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24章 血武擂台

第1024章 血武擂台

    “是留在琉璃城的门徒们出事了?”

    听了赤发大汉的话语,多兰秀眉一蹙,似有了什么猜测,下意识想要多问一些,但转念一想,她此次是跟随宁凡参比的,若是又给宁凡惹麻烦,实在有些不美了,故而犹豫了一下,终是把到嘴边的话咽回肚子。

    “有什么话,等我在琉璃城安置下来以后,再说不迟。”

    “是属下疏忽了,来人,带这位圣女大人前往城中安置!”赤发大汉一愣,若有所思地朝车厢看了一眼,似与车厢中的宁凡目光交汇了一瞬,而后起身令道。

    “不必,我们自行入城即可。”多兰淡漠回绝。

    灵兽车停在琉璃城外的兽厩处,多兰带着宁凡、乌老八,步行入城。城内是不允许行车的,不论是仙帝还是平民,都是同样的待遇,只因这琉璃城有着另外一重意义,是中州的佛都,是无数佛修心中的圣地。

    自然不容亵渎。

    琉璃城是中州第一大城,城中寺庙不下千座,共有六大城门,若以普通步行速度从一个城门走到另一城门,需要数日。故而城中设有诸多驿站,布有城内传送阵,可在城内自由传送。

    琉璃是佛门七宝之一,其宝青色,莹彻有光。琉璃城的普通建筑倒也罢了,但凡寺庙,一砖一瓦几乎全是由极品琉璃打造,青色宝光直冲云霄,好似佛法遮天,给人一种无比神圣之感。

    城中广场也很多,常有城中名僧在此开坛**,宁凡才走了两条石街,便遇到数个高僧**。

    听者甚众。

    大卑族没有凡人,几乎所有人都携带药魂而生,是天生的修士,不过绝大多数人修为都不太高,也并不热衷于修炼,故而在这处处禁空的中州,过得生活其实也与凡人没有多大差别。

    泥瓦匠,石匠,木匠,画工…宁凡观察了一下,在琉璃城生活的平民,以匠工居多,多是为各个寺庙服务的,也有开设酒楼客栈、贩卖生活用品的各类商贩,对于前来琉璃城朝圣的佛修,竟是一应住行,分文不收。

    以大卑人对于金银的热衷,这种方便僧人的行为,倒是极为难得了。

    “此地民风果然有趣…”宁凡笑道。

    “是啊,这个地方真是有趣,我说我是佛修,是来琉璃城朝圣的,那些傻子竟然不收我钱,东西随便吃随便喝随便拿。末了才发现我装束不对,不是一般佛修的僧袍打扮,也不是大卑人一贯的游牧服饰,我便说我是圣山守陵人,结果那些人就更敬畏了,一些薄有家资的商贩,更是送我大把金银,让我带去圣山,给药师佛的道场添些香油钱…哈哈,我干嘛要去给什么劳什子的药师佛添香油?就这么转了一小圈,起码骗到两千多两金子,哈哈哈哈…”

    乌老八嘚瑟不已,每当宁凡停步观看此地民风,他便跑到市井之中,骗一骗琉璃城的居民。

    “骗这些人很有成就感么,说起来,你怎么和大卑人越来越像了,对金子如此热衷,此物对我等修道有何用?”宁凡无语。

    “没用啊,但是骗这里的傻子好玩,有趣,过瘾!”

    “…”无言以对的宁凡。

    “…”无言以对的多兰。

    “前辈与乌先生若是对这琉璃城民风感兴趣,不如在城中多逛一会儿,由晚辈先去安置住处,如何?”多兰面上似有心事。

    “也好,你先去安排住处吧,我还在再看看。”

    宁凡心知多兰是在担心那个赤发大汉所说的话语,也明白多兰没有当面询问那大汉的请求,是怕给自己多惹麻烦。

    想了想,不由补了一句,“你若在这城中有事要办,不必顾虑我,放手去办吧。”

    多兰一怔,继而抿唇一笑,“若是给前辈惹麻烦了,该当如何?”

    “那你就尽量不要给我惹麻烦吧…”宁凡无语。

    “是,晚辈定不会给前辈惹麻烦的!”

    多兰感激地看了宁凡一眼,在街上寻了一个驿站,直接朝城中某个方向传送而去。

    宁凡也不问多兰会在何处寻住处,以他的神念若想寻找,轻而易举就能在城中找到多兰,当然,多兰想必也会主动联系就是了。

    不可否认,他对多兰逐渐有了一丝信任,已不似最初那么防备了。

    乌老八不明白宁凡与多兰话语里的机锋,也并不关心,表面上,宁凡看周围风景人文,他还会去周围民居招摇撞骗,实际上,他却常常在暗处偷偷取出搜宝龟,在城中搜索着什么,脸上的古怪之色也是越来越多。

    奇怪,奇怪啊!明明从这琉璃城内感应到了帝翡气运套装的另外一件,怎么入了城反而感应不到了呢,

    莫非…是因为距离太近,而使得那个持有帝翡气运套的主人,察觉到了我的搜索?故而有了隐藏?

    哼哼,我就和煞星挨家挨户满城搜索,倒要看看那持有者躲在哪里…

    嗯?有感应了!

    乌老八绿豆小眼精芒一闪,却很好地隐藏了心中激动,正想找个理由开溜,忽然肚子剧痛,对宁凡道,“哎呀,主子大事不好!小八刚刚吃那些商贩的东西,好像吃坏了肚子,必须找个地方稀里哗啦一番,就不陪主子在这城中逛了…”

    奇怪,他乌老八已经有几千万年没拉过肚子了,竟然…莫非着了什么人的道?不过倒是可以拿来当个脱身理由。

    “吃坏肚子,你是在说笑么…”宁凡无语,心道乌老八这是把他当成大卑人了么,这种谎言他会信?

    五脏六腑金刚不坏的修士,会拉肚子?

    扑哧!

    似乎为了印证自己话语的真实,乌老八放了一个恶臭难闻的屁,似乎还有漏屎的声音。

    还真坏了肚子…身为仙尊级别的修士,身为辟谷多年的修士,竟然真的吃坏了肚子…

    宁凡无语的同时,暗暗目光一凝,青芒微不可察地一闪,朝四周市井一望,顿时暗暗心惊。

    此地隐居市井的强者相当多,不乏仙尊仙王,且各自隐匿气息的手法十分高明,以宁凡眼力,在不动用天人目力的前提下,竟无法一眼看穿!

    更有少数气息,似乎已经迈入仙帝范畴,但却绝不属于中州五帝所有,而是那种隐世不出的强者…

    也难怪乌老八会着道了,恐怕他所骗的某个傻子中,就有仙尊仙王甚至仙帝是在扮猪装傻,将他好生坑了一把。佛门不兴杀戮,而这些甘愿隐居市井的强者,不少都是佛法精纯、煞气接近于零的正统佛修,故而也只是略施小惩,让这货拉个肚子…

    “你若在这琉璃城有事要办,便自去吧,不需要找理由的。当然,行事小心些,不要给我多惹麻烦,这琉璃城可不是你想象中的傻子遍地…”

    “是是是,小八记住了,小八一定不给主子惹事…”

    乌老八如蒙大赦,捂着臀,一颠一颠地往某个堆放垃圾的小巷子跑过去了,看来竟然是想就地解决,而不是去找个茅房…

    一些路过的居民,开始朝小巷指指点点…

    宁凡无语,假装不认识这货,独自在城中逛了起来。

    没有多兰、乌老八跟随也好,他倒是可以好好整理整理百花峰上的感悟了。

    古魔破灭道…这种古魔之道,似乎与此地佛法气息格格不入,无法共存一般,好似有一个冲动,要唆使宁凡将这琉璃城生生撕裂、毁灭,将一切佛法庄严打碎。

    这是古魔对于佛法的恨。

    但却不是宁凡对于佛门的恨。

    这是宁凡尚未真正掌握古魔真髓的表现,还无法自如操控那种古魔破灭一切的意志,在这处处可闻的寺庙钟声中,倒是一个磨砺内心的机会。

    他需要时时刻刻压制古魔血脉破灭佛门的躁动!

    另一方面,他还从百花峰上得到了一丝属于自己的轮回感悟。

    轮回如陌生,陌生不是因为第一次遇见,而是因为遗忘,因为无法铭记,因天不容许…

    转世之后,彼此陌生,有什么奇怪吗?

    转世之后,彼此陌生,真的不值得奇怪吗?

    就如同花为何会开,雨为何会下,树叶为何会从树上落下…都是很常见的事情,然而细细深思,却无一不包含深刻道理。而佛法,恰恰就是很多细微之处,见微知著。

    对周围的一切习以为常,便不会再感到奇怪。但若失了那探究之心,则许多擦肩而过的道悟,都会真正流走。

    “末法时代,古魔、古妖、古神之道大多遗失,唯有古佛,好似完整保留到了今日。四天之中,佛教昌盛处在于西天,始终无缘踏足,此地佛教之兴盛,未必就逊色西天…”

    “佛家研究的,是万物轮回,此城钟声彻耳,包含了上千个寺庙的钟声,合在一起,竟有一丝对我轮回感悟的触动,若细细追寻,却又无迹可寻…”

    “一方面,我的古魔血脉在排斥此地,另一方面,我的轮回之悟在渴求此地…无论是排斥还是渴求,皆非我本意,这便是我尚无法完全驾驭这些力量的证明。”

    “至于我体内的八道刑环…竟也好似在渴求此地一般,着实古怪…”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忽然有了拥挤喧闹,人群似在议论什么什么‘先天灵药’什么‘血武擂台’什么‘补魂至宝’的。

    三名粗莽的汉子忽然从人堆里挤出,近乎霸道地将挡路至人通通撞倒,似乎急于赶路一般。

    这三个汉子皆有着舍空中期的强大修为,虽说有所留力,但岂是琉璃城的普通居民可挡,短短数息,便撞倒了十六七人。

    不巧,宁凡就在三名壮汉的前进方向上。三人压根没看路,直接撞在宁凡身上,然而并没有预想中、宁凡被撞飞的一幕,反倒是撞在宁凡身上的其中一个壮汉,一个踉跄,被反震得摔倒在地。

    “妈的,你走路不长眼啊!”那粗汉正欲喝骂,陡然注意到宁凡的装束,顿时神情一变。

    圣山守陵人!

    脸上难得的有了恭敬,尴尬道,

    “大人恕罪,小人走路不长眼,撞了大人,请大人不要与小人一般见识。”哪里有之前冲撞平民的蛮横?

    宁凡也不解释自己的身份,只深深看了三名粗汉一眼,问道,“此地发生了何事,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什么先天补魂灵药的事情。”

    他自然没忘记自己进入极丹圣域的其中一个目的:替崇明凤帝的女儿搜集先天补魂灵药。

    “呃?大人不是圣山守陵人么,怎会不知此事…哦,大人定是那种闭关许久刚刚出关的存在,也难怪不知血武擂台的事情了。”

    “血武擂台是什么?”

    “呃,大人身为圣山守陵人,竟不知血武擂台?妈的,我知道了,你不是圣山守陵人,你是外修,我呸,原来撞了个外修,吓死爷了!”

    一察觉到宁凡是外修,三名莽汉再无任何恭敬,骂骂咧咧,掉头就走。

    宁凡却微微拂袖,一道金光扫过三名粗汉,三人便动弹不得了。

    这是势字秘的运用,而势字秘,恰恰和威字诀一样,是定天术不可分割的部分。以势字秘化解三人行走之势,势一去,自是动弹不得。

    不得不说,宁凡对于定天术的势、威领悟,正一日比一日精深。

    嘶!

    三人齐齐一惊,哪里不知宁凡虽是外修,却是那种神通深不可测的存在,否则岂能以这种闻所未闻的手段,将自己三人定住!

    若说误以为宁凡是圣山守陵人时,三人是恭敬,此刻便是骇然了。

    “三位别急着走,给我讲讲这血武擂台,如何?”宁凡明明带着微笑,三名粗汉却皆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下意识便怂了,将所知道的消息一五一十告知宁凡,才被宁凡放走。

    血武擂台,是琉璃城的一个地下擂台。

    有光的地方就有影,就有黑暗,若说地表之上的琉璃城,光明如同圣域,那么地底之下的琉璃城,便是血腥如同炼狱了。

    血武擂台,是修行者自由厮杀的地方。

    入擂台者,皆需要带上血武面具,隐藏真实身份,从而不必承担任何责任,完成厮杀。

    有人在此杀人取乐,有人在此杀戮修行,也有人在此观看强者厮杀消遣。

    入血武擂台观战,需要根据对战规模的不同,购买不同价格的门票。

    参加厮杀的人,若能存活到最后,便能获得奖励,当然这份奖励时需要拿命去换的。

    巧的是,近日血武擂台的主人,刚从凶域大陆获得一株先天灵药,因是补魂之药,而非增进修为之药,故而血武主人对此药并不重视,将其拿出,当做血武擂台排位战的奖励了。

    排位战,是血武擂台数十年才有一次的盛事。

    血武主人不重视此物,不代表其他人不重视,重伤伤到神魂的老怪,整个大卑族大有人在,故而这株先天补魂灵药很是吸引了一大批人来此参加排位战。

    夜灵芝,恰是宁凡不曾得到过的一株,可用于治疗凤帝之女,故而对他也有不小的吸引力。

    根据三名粗汉所言,这血武擂台排位战,并非是一场结束,而是成百上千人经过两两对决的方式,不断晋级,并最终决出第一。

    风险是有,但只要你实力足够,即便不能取胜,也未必不能全身而退,只要不被对方一招秒杀就行了…

    宁凡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拿血武擂台冠军,但他却有自信,即便对方是仙帝强者,他若不敌想逃,还是可以逃掉的。

    如此一来,这血武擂台对他而言,风险接近于无,倒不妨去试试能否得到那夜灵芝的奖励了。

    唯一让宁凡有些在意的,是血武擂台的举办时间。

    “血武擂台的普通擂战,每天都有,而排位战,则是数十年才会举办一次的。此次排位战报名截止时间,是三日后的子时,开始时间,则是四日后的午时一刻…排位战的时间并无固定,皆由那血武主人一人定夺,只不知,此次排位战为何偏偏挑在夺陵第二轮临近的时刻开始…”

    “距离中州第二轮开始还有七日,血武排位战开始时间,是夺陵战第二轮前三日。若是参加血武擂台的人中,恰有第二轮的参比者,这些人无论受伤还是死亡,都会影响夺陵第二轮的发挥吧…又或者,血武擂台的时间与第二轮如此紧凑,本就有吸引第二轮参比者的意图在里面…”

    这些想法一闪而逝,却并不会影响宁凡决断的。

    他来到街上某处驿站,在付出少量金银后,使用驿站中的城内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琉璃城的地下世界。

    血武擂台!

    此地宛如一个建在岩石堆中的地底城市,成其上万的石屋林立,中心则建着数百个大小不一的圆形竞技场。

    阴暗,潮湿,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道,竞技场内不断传出都的男人们放肆的吼叫;路边,偶有男女不避讳行人,直接在街边小巷中进行最原始的运动…

    宁凡走出其中一处地底传送阵,神念一扫此地,不由得微微皱眉。

    他不喜欢此地混乱。

    脚下是厚实的石地,传来冷硬的质感。他记得中州地底皆是顽石,被打造得固若金汤,是那极为强悍的百里石龙都无法土遁进入的。

    但却有人可以在中州地底顽石之中,开辟出如此地底城市,倒也算了得了。

    宁凡才刚走出传送阵,便有一个穿着极其暴露的妖媚女子,走了过来,咯咯笑道,

    “这位爷可是来观看擂战的,今天可是有碎念后期的强者搏杀成年期大业真龙,乃是今日最受关注的擂战,门票五百石币一张,爷要不要来一张,若是一次购买十张,小女子还有特殊服务哦…”

    石币,是只在琉璃城及大卑少数区域流通的一种货币,以药魂石铸造,大致相当于道晶。

    那妖媚女子向宁凡抛来一个媚眼。

    宁凡却一个无视的眼神,淡淡道,“我不看擂战,我是来报名血武排位战的,不知报名处在哪里?”

    “报名排位战,啧啧啧,爷长得这么俊,干嘛去排位战送死,莫非是没钱花了,想拿性命去排位战搏一把?咯咯,以爷的姿容,若是真缺钱,小女子倒有一些门路,今晚,来姐姐这里,姐姐给你好好讲讲生财之道如何?”

    那妖媚女子眉目含春地一笑,却仍只换的宁凡冷若冰霜的答复,“报名处在哪里?”

    “真是不解风情…”那女子不以为忤,咯咯一笑后,给宁凡指了路,并邀宁凡春风一度。

    宁凡自是懒得理会,直奔排位战的报名处。

    那是此术数百竞技场中的一个,竞技场上并无观众,场内则正有百余人正在接受考核。

    想要参加排位战的人很多,但却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必须经过一番测试,才能获得参战资格。

    考核的项目不多,只有一项,那便是接下考核人一招攻击。

    考核人是一个肌肉遒劲的刀疤老者,似是一个体修,有着舍空巅峰修为。此地百十人中,只有寥寥七八人成功通过测试,却也在测试之中受了小伤,正就地调息;余下之人,要么是还未测试的,要么就是未能接下肌肉老者一招,却还不放弃、想继续尝试的人。

    “你也是来报名血武排位战的?”负责考核的刀疤老者看了一眼进入竞技场的宁凡,摇摇头。

    如此瘦弱,不像体修,非体修,可不易接下他的攻击,在血武擂台也很吃亏。

    “是。”宁凡淡淡答道。

    “那就到后面排队去吧。”

    宁凡点点头,走到队列最后面,目光扫过一个个受测者。

    这些受测者弱的只有炼虚、碎虚修为,强大的,也大多只有命仙修为,真仙很少。

    此地受测者中修为最高的,竟然是三个极为眼熟的人。

    那三个之前撞上他的粗汉!

    “不愧是海巫三杰,果然名不虚传!竟都能接到狂老祖的破魔第十拳!要知道,能让狂老祖出到第十拳的,可历来只有舍空后期的强者啊!三位道友怕是已经半步踏入到舍空后期了吧,真是让人羡慕!”

    “哈哈哈,尔等再练个几万年,说不准也能有我三兄弟的皮毛实力,倒也不必太过羡慕!”

    “以三位道友实力,怕是大有希望在排位战中夺得前百之位的!”

    “哈哈哈,那是自然,我三兄弟乃是海巫精锐,入百轻而易举,可惜不是组队战,否则我三人联手,便是碎念初期,也能全身而退,碎念之下,更是足以横扫!”

    “嘶,三位道友合力之下,竟能从碎念初期手中全身而退,真是厉害!”

    “哈哈哈,谁叫我们三兄弟厉害呢。”

    三名粗汉正洋洋得意接受着众人吹捧,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失笑,登时一怒。

    妈的,谁在笑!

    三人怒目转身,看到的,却是宁凡似笑非笑的神情。

    “好、好巧,阁下也来保命排位战?”语气竟然十分客气,客气之中,还有深深的忌惮。

    “嗯。”

    宁凡淡淡应了声,就不再理会海巫三杰了,这等修为的人,根本不值得他重视的。

    至于那些凝聚在他身上,因为他的外修装束而有所猜测的目光,则通通不予理会、不予解释的。

    此地眼熟之人,可不只有着海巫三杰,还有一个人,给宁凡一种熟悉之感。

    那是一个带着牛角面具的青年男子,看不到容貌。看背影,很眼熟,气息却被那牛角面具遮得一丝不露…

    唯有牛角面具下的两道目光,有些熟悉,却给人一种呆滞、空洞的感觉。

    这目光…

    竟是鲜于纯!

    “你怎么在这里?”宁凡朝那牛角面具男子走进,皱眉问道。

    “你,是谁?有些眼熟…”牛角面具青年,用宁凡极为熟悉的口音,说出了极为疏离的话语。

    语气少了鲜于纯一贯的傻气,多了一股锋芒逼人之感。

    “不认识我么…有趣,是这面具在影响你么。”

    宁凡也不和牛角面具男子废话,出手如电,在面具男子看清之前,手掌已按在对方面具之上。

    本想一举揭下对方面具,却在触碰到面具的瞬间,被面具上一股难以形容的巨力震开。好在护体金光同时出现,竟那震向宁凡的恐怖巨力化解。

    面上却是有了凝重。

    附在面具上的巨力,堪比仙尊一击…是有仙尊级强者,可鲜于纯戴上了这个面具么…

    且那惊鸿一触间,他似乎从面具上…感受到一丝轮回的气息。

    轮回如陌生…

    是那轮回之力,让带上面具的鲜于纯,对他有了陌生么…这面具,什么来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