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40章 荒的力量

第1040章 荒的力量

    杀百楼匍匐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可惜,宁凡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袖袍一挥,劫念红芒顿时将杀百楼整个残躯笼罩,滋滋作响,有如雷霆,轰得一声,便将杀百楼的肉身炸成血雾,其元神,则被劫念红芒所侵蚀,不断出着惨叫,表面上看,已离死不远,连话语都说不全了!

    杀百楼很强,身为碎念巅峰的修士,能够越级迎战万古仙尊,足以说明他的不凡。

    但,天下拥有越级战斗力的人,又不只是有杀百楼一个,起码,宁凡的越级战斗力,就比杀百楼更加强大。此刻宁凡修为全部释放,以无限接近万古第二劫的实力,迎战碎念巅峰修为的杀百楼,竟只三击,便打得杀百楼失去肉身,只剩元神!

    一般情况下,修士被打得只剩元神,基本上是没有多少力量继续对决了,往往只能选择逃命。幸运的,可以逃掉,不幸的,就只能被对方所灭杀。

    然而杀百楼的情况,却十分古怪,明明被打得只剩元神,明明气息已经萎靡虚弱,带给宁凡的危险感,反倒比之前更强了。

    宁凡目露无情之色,正准备给杀百楼的元神最后一击,骤然间眼角一缩,二话不说,抽身便退。

    便在他后退的瞬间,杀百楼元神的惨叫忽然停止,元神小脸之上,露出的阴狠的笑容,口中吐出一句古怪的口诀,霎时间,便有大片大片的灰气,从其元神之上冒出,灰气笼罩之处,地上的血焰之火通通熄灭,地上残肢断臂的尸体,血肉则纷纷干枯。湿润的泥土被那灰气一笼,便干涸龟裂了。那灰气不断蔓延,山川,河流,草木…一切的一切,但凡笼罩在灰气中的东西,无论生物还是死物,全部都数息之内,失去了所有生机,归于寂灭。

    “这是…”

    在看到这些灰气的瞬间,以屠皇的阅历,都有了少许惊讶。

    继而便觉得身体一轻,却是被宁凡抱住了身体,在熊熊血火、灰气席卷的大地之上,飞快倒退。

    此刻的宁凡,暂时解封了修为,倒退的度自然很快,大地之上,只能看到一道红芒贴着地面掠过,很快就远离了灰气的笼罩范围,现出身形。

    宁凡将怀中的屠皇放下,目光凝重地看着眼前灰气。杀百楼元神所散的灰气,足足覆盖了数十里土地。

    这些灰气十分厉害,此刻,宁凡整个右手前臂,血肉干瘪,好似风干的尸肉,失去了所有血液。饶是他退得极快,仍是被杀百楼暗算到了…

    好在宁凡恢复力极强,那些风干的血肉,很快就在涅槃火焰的燃烧中自愈了。

    渐渐地,弥漫数十里地界的灰气散去了。风中,却还回荡在杀百楼兴奋的狂笑声。

    “果然,果然是很美味的猎物!你等着,等我七日,我还会回来的!哈哈!哈哈哈!”

    作为这些灰气的始作俑者,杀百楼的元神,实际上已经死在了灰气中央。元神尸体的小脸上,仍旧保留着阴狠毒辣的笑容。表面上看,那些话语,只是他死前不甘心的嘶吼罢了。

    十余息之后,这个元神的容貌却忽然有了变化,竟从杀百楼的容貌,变成了一个扎着朝天髻的孩童,带着酣睡般的可爱笑容。

    再之后,孩童容貌的元神,便化作飞灰,烟消云散了。

    古怪,杀百楼一死,这元神容貌为何会有了改变…宁凡暂时解封的修为,一点点退了回去,气息很快降低到之前的程度。查看了一下幻术夜明珠,其中力量似乎只用掉了六分之一不到,因为这一战结束地很快,比较节省,这珠子还能用很多次。

    “若我没有猜错,这杀百楼,应该没有死。楼陀本事不行,他这个徒儿,本事还真是不小啊。”屠皇仔细看了看杀百楼元神化作飞灰的地方,又捻了一丝元神飞灰,嗅了嗅,而后得出了结论。一句话,使得宁凡目光顿时凝重起来

    “竟被他逃掉了?”宁凡没有想到,在他全盘压制之下,杀百楼竟然还有机会逃跑。

    “是啊,此子逃命手段颇有些门道,此术,我从前只见过一个人修成过,却不料,还有第二个人能修成这种邪祟神通。若此子用的真是此术,他想逃跑,便是我修为全盛之时,也拦不下的。因为这种神通,实际并不是从真的战场上逃脱掉,而是死亡之后,从另外一处地方…获得第二次生命,转世重生!”

    “转世重生?”

    “你可听说过三焰大6的死帝?”

    “听说过一些…三焰大6,为石焰、木焰、空焰三大分支,三大分支之中,空焰势力最弱,然而最弱的空焰一脉,偏偏却有着三焰之中最强者坐镇,那名三焰最强者,便是死帝,据说能与圣山第一强者光明佛齐名。”宁凡想了想,答道。

    “那你可曾听说过,死帝的最强绝学是什么?”屠皇又问道。

    “不曾。”

    “此事莫说是你,便是中州五帝一级的人物,也是没有资格知晓此事的。死帝的最强绝学,是他从五大至尊最后一位的身上领悟到的,这不是幻梦界应该有的力量,而是来自于传说中的真界,这种力量,叫做【荒】。据说在真界,因【荒】的力量,所诞生出的强大族群,便有数百支,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荒古仙域了。那位荒古仙域的主人,恐怕是如今的真界,对于荒之力量领悟最高的人了…”

    屠皇稍稍停顿了一下,蹙了蹙眉,还是给宁凡继续讲解了下去。

    宁凡目光顿时一凝。荒古仙域…真界…这些讯息,毫无疑问是天地间的绝秘了!中州五帝那样的存在,不知道这些东西毫不奇怪,但问题是,屠皇怎么会知道!

    莫非屠皇竟是乱古大帝、葬月仙妃那样,从上古活到今日的老怪不成?

    但,即便是乱古大帝、葬月仙妃,也通通对真界一类的秘闻讳莫如深,不肯给宁凡多讲的。有些东西,修为不足是没有资格谈论的,更是提都不能提…

    但屠皇却敢随口提及这种天地大秘,是不是有些太过大胆了…

    “…我并不是真界的强者,而是诞生在极丹圣域、土生土长的大卑人。我出生之时,极丹圣域与真界的通道已被切断多年,整个极丹圣域,也早就被彻底‘吞’入到了紫斗仙界那位大人创造的幻梦界之中。这些与真界有关的情报,不是别人告诉我的,也不是我从任何一处书中看到的,而是…梦到的。你是不是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我做做梦,竟然就能梦到如此高深莫测的秘闻!”似乎看出了宁凡心中的顾虑,屠皇开口解释道。

    这一刻的屠皇,似乎放下了高高在上的掌位大帝架子,她的目光很空灵,很渺远,随同回忆,飘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最初梦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我还只是一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我在一次次睡梦中,看到一处又一处光怪6离的风景,在那里,有太多太多叱咤风云的仙帝,有开宗立派、布道传教的圣人,更有比圣人还要强大的存在…那是一处与我身处的极丹圣域截然不同的世界,后来随着阅历增长,我才知道,我所梦到的世界,究竟是一处什么世界…”

    “真界…”

    “更让我不可置信的是,我所梦到的一幕幕,竟然并不是虚假的幻想,许多梦境片段…竟然都是真界之中真实生过的事情!甚至于,我的幻术造诣之所以能达到如今的地步,都与梦境中见过的许许多多真界幻术,大有关联。”

    “这也正是我此次进入火魂塔的目的。我的心中有一层迷惑,想要知道这些梦境的源头,从何而来。渐渐地,这份迷惑竟成了我心中一个魔障,一个瓶颈。我只差半步便可能迈入准圣之境,不是没有尝试过真正突破到那一境界,但,每次临近成功,这一心魔便会出现,成为我突破的最大难关。我来此地,正是为了解开心中的一些迷惑,而这一过程,需要借助你的帮助。”

    “到了火魂塔第六层,就能解决你的内心疑惑吗?”宁凡问道,到了这一刻,他才总算是弄清了屠皇的目的,不由得心头一松。心中一直悬着一个疑问,多少是会增加戒备的,想来屠皇内心有一层疑惑未解,也是同样的感觉吧。

    “不知道,我不知道这一次能否彻底解开心中疑惑,但这火魂塔底,应该是会有部分答案的…”

    言及于此,屠皇似乎不打算再深入细说了,宁凡便识趣地将话题引回到杀百楼身上。

    根据屠皇所说,在这大卑族内有着常人无法记忆的五大至尊存在,五大至尊的强大,甚至还要凌驾于光明佛、死帝一级的强者之上,乃是大卑族真正的战力巅峰。

    关于五大至尊具体都有谁,屠皇没有细说,只提到一名牛鬼至尊。按照宁凡的猜测,这位牛鬼至尊,多半就是那个给乌老八苦头吃的牛姓老者。

    至于五大至尊的最后一位,屠皇虽然没有提及其姓名,却描述了这名至尊的神通,据说在这名至尊,身上最为强大的力量,便是【荒】。死帝之所以能成为三焰最强者,就是因为从【荒】的力量之中,领悟到了一丝,并借以创出了一门绝学,才得以威震三焰的。

    死帝所创神通,叫做【血神转生术】,此术修炼成功之后,死帝每一次身死,都可以在另外一处地方,借助媒介重生。对于任何一个对手而言,怎么杀都杀不死的对手,无疑是棘手与恐怖的。

    只是这血神转生术也并不是能够无限使用。此术需要媒介,媒介必须是以特殊秘法祭炼过的直系血亲的魂魄!每一次重生复活,都需要消耗掉一条血亲魂魄。

    杀百楼极可能就是用了血神转生术,在另一个地方重生了。传闻杀百楼杀过亲子,那元神之所以会在消散的前一刻,容貌改变,变成一个孩童容貌,想必便是因为这一次杀百楼重生,用掉了体内的亲子魂魄…

    “血神转生术的重生,需要七天才能彻底完成,重生过程中,施术者的气息会完全消失,不存于世,直到七日后,才会真正复活。重生的范围,一般不会距离死亡之处太远,但因为有了气息消失的便利,便是那杀百楼复活地离此不远,此刻的他无形无体,无息无念,你我想要将他找出,难如登天。唯有等到七日后他真正复活、气息恢复的一刻,才能感应到他的所在…”

    宁凡不由得目光一沉。

    难怪那杀百楼‘死前’曾说,七天后还会杀回来,原来是有七天复活的时间限制…

    也就是说,七日后,杀百楼完成复活,便会再一次跑来追杀他吗?真是个缠人的苍蝇!

    “罢了,这杀百楼便是能够复活,又能如何!再杀来一次,也不过是送人头而已,以你的实力,还会怕一个杀百楼吗?向火魂塔第六层行进,达成本姑娘的此行目的,才是正事。”屠皇不耐烦地说道,因为杀百楼的缘故,她貌似又浪费了不少时间。

    “怕倒是不怕,就是被纠缠得有些心烦。”

    宁凡从此地废墟之中,找出了不少储物袋,除了杀百楼本人的储物袋,其余都是被杀百楼所杀的过路参赛者。

    杀百楼的储物袋让宁凡十分无语!居然没有装多少有用的丹药法宝,反而装满了人头!男女老少都有,完好的腐烂的都有,只剩头骨的也有…

    貌似杀百楼有这方面的搜集癖好?呵呵,还真是一个恶趣味啊。

    那些恶趣味的人头,自然统统被宁凡扔掉了。

    除此之外,杀百楼储物袋唯一一个还算有点用的东西,便是杀百楼的幻试地图了。

    进入火魂塔一层,每三个部落一组,是会被随机传送的。杀百楼入塔的起点,距离宁凡起步的幻竹林十分遥远,隔了上千里地界,结果杀百楼硬是这么一步步找了过来。他虽说不在乎幻试成绩,无形之中,却也点亮了上千里地图。

    如今这份地图被宁凡缴获,宁凡只打出一道魔火,将杀百楼的地图一烧,顿时,杀百楼的点亮区域,便被宁凡所获得。在他的地图上,已经不只是有幻竹林周围的百里地界被点亮,而是连同杀百楼行走过的区域,一并点亮了。

    其他参赛者的储物袋,也包含了三张地图,但因为入塔时间尚短,那些人加在一起,也不过探索了周围一二百里土地,且还有不少部分重合。

    这三张地图,同样被宁凡毁掉,从而夺取了对方的幻试成绩。

    如此一来,宁凡虽说在幻竹林耽搁了许久,地图却已点亮了一千二百多里地,换算成分数,便是24oo多分!

    “你若真在意幻试成绩,便早些随我进入第六层塔底,在那里,点亮一里土地的地图,可是能得到64分的,一千二百里地,便是七十万多分。可比你在火魂塔第一层挣分快多了,轻轻松松就是幻试第一。”屠皇不耐烦地说道,时间啊时间,宁凡捡这些储物袋,又浪费了不少时间!

    “我知道你着急着赶路,不过很抱歉,我貌似还得占用你一点时间…”

    宁凡无奈一笑,盘膝于地,开始炼化药魂石的力量了。

    大卑族的地界,药力极强,若是药魂不够强大,则必须时常吸收药魂石的力量,才能在此地存活。这不,他又得补充一些药魂石了…

    “麻烦,真是麻烦!看来有必要把你药魂境界提升一下了,不然像你这么走走停停,要多花不少时间,才能赶到第六层…”

    屠皇把宁凡的地图要了过来,细细研究,似乎在找一路上经过的地方,有哪些地方能让宁凡药魂升级的…

    不多时,宁凡完成炼化,站起身,告诉屠皇,他已经吸收足够多的药魂石药力了,可以继续赶路了。

    屠皇神情顿时有些不自然了,貌似有些抗拒宁凡抱她,要求宁凡背着她赶路。

    背就背吧。反正一路上还能获得屠皇的幻术指点,这种交易,宁凡并不亏。

    而屠皇,明明是想直接朝着第二层的入口赶路,却还是压下耐心,绕了好几个弯,走了不少冤枉路,为的,是将这火魂塔第一层的其他三处凶地,全部去上一遍。

    火魂塔的凶地,往往都有好东西存在,倘若能拿来给宁凡增长实力,也算是为第六层的正事增加成算了。

    除幻竹林以外,第一层还有三处凶地,分别是如升楼、千尺崖、白马冰河三处。

    其中,如升楼的幻术深处,封印着数百件十涅、十一涅法宝;千尺崖之上,有着一棵死去多年的先天灵木。

    这些东西都没什么大用,使得屠皇连呼晦气,后悔绕了这些冤枉路。

    好在最后一处白马冰河河底,颇有斩获,得到了一株八百万年份的白龙珊瑚。

    这一小截白龙珊瑚,居然能够大幅精进九转炼药师的药魂之力!宁凡第一反应,是想将这株白龙珊瑚留下,给欧阳暖服用。可惜,屠皇硬逼着宁凡立刻马上吃掉此物,以便尽快提升药魂力量。毕竟宁凡药魂力量提升,她在赶路之上才能更快。且在第六层办正事时,必须一丝不动持续数日,是没有机会给宁凡抽空服食药魂石的。故而屠皇的打算,是在进入第六层以前,直接给宁凡的药魂等级拔高到九转的级别!

    只要宁凡药魂等级达到如此高度,即便身为外族,也不必再服食药魂石度日了,完全可以凭借自身药魂的强大,适应大卑族内的霸道药气。

    对于普通人而言,想要短短时间从七转药魂晋升到九转药魂,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但好在屠皇对这火魂塔极其熟悉,知道此地有不少逆天之物,足以让这种奢望成为现实。自然,那些逆天之物绝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入手的,然而彼此她此行的大事,这些小困难通通不是什么问题,她会一一指点宁凡解决。

    一株白龙珊瑚,并没有使得宁凡药魂等级直接突破七转巅峰,距离七转巅峰,仍差了少许。

    这让宁凡大感可惜,以他的药魂感知,能察觉出这白龙珊瑚的一些特性。此物需要缓缓炼化,才能完全吸收药力的,不能操之过急。倘若霸道行事,便会损失大部分药力。

    倘若给他数月,让他缓缓炼化这白龙珊瑚,他有信心吸收此物完整药力,一举突破到七转巅峰的药魂等级!

    显然,屠皇不可能给宁凡那么多时间慢慢磨蹭,对她而言,药力浪费便浪费吧,前面还有大把的好东西,没什么东西能比她的时间更珍贵。

    炼化结束,宁凡便又背起屠皇,在第一层中疾驰了,直奔地图上指示的第二层入口前去。

    第二日,宁凡与屠皇来到第二层。

    第六日,宁凡与屠皇进入到第三层。

    第二层的凶地,同样被二人逛了一圈,又获得了几种灵物,使得宁凡药魂之力彻底突破七转巅峰,并只差一线,就可突破八转了!

    当然,他所获得的好处远远不只是药魂上的增长,幻术知识的学习,才是最大的好处。

    火魂塔内四处都是危险幻术,每每遇到一种幻术,屠皇便会给宁凡稍稍讲解一二。先是从幻术的基础知识开始讲解,细细讲解了各个幻术的虚实变化。

    宁凡的幻术天赋极高,缺少的只是基础。他如同海绵一般,吸收着屠皇传授的知识,从前许多无法理解的概念,渐渐在脑海中清晰起来,有了轮廓。

    幻术之道,在于虚实变幻,真虚只在一念,然而这一念如何使用,才是关键。

    攻虚藏实,守实布虚,灭实存虚,无虚无实…宁凡从前并不知道,简简单单一个幻术,竟然包含了这么多门道,好似在他的眼前,开启了一个崭新的幻术大门一般。

    幻术不仅需要用好虚实,更分生幻死幻…学完了这些,宁凡再去回想幻竹林的下品太玄幻术,只觉得脑海中已经捕捉到了脉络。倘若再让他走一次幻竹林,他有把握走进去!

    幻术基础大增的同时,宁凡对于暗阴阳的运用,同样有了新的领悟。对于从前道象大成顺势创出的黑暗幻术,更是有了将之完善的打算。

    魔化黑夜道象大成,从中领悟的黑暗幻术,本来是可以拿来当成一门底牌使用的。奈何宁凡领悟过这一幻术之后,却无法将之完善,总觉得此术缺少了些什么,偶尔可以拿来用用,却很难派上大用场。

    如今再看这黑暗幻术,宁凡却是有了几分自信,只要给他足够时间,他有信心利用屠皇传授的幻术知识,将这一幻术,完善成真正可怕的神通!

    当然,眼下的重点并不是完善黑暗幻术,屠皇也不会给他这个时间做这种事情的。

    第七天,终于还是到了!

    宁凡心知这个时间,杀百楼多半已经完成复活了,但却自然不可能因为杀百楼而停下自己的脚步。杀百楼神通诡异倒是诡异,却还不足以让他忌惮!

    第十一日,宁凡背着屠皇,来到了通往第四层的入口,正欲进入,忽然顿住脚步。

    却是身后的天空,忽然被血色杀意所笼罩,更有一道零劫仙尊气息的血光,呼啸而至!

    正是杀百楼!

    不过与之前不同,如今的杀百楼,已不是碎念巅峰的修为,而是…货真价值的新晋仙尊!

    比起之前的杀百楼,突破仙尊后的他,气息强横了一倍不止!

    “宁凡!为了杀你,我不惜放弃了完美晋升仙尊的打算,将苦苦压抑多年的修为瓶颈彻底冲开!如今的我,已不是第一次被你击杀时的弱小,这一次,我必杀你!”(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