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33章 申二十三

第1033章 申二十三

    从火门内走出的,是一个浑身干瘦的巨人老者,周身死气颇重,俨然不是一个活人,而是一只尸魔。

    这老者说是巨人,其实也就十四五丈高而已,并不是那种动辄成百上千丈的巨人,周身皮肤裸露,僵硬而黑青,不知死了多久,唯有下身裆部围了一圈破旧的兽皮,那兽皮虽年代久远,却仍保有一丝凶兽之息,显然是从某种极其厉害凶兽身上剥下的。

    其双足之间,锁着镣铐,行走极不方便,头上更是戴着一个金箍。手腕部位倒是自由,拿着一把带有锯齿的巨剑扛在肩头,巨剑之上布满铁锈血污,隔着久远岁月,仍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杀戮气息,显然此剑完好之时,曾是一把品阶不低的太古魔兵。

    他行动迟缓、僵硬,更被锁链禁锢,每挪动一步,似乎都要花费许久,然而每一步踏下,竟都能使地琉璃城的地面地震一般晃动,且似乎完全是凭肉身力量做到此事,这就有些恐怖了。

    要知道,琉璃城中强者云集,处处都有阵法加固,似大光明寺这等重地,阵法更加强大无比。便是仙尊全力出手,也未必能使此地山摇地动,然而这尸魔巨人,却轻易做到了这一点。

    这股肉身力量,即便未达到仙帝级别,怕也是高阶仙王的级别!

    “夺陵第二轮,分为两个环节,一是力之试炼,一是幻之试炼,这尸魔老者,应该就是来主持力之试炼的人了…”宁凡内心暗道,更在神念触及老者尸身之时,微微一诧。

    老者的尸身皮肉似乎经过某种秘法祭炼过,神念一接触,便被反弹了出来,无法深入。

    虽无法深入,宁凡还是从老者体内,察觉到一丝隐藏极深的古魔气息…

    难怪这老者肉身力量如此恐怖,动辄便令整个琉璃城地动山摇,原来生前竟还是一个古魔…

    这尸魔老者一从火门走出,广场外的琉璃城居民顿时嘘声四起,神情有鄙夷,有惧怕,有漠视,不尽相同。

    这就让宁凡无法理解了。

    曾经,替南疆草原主持夺陵第一轮的,也是一个尸魔,但那个尸魔一出场,便万民叩拜,显然身份十分尊贵。

    而这个尸魔老者,则似乎身份极其卑微,无尽无人跪拜,更有一些修为不弱的琉璃城居民,隔着数千丈距离,从广场外朝那尸魔老者扔臭鸡蛋、烂白菜…

    身具修为的人,竟做着凡人一般丢白菜鸡蛋的事情,多么无聊,多么可笑…可宁凡不知为何,笑不出来。

    那尸魔老者面部僵硬,毫无表情,就那么带着脚镣从火门走出来了。他灵智低下,目光空洞,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人朝他扔烂白菜臭鸡蛋,却根本不理会此事。他扛着铁锈巨剑,脊骨不弯,脸上分明挂着向下流的蛋清蛋液,却孤傲地抬着干瘦的脖颈,在一个个琉璃城居民鄙夷、忌惮的目光中,昂首如一个凯旋而归的将军。

    那个昂首不屈的气势,定是这老者死前所保留的最后姿势,如今虽死,沦为灵智低下的尸魔,却仍旧未低下其头颅。

    好似有什么东西,从尸魔老者身上,感染着宁凡一般,让他的神情不知觉间有了肃穆,缓缓闭上眼,藏在袖中的手,又是暗中打出一道法力狂风,将一些隔着极远扔向老者的臭鸡蛋烂白菜,通通吹走了…

    “妈的,是谁卷起大风,将老子的臭鸡蛋吹走了!”

    “哼!莫非是有谁在可怜这个申字号尸魔吗!真是可笑!”

    “申字号尸魔,可都是罪人!”

    骂声四起,却自然无人知,是宁凡动的手。

    轰!

    尸魔老者速度缓慢地走到高台下方,轰得一声,将铁锈巨剑插在地上,而后朝着高台上中州五帝的方向,缓慢而僵硬地抱拳一拜,仍是脊背不弯。

    “申…二十三…参见…五位陛下…”

    名为申二十三的老者,话音有如雷震,在此地回响,一些修为不济之人,根本无法承受那声音,被震得头晕目眩。

    更有一些琉璃城居民,在老者话出之后,议论纷纷。

    宁凡散出神念听了一些,这才有些明白这名尸魔老者为何为众人所唾弃。

    因为他与主持南疆小比的尸魔不同,他是申字号…

    大卑族从古时起,便有驭使尸魔的传统,各个部落之中,基本都有护族尸魔守卫。在大卑族,更有一类尸魔,有着极高身份,只听圣山命令行事,被人称作圣使!

    圣使一般分为甲乙两个等级,乙字号圣使,多是万古境界以下的尸魔,如当日给南疆草原主持小比的尸魔圣使,便是一个乙字号尸魔。乙字号尸魔圣使地位极高,万古之下的强者见到乙字号圣使,大多是需要跪拜的。

    甲字号尸魔,地位则更高,多是万古之上的尸魔,便是一些仙帝遇到甲字号圣使,都需要给予一定尊重,抱拳行礼的。

    大卑族对于尸魔的研究十分精深,圣山名下的甲乙字号尸魔,灵智普遍比普通尸魔要高,具备基本的思考能力以及流利的语言能力。

    但其实,在甲乙字号之上,还有一类尸魔,被划入了申字级别…

    申,从字面上来理解,便是甲字尸魔,有了异心,欲冲开束缚,获得自由…

    申字尸魔基本都是甲字号尸魔里出来的,属于甲字号尸魔中的异类,不服管教,不尊主人,更是宁断头颅也不跪任何人的。

    这类尸魔桀骜不驯,故而大多被废掉了原先颇高的灵智,一个个灵智极低,连基本思考都困难。

    圣山强者对这类尸魔圣使犹不放心,仍担心它们会凭借本能中的不屈之意反叛,便又对这些尸魔锁上特制镣铐,封印其实力。给这类尸魔带上的伏魔金箍,也都是一等一的厉害。

    申字号尸魔普遍被大卑人视作圣山尸魔里的叛徒,自然不可能拥有太高地位,而是极卑微的存在。

    高台之上,满座仙佛,望向申二十三的目光,皆是鄙夷、冷漠之色。

    今日夺陵第二轮,事事以五帝为主,五帝之中,又以天都为主。天都帝面对申二十三,眼睛都懒得睁开,淡漠道,“可以开始力之试炼了!”

    “是。”

    面对群佛的高高在上,申二十三的内心,不知为何,竟有一股狂暴之念陡生,欲摧毁眼前一些束缚。

    但这狂暴之念才刚起,他头上的黯淡金箍,便恰到好处地闪动了光芒,神通大展,将其体内狂暴之念尽数压下。

    喀喀喀!是那金箍不断收缩,挤压其头骨的声音!

    申二十三的头骨很硬,以至于金箍无论如何,都无法将那头骨箍碎。

    他死去多年,更无法从那挤压之中感到任何疼痛,只在狂暴之念压下后,有些不解地摸摸头。

    发生了什么吗…

    他不明白…

    虽不明白,死去多年的双目中,竟有两行不甘的血泪流出,但流到一半,便干涸了,因其体内未干的血液本就不多了…

    见申二十三忽然狂态发作,此地观众自是面色皆惊,好在旋即看到申二十三仍被金箍驯服,便又通通放下心来。

    一些琉璃城居民则没好气地谩骂着、调笑着。

    果然是申字排行的尸魔,十分危险啊…但那又如何,还不是要乖乖臣服于佛法。

    宁凡眉头一皱,却没有多说什么。

    夺陵第一轮,为各草原的区域小比,分为文试武试两个环节。

    夺陵第二轮,为中州大比,分为力之试炼、幻之试炼两个环节。

    力之试炼主要是想考验参赛者的肉身力量,若无一定的炼体修为,是无法在力之试炼之中取得好成绩的。

    这一环节,不必各参赛队伍彼此厮杀,而是各个队伍依次接受考核尸魔的测试。

    测试内容十分简单,要求各个队伍通力配合,来接下考核尸魔的巨剑斩击,每接下一剑,队伍总成绩可增加一百分。

    要求只有一个,这一环节不可使用隔空驭宝的神通,不可使用各式法术,甚至不能使用药魂类的增益秘法加持,而是必须以肉身之力,来接考核尸魔的攻击。

    显然,这一轮环节,体修是占优势的,体修多的队伍更是要占优势的,众人联手抵御巨人斩击,显然要比独自一人轻松许多。

    “这申二十三生前实力,极其可怕,但死后却受到金箍、镣铐的限制,实力受封,一身力量也无法发挥太多,不知以我的古魔修为,能接他几剑…”宁凡暗道。

    申二十三给五帝见完礼,便开始给参赛众人讲述夺陵第二轮的规则,他的口齿并不流利,断句更是古怪难懂,偶尔还会说很多无法理解的词语。但好在众参赛者都是对于规则有所了解的人,并不需要听懂尸魔巨人的规则讲解,也压根没有几人,有耐心听他讲话的,一个个都开始闭目养神了,静待力之试炼开始。

    讲述完规则后,申二十三张口吐出一个金色光团,向天一祭,光团之中,分散出一百零八道金光,分别飞向了此地一百零八支队伍。

    其中,同样有一道金光飞向宁凡,宁凡伸手去接,却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金色令牌,上书【南疆塔木】四个字。

    这是夺陵第二轮的记分牌,记录的是团队成绩,自然不能沿用第一轮的身份牌了。

    宁凡是一人队伍,这记分牌自然落在他的手上,至于那些多人队伍,则大都是由修为最高者持有记分牌。

    忽有某支队伍的记分牌,金光大作。

    那是云金草原伏虎部的参赛队伍,这亮光一闪,伏虎部的众人顿时会意,从众多队列中走出,走向尸魔巨人身前。

    记分牌会随机亮起,亮到哪个队伍,便由哪个队伍出战。

    伏虎部不是大卑三千部落中的强大部落,却也属于中上游,队伍二十名强者,各个肉身强横,不亚于舍空气息,更有三大碎念坐镇,皆是初期修为,同样肌肉遒劲。

    显然,伏虎部对于这力之试炼,是早有准备的,派来参加第二轮的人,都是体修好手。

    伏虎部为首者,是一个身形颀长的中年汉子,近乎倨傲地走上前,对申二十三道,“请赐教!”

    “给我…礼物…不给…杀了你…”申二十三霍得拔出插入地面的巨剑,扛在肩头,语调生硬地说道。

    “呵呵,礼物嘛,当然会给你的…”

    那中年汉子干咳了几声,忽然咳出一口浓痰,直接吐在申二十三身上。

    继中年汉子之后,其他伏虎部强者也纷纷上前,目光鄙夷地朝申二十三吐了浓痰。

    他们的个头本来不矮,但与巨人一般的申二十三放在一起,就显得太矮了,只能吐到申二十三的腿上。

    申二十三本来身上挂着蛋液烂菜,已经很狼狈了,此刻被人吐了浓痰,更加狼狈,却好似极为满意地点点头道,“这礼物…很好…我喜欢…不杀你们…现在…试炼开始…”

    “来吧!”伏虎部众人哈哈大笑。

    广场外,琉璃城居民之中,亦有不少人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太傻了,申字号尸魔果然都是傻缺啊!

    传闻申字号尸魔的记忆被人摧毁,更改,被人唾弃亦当时礼遇,如今亲眼所见,才知此事不是虚言啊…

    简直太蠢了!

    “有哪里…好笑么…”

    宁凡内心忽然有了一种苍凉之感。

    他不知这申二十三生前是何名号,有何来头,却可以料想,定是一个堂堂正正、死而不屈的古魔战士。

    生前威名赫赫,宁死也不低头,至今仍保留着这不屈的姿势;身后沦为尸魔,若是堂堂真正的尸魔也罢,却在无数人前饱受屈辱…

    这申二十三若料到有这么一日,怕是死前宁可自爆肉身,也不会留下全尸吧…

    没人听得到宁凡的心声,也并非是全部人都对此事感到好笑,也有人皱眉的,但却太少,太少…

    力之试炼便在这等欢声笑语之中开始了。

    伏虎部众人早有准备,一字排开,面对申二十三方向垂直列队。

    当申二十三一剑斩下,众人便纷纷扬起刀剑,极为默契地同时出手,格挡住了申二十三的巨剑。

    巨力虽说远远不是申二十三的全力,但也极为可怕了。

    那巨剑之长,竟比二十人的纵队还要长一些,一剑斩下,沉重的剑势掀起狂风大作,在这古老广场上呼啸回旋。

    二十柄刀剑,与一柄巨剑的碰撞,好似修真星的对碰,巨力震得周遭空间都扭曲了。

    一面是二十人的矮小队伍,一面是十四五丈的巨人,那画面亦是颇为壮观。

    这一对砍,最终却是人高马大的申二十三稍占优势,伏虎部虽挡下他第一剑,却有六七名伏虎部舍空或是刀剑震断,或是虎口崩血,皆是神情骇然了。

    这便是实力受限的申字号尸魔吗!即便并非全盛,也有着如此可怕的力量,当真不可小觑!

    那些刀剑这段的伏虎部强者,哪敢怠慢,纷纷再次取出刀剑,几乎没有给他们留下太多时间,申二十三第二剑又砍了下来,仍是势大力沉到狂风大作。

    一些伏虎部强者的发髻,直接被狂风吹散,乱发在剑风中散乱,显得极为狼狈。

    第二剑,伏虎部仍是挡下了。

    而后是第三剑,第四剑…

    申二十三的气力,好似永远没有枯竭一般,一次次巨剑挥下,力道竟始终没有半点削弱。

    但伏虎部的众人,气力却在一点点减弱,到了第十一剑,开始有人气力不支,无奈退下。

    到了第十九剑,伏虎部尚有力气的,只剩下那三名碎念初期了。

    到了第二十四剑,便是那三名碎念初期,也纷纷力竭,无奈叫停了试炼,没有再接第二十五剑。

    二十四剑,便是2400分,伏虎部为首的中年大汉,看了看记分牌上的分数,微微一叹,第一环节能拿到这个成绩,够了,再强撑,可就要力竭受伤了…

    见伏虎部众人叫停了试炼,申二十三也不穷追猛打,爽快地将巨剑放下,重新插入石地,漠然道。

    “下一个。”

    随着他话音一落,便又有一个队伍的记分牌发出金光。

    而后是伏虎部众人的退后,以及第二支队伍的上前。

    第二支队伍是出身西河草原的溪谷部,这溪谷部实力不如伏虎部,只接了申二十三14剑便放弃,整个过程并无可圈可点的地方。

    当然,如那伏虎部众人一样,试炼开始前,申二十三仍是傻乎乎说了那句话。

    “给我…礼物…不给…杀了你…”

    而后得到的礼物,仍是溪谷部众人的一口浓痰。

    在然后,便是申二十三近乎愚蠢的满意点头。

    他对这礼物很满意啊…

    并不是内心真的满意,只是记忆被人故意改成了这样,觉得被人吐浓痰是好事…

    “更改这申二十三记忆的人,还真是恶趣味啊,如此羞辱一个死人,很有趣么…”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了。

    只觉得那些嘲笑申二十三愚蠢的人,笑声很刺耳,很惹人厌烦。

    继溪谷部之后,是啸日部出战,成绩是16剑。

    再之后,是紫沙部的11剑,海弓部的9剑…并不是所有部落,都有大批体修参赛,也有队伍是抱着放弃力之试炼、着重幻之试炼的打算前来的,故而并未在队伍里配置太多体修,力之试炼的成绩自然也就不容乐观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越来越多的部落拿到了力之试炼的成绩,但却很少有超过二十剑成绩的部落。

    已有七八十个部落拿到了成绩,却只有六支部落成绩在二十剑之上,其中,最高成绩是33剑。

    试炼到此,始终是无波无澜地进行着,观看试炼的观众们,渐渐有些百无聊赖了。

    宁凡则是眉头深锁,他已重复看了七八十次申二十三被人吐痰取乐的一幕,自然不可能快意的。

    他不喜欢对于尊严的侮辱。

    唯一让他感兴趣的,是藏身于幻海部、化名青灵的屠皇,同样没有朝申二十三吐痰,而是取了一个帕子,也不嫌脏,给申二十三好好擦了擦腿上的痰。

    此举直接惹得申二十三大怒!他为数不多的灵智,不明白那个名为青灵的女人,为何要擦去自己的礼物,一怒之下,巨剑挥舞的更猛了,直接使得幻海部遭受的剑势,比其他部落的更猛更重。

    成绩自然是更惨!

    可怜那幻海部本就不是擅长炼体的部落,又受到申二十三的愤怒对待,居然只拿到了4剑的可怜成绩,给整个力之试炼垫底了。

    宁凡还刻意放出神念,听到了幻海部内部比较搞笑的对话。

    “妈的,你这小娘皮果然又皮紧了,好端端地干嘛去惹这个申二十三!不知道你越对申二十三好,他越以为你在使坏吗!他们都是傻的,蠢得,你去烂好心,把他激怒,害得我们垫底,你你你…看这次夺陵战结束后回家,我怎么在床上收拾你!”这是青灵的夫君那个刀疤碎念对青灵的怒骂。

    而青灵,则貌若委屈地低着头,那无人看到的眼眸中,酝酿着极为可怕的杀机。

    观看到此,宁凡竟头一次笑了出来。他可以想象,这一刻的屠皇,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被一个区区碎念的刀疤男子如此呼来喝去,怕是难以忍受的…

    如宁凡所料,这一刻的屠皇,内心确实是崩溃的,若非还未达成此行目的,她几乎想要揭破身份杀人了。

    她奶奶的,她这帮属下给她安排的什么破身份!给人当道侣就算了,竟然还被对方如此调戏羞辱…还床上收拾!呵呵,呵呵呵,等她办完事回去,可要好好回报一下她那几个愚蠢属下!

    可惜,在宁凡眼中,前面的试炼也就这么一个小亮点而已。

    好在观众才刚刚觉得无聊,此届第二轮的某支黑马队伍便登场了,顿时使得众人抖擞了精神!

    赤峰部!那是拥有红藏法师这等仙尊强者的队伍!

    终于有像样的队伍出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