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5章 六道轮回无你...

第1045章 六道轮回无你...

    一般而言,道果的来源有两种。【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iao/shuo/c/o/m】一是杀人得果,二是人为培育。前者几率太低,越高级的道果,死后凝聚的几率越低。

    后者得到道果的几率,便很高了,只要培育得当,基本上是肯定会有收获的。

    人为培育道果,又有诸多不同的方式:有人播种植道,如农人种田;有人围湖养道,如渔人养鱼;也有人设置聚灵大阵,聚集天地之力凝为道果…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但其实,这世间的道果来源,还有第三种。

    也有一种道果,天生天养,以树为根,无须任何任何人为培育,经历春秋之变,便可自行孕育出道果。

    古佛道果便是这么一种情况。

    古佛道果不是人为培育,也非杀人取果,而是一棵先天古树所结出的果实。

    此树名叫古佛树,生长在圣山之上,据说是圣人所留。此树千年一结果,每次所结果实数量有限,不过百来个而已。这些果实,大部分会分给圣山各派服食,只会留一二十个,拿来举办古佛会。

    古佛会参与的门槛极高,一般而言,非仙尊修士,是无法参与的,更有其他诸多限制。饶是如此,每一届古佛会上,都会吸引八方强者来到,不少人都是奔着尝一口古佛道果而来,使得历届古佛会的参与人数,从不曾少于百人。

    上百人分食一二十个古佛道果,当然是不够吃的。僧多粥少之下,往往一个道果便需要切成数块,供数人共同品尝。

    每个人能够吃到的古佛道果,并不多。

    屠皇本以为宁凡即便缴获了古佛道果,估计也就一个。平分的话,便是一人吃一半。

    然而当宁凡接连取出六个古佛道果时,以屠皇的阅历,都不由得有些惊讶了,惊讶之后,则是皱眉,问道。

    “你说你这古佛道果,是从红藏的储物袋里得来?”

    “对,是红藏储物袋里的东西。”

    “古佛道果价值颇大,以这红藏的身份,没有资格拥有六个道果。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屠皇想了想,宁凡大概不知道古佛道果的珍稀,便给宁凡讲了讲古佛道果的由来。

    听罢,宁凡顿时皱了眉头。

    “姑娘的意思是,这道果并不是红藏本人所有,而是某个能量巨大的存在给他的?”

    “嗯,起码也得是中州五帝级别的人物,才能同时拿出六枚古佛道果,且即便是中州仙帝,多半也要积攒多年,才能留下这些存货,毕竟圣山分给每位中州仙帝的份例,每千年也只有一枚而已…”

    “这红藏莫非是某个中州大帝的人?”

    “其背后可能是中州大帝,也可能是圣山的人,不过这些都只是一种猜测。倘若这些猜测是真,你杀了红藏,夺了古佛道果,此事极可能又惹上某个仙帝级人物了。”

    “…倘若此事是真,红藏背后之人,会是谁?”

    “…你问我,我哪里会知道?区区新晋仙尊从属一事,于我而言,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往日我是不会关心的。”屠皇打了个哈欠,用这一动作默默表示,她对红藏的话题已经不感兴趣了。

    宁凡再一次觉得,自己图省事没有对红藏搜魂,而是将其一剑劈了,是一个错误。如此一来,他连红藏背后是谁都不知道,连可能得罪了哪方仙帝都不知道…怕倒是不怕,却觉得有些麻烦。

    好在修士有过目不忘之能,宁凡回忆着红藏力试时的一幕幕,当红藏展示其神通之时,几乎所有仙帝都露出了诧异之色,似乎对红藏并不了解。唯有佛泣帝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似乎对红藏极为了解…

    红藏有可能是佛泣帝的人么?

    再联想之前的事情,红藏似乎是想联手石当,抢夺巫言的地图,并抢夺自己的地图。宁凡与巫言,都是百花帝的人,红藏欲毁他俩的幻试成绩,似乎是想针对百花帝…

    仙尊针对仙帝,若非出于某个仙帝指示,给红藏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倘若真是佛泣帝…是不是表示,佛泣帝不愿意看到百花帝伤势完美痊愈,故而才想阻止百花帝得到南海泉水…

    “中州五帝之间,恩怨可真是复杂…”宁凡感叹道。

    “那是自然,中州不比三焰,不比圣山,这里修真资源有限,同时存在五位仙帝,彼此之间时常都会有些纠纷的,暗地里,更是时常彼此算计。这五人谁与谁,都不会是朋友的…好了别废话了,我们快些吃掉古佛道果!我这便教你服食之法。”

    服食古佛道果,需要极为郑重的仪式,斋戒沐浴,焚香祷告。

    斋戒沐浴也就罢了,不过是走走形式;焚香之事却是一大关键,需要以特殊佛香的香气,封住古佛道果的药力外泄,并不只是形式而已。这一点很关键,若不如此,服下的古佛道果药力会外泄许多,造成极大浪费。

    屠皇给宁凡简单讲解了一番,便从储物袋中取出诸多物品,在这偌大空地之上摆上香案、祭品,然后焚香点烛,虔诚祈祷。

    宁凡还是头一次看到屠皇如此虔诚的姿态,双手合十,美目微闭,刘海与睫毛之下,是一张无比平静、宁和的容颜。

    这一刻的屠皇,举止神态宛如世间最为虔诚的信徒。

    “你也来点一支香。”屠皇祷祝结束,睁开眼,对宁凡道。

    “你不是已经点过香了,还不够封住古佛道果的药力流失么?”

    “够是够了,但你吃了圣祖留下的果实,不该给圣祖送一支香火,以示回报么?”

    “你拜的,是你们大卑族的圣祖?”

    “当然。圣祖留下古佛树,此为因,你我吃下古佛果,此为果。这一株燃香,不仅仅是为了封住药力流失,更是为了还清因果。呵呵,你还小,你不懂,圣人的因果,可是不能乱沾的…当然,就算只出于对祖先的敬仰,我上这一炷香,也是应该的。”

    宁凡自然不存在对于南药圣的敬仰膜拜。不过屠皇既然提到了圣人因果,宁凡倒也不介意燃一株香。

    吃人果实,还人香火,倒也合情合理。修道之人,理应如此。

    礼毕,二人终于开始分享果实,六个道果,一人三个。

    屠皇神念本就十分强大,服食古佛道果自然轻松无比,很快便吸收了药力。宁凡则不同,他炼化药力的度很慢,不急不缓,似在品味,又似在思索着什么。

    他的神念不弱,但也不算太强,约略只能算是仙尊中的中游水平。

    四种血脉之中,古魔一族是最不擅长修行神念的,太苍劫灵对于神念一道的资质,也只是平平,这一族所修的,与其说是神念,倒不如说是劫念更为恰当。

    偏偏,宁凡最强的两种血脉,正是劫血与古魔,如此一来,即便有着四系血脉的叠加,宁凡的神念也只能算是中规中矩,算不得多么出众。

    当然,这是没有借助雨术力量的结果。

    倘若施展了雨术,宁凡的神念感知便可以瞬间提升到一个极其恐怖境界了。但那也只能说明雨术厉害,而不能说宁凡神念本身强大。

    仙尊之上的神念提升,需要的已经不仅仅是总量上的增加,更需要某种质变。这一点,宁凡从前不知,但这一刻,他服食了古佛道果,顿时惊讶的现,其神念总量大增的同时,竟也迎来了某种质变!

    毕竟一口气吃掉了三枚古佛道果,竟给他的神念修为,带来了无比巨大的好处!

    “哦?这小子未成仙王,便已触摸到‘万古四念境’的瓶颈了么…”一旁的屠皇,微微露出诧异之色。

    万古四念境,是唯有仙王之上的强者才有机会达到的神念境界,当然,也只是有机会而已。连四念境的第一境都达不到的人,大有人在。此子能在未入仙王以前,便触摸到四念第一境界的瓶颈,倒也真有几分本事呢。

    万古四念境,指的是神念最为高深的四重境界。由低到高,分别是【念如瀑布】、【念如溪流】、【念如檐滴水】、【念如万里晴空】四重境界。

    倘若修成念如瀑布,则仙王修士的神念,会如瀑布水量宣泄,直接暴涨数倍之多!

    修成念如溪流,则会将修士神念控制力,上升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境界。

    至于后面两重境界具体有何等神效,屠皇也不知道,目前为止,她还没有修成念如檐滴水。

    对于仙王而言,能修成念如瀑布的人,罕有。

    对于仙帝而言,能修到第二境界的,往往都是那种近乎同级无敌的强大仙帝。

    因为四念境修行艰难,屠皇才会惊讶于宁凡未入仙王,便触摸到四念境瓶颈。这可不是仅仅服食三枚古佛道果,就能修成的境界!绝不是!

    “此子的神念,或许本就处在质变的临界点…这三枚古佛道果,应该只是一个药引…”屠皇内心暗暗思索,有了判断。

    她的想法是对的。宁凡四系同修,神念不仅仅是四系合一的总量融合,更会通过积累总量、带来质变。

    从前,四系神念总量不足,故而质变无法到来。

    然而此刻,三颗古佛道果补全了宁凡所缺的总量,这质变,便也终于出现了苗头!

    念如瀑布!

    宁凡的脸上,微微带着痛苦之色,识海之中,不断传来碎裂般的剧痛,神念则如同瀑布激流,在识海内疯狂激荡!

    服食古佛道果前,宁凡的神念处于仙尊中游水平。

    三颗古佛道果的药力,却直接使得宁凡神念从仙尊中游,一路提升到了仙尊的极限!

    极限之后,宁凡的识海更是有了分裂重组的趋势,好似有一双无形大手,将他的识海一片片撕开,又一片片重新拼起来。

    撕裂的过程,自然不可能毫无疼痛。更因为识海是修士最为感知敏锐的部位,这里随便一丝疼痛,都会被敏锐感知给放大数百、数千倍不止,以宁凡的心志之坚,都不由得微微倒吸冷气了。

    然而这种撕裂,所带来的好处也是极其巨大!宁凡的神念本已提升到仙尊的极限,但如今,每一次神念撕裂重组,这一极限便会增加一些!

    随着撕裂次数不断累积,识海极限的提升,渐渐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

    一倍!

    三倍!

    五倍!

    十倍!

    宁凡内心有了骇然,根据他的估计,倘若识海重组成功,他的神念将会在仙尊极限的基础上,再次暴涨十倍之多!

    仙尊极限的神念,便可以和一些弱小仙王相差仿佛了。

    倘若在这基础上暴涨十倍,则宁凡的神念之强,绝对可以一举越绝大多数的仙王!

    但可惜…识海重组才进行到一半,便失败了。原本不断增加的识海极限,随着重组失败,又一点点….缩了回来。

    宁凡有些遗憾地睁开双眼,长长呼出一口浊气。这可是神念暴涨十倍的机会,居然就这么失败了…纵然他心志再坚,眼见到手的鸭子飞走,仍是有些负面情绪滋生。好在以他的心境修为,这些负面情绪轻易便驱散了。

    “可惜了,念如瀑布对你而言,果然还是太早了…别灰心,以后还有机会,可以慢慢突破的。以我资质,当年突破念如瀑布,也失败了一百多次呢,你若是一举成功,我可就没脸活了。”屠皇一副早有预料的口吻,安慰道。

    “念如瀑布?”宁凡微微一诧,这个名词,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是指他刚刚差点完成的识海重组么。

    “你没听说过万古四念境?有趣,真是有趣,连四念境都没有听说过,竟然还能触摸到念如瀑布的瓶颈,你可真是一个怪胎。”屠皇啧啧称叹道。

    那些修成念如瀑布的仙王,哪一个不是苦心筹备多年,才办到此事的。

    屠皇本以为宁凡已经筹备多年,才能以古佛道果为契机,水到渠成地引来神念修为的质变。如今看来,此子对这四念境的修行,似乎毫无准备…

    呵呵,这要是都能够突破成功,才真是见鬼了!真当突破四念境是儿戏么!

    屠皇将有关万古四念境的事情略略讲解,宁凡一面听,一面感叹。

    念如瀑布…

    绝大多数仙王此生无法触摸到的境界…

    他没入仙王,居然已经摸到了!莫非,这是阴阳变所带来的好处?毕竟根据他的最新理解,阴阳变的精髓,概括成一句,便是百万溪流化海,是一种…由量变到质变的绝学。这一次质变来得突然,但似乎…又与阴阳变的体悟上升息息相关。

    念及于此,宁凡不由得有了沉吟之色。

    再一想,即便是那些筹备多年的仙王,也往往会失败很多次,才能突破这一神念境界。他失败个一两次,实在不应该唉声叹气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待准备充分,再突破!念如瀑布,十倍神念!原因姑且不论,既然神念质变的契机已经出现,待此间事了,他定会抓住机会,令神念真正突破的!

    算算时间,宁凡炼化古佛道果,又花了半日时间,如今已是幻试开始的第二十五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二人又在此地修整了一番,便启程进入了第六层,仍是宁凡背着屠皇行走。

    虽说宁凡突破念如瀑布失败,但还是令神念修为提升了许多,从仙尊中游达到仙尊极限,算得上十分恐怖的精进了。

    第六层与第五层不同,没有守卫存在,然而却有大批大批的幻术陷阱,遍布四面花一草,皆有可能是幻术,一个不慎,便会触陷阱,眼前风景变换,陷入到幻术攻击之中。

    也是这些幻术陷阱,使得宁凡明显感受到了神念精进的好处。这些幻术陷阱不少都是下品太玄幻术的等级,倘若神念没有获得提升,宁凡顶多能识破此地三四成的幻术陷阱。

    如今神念提升,此地幻术陷阱,宁凡已经能够识破九成以上!

    余下的一成,往往都是那些品级达到中品太玄级别的幻术陷阱!中品太玄幻术,几乎可以和远古大修之术相提媲美了,更因为此地是火魂塔,莫说宁凡无法识破,便是换成中州五帝来此,也是一个处境,难以完全识破!

    “第六层共有三百六十处凶地,我们要去哪处?”宁凡一面步步谨慎地前进,一面询问道。

    “哪处也不去。第六层的好东西,早在无数年前,便已经被圣山强者取空,哪里轮得到你我来取?留给参赛者获取的,只有前五层的宝物罢了。你我的目的地,只有一个,我们去六道黄泉!”

    “六道黄泉?地图上有这么一处标注吗?”宁凡诧异道。

    “此地并不在地图的标注之中,甚至于,不存在于绝大多数的圣山强者认知当中。没有一定程度的修为,是无法了解此地存在的,就如同无法了解五大至尊的存在一般。”

    “那是一处什么地方?”

    “那是一处…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地方。”

    “你说得太玄乎了。罢了…我能替你做些什么?若是太危险的事情…”

    “若是太危险的事情,你就不帮我了?这里可是有十分巨大的好处,你可听说过准圣睁眼之事?”

    “睁眼!姑娘是说,这六道黄泉,竟有助于准圣睁开双眼,修为大进!”宁凡顿时有了动容。

    有关睁眼的传说,他都是从木松道人那里听说的,木岛之行,他虽然也引下了本源桥,但最终,却是没有睁开双眼。

    滴答,滴答,滴答…

    宁凡的耳边,似还回荡着当年听到的滴水声,似还回荡着那神秘女子温柔的声音。

    ‘小蝴蝶,别睡了,快醒醒。’

    ‘小蝴蝶,别睡了,别睡了。’

    ‘再睡,就赶不上荒古山十年一次的朝月了…’

    倘若他当年睁开双眼,也许就能弄清这些东西的背后,代表着什么。

    可惜他没能做到此事…毕竟睁眼太难,多的是准圣无法做到这一步。身为幻梦界阴界之民,身为执修,宁凡睁眼的难度更高无数倍,做不到此事,也在情理之中。

    此事,最终也只能成为他心中一大迷惑…

    等等,难道说…屠皇所说的内心迷惑,也是类似的事情!

    也是唯有睁眼才能解开的迷惑不成?

    宁凡张了张口,想要询问一二,转而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屠皇不愿多提心中迷惑,必定涉及某些隐秘,否则早就给他讲解一二了。屠皇不愿意说,他又何必去问。

    “哦?你竟听说过睁眼之事,也好,这样我就不必再多做介绍了。此地名为六道黄泉,据牛鬼至尊所说,似乎是从真正的六道黄泉分离出的一部分,是一切生死、虚幻的边界。我第一次和牛鬼至尊做交易,便被他带来那里,他似乎是那里的常客呢。在那里,有着六座古山,古山漂浮在黄泉之上,据说皆是古人化道所留。对了,说到这里,提醒你一下,其中一座古山十分危险,因为那古山之上,有着一行无比可怕的文字…‘六道黄泉无你’,呵呵,区区六个字而已,然而威压却是亘古不灭,流传至今,可见留字之人绝非等闲,怕是第三步之修…你,莫要靠近那座古山千丈以内,否则,会死!”

    宁凡乍一听‘六道黄泉无你’这句话,神情竟微微一滞。

    六道黄泉无你…

    六道黄泉…无你…

    这句平平无奇的话语,不知为何,宁凡竟似听出了心酸、苦涩、绝望。

    反倒是后面屠皇的提醒,险些被惶神的宁凡无视了,于是屠皇又多提醒了一遍,见宁凡确确实实记住了这一警告,才稍稍放心。

    她可不想自己的同伴一去六道黄泉,就被古人文字所杀…

    “…六道黄泉有助于准圣修士睁眼,是因为那个地方,拥有极阳。那里的阴气极为可怕,几乎达到极丹圣域所能承受的极限,故而阴极转化,反倒诞生出了少量极阳。不过你也不要痴心妄想能从那里收获太多极阳,大头都被五大至尊拿走了,毕竟极阳这种东西,可是准圣睁眼的重要材料。你的话,最多也只能在那里找到些许零头,且能否成功收取,还要看你的本事…”

    “至于我…我来此地,并不是为极阳而来。而是想让你助我,进入到虚幻的尽头…”

    宁凡满头黑线道,“虚幻的尽头…这个说法是不是太过诗意了。”

    “不,这不是一种比喻,而是叙述。那里,真的是一切虚幻的尽头,你去了便知…当然,倘若你内心同样拥有迷惑,也许能在那里,看到虚幻背后的真实,找到答案。六道黄泉的力量,可是能够推演一切古今未来的…”

    言及于此,屠皇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掌握成拳,指甲狠狠扎在肉里,钻心的疼。

    她的娇躯更微微颤抖着,似在畏惧…畏惧的,仅仅是那触手可及的答案。

    “你能够抵挡五指幻的力量,你修为并未过六道黄泉的极限,倘若是你…一定能进入黄泉深处,一定能助我找到答案!宁凡,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