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6章 六道黄泉之幻

第1046章 六道黄泉之幻

    “这一路,姑娘给了我不少好处,此事我自然会尽力而为。”宁凡答道。

    “不,那些好处其实并不算什么,最多也只能算是你我交易报酬的一部分。你帮我入六道黄泉,风险不小,故而无论此事成败,我都会再给你另外一份重礼,作为答谢。待此间事了,我会将此物送给你。”

    屠皇檀口微张,吐出了那件重重封印的圣人意志秘宝。

    闻言,宁凡顿时有了动容。

    此秘宝被秘密封印着,宁凡虽说至今也没弄清此物真实面貌是什么,却也深知,此物来历非同小可。

    能散发圣人意志力量的秘宝,岂会是等闲之物!

    屠皇如此看重此物,并将此物密密封印,此物必定还有其他神通,可以展现。当然,就算此秘宝只有散发圣人意志这一种功效,也足以让宁凡动心了。这一路上,他借助此宝庞大圣人意志的威压炼化药力,可不知节约了多少时间,倘若真能得到此宝,绝对会是修行路上的一大助力。

    “此宝的价值,怕是足以让准圣一级的人物动心吧…”宁凡沉默少许,问道。

    “确实如此。此宝是我付出巨大代价,才从牛鬼至尊手中换来的。我也不瞒你,此宝其实是一件半损毁先天法宝,几乎已经没有修复的可能,其中虽说蕴含了庞大的圣人意志,但却并不能无限制使用,而是用一点,少一点…待圣人意志消耗一空,则此宝,便算是废掉了。”

    “此宝的真正用途,也并不是拿来释放圣人意志、加快炼化药力的。而是令时光…倒流!”

    “时光倒流,什么意思?”宁凡目光微微一变,问道,该不会是他猜测中的那个意思吧。

    “字面上的意思…若是此宝完好无损,若是你拥有第三步的修为,则此宝可以令一整个大千世界,时光倒流回过去!”

    “竟能回到过去!此事不可能!”

    “呵呵,这有什么不可能。第三步的力量,你可知,是什么?”

    “…轮回之力?”宁凡想了想,问道。

    “你对轮回,又了解多少呢?”

    “微乎其微。”

    “我曾在梦中,见识过真界,甚至不止一次,梦中亲临圣人道场,垂听过真正的圣人讲道。其中留给我最深刻印象的,是静宗的古月圣,这名圣人曾告诉弟子,轮回如书,这书若是向前翻,书中人物便是走向未来,若是向后翻,则他们便是回到过去,书中的人物,以为自己是从过去走向未来,以为岁月的流逝,就是春夏秋冬的交替,其实不然。时间是静止的,但这静止,书中人看不到,只有翻书的人知道…”

    轮回如书!时间是静止的!但这静止,书中人看不到,只有翻书的人知道!

    宁凡顿时有了醍醐灌顶之感,好似从这句话中明白了万千妙理,又好似什么也没有明白。

    更让他不可思议的是,竟能从屠皇的口中,听到如此高深的轮回妙悟。这般妙悟,便是准圣也未必能明白,但屠皇却知…

    梦中听圣人讲道,这等机缘,可真是旁人无法肖想的东西啊…

    “…理论上,此宝若是完全修复,再由圣人使用,是可以令一整个大千世界时间倒流的。一整个大千世界是什么概念?你们外修所居住的四天九界、天妖界、古魔渊,连同我们大卑人的极丹圣域,其实都只是大千世界额一部分罢了。此宝威能全开,是可以让上述所有位面的时间倒流的!但,这也只是理论上可行,此宝就连牛鬼至尊都无法修复,天地间还有没有能够修复此物的人,难说。且就算此宝修为,你也不会有圣人修为,自然不可能逆转一整个大千世界的时光…”

    “半损毁状态下,此宝仍旧可以让极小范围的时间少许倒流。等到了六道黄泉,我便将此物解封交给你,到时候你拿着此物进入六道黄泉,才会有更大的生存几率。倘若不幸死亡,此宝会助你倒流回未死前的时间点…”

    宁凡算是被此宝的逆天程度吓到了。完好状态下,逆转一整个大千世界的时光…半损毁状态下,此宝也足以令死者重生回未死时的时间点…

    这么逆天的法宝,居然只是先天品阶,而不是开天之器…

    又或者,在那些圣人眼中,时光倒流并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这点神通的法宝,并不足以列入开天级别…

    第二十七日,宁凡与屠皇来到一处辽阔平原。

    这处平原长满了蒲公英,随着宁凡踏入此地,草原上忽然有了风动,继而成千上万的蒲公英迎风飞起,白蒙蒙地姿态,瞬间就遮蔽了天空,遮蔽了视野,遮蔽了一切。

    若是平常时候,宁凡只消得吹口气,便能化作狂风,轻易吹散这漫天蒲公英。

    但此刻的他却骇然地发现,身体竟因为蒲公英的遮天蔽日,而不知为何,无法动弹了。

    又是幻术么…

    如今,等闲下品太玄幻术已经困不住他分毫,便是中品太玄幻术,他虽然无力破除,却也能看出一丝端倪。

    然而眼前的蒲公英幻术,却让他难以识破一丝,如此看来,此术极可能是那种中品太玄幻术的佼佼者,甚至于…达到了上品太玄的级别!

    “醒过来!”

    耳边一声娇喝,直接将宁凡从幻术之中唤醒,继而漫天白蒙蒙的蒲公英,如风卷残云一般,通通消散。

    是屠皇从旁破了幻术,唤醒了宁凡。

    “多谢。没料到此地还有如此级别的幻术,稍微有些大意了…”宁凡谢道。

    “是我太难为你了,此地幻术,应该已经快到达到上品太玄级别了,对你而言还是太强。便是换成普通仙帝来到此地,也难敌这等幻术的。”屠皇不以为意地说道,继而便要求宁凡将她放了下来。

    “不继续前进了么?”宁凡问道。

    “已经到了。六道黄泉,就在这处平原上空!”

    “在天上?”宁凡微微一怔,抬起头,向天空望去。

    却见云层之中,一片雪白,唯有一处,云雾上凝结着油黄色的冰晶,那里的气流也似比其他地方阴冷。

    在那片云上,似乎藏着某种秘地的入口…经过屠皇提醒之后,宁凡隐约能看出一些。

    暗道那片有些特殊的云,莫非就是六道黄泉的入口不成?这可和宁凡想象中的六道黄泉不太一样。

    不少书籍都提到过六道黄泉,尤其是佛家典籍,对这一类事物描述是最多的。佛家讲究因果报应,讲究前世今生。在佛经之中,六道黄泉是六道轮回的一部分,传说人死之后,魂魄会入黄泉,并在那里重新投胎,转世重生。来生投往何处,与前世的功德大有关联。

    不过修道至今,宁凡都没有亲眼见过投胎转世之事,对于佛经中的阎罗地狱、六道轮回存在性,一直都是怀疑态度。

    当然,无论是哪一本典籍,所描述的六道黄泉都是在地底绝冥,似乎从没有哪本典籍会把六道黄泉写在天上。

    “那片云太高了。幻珠力量耗尽,我无法恢复修为,便无法抗衡此地禁空之力,飞上那等高处。我们怎么上去?”

    宁凡皱了皱眉,飞是不能飞的,跳的话,在禁空之力压制下,纵然他力量再大,也只能跳个百丈高,是无法到达云端高度的。

    “等,等此地入夜,我们会有办法飞上去的。”屠皇答道。

    而后微微伸了一个懒腰,竟直接躺在青青草地之上,摆了个极舒服的姿势…睡了!

    只能等天黑了么…

    宁凡对这第六层的环境不了解,屠皇敢自恃修为躺在草地上睡觉,宁凡可不敢,他可没有忘记屠皇的嘱咐,若在此地稍有失神,可能就被哪个幻术所灭杀了…

    此刻纵然在等,也仍旧打了十二分的精神,不敢有丝毫放松。

    天色渐渐暗了,此地没有月亮星辰,这夜,比任何一处黑夜都要黑暗,甚至于这黑夜本身,就是一种品阶不低的幻术。

    好在宁凡本身就修有类似的黑夜幻术,自然不惧此幻,只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不由得有些担心一旁呼呼大睡的某个女人。

    没有一丝光亮,便是点燃了光亮,也会被这里的黑夜所吞。

    肉眼与神念,在这黑暗之中无法感知,宁凡只能凭耳朵,确认屠皇的状况。

    前半夜,屠皇呼吸十分平稳。

    后半夜某一刻,屠皇的呼吸忽然消失了…

    继而黑暗之中,便有了野兽撕吃生肉的声音传出!

    宁凡第一反应,是屠皇莫非出事了不成,顿时皱了皱眉。黑暗之中,他凭着记忆,朝屠皇睡觉的位置走过去,伸手朝草地上一摸,还好,屠皇还在,没有被不知名的野兽吃掉…

    怪只怪宁凡对这第六层毫不熟悉,故而才会一听野兽吃肉声音,便担心毫无修为的屠皇被什么野兽吃掉了…

    “把手拿开!”

    黑暗中,传出屠皇有些羞怒的声音。

    屠皇这么一说,宁凡这才发觉,自己手上,似乎抓在了屠皇身上某个极丰满、极柔软的部位。手指动一动,还十分有弹性…

    之前担心屠皇的安危,宁凡没有察觉自己摸到屠皇什么部位,此刻担心一去,便注意到自己手握的部位,极为丰盈柔软,更有着诱人的弹性…

    呃,貌似一不小心袭胸了。不过没有想到,这屠皇表面上看身板纤瘦,却意外地有料…

    “三息!手不拿开,剁手喂狗!”

    屠皇的语气,有着极为恐怖的杀机流动,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宁凡这才收回手掌,摇摇头,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却也懒得多做解释了,只问道,

    “这是什么声音?”问的自然是野兽撕吃生肉的声音。

    “天狗吃肉的声音!”屠皇语气冰冷地答道,因为宁凡的袭胸,她的好心情全被破坏了。

    “天狗?”宁凡不由得一怔,天狗貌似是一种只存在于古籍传说中的妖兽,莫非如今的修真界,还有这种生物?

    古有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于番泽。其中多文贝,有兽如狸而白首,曰天狗…

    宁凡脑海回荡这些古文的瞬间,前方黑暗之中,忽然有两道怒电般的目光,扫视了过来。

    周遭的黑暗,一下就被那兽的目光驱散了!

    那是一头水牛大小的异兽,看模样,却仿佛是一只巨大的山猫,身上皮毛发灰,唯有头颅上的皮毛是雪白的。在此兽眉心,则有一道裂缝。

    莫看此兽身形不巨,神通却是不小,至少宁凡自问,是无法驱散此地黑暗幻术的,但这兽居然只怒目一扫,便将周遭黑暗幻术扫灭,使得周遭环境有了少许明亮!

    想来便是屠皇所说的天狗妖兽了!

    借着这点亮光,宁凡才发现,原来屠皇早已没有在地上酣睡了,而是半蹲在地上,喂食着天狗吃肉。且喂的似乎不是走兽飞鸟的肉,而是…人肉!

    “哪里来的人肉…”宁凡皱眉问道。

    “天狗是六道黄泉附近的生灵,入夜后离开黄泉,来外界觅食,非人肉不食,且若食人肉,必为仙帝血肉…”屠皇一面喂天狗吃肉,一面道。

    宁凡这才注意到,屠皇的气息有些虚弱,面色也有些发白,裙裾上似乎还有血污。

    “你拿自己的肉喂的它?”宁凡眉头皱得更深。

    “不然呢,拿你的肉喂吗,呵呵,你的肉它可不一定爱吃。吃饱喝足后,天狗便会飞回六道黄泉,它吃了我的肉,已经答应带你我飞过去了。”屠皇没好气地说道,显然还介意宁凡袭胸之事。

    “伤口要不要紧…”

    宁凡皱着眉头,朝屠皇胸前望去,顿时惹得屠皇耳根发烫,冷冷道,

    “看什么看,又不是割的这里的肉喂得!伤口不在这里,在大腿上!”

    “…需要我帮你治疗一下吗?”宁凡目光古怪地,朝屠皇双腿之间望去。

    “不必!我服食了增血丹药,血肉很快便会重新长好!好了,这家伙吃得差不多了,我们快骑在它的背上,随它一道飞入六道黄泉!”

    言罢,屠皇咬着牙,想要爬上天狗的脊背,却怎么也怕不上去。

    且每每抬腿,她便会觉得左腿上传来撕撕裂裂的痛楚,毕竟割了偌大一块肉,岂能不疼。

    宁凡微微沉默,将屠皇直接抱上天狗的脊背,而后翻身骑了上去,屠皇在前,他在后。

    天狗吃完了肉,打了个餮足的饱嗝,雷霆般震耳。而后摆摆头,抖落头上的虱子,忽得猛一纵,直接跃上空中,视此地禁空之力有如儿戏。

    “抱紧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回头看!”

    屠皇冷着脸,叮嘱了宁凡一句,这拥抱,显然也不是为了旖旎,而是为了宁凡的安危考虑。

    一入六道黄泉,便会有真正的上品太玄幻术袭来,唯有抱紧她,宁凡才有活命的可能!

    宁凡点点头,左手抓着天狗背上的鬃毛,右手拦着前面屠皇的腰肢。

    屠皇顿时娇躯微微一抖,面色却依旧十分平静,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这平静没有持续多久,就又变成了羞怒,因为宁凡的右手,好死不死地从她的腰肢一路往下,摸到了她两腿之间!

    她正欲好好教训一下宁凡的调戏,但宁凡的手,却又在临近关键位置以前,停下了,而是在其左腿位置伤口处,催动了星术,居然在给她疗伤。

    屠皇心中的火气,顿时就又发不出了,缺少的血肉,很快便从伤口位置重新长出,完好如初…

    做完这一切,宁凡乖乖将手上移回腰上,神情一片清明,自然不会有任何调戏之色。

    红粉佳人,白骨骷髅…宁凡因为男女之事经历太多,反倒早就看得极淡,当然不会有多余欲念的。

    他更是深知,这六道黄泉不会是什么善地,多半比外面更加危险,是不容许有任何一丝一毫分神的。

    自然不会挑在这么个关头,占屠皇的便宜。

    天狗窜上云端,一头撞向那朵古怪云雾。

    风压迎面吹来,继而宁凡只觉眼前一阵刺目,亮白得睁不开眼,已从一处天地,进入到另外一处天地…

    刺目之后,宁凡才看清眼前的风景,与外界大为不同。

    天,是布满裂痕与伤口的天!

    地,是滚滚黄泉汇成的海!

    破裂严重的天空上,同样有一片油黄色的冰云,是与外界连接的通道。

    海浪无风无浪,死寂到诡异,空气极为阴冷,呼出的水气,都会在霎时间凝成冰晶。

    海上没有陆地,只有六座漂渺古山漂浮,没有一般仙山的仙雾缭绕,这六座古山,同样给人死气沉沉之感。

    其中更有一座古山,血光冲天,给人以大凶之感,甚至于只朝那座古山看上一眼,宁凡都觉得心惊肉跳!

    屠皇曾说,六道黄泉之地有一座古山十分危险,说得莫非就是那座…

    正沉吟间,身后的天空,忽然传来两个少女的声音。

    “咦,阿凉阿凉,你快看,天上怎么有这么奇怪的大狗在飞,看,狗背上还有两个人。”

    “哪里哪里,我看看?哎呀,这一次纸鹤妹妹没有骗我,居然是真的,好大一只狗,居然会来我们六道轮回,不过…你为何说狗背上有两个人,我明明只能看见一个…”

    “咦,奇怪,刚刚还觉得是两个,现在…变成一个了…”

    宁凡顿时心头一震!

    背后两个少女的声音,他深入骨髓地熟悉,一个,是慕微凉本尊的声音,另一个,却是纸鹤…

    本能得,身体就想要回头,想要看看二人为何出现在此地。但宁凡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想起屠皇的嘱咐,最终没有回头去看声音来源,他能隐约感受到,身后有极为庞大的幻术力量存在,远远超出他的力量所能抗拒,一旦回头,迎接他的可能就是死亡!

    宁凡没有回头。

    身后的声音也很快平息了。

    然而没过多久,一声老气横秋的厉喝,忽然从后方吼出。这吼声一震之下,宁凡竟不自禁的咳出鲜血,胸口有了剧痛,有了…重伤!

    这重伤不仅仅是因为那吼声而带来,绝大部分,似乎是宁凡原本就有的伤势。

    这般伤势沉重下,宁凡居然难以在天狗背上坐稳,身体不由自主向前一倾,就要撞在屠皇的背上。

    但,却撞了个空!

    宁凡猛然抬头,无比震惊地发现,明明坐在他前面的屠皇,不知为何…竟不见了!

    而他身下的天狗,虽然也是天狗,个头却比之前的更大,气息也比之前的天狗更强!

    倘若之前那只天狗,只是碎念左右修为,那么这只天狗的修为,便是那只天狗的十万倍,百万倍…是一只,第三步修为的天狗!

    怎么回事!

    屠皇不见了!

    天狗也不同了!

    莫非…他还是中了幻术!

    “逆樊,你斗胆!三大真界都在追杀你,你居然还敢跑到我六道轮回自寻死路,真当我远古圣宗弱小可欺吗!哼!今日便叫你有来无回!”

    那在天狗之后不断追赶的老者身影,忽然一声咆哮,整个天地顿时有了收缩,好似生物般蠕动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