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36章 圣人之赐

第1036章 圣人之赐

    “反对?嘿嘿,圣祖的意志,岂是你我可以违背的。老夫倒是很感兴趣,倘若圣祖赏赐当真出现,所包含的三重奖励,会是哪三种。”

    佛泣帝毫不掩饰脸上的期待之色。

    不只是佛泣一人如此,除了楼陀帝,其他几名大帝都对宁凡即将获得的圣祖赏赐十分在意。

    对于外界议论,宁凡丝毫不知,此刻的他,心思全在与申二十三的对轰之中,身心更处于一种极为奇异的状态,双脚明明立足于平地,却偏偏有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好似此刻的他,并非是站在平地上,而是站在一处无人可及的至高处,俯视着苍天下的亿万魔修。

    犹如立足于万魔之巅峰!

    这便是术道合一后的杀生术,所带给宁凡的感觉,更因催动了这样的杀生术,竟使得宁凡身上,隐约出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尊贵气质。

    那气质本来极为飘忽,但随着宁凡一次次与申二十三的断剑对轰,渐渐清晰起来。

    乾纲独断,霸凌天下,天下无我不胜之魔!这是唯有曾经的封魔巅主人,才能够拥有的魔主气质!

    因为宁凡领悟术道合一的杀生术时间尚短,故而这种魔主气质还不明显,不过仍然被此地一些大卑族老怪敏锐捕捉到了,暗暗心惊。

    惊的,自然是宁凡身上的魔主气息闪现的瞬间,竟给他们这些正统佛修高不可攀之感,仿佛身为古魔的宁凡,竟是那天上月、海上星,而他们这些佛修,则是田中泥、桑间尘。

    面对宁凡之时,竟恍惚间有种无法言说的卑微感!

    佛面对魔,竟会感到卑微!身为高傲的佛修,内心自是羞愧不已,只道是自身佛法修持不够坚定,并未有其他猜测。当然,他们更加不会将这种卑微感宣之于口,让其他佛修同伴取笑的,仍旧保持着脸面上的镇定自若,保持着沉默。

    1147剑,1148剑,1149剑…

    宁凡的试炼成绩,还在不断上升中!此事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最让场外观众难以理解的是,之前突破百剑都显得艰难的宁凡,到了后面,竟愈发变得游刃有余,再未显露过力竭的姿态,仿佛体内力量取之不尽一般。

    反倒是考核尸魔申二十三,气息有了衰弱,此消彼长之下,宁凡竟在与考核尸魔的对轰中,占据了越来越多的上风。

    风雨呼啸!

    风声雨声中,更夹杂了一次次魔爪、断剑对轰的巨响,不绝于耳!

    两千剑!

    三千剑!

    四千剑!

    3051剑,这是无数年前,某届夺陵第二轮的考核者所留下的最高成绩,而宁凡,早已超越了这一记录。

    若无意外,宁凡甚至可以一直与申二十三对轰下去,因为杀生术的原因,他并不存在力竭这一可能,便是万剑、十万剑的成绩,只要条件允许,都是有可能达到的。

    然而宁凡所追求的,并不是那漂渺无用的成绩,第4714剑,他终于凭借魇龙爪的锐利,毁掉了申二十三手中最后半截巨剑!

    高台上,广场四面,顿时响彻了惊呼声!

    “此子的成绩,仿佛看不到边,老夫倒是很想知道,此子极限之下,究竟能接这申字号尸魔多少剑,可惜啊,这只尸魔的剑毁掉了,看来此子的成绩,只能到此为止了,毕竟力之试炼的考核,是以接受斩击的数目来定分的,倘若剑断…”

    佛泣帝话音未完,忽然双目一凛。

    却是宁凡彻底毁去申二十三巨剑后,没有任何迟疑,再次朝着申二十三攻去!

    此子想做什么!

    看此子身上流露的凛凛杀机,竟是想灭掉那考核尸魔不成!

    仿佛印证着佛泣帝的猜测,下一个瞬间,宁凡已欺近到申二十三跟前,飞身跃在半空,左手锋锐如刃的指爪,噗嗤一声,刺入了申二十三的眉心!

    那束缚在申二十三眉心的金箍,也从中断裂,完全无法承受魇龙爪的锐利!

    没有预料中的防御抵抗,因为申二十三为数不多的灵智,完全不知道巨剑毁掉后,该做什么事情,只是傻傻站在那里,承受着宁凡的致命一击。

    没有预料中的肉身坚硬,申二十三的肉身太过腐朽,倘若大卑族强者好好修复一下申二十三的肉身,其肉身防御绝对能够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当然,即便只是腐朽的肉身,也足以硬抗绝大多数的攻击了,可惜,这里的绝大多数攻击,并不包括魇龙爪的锋芒一击。

    申二十三感觉不到眉心的疼痛,只是茫然看着近在眼前的宁凡,不知为何,竟似有了一丝解脱之感。

    血肉身处,似乎还涌起一丝热度,让他停止跳动的心脏,忽而一颤,有了一丝情绪。

    “多…谢!”死去无数年的肉身,竟对宁凡报以感谢。这感谢从而而来,申二十三不懂,只觉得疲惫至极的双眼,终于可以闭上了。

    “一路好走!”

    宁凡好似自语,左手忽而精气暴涌,化作斩击,在申二十三眉心炸裂。五道魔爪斩击,在申二十三体内肆虐横行,转瞬之间,便将申二十三千疮百孔、岁月腐蚀的身体,从内而外,彻底破坏!

    轰得一声巨响,申二十三肉身爆开,化作漫天血雾,继而,血雾便被雨水洗刷,化作一地血水,带着岁月的腐臭。

    满场死寂!没人料到宁凡会在试炼当中,暴起出手,直接杀掉考核尸魔!

    残忍,太残忍了!那考核尸魔虽说身份低贱,受人欺负,但大卑人可从没想过伤他性命。宁凡倒好,连考官都敢杀,杀性未免也太重!

    亘古至今,敢在力之试炼灭杀考核尸魔,宁凡算是头一个了!

    只刹那间,宁凡便已被四周精研佛法的众人,当成了一个恶魔,无论此人实力如何,却绝对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无疑了!

    “结束了么…”

    宁凡对四周视他为虎豹的目光丝毫不感兴趣,只闭上眼,默默感受。

    催动杀生术的他,能听到旁人听不到的悲泣,在他毁掉申二十三的尸身后,这大卑族内蔓延着的古魔哭声,少了一道…

    这便是申二十三想要的魔葬么…没有墓碑,没有棺椁,没有香烛,没有哀乐,没有祭拜者与思念者,没有亲朋,没有故交,没有未来,没有过去…只有满目陌生。

    这怕是世间最简陋的葬礼了。

    但比起身为尸魔的生活,这种魔葬,应该已经算是一种奢侈了吧。

    申二十三,获得了真正的安息,如此便好。一路…好走。

    嗯?这是…

    宁凡目光骤然一凝,却是满地污血之中,忽然飞出千千万万的血线,流入到他的体内。

    起初他还想防御一二,但察觉到这些血线竟皆是好处,便任由血线入体了。

    这似乎,是替申二十三送葬的好处?

    那些射入宁凡体内的血线,皆是申二十三深藏血肉中的魔血精华,此刻射入宁凡体内,竟仿佛没有任何隔阂一般,直接溶在了宁凡血液之中,顿时使得宁凡的魔血等级,有了极大精进,之前他已将四滴祖级魔血融入魔符,但如今,竟因灭杀申二十三之事,有了形成第五滴古魔祖血的征兆!

    第五滴古魔祖血,只凝聚成形了三分之一而已,并没有彻底形成,饶是如此,也使得宁凡魔威增长了不少!

    其古魔修为,同样有了大福提升,竟直接朝着天魔第十涅,直接迈进了一大半,落在旁人身上,便算是多出了数百万年的苦修成果!

    “莫非杀生术的拥有者,送葬每一个古魔,都能获得如此巨大的好处?”

    宁凡微微沉默,继而失笑。他送葬申二十三,只是出于对紫斗先烈的敬仰,当然,若是能从中获得一些好处,他自然也不会拒绝的。

    感受着体内暴涨的修为、血脉等级,宁凡也不知道此刻是该为申二十三的离去感到怅然,还是为自己感到欣喜了。

    不过,场中的异变很快打消了他的思考。

    继血线入体之后,广场之上忽然佛光大作,并有三个金光夺目的宝箱,出现在半空中。更有一股无法想象的庞大威压,瞬间横扫此地,好似天崩!

    宁凡内心暗暗一惊,他修行多年,绝对不是弱者,但在这股威压下,仍旧有蝼蚁一般的无力感!

    这竟是圣人威压!

    好在这威压虽然庞大,却并无压迫之意,反倒绵柔如水,否则宁凡还真不知该如何抗衡这威压了。

    此地观看考核的大卑居民,则在感受到圣人威压之后,惊呼连连,纷纷跪拜于地,显然没料到会有圣人威压降临的。

    高台上的仙佛,则纷纷站起,虽然未跪,面对这漫天佛光也是不敢坐下的,恭敬而立。

    千剑之上可获得奖励,此事自然瞒不过在场仙佛,但大多数大卑居民骨龄尚短,没见过许多年前千剑奖励,自然会大感好奇的。

    宁凡本来也不知道三个宝箱为何出现,但他善于搜集情报,窃言术悄悄一开,便从在场的一些第二步女修心中,看到了缘由。

    原来在力之试炼获得千剑成绩,还能获得圣人赏赐!这可真是意外收获了。

    “…众生囚于圆,内外本无定。如梦亦如醒,如尘亦如本。大道苍苍,其大而卑,野草离离,低头而韧…”

    在这古老声音响起的刹那,此地所有大卑人,都开始齐齐高呼,带着狂热。

    “恭迎圣祖意志降临!”

    圣祖意志!在这大卑族中,能称得上圣祖的,毫无疑问,只有那名为南药圣的采药圣人!

    圣人已死,但他的意志,却化作天地规则,留在极丹圣域,这声音,便是天地中的圣人意志所发出!

    圣人意志没有思考,自然不会和人对话,只是机械般的运行,来给宁凡传达奖励。

    半空中的三个宝箱,忽然砸落在宁凡身前,继而第一个宝箱,咔擦咔擦地自行打开。

    “大卑族的规矩,力之试炼获得千剑以上成绩,可获得圣祖意志降临,予以赏赐。这是你的机缘,莫要错过,可从圣祖三重奖励之中挑选其一,务必要慎重!”

    中州五帝中的四人,纷纷开口,给宁凡作出了解释。没有说话的,自然是和宁凡不对路的楼陀帝了。

    在四帝出声提醒的之后,那古老声音开口道。

    “吾之遗物,只传有能之人。凡力试千剑者,即可获得吾之遗物,三选其一。此为第一物!”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第一个宝箱上。但凡对千剑奖励有所了解的人,都在暗暗猜测,宁凡会获得什么奖励。那些原本不了解的,也在四名大帝、圣祖意志相继出声后,对这圣祖奖励有了了解。

    宝箱打开,人们首先看到的,是一个金灿灿的莲台,这莲台倒不是什么重宝,让不少仙佛倒吸冷气的,是莲台上漂浮着的一截金莲藕。

    四帝目光皆是微动,楼陀帝则面色一沉,没想到宁凡所获得的第一个奖励选择,便是如此至宝。

    造化金莲藕!

    此物只存在于大卑族传说中,并不是拿来吃的,而是拿来塑体造骨的!大卑古籍记载,曾有一仙尊古佛寂灭肉身,并以造化莲藕重塑骨骼血肉,所获得的莲藕肉身强横无比,此人虽说仍旧是仙尊修为,但仅凭肉身,便已横扫仙王境界,甚至可与准帝一战,不落下风!

    当然,此物也有弊端。莲藕肉身固然强大无比,但却会让人修为永远止步。一旦塑出莲藕肉身,便意味着无法再通过修炼提升修为,算是走到了这辈子的修真尽头。

    不过这些弊端算不上什么大问题。

    绝大多数的修士,此生都修炼不到准帝境界,能拥有堪比准帝的肉身,已经能够满足,并不期许继续晋级,达到真正的仙帝级别。

    即便是那些志在仙帝的老怪,也不会看轻此物。为什么一定要将本尊的肉身做成莲藕肉身?完全可以弄个第二元神出来,给第二元神配个强大肉身嘛,如此一来,直接就能多出个忠心无比的准帝打手,且还并不影响本体的日后成就。

    就算不给第二元神塑造肉身,也完全可以造个莲藕肉身的傀儡出来嘛,准帝莲藕傀儡,也是很强的。

    宁凡目光落在金莲藕上,极为意动。

    此物,不只是大卑古籍有记载,四天的古籍同样有记载,便是在乱古记忆传承中,也有提及。

    若是选择此物,拿来造一只堪比准帝的莲藕傀儡,确实不错…

    不过当下还不比做出选择,因为后面还有两个箱子没打开呢。

    “此为第二物!”

    圣人声音一落,第二个箱子也打开了。

    金光散去,箱子里的东西,是一个缭绕着幽紫火焰的宝杵,摄人的先天下品法宝气息,撼动着每一个人的内心,便是仙帝也不例外。

    “竟是先天法宝!不可能,从前的圣人赏赐之中,从来没人获得过先天法宝!此子何德何能,竟有如此好运!”

    这一次,楼陀帝按耐不住内心的暴躁,嫉而出声。

    这嫉妒,也在情理之中。对于仙帝而言,先天法宝的数量,几乎可以意味着战斗力了。绝大多数的仙帝,都只有一件先天法宝,试想一下,如果你和对方仙帝修为相当,你有两件先天法宝,而对方只有一件,谁占优势,不言而喻。可惜先天法宝可遇而不可求,能拥有两件先天法宝的仙帝,太少。

    楼陀帝苦苦谋求多年,如今也只堪堪拥有两件先天法宝而已,其中一件还是残次品…而宁凡,骨灵尚浅,修为亦低,却有机会获得一件先天法宝,实在让他有些嫉妒了。

    不只是楼陀帝,便是其他四帝,面色也都有些僵硬,显然没料到宁凡有如此好运,说不羡慕,绝无可能。

    之前看到第一个宝箱里的造化金莲藕,诸帝也不过是目光一亮罢了,不可能太过意动。毕竟准帝傀儡在仙帝之战中,派不上多大用场。

    但先天法宝就不同了…此物,太过贵重!即便只是先天下品,也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好东西!

    反倒是宁凡,看待第二个宝箱的目光,没有第一个宝箱火热。

    先天法宝,他可不缺,他缺的,是使用先天法宝的修为。这件先天宝杵似乎是一件威力强大的攻击法宝,可惜只是先天下品,与他那水淹一界瓶全然没有可比性。即便选择了这件先天法宝,以他的修为,也难以发挥其威能,反倒没有那金莲藕实用了。

    嗯,还是拥有一个准帝打手更方便一些,起码以后不用动手,便足以横扫仙王境界的强者了…

    在宁凡心思飞转之时,第三个宝箱也打开了。

    与前两个宝箱不同,第三个宝箱打开后,并没有刺目金光射出,箱子里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破旧无光的木牌。

    木牌上也没有刻字,更无法宝气息传出,表面看来,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木牌。

    但,普通木牌可以被当成圣人奖励吗?

    宁凡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这木牌有某种特殊用途,当然,具体是何用途就不得而知了。

    高台上的仙佛,一个个都是茫然之色,罕有人知道此物用途。

    高台上,唯有中州五帝知晓此物来历!高台下,则唯有深藏不露的屠皇,秀眉一蹙,有些凝重。

    此刻,中州五帝目光皆带着狂热,望着第三个宝箱中的破旧木牌。

    他们都知道这是何物!

    但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来给宁凡解释此物的贵重!

    五帝之中,没有人愿意宁凡选择此物,此物太过贵重,贵重到让他们嫉妒,贵重到足以让宁凡数年之内,突破到仙帝境界!

    此子怎么可能获得如此重宝!

    从中州五帝直白的神情中,宁凡读出了这么一层意思,眉头不由得一皱。

    这木牌,究竟是什么东西?从诸帝神情来看,绝对比先天下品法宝还要贵重…

    “这木牌,在圣山有一个名号,叫做换血令,持此物前往圣山,可获得我族圣祖的圣血传承,以真正的稀释圣人血液,换掉自身血液。一旦传承成功,可在数年之内,获得堪比仙帝的修为,日后修炼,更是一日千里!”

    屠皇的传音,忽然在宁凡脑海响起。

    宁凡面色不变,内心却是剧震。圣血传承,真正的稀释圣人血,数年之内突破仙帝…这小小的木牌竟有如此用途!

    难怪高台上的中州五帝,死都不开口讲解此物!想必是此物太过贵重,不愿让他选择!

    圣人血液,即便是稀释过了,也是传说之物了,竟然真的存在!数年突破仙帝,这诱惑太大,想必世间能抵挡此诱惑的人,罕有!不过宁凡并没有太过动心,修真之事,往往公平,一失一得皆有定数。如此巨大的好处,背后定然会有更大的弊端。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想来此物有其弊端吧。”宁凡面色平静,暗地里却对屠皇传音道。

    “咯咯,确实弊端不小。当年光明佛便机缘巧合,如你一般,获得了换血令的奖励,以他的资质,本没有资格成为圣山第一强者,如今却是成了,圣山第一强者,好大的名号!可惜,可惜,他的一身修为,真是属于他的么…”屠皇传音一顿,似乎因为涉及隐秘,不欲再多言。

    但这已经足够让宁凡脑补了。

    圣山第一强者光明佛,是因为选择了换血令才君临圣山的?一身修为不属于他,是什么意思?

    不由自主的,宁凡回想起了蛮荒中阴墨老祖的算计,心底一阵阵发寒。

    莫非堂堂圣山第一强者光明佛,竟也被人算计了?这换血令,莫非是一个巨大陷阱?

    宁凡微不可察地朝屠皇瞟了一眼,正对上化名青灵的屠皇,似笑非笑的眼。

    青灵名义上的刀疤夫君,顿时没好气地呵斥了青灵几句,并色厉内荏地瞪了宁凡几眼,认定自家媳妇与宁大魔头有了奸情。

    宁凡无语之际,收回了目光,懒得去看人家小两口的小剧场,内心则暗暗思考着屠皇的告诫。

    有没有可能,屠皇是在撒谎,这破旧木牌,根本不是她所说的那个用途?

    又或者,她的话语三分真七分假,用途是真,弊端是假…

    又或者,她的话语是真,但却仍有隐瞒…

    宁凡不知道该不该信任屠皇,从目前来看,这个女人不仅没害过他,反倒送了他一个幻术夜明珠,可暂时压制刑环恢复修为…

    但,暂时的示好,便是真的好吗,又或者,此女谋算比旁人更深…

    望着三个宝箱,宁凡头一次有了犹豫,他的犹豫,是在第一宝箱与第三宝箱之间,第二宝箱,则被他完全无视了。

    大卑族带给宁凡的印象,是处处虚幻与欺骗,是一处处表面平静、内部却水深可怖的真相。

    再三考虑后,宁凡还是无法完全信任屠皇,他选择了部分相信,不打算选择换血令。纵然换血令的好处巨大,也必定有其弊端,比起换血令这种强行拔升的修为,宁凡更相信自己一步步苦修而来的修为。

    “你,选择好了么!”古老声音回荡天地,问道。

    “我选第一个宝箱!”宁凡淡然答道。

    霎时间,议论四起!

    高台上的仙佛,一个个全都面色精彩起来,便是中州五帝也不例外。

    中州五帝深信宁凡是不了解木牌的贵重,才没有选择此物,这并不奇怪,区区外修,不了解大卑族的最高隐秘,不知道换血令的存在并不奇怪嘛。

    但就算不选第三个箱子,也应该选择第二个箱子吧,在绝大多数人的心中,第二个箱子远比第一个箱子贵重。

    先天法宝是仙帝都视如生命的东西,造化金莲藕则只受仙帝以下强者的追捧,高下立判,何须考虑?

    但宁凡竟然没有选择先天法宝,而是选择了造化金莲藕…这智商,也是没谁了。

    一大群脑袋并不灵光的大卑人,暗暗嘲笑着宁凡的愚蠢。

    楼陀帝则毫不掩饰内心的鄙夷,哈哈大笑,这笑声自然是在嘲笑了,内心也因宁凡的选择,平衡了许多。

    无论宁凡选择的是换血令,还是先天法宝,都会让他嫉妒到死,但若是宁凡选择造化金莲藕,则能让他好受许多。

    呵呵,此子做了个错误选择!

    宁凡才懒得理会旁人的嘲笑。倘若那些人知道他拥有先天中品的水淹一界瓶,知道他甚至拥有开天之器,便不会取笑他了。

    身处的高度不同,看到的风景自然也是不同的,他无需和庸人解释什么。于他而言,这造化金莲藕便是最实用的东西,起码现阶段最为实用,至于日后他修为增长,还会发愁没有先天法宝使用吗?

    他的修道人生,可从来不缺法宝。若缺法宝,则抢夺!

    他获得了造化金莲藕,其他两个箱子便随同古老声音一并消失了,好似不曾存在过。

    而随着圣祖赏赐的结束,力之试炼也算正式结束了。

    看着记分牌上的四万多高分,宁凡微微一笑,仅力之试炼他便获得如此高分,幻之试炼只要不表现太差,应该足够他稳稳挤入前三的,拿到南海泉水不难。

    然后,就可以用南海泉水换取百花帝口中的情报…

    宁凡下场后,风雨便平息了,一些大卑强者这才想起来,宁凡貌似连力之试炼的考官都杀了啊?这事貌似还没有追究呢。只因为之后出现了圣祖奖励,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圣祖赏赐吸引了过去,而忽略了惩罚之事。

    夺陵第二轮的规则,自然没有规定参比这不能击杀考官。

    但这一条貌似是常识吧,是个人都不会去击杀考官吧?

    几名楼陀门徒对楼陀帝低声了几句,似在提醒。楼陀帝点点头,正欲寻个由头,给宁凡添些麻烦,天都帝却提前开了口。

    “力之试炼已经结束了,些许小事,不必再提!”

    此言一出,楼陀帝自是面色一沉,不好再找宁凡麻烦了。心中则更加认定,天都帝与宁凡关系匪浅。

    好在楼陀帝对徒儿杀百楼十分有信心,深信杀百楼能在幻之试炼杀死宁凡,如此一想,便也面色好转。

    只看成绩,宁凡力之试炼的成绩十分逆天,但落在明眼人眼中,宁凡不过是懂得某种恢复肉身气力的秘法,拼斗肉身之时,持久力比旁人强而已。

    持久力可不代表战斗力,很多对决,都是在极短时间分出胜负的,真正需要考验持久力的对决,往往是对决双方实力相当、难分胜负的时候!

    楼陀帝深深了解,自家徒儿一旦拼命,便是二劫仙尊也能杀给你看,莫说宁凡不是全盛,即便修为未封,楼陀帝也不认为宁凡能凭一些小手段,从杀百楼手中活命的。

    一想到宁凡小儿会死,楼陀帝火灵被毁的怒火,总算平息了少许。

    可惜他心情还没有转好多少,佛泣帝不阴不阳地声音,便令他脸上再次布满阴云。

    “别忘了我们的赌约啊,你那半只碧凶,可是输给我了,待此地事了,便交给我吧?可不能赖账啊。”佛泣帝极为得意的笑道。

    “哼!放心吧,老夫愿赌服输,待此间事了,自会履行此事!”楼陀帝咬牙切齿道。

    心中则已将输掉半只碧凶火灵的账,一并算到了宁凡的头上。若非此子表现太好,他怎么可能会输!

    可恨的小子,你蹦跶不了多久了!

    “考核尸魔已死,既如此,幻之试炼便由老夫越俎代庖,主持一二吧。幻之试炼需要部落间组团进行,三个部落一组,老夫给尔等一炷香时间,一炷香之后,未凑够三个部落的团队,将剥夺继续参加幻之试炼的资格。一炷香之后,老夫将开启通往幻之试炼的两界封之门!”

    天都帝的声音,适时地在此地传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