我开启!”屠皇细细观察了石门几眼,得出了结论。

    “会是何人动的手脚?”

    “不知!只能看出是有仙帝在火魂塔外暗中施法,欲阻止你我离去。这气息,不是蒙百熊,也不是与你有仇的楼陀帝…咯咯,居然是圣山仙帝在对付你,我还真是好奇,你是怎么惹上圣山仙帝的。算算时间,此刻圣山陵墓倒是到了重开之期,但在幻试之前,圣山陵墓可始终都是关闭着的,你,应该没有机会得罪圣山仙帝才对…”

    “圣山仙帝?”

    宁凡一诧,继而微微冷笑,不知在想些什么。

    远方的黄泉追杀还在接近,宁凡并不打算在此地多耗时间,石门之上确实有仙帝封印之力无疑,但若要破开此封印,对于宁凡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区区封印而已,比起正面硬干蒙百熊,此事算是非常简单了。

    但见宁凡拂袖打出一道道大势金光,轰在石门上,每一道大势金光,基本都能恰到好处打在石门封印的薄弱点之上,使得石门封印之力流动逐渐缓慢下来,最终甚至停滞。

    喀嚓一声,石门被宁凡打开,二人闪身离开火魂塔,远方的黄泉生灵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宁凡离去了,怒吼连连,吼声中更有浓浓的不甘。

    它们是无法追到火魂塔之外的。

    它们居然把擅闯黄泉的凶徒给放跑了!乃是大大的失职!

    吼!

    一声声兽吼朝着四面八方宣泄着,忽然间,一些迟迟赶来的黄泉生灵,找到了怒火的宣泄点。

    它们注意到趴在地上装死的某狗!

    这该死的叛徒!

    若非是它驮着宁凡一路飞行,宁凡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追杀宁凡是不可能的,但击杀叛徒,还是有可能的!

    成百上千的黄泉生灵,朝着某天狗小头目杀机锁定。

    那天狗小头目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它不会自负到能硬抗数千名同伴的围杀,若留在火魂塔之内,唯有一死!

    只能逃出火魂塔了么!

    但…一旦逃出火魂塔,一旦远离黄泉,它便算是背叛黄泉,背叛天狗一族了,背叛契约…

    是死,还是叛族!

    还用考虑么啊喂!

    嗷呜!

    天狗小头目果断选择了背叛,毫无节操,一溜烟钻出了石门,去追随它的新主子去了。

    身后顿时传来无数同族鄙夷唾弃的怒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