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1章 水淹一界之威!

第1041章 水淹一界之威!

    杀百楼远远不是宁凡此生遇到的最强敌人,却绝对是最缠人的一个。

    这一次,宁凡自然不打算再拿杀百楼来测试实力,将背上的屠皇放下后,直接便取出了幻术夜明珠,将全盛修为释放了出来!

    天空轰响不绝,在那轰响之中,空间裂缝大范围的崩溃,形成一个巨大的窟窿,恍如一只绝世凶兽张开大口。窟窿内不断有腥臭气息冒出,继而便有一道血影,卷着腥风,从中走出,狞笑之声回档,传遍整个火魂塔第三层。

    偶有一些进入到第三层的部落,猝不及防下,被这笑声震得头晕目眩,一个个心中顿时有了骇然。

    嗤地一声,杀百楼卷着重重腥风,落到地面,直接将地面砸出一个直径百丈的巨坑。

    他一步步走巨坑中走出,一步步逼近宁凡!

    他的身体不可自抑的颤抖着,这一次面对宁凡,他已再无前一次的恐惧,只有兴奋!只有疯狂!

    已经不需要更多的交谈!

    但见杀百楼抬指朝天一指,顿时便有大片大片的血光,从天空上的窟窿里滚滚散开,在空中绽放出一朵朵刺目至极的巨大血花。

    一朵,两朵,三朵…

    到了最后,竟出现了整整十七朵血花!

    血花起初只是花苞,继而获得生长,花瓣分离,露出蕊芯,每一朵巨花的花蕊中央,皆有一道虚幻魂魄存在!

    第一朵花,魂魄是一个六七岁大的女娃娃。

    第二朵花,魂魄是一个容貌温婉的美妇。

    第三朵花,魂魄是一个青年。

    第四朵,魂魄是一个老妇人。

    第五朵,第六朵,第七朵…

    以宁凡对于气息的敏锐感知,轻易便能感受到,这些血花上的魂魄,每一个都是与杀百楼有着血脉亲缘的存在!

    皆是其至亲魂魄!

    随着杀百楼五指向天一按,第一朵血花上的女娃娃魂魄,脸上有了痛苦,有了…泪水。

    “爹爹,不要杀我,不要…”

    然而这些话语,根本不可能阻止杀百楼的疯狂行为,但听嘭的一声,女娃娃的魂魄,在血花中心炸裂成血雾。

    继而便是第二朵、第三朵、第四朵…一个个巨花中央的魂魄,带着哭声,不断炸裂!

    很快,十七朵血花之上,便没有了任何一丝哭声。

    继而,所有的血花开始疯狂吸收天地元气,在血花吸收天地元气的过程中,杀百楼的气息,竟从新晋仙尊的级别,急剧攀升!

    万古第一劫!

    万古第二劫!

    万古第三劫!

    转瞬之间,杀百楼的气息,便强势攀升到了三劫仙王的顶峰!

    十七朵血花则从天而降,缩小成十七朵拳头大小血花,在杀百楼周身漂浮!

    “以秘法暂时提升了修为是么…不过这种秘法,似乎能为我减少不少麻烦。”宁凡神情一片平静,并没有阻止杀百楼毁灭魂魄提升力量的行为,更没有因为杀百楼的修为暴涨,而有一丝一毫的波澜。

    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眼力,隐约可以看出,这些魂魄每一道,都足以令杀百楼重生一次!

    十七道魂魄,若是分开拿来使用血神转生术,杀百楼可以死十七次,再复活十七次,简直杀之不尽,烦不胜烦!

    与这种无限复活相比,宁凡并不介意杀百楼自毁魂魄暴涨修为的行为。

    少一些血神转生术的魂魄媒介,更好!这样,他就可以少杀杀百楼十七次了!

    “血神转生术不仅仅可以用来重生,其媒介魂魄若是直接消耗,可以在短时间内强行将施术者的修为,拔高到一个匪夷所思的层次。不要大意!不要勉强!这种秘法增幅,持续的时间有限,若实在敌不过此子,不妨姑且暂时撤离,避入第四层。第四层几乎步步都是幻术,我们大可以借那里的幻术拖延时间,耗到此子秘法结束,再予以击杀!”

    屠皇暗暗对宁凡传音道。

    也怪屠皇对宁凡的了解太少,在她看来,宁凡就算实力恢复全盛,也未必是此刻杀百楼的对手。对于万古老怪而言,万古第三劫乃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跨过这一步,则为仙王,三劫之下,则为仙尊。

    仙尊战胜仙王的事情,极少发生,尤其是这杀百楼修炼的是死帝不传绝学,战斗力怕是还要高出自身境界。

    万古三劫顶峰的杀百楼,所能爆发的战斗力,极可能已经达到了四劫仙王的范畴!

    让宁凡与如此厉害的杀百楼交战,风险太大,为求周全,倒不如…暂避。

    “暂避是么…也好,姑娘先走一步,从这处入口进入第四层暂避一二。等下我全力施展,杀这杀百楼不难,但恐怕是要误伤姑娘的,为求完全,姑娘还是先行躲开为妙。”

    “杀之不难?咯咯,真是好嚣张的口气呢,不过我喜欢。既如此…我便在第四层等你好了。”

    屠皇深深看了宁凡一眼,见宁凡竟真得发自内心的镇定自若,想来真有办法应付这修为暴涨的杀百楼,当下也就不多做担心了。她本就不是什么拖泥带水的人,心知无法发挥修为的自己,留在此地也帮不上宁凡什么,便直接步入通往第四层的阶梯,朝第四层进入了,几步就看不到身影了。

    这一幕,深深刺激了陷入疯狂状态的杀百楼!

    他,不惜放弃完美晋升仙尊的初衷,在这火魂塔中强行将修为提升到了仙尊级别。

    他,不惜一次性用掉整整十七条至亲魂魄,失去了十七次复活重生的机会。

    这一切,仅仅是为了与宁凡一战而已!

    然而他那呼啸天地的强大气息,甚至无法引动宁凡神色一丝一毫的变化。

    更让杀百楼愤怒的是,宁凡居然还和屠皇旁若无人地对话,旁若无人地令屠皇提前离开。

    更狂妄地声称,杀他不难!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杀百楼,他可是暂时拥有三劫顶峰修为的杀百楼!此刻的他,便是四劫仙王,也敢一战!宁凡算什么东西,一个外修罢了,凭什么杀他不难!

    吼!!!

    杀百楼发出了此生最为愤怒的吼声,恐怖的音浪,顿时开始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摧毁。

    这等音浪,足以令仙王之下一切万古仙尊剧痛抱头,但波及到宁凡跟前,却只杨花点水般,渐渐便风平浪静。

    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幕,轻而易举地,便将所有试图攻击宁凡的音浪,挡下!

    杀百楼停止嘶吼,目光一沉,大手一挥下,周身盘旋的十七朵血花,忽而凋零,花瓣开始迎风飘落。这些花瓣表面遍布一层诡异血纹,并有淡淡的道则气息隐而不发。每一瓣花瓣薄如纸片,却给人一种无比锋锐之感。

    十片,百片,千片…数之不尽的花瓣,好似全都化作了锋利无比的刀片!

    风向骤然一动,数百万薄如纸片的花刃,铺天盖地,有如花之浪潮,朝宁凡斩落、淹没!

    这一次,杀百楼再无任何一丝小觑宁凡的意思。一身底牌神通,皆在第一时间释放!

    以此刻三劫巅峰的仙王修为,使出其底牌神通,杀百楼有信心一个照面斩杀任何一个万古仙尊!

    看到花刃之浪淹没宁凡的瞬间,杀百楼更是有了一种‘终于解决大敌’的轻松,深信宁凡会被自己一击而杀。

    但,这一击的结果,却远远超出了杀百楼的预料!

    却见宁凡周身张开了数丈金光防御,好似闲庭信步,行走在数百万花刃浪潮中。花刃斩击之声,不断传出,却通通斩在了宁凡的护体金光之上。

    那护体金光太过强大,短短十余息,便承受了花浪上亿次斩击。然而这上亿次斩击,竟无法在护体金光之上,留下哪怕一丝一毫的损坏,更别提破开金光,伤及金光下的宁凡了。

    宁凡根本就是毫发无损!

    “这…这是什么级别的防御!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可怕的防御存在!”

    杀百楼狠狠咬了咬牙。

    难道之前那一战,宁凡使用了五种以上道则之力,还不是其底牌神通吗!

    难道这无懈可击的护体金光…才是这外修的最强底牌!

    那就让他轰碎宁凡的龟壳!

    “极古冲击!”

    杀百楼一踏大地,周身一爆,化作一道血影,瞬间跨越无数剧烈,蛮横地撞击在宁凡的护体金光之上。

    时间仿佛静止,但下一个瞬间,恐怖的撞击力便传开了,整个第三层的土地,都在这一刻疯狂塌陷,泥土生生矮了十丈!

    如此恐怖的撞击,算是杀百楼的一大绝技了,但撞在宁凡护体金光之上,仍旧无法令护体金光产生哪怕一丝的裂痕。

    竟然坚硬如斯!

    “给我…碎开!”

    十击!

    百击!

    千击!

    杀百楼好似真得发了疯,不顾一切地攻击着宁凡的护体金光,只见他周身残影飞逝,短短十余息,便朝宁凡撞击了超过千次!

    然而这一切,徒劳无功!

    杀百楼满头汗水、血水,带着一丝惊骇,看着身处金光护体之中、云淡风轻的宁凡。

    宁凡没有一丝一毫的受伤,其护体金光同样没有一丝一毫的破损,反倒是发起攻击的杀百楼,被反震之力不断累积,造成了一些伤势!

    世间竟有万古仙尊,能将防御力提升到这种境界!

    这不是万古仙尊应有的防御力,便是仙王,也不可能拥有!

    莫说是他,便是换成真正的四劫仙王来轰这防御,也是徒劳!

    便是五劫巅峰的仙王,也未必能成功!

    “我舍弃一切,拼尽全力,竟连他的衣角…都无法触及!”

    杀百楼的内心,平生第一次有了动摇!

    他活了一世,同级之中从未败过,便是越级而战,也很少失败!

    前番败在宁凡手上,他没有动摇,因为那时的他,只发挥着碎念巅峰的修为,败给无限接近二劫仙尊的宁凡,倒也不冤。

    但这一次,他明明已经将修为增幅到了接近四劫仙王的程度,明明已经在修为方面,压制住了宁凡。

    但,竟连宁凡的一片衣角都无法触及!竟连宁凡一丝表情,都无法触动!

    这…怎么可能!

    “你已经攻击了很久,现在,轮到我了…”

    宁凡藏在袖中的手,其上微微闪烁的大势金光,正一点点熄灭。

    在杀百楼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中,他并不是原地不动,毫无作为。实际上,他已暗中操控大势,在周遭天地,暗中布下了一重又一重的禁制。

    做完这一切,宁凡才开口说话,并一翻手,取出了一个散发着海浪气息的净瓶。

    在这净瓶出现的瞬间,一股空前的危机感,笼罩在了杀百楼的心头。

    倘若之前的宁凡,展现的是无双防御,那么这一刻,宁凡索要展现的,便是他近乎恐怖的杀伤!

    这净瓶,竟是一件先天中品的法宝!

    不好!

    在宁凡举起净瓶的瞬间,杀百楼心中的危机感上升到了!

    一咬牙,杀百楼竟是二话不说,掉头就想逃跑。

    因为修炼了血神转生术的缘故,杀百楼可以死后重生,所以他不怕死,更享受那种你死我活的拼斗。

    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怕死!

    加上这一次消耗掉的十七条至亲魂魄,他前前后后已经用掉十八魂,身上剩下的至亲魂魄,已只有三条。

    也就是说,在补充至亲魂魄以前,他只能在重生三次了,倘若重生次数还多,他不介意再死一次,并在临死之前给宁凡一个反扑。但若是只剩三条命,他便需要好好节约一下死亡次数了。

    于是乎,面对不可战胜的宁凡,杀百楼不得不暂时压下内心的杀戮*,选择了落逃。

    但很快,他便面色一沉,因为周遭的天地,竟被密密麻麻种下上千层封印,以他修为,想要破开这些封印不难,但显然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

    宁凡的攻击却已转瞬来临!

    已经…无法逃离!

    “以我宁凡之令,水淹一界!”

    随着宁凡法力催动,水淹一界瓶上的三个水滴图案,开始缓缓点亮。

    第一个水滴图案,从三分之一的位置开始,逐渐点亮三分之二,并最终,点亮了完整的一滴!

    对于修为大进、并催动了护体金光的宁凡而言,点亮一个水滴图案,已经不会被水淹一界瓶的反崩之力毁去手臂。手臂虽说也有剧痛,渐渐有了伤势,但那伤势并不严重。

    点亮一个水滴,是宁凡如今的极限。

    点亮第二个水滴,则需要释放出灭神盾的完全形态,才能办到!

    在杀百楼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宁凡周身的护体金光忽然开始暴涨,开始上升,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金色骷髅巨人,将宁凡裹在其中!

    金色骷髅的身上,燃烧着熊熊火焰,并在火焰之中,一点点有了血肉,有了身躯,有了铠甲!一个完整的灭神巨人,持着巨盾,呈现在杀百楼的眼前。

    这灭神巨人不过百丈之高,然而带给杀百楼的威压,竟是空前巨大!

    那是一种无可摧毁的感觉!仿佛即便是仙帝,也无法攻破这巨人防御一般!

    杀百楼好似看到了神迹,整个人都怔住了。世间…竟有如此可怕的防御,出现在一名区区仙尊的身上!

    片刻失神后,杀百楼才骇然的发现,头顶上的天空何时…变成了海!

    他记得自己年少之时,曾在某种荒诞不经的古籍之中,看到这样一种描述:海是倒过来的天。

    此情此景,竟使得他不自禁地,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天空…成了倒过来的海,海浪在天空,朝着大地的方向奔腾咆哮,而操控这一切海浪的主人…是宁凡!

    下一个瞬间,开启了灭神巨人模式的宁凡,将水淹一界瓶上面的第二个图案点亮!

    继而天空之海,开始朝着地面疯狂宣泄、坠落!

    先是一滴海水打在了杀百楼的脸上!

    一滴海水,只一滴海水…杀百楼却好似被一整座山峰击中,水滴划过,在他侧脸留下一道伤口!

    一滴水…威能至斯,继而便是百万滴、千万滴水滴汇成的海浪,将他淹没!

    好似一整片星空的重量,压在了杀百楼的身上,他的肉身只瞬息间,便崩溃在了海浪之中,传出一声惨叫…

    不只是杀百楼,此时此刻,整个火魂塔第三层的地貌,已经完全变化,再也看不到一寸土地,目光所及之处…全是汹涌澎湃的大海!

    一切的一切,都被淹没在了海浪之下,唯有宁凡,缓缓解开了灭神姿态,站在一个巨大净瓶之上,漂浮在海浪之中,淡漠的看着周遭一切。

    巨大净瓶在海浪之上浮浮沉沉,宁凡则在心中默默计算着什么。

    忽而有了结果,宁凡五指向前一按,沉重的海浪顿时向两道分开,一个昏迷垂死的血红元神,在那海浪之地显现,正是杀百楼所拥有。

    不过这一次,杀百楼的元神并没有死去,这是宁凡计算之后,手下留力的结果。

    之所以留杀百楼一命,当然不是因为宁凡心地善良,而是宁凡估摸着,杀百楼身上定然还有其他魂魄存在。

    杀之…还能重生!倒不如暂时留其一命,先除掉其体内至亲魂魄,再处理其元神,来得一劳永逸!

    可怜这杀百楼,谁不好惹,偏偏惹上宁凡这个凶星。

    须知,就算是曾经跑去水帘星,拿水帘仙王试验水淹一界瓶的威力,宁凡也不过只开启了一个水滴图案的力量而已。

    一水之力,便险些将水帘仙王淹死,那一战,多半已经给水帘仙王留下阴影了吧…

    而这一次,宁凡近乎残暴了…开启了两水之力,莫说是杀百楼了,便是换成四劫、五劫仙王,也没有几个能在这样一淹之下活命的!

    且这种攻击,乃是一界之内全范围的攻击,避无可避,对上成群结队的敌人,尤其有效。

    当然,水淹一界瓶的最大弊端,也是因为其波及范围过大造成的,那便是…敌我不分,全范围击杀!

    因为这个原因,宁凡才会让屠皇先一步离去,否则…即便是宁凡这个水淹瓶主人,也没有自信能从一界海浪之中救下屠皇的…

    在宁凡擒下杀百楼元神的瞬间,外界高台之上,原本微微含笑、闭目打坐的楼陀大帝,骤然有了感应,睁开了双眼,眼中布满了狰狞血丝!

    他那孽徒…竟在使出全力的情况下,再一次失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