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50章 一声军令重如山

第1050章 一声军令重如山

    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猪脸盒灵不是什么善类,然而对于宁凡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宁凡降服过的仆从不少,基本都是恶棍。散魔大头、黑运乌老八、烛弓弓灵…如今,又多了这么一个猪脸盒灵。

    对付恶棍,他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无非就是恩威并施。

    威,宁凡已经给猪脸盒灵展示了,至少表面上看,这猪脸盒灵已经被镇住了。

    恩,倒是不必急于一时,此刻首要任务,还是借助这猪脸盒灵的力量,除掉此地水鬼。

    现如今,猪脸既然表现得如此驯服,宁凡也就顺势收了手,并问道。

    “说,你有什么办法,对付此地水鬼?”声音仍带着若有若无的冷意,吓得猪脸一个激灵。

    他被宁凡一记指剑重创,几乎直接陨灭,此刻侥幸保得性命,对宁凡的惧怕,已经上升到空前。面对宁凡哪还敢有半点不恭,更生怕哪一句话说错,再次惹怒这个煞星,高度紧张之下,提心吊胆地答道,

    “主子有所不知,黄泉之水虽说可养阴魂,然而诞生于黄泉的鬼物,弱点极大。旁人不知其弱点,曾经身为黄泉水军的小人,却是深知!诱杀这些水鬼的办法,小人起码知道十种以上,不过都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当然,如果主子只是想进入这处宫殿,而不是杀尽鬼物,则小人还有更省事的办法。其实…只消得小人使个小法术,并一声令下,则这些水鬼便会直接退去,不敢阻拦主子步伐的…”

    宁凡目光顿时一眯。

    一声令下,众多水鬼直接退去?还曾为黄泉水军?这猪脸从前什么来头…

    “此话当真?你真能办到此事?”

    “…小人怎敢欺骗主子!小人归墟前,管辖的便是黄泉九幽,对于这些水鬼了如指掌,对付起来自然不会有多难的!主子且将这宝盒平放于殿门外,而后稍稍退后,看小人如何吓退这些水鬼,替主子扫平前进的障碍!”

    猪脸信誓旦旦道,并一副急于立功证明自己的样子。

    他深知自己已经得罪了宁凡,此刻虽说宁凡暂时放过了他,但这并不保险,难保日后宁凡不会秋后算账。唯有立功弥补一二,才能让猪脸有几分安全感,此刻为求自保,当真是恨不能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帮助宁凡。

    “若你真有此能,我倒要拭目以待了。”

    宁凡沉默少许,最终依言而行,朝着宫殿一步步靠近,待距离殿门十步后,宁凡没有继续前进,而是将手中玉盒放置在地上,而后稍稍退后。

    见宁凡已经退出足够距离,猪脸才深吸了一口气,忽得化作一道青光,从玉盒之中飞了出来,落在地上,幻化成一个膀阔腰圆的野猪精。

    这野猪精黑脸短毛,双耳大如蒲扇,偏偏穿了一身极为风骚的大红喜服,戴黑帽,帽子两边插着金叶子,俨然就是个新郎官的打扮。

    倘若这新郎服穿在宁凡身上,也许还有几分风流潇洒的感觉,但穿在一头猪精身上,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这猪精身上的穿戴更是俗气至极。腰缠金腰带,颈上挂着一圈明晃晃的黄金佛珠,整整二十粒佛珠,全部都有鹅蛋大小。每根手指上,都带着珠光宝气的扳指,镶满各色宝石。咧嘴一笑,呵,居然还是一嘴的金牙…

    略俗…

    宁凡微微无语。这货只看穿戴,就知道也是个极品,看来跟大头、乌老八、烛弓弓灵是一类…

    “小人朱二,参见主子!”野猪精朝宁凡一拜,头不敢抬太高,大气也不敢乱出,显然是在惧怕宁凡。

    “朱二是你的本名?”

    “对对对,我就叫朱二,行不更名坐不更姓!”朱二眼神有点发虚,却还是硬着嘴皮说道。

    宁凡哪里看不出,这个猪精是在撒谎,朱二定然是化名,但也懒得追问太多。对于猪精的真名,他并不感兴趣,只淡淡命令道。

    “那么,你可以开始驱散此地水鬼了。”

    “呃,那个,那个…主子可不可以先驱散小人体内的剑气啊。可怕!主子的神通真是太可怕了!仅仅是残留在小人体内的少许剑气,便是小人倾尽全力也无法抗衡的。有这剑气干扰,小人灵体无法修复啊。那个,那个…小人有把握一声令下喝退这些水鬼,但却是有一个前提,需要施展某种秘术,若是灵体有损,秘术的成功率不大啊…主子您看…”

    朱二支支吾吾的恳求道,并可怜兮兮地揉了揉自己的猪腰。

    因为宁凡之前的一记指剑重创,使得朱二灵体的上下身连接处,几乎拦腰断成两截,已只剩极少的一丝还连在一起。

    说起来,这朱二本事倒是不小,伤口处居然还能自行修复,这可不是其他器灵能够做到的事情。但因为宁凡残留在其体内的剑气横行肆虐,使得这一修复毫无建树,刚修复一些,又会被剑气破坏,断断续续,无休无止…

    除非宁凡将残留在其体内的剑气收走,朱二才有办法恢复灵体的完整,此刻求的便是这事。

    宁凡没有多言,只轻描淡写的朝猪精体内隔空一摄,顿时从中摄出丝丝缕缕的蒙白剑气。

    猪精大喜,体内剑气一清空,他顿时运转神通,灵体断裂处很快就在滋滋声中恢复如初了。

    “哈哈哈,二爷爷我复原啦!”

    猪精一高兴,便想得意忘形吼一嗓子,话到嘴边发觉不对,现在不比从前了,在新主子面前,还是收敛些骄纵为妙;。于是乎,吼到一半的话一拐弯,改成了,“哦呵呵,我朱小二复原啦,终于能以全盛状态为主子立功劳啦!”

    宁凡嘴角不由得一抽。

    假,太假了…这种虚伪,这种一本正经说胡话的本事,简直和乌老八有得一拼。看来这朱二也不是真傻,只是骄纵惯了而已,若是遇到不可战胜的敌人,绝对能屈能伸…

    “现在可以施法驱赶此地水鬼了吗?若我没有看错,你的灵体似乎不能离开这宝盒太久…”

    “嘶,主子好眼力,竟一眼看出了此事!放眼小人一生所遇修士,主子眼力当属第一啊!”朱二故作震惊状,一个马屁拍了过来。

    “…看穿这些,需要多高的眼力么?废话少说些,快办正事!”宁凡无语道。

    “是!”

    朱二恭恭敬敬地应了一声,内心则暗暗纳闷。

    是不是他许多年没拍马屁了,手艺生疏了?否则为何他的马屁,竟无法打动宁凡半分…

    看来真的是当大爷当惯了,再当回小弟,有些不适应了…哎,看来得找机会重新练练这门手艺了。

    心知宁凡在赶时间,朱二自然不敢再多浪费时间了,双手掐了个指诀,口中吭哧吭哧地念起口诀,继而海底死寂的海水,忽然有了涌动,有了…水波!

    那水波初时极缓,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加急,最终那水波之强,竟晃动得宁凡有些站立不稳了。(

    朱二却在那水波晃动中,始终稳若泰山,岿然不动,只口中念念有词,不断施着法术。他乃是器灵之体,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修为气息,然而此刻所表现的能力,却让宁凡有些不敢小觑了。

    海浪之中,渐渐有了青色毫光出现,在昏黄阴暗的海底,这毫光显得分外耀眼,如同夜空上的星辰。

    那毫光初时极微,某一个瞬间,忽然青光大作,横扫此地,并于青光之中,现出一个瓜果陈列的香案来。

    朱二朝着香案拜了三拜,口中念着‘三清护佑’‘弟子恭请诸圣降临’之类的话语。

    闻言,宁凡第一反应是朱二在施展请神术一类的法术,在请强者化身降临。且听那言语,所请的,居然和圣字沾边,莫非竟是在请圣人不成!

    这可能么?

    在幻梦界这种虚幻之地,请来传说中的圣人降临?

    若真有圣人降临,会如何…

    又或者,请诸圣只是一个口号,一句口诀,仅此而已…

    宁凡不知朱二的具体来历,但以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这朱二起码也是真界的强者,甚至看守过真正的黄泉九幽。

    这样的朱二,此刻全神贯注施展着的法术,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效果!

    此地…可会出现什么大变故!

    嘭!

    就在宁凡神经绷紧之时,朱二周围的青光,居然爆炸了。

    爆炸之后,原本的香案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被青光炸地颇为狼狈的朱二…

    “不可能,不可能啊!难道是我技艺生疏了,居然会施法失败!”朱二揉了揉头上炸得冒烟的鬃毛,满脸不可置信。

    宁凡又一次无语了。难为他居然真以为会有圣人降临,如此如临大敌,结果,朱二就给他搞了这么一个爆炸出来…

    “你究竟行不行?若是做不到驱散此地水鬼,便直说!”宁凡不耐道。

    “呃,这只是一个小小失误,主子放心,下一次一定成功,一定!”

    一炷香之后…

    轰!爆炸!

    一个时辰后…

    轰!轰!炸来炸去!

    两个时辰后…

    三个时辰后…

    朱二已经接连施法失败了数十次,整个灵体被炸得,都传出了一丝焦熟的味道。

    宁凡叹了叹,他感觉一次次给朱二尝试机会的自己,有点傻…

    若非宁凡能看出朱二极为认真的施法态度,几乎要以为朱二是故意找茬,故意施法失败的。

    “你究竟行不行…”宁凡沉默许久,说道。

    “主子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一定可以的!”朱二提心吊胆地说道。

    “实在不行,用其他的办法杀光这里的水鬼也行!你这种方法,并没有给我节省多少时间。”

    “真的最后一次,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好主子,我的好主子…”

    “…最后一次。”

    “是,最后一次!小人已经有点明白为什么会施法失败了,不是我自身的原因,而是天地改变的缘故…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朱二再次召出香案,再一次使得此地青光大作。

    那青光强度不断攀升,渐渐地,已快要超出此地海水可以承受的临界点。一旦超过,则会再度爆炸!

    但这一次,朱二在那青光强度攀升到极限后,忽然有了改变,指诀一变之下,此地青光忽然开始收缩,开始凝聚,并一点点凝成一个无比巨大的青色光环!

    那光环不断透出令人心悸的威压,并旋即,从那光环之中一步走出一位笼在青光中你的老者身形,背对着朱二与宁凡,面朝一幽宫的方向负手而立。

    那巨大青环,分明就是圣人才能拥有的圣人环!

    那老者,赫然拥有者圣人级别的恐怖威压,仿佛只需一念,便可毁灭整个幻梦界,所说出的话语,更是让宁凡神色一变!

    “老夫奉天意来此,行灭界之事!阻挡者,杀无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话语,这猖狂无比的笑声,似是对宫殿中的鬼物所说,又似乎…是对宁凡所说!那笑声所带着的庞大威压,在宁凡耳边回荡不绝,好似天地之声回响!且每回响一次,都会给宁凡识海带来几欲碎裂的剧痛!

    然而此刻的宁凡已顾不得痛楚,整个人完完全全因为这位神秘圣人的简短话语,而有了震惊。

    灭界!

    这朱二竟真得请来了圣人!且所请圣人,竟有毁灭幻梦界的打算!

    开什么玩笑!不是要驱散鬼物吗,为何成了…灭界!

    宁凡双目霎时间变得血红,心中顿时有了无数猜测,继而有了一丝后悔!他不该给朱二请圣人的机会,不该!这朱二…莫非是个伪装极深的大敌不成!

    这圣人的气息,看不出一丝一毫的虚假,便是以天人第二境的目力扫过,也只能看出真实!

    这是真正的圣人!

    若这位圣人是紫斗仙域的大敌,若请来此圣是朱二的阴谋,则今日之事,极可能会成为幻梦界灭界的祸根!

    且这祸根,竟是在他宁凡的一再纵容下,才得以成功!

    幻梦界中,有人能够抗衡第三步圣人吗!

    当日蛮荒之祸,仅仅一个远古大修级别的阴墨,便险些团灭了幻梦界的诸多末法仙帝。若是圣人级大敌来临,则四天九界、天妖界、古魔渊等等诸多界面之力联合在一起,恐怕也无法抗衡!

    只能眼睁睁地…覆灭!

    倘若幻梦界真的因此而灭,则他宁凡,便是幻梦界的头疼罪人!因为这位圣人大敌,是在他的纵容下,来到的!

    “朱二!给我一个解释!”

    宁凡杀意狂涌。

    这片世界,是紫斗仙皇所创幻梦界;这里,是无数紫斗先烈拼命守护的最后家园;这里,更是他的家,是他至亲好友生活着的地方!

    他可以原谅朱二之前的口头得罪,但若是朱二有灭界之祸心,则另当别论!因为这意味着,将他至亲好友置身于险地!

    若是如此,则宁凡便是拼尽一切,也要在此,让朱二付出代价!

    宁凡已经许多年没有释放过这等程度的杀意了,杀意山呼海啸之下,竟使得原本有些得意洋洋的朱二有了骇然,有了莫名其妙。

    他好不容易施术成功了,主子怎么动怒了?

    莫非,主子误会了什么?误会他请来了真正的圣人?误会他所请的圣人,真的要毁灭幻梦界?

    “主子息怒!你误会了,误会了…这不是真正的圣人,只是一道幻术。倘若不信,我让这位‘圣人’转过头来,主子一看便知小人所言非虚啊…”

    朱二一面解释,一面念动口诀操控那名圣人。霎时间,那本来负手而立、睥睨苍天的圣人老者,转过了身。

    那是何等苍老的容颜啊。

    然而那张脸,居然和宁凡长得一致,完全就是宁凡年老之后的模样…

    宁凡目光微微古怪起来。

    他不认为真界会有圣人和自己长得这么像。

    他也不认为,会有哪个降临圣人闲得无聊,幻化成了他的容貌。

    “主子你得相信我啊,这不是真的圣人,这就是一个空壳,拿来吓唬人的。威压什么的都是真的,但那威压同样伤不了人,最多只能带给人识海剧痛,从而增加旁人对于此事的信服力…”

    “主人若是还不信,可以走近摸摸,这个圣人就好似沫,一摸就会碎…”

    宁凡依言走近,犹带着三分警惕触摸了一下和他容貌一致的圣人。

    而后,圣人什么的,始圣之环什么的,满天威压什么的,通通嘭地一声,沫般破裂了。

    假的…

    居然是假的…

    明明气息、威压什么的,都做得和真正的圣人一样,然而却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驱壳,一碰就会裂开…

    宁凡修道至今,从未有此刻这般无语过。

    他那么如临大敌,甚至于连战死在这里的结局都想好了,然而朱二却告诉他,这个圣人大敌是假的…

    “这是幻术?什么级别的幻术…”

    “太玄上品,真正的圣人才会使用的幻术。”

    难怪连我天人目力都看不出一丝虚假,居然是圣人才能使用的太玄上品幻术…估计此术一出,整个幻梦界都没有几人能够识破那名圣人的气息虚假…

    “…圣人才能动用的幻术,你是怎么用出来的?”

    “哈哈,我使用的并非完整,只是一部分而已。传我此术的,是真正的圣人,那圣人曾说,此术完整状态下,是可以凭幻术幻化出真正的圣人助战的,但若是残缺,则只能幻化其形,不可得其实。简而言之,就是只能幻化个圣人出来吓唬人,并没有多大用处…”

    不,能吓唬人已经是十分可怕的用处了好么,前提是…这虚假不要被人揭破。

    若不是这位圣人有着和宁凡一模一样的脸,若不是朱二事先提醒,宁凡绝不会想到这个圣人是个虚假。

    “说起来,为何你使出的幻术,幻化出的圣人和我容貌一样…”

    “不和您老人家容貌一样,这个术便无法成功啊。”朱二赔笑道。

    “什么意思?”

    “简而言之,因为主子是如今天地间为数不多的执修,故而此术才能模仿主子的形象,获得成功。”

    “与我是执修又有何关系?”宁凡皱眉看了朱二一眼。他似乎并没有在朱二面前展露过执道,但朱二却是认了出来…

    “因为…”

    朱二张口欲给宁凡解释,忽然神情一变,露出惊惧不已之色,猪嘴大张着,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额头上,更是冷汗直冒!

    仿佛在如今的天地,如今的大道法则下,一旦开口说出那些忌讳,便会有大祸临头一般!

    许久,许久…朱二才颓然而悲哀地说道,“对不起,主子,我讲不出来原因。因为…不能言!”

    不能言!

    又是不能言!

    之前屠皇也讲述过很多真界秘闻,但那些并没有出现不能言的情况。

    然而朱二欲讲述的东西,却出现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情况…

    如此看来,并不是所有真界的事情都不能谈。有些可以谈,有些…则一丝也不能触碰!

    “罢了,不能言就算了。换个问题,你所幻化的圣人,不能是其他人的容貌吗?比如说随便一个陌生人…”

    “从前,可以;现在,不能…唯有执修形象,可以拿来施展此术。”朱二叹息道。

    宁凡皱了皱眉,心中因为朱二的话语,生出无数猜测,却无法得到丝毫印证。

    太多的天地大秘不能触碰,太多的东西…不能言…

    “非得弄成我的样子?”

    “是…”

    “这样啊…那便算了。”

    “主子容我稍作歇息,此术每一次使用成功,都会形成巨大损耗,非休息完全,不能再一次动用。”

    “需要休息多久,才能再次施术?”

    “三…三个时辰?”朱二底气有些不足,干笑道。

    宁凡眉头一皱,“说实话!”

    “三…三日。”

    “说实话!”

    “三…三年;。”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实话!”

    “三百万年…使用此术一次,小人需要三百万年来恢复…”这一次,是真话了。

    宁凡顿时大感头疼,“那你还让我在此等你稍作歇息?你想让我在这里等你三百万年?”

    “小人该死!小人是怕说了实情,主子会动怒…”

    “若是时光倒流,你的损耗会不会消失?会不会回归之前时间点的全盛状态?”宁凡沉默少许,问道。

    “对啊,还有这个办法!主子快使用宝盒神通,令时间倒流回过去!这样小人就可以再一次施展此术了!”

    “既如此…般若波罗蜜!”

    时间第二次回到最初的时间点。

    除了宁凡、盒灵能够保留时光倒流前的记忆,其余芸芸众生,皆随着时光倒流失去了这段时间的记忆。

    故而当宁凡再一次出现在楼船上的时候,所听到的话语,仍是屠皇之前那一句叮嘱。

    在屠皇的眼中,此刻的宁凡还没有进入黄泉,正打算进入呢。

    “…如此一来,此地时间点便被这宝盒定位了,倘若你真出了什么意外,也是可以时间倒流,回到此地的。但我要提醒你,此宝盒的使用,并不是无限制的,一日之内,只可复生十次,也就是说,你最多只能在这黄泉深处死上十次。记住了么?”

    “记住了,但我已经只剩八次时光倒流机会了。”宁凡无语道。

    “什么!你已经死掉两次了?”

    “恩,算是…”

    第一次是宁凡死亡前的一刻,被动时光倒流,第二次则是人为主动使用宝盒,情况有些不同,但宁凡并不打算在这些无关细节上多作解释。

    屠皇又如之前一样,问了他相同的问题,给了他相同的告诫。

    交谈之后,宁凡第三次跃入黄泉大海,一路熟门熟路来到一幽宫的宫殿外。

    虽说浪费一次时光倒流十分可惜,但彼此等待朱二技能冷却三百万年,宁凡还真宁愿倒流回过去了。

    朱二再一次从宝盒中现出身形,这一次,他施展幻术十分顺利,有了之前的成功经验,他并未失败便幻化出了宁凡模样的圣人。

    完全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幻术气息!

    再一次看到这个幻术所化圣人,宁凡仍旧看不出任何气息上的破绽,只能感到此术的神奇。

    连他这等天人第二境修士都看不破,界内又有多少人能够看破此事?

    这幻术看似无用,但若是使用得当,倒也不失为一个震慑敌人的手段…越是修为高深的老怪,怕是越畏惧圣人这等存在的…

    宁凡都无法看破的幻术,宫殿内灵智低下的鬼物,就更加无法看破了。

    朱二操控着幻术圣人,一步步踏入宫殿殿门,在踏入的瞬间,七百余鬼物杀了出来,但却皆在幻术圣人的第三步威亚下,有了骇然,有了畏惧,如临大敌,不敢反抗。

    更在朱二操控圣人开口的瞬间,所有的水鬼神情一滞,有了茫然。

    “以我天河九圣之首,九河统帅天蓬圣人之令,尔等一河守将,即刻调至二河,听候天任圣人调遣,不得有误!”

    “天蓬…圣人…听从…调令…”

    众水鬼神情茫然,以它们极其低下的灵智,根本听不懂朱二的话语。

    但那调令二字,却如同刻入灵魂的本能,催促着它们离开这个镇守了无数年的废弃一幽宫。

    即便是当年大敌来临,他们宁可战死,也没有选择逃跑。

    即便是身死族灭,他们也要化作水鬼,继续守护这座废弃宫殿!

    因为军令如山!

    他们从前所奉军令,乃是不惜一切死守第一天河。而如今,这个军令有了改变,因那天河九圣之首有了新的要求,则他们便须朝着第二天河调离!

    眼前下令者,真的是天蓬圣人吗?

    不知,不知…天蓬圣人的声音是真,这圣人威压也是真,大概…命令也是真…

    第二天河在哪里?

    不知,不知…

    那便去找,去找…因为,军令如山。

    一个个水鬼游出了一幽宫的殿门,游向远方,游着游着,一个个好似夙愿了结一般,接连化作光点,消失在了海水中…

    宁凡微微沉默,看着这些水鬼消失,不知为何,他心中首先感到的,并不是扫空阻碍的喜悦,而是说不出的怅然。

    这些水鬼…原来是战死在此地的守军么…

    死而化鬼,仍旧不忘职责,倒是一群让人肃然起敬的守卒…

    众水鬼一散,朱二便解除了幻术,整个人如同抽干了力气一般,重新飞入宝盒休息了。

    宁凡从地上捡起宝盒,对宝盒上的猪脸大有深意地问道,

    “说起来…天蓬圣人是什么意思,军令又是什么意思?你借用圣人威压给那些水鬼下达的命令,应该不是随口杜撰…莫非确有其事?”

    “啊哈哈,主子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明白。”

    “算了,你既然不欲多说,我便也不多问了。你前任主子要的东西,应该就在这处宫殿里面了。你先休息休息,暂时用不到你了。”

    宁凡将宝盒收起,继而取出了屠皇的左目,握在手中,进入一幽宫大殿;。

    这是一处废弃多年的宫殿,殿内除了早已熄灭的长明灯,并无多余摆设。在大殿中央,则有一个井…

    随着宁凡步入宫殿,屠皇左目开始发出莹莹光芒,那些光芒好似烟雾一般轻盈,朝着殿中央的井飘了过去。

    魔族善于将不同空间的连接点,设置成井的模样,然而眼前的井,显然不是什么空间连接点,而是另有用途。

    “屠皇要的东西,是在此井之中吗…”

    宁凡一步步走近,低下头,朝井中望去。便在他低头的瞬间,一股灼热到无法想象的气息,骤然从井中喷发了出来!

    那股热浪席卷而来的瞬间,宁凡似有预料,抽身便退,并在倒退中开启了灭神盾防御。

    但,即便有着灭神盾防御,宁凡仍是在那等灼热的力量之下,直接烧成了飞灰!

    根本无法抗衡!

    不是火!

    是比火更加灼烫的东西!

    是极阳!数量庞大到足以烧光一整个东天的极阳!

    历来,大卑族五大至尊级人物会在特定的时间进入此地,于海面之上收集极阳之力。

    但他们所搜集的极阳,不过是从这井中飘散出的极少一丝罢了,饶是如此,已极为满足。

    然而若与井中极阳相比,他们所搜集到的极阳,数量太少,太少…

    此刻一个照面灭杀宁凡的极阳,远远不是那散逸的极少数可以媲美的!

    甚至莫说是宁凡,便是木松道人一级的人物来此,也绝对会被此地极阳一个照面秒杀!

    这枯井…怎会有如此之多的极阳之力存在!

    这枯井…便是屠皇想找的东西吗!

    第三次时光倒流,回到楼船。

    入耳的,仍是屠皇谆谆告诫的话语。

    “…如此一来,此地时间点便被这宝盒定位了,倘若你真出了什么意外,也是可以时间倒流,回到此地的。但我要提醒你,此宝盒的使用,并不是无限制的,一日之内,只可复生十次,也就是说,你最多只能在这黄泉深处死上十次。记住了么?”

    “记住了。但今日时光倒流的机会,已经只剩七次了…”

    “什么!你已经死了三次!”原本谆谆告诫的屠皇,顿时花容一惊。

    “这一次,我找到你要的东西了,是一幽宫内的枯井对。你的目的,是收取那井中极阳吗!我不知那枯井是何来历,但可以明确告诉你,此事,绝不可行!”

    宁凡正色道;。

    极阳是好东西,是准圣开眼的重要材料,但也要有命收取才行!

    按照那枯井之前爆发的极阳威力来看,莫说是如今的他,便是他法力暴涨十倍,百倍!只要被那枯井攻击一次,仍是必死无疑!

    就算能时光倒流七次,七十次,七百次,宁凡也不认为自己有那个本领,收取枯井之中恐怖极阳。

    这不是幻梦界修士能够做到的事情!

    正如北天仙界无人能够拿得动的轮回巨钟,拿不动,就是拿不动!不是修为不足,而是层次不够!

    那枯井的攻击威能,绝对已经达到了第三步!

    倘若屠皇的目标,真的是收取井中极阳,则宁凡就算再愿意帮助屠皇,也只能对屠皇说一声抱歉了。

    不是他不愿意帮助,而是真的办不到…非圣人,触此井必死,这是宁凡以一次死亡的代价,所得出的答案!)

    :/18/18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