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35章 术道合一

第1035章 术道合一

    宁凡使用的,分明是他从血武擂台获得的奖品魇龙爪!

    见宁凡只数日便炼化了这一灵装,以屠皇的阅历,也不由得微微吃惊了。

    魇龙并非是极丹圣域的本土物种,据屠皇所知,魇龙似乎是真界的物种,而极丹圣域内的魇龙,则据说是采药圣人南药圣从真界某处魔域捕捉来的。

    极丹圣域里的魇龙,只生活在十级凶域大6,数量极为稀少,然而随便一只,都有万古之上的修为。魇龙是一种魔龙,以鳞、角、甲坚硬、锐利而著称,其鳞角甲的硬度堪比太古星辰铁,锋锐则更在同级别的太古星辰铁之上,所打造的法宝兵刃,甚至比同级别的太古星辰铁更为优质。

    以魇龙鳞角甲打造的法宝灵装,自然是锋锐无比,但却有一个弊端,那便是魔气太重,根本不适合魔道以外的修士使用。

    即便是魔道修士,也需要无数年的苦功,才能炼化收服一件魇龙法宝灵装的。

    便是古魔,也不是谁都能在数日之内,成功炼化那魇龙爪的。起码也得是祖血级别的古魔,才能轻易镇住那魇龙爪内的滔天魔气,将之快收服的。

    念及于此,屠皇不由得美眸一眯:她之前虽然知道宁凡是一个古魔,却并不知道宁凡具体是什么级别的古魔,料想在外界幻梦界魔族血封的大幻境下,此子顶破天也不过是个王血古魔罢了,但想不到,此子有着如此强大的古魔血脉。

    那魇龙爪虽说只是后天十二涅灵装,但毕竟是以仙帝级魇龙的利爪所炼制,神通变化或许不多,但论锋锐程度,放眼先天之下的法宝灵装,几乎没有几件可以阻挡的。再加上雨之道则的攻击加成,攻击力自然更加拔群,在灵性腐朽的太古魔兵上开个洞,便也不算什么难事了。

    见宁凡一击便损伤了考核尸魔的巨剑,四周自是惊呼一片。

    宁凡倒是没有多么惊讶,炼化这件灵装之后,他便私下试验过这灵装的威力,对于如此的攻击效果,早有预料。

    魇龙爪并不是一件外置灵装,而是装备在宁凡的手掌骨骼之上,皮肤血肉之内。从外在去看,看不到魇龙爪的存在,只能看到宁凡的左手有魔化的迹象,几乎整个左臂都覆盖上了细密的魇龙鳞甲,鳞甲之下青筋暴露,左手手指的指甲则增长到七寸,远远望去,寒芒闪烁,好似那不是指甲,而是无坚不摧的利刃。

    “第一剑…”

    被宁凡五指洞穿巨剑,申二十三仍是麻木的表情,仿若此事在他眼中,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那乌青僵硬的手腕,只轻描淡写地一抖巨剑,便顿时有无法想象的巨力,如怒涛拍岸一般,霸道地透着剑身传开。刹那间,宁凡只觉得左手指骨传来剧痛,被那巨力震得脱手,竟无法再按住巨剑。

    他哪里不知,单论肉身力量,他与那申二十三差距极大,即便这申二十三受到种种压制,无法挥全力,力量仍旧在他之上!

    申二十三仿佛只是在例行公事,斩过宁凡第一剑,便又接着斩下第二剑。

    仍是沉重无比的一剑,那种沉重,不仅仅是因为剑的重量、人的力量,其中更涉及了一丝道则变化。

    今天还是宁凡头一次见到这种道则,以他修真多年的阅历,竟无法看出这是哪一种大道,只觉得朦胧混沌,无法看真切。且此刻也来不及去多想,身形不退反进,左手魔爪乌芒大作,五指向上一斩,便有五道半月形的黑色光刃破空斩出,迎向当空斩落的巨剑。

    轰!

    震耳的轰响传来,却是势均力敌的结果,五道光刃挡下了第二剑,且还在申二十三的巨剑剑锋上,留下五个缺口。

    更有一道声音,好似直接从宁凡灵魂深处响起一般。

    “同族…给我…解脱…”

    “我…以残尸残血…还你因果…”

    “给我…解脱…”

    “你是…封魔巅之主…我能…感受…”

    “给我…魔葬…”

    魔葬,什么魔葬?

    封魔巅之主?什么意思?

    宁凡此刻的感受十分奇怪,他现,这种灵魂深处的声音,是基于两个古魔血脉之间的共鸣,才可产生。

    说话的,毫无疑问是那个死掉不知多少年的古魔前辈,似有某种神通,于他为数不多的尸身魔血之中,保留下一丝神通,用以传达遗言。

    旁人听不到,唯有他这个古魔可以听到。

    来不及给宁凡多想,第三剑又来了,宁凡不得不打起精神,去接第三剑。

    连接三剑,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接连在太古魔兵上留下损伤,便着实有些骇人了。

    四周自然又是惊呼一片,当然除了惊呼,更多了些许质疑。要知道这力之试炼是不允许以法术来阻挡巨剑斩击的,质疑者自是以为宁凡动用了肉身力量以外的手段来参与试炼,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宁凡用的不过是一件增幅肉身攻击的灵装罢了,之所以隔空出斩击,消耗的也不是法力,而是传说中的古魔精气。

    并不违背试炼规则。

    宁凡与申二十三的力之碰撞,仍在继续!

    第四剑,第五剑…第十四剑,宁凡额头开始冒出细汗,却很快便洗刷在雨幕之中。硬接申二十三的斩击,对于仅仅九涅天魔的他来说,消耗十分巨大。至于申二十三,虽说没有半点疲惫之色,巨剑上的缺口却是越来越多,可惜灵智不高的他,显然意识不到这一点,仍是一剑剑挥动着。

    而让宁凡无法理解的是,这申二十三每砍出一剑,都会以魂音的方式,向宁凡索要魔葬。

    “同族…你为何…不给我…魔葬…”

    “封魔巅之主…你为何…不给我…解脱…”

    “我要…魔葬…”

    魔葬是什么,宁凡怎么知道?

    第十五剑,第十六剑…第四十二剑,宁凡明白,这四十二剑,是自己肉身力量的极限了,古魔精气并非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此刻的他,几乎已在四十二回合的交锋中,耗尽了体内精气。

    这申二十三真的很强啊,红藏、巫言、石当、杀百楼…那一个个取得百剑之上成绩的强者,绝非徒有虚名,单论炼体修为,即便是最不擅长炼体的红藏,炼体修为都远在他之上。

    力之试炼,力之试炼…这是一个考验炼体修为的试炼,宁凡可以凭借附加道则的手段,增强魔爪的锋锐,一点点损毁申二十三的巨剑,但却无法凭借附加道则,增加炼体修为。

    若他古魔修为更高,若他体内精气更多,他同样可以尝试接下一百剑,二百剑,但眼下,却是办不到了。

    这便是所谓的力竭,若无底牌,怕是数招之内,他便要败在申二十三的剑下了。

    难道只有使用一次屠皇赠送的夜明珠,恢复一次修为,才能战胜申二十三,给他一个解脱吗?

    固然,被刑环封印的基本都是劫血修为,便是暂时解封刑环,也无益于提升肉身方面的力量。但若是恢复修为,起码他所掌握的诸多道则之力,都可以挥到最强了。同时给魇龙爪附加多种道则,且都附加到最强程度,宁凡有信心在数招之内,将申二十三的一切都毁灭!

    魇龙爪的锋锐,加上数种道则之力加成,那攻击力可是不容小觑的!

    便在宁凡考虑之时,灵魂深处,又传来了申二十三的诉求。

    “杀生之术…是封魔巅主人的…证明…”

    “你是…墨重大人…选定…继任者…”

    “请大人…以杀生术…为我魔葬…”

    杀生之术居然是封魔巅主人的证明?懂得了杀生之术,就被选定成了封魔巅之主?

    宁凡还是头一次知道此事,从前的他,只道自己是从墨重大帝那里学来了一式神通,却不料,这神通的背后,居然还有如此重大的意义?

    自然,此刻并不是考虑这些意义的时候,让宁凡好奇的是,那句以杀生术魔葬,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不明白这申二十三为何提及此事,又或者,他可以尝试一下听从申二十三的诉求,用一用杀生术,看看如何给申二十三来一场魔葬?

    念及于此,宁凡暗暗催动杀生之术,起初还未有任何感觉,但片刻后,忽然神情动容,似这山呼海啸的人潮都寂静了,却从天地间,听到了无数不甘的嘶吼…

    “四十二剑,看来已经逼近此子的极限,这成绩放在旁人身上,倒也算不错,但与我百楼徒儿接近六百剑的成绩相比,却是不值一提了。佛泣道友难道还以为,此子比我百楼徒儿更强吗?”楼陀大帝呵呵一笑,对佛泣帝的方向说道,语气却略带讽刺。

    “道友可莫要小看了此子,此子,应该还有后手,别忘了,他可是一个古魔,在他的身上,老夫感受到了某种古魔失落神通的气息…”佛泣帝对宁凡似乎抱有极大信心。

    “古魔失落神通?古魔乃是下等生灵,传说古魔失落神通个个威能莫测,但在我等佛修眼中,古魔神通可算不得什么。此子便是懂得一两种古魔失落神通,又能如何?”楼陀帝不屑道,话语里满满都是身为佛修的骄傲。

    古魔失落神通,既有失落二字,自然大多都是失传的绝学。失传的古魔绝学,传承早已断绝,便是名称也很少流传下来。楼陀帝虽是仙帝,却也只听说过三种古魔失落神通。什么碎骨成兵术,什么魔瞳转离术,什么魔空大遁,倒也不是说这些神通不够厉害,只是佛法中,有的是绝学专门可知这几种古魔神通,如此一来,楼陀帝自然不会认为古魔失落神通有么了得。

    佛面对魔,自有其傲气。瞧不起魔道神通,也是理所当然。

    楼陀帝并不认为宁凡有什么了不得的古魔失落神通,能令其获得更高成绩,但佛泣帝可不这么想。

    佛泣帝是大卑族之内,少数几个对古魔研究极深的人,若他没有看错,宁凡似乎从接第一剑开始,就在酝酿某个古魔失落神通…

    绝大多数的古魔神通,都有对应的佛法克制,但却有极少数的古魔神通例外…

    “若我没猜错,此子使用的,应该是当年封魔巅上九大禁术排名第一的大术,且还将那术,堪堪触摸到了第三重境界…”

    佛泣帝内心已有猜测,面色却不露一分,仍做嬉笑之态,对楼陀帝道,“道友既然不信,不妨我们继续之前的打赌,就赌此子能够接到百剑,如何?”

    “打赌?可以,若道友输,便将你那三百万炼的叱魔九宫铁送给老夫,如何!”楼陀帝不客气地道。

    “呵呵,那可是老夫祭炼了三百万次的先天之材,道友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也罢,就赌此物!只是如此一来,老夫便也不客气了,若道友输,老夫要你七大先天火灵中的碧凶、元泽。戾雀就不要了,毕竟这一火灵早已成了他人腹中物,老夫便是想要,也不会来找你…”佛泣帝忽然阴阳怪气地一笑,却正说中楼陀帝心中那根刺。

    戾雀!

    耗费千百万年的苦工,才祭炼出的七大火灵,竟被宁凡吞掉了戾雀,楼陀帝岂能不恨!

    “碧凶和元泽,你只能二选一,且不能全部给你,最多给你半只碧凶!老夫不可能拿完整火灵,赌你区区一个叱魔九宫铁的!”

    “既如此,就赌碧凶吧。”

    “哈哈,如此甚好,老夫便坐等你的叱魔九宫铁了。”

    想到再过一小会儿,便能赢走佛泣帝的叱魔九宫铁,楼陀帝原本阴鸷的神情,顿时晴朗了不少。

    说话间,宁凡已接到第49剑了,这第49剑,宁凡已无多余精气外放斩击阻挡巨剑,而是拿魔爪去硬挡巨剑。

    这一剑,宁凡接的极为勉强,与第一剑的魔爪挡剑不同,这一次,宁凡气力已然无多,直接被巨剑的力之巨浪震退数十步,颇有几分狼狈。

    看到这里,楼陀帝几乎可以笃定,宁凡绝对接不下第5o剑,便是拼了性命再多接几剑,也断然到不了百剑数目的。

    这一次打赌,他赢定了!

    几乎所有人都与楼陀帝看法一致,认定宁凡已经撑到极限。

    四周的观众,不乏遗憾的唏嘘声,能撑到49剑,足以说明宁凡实力不凡了,足以列入此次力之试炼第五,仅次于杀百楼等四大黑马,但却也仅此而已了,想与那四个黑马人物争锋,远远不够。

    红藏法师好整以暇地盘膝于地,在雨地之上盘膝打坐,闭目调息,并不关注宁凡的试炼,仿佛那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巫言撇了撇嘴,她倒是在看宁凡的比试,毕竟她听说了,宁凡同样是百花帝请来的帮手,她本还想在此次幻之试炼寻找宁凡联手争一争第三名,如今看来,此人似乎并不值得她拉拢…

    石当则冷嗤了一声,完全搞不懂杀百楼为何会如此看重宁凡。49剑,这成绩太次,根本上不得台面,如他所料,一个修为被封的外修,果然不值一提。

    杀百楼则有些失望,想不到他如此看重的猎物,竟然只有这点水平,真是让他提不起灭杀的兴趣啊。

    便在这一刻,宁凡顿住了身形,神情肃穆了下来。

    雨还在,但雨静了。

    风还在,但风息了。

    耳边却好似回响了无数魔吼声,越来越响烈,越来越震耳!

    仿佛有成千上万的古魔,在这一刻,对宁凡呼唤这同一个称谓!

    “尊主…给我魔葬!”

    “尊主…给我魔葬!!”

    四面八方,居然都是这声音!

    那些声音,似是大卑族内千千万万的古魔所出,死在此地沦为尸魔的古魔,绝对不止申二十三一人,他们全都在出诉求!

    若是宁凡并未催动杀生术,听不到这些古魔的诉求!

    若是宁凡并未催动杀生术,那些逝去无数年的古魔,也无法遥远感知到宁凡的存在!

    宁凡不知,杀生术是只有逝去的古魔,才能聆听的葬歌!

    身为封魔巅的主人,墨重仙帝创出了杀生术,此术其中一个用途,便是为一个个逝去的古魔送葬!

    古魔肉身,强大无比,乃是制作傀儡的不二之选!

    若是死而不屈的古魔,死后沦为傀儡,那么身为封魔巅的主人,便有一个责任,替那些傀儡送葬!

    此为…魔葬!

    此地,沦为尸魔傀儡的古魔,绝不只是申二十三一人!

    渴求宁凡给予魔葬的,也绝不只是申二十三一人,而是成千上万!

    若说起初,宁凡打算送申二十三一死,是基于对先烈的敬仰与同情,那么此刻,便又忽而多了一种责任感。

    封魔巅已毁,持杀生术者,便算是封魔巅的主人!当然,这主人的名号似乎没有任何意义,没有部属,没有权势,没有利益。

    但,那又如何!

    宁凡好似重新认识到杀生术一般,更似在这一刻,触摸到了杀生术的精髓。

    杀生术的精髓,不是杀生,而是一种责任!

    杀也不应是目的,目的应是为了救赎。如紫斗仙皇,扫肃**,是为平定乱世;又如那许许多多护界而死的紫斗仙修,杀敌之血,为的也仅仅是守护亲友家园…

    这个道理,宁凡不是不懂,只是拿到杀生术上理解,却还是头一次。

    杀人回复精气,杀人增幅修为,这些都是术…而那杀生之意,却是道。术道结合,这杀生术,才是真正的完整。

    且这杀生之意,不能只是理解,更必须自内心,融入到其中,才能真正施展出来。

    此刻术道结合,宁凡惊讶地现,他竟能凭借杀生术吸收周遭一定范围的死亡古魔精气,化为己用!

    杀生术可以回复自身精气,本不值得奇怪,但从前的宁凡,必须是杀戮敌人,才能回复精气。

    如今却是不必!好似只要周围有死亡的古魔,便可吸收他们的精气一般!便可,化为己用!

    宁凡更有一种古怪感受,如今的杀生术,不同了,若以杀生术灭去眼前的申二十三,他似乎…能获得一些好处!

    那是唯有贯彻杀生真意的人,才能获得的好处,那是曾经的封魔巅主人…墨重大帝的特权!

    短暂的迷茫后,申二十三再次变回麻木不仁的神情,尸魔傀儡的身份,容不得他违背力之试炼的职责,巨剑第五十次斩向宁凡。

    宁凡的精气在快回复,在悄然吸收申二十三不断外泄的精气,于是他,不紧不慢接下了第五十剑。

    而后是第五十一剑,第五十二剑…第九十九剑!

    他的精气回复度,要大于消耗度!

    他的精气恢复来源,则是从对面的申二十三体内,直接掠夺而来,于万人千,以无人可以现的方式掠夺!

    四周的欢呼声越来越剧烈,楼陀帝的面色则越来越阴沉,原本自信满满的赌局,竟即将不可思议地输掉了!

    当宁凡成功接下第一百剑的时候,楼陀帝终于无法忍受,拍案而起,几欲强行中断宁凡的力之试炼,怒道。

    “以此子修为手段,绝不可能接下百剑!老夫怀疑此子已经暗中打碎了刑环,必须立刻验明此子体内刑环,如若当真如此,此子不仅力试成绩作废,更该千刀万剐,就地格杀!来人,拿下此子,查验其身!”

    楼陀帝一声令下,其身后顿时便有两名万古仙尊,身形一晃,朝高台下的宁凡闪掠而去。

    但这二人还未冲至宁凡身前,便被其他四名大帝同时出手,给拦下了。

    楼陀帝顿时目光一眯,有了凝重。

    出手拦截的大帝,有百花帝,这并不奇怪,她自然是要帮着宁凡的;有佛泣,这也不奇怪,这厮一向就爱搅浑水,唯恐天下不乱,尤其是这一次还和自己有赌局在,更是不可能眼睁睁看自己作废宁凡百剑成绩的;有骨灵,这也不奇怪,骨灵事事和他作对,看他针对宁凡,自会习惯性地出手维护,好让自己不痛快;而楼陀帝最最想不到的是,就连向来刻薄寡恩、厌恶外修的天都帝,竟都站在宁凡这一边!

    “楼陀道友,你不要着急,这位宁凡小友体内刑环并未损毁,老夫身为中州话事人,持有圣山之器,倘若此子毁去刑环,老夫是会第一时间感应到的。你莫要干扰力之试炼,试炼继续!”

    天都帝微微警告的目光,以及小友的称呼,让楼陀帝内心一震,忌惮万分。

    天都帝与宁凡的关系,似乎…不简单…若说楼陀帝在这中州还要忌惮谁,天都帝绝对要算是其中最大的一个!

    高台上的争执,并没有影响到宁凡,他仍旧在进行着力之试炼,成绩不断提升着,已承受到11o剑,只抽空朝高台方向瞟了一眼,却没有多看。

    若无对于杀生术的再一次领悟,他多半需要暂时解封修为,才能送申二十三解脱。但如今杀生术升华,却是不必如此,他能感受到,自己回复精气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此消彼长的过程。他拿来回复的精气,正是从申二十三体内不断抽离而来。便是杀百楼,也没让精气数量庞大的申二十三有一丝丝的衰弱,但宁凡却通过此消彼长的方式,稍稍削弱了申二十三。

    只耗掉了申二十三体内极少部分的精气,宁凡很难想象,申二十三全盛时是何等强大,保留在尸身内的精气数量太过可怕,不知要消耗几千几万剑,才能将其消耗干净。

    罢了,慢慢消耗吧,待申二十三精气耗空,便是自己动攻击之时!

    2oo剑,o剑,4oo剑…

    第475剑,申二十三的巨剑缺裂到了极限,咔嚓一声,从中折断!

    若说此消彼长回复精气,靠的是杀生之术,那么磨断这太古魔兵的巨剑,便完全靠的是宁凡猛烈的攻击了。

    须知杀百楼接近六百招,连在巨剑上留个缺口都做不到,而宁凡却在五百剑以前,崩断了巨剑。

    对于宁凡杀百楼之间的恩怨,一众琉璃城居民原本已经不看好宁凡了,此刻才震撼地现,宁凡似乎比那杀百楼还要厉害!

    红藏早已无法镇定,原本还算矍铄的双目,此刻瞪得老圆,如牛眼一般,不可思议看着广场中心的宁凡。

    巫言惊讶地檀口难合,石当阴沉着脸拳头紧握。

    杀百楼则兴奋地抖,当宁凡的成绩终于过他,并一步步朝着千剑成绩奔去时,他竟仰天大笑,宣泄着内心的兴奋。

    他的道,唯有通过杀,才能获得证明!

    若杀了宁凡,于他修炼一途,定有极大意义!果然,这一次夺陵战没有来错!

    “千剑…嘿嘿,若此子成绩最终过千剑,便可以获得圣祖留存于此地的三重奖励其中之一。但这千剑奖励,似乎没有对外修开放的先例,此事如何处置,还请天都道友定夺!

    向来唯恐天下不乱的佛泣帝,忽然怪笑道。

    霎时间,其他几帝面色各异,至于楼陀帝,则直接怒吼了出来。

    “不行!老夫坚决反对此事,圣祖三重奖励之中,可是有圣山至高绝学的选择,便是我等仙帝,也极难获得一门圣山绝学,此事岂能便宜一个外修,尤其是这个外修,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古魔!”(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