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21章 宝库珍藏

第1021章 宝库珍藏

    自这一日起,宁凡再未踏足过第一辅峰,而白鹿真人也再未邀请过宁凡。

    除了第一辅峰是个特例,其他邀请宁凡的峰主,对宁凡的观感均都不错,之后的日子里,仍是时常邀请宁凡过府。

    对于这种双方有利的事情,宁凡自然没有拒绝,再加上他还有明峰仙尊赠送的大把灵果,****服食之下,神妖修为每日都会精进不少。

    他也后知后觉地得知,自己所吃的,竟基本都是百万年份以上灵果,在大卑族的价格相当昂贵…

    只可惜等闲舍空中期修士想将法力积蓄到极限,最少百十万年的苦修,宁凡纵然有灵果帮助,纵然有着三窍古神八倍服食效果,其神妖修为距离中期顶峰,仍有极大距离。

    除了论道访友,余下的时间,宁凡都会呆在当日与百花帝对决的偏崖之上。

    这处偏崖如今已是魔气滔天,等闲佛修根本不敢靠近此地,以免被那魔气污浊;也有专门的百花修士在此轮换,日以继夜驱除魔气,但收效甚微,怕是没有百十年,难以成功。

    偏崖之上原本还有一些草木,却因为魔气的影响,相继枯萎死去,似是生机被那魔气断绝。

    只有偏崖上零星几丛无忧兰,没有被魔气噬掉生机,仍旧顽强地生长在魔气之中。此花能与宁凡魔气抗衡,倒真不愧是中州十大佛花了。

    这是宁凡来到百花峰的第十九日。

    今日,宁凡一如往常走访了一些道友,便来到这处偏崖,行感悟之事。

    偏崖千丈开外,本来正有一二十个百花修士在此地驱除魔气,见宁凡到来,纷纷见礼,暂时退去,不再施法驱魔,以免动静太大,打扰到宁凡感悟。

    这些日子,他们早习惯了宁凡****到来,知道宁凡是在此地感悟,自不敢在对方感悟之时加以打扰,倒是极为识趣。

    诸修离去后,宁凡便一如往常,在偏崖正中坐下,在他身前不远,是几丛摇摆在滔天魔气中、苍白如病弱美人的无忧兰。

    这些无忧兰生命力旺盛,更蕴含极强的佛性,使得它们能够存活于一定程度的魔气之中。

    宁凡目光扫过身前的几株无忧兰,微微停留,似被此花吸引,但很快便又收回目光,继续前些日子的感悟了。

    每一日,宁凡都会来到这偏崖,细细回顾与百花帝对决的一幕幕,今日也不例外。虽说当日之战,只是一场道象对决,而非真刀真枪的打斗,但其中包含的感悟,却绝对不少的。

    如古魔破灭道的初悟,如道象的诸多运用,如面对堂堂仙帝时的凛然心境…

    当然,最值得宁凡感悟的,还是最后时刻,宁凡不顾一切打出的那道象一击,将百花帝彻底击溃…

    古魔破山击!

    以宁凡天人第二境的悟性,等闲神通信手便可自创。这古魔破山击,不过是宁凡眼见百花帝以山势化佛影,浑然天成的反击罢了。虽是信手拈来的神通,但因为当时的宁凡,处在与仙帝对决的高压状态,心境、道悟、魔念、意志皆是十二分的发挥,此术倒是创造得颇有不凡之处。

    此术的原理,是将道象之力凝于一拳之上,以破之意志坚固其内,以灭之力量杀伤其外,一拳出,万法破,此术加持之下,竟使得宁凡本就不弱的道象攻击,一瞬间暴发出了一倍以上的威能,有如暴击一般!

    也正是因为这暴击来得太过猛烈,才会使得百花帝甚至来不及凝聚足够多的道象之力稍加抵抗,便直接溃败了…

    “古魔破山击,实则是一种对于古魔破灭道的运用,是一种使用古魔之力的方式,是一种…唯有古魔能够使用的神通!此神通的奥义,是将体内古魔之力瞬间爆发而出,从而达到暴击杀伤的效果。换言之,我当日所创的古魔破山击,便是一种暴击神通,可令我打出的攻击威能翻倍!”

    一种独属于古魔一脉的暴击神通!

    天地间独属于古魔一脉的神通很少,如那墨重仙帝的杀生之术,便是其中之一,如今宁凡竟又自创的一种,若是在封魔巅时代,此举绝对会引得群魔震撼的。

    乃是开创先河之举!

    似妙手偶得,似机缘巧合,但名动天地的神通,又有哪一个的开创,能少了机缘二字的影响。

    若无古魔领悟的水到渠成,若无面对仙帝的悍然强势,是断然不会有这等机缘的!

    “当日的我,是以道象凝拳的方式,打出得这一击,故而这一击只对敌人的道象有着暴击杀伤力。但如果我是将古魔精气凝于拳上,以同样的方式打出,则这古魔破山击,便不再局限于道象层次的杀伤,而是真真正正的古魔体术了…”

    “理论上是如此,但真要做到此事,困难不小,且这古魔破山击,目前为止也只是一个雏形,还未真正完善…”

    宁凡盘膝余地,心念一动,周身顿时有了无数魔道符文环绕,乌芒大作,黑气腾腾。

    眼中青芒闪烁,天人第二境的道悟,在此刻全力施展,不断推演着古魔破山击的瑕疵与不足。

    不断以那古魔破灭道的意志,淬炼自身的古魔精气,使得其体内的精气力量,一日比一日魔性深种。

    第二十日,第二十一日,第二十二日…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夺陵第二轮的时间,一天天临近了。

    明峰仙尊送给宁凡的灵果早已吃光,那些峰主的家底,也被宁凡吃去了不少,渐渐不好意思邀请宁凡了。

    如此一来,宁凡也不去做那恶客,而是****呆在主峰偏崖,完善古魔破山击的一些细节。

    另一方面,欧阳暖温养神元丹,进展十分顺利,目前已温养出了十二粒神元丹。不过据葬月所说,这个数目还远远不够,起码要有百粒以上神元丹,才可治愈百花帝的伤势。

    任重道远!

    ****温养神元丹,欧阳暖的药魂损耗颇为巨大,好在宁凡早已将塔木人送的万年药髓,拿给欧阳暖服食,倒也足以作为其药魂消耗的补充了。

    乌老八就有些不安生了,这些日子时常拿出他的搜宝龟,捯饬来捯饬去,似在搜索某种宝贝,可惜搜索地颇不顺利,时而皱眉苦思,时而唉声叹气,时而小眼一亮,时而却又怅然若失…

    葬月则大模大样地取用百花大帝的府库珍藏,用以稳固残缺元神之体,面色倒是一日比一日红润了。毕竟是百花帝故交,倒也不和百花帝客气。

    随着第二轮时间接近,百花峰地界,开始陆陆续续有陌生灵兽车进入,车上坐的,基本都是中州以外草原的修士,一入此地,便被肉翅少年直接领去主峰。

    而后,这些人便同样成了百花峰贵客,一一在主峰洞府的客房内住下,却皆是闭户不出,彼此并不走访的样子,默默等候着百花帝的召见。

    宁凡问了问肉翅少年,肉翅少年似得到过吩咐,并不隐瞒宁凡,一一告知。

    这些修士来自十余个不同草原,所处部落俱是各草原小比第一的部落,大卑三千部落对于中州五帝各有依附,而这些人的部落,依附的便是百花大帝,临近夺陵战第二轮,自然是要来拜见百花大帝的。

    宁凡心思一转,便明白了其中深意…

    “百花大帝伤势太重,即便伤愈,也极可能会修为跌落,故而对于夺陵第二轮的奖品南海泉水,定是志在必得。我与葬月等人进入大卑,不在百花大帝的计算之中,以百花帝的城府,多半对于此事早有布置,而这些部落,便是百花帝之前的依仗…”

    根据宁凡所获得的情报,历届夺陵第二轮,都有一百零八支队伍参加。除中州以外,其他一百零七个草原,由小比第一的部落派出队伍参比,队伍人数不得超过十人。

    而中州的这一支队伍,则是由中州五帝各自给出几个名额,由这些人中实力最强者,以一人队伍的身份,独自参加夺陵第二轮。

    夺陵第二轮对于骨龄一项有着严格限制,骨龄超过五百万年者,不得参加第二**比。故而第二轮的参比者之中,极少会有万古仙尊出现,大部分都只是碎念或者舍空。

    甚至于百花帝的这些依附者中,连碎念后期都没有几个,显然,更厉害的不是没有,只是因为第二轮的骨龄限制,而被刷下去了…

    “若是第二轮都是这种程度的修士,对我而言倒是一个机会…”

    又过了三日,百花帝忽然派人,请宁凡去洞府内殿。

    宁凡在几名肉翅少年的带领下,来到洞府内殿,目光微微一扫,发现竟已经有不少人等候在这里。

    基本都是来到百花峰的依附者。

    “此人莫非就是…”

    宁凡一至,顿时便有人注意到宁凡外修服饰,一道道充满忌惮的目光朝宁凡扫了过来。

    显然这些人来路上,已经听说了一个传遍中州的惊人消息:有一名外修,在百花峰以道象对决的方式,正面战败了百花大帝…

    以下克上,史无前例!

    “宁大人在此稍等,尊上马上就到。”

    几名肉翅少年对宁凡恭敬一声,告退到一旁。

    内殿顿时一片死寂,虽有一些人对宁凡极为好奇,却无人过来交谈半句,气氛一时有些沉闷。好在这沉闷并未持续太久,很快,内殿的另一侧通道中,七八名莺莺燕燕走了出来,正是百花帝的贴身侍女。

    在众侍女之后,百花帝有如上朝的女帝一般,脚踏赤霄毯,一步步走了进来,步伐带着凌人的霸气,美目冷冷一扫,所有依附者不堪其威,纷纷骇然低头,抱拳而拜。

    “参见尊上!”

    “免礼,你们便是各部派出的参比者吗?”

    百花帝目光微微一眯,有失望之色一霎闪过。若她的依附者中,只有这种实力的人才加第二轮,拿到南海泉水的机会并不大…

    毕竟起码进入前三名,才有南海泉水作为奖励,而据百花帝获得的内部消息,此次参比队伍中,拥有碎念后期坐镇的队伍,不下二十支;拥有碎念巅峰坐镇的,共有九支;便是仙尊坐镇的队伍,也有三支…

    三支仙尊队伍…以这些依附者的实力,几乎没有可能挤入前三…

    偏偏第二轮比试也不是斗法对决那么简单,更不容许使用仙帝一击之类的辅助之物…

    果然,此行只能靠葬月带来的这名外修了!

    百花帝微不可察地扫了宁凡一眼,嘴角有了一丝算计的诡笑。

    此人道象固然厉害,但第二轮比的可不是道象,道象厉害并无用处;不过此人本身修为是万古仙尊,这一点倒是可以稍稍利用的…至于骨龄,此人的骨龄简直年轻得可怕,似乎只有四万来年,完全符合参比标准。

    四万年修成万古仙尊?百花帝不以为然,她是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心道宁凡多半使用遮掩骨龄的秘术吧,竟连她这等上古成道的仙帝都看不破,倒是不错的秘术,能瞒过她,便能瞒过其他中州四帝,不会因此影响第二**比的…

    “咯咯,本宫今日唤诸位前来,是考虑到夺陵第二轮临近,想给诸位一些好处,稍后本宫会打开百花秘库,诸位可自行进入其中,能拿多少东西,便拿多少东西,本宫绝不吝啬!”

    百花帝声音一落,内殿之中顿时传出无数倒吸冷气之声。

    百花秘库!那不是百花帝的藏宝库吗,他们这等依附者,身份卑微,竟有幸能进入仙帝藏宝库!

    从前的岁月里,不是只有为百花帝立下大功的仙尊、仙王,能被获赐进入其中吗!

    传闻百花秘库之中布满阵法、幻术,是机遇,也是一种考验,能拿多少东西,全凭各自实力!

    传闻百花帝曾将前半生的修道感悟,凝成一颗舍利,如今就放在百花秘库之中,至今没有被人取走过!

    传闻百花帝阵道修为奇高异常,远超同阶,在这百花秘库之中,同样留有她的阵道感悟!

    又传闻百花帝于秘库之中,种有一株三荒毒仙,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毒花品种,采毒液一滴,可杀万古仙尊!

    还传闻…

    百花帝妖媚一笑,对于众依附者的惊喜模样十分满意,忽而注意到宁凡平静的模样,不由有了一丝凝眉。

    这小子,瞧不起本宫的珍宝储藏么…

    倒也怨不得宁凡如此平静的,实在是他见过的好东西太多了,也就从容了一些。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对所谓的仙帝宝库没有期待:既是仙帝宝库,说不准真能获得一些东西,对此行有所帮助的。

    “来人,带这些人前往本宫秘库!”

    “是!”

    几名肉翅少年,带着上百名依附者,从内殿一端走出,一路曲曲折折,不知走向何处。

    宁凡自然也跟在此列,暗暗取出搜宝罗盘,藏在袖中,越往前,搜宝罗盘上的重宝感应便越多,看来前方真的有不少好东西…

    众人离去后许久,百花帝忽然嘴角一勾,“不知那小子,能否顺利拿到【释刑寒露】…这可是能够暂时冰封刑环的好东西,可在短时间压制刑环封印,恢复本来修为。咯咯,就是副作用大了一些。不过若我不说,你又如何能够得知此事…”

    在肉翅少年们的带领下,群修来到了百花秘库之外。

    秘库的大门,是两扇虚幻不定的石门,禁制之力极强,显然暗藏了无数阵法,若有人擅闯此地,必会被阵法抹杀。

    一个为首的肉翅少年取出令牌,向那石门一招,石门顿时喀喀作响,向两边打开,露出其内幻雾缭绕的空间。

    “此地是尊上的藏宝空间,只这石门一个入口可以进出,其内幻术、禁制错综复杂,能否当真从中获得宝物,全看诸位的实力了。若是在里面难以支撑,可念动咒语,会被即刻传送出来,传送咒语是…”

    肉翅少年将咒语告知给了众人,并将进入其中的危险给众人讲了讲。

    听闻秘库之中还有一定风险,众人皆是内心凛然,倒是有了少许迟疑,没有立刻动身进入。

    只不过这迟疑没有太久,便有几个胆大之人率先进入其中,而后便是一个接一个的依附者,涌入其中。

    风险又如何!面前的可是仙帝宝库,为此冒些危险,又有何妨!

    宁凡没有急于进入,而是观察了一番石门入口的阵法禁制,才踏入其中。

    一入石门,宁凡立刻感受到一股传送之力在脚下激荡,下一个瞬间,他便被此地阵法,生生传送到一处桃林之中。

    这处藏宝空间颇为广阔,且对神念有着极强大的迷惑、限制,若呆得时间长了,甚至会对识海造成一定伤害。

    宁凡刚想散出神念探查此地一二,便感到一股吸力强行将神念吞噬,二话不说,将那丝神念斩断,神情有了凝重。

    倒是不能小觑此地阵法…

    不过若是给他足够时间,识破此地阵法,不难!至于此地阵法对于识海的伤害,则直接被他以势字秘破掉了。

    宁凡暗暗催动势字秘,一面在桃林之中搜索,一面暗暗铭记着脚下阵禁。

    这一处桃林,似乎是藏宝空间的其中一处藏宝之地,以宁凡的阵道修为,也耗费了许久,才从桃林另一端走出,一出桃林,便看到一个金屋,金屋之中,存放着一颗九转金丹,是提升修为的丹药,名为【普陀丹】。

    此丹在大卑族极负盛名,宁凡倒也听说过一些此丹的消息。听说此丹不同于普通的丹药,药效霸道异常,一颗丹药的药力,甚至可抵十枚碎念道果!

    当然,此丹的炼制也是极其复杂,药材更是难以搜寻,据说便是一些成名已久的大卑金丹炼丹师,十炉也往往只有一二炉能够成功,且每一炉只能同时炼制一颗普陀丹,若是两颗同炼,则必定失败,难以掌控…

    想不到竟能白得一颗普陀丹!

    宁凡稍稍检查了一下,发现此丹并无异常,便将之吞服,一番炼化后,古神、古妖修为又有了不小精进。

    等闲碎念绝对不敢如此的,但宁凡乃是九涅天魔,肉身完全足以承受此丹药效,所缺的只是之后的慢慢炼化而已。

    而后寻了道路,继续在此地搜索起来。

    “此子竟如此快速,便穿过了桃林阵法,拿到了普陀丹…”内殿之中,百花帝似有感应,微微皱了眉。此阵可是她耗费巨大心血布下,便是辅峰上的仙尊、仙王,没有数日功夫,也是走不出的,唯有放弃桃林,原路返回…

    她似乎低估了此子的阵法修为。

    宁凡离开桃林金屋,一路前行,穿透幻雾,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大江所在。

    这江水不是旁物,皆是品质不凡的道泉,达到了八品品阶,且有一江之多!

    “可惜,如今七宝妙树似乎只有六品以上道泉浇灌,才能继续生长,这些道泉虽多,却对七宝妙树无益。”

    不过,倒是可以全部收走,拿去浇灌另一株植物…四帝罗汉松。

    便是用不完,也能拿去交易。须知大卑族内,普通货物以金银交易,高阶修真材料却往往是以物易物,这等数量的道泉,若是拿去交易,定能换到不少好东西。

    记得百花帝似乎说过,只要实力足够,可在秘库随便取物云云…

    有此言在先,宁凡自然不会和百花帝客气,直接展开神通,将大江之上的禁制一一破掉,并将整条道泉江河收走了。

    “连道江之禁都能破掉!”百花帝又有了感应,以她仙帝身份,损失一江道泉,都有些肉疼的。

    按照她的计算,这些人进入秘库,顶多能各自破开一二处禁制,且破开的大多都只会是低阶禁制,取走的也只会是她事先安排给个人的东西才对…

    但宁凡却是一个例外,她低估了此人的阵道修为。

    她的安排,是宁凡被桃林所困,不得不退出桃林,并按照她安排的路线行进。

    然而宁凡却是直接冲开桃林,并朝着另一个方向收取宝物去了…

    “来人,召七峰万古来此!”

    “是!”

    很快,七名辅峰峰主便齐齐来到,便是重伤未愈的明峰,也来到此地。

    七人一到,百花帝也不与众人解释,只交给各人一列阵旗,令众人朝阵旗输入法力。

    此事她本可自行办到,但她不愿在重伤未愈的情况下妄动法力,故而便派下属去做了。

    其他六名万古强者,皆是一头雾水,不明白百花帝此举有何深意。

    唯有辅峰之首的白鹿真人,猜到了一二,暗暗诧异:这不是秘库中的阵法阵旗么,尊上唤我等来此加固秘库阵法,莫非是要给秘库中的某人吃些刁难?

    听说今日尊上下了命令,让一众依附者进入秘库挑选宝物,那宁凡小儿似乎也在此列。

    莫非,是尊上的安排出了某种变故…

    能引动变故的,自然不可能是那些修为平平的依附者,极可能是…宁凡!

    “若是为难此人,老夫说不得要出些力气了。”

    白鹿真人立刻朝着阵旗大把大把输入法力。

    当日他被宁凡所摄,虽说不敢与宁凡为敌,对宁凡却多少有些怨恨的,今日不必直面宁凡,便可报复一二,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一机会。

    其他六名万古老怪,也纷纷朝着阵旗输入法力,不敢怠慢,便是明峰仙尊,也在可控范围内输入着法力。

    有着七名万古老怪加持阵法,宁凡很快发现了不同。

    他离开大江之后,继续前进,来到了一座毒雾弥漫的花园,那毒雾颇为不凡,竟带给他一丝危机感,想来不是凡物。

    按照宁凡的打算,是顺手破开此地禁制,将这毒物顺手取走,然而刚一尝试破除禁制,便有一股浩瀚法力从禁制中传出,震得宁凡噌噌连退,胸口气血翻涌,缓了许久才平稳气息。

    “此地禁制,远比之前几处厉害…”

    这倒更激起了宁凡几分兴趣。

    势字秘已被宁凡催动到极致,宁凡大手一挥,一道道天地大势凝成的金色匹练,被其打出,轰在此地禁制的薄弱点。

    此地禁制倒也反抗顽强,但耐不住宁凡毫不间断的攻击,渐渐地,便有一些输入法力的仙尊,承受不住了。

    首先是重伤未愈的明峰仙尊,其次是其他万古仙尊,再其后,便是第二峰的仙王也有些不堪承受了。

    “让尊上失望了,我等跨域太远,难以掌控此旗所盖阵法,被人破了阵。”六人倒也面色如常,只道破阵的是哪个中州大帝,在与百花帝跨域比试,倒也并不觉得输给中州大帝有多么羞愧。

    唯有白鹿真人还在苦苦强撑,并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那宁凡怎可能有如此高深的阵道修为,以百花帝所布阵法,加上七名万古法力输出,都阻不了此人前进的步伐吗!

    嘭!

    却是白鹿真人放弃地太慢,被那阵法被破的反噬牵连,识海剧痛传出,顿时喷出鲜血,气息萎靡了少许。

    神情更是骇然无比。

    此人阵道之强,即便还不如尊上,也不弱多少了!

    非他可胜!

    “罢了,此事是本宫疏忽,你们退下吧。”

    百花帝遣退了众万古老怪,秀眉一蹙。

    她有言在先,入秘库者可凭实力自行取宝,就不会反悔,此事既已失算,便也只得如此,任由宁凡在宝库中肆虐了。

    藏宝空间,宁凡破开了毒雾阵法,看着眼前一株毒气冲天的幽绿花朵,微微凛然。

    好霸道的毒气!

    此花毒液一滴,估计便能毒死万古仙尊了,若是整株毒花,恐怕即便是仙王也能毒死。

    当然,此花不仅仅是这点功用,若只是毒人之效,也不至于被百花帝如此看重。

    此花若是服食,似乎…能够极大加强修士对于毒物的抗性。

    当然,想要服食此花,以宁凡的心性,都有些毛骨悚然的,毕竟内服毒花一事,便是灭神盾这等至宝,都无法给宁凡太多帮助的,只有凭借宁凡本身实力,抗衡此物剧毒,并将此物毒性逐渐吸收,以此增加自身毒抗…

    难!以宁凡如今修为,贸然服食此花,无异于送死。但,宁凡倒是不介意,将此花暂时收走,留在身边,慢慢培养的。

    待日后修为更高,足以硬撼此物剧毒,再服食也不迟啊。

    毒抗一高,面对一些玩毒老怪,定是先天不败的局面了…

    “此花是叫三荒毒仙么…”

    宁凡目光扫了一眼毒园中的一块石碑,转身离开毒园,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搜宝罗盘传出的感应,还很多,此地好东西绝对还不少,随着宁凡对此地阵法的领悟,行走起来竟是越来越容易。

    至于其他进入秘库的修士,则早已承受不住此地阵法威压,一个个念动咒语,传送出了秘库。

    一个个都有所收获,也皆是大为激动的模样,只是比起宁凡,那些人的收获简直不值一提。

    时间一点点流逝,宝库外的依附者们早已按捺不住心中激动,想要回归各自客房,服食领悟一番了。

    然后肉翅少年们却拒绝带众依附者离开此地。

    理由是还有一人没有回来。

    谁?

    过了这么久,竟还有人能在秘库之内支撑!

    众依附者这才发现,宁凡并未归来,仍在秘库之内寻宝。

    羡慕者有之:能在秘库之中呆这么久,该得到多少好处啊!

    惊叹者更是有之:传闻此人是一个修为封印的万古仙尊,如今看来,此人即便修为封印,也绝非等闲碎念老怪能够比拟的…

    不愧是在道象上,战胜仙帝的强者,盛名之下果无虚士!

    宁凡并不知外面众依附者的惊叹,此刻他一心一意在秘库中寻宝,不断扩大着收获。

    又一粒普陀丹,仍是立刻服下,面无异色…

    一部双修古经,记载的是佛门欢喜禅的修行之术…宁凡有了阴阳变,自然不会修炼佛门欢喜禅,但观看一二,倒也能获得一些印证。

    一座九转铅丹、银丹堆成的小山…呵呵,又有了以物易物的资本。

    一大片百万年灵果的果园…宁凡自是将灵果摘了个精光。

    还有一大批古丹方、大卑功法、药魂秘术…宁凡倒也懂得收敛一二,没有直接拿走原本,而是各自刻印了一部拿走。

    最终,绕了一大圈后,宁凡又走回了最初的桃林附近。

    桃林他去过,自然不打算再进,想着此地已经转了十之六七,差不多可以离去了,若是做的太过,难免会真的激怒百花大帝。正欲念动咒语,忽有一股腥风扑面而来,腥风之中,不断传出嗡嗡之声,赫然是一只拇指大小的血蜂,骤然朝他攻了过来。

    区区一只血蜂,竟有着不下于碎念巅峰的气息,宁凡目光一凝,将灭神盾护体金光外放到身外三丈,轻易挡下了血蜂攻击。

    “嗯?”

    那血蜂好似发出了一声轻咦,又好似不曾发出过,忽然掉头一转,朝另一个方向逃去,似畏惧了宁凡一般,朝幻雾一钻之后,竟是再也找不到它的下落了…

    “想逃么…”

    宁凡目光微微一闪,翻手取出搜宝罗盘,将刚刚交锋的一刹那,从血蜂身上捕捉的一丝气息打入罗盘。

    此罗盘可不仅仅能用于搜宝,更可拥有搜人,天上地下,无物不搜!

    如此一来,此地幻雾虽强,但宁凡还是轻易确定了血蜂逃跑的方向,一路追去。

    此蜂逃离之处,或有重宝也未可知,而这血蜂,极可能就是护宝灵虫…

    宁凡一路追赶,不知追了多久,忽有冲天血光从前方幻雾透出。

    再往前,便是一片连天血海,却被什么东西生生冻住,化作一海寒冰。在这凝固的血海上空,漂浮着一个玄冰台,玄冰台之上,噬人的寒气不断冒出,那寒气之强,便是宁凡这等五行辟易的修士,也有了些许寒颤。

    “这是什么东西…”

    那玉台之上,放着一个玉盘,玉盘之中,只盛放着一滴幽蓝色的半冰冻液体。

    便是这滴液体,散发出了惊人寒气,将下方一整片血海都冻住了!

    甚至就连宁凡体内的刑环,面对这惊人寒气,都有了一丝凝滞,似乎有些难以封印宁凡修为了。

    宁凡的劫血修为竟在靠近这液体的瞬间,有了极少一丝解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