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1章 人生三世,百八烦恼

第1051章 人生三世,百八烦恼

    “那个枯井,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屠皇喜道。

    “是。井喷极阳的瞬间,实际上我已经提前察觉,并在倒退中用尽了一切可能的防御手段,然而结果却是,我只支撑了一瞬,便被井中极阳烧成了飞灰…我没有任何大意,极阳爆发时的威能,极可能已经达到第三步…”

    “第三步威能么!想不到区区一座废弃多年的【百八烦恼井】,竟然仍有如此可怕的威能,这倒是与我梦中所见极其吻合。好!太好了!倘若此井力量流失殆尽,我反倒要觉得头疼了!”

    “百八烦恼井?便是这座枯井的名字吗?还真是一个古怪名字…如此看来,你的目的,应该不是井里的极阳之力吧?”见屠皇不惊反喜,宁凡不由得有了猜测,问道。

    “当然不是!此井历来都是大凶之地,是圣人都不敢造次的地方,即便这一处烦恼井已经废弃多年,威能大不如前,我也不可能让你强取井中【极阳水】的!找到井就好办了,接下来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对那烦恼井如此这般…”

    宁凡第四次跃入黄泉大海,依照之前的方法,一路进入到一幽宫的宫殿内。

    宫殿中央,是那死气沉沉的枯井,有了前一次直接陨落的教训,这一次,宁凡没有太过靠近此井,而是距离此井十步,停下了脚步,并掐指念咒,使了个避水诀,将宫殿内的海水全部驱散到了殿外。

    原本浸泡在海水中的一幽宫,无数年来,第一次恢复干燥的环境。

    驱散了海水,宁凡遵照屠皇的指示,蹲在地上,手掌摩挲着宫殿地板的花纹,耳边回荡着屠皇的叮嘱。

    “…此地黄泉并不是完整黄泉,只是其中一部分,不知为何,竟从真界完整黄泉之中分离了出来,并废弃在了火魂塔深处。火魂塔的来历十分神秘,无人知,中州两界封位置为何会耸立着这么一座塔,罕有人知,塔中还有黄泉的一部分存在。牛鬼至尊侍奉过我族圣祖,是从上古活到今日的人物,但就连他,都弄不清此塔耸立在此地有何意义,只推测是圣祖将之建立在这里,目的大概与构建完整的轮回世界有关…”

    “…废弃的一幽宫,殿内【操井之阵】定然也已经灵性尽失了,你此次进入黄泉,头一件事不是靠近烦恼井,而是修复殿内阵法,这是正常使用百八烦恼井的重要前提,可以避免井中极阳水胡乱攻击接近者。你的阵道修为不弱,对于大势的领悟更是高深,倘若再加上我手上这张【九幽古国操井阵图】,则稍稍修复一幽宫的操井之阵,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喏,阵图拿好了,还有这些,都是此次修复可能用到的材料,你拿去用,用剩下的不必还给我,自己留下便是…”

    宁凡依言而行,查看了一番地板上的花纹,发现这些花纹表面上只是普通装饰,实际上却是复杂到无法想象的阵纹。因为年代久远,又缺少人修护,使得这些阵纹早已纹路磨灭残缺,若不修复,是绝不可能再度使用的。

    此地阵法,并没有什么破坏力、防护力,仅仅是一个操作阵法,用途是操作殿内的枯井正常运转。

    在宁凡的认知中,但凡操作类阵法,阵法原理大都十分简单,阵眼更是单一,往往只有一个,就是被阵法所操控的东西。大势运行基本都是两点一线,无非就是在操阵者、阵眼之间来回往复。这一类阵法,与‘复杂’一词绝对不会沾边。然而眼前的操井之阵,却打破了他的这一认知。

    此地操井大阵,简直复杂到无法想象!殿内百丈空间,居然就有上亿阵眼!须知阵眼的数目,可以直接反映出阵法的等级!此地阵法之复杂,几乎是宁凡生平仅见,甚至还要远超当年眼珠怪那一角圣人阵纹的复杂程度!

    硬要找一个同级别的阵法,则恐怕只有宁凡此生见过的最强阵法曾经血祭蛮荒古域的太古逆尘阵可以媲美了。

    然而太古逆尘阵乃是劫念之主赐给古时蛮荒樊家的阵法,因为阵法破坏力极强,故而才会如此复杂。

    此地阵法却只是区区操作阵法…用得着布置得这么复杂么?

    又或者,此事间接说明了一件事…操控百八烦恼井的难度,比血祭整个蛮荒古域都要巨大…

    若是屠皇不给任何帮助,宁凡估计自己要在此地研究个上千万年,才能稍稍看清此地阵法的脉络。好在屠皇给了阵图,使得他看清此地阵法,并不是什么难事。

    【九幽古国操井阵图】!

    阵图的名字让宁凡稍稍留意了一下,九幽古国…当然也只是留意而已,这名字指的是什么,完全意义不明,宁凡也不打算深究,只是因为自己的灭神盾同样有‘古国’二字做前缀,才会稍稍留意。

    古国灭神盾的古国,指的是某个具体国家。至于九幽古国…莫非是某个存在过的国家不成?又或者其中古字,仅仅是一个形容词,而非其名…

    宁凡花了一个时辰左右,将操井阵的图纸大致翻看了一遍,仅仅是浏览一遍,宁凡便觉得心力耗了大半,微微有些头晕目眩,对于此阵的复杂,更是有了极为清醒的认识。

    即便有阵图在手,宁凡也不认为自己能在短时间内理解此阵!

    完全无法看懂!更加领悟不了!但这并不影响宁凡依照阵图,一步步修复此阵。

    这就好比修真界中,大宗门的护宗大阵皆需要阵法宗师来布置,但阵法的维护与运转,却只需门下弟子按图操作即可。

    懂不懂,不重要!有足够按图操作的阵法造诣,就足够了!

    首先,需要将磨灭的阵纹重画…

    不到百丈的阵法,仅刻画阵纹的材料,便超过了三千种,且无一不是稀有材料。好在屠皇交给宁凡的修复材料只多不少,偶尔缺少的几种材料也能找到类似的材料替换,重画阵纹的过程,便显得十分顺利了。

    两个时辰后,阵纹完成修复。

    而后,宁凡便需要按顺序打开此阵的虚空阵眼,并在阵眼之中,放置各种仙料,作为阵法的动力源。

    如此高深的阵法,阵眼早已做得难以找寻,并不在眼前的空间,而是另辟虚空,充当阵眼。

    百丈宫殿,居然开辟了上亿处虚空阵眼,若是让宁凡一一去找,不知要找多少年,好在宁凡有阵图。一图在手,只见宁凡出手如电,抬指划开了此地一处又一处虚空,在其中放入对应材料,如此这般,一日之后,宁凡便完成了阵眼的动力填充。

    最后,宁凡又花了小半日功夫,催动势字秘,将此地大势稍稍改变,令大势流动与阵法流动相呼应。

    如此一来,这座操井之阵才算是真正修复了。

    随着此阵修复,原本死气沉沉的枯井,忽然有了变化!

    随着时间推移,枯井渐渐有了生物般的呼吸传出,井壁上的砖石,更是如同活物血肉一般,蠕动起来,场面诡异至极。

    至于原本淤积在井中的躁动极阳,则一点点平静了下来,继而居然由大团大团的极阳火焰,变化成了金色的井水。井水虽说仍旧传出炽热可怕的温度,却不会再因为旁人的接近而胡乱攻击了。

    并旋即,此地宫殿有了一道古老声音回荡不绝,是由那正常运行的百八烦恼井所发出,语调冷漠道。

    “操井之修,你擅自将吾唤醒,持的是哪一宗仙诏!速速将你的仙诏取出,以证明自己的身份。若无仙诏,则便视作擅闯九幽,罪当废尽修为,神魂永囚黄泉幽冥,绝不姑息!”

    声音不大,然而落在宁凡耳中,却有着无法想象的天地之威,不断回旋!

    宁凡只觉耳膜剧痛,好似他面对的不是什么枯井,而是一个活生生的第三步圣人!当然,由于此井废弃多年,使得这井威虽说达到了第三步,却十分虚弱,否则宁凡就不只是耳膜剧痛这么简单了,多半连站立都困难的。

    “…有一点你要注意,一旦阵法修复成功,则百八烦恼井便会苏醒。此井并非死物,而是一个类似于【远古神灵】的存在,呃,你别用疑惑的眼神看我,远古神灵是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我在梦中无数次游历真界,却极少听说与远古神灵有关的事情,貌似远古神灵的存在,是比真界本身还要古老的东西…算了,说这么多你也不明白,只需记住这烦恼井不是死物即可,务必要将其当成一位古之前辈,慎重对待!”

    “…接下来你要做的事情,会有极大的风险。你必须冒充身份,才能使用百八烦恼井…此井沉睡已久,刚刚被你唤醒,神智必定不会太清醒,以我的幻术造诣,加上一些特殊手段,试试能不能骗过此井…”

    “若成功,便继续接下来的步骤。但倘若失败,被它识破了你的欺骗,则你我此行谋划到此为止,你什么都不要再管,只管逃跑便是!一定不能被烦恼井灭杀!此井的能力,极可能已经超出你那宝盒时光倒流的能力,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若是被苏醒后的烦恼井所杀,则极可能不会时光倒流,是这个意思么…

    屠皇言犹在耳,使得宁凡面色不显,精神却是空前的集中、谨慎。

    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是冒充真界某个大势力的门人,来使用烦恼井。若是冒充失败,则必须立刻逃离…

    屠皇是幻之掌位的仙帝,她的幻术,能不能骗过刚刚苏醒的烦恼井呢…

    “小辈,速速将你所持仙诏,展示给我看!”烦恼井再一次催促道,威压比第一次更重。

    “仙诏在此!”

    宁凡微微横跨一步,在地面留下一个金焰燃烧的脚印,以威字诀,卸掉了烦恼井的话语威压。

    而后翻手一招,手中顿时多出一卷金书,将其微微一送,以法力推送到烦恼井的上方。这金书,自然是假的,是屠皇以幻术所化。倘若是巅峰状态的烦恼井,定然不会被这等幻术小道所欺骗,但如今,烦恼井并非处于巅峰状态,使得此事有了少许成功的可能…

    却只见,井中金色井水之中,忽然探出了一只似人非人、似兽非兽的手掌,将那金书抓在手中,拽入到井水里。

    数十息之后,烦恼井的声音重新响起,金书却没有还给宁凡。这一次,烦恼井的声音不似之前那般冰冷,而是有了少许客气,

    “原来尊使竟是奉灵宗弟子,井奴先前失礼,还望尊使莫怪!只是没料到,我已因乱废弃多年,并辗转流落到幻梦界,上宗却仍然用得上我,跨越万界来此将我唤醒。此事本是井奴荣幸,但有一事,井奴必须先给尊使提个醒。”

    “因为废弃缘故,井奴剩余极阳水的数量,已不足全盛时的万分之一,加之这处幻梦界的轮回,对井奴限制极大,如此一来,尊使若想从井奴这里查看天道第三环的轮回,怕是要失望了。井奴目前力量,最多只够查看天道第二环的轮回,且只能查看极少一部分…请尊使见谅!”

    “尊使若欲查看轮回,还请自便,井奴刚刚苏醒,需要休息少许,就不在旁服侍尊使了!请尊使海涵!”

    言罢,烦恼井的砖石蠕动消失了,生命气息也收敛了起来,整个宫殿恢复死寂,只剩下极为细微的阵法运行之声。

    见烦恼井信了他的身份,宁凡内心暗暗一松,很好,这一步成功了。接下来,就可以借助烦恼井的力量,查看屠皇想要看到的古今未来了。

    呵呵,说来忏愧,屠皇明明和他讲了那么多大道理,他却只听明白了‘此井可观古今未来’这么一句…

    “…完整的六道轮回,应该包括十二阴山、十四阴川、十方鬼门关、逆忘二川、九幽黄泉海、轮回门、化道山等诸多组成部分。六道轮回是世间最为庞大的【轮回连接点】所在,在这里,你可以了解到你所欲知道的一切…百八烦恼井便属于一处轮回连接点,但比起逆忘二川,它的等级其实要低很多,推演力量也是远远不如逆忘二川的…”

    “说到烦恼井,就不得不说它的名称由来了,一看就知道你对佛经涉猎不多,难道不知,在我佛门之中,有着百八烦恼的说法吗?讲到百八烦恼,首先得讲讲人之六根,这六根又有好、恶、平三种分别,又有净染之分,合之则是三十六烦恼。人生一世,会遇到三十六种烦恼,若是过去、现在、未来三世,则会遇到一百零八种,即百八烦恼,这也是寺庙钟声往往一百零八声的缘故…”

    听不懂,屠皇提到的地名,以及所说的轮回连接点之事,完全听不懂啊…

    “…你问我轮回连接点是什么?当然就是指许许多多轮回所连接的地方啊!什么,还听不懂,真头疼,怎么给你讲明白呢,我最不擅长的就是动嘴教人了…”

    “…轮回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它不止一层,而是一层叠着一层;每一层轮回,如同平行时空,每一个人从那平行时空延伸出去,可以有无数种过去,也可以有无数种未来…你可以将轮回连接点,理解成不同平行时空的边界。你的过去,不一定是你这一世所经历;你的未来,不一定是这一世所遇见。明白了么?”

    “居然还不明白!这么跟你说吧,所谓的轮回连接点,就是能够看到自己古今未来的地方,这么讲,你总该明白了么吧。百八烦恼井可以给你展示你的过去、未来,这样的地方,就叫做轮回连接点。”

    “…哦,有趣,你说你遇到过一处湖泊,位于你所说的四天九界其中一处下界?可以倒映过去?对,那处湖泊就是一处轮回连接点!不过完整的连接点,是可以同时倒映过去与未来的,你遇到的那处,应该不是完整,而是残缺…且轮回连接点的等级也有高低,越是高级的轮回连接点,能够看到的东西便也越多,某些与天地大秘有关的过去未来,则只有最高级的轮回连接点能够看到…”

    “我说的这些,你若是不明白,就死记住!这些都是我听圣人讲道听来的大学问,你记住,慢慢消化理解便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明白了么…

    不明白啊…

    宁凡头一次发现,他和屠皇之间,代沟居然如此巨大,屠皇所说的轮回知识,他居然…一点也无法理解!

    什么无数轮回连接…什么一层叠着一层…什么过去不是过去,未来不是未来…什么平行时空…

    不懂,不明白啊…

    屠皇因为经常梦到真界,经常在梦中听圣人*传道,故而她领悟的东西,许多都是第三步圣人才能理解的知识,绝不是宁凡三言两语能够听明白的。

    当然,不明白不要紧,宁凡只需要知道,此时此刻要做什么就行了。

    他徐徐走到井边,探头朝井水望去,这一次,自然不会再有井中极阳之力攻击他了。不过根据屠皇的说法,若他胆敢做出夺取此井极阳的事情,仍旧是会被攻击的…这种贪念,必须克制!

    古井无波,但却倒映着许许多多的画面。那些画面不是其他,而是无数修士过去、未来所发生过的事情。

    太多,太多了。井水中倒映的画面太多,使得宁凡根本无法看清任何一幕画面。唯有使用正确方法,才能从井中看到想要知道的东西。

    曾经,宁凡到过剑界的问心剑湖,在湖水倒映中,看到了自己无数世身为蝴蝶的前世。

    根据屠皇的说法,问心剑湖属于不完整的轮回连接点,只能看到过去,不能看到未来。且问心剑湖只能看到自己的过去…

    百八烦恼井则不同,据屠皇所说,此井不仅可以查看自己的过去未来,也可查看别人的过去未来。

    屠皇交给宁凡的任务,是请宁凡帮忙查看她的某段过去。

    她的内心有着一个巨大疑惑,那疑惑,她怀疑,自己的记忆被某个大能强者改动过!

    她必须通过百八烦恼井来确认一二,看看百八烦恼井所映照的过去,与她那一段记忆,是否一致!

    “宁凡,你知道么,曾有一个女人,告诉我一个事情,她说我并不是我,唯有当我不是我的时候,我才是我…”

    “你又听不明白了么,哎,跟你说话真费劲。”

    “那个女人说她改过我的记忆,但我不信,你若是骗过了烦恼井,便带着我的左眼,帮我看看我的过去。”

    “烦恼井所映照的过去,是真实的,真实到便是第四步仙皇,也无法更改分毫。那个女人纵然再强,也到不了黄泉海底,更无法改变这种真实。”

    “她是十蜂至尊,是我族五大至尊之中,除了牛鬼至尊外的另一名至尊,在五名至尊之中实力排名第五,牛鬼至尊则是第四…她在中州琉璃城居住了无数年,然而所有人都被她幻术所骗,所有人只当她是刚来琉璃城不久的秀坊歌姬…所有人,都只叫她阿冯。”

    “她可随心所欲,幻化成上千种不同容貌,但最常用的,却是阿冯这张脸。据她所说,当年篡改我记忆之时,便用的是这张脸。”

    “你去看看我的过去里,有没有这张脸出现过…”

    耳边回荡着屠皇的话语,那话语之中,竟有一丝说不出的无助与紧张,与之前张扬跋扈的她,完全不同。

    宁凡微微沉默,取出了一副画轴,徐徐撑开。

    画纸上,有着一个宁凡十分眼熟的女子,乍一看,居然是独孤,但若细看,则又有少许不同。

    画像中的女子,有着与独孤分外肖似的容貌,却穿着歌姬的服饰…不是独孤,气息上,完全不同!

    画像中的女人,是他当日去救乌老八的路上,遇到的那个古怪女人!那个长得像独孤的诡异女人!

    【苍茫蝶,你,需要帮助吗?】

    【看来,君已不识妾…】

    【我是阿冯,秀坊的阿冯,你要找的小乌龟,在东城门外的南药寺。】

    正是那自称叫作阿冯的女人!

    当日宁凡便觉得那诡异女人修为深不可测,只是没想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居然也是大卑族五大至尊之一!

    真实身份是十蜂至尊!

    这个女人为何长得与独孤如此肖似…

    这个女人为何知道他是蝴蝶…

    这个女人为何说出了‘君不识妾’的话语…

    这不是他在乱古大帝所赠藏经塔中,在那最后一层石门外,所听过的话语吗…

    是巧合吗…

    但如此之多的巧合放在一起,怎么看都有问题…

    “我的任务,是要借助这百八烦恼井的力量,翻看屠皇的过去…找寻有无此人出现过!看过后,将所看到的画面刻印一份,刻入屠皇左目…”

    “帮完屠皇后,若我内心也有疑问,自然也可以通过此井查看一番过去未来。过去我已看过,是那一世世蝴蝶的经历,至于未来么…未来这种东西,真的可以轻易看到吗,呵呵,有趣。”

    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又或者,执修的未来根本无法从井水中看到,毕竟执修的路,已被天截断,便是看不到任何未来,也不奇怪。

    宁凡收了画像,翻手取出屠皇左目。欲看他人过去未来,需要一些媒介,他从屠皇左目之中抽出一丝气息,抛入到金色井水中,霎时间,井水中倒映的无数画面,开始减少。

    不多时,井水中剩余的画面,已经只剩屠皇一人了。

    那些画面中,有屠皇少时牧羊女的过去,也有蹙眉等在楼船上的现在,更有血濛濛一片的未来…

    未来血濛濛一片,是发生了什么血光之灾么…

    宁凡皱了皱眉,屠皇虽说没有交代让他查看未来,但他还是不经意看到了。屠皇的未来,貌似会有一场巨大灾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