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27章 下马威

    宁凡带着乌老八离开南药寺后,寻了处最近的驿站传送阵,直接传送至琉璃城城北一处极为热闹的地方奴隶市场。

    大卑人保留着奴隶制度,充当奴隶的,往往都是犯罪之人,可拿到市场进行交易。

    奴隶的身份,甚至比外修更加低贱,见多了大卑人的等级森严,对于此地奴隶市场的兴盛,宁凡并没有多少意外。

    之所以来到此地,是因为多兰寻找的落脚之处,就在此地。

    一般而言,前来琉璃城参加第二轮的参赛者,大多会住在琉璃城专门准备的客馆;当然,也有少数人喜欢独来独往,自行在琉璃城安置,却也在琉璃城的默许之中。

    多兰并没有选择在琉璃城客馆落脚,而是选择了此地,其中缘故,宁凡隐约能猜出一些,多半与多兰遇到的麻烦有关。

    ‘楚烈罪人罗狮,拜见%无%错%少主!想不到少主也来琉璃城,观看夺陵第二轮了,罗狮本以为以少主身份,会直接参加第三轮…不过这样也好,琉璃城内,正有一事需要少主决断,请少主为我等做主,为楚烈做主!’

    ‘是留在琉璃城的门徒们出事了?’

    宁凡微微一叹,多兰这个楚烈圣女,当得可真累,圣女的好处没落着,甚至无法在圣山修行,却还需要为了楚烈一脉的各种麻烦奔波,换做是他,多半只会顾自己,而不会顾那些无关之人的。

    此女骨子里,其实是有善存在的,与那些佛陀口中普度众生不同,这种发自真心的善行,反倒更亲近于佛法…

    “可惜这琉璃城水太深,足以挥手镇压我的老怪大有人在,加之我外修身份尴尬,反倒是多兰的圣女身份,更容易在此地解决各种麻烦,比我出面更好…”宁凡内心暗道。

    小心翼翼跟随宁凡的乌老八,见宁凡竟把自己带到奴隶市场,顿时一个激灵。

    这煞星,这煞星…该不是对他死了心,要把他给卖了吧!

    这也难怪,煞星难得发次好心,不顾危险跑去救他,他居然在背后数落煞星的不是…

    这是什么行为!

    这是忘恩负义的行为!

    这是禽兽的行为!

    乌老八内心不由升起了一些小自责,生平头一次觉得,有些对不起宁凡,有些惭愧…

    当然,更多的是担心,如果宁凡真把他卖了…那他可就亏大了!

    宁凡是他霉运的转折,跟着宁凡才能修到黑运功法的极致,才能触摸到大道的极限,他才舍不得离开宁凡,去追随另一个素不相识的主子!

    他更是听说了,卖到琉璃城的奴隶,下场往往不得善终,女笯可被随意驱使、凌褥、赏赐、亵玩,男奴相貌好的会和女奴一样下场,相貌不好的…会直接送去琉璃城的黑暗面血武擂台,战斗到死,供那些权势者取乐…

    乌老八摸了摸自己的大脸,暗道自己也算英俊潇洒了,送去血武擂台血战到死也就罢了,要是有那个老娘们看上自己的姿色,买回家肆意蹂躏,那可是对他人格极大的侮辱!

    不行,不能让煞星卖了自己!

    扑通!

    乌老八十分熟练地一屁股跪倒在宁凡面前。

    宁凡眉头一皱,心道这乌老八又闹什么幺蛾子,问道,“你这是干什么!若是想凭这一跪免除责罚,是绝无可能的事情!你今日的行为,有些过了!琉璃城水太深,你在其他地方惹事我不管,便是有麻烦你也有能力摆平,但此地不同,再出事,我也没把握救你第二次!”

    听听,这煞星语气虽然冷,但句句都在关心他!在劝他不要惹事!在担心他的安全!

    乌老八心里不由得就有些美了,越想越觉得宁凡平日的冷漠里,其实都有人情味,是实实在在难得一遇的好主子,愧疚更多,也更加不想离开宁凡了,绿豆小眼滴溜溜一转,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恳求道,

    “主子想要责罚小八,小八绝无怨言,只是有一点,希望主子无论如何,不要把小八当做奴隶卖给其他人,小八生是主子的人,死是主子的鬼,忠心不二,日月可鉴,绝不愿卖给其他主子,做那以色侍人的事情,小八…小八做不到啊…”

    “以色侍人?凭你?”宁凡一怔,而后有些无语地看着乌老八。

    这份尊容,若真成了奴隶,多半是没有机会以色侍人的,直接送去血武擂台送死了。

    血武擂台,那里的水同样很深,据那海巫三杰给出的情报,里面似乎还有万古仙尊战死过,当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血武排位战与夺陵第二轮的性质不同,南海泉水宁凡志在必得,而血武擂台的先天补魂灵药奖励,则是能拿就拿,不能拿就全身而退。毕竟大卑族地大物博,其他地方同样能找到先天补魂灵药的线索,不值得为之冒险…

    见宁凡似在思索着什么,乌老八内心一个激灵,只道宁凡当真在思考发卖他的事情,内心顿时有了一些着急。

    一着急,竟不同于往日,直接大声喝了出来,“煞星你就算要卖我,也等我还了你的人情再卖,我乌老八虽然人品不端,但从不欠人恩情,你救我一次,我是一定要还给你的!”

    一些不明真相的行人,顿时朝着这个方向指指点点了。啧啧啧,一个俊俏小生和一个丑陋老头的爱恨情仇么,这种外貌跨度颇大的龙阳戏码,即便是在男风破盛的琉璃城,也是很少见到了,真是有趣。

    那些议论声音虽说不大,但以宁凡耳力,如何听不见,顿时面色有些难看了。

    这乌老八,还真是会给他惹事!

    不过这货竟然难得说了一回人话,倒是让宁凡对他刮目相看。从不欠人恩情是么…倒还真是乌老八的性格,想当年老魔意外救了乌老八一次,乌老八就一定要回报老魔。以他巨坑无比的性格,能做到这一点,倒真的是有恩必还的。

    倒也不算白救此人。

    “放心,你我主仆一场,我是不会发卖你的,只不过…你之前刚刚骂过我,如今又如此大声与我呵斥,真的没关系么?”

    宁凡微微一笑,乌老八顿时有了寒气直冲脑门,马蛋,一激动忘记煞星的可怕的,如果说煞星生命里,有那么一天散发人性,那一定是今天!但煞星的其他人生,绝对是毫无人性可言的,一言不合就要杀人的!

    他怎么敢这么和煞星说话!

    “主主主主主子,我我我我我错了…我我我…”

    “错了就要惩罚,稍后我会给你一些惩罚的,现在么,先给我站起来,闭上嘴,跟着我,不要再引起骚动了。”

    言罢,宁凡直接朝着奴隶市场某个方向走去。

    宁凡一转身,乌老八哭丧的、胆小怕事的脸立刻变成猥琐笑脸,站起来拍拍膝盖,小跑跟上宁凡,内心暗暗嘚瑟,面对煞星偶尔装装胆小,果然能博取煞星同情心,他绝不承认自己面对宁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害怕。

    “卖奴隶哩,三焰火域魔兽与人族的混种,半妖奴隶只售三百银!”

    “姿容绝佳的女笯,元阴尚在,只售八百银!”

    “拥有水魂的药奴,售价三十金!”

    “化形魔兽,化神修为,售价一百金!”

    此地充斥着各种吆喝,也有买主的欢笑声,与一些奴隶的哭喊声。

    偶尔也有不服管教的奴隶,会被主人鞭笞。

    更有一些女笯,直接被剥干净放在众人前面陈列,毫无尊严可言…

    宁凡眉头紧皱,匆匆走过人群,对这里的奴隶交易,他毫无兴趣可言。此地哭喊其实不多,笑谈声更多,阳关也很多,但宁凡却有种,此地比那血武擂台更加阴暗的感觉。

    但若是细想,就会发现,不仅琉璃城有这种阴暗,修真界,何处又能少了这些阴暗面。

    这不是他喜欢的修真氛围,但却是他无力改变的现实。面对如此现实,紫斗仙皇能以一己之力开创紫斗仙域的太平盛世,而他,却只能在这修真界堪堪自保。

    ‘这世间之事,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只是看你是否愿意去做。一个凡夫少年妄图改变世界,那自是徒然可笑之事。但若是我,便可真正改写这世间一切你的心中,可有过理想?’

    于这人潮苦笑中,他竟忽然想起了紫斗仙皇的提问。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如今的他,并无力做些什么,连护住身边的人,都已用尽全部力气。

    暗族欺他,他无法堂而皇之的还击。

    大卑楼陀大帝欺他,他也只能稍稍还击,而不敢一路杀上楼陀帝的道场。

    他缺的不是胆魄,而是实力…

    “那念甲诀于我提升实力,大有好处,说不得,要等那南药寺老者黄牛魂在身时,与他交易一番了!”

    青牛魂,黄牛魂…

    念及于此,宁凡这才有心,向乌老八具体问了问他落难的全过程。

    乌老八自是添油加醋,竟他今日的遭遇说了出来,本来关于帝翡套装的事情,他也想隐瞒宁凡的,但因为内心愧疚,竟是一咬牙,同样告诉了宁凡。

    事情是这样的。

    上一次,乌老八在大卑族某个倒霉蛋手中,意外抢来了一件后天十二涅法宝帝翡气运冠。此冠其实不是单一法宝,而是成套法宝,全套一共四个部位,为冠、甲、履、剑。穿戴的部位越多,对于气运的加成也越大,若是全部集齐,几乎可比拟先天中品法宝了,乃是乌老八师父的搜宝笔记中,极为推崇的一件法宝,对此宝的渴望,甚至远远高于水淹一界瓶之类的东西。

    毕竟是足以提升黑运实力的法宝啊!对于黑运宗修士而言,一旦集齐,足以成为护道至宝!

    乌老八在大卑族得到了一件气运冠,便实力大增,自然对于其他三个套装部位集齐渴望。

    按乌老八的推测,此宝其中一件流落在大卑族,其他部位存在大卑族的可能性极大,于是拿出搜宝龟日夜搜索,还别说,真让他从琉璃城方向找到了一丝感应。

    那感应,正应在那南药寺老者身上,此人手中,多半拥有第二件帝翡气运套装!

    “也就是说,你是为了第二件帝翡气运装,才去招惹那老者的?”宁凡问道。

    “是!若非此宝对我黑运修士太过重要,小八也不会如此执着搜寻此物的。怪只怪这琉璃城水太深,小八怎么也想不到,区区一个造缸的破老头,竟会是如此可怕的强者,可笑小八还事先打听过了,这老头姓牛,在琉璃城并无背景,乃是一个游商,时常出没于大卑族各地,给官寺造缸,干的一般都是官活,偶尔也会在各地市集卖一些…”乌老八絮絮叨叨,讲起他事先他听过的情报。

    他倒是谨慎,去挑衅那南药寺老头之前,还打听了许多情报,可惜一个二阶准圣若有心隐藏,其实寻常人的情报可以暴露的,这乌老八实在是这些日子过得顺风顺水,而大意了。

    “那老者姓牛是么,且他的话语里,又提到了青牛魂,黄牛魂…我记得葬月提到过,她当年之所以与百花帝结过一段因果,起因是被一个牛精重伤…她当年是巅峰仙帝修为,能伤到她的牛精,必定屈指可数,莫非指的就是此人么…若真是如此,当年的百花帝,便能从如此厉害牛精手中,救出葬月么…”

    百花帝是什么修为,便是阵道天赋再高,又何德何能能从一个二阶准圣手中救人?

    还是说,当年的牛精,并无真正杀人之意,顺势放了葬月一马?

    又或者,是那百花帝另有隐藏…抑或二者皆有。

    宁凡有些头疼了,从进入百花峰开始,到来到琉璃城,他已遇到不少无法解释的困惑,还有鲜于纯的诡异,以及那自称是秀坊阿冯的女子有些古怪的言语…他心智不蠢,却不喜勾心头角,尔虞我诈,如此烧脑的处境,还是头一次遇到。

    正沉吟间,前方忽然有了熙攘,人群围成一个大圈,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宁凡走近一看,顿时目光一冷。

    竟是一个奴隶想要逃跑,却被主人当众鞭笞。

    那奴隶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大汉,有着舍空初期的强大修为,却因为被刑环限制,而只能发挥金丹级别的第一步修为。

    那大汉浑身是伤,有新伤,也有旧伤,显然之前已受过无数虐待了。

    只是其目光,却没有身为奴隶的自视,而是充满怒意,充满不甘。

    那大汉穿着外修服饰,并非圣山守陵人,而是…外修!

    想来此人是与宁凡同一批进入极丹圣域的某一东天老怪,按照路人的说法,此人修为被封后,来到琉璃城,似乎得罪了此地某个贵族,而被捉走,当做奴隶虐待、发卖!

    若是修为全盛,此人仗着舍空修为,自然不可能如此落魄,但刑环对于外修的限制太大,以至于此人面对修为不高的权贵刁难,竟是无力抵抗,而被活捉!

    舍空老怪,放在东天绝对是一方巨擘,但在此地,竟被人当做奴隶责打,岂能甘心!

    “这个叔叔好可怜…”一个路边孩童有些不忍,其父母却摇头道。

    “孩儿不必可怜此人,他可是卑微的外修,且还得罪了琉璃城十贵之一的楼家!贵族是高于我等平民的存在,更何况是十贵了,别忘了,得罪贵族,可是我大卑对于外修的十二禁令之一,没人救得了他…”

    “楼家可是那楼陀帝的同族后裔,此人得罪了楼家,便是发卖,怕也没人敢买吧。”一些路人叹道。

    “若非如此,我倒是想花些钱财,买下此人放生了,也算是行善积德…”倒也不乏善心之人,然而面对这大汉犯下的大罪,却无人敢救。

    “让你跑!居然敢跑!区区一个外修奴隶,竟妄想从我楼老三手里逃跑,老子不卖了,老子今天就把你活活打死,让这琉璃城百姓,见识见识我楼老三的手段!外修,不过就是猪狗,杀你,不过是小事!”

    一个相貌阴沉的牧民大汉,一面骂,一面挥动一根闪着雷光的鞭子,死命抽打着那外修大汉,似乎叫楼老三,是那琉璃权贵楼家的一员。

    至于那外修大汉,许是法力耗尽了,只能狗一般趴在地上,任那楼老三责打,血水脓水流了一地,却兀自怒目圆睁,嘶吼着,

    “什么狗屁权贵,什么狗屁楼家,我李鹰不服!李某不过是没有给那楼家公子让路,他便重伤于我。我不过正当还手,凭什么说我犯了十二禁令,不追究那楼家公子伤人之事,我不服!”

    “我乃东天仙界神雄星星主,我乃四百万年前东天年青一代第一人,我乃修士李鹰,不是狗!可笑那楼家公子还给我下了腐神绝毒,想以此无解之毒噬我神智,炼我为傀,哈哈,休想!我李鹰便是死,也绝不以奴隶身份而死,绝不以傀儡身份而死!老子便是死,也要带你一个!”

    那外修大汉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忽得从地上跃起,挣脱锁链,一把扑向那楼老三。

    在一阵双目血红中,那外修大汉选择了自爆,选择了以自己性命,挽回最后一点尊严!

    宁凡目光寒芒一闪,翻手欲救,但却有一道轻飘飘的手掌,忽然搭上他的肩头,狠狠一带,巨力传来,直接将他拉退了数步,而来不及救援那外修大汉。

    轰地一声巨响,那李鹰炸的血肉模糊,而被他扑在身下的楼老三,同样被生生炸死!

    也幸亏李鹰是被限制了修为,更因法力耗尽,使得自爆威能极其有限,只炸死了楼老三一人,否则那波动传开,是要死无数平民百姓的。

    此地围聚之人,顿时惊得鸟兽散,原本人声鼎沸的奴隶市场,瞬间冷清到,只剩宁凡、乌老八,以及那位犹把手掌按在宁凡肩上的男子。

    那是一个血腥味极重的青年男子,实力相当高深,有着半步踏入仙尊修为,但那一按之力,按照宁凡估计,怕是还要超越一些一劫仙尊的气力,此人于炼体一道,似乎有着相当可怕的造诣…

    “因为你这一阻,两条性命走了。”宁凡冷冷一声,周身金光一震,直接将那血腥男子震退数步,有了一丝骇然。

    根据他的情报,宁凡明明应该被封了修为才对,如何有实力震退全力出手的他,此人似乎不简单…

    血腥男子的眼中有了忌惮,但忌惮过后,却是近乎疯狂的快意。

    不简单,更好!如此之人的血,才更有资格拿来证明他的存在!真是极好的猎物!师父果然没有骗他!

    “你这外修,杀戮亦重,会在乎两条凡夫俗子的姓名吗,别开玩笑了!你应该和我一样,只追求极致的杀戮吧,我们是一类人,所以你必须死!夺陵第二轮,杀某人等你一战,届时可别让我失望!”

    对于宁凡的话语,血腥男子只给出不意为然的回答,身形一晃,化作一道血光消失于原地。

    竟仿佛可稍稍无视大卑族禁空之力,使用一些遁术一般!有些门道…

    离去的一刻,更是有了一道耳语般的传音,嘲讽般出现在宁凡耳边。

    宁凡目光陡然一冷,却继而微微闭上了眼,心中有些堵,有些烦闷,更有一种无可宣泄、说不出的怒。

    诚如那血腥男子所言,他宁凡宁大魔头,也是从尸山血海走出的人,岂会如此重视其他人性命。

    他确实不重视那楼老三的性命,只是对于李鹰的自爆而亡,有了愤怒。

    从前,他只是听说外修在大卑处境艰难,但因为他本身实力超群,又加之有诸多际遇,使得他极少因为外修身份,在大卑族有过不公待遇。

    少有的一次,也是夺陵第一轮的那一次,却也凭借自身手段化解,而并未有任何损失…

    可那李鹰便没有他的幸运,唯一对于大卑人的反抗,只有自爆而亡…

    “他奶奶的,外修怎么了,外修就可以随便被人当狗一样折辱吗!这大卑人不就是天生带药魂而生吗,凭什么高人一等,凭什么把我们外修当狗一样杀害…马蛋,我不能忍!修真路上堂堂正正厮杀倒也罢了,竟然如此辱人,真是可恨!”

    乌老八大声咆哮,咆哮完,却忽然声音低了下去。

    “都怪那人偷袭我,以这血绳捆我,否则我定然来得及救人的!他奶奶的,这是什么鬼绳子,竟越挣越紧!那袭击我的人,似乎还不是万古仙尊,竟有如此本领…”

    乌老八的身上,竟不知何时捆了一根血绳,一圈圈将他捆成了粽子,好不容易才从中挣脱。

    也是那血腥青年的手段!

    “此人是叫李鹰么,他是因我而死。”宁凡沉默少许,开口道。

    乌老八顿时一头雾水,“主子何故如此,这李鹰的死虽说可惜,但也算修真界的常事了,小八发泄两声,替此人叫叫冤,也足够全这一份陌路偶遇之情了,主子没必要将此人之死揽在身上。”

    宁凡却摇头,“不,此人之所以死,实际是有人安排的,这是一个下马威,若我所料不错,是刚刚那人,想以这一幕,给我一个警告!告诉我,外修就是外修,在他眼里,只是猪狗一般的存在,杀之,轻而易举!”

    宁凡不信此事是巧合,否则那血腥男子怎会如此巧合的出现在此地,对他指名道姓?

    那临去前耳语一般的传音,毫无疑问,是挑衅!

    “我师楼陀让我在夺陵第二轮取你性命,你,死定了!”

    呵,那血腥青年,是楼陀大帝的门徒吗!想在夺陵第二轮取他性命吧,那便放马过来吧!

    嗤!

    随着宁凡袖袍一挥,一道紫黑色的灵光,忽然从宁凡袖中飞出,化作一个灵轮,朝那外修大汉自爆之地一吸。

    而后,宁凡收回了灵轮。

    “这是…古妖灵轮!主子做了什么!”如此近距离接触古妖灵轮,以乌老八的阅历,都有些好奇的。

    “没做什么,走吧。”

    宁凡自然懒得跟乌老八解释,他以灵轮收敛了那个李鹰的魂。

    仙死如念散,本该必死,但扶离灵轮,却有着给那些死而不屈的修士收敛魂魄的奇效。

    而若有朝一日,宁凡修为足够,则甚至可以凭借扶离灵轮,令那些死而不屈之人重入轮回、化身扶离的。

    多兰是在奴隶市场的一个老宅落脚,老宅挂的匾额,写着‘四十七牢’四个大字。

    老宅之中,有一些戴着手镣、脚镣的人伺候,当宁凡与乌老八来到时,立刻便有两个娇滴滴的婢女,拖着叮叮当当的脚镣,迎了出来。

    “阁下就是救了圣女的外修强者吗!请受小女子一拜!”

    二女竟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梨花带雨,长跪不起。

    宁凡微微一怔,点点头,拂袖生风,扶起了二女。

    心道多兰对于他二人的关系,给这些人的解释,是恩人关系么…也难怪,主奴关系是不能说的。

    这两名带着镣铐的女子,似乎血脉气息之中,与多兰有几分渊源。

    莫非就是楚烈一脉的门徒么?且多半还是那种有少许亲缘关系的人…(未完待续。)

    第1027章下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