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8章 混鲲圣宗之秘

第1048章 混鲲圣宗之秘

    宁凡微微一怔,答道,“混鲲圣宗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处势力…至于定轮回术,指的是我这定天术吗?”

    时至今日,宁凡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混鲲圣宗这个名字了。

    早在他修道之初,便听说过混鲲二字。那时候他修为尚浅,对手的实力颇强,一个懂得‘真阳之力’的修士,而后,洛幽传了他一句口诀,此口诀一出,竟将对方‘真阳之力’尽数吞掉。

    那时候,宁凡阅历尚浅,并不清楚所谓的‘真阳之力’,其实只是修士对于天地间极阳力量的一种模仿。

    而极阳的力量,则是准圣修行不可或缺的东西。洛幽所传口诀,竟似乎…有着对于极阳一类力量的专门克制…

    那口诀宁凡始终铭记于心,甚至日后的修行中,偶尔他还会研究这句口诀,只觉得这句口诀无比博大精深,但却因为残缺,而很难参透…

    【北溟有鱼,其名曰鲲,北溟有圣,其名混鲲。北溟有日,其名阴融。北溟有雷,其名雷恸】

    也许,这是宁凡第一次接触到混鲲这个名字,只是那时的他,远远不可能知道这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代表着什么。

    后来他飞升到了东天,苦修多年后,进入蛮荒古域历练,并被卷入一场巨大风波。

    在那场风波中,他获得了巨大机缘,成为了道蛮一族第十代蛮神,并获得了开天之器灭神盾的其中一片碎片!

    【吾为混鲲圣宗…开天之器…第六碎片…】

    【你身上…第四碎片之息…怀念…】

    这是他最初见到古国灭神盾时,灭神盾对他所说的话语。

    宁凡所拥有的灭神盾,其实只是真正的灭神盾破碎后,遗留下的第六块碎片。

    第四碎片,似乎是不死大帝的前世…

    而灭神盾这件开天之器,似乎本是属于混鲲圣宗所有,后来才不知为何,落入初代蛮神道蛮山的手中…

    在那场风波中,宁凡第二次接触到了混鲲圣宗。而随后,宁凡斩忆道剑升级为逆海剑,又一次与混鲲圣宗有了牵扯。

    宁凡犹记得,在逆海剑的道兵图纸上,有着绘图人留下的这么一段话。

    【逆海剑为混鲲圣宗上等弟子剑,非圣宗弟子若是持剑,亦可入圣宗道场,列座听道…因有此便利,不少修士苦争一滴不灭雨,只为造出此剑,入圣宗听道…】

    一路走来,宁凡岂会不知,所谓的混鲲圣宗,是三大真界之中一股极庞大的势力。至于巨大庞大到什么程度,宁凡是没有多少概念的,所知不多,才会有此一问。

    “你没听说过混鲲圣宗?也不知定轮回术是何物?”屠皇颇有几分意外。

    “不知道…”

    “你不是东妖祖一脉的后人?你家长辈没有给你讲过这些?”

    “东妖祖一脉还有后人?我不是这一脉的后人,甚至没有听说过东妖祖后人的任何消息…”

    “那你的定轮回术从何处学来的?”

    “我因为一些际遇,机缘巧合下,学齐了东妖祖的定身术、威字诀、势字秘,融会贯通后,才成了如今定天术的真正模样。且我并不知道,这定天术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定轮回术…”

    “什么都不知道,你竟能将此术自行摸索到如今这个模样,你可真是一个怪胎!”

    屠皇感慨不已,转而想起宁凡乃是天地间少有的天人合一之修,便又释然了。似宁凡这类修士,本就是天地间悟性最高的一类人,机缘造化之下,自行摸索出定天术,便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对姑娘之前的话语有些在意。姑娘为何将我这定天术称作定轮回术?又为何提及混鲲圣宗这一名字?姑娘还说,东天祖帝的定天术是偷学而来…这是什么意思…”宁凡皱眉问道。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一个一个给你答复。先说混鲲圣宗,你应该知道,真界一共有三个吧?真界之庞大,远远不是你身处的幻梦界可以相比的。你等外修如今所处的四天九界,再加上天妖界、古魔渊,以及我大卑族极丹圣域这一类的不少破碎界面,合在一起,才是从前完整的幻梦界。从前幻梦界完整时,妖族、魔族、神族之间并没有通路阻绝,而是生存于共同的世界。当然,在这个共同世界中,并不是只有神、妖、魔三个族群,更有许许多多的小族群。如我大卑族,又如如今生活在四天界河裂缝中的种种真界遗族…”

    “但就算是从前完整状态下的幻梦界,与那真界相比,也不过是恒河中的一粒沙,实在有些微不足道。”

    “真界之辽阔,不是你可以想象的。以我梦中所见,便是仙帝级别的强者不眠不休地全力飞遁,穷毕生之力,也无法走完三大真界的一角…”

    “真界因其无边无涯,使得根本没有第二步修士能够知悉,一处真界内,究竟存在多少种生灵,多少个势力…”

    “对我等幻梦界修士而言,第三步圣人乃是传说,第四步仙皇更是远到无法想象的存在。但你可知,就算是圣人,就算是真界绝大多数的仙皇,轻易都不敢得罪混鲲圣宗!其总体势力,甚至还要超越最鼎盛时期的紫斗仙域!更有一种传说,便是紫斗仙皇这种仙皇中的巅峰强者,在道成以前,都曾被混鲲圣宗大能降服,镇压于佛山之下五百纪轮回,方才刑满放出…”

    混鲲圣宗…圣人、绝大多数仙皇都不敢得罪的势力…传说更在紫斗仙皇道成以前,将其镇压过五百纪轮回…

    宁凡好似听故事一般,听得津津有味。一方面,他心惊于混鲲圣宗的强大,另一方面,又觉得屠皇所讲的故事,与自己相隔太远,反倒少了许多真实感,对于这混鲲圣宗,更是没有多少敬畏。

    “你倒是轻松,我说了这么多,你就一点不紧张么?害怕么?”屠皇见宁凡听得津津有味,不由得大感无语。

    “我需要紧张什么?害怕什么?”宁凡诧异道。

    “若我告诉你,你所学的定天术大有问题,甚至可能会因为此事,在未来某个时间被混鲲圣宗抹去存在,你也不怕么?”

    “什么意思!这定天术究竟有何不妥?莫非…”联想起屠皇之前所说的‘偷学’之语,宁凡心中,不由得有了一些猜测。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那样,东妖祖的定天术,并不仅仅算是他的自创。我曾在梦中,听到一些混鲲圣宗弟子交谈,听他们说,混鲲圣宗的招牌神通,便是定轮回术。而东妖祖,则曾是混鲲圣宗的记名弟子,因偷学此术,被逐出圣宗。当年的东妖祖,并没有偷学到完整的定轮回术,只偷学到少许,不过他悟性惊人,硬是凭借自身领悟,融合偷学而来的定天术,创出了独属于自己的定天术…你可知,东妖祖是如何死去的?”

    “我曾在梦中…见过这样一幕!一个混鲲圣宗的圣人,从一件名为因果池的水池中,跨越真界与幻梦界的距离,捞出了东妖祖的妖魂,并将其灭杀于圣宗之内!”

    “杀死东妖祖的罪名,正是因为定天术!当年东妖祖偷学定轮回术未成,侥幸活命,而这一次,他自创了定天术,甚至使得此术有了定轮回术的一些雏形,这才触犯了混鲲圣宗的禁令,终究难逃一死!那名圣人随后,更是从因果池中捞出了诸多东妖祖的后人!所捞出的后人无一例外,都是已经学成了完整定天术的人,全部予以抹杀!至于未学成的东妖祖后人,则起了怜悯之心,将他们放过…现在,你怕不怕!紧不紧张?”

    屠皇微微叹息地扫了宁凡一眼。

    若她梦境所见到的一幕不是虚假,则宁凡一旦学成完整的定天术,极可能在未来某一日,被远在真界的混鲲圣宗,以同样的大神通抹灭存在…

    就算这里是紫斗仙皇所创的幻梦界,距离真界极远,也没有任何活命的可能!

    这一刻,宁凡终于有了色变。

    跨越真界与幻梦界的无数距离,将东妖祖极其诸多后人灭杀…此事真的可能吗!

    这里不是紫斗仙皇所创造的幻梦界吗!

    当日眼珠怪不是说,这里的幻梦界位界坐标隐秘,连太苍劫灵一族都无法探查出底细吗!

    然而结果却是,东妖祖被杀,被远在真界的混鲲圣宗圣人所杀…

    罪名是…修成了完整定天术!

    宁凡深知,他目前的定天术,只能算是初步修成。目前的他,只能做到将定身术、势字秘、威字诀糅合在了一起,但比起东妖祖的完整定天术,其实还少了一些重要的东西…

    从前宁凡不知道他的定天术少了什么,如今则可以猜测一下,所少的东西,定是与轮回二字有关,毕竟东妖祖的完整定天术,其中融入了定轮回术的一些原理,而这些与轮回有关的原理,宁凡目前的定天术中并未拥有。

    可以说,现在的他,所学习的定天术还不算是完整定天术。

    倘若有朝一日,他将此术学至完整,学到了其中定轮回的精髓,是不是意味着混鲲圣宗的抹杀,也会随之来临?

    若是没有今日屠皇的提醒,以他的资质,多半会在未来某一日,将这定天术的轮回部分彻底完善。其后果…怕是难逃一死的。

    那可是连绝大多数真界仙皇都忌惮的混鲲圣宗啊!

    再一想,自他飞升东天以后,虽说行事隐秘,但懂得东天祖帝秘术的事情,绝不可能不被任何东天大帝所知晓。

    明明是如此强大的秘术,却从未有任何一个大帝来算计他,夺取此术…

    也许,那些东天大帝一个比一个精,他们不贪念此术的原因,正是不想步东妖祖的后尘…

    “此术到此为止,不要再将之完善了,一旦学成完整,你的死期也就到了。千万不要心存侥幸,你应该知道,偷学并篡改一宗绝学,是何等重罪。不说混鲲圣宗,放眼普天之下的宗门,哪一个能容忍秘术外传。”屠皇告诫道。

    “我明白的,没有足以抗衡混鲲圣宗的实力之前,我不会擅自将此术修炼至完整的。”宁凡沉默少许,答道。

    “尽量少用,若是可能,永远不要再动用此术!此术毕竟牵扯了混鲲圣宗的因果,多用此术,于你而言绝无好处!”

    “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我也是出于对于合作伙伴的关心,才会多提醒你一句。好了时候不早了,我这便剜出一目,交给你。”

    噗嗤!

    是指甲刺入血肉的声音!是指甲生生抠出眼珠的声音!

    屠皇旁若无人的把左眼扣了出来,诡异地是,竟没有流出一滴血,显然这抠眼之事,在其能力范围之内。

    抠出左眼后,屠皇闭起了左眼,只睁着右眼,将手中带着温热的左目,递到了宁凡手中。

    宁凡微微无语道,“你对自己的身体,还真是不爱惜啊。”

    先是割肉喂天狗,现在又随随便便抠出左眼,跟玩似得…这个女人,不懂得爱惜自己,这是宁凡总结此女种种事迹之后,所得出的结论。

    “肉身不过是皮囊,元神才是根本,爱惜元神就可以了,不必爱惜区区一具皮囊。反正我是不会自损元神的,肉身的话倒是无所谓。”屠皇不以为意地答道。

    “你高兴就好…”

    宁凡懒得和屠皇辩论肉身、元神哪个重要,将屠皇左眼收好,认真询问了猪脸宝盒的用法。

    而后,朝手中猪脸宝盒打出一道指诀,口中念念有词,“般若波罗蜜!”

    这赫然是此宝盒的运转口诀。

    随着此口诀一念,宝盒上的猪脸,忽得吐出数以百万缕月光,朝周围扫去。

    约莫半株香过去,猪脸才张口一吸,将漫天月光吸回口中,并打了一个饱嗝。

    “如此一来,此地时间点便被这宝盒定位了,倘若你真出了什么意外,也是可以时间倒流,回到此地的。但我要提醒你,此宝盒的使用,并不是无限制的,一日之内,只可复生十次,也就是说,你最多只能在这黄泉深处死上十次。记住了么?”

    “记住了。”

    记录下时间点,宁凡便将猪脸宝盒收在怀中,继而便从船上跳入到了黄泉大海。

    一炷香之后,一声闷哼从海底深处传出。

    继而整个天地,月光横扫四方,所有的事物,都开始时光倒流…

    宁凡死掉了第一次(未完待续。)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