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3章 定天一指丧敌魂!

第1043章 定天一指丧敌魂!

    “你等聚集在此地,所为何事?”

    此地聚集了上千名修士,本来杀声震耳,但因为宁凡的到来,场面顿时针落可闻。

    宁凡背着屠皇,旁若无人地前进。此地修士本已将巫言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但随着宁凡步步逼近,威压横扫开来,那些阻挡在宁凡前方的人,身体顿时有了本能般的畏惧,不断向后倒退。偌大的人群,竟霎时间就分开了一条容人通行的道路。

    宁凡就这么旁若无人地一路走到包围圈中心,将屠皇放下,而后目光平静地看着巫言,等待着巫言回答。

    巫言口才颇为不错,只短短一二十息的功夫,便将此地发生的事情,一一告知了宁凡。

    “宁大哥,小妹这次有难,你可一定要帮帮小妹呀!”

    巫言软语央求道。

    最初的惊喜之后,巫言已多多少少看出,宁凡似有袖手旁观的打算,顿时暗暗心急。敌人是两名万古仙尊,倘若少了宁凡这个强援,巫言绝无自信保住手中地图的。

    为了打动宁凡坚硬的内心,巫言甚至在话语里,动用了一丝魅术,可惜,这点程度的魅术,丝毫影响不到宁凡的内心,只面无表情地回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

    为什么要帮你!

    凭什么要帮你!

    巫言听出了宁凡话语中的拒绝之意,俏脸顿时有了冷意,冷意背后,更多的却是后悔。

    刚进入火魂塔时,她不愿参与到宁凡与杀百楼的纷争,不愿被宁凡所连累,因而才会与宁凡有了‘私人恩怨两不相帮’的约定。

    如今有了困难,才想到宁凡,宁凡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的。这一点,她能够理解。

    倘若身份对换,遇到危险的是宁凡,巫言自问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去帮助宁凡的。

    当然,理解归理解。此刻形势已经危如累卵,宁凡又是她溺水时的唯一稻草,无论宁凡态度有多冷漠,她都不可能放弃这唯一一个保住地图的希望!

    “你要如何才肯帮我!只要你肯与我联手应对此事,任何代价,我都是可以付出的!”

    巫言不再笑语盈盈、惺惺作态,而是同样淡漠了表情,冷声问道。

    “任何代价…是么…”

    宁凡目光似有意似无意地扫过巫言的娇躯,顿时惹得巫言一阵心惊,只道宁凡想要的代价,会是她的身体…

    可惜,她似乎太过高估自己的美丽。

    巫言算是一个绝色,可惜,宁凡身边红颜无数,绝色女子更是数不胜数,他压根就对巫言的美貌毫无兴趣。

    “你到底想要什么…”巫言刻意板着脸,却多少有些底气不足。

    “想要什么,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倘若有朝一日想好了,我会去你们海巫部找你取的!”

    扫了一眼巫言空空瘪瘪的储物袋,宁凡压下了立刻索取报酬的念头。

    报酬是一定要拿的,不过宁凡前番捡了许许多多储物袋,其中包括杀百楼的储物袋,都没有什么好东西。想来也是,前来参加夺陵第二轮的修士,自然都会考虑中途遇险、储物袋被抢等情况,身上往往不会携带贵重物品。

    此刻索要报酬,料想巫言也拿不出好东西,倒不如等以后有时间了,才去索酬。

    “好!宁兄今日若是助小妹脱险,便算是小妹欠了宁兄一个人情。他日宁兄来到我海巫部,是看上了小妹某件重宝也好,是想求小妹相助也好,小妹都不会拒绝宁兄的要求,此承诺,小妹可立下心魔大誓,绝不违背!”

    巫言沉默了少许,终于还是字字坚定地起了誓言。

    她为人向来自私重利,但倘若真的立下誓言,便一定会履行。

    宁凡见巫言居然还郑重其事地立下誓言,面色不露一分,心中却是颇有几分意外。

    这一边,宁凡遵循着老魔的教导,毫不吃亏地向巫言索要着回报。

    另一边,石当与红藏同样在交谈着什么。只是不同于宁凡的直来直往,这二人是在暗中传音交谈。

    “石道友,以你我二人之力,本可以稳稳拿下巫言去…但如今多了这么个小子搅局,却该如何是好?”

    “静观其变,不要轻举妄动,这外修可不好对付。倘若他不插手此事,再好不过!若是插手,则此事便有些棘手了…”

    “呵呵,石道友莫非真的怕了这个外修不成!确实,此人力试成绩颇为不凡,但在老衲看来,此子力试成绩之所以高居榜首,不过是因为懂得某种恢复肉身气力的秘术罢了。这力之试炼,考验的是力量持久,故而此子能够取巧夺魁。倘若力试靠的是力量强弱,则此子绝无夺魁之可能!须知此子对抗考核尸魔之时,每一击的力量,其实都是远远不如我等的。毕竟他只是个被刑环压制修为的万古仙尊,能够发挥的力量十分有限,想不到石道友居然会怕一个修为受限的万古仙尊,呵呵…这可真是有趣。”

    “哼!石某可不是怕他,只是不想多惹麻烦罢了。你也不必激我,按照你我约定,我只会帮你抢夺巫言一个人的地图,更多的事,绝不会插手!与此子动手,更不在你我的约定范围中!”

    “是么…说起来,那位大人给我的任务,其实并不只是抢夺巫言一人地图而已。此子的地图,同样也在抢夺范围!”

    “这是那位大人给你的任务,可不是给我的!你我的约定,可只有夺取巫言的地图,至于这宁凡,你若是想对付,便自己对付,我是绝不会出手相助的。”提及‘那位大人’,素来桀骜不驯的石当,满脸都是敬畏之色,显然‘那位大人’不是普通人,起码也是仙王,甚至…是仙帝!

    “若是老衲给道友双倍的古佛道果呢?”

    “这…”石当目光一亮,却仍旧故作考虑状。

    “再加一株千万年份的玄海黄精,不能再多了!”红藏极为肉疼地说道。

    “成交!”

    石当哈哈大笑,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若非为了这些报酬,他又岂会和红藏这等人物纠缠在一起!

    他来参加夺陵战,最大的目的是向杀百楼报当年的羞辱之仇,当然,若是夺陵战中,还能额外收获一大笔好处,他当然不会拒绝的。

    当下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了,登时朝着宁凡、巫言的方向喝道。

    “巫言!你莫非以为来了帮手,就能从我等手中逃掉不成!速速交出手中地图,休要自误!至于宁凡!你既然跑来淌这趟浑水,就休怪石某人连你同地图一起抢走了!给你十息,交出地图,否则莫怪石某人不给你留情面了!”

    言罢,石当一步迈出人群,在上千名强者面前负手而立,毁天灭地的万古第二劫气势,化作狂风,疯狂席卷着此地。

    见者心惊!

    石当给宁凡十息交出地图,宁凡当然不可能交出地图。

    他不仅不打算交出地图,内心更是有了决断,若是在此时此地反抢了石当、红藏的地图,则他此次幻试成绩,将再无对手!杀百楼、石当、红藏等强者尽去的情况下,他想在夺陵第二轮拿到第一,绝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宁凡同样张开了气势,再一次使用了幻术夜明珠的力量,将修为完整释放了出来!

    单论气势,竟是与石当分庭抗礼,毫不示弱!

    “不可能!你竟解开了刑环的封印!这气息,已不弱我多少,只差一丝便可入二劫…”

    石当顿时面色一变,不只是他,便是红藏,便是红藏身后的上千名强者,全都面色大变。

    若说宁凡修为封印时,带给他们的只是忌惮,此刻的宁凡,带给他们的感觉,便如同一只释放出笼的野兽,魔念滔天,煞气冲霄,俨然就是一个绝世魔头!

    且这种解除刑环封印的方法,似乎不是破坏,而是一种暂时恢复修为的手段…

    “倘若十息过尽,我也不交地图,你准备如何给我不留情面!”宁凡面无表情道。

    “哼!若你不交地图,等待你的,便是石某人的铁拳!石某会先毁你肉身,再吃你元神,呵呵,要知道,这幻之试炼,可是不限制修士厮杀的!”石当冷哼一声,杀机暴涌而出,竟有铺天盖地之势。

    然而这杀机,却只换得宁凡的一抹冷笑。

    “正合我意!”

    身形一晃之下,宁凡顿时化作一道红芒消失。

    几乎在同一时间,其身影出现在了石当跟前,魇龙爪所化的利爪,直接朝着石当的头颅五指一握!

    石当神情一惊,没料到宁凡会率先动手,仓促之下勉强挡下了宁凡的爪击,脸上却还是被宁凡抓破了五道血痕!

    顿时有了恼怒!

    力试第一又如何!

    恢复修为又如何!

    受到杀百楼的重视…又如何!

    终究只是一个外修啊,区区外修,竟敢伤他,竟敢伤他这个石人部的长老…

    找死!

    石当脚步向前一踏,手中顿时多出一把深青色巨斧,大吼一声,冲向宁凡。

    宁凡目露无情之色,翻手取出逆海剑在手,迎向石当的斧芒,便是一剑劈落!

    只一剑,石当巨斧直接崩溃,其本人更是闷哼一声,在地面连退百步,方才稳住身形,神情第一次有了骇然!

    斧剑对轰的冲击波,更是朝着四面席卷,大有摧毁一切的趋势,惊得此地群修哪还管什么包围之事,匆匆朝着身后疯狂撤退,唯恐被卷入这冲击波之中殒命!

    宁凡只一剑,便让此地所有人露出了惊容,最为震惊地,当属石当!

    沉重,无法想象地沉重!

    宁凡的剑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这一剑不施神通,不展法术,竟只凭其无可匹敌的重量,便对自己形成了压制!

    石当最为自负的,便是自己的肉身力量,更因拥有一件十二涅级别的巨斧,同级之中战力极高。然而这样的肉身力量,这样的十二涅巨斧,竟无法抗衡宁凡剑之一击…

    这是什么剑!是道兵吗,但道兵这种东西,能够达到这般程度的威能吗!

    时间不容细想,石当只觉眼前红芒一闪,第二剑的沉重风压,已劈到天灵三尺!

    吼!

    间不容发之际,石当怒吼一声,额头之上,呈现出一个斧头形状的印记,并从中射出一道暗红色斧芒,轰得一声,竟将宁凡逆海道剑阻挡在半空。

    “以血气化斧是么,这一击,倒是比你那十二涅法宝威能更高,但,无用!”

    宁凡道剑向下一压,暗红色斧芒登时从中劈开。

    石当见势不妙,抽身再退,边退边感到心惊。十二涅法宝一个照面被毁,血气化斧的底牌神通被宁凡轻易破掉,宁凡区区外修,怎可能强到这一地步!

    然而倒退的脚步,忽然就如同定住,竟再无法后退!

    石当忽然有了亡魂大冒之感,在这生死关头,他的身体竟不知为何,生生定在那里,无法动弹。

    自是宁凡对石当使用了定天术!

    定天术是东天祖帝的最强绝学,此术的奥义,正是威字诀、势字秘。

    威字诀,以威摄人,以威定人。

    势字秘,在于操控大势,以势定人。

    如今的宁凡,对于威字诀、势字秘的领悟早已达到一定程度,施展起定天术,威能也远远不是从前那般地步。

    此刻的他修为全开,与石当修为相差仿佛,只一指,便将石当生生定在那里,无法动弹!

    毕竟修为不如石当,这一定,只约莫能定十分之一息…

    但这点时间,在仙尊之战中,已经能做很多事了,譬如此刻的宁凡,左手定住石当的瞬间,右手逆海剑便已拦腰砍下。

    第三剑!

    这一剑,生生将石当硬如法宝的肉身,拦腰斩为两截!唯有其元神,险之又险地逃出生天,然而元神小脸之上毫无生还的庆幸,只有恐惧!

    三剑!宁凡只用了三剑,便将他肉身毁去!须知便是当年的杀百楼,也休想在三招之内将他击败,然而宁凡轻易便做到了此事,这份实力,与其此刻修为,严重不符,超出太多!

    “你居然敢毁我肉身,你身为外修,你身为…”

    石当元神小嘴,话都说不利索了,任他见过再多的大风大浪,遇到如此恐怖、愤怒的一幕,又岂能镇定自若。

    “毁你肉身,又如何,便是杀了你,又如何,这幻之试炼有规定不准杀人吗!”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寒冷弧度,用石当之前的话语,回敬。

    倘若他技不如人,要么只能被抢地图,要么只能负隅顽抗到死,被石当毁肉身、吃元神…呵呵,石当不可能对他手下留情的,他当然也不会这么做!

    “此人是疯子,他是外修,他只是外修,他竟敢杀我!就算此事不违背幻试规则,但他不怕因此得罪我石人部吗!疯子,疯子!我石人部可是有五劫仙王坐镇,杀了我,于你有何好处!”

    到了此刻,石当面对宁凡已经只剩下胆寒,甚至于,他反倒觉得当年被杀百楼击败之后,对方不杀他只羞辱的事情,反倒已经极留情面了。

    自然不可能等宁凡杀至眼前,石当一面高呼‘红藏道友救我’,一面拼命施展元神遁术,试图逃离此地。

    可惜,红藏道友早已被石当迅速落败吓破了胆,连同他所带来的上千人,早已逃之夭夭。

    还抢什么地图!

    还管那位大人布下的任务做什么!

    保命要紧!

    如此一来,石当能够依仗的,只剩他那饱受限制的元神遁速了。

    理论上,修士若是元神离体,在脱离肉身的情况下,速度可以比拥有肉身之时更快。

    但这里可是火魂塔啊,是禁空之力逆天的火魂塔!在这里,仙尊修为的元神,倒是可以勉强飞行,但在禁空之力的压制下,速度绝对不可能多快的!

    否则,以仙尊修士元神离体的速度,绕着整个中州飞一圈都花不了多少时间,眨眼功夫便能飞遍火魂塔上下六层,这幻试也就没有必要进行了。

    石当飞不快,逃不快,更让他绝望的是,宁凡只抬指一指,便将他定在半空,再一摄,便将他元神生擒。

    再一捏,直接将他元神捏爆,并将捏爆后的血雾张口一吸,吞入腹中!

    生吃元神!

    无数向着远方奔逃的修士,听到了石当临死前的惨叫,皆有种脊背发凉之感。

    石当是谁!堂堂二劫仙尊,在宁凡的面前,竟毫无反抗之力,若是他们这等修为落在宁凡手中,岂有活命之理!

    更让众人胆寒的,是宁凡生吃元神的行为!

    生吃元神,这可是魔头行径!石当说出这样的狠话,威慑的成分更多,若是真的捉了宁凡元神,却未必会真吃,多半只会杀了了事。

    而宁凡,却是真吃!

    红藏大有头皮发麻之感,死命奔逃之下,仍旧唯恐逃跑的速度不够快,不惜喷出数口精血,周身裹在血光之中,以自损秘法加持遁速!

    可笑他之前还嘲笑石当胆小,嘲笑石当缩手缩脚,惧怕区区一个外修…

    如今,他只后悔没有听从石当的劝告,静观其变!

    倘若早知道宁凡如此强大,他绝对不会利诱石当,与宁凡为敌。然而世间没有后悔药卖,凶星已经得罪,他唯一能做的,便是逃,立刻马上地奔逃!逃出此地,逃出火魂塔,幻试成绩什么的都可以不要,唯有这条性命必须保住!

    待保住性命之后…有的是机会再图报复!

    红藏眼中微不可察闪过一丝狠色,然而下一个瞬间,这狠色便成了惊恐。

    他的身体忽然不能动了,被生生定住了!

    不只是表面上的定住,他的修为不如石当,他和石当的情况完全不一样!石当被定住肉身,还能跑掉元神,而他,连体内元神都被定住,无法脱离肉身,便是体内法力都如同凝固一般,无法运转半分了。

    下一个瞬间,便有剧痛从天灵传来,红藏惨叫一声,被从后追上的宁凡,一剑竖劈成两半,一命呜呼!

    再杀一名仙尊!

    上千名奔逃中的修士,忽然不逃了。

    因为宁凡连跑在最前面的红藏都杀死了,宁凡早已追到他们前方,挡住他们去路。

    一部分人选择掉头再逃,一部分人选择死战,然而结果全是相同。

    定!

    定!

    定!

    这平平无奇的一字,只要一响,便会有一名修士被定在原地,如同雕塑,等待他的,是宁凡致命一剑!

    一炷香之后,此地只剩一整个山坡的死尸,已经踏着血路行走,冷漠无情的宁凡!

    来到大卑族后,宁凡处处忍让,然而在这幻试之地,他无需再忍,倘若他人欺到眼前,欲取他性命,他只需以血还之,仅此而已!

    以宁凡的实力,秒杀红藏也就罢了,毕竟红藏只是一个新晋仙尊,仗着逆海剑的恐怖威能,杀之不难。

    但石当就有些棘手了。

    若非拥有定天术这等逆天神通,宁凡灭杀石当,绝不会有这般轻松。

    此术能够成为东天祖帝的最强神通,自然不可能是徒具虚名。定一人,杀一人!定两人,杀两人!此术与水淹一界瓶不同,不是那种全范围的一界击杀,而是一人一人的灭杀。但其效果,却同样恐怖。

    定肉身,定元神,定法力运转,定神念扩散…

    只要对方修为不高出宁凡太多,此术便可以成为秒杀对手的逆天手段,一旦定住对方,等待对方的基本便是死亡了!

    当然,这恐怕也是定天术的唯一弱点了…倘若石当修为再高一些,达到万古第三劫,宁凡便难以定住石当,瞬杀便也没有任何可能了。

    宁凡在血海尸山之中,一脸平静地收取尸体上的储物袋,偶尔还能捡到死尸爆出的道果。

    屠皇则在远处遥遥看着宁凡,美目带着动容。

    她真的小看宁凡了,如今的宁凡,只要不是遇到那种二劫巅峰的存在,只凭这定天术,便足以瞬杀绝大多数的二劫仙尊了吧。

    那些一劫、新晋仙尊,更是生存率渺茫…

    这还是如今,宁凡实力差一丝达到万古第二劫的情况。

    倘若宁凡实力真正达到万古第二劫呢?

    倘若他有朝一日晋入仙王,晋入仙帝呢?

    会不会也这般一个照面秒杀同级仙王、仙帝?

    “此术,应该是幻梦界东天祖帝之术吧。倘若真是此术,此子强则强尔,却也难逃此术一大凶险…要不要给他一些忠告呢…”

    屠皇在内心暗暗盘算着。

    一旁,巫言也罢,刀疤男子等人也罢,全都有了惊恐之色。

    便是巫言这等老牌一劫仙尊,也无法做到镇定!宁凡所表露的实力,连她这个队友,都感到胆寒!

    忽然间,她有些庆幸自己选择宁凡作为队友,否则…宁凡就会成为她此次幻试的一大敌人,也许,她也会因为不知宁凡底细,惹上宁凡,从而成为宁凡脚下白骨…

    又或者,若非幸运地与宁凡为队友,她极可能已被石当等人抢走地图了…

    与这些小幸运相比,欠宁凡一个救命恩情,便也不算什么坏事了。

    只是当宁凡载着满满战利品归来时,她却怎么也不敢如最初那样,矫揉造作地和宁凡说话了。

    她在畏惧宁凡!

    甚至于,宁凡不过随口问了她一个问题,她便惊慌失措,一贯口才极好地她,说话居然有一点点结巴。

    “你对于古佛道果,了解多少?”宁凡目光古怪地对巫言询问道。

    “我我我…没吃过…”

    “不是问你吃没吃过,我是问你…算了,不问你了。”

    宁凡有些嫌弃地瞥了巫言一眼,转过头,对屠皇问了同样的问题。

    屠皇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美目一亮,舔了舔唇道,“又有好东西可以吃了,是么?”

    “你也想吃?”宁凡无语道,这可是他的战利品。不过看在屠皇一路帮他提升药魂等级的份上…倒也不是不能分她一些。

    “从哪个倒霉鬼身上拿到的?”屠皇笑问道。

    以二人这些日子的默契,即便没有正面回答,很多问题便已知道了答案。

    反倒是一旁的巫言等人,好似背景板一般,大气也不敢出,只默默听着宁凡与屠皇打着机锋。

    宁凡倒是有些头疼了。

    早知道会得到这种好东西,他绝对不直接灭掉石当、红藏的元神,而是会选择搜魂。

    与杀百楼的元神待遇不同,这二人的元神,无法勾起宁凡任何兴趣,于是全都直接灭杀了。

    这也导致了一个问题,那便是宁凡从红藏的储物袋中,缴获了一种名为古佛道果的好东西,却偏偏不懂得此物的服食方式。

    这可是只有中州古佛会上,才能吃到的好东西!

    宁凡因为血武擂台的缘故,失约了古佛会,却不料又在这里得到了一些古佛道果。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倘若他与这古佛道果有缘,终于还是能再遇见。

    只是古佛道果与普通道果不同,若是服食方法有误,药力便会流散大半…不过转念一想,宁凡又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杞人忧天了。

    有无所不能的屠皇在,貌似不用担心这些吧…

    “四六分如何?”屠皇美目一眯,微笑道。

    “你六?”

    “你六。你的战利品,我可不敢多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