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23章 轮回如陌生

第1023章 轮回如陌生

    血念潮汐将至,空气中的怨气更加压抑,四周开始响起不知从何而来的鬼哭。:

    宁凡将护体金光开到一丈范围,从容不迫的在冰封海面行走,丝毫怨气不侵。此地大势,被他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连潮汐爆发的中心,都能推测一二。

    推定了潮汐爆发的中心位置,宁凡来到血海之东某处,盘膝而坐,等待着潮汐来临。

    这一等,便是三个时辰。

    血海忽然有了融化的趋势,冰层下的海浪恢复了流动,怨气弥漫如浓雾,将整个海面遮掩的朦朦胧胧。朦胧之中,又不时有一些残破画面,如海市蜃景一般,出现在漂渺雾气间。

    皆是古花真人临死前的一些画面!

    “来了,血念潮汐每隔一个时辰,威能都会加深一倍,以你我合力,也不过能在潮汐之中,支撑到第四个时辰,那时候,往往才是与渡劫有关记忆出现的时刻…这苍茫蝶想以封印修为,要从中刻印渡劫记忆,难如登天!”

    深海海底,血蜂女子被囚的主妖魂一面极为艰难地抗衡四周暴涨的怨气,一面微微冷笑,极为期待看到宁凡在潮汐之下受挫的一幕。

    甚至于,在血蜂主妖魂看来,宁凡连在潮汐之中支撑一个时辰都未必能做到,必被潮汐重创。

    可惜,此女注定要失望的,有着灭神盾保护的宁凡,视那漫天怨气有如儿戏,根本没有任何伤势,甚至未让怨气近身。

    随着一道血色浪线从无尽海面奔来,此地顿时有了震耳欲聋的海浪撞击声,那浪线越逼越近,及到近前,赫然是一道百丈之高的巨浪,朝宁凡盘坐之地怒吼拍下。

    这百丈巨浪包含的怨气极其可怕,若以凡人做比,则需要屠戮上万个修真星的凡人,才能达到这等怨气数量,已足以让一些新晋仙尊骇然变色了。但宁凡却应对从容,轻描淡写地挥手,一瞬间便朝那巨浪打出上百道金色匹练,化去巨浪中的势,继而那巨浪便来势一阻,生生顿在空中,如静止一般,极其诡异。

    “此子竟卸掉了巨浪的前进、下坠之势,使得巨浪静止空中!这要对天地大势有何等高深的领悟,才能做到此事!”深海海底,血蜂主妖魂、第二妖魂齐齐震惊。

    就连远在内殿的百花大帝,都微微挑眉,似有惊讶。

    宁凡若有所思地看着静止巨浪。

    “古花真人的渡劫记忆,因那怨念深重,而保留至今,涵盖在怨气之中,岁月不化。这些记忆太过零碎,好似一本完整的书,被撕碎成无数页,甚至就连每一页都破碎成无数碎片…刻印这些破碎记忆,太过麻烦,且即便刻印下来,也只能看到一幕幕串联不起来的画面。倒不如直接收走此地怨气,待日后慢慢研究怨气中的种种记忆,兴许能从中看到完整…这些怨气也算是宝库珍藏之一,毕竟百花帝有言在先,我若将之取走,她必也无话可说!”

    心中计定,宁凡竟是袖袍一卷,直接将静止的巨浪收入袖中!

    “此子竟收走了怨气所化巨浪!”深海之底的二女自是震惊无比。

    以她们对大势的领悟,远远无法做到让巨浪静止空中、任其收取的事情,面对巨浪来袭,往往只能躲避。

    而宁凡却能做到此事,一身手段已超出二女的想象,显然不是等闲万古仙尊可以比拟的!

    区区外修,竟有如此手段!

    “东天势字秘…不,恐怕此子连威字诀也修成了,否则当日面对本宫威压,不可能那般从容的…倒是小瞧了此子,也许此子不必服食释刑寒露,也有夺得南海泉水的一丝机会,倒也不必完全放弃这一希望…”自宁凡进入宝库后,百花大帝终于头一次满意微笑,扫去面上阴霾。

    转而又似想到什么,眼中露出算计之芒。

    囚禁血蜂多年,也无法印证任何事情,或许这古花临死记忆落在宁凡手中,更有可能堪破一些秘密…

    一道道奔袭而来的潮汐巨浪,被宁凡以势字秘化解冲击之势,一一收走。这种从容持续了三个时辰,终于开始有些吃力。

    此时潮汐的怨气浓度早已翻了数倍,且还有继续随着时间攀升的趋势。从第四个时辰开始,宁凡不得不将护体金光开到极限。

    到了第九个时辰,宁凡的护体金光已被四周怨气压迫地有些凹陷,若此刻撤去护体金光,宁凡深信自己会被那怨气直接化为血水,好在,潮汐已临近尾声,否则宁凡可没信心能以被封修为,再多支撑几个时辰的。

    但这已经足够让深海二女感到骇然了。

    随着最后一波潮汐过去,宁凡解去护体金光,从容离去,在他的袖中,多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血红水晶,近听,会从那水晶中听到鬼哭声、海浪拍岸声。

    正是从血念潮汐搜集而来的怨气所凝聚!

    念动咒语后,空气中瞬间有阵光出现,将宁凡一卷,传送出此地宝库。

    宝库外的众人早已等得不耐,正议论纷纷,此刻宁凡忽然出来,倒是让所有人霎时安静下来。

    各有心思。

    “此人终于肯出来了,能在宝库之中呆这么久,神通之强,不容小觑,若第二轮遇到此人,可不能太过招惹…”忌惮者大有人在。

    “此人竟在宝库之中呆了这么久,不知获得了何等好处…”自然也有贪婪者,却因顾忌宁凡的强大,而收敛了内心。

    宁凡出来后,引路的肉翅少年们终于肯带众人回客房了。

    那些在宝库中获得好处的修士,一回客房,便开始忙碌,宁凡也不例外。

    此次宝库之中,他获得的好东西着实不少,如那一滴毒液可杀仙尊的三荒毒仙,此物宁凡不打算用于杀人,而是打算日后实力足够再服食,提升毒抗性。

    又如那一江之多的六品道泉,还如那数量庞大的大卑丹方丹药,还如那一整片百万年灵果的果园…种种好处,都算得上不小的收获。

    还有那滴释刑寒露…宁凡虽说不打算服下此物,却还是顺手拿走了,最终也没有放回去…

    自然,还有那古花真人渡劫失败记忆的。宁凡带出的,并不是刻印的副本,而是完整的帝死怨气,几乎将那整片血海的怨气抽之一空。

    手握着通体血红的怨气水晶,宁凡尝试着,将神念一点点探入其中,顿时便有怨气刺扎之痛,从神念之上传来。

    同时映入宁凡脑海的,还有一幕幕古花真人渡劫失败的破碎记忆。

    还是太残破了,无法看清古花真人渡万古第七量劫的全过程,只能看到一些零碎画面。

    画面之一,古花真人身处一片青色雷海之上,借着一柄先天宝剑之力,抗衡着雷海中的雷霆攻击。

    画面之二却忽然掉转,是古花真人灰飞烟灭的一幕,临死之前犹在怒吼着‘我不信’之类的话语。

    画面之三,又跳回渡劫前细细准备渡劫的一幕。

    画面之四,则又是古花真人战那青色雷海的瞬间。

    画面之五,是古花真人渡劫前,在百花峰主峰观赏无忧兰的一幕。

    画面之六,是…

    宁凡忽然一顿,将神念稍稍倒回一些,重新看上一段破碎记忆:

    夕阳西下,晚风稍冷,古花真人似乎已预感到这一次渡劫不会顺利,将童子全部遣退,独自留在偏崖,看那些无忧兰,神情肃穆。

    “这第七量劫,我成功渡过的把握不超过三成,按理说,我本应该继续压制量劫,继续积蓄实力,等待把握更大的时刻。但可惜,我已无法再等了,我想要拿这次量劫赌一赌,来印证一个猜测…也许,那个答案会令我崩溃,令我疯狂,但我绝不相信,这猜测是真!就算是真,我也会以这次量劫为饵,来算计那幕后之人,来一次…逆夺!”

    “可惜,我本觅得十二品花皇,为护身之器,如今却只收回十一品,逆夺的把握恐怕会比预期低一些…曾经种在幻梦界的一朵,先失命中金气,后又凋谢,若非如此,十二品花皇合魂,此事我起码有五成把握可以成功…不过若非此花凋谢,我亦不可能有所领悟,因而道成的,倒是难说得失了。哎,那本是我心中寄望最深的一品,因一只蝴蝶而有了灵智,有了感情,却又望夫而死,随古天庭而消亡,可惜,可惜啊….

    古花真人微展神通,周身顿时飞出十二个光团,每一个光团,都是一朵散露着帝皇气息的花朵。

    渐渐地,十二个光团的花朵上,忽然浮现出十二个拇指大小的女子,沉睡在各自花芯,乃是花中精魂所化,皆是极其貌美的女子。

    其中最大也最为虚幻的一朵,上面沉睡的女子精魂,有着让宁凡十分熟悉的容貌。

    许秋灵…

    “唯独缺了你啊…”古花真人望着那些苍白如病弱美人的无忧兰,微微一叹,那第十二品虚幻花朵,那承载着肖似许秋灵的花朵,顿时淡化,消失,只余其他十一品…

    画面到此为止。

    宁凡呼吸一顿,将这一画面看了一遍又一遍。灵魂之中,好似有一个颤音在发抖,在不断碰撞…

    花皇,失命中金气,随天庭而消亡,蝴蝶,还有那与许秋灵一般无二的花中精魂…

    那容颜,那足以带给他灵魂的颤动…那朵花,莫非是…灵儿的前世么…

    而故事里与古天庭有关的蝴蝶,指的,是他么…

    他与灵儿前世有过交集么…

    灵儿…竟在前世望夫而死么,望夫望夫,望的,是他么…

    宁凡神情一黯,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前世曾有过生死相付,今生亦有过执手与共,然而陌路初逢,人海中的那一眼,却不识,却不知呵…

    轮回如陌生…轮回…如陌生…

    恍然间,宁凡明白了什么。

    难怪他对百花峰上的无忧兰如此在意,总有移不开眼的感觉,想必灵儿前世的花皇种类,就是这无忧兰吧。

    只有灵儿所化花朵,配让他多看一眼啊。

    无忧兰,望夫兰…

    宁凡目光一深,继续探查怨气水晶,里面成百上千的破碎画面,但凡与渡劫有关,全部略过,却很难从中找到与许秋灵有关的画面了。

    大概在古花真人的最后时刻,许秋灵所代表的那一株无忧兰花皇,只是略略想起过那么一次,并不十分重要,故而并未在记忆里出现太多。

    然而这一刻的宁凡,宁可不要那些与渡劫有关的记忆,宁可这记忆水晶之中,只有与许秋灵有关的点点滴滴。

    想要了解,想要知道前世的事…

    可惜,并没有更多了。

    许久,宁凡将记忆水晶收起,神情看不出喜怒,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后的数日,宁凡仍旧会出现在偏崖,却不再是为了领悟古魔神通,而是在看,看那一丛丛苍白的无忧兰,仿佛隔着时空,隔着过去未来,看那一张盼夫归来的笑脸。

    不自禁地,就取出许久未奏的琴,弹奏起许秋灵教给他的越人歌。

    曲声比不了那些琴艺宗师优美,但,却有融入骨髓的情感,一点点,深藏于琴声中。

    更有一股极为缥缈的道韵,在宁凡身上一点点呈现,一点点,随那琴音而增多。

    那是轮回的气息!

    轮回如陌生…宁凡于这百花峰,于当下,看到了过去,从如今与许秋灵的相识相知,看到了前世。

    若说前世初遇是起点,今生再遇是终点,那么此刻,便是宁凡从起点走向终点,再走回起点的一瞬。

    虽非修道上的修行圆满,只是情感经历的一次回归,但带给宁凡的触动,却是极多,甚至于那种触动,使得他头一次对于轮回二字,有了真真切切、属于自身的了悟。

    轮回如陌生…

    早在第一步之时,宁凡便掌握了一丝轮回之力,但那丝轮回之力太少,亦非他本人领悟,而是紫斗仙皇所悟,由他模仿而来,故而在修道第一步还可使用一二,但到了修道第二步,就有些行不通了。

    此刻却不同。

    宁凡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然而琴音之下,却有着轮回气息,越来越浓,越来越深邃,不可测。

    他没有刻意放大琴声,但那琴声之空灵,却仿佛能穿透一切时空阻隔,传入百花地界每一个修士耳中。

    一****,琴声不断。

    一****,琴声越来越深邃,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骇然之感!

    好似有一个轮回种子,真正在宁凡道心之上发了芽,罕有人知,却不代表没有人知晓。

    包括白鹿真人在内,这几日都是骇然的,震惊于宁凡琴音神通的诡异,却不知那琴音之妙,真正妙在哪里。

    但却瞒不过此地两位大能!

    葬月自然看得出这琴音之中,有了一丝了悟轮回的萌芽,虽只是萌芽,但却是无数仙帝、准圣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宁凡却做到了!

    而另一个震惊之人,自然就是百花大帝了。

    身为仙帝,对于轮回之力自然不可能一无所知,宁凡琴声之中所包含的穿透之力,分明…就是轮回!

    真真正正的轮回,独属于宁凡的轮回,不是模仿,也非借用!

    或许此刻,宁凡体内的轮回之力还不强大,但只要一路修下去,这轮回之力终有一日,会成为任何一个第二步修士都无法抗衡的力量。

    独属于第三步的力量!

    “来人,将你们听到的琴曲,谱下来!”

    百花大帝不动声色叫来一众侍女,让侍女们纪录琴曲。

    然而这些侍女真要落笔之时,却发现脑海中的琴音一片陌生,不断遗忘,根本无法记下任何东西。

    百花帝不由得有些凝重了。

    她,同样无法记下任何一个音符,入耳即忘的诡异琴音啊…

    如此一来,她愈发确定,宁凡琴音之中融入了极为高妙的轮回之力,内心骇然的同时,对于宁凡参与夺陵第二轮之事,有了空前信心。

    “启禀尊上!海巫部巫女传来回复,夺陵第二轮,她愿替尊上出手,但要求尊上报酬翻一倍!”

    一名侍女忽然进入内殿,禀报道。

    百花大帝目光微微一沉,却继而缓和,对那禀报之人怪笑道,“告诉此女,报酬可以翻倍,只是若她拿不到南海泉水,便休怪本宫无情了。”

    “是!”那名侍女告退离去。

    百花帝则不以为然地摇头。

    夺陵第二轮,有宁凡多半足够了,至于那海巫部巫女,便作为保险手段吧…

    百花大帝微微抬手,柔指一点,一道传音剑光忽然打出,一晃消失。

    同一时间,百花主峰的偏崖上,一道传音剑光忽然在宁凡身旁出现。

    “若夺得南海泉水,并温养出足够多的神元丹,你要的消息,本宫必定拱手奉上,决不食言!至于之前的一些算计,还请小友谅解一二,事成之后,必定另有补偿。”

    竟有少许缓和二人关系的意思。

    宁凡停了奏琴,神情一时有些犹豫,转而便微微一叹。

    他与百花大帝多有不和,但也并非不可化解的生死大仇,如今对方既然愿意退让一步,他倒也不打算深究了。

    毕竟乱古大帝的事情比较重要啊。

    沉默少许后,宁凡翻手回了一道传音飞剑,“若得祭器消息,恩怨两消。”

    只要能得到祭器消息,救治乱古大帝,些许算计,宁凡可以无视。

    得到答复,百花帝顿时有了一丝轻松,她个性霸道跋扈,但也不愿意平白招惹一个初悟轮回的大敌的。

    此子如今也就罢了,日后的成就…百花帝不敢细想,怕至少也是准圣吧。

    招惹此人不智!

    又数日过去,一列列灵兽车开始朝着中州琉璃城进发。

    宁凡自然也打算动身了,可惜葬月、欧阳暖不能同行。

    目前为止,在欧阳暖五色药魂的帮助下,百花峰的九转金丹丹师,已经炼制出六十多颗神元丹,然而这个数目距离百花大帝的要求,仍旧差了不少,恐怕欧阳暖还要在此地滞留一段时间的。

    葬月自然是留下来保护欧阳暖了,她带来的人,自然是要妥善保护的。

    至于乌老八,则死皮赖脸地要和宁凡一同前往中州,代替塔木部,代替南疆草原,参加中州第二轮夺陵战!

    “主子带小八一起去吧!小八自得了新法宝,神通大涨,若参加中州大比,定能为主子扫荡眼前之敌!”乌老八信心十足!

    即便修为被封,但单靠他大涨的黑运神通,也自负足以应对万古仙尊的正面碰撞了。

    若他修为解封么…嘿嘿,便是万古三劫的仙王,他也有信心战上一战,来个越级杀敌!

    有了帝翡气运冠,他实力飞涨,已非昔日吴下乌小八了!

    “根据我所了解的规则,你并未参加夺陵第一轮,似乎没有资格代表塔木参加第二轮了。我看你还是留在此地,不必跟我同行了…”宁凡大有深意地看了乌老八一眼。

    “什么!我没有参加第二轮的资格!呃,就算不能参加夺陵第二轮,小八也想追随主子,往这琉璃城走一趟。小八的夙愿,就是追随主子左右,求得,也不是主子的赏赐,而是每一天睁开眼都能看到主子的俊颜,每一天吸口气都能闻到主子的芳香,每一天…”

    宁凡皱了皱眉,一阵恶寒,他又有点怀疑这乌老八有龙阳之好了,下意识离乌老八远了几尺。

    当然,他更怀疑乌老八迫切想要前往琉璃城,是有其他的动机…

    这货最近每天都要翻无数遍搜宝龟,往中州西面搜查一番。

    琉璃城就在中州西面啊,莫非此地有什么东西,是乌老八迫切渴望得到的…

    不得不说,宁凡太了解乌老八了,根据搜宝龟的反馈,中州琉璃城方向,还真有一件东西,让乌老八垂涎三尺,故而才会迫切渴望跟宁凡去一趟琉璃城。

    至于帮宁凡参加夺陵第二轮么…能不能参加重要么!他乌小八才不是烂好人,干嘛要帮塔木部参加夺陵第二轮。

    有那个时间,他更愿意跑去骗骗中州土著,大卑族傻子多啊,随便骗骗吓吓就能得很多好处…

    不过和那件东西比起来,普通好处便显得黯然失色了。

    “罢了,此行,便带你同去吧。”宁凡大有深意地一笑。

    乌老八忽然一个冷颤,煞星是不是看穿了什么,上一次水淹一界瓶就是这么个笑容,这一次…

    “出发吧。”

    一列灵兽车,载着宁凡、多兰、乌老八三人,朝中州极西驶去。

    与来时不同,这一次,是乌老八驾车,宁凡与多兰呆在车内。

    数日的旅途,宁凡没有浪费,一路都在整理古魔领悟,与之前那番轮回领悟。

    轮回是什么,如今的宁凡仍无概念,他只是隐约觉得,经由许秋灵一事后,他的心中,似乎种下了一个种子,使用轮回之力时,与从前的感觉似乎有些不同的。

    紫金色的风烟之力在指尖缠绕,如同一条乖巧的游蛇。

    这曾是紫斗仙皇的轮回之悟。

    但如今,似乎有了不同,似有了独属于宁凡的悟…

    “我比起来百花峰前,似乎有了极大不同…”

    只是每每想要静心领悟那份轮回道韵,便会被乌老八沿路即兴发挥的歌声打断。

    惨不忍睹的歌声,无比欢快的歌声,有些欠打的歌声。

    以宁凡道心之坚,都被这歌声惹得皱了眉。

    “前辈这名属下的歌声,还真是…特别…”多兰用尽可能委婉的措辞,无奈一笑。

    “确实特别…这厮不修炼魔音类神通,真是浪费,歌声竟天生附带嘲讽之力。”宁凡同样无奈摇头。

    倒也没有阻止乌老八唱歌。

    难听就难听吧,权当是磨练心境了。

    却不料乌老八却将车厢内的谈话听了个完全,暗暗将宁凡的话语记在心头。

    “师父生前,也说我拥有魔音天赋,说我是十万人一遇的五音不全…从前我只以为是师父在挖苦我,如今煞星也这么说,莫非…我真有这方面特长?”

    干脆开发一个融入黑运神通的魔吼之术吧!

    于是乌老八唱歌之余,时而一顿,似在思索研究音律间的变化,并一点点揉入神通…

    在这样的氛围下,琉璃城越来越近,并终于呈现在眼前。

    “尔等是第二轮的参比者,还是观比者!”

    灵兽车才刚刚停下,便有一队盘查修士,来到跟前,为首之人,赫然是一个赤发红睛的壮硕力士。

    “不必盘查了,是我。”

    多兰一副高冷姿态,走出车厢。

    顿时,那赤发力士神情一震,直接拜倒在地。

    “楚烈罪人罗狮,拜见少主!想不到少主也来琉璃城,观看夺陵第二轮了,罗狮本以为以少主身份,会直接参加第三轮…不过这样也好,琉璃城内,正有一事需要少主决断,请少主为我等做主,为楚烈做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