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19章 南海泉水

第1019章 南海泉水

    “胜了…”

    宁凡一挥手,弥漫万里的黑夜道象,顿时如烟云般消散了。

    他的神情十分平静,气质与之前相比,有了极其细微的变化。在他的身上,仿佛多了一股自信,那是战胜百花帝后,所带来的道心上的提升。

    若比修为,他或许还不是仙帝对手。

    但若比道象,便是六劫仙帝,他也敢一战,面对仙帝,倒也无需觉得矮人一头。

    整个百花主峰因宁凡的道象,而变得魔气冲天,魔氛残留不去。那些精修佛法的百花修士,明明有些难以承受这等魔气,但却无人喧哗,无人离去,整个场面诡异地安静,只剩山风的声音,似乎所有人都还沉浸在百花帝落败的震惊之中。

    下位仙尊,竟在道象一途战胜了堂堂百花大帝,此事若是传开,必将引发中州轰动!

    且明眼人都看得出,百花帝之所以落败,并不是她的道象太弱,而是宁凡道象太强!

    强得离谱!

    咳咳咳!

    百花帝勉强稳住身形,虚弱得咳嗽起来,望着宁凡的目光,带着难以掩饰的骇然与颓废。

    许久,她才从那种颓废中走出,面无表情地对宁凡道,

    “你赢了,本帝言出必行,我百花峰与楚烈多兰的恩怨,从此刻起…一笔勾销!楚烈多兰若想去祭拜她的母亲,谁也不许阻止,若在我百花峰地界行走,也不得有任何人…对她出手…”

    语气多少还是有些不甘心的…

    “来人,给宁友、楚烈圣女准备客房,从即日起,这二人便是我百花峰贵客,任何人不得怠慢!对决已经结束,非巡山之修,速速离开主峰!”

    百花帝一令之后,在几名肉翅少年的搀扶下,转身离去。

    继而便是满场哗然!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大闹百花峰的宁凡,不仅没有被降罪,反而一举战胜了百花帝,成了百花帝贵客!

    而谁又能想到,与百花峰仇深似海的多兰…竟≌■≌■≌■≌■,m.♂.±因今日之事,与百花峰恩怨两消。

    哼!

    不少百花修士冷哼一声,拂袖离去。这些人基本都有亲朋好友死于前代楚烈帝之手,故而对于多兰算得上恨意滔天了。可惜,如今百花帝已经下了命令,则这些人纵然再不甘心,也不敢再对多兰出手了。

    也有少数修士并未急着离去,而是与宁凡略略客套几句之后,才离开主峰。

    算是与宁凡混个脸熟吧。

    以大卑人的骄傲,本不会对区区外修心生结交之心,只不过无论在哪个地方,强者都是受到尊重的。宁凡在道象战中以下克上,正面击溃百花帝,这是其实力的表现,一旦传出,可惊世骇俗,足以让这些倨傲的大卑人对他心生尊重。

    不过碍于百花帝遣散众人的命令,这些人虽有意结交宁凡,却也不敢久留此地,大多只和宁凡通了姓名,便离去了。

    这些人中,甚至包括几大辅峰的峰主。

    除了第六辅峰的明峰仙尊重伤未至,其他六名峰主都在此地,分别与宁凡过了姓名,语气皆十分客气。便是第一辅峰、第二辅峰仙王峰主,对宁凡也是平等结交,并无任何傲慢言行。

    以这六位峰主的城府,哪里揣摩不出百花帝的态度。宁凡与救治百花帝的外修是一路人,故而是百花峰的贵客;其本身又具备击溃仙帝道象的实力,与之结交亦不**份。

    对于六名峰主的主动结交,宁凡应对地极为客气,没有闯山时的肆无忌惮,也没有对决百花帝时的魔性凛然。

    反倒温润如谦谦君子。

    这倒是让几位峰主十分意外,对于宁凡的魔道修为则又高看了一分:能够随心所欲掌控魔心,可不是随便哪个魔修都能办到的。

    简短的寒暄后,六名峰主亦不敢在主峰之上久留,告辞离去了。不过离去之时,六人纷纷出言相邀,邀请宁凡来日造访各自辅峰,并言及会以各峰最珍贵的灵果招待宁凡,如此盛情难却,宁凡只得一一应下。

    待所有观战修士离去后,便有几名肉翅少年,来领宁凡与多兰重入洞府山门,前往客房歇息。

    客房有上百间之多,大多空置,落满灰尘,其中唯有三间客房打扫地极为干净,并有侍女服侍。

    “这三间客房,分别是月大人、欧阳大人、乌大人的房间。这个时辰,三位大人还在给尊上炼药,脱不开身,再有一盏茶的时间,宁大人多半能见到三位大人的。”其中一名肉翅少年神情木然解释道。

    这少年口中的月大人,指的自然是葬月了。葬月在大卑族仇家不少,泄露名号极可能引来麻烦,故而是以化名进入百花峰的。这一,宁凡一想便明白了。

    “两位大人的房间,稍后便会打扫好,请大人稍等。”

    话间,便有八名年轻貌美的侍女,奉命前来打扫客房,不多时,便将两间客房打扫出来,并在每个房间留下四人服侍。

    这两间客房,自然是宁凡多兰一人一间了。

    不过入住之前,几名肉翅少年还是多问了一句,“不知宁大人与多兰大人是否需要同住一间客房?若有这方面的需要,我等会令侍女重新打扫一间较宽敞的客房,给二位大人居住,以方便二位大人夜里办事。”

    夜里办事…夜里办事…

    多兰只觉耳根发烫,匆忙解释道,“不必如此,我和宁前辈不是那种关系,各居一间客房即可。”

    她又不是宁前辈的姬妾,岂能住在一起…话这些尸魔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否则为何会多此一问。

    现在想想,宁前辈为了保护她,竟敢公然忤逆堂堂百花大帝,更不惜与堂堂仙帝道象对决。此事落在旁人眼中,多半会有一些浮想联翩的。

    会将宁凡的行为,当成英雄救美,当成二人之间有所暧昧,有所私情…

    但只有多兰明白,宁前辈对她并无男女私情,仅仅是因为护短,才一意孤行要保护她的。

    只是因为护短啊…多兰莫名有些失落了。

    宁凡倒是有些失笑,这些尸魔少年灵智不低啊,这种********之事,竟也能考虑地这般周到。

    可比普通尸魔灵智高出太多。

    看来这百花大帝对于炼制尸魔,有其独到秘诀啊…

    肉翅少年也只是一问而已,见多兰拒绝,想了想,转而又道,“二位乃是尊上贵客,按规矩,在这洞府之中,是可以享受鼎炉侍寝的。若宁大人需要女子侍寝,可随便收用此地侍女。至于多兰大人…洞府之中并无男鼎服侍,此地所有男子,皆只归尊上一人所有。若无尊上命令,我等并不能服侍多兰大人的。故而若是多兰大人有所需要,务必提前通知我等,我等会想办法弄来一些男修,供大人享用的。”

    “不必!我不需要男修侍寝!”多兰面色更红,暗道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这些肉翅少年的脑子,难道只会考虑男女情事么…

    能不能不要每个问题,都和此事有关!

    “多兰大人似乎对男女情事不甚感兴趣?莫非是身体有什么隐疾?尊上善于采百花花蜜制香,可催情涨欲,治疗各种情事隐疾,其中适于女子使用的熏香,有酥身软凝香、花径红湿香、一夜十夫香三种,若多兰大人有需要…”

    “不要!什么香都不要!”

    “客房内备有各种玉势,多兰大人可自行取用…”

    “不需要!”

    “每日子时,会有侍女奉上合阴暖阳茶…”

    “不需要!”

    “尊上的双修感悟碑,允许入住之客观览,若多兰大人有需要…”

    “不需要!”

    “库房内有名僧欢喜所绘的房中术秘卷,不知…”

    ……

    ………

    “什么都不需要!”

    多兰俏脸红得可以滴出血了。

    肉翅少年们却有些紧张了,这多兰大人什么都不需要,莫非是对他们的招待有所不满?若尊上怪他们待客不周,可是一桩麻烦,故而多兰越是拒绝,他们反倒越是热情。

    “好了,你们可以退下了,若有需要,楚烈圣女会和你们提的。”宁凡见多兰实在窘迫,便出言遣退了几名肉翅少年。

    多兰顿时报以感激的目光。

    对上宁凡坦然的目光,不自禁的,就想起宁凡决然挡在她身前的一幕,霎时间,多兰只觉得芳心乱了跳动,满腹情思如堵,一腔感谢欲,却又想起宁凡那番是敌非有的忠告,一时又有些张口结舌,竟不知该对宁凡什么好了。

    她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上宁前辈了。

    但,这是错的…

    宁凡收回目光,微微一叹,淡然道,“有话要?”

    “没有…”多兰有些心虚地低下头,双颊布满红晕。

    “如此最好。你上山之时,被那迷雾阵法所困,受了一些伤势,若不及时治疗,难免会留下隐患的,便快些去疗伤吧,我于刚才一战,也是有些领悟的,想要即刻回房感悟一番,便不和你多什么了。”

    宁凡转身朝自己那间客房走去。

    多兰看着宁凡的背影,满腹情思,化作怅然幽叹。

    “对了,你的东西还没还你,那长须老僧之前将你的束发蛟筋夺走了,我夺回后,只忙于闯山,倒是忘了还给你。”

    宁凡忽而回头,将一个储物袋交给多兰,而后才步入自己的客房。

    这是从长须老僧那里夺来的储物袋,里面有长须老僧的碎念珍藏,不过对于如今的宁凡可有可无,倒是一并送给多兰了。

    多兰打开储物袋,从中取出了自己的束发蛟筋,一股暖意填满心头。

    “谢谢…”她低声如同自语,而后同样步入属于自己的房间。

    一入客房,宁凡便直接遣退了四名眉目含春的娇美侍女,独自待在房中。

    他并非急色之人,应该,他的人生之中,并不缺乏女子,故而对于此地侍女,没有任何采撷之心。

    倒是让那四名有意攀附宁凡的侍女大失所望。

    欧阳暖等人还在忙碌,稍后才能见到。在此之前,宁凡确实有心整理一下之前一战的感悟。

    与仙帝一战,宁凡不断领悟了诸多道象运用,更头一次领悟到了古魔一脉的精髓。

    破灭…

    宁凡能够依稀感受到,在领悟了破灭二字后,他体内的古魔血脉,有了完整之感,好似唯有从此刻开始,他才是真真正正、傲视仙佛的古魔。

    只不过宁凡对于古魔破灭道,也只是初悟而已,想要加深感悟,恐怕还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才可。

    古魔的道,是破灭二字。

    古神的道又是什么?

    古妖的道又是什么?

    想必也要有所领悟,二者才算真正完整吧。

    才是真正的古神、古妖啊!

    很快,宁凡便将此战收获粗略整理了一番,转而想起百花帝落败最后的一幕,忽然神情有些凝重了。

    百花帝落败之后,变成了一朵枯萎凋零、没有生命的花朵…

    变成花朵,可以用百花帝本体是花草成精来解释,若是被打出本相,自然是这般姿态。

    但为何是一朵没有生命气息的花朵…

    即便百花帝本体是花,也不该没有生命才对。

    难道百花帝其实是一个死人?

    此事并非没有可能,毕竟也有尸魔得道的大能修士,他们本身便是没有生命的存在。

    然而疑却是,百花帝人形状态下,给宁凡的感觉,分明没有半尸魔气息,反而是生命气息极为旺盛的状态。

    应该是活人无疑…

    若真是活人,那死花的本相便无法解释了,活人的本相可以是花,但不可能是一朵死去的花…

    最让宁凡在意的,是那一刹那,其左眼妖目,分明从那朵死花之上,感受到一股极为隐晦、微弱的幻术力量。

    身具扶离破幻天赋,宁凡对于幻术的感知极为敏锐,他自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一刹,他从死花之上,察觉到了近乎恐怖的幻术力量!

    随后那幻术力量一催动,竟如幻化一般,将那朵死花,一幻化成百花帝的模样…

    宁凡目光极为凝重。

    那等程度的幻术,绝对是他生平仅见!

    就仿佛,有什么人以绝强幻术,将一朵没有修为、没有生命的花朵,幻化成了一名仙帝…

    难道百花帝不是真正存在的人,而是…幻术造出的人!

    这个念头一经出现,便在宁凡心头翻起惊涛骇浪。

    他无法确信这种猜测是真是假,但若是真,则此事实在有些恐怖了…

    百花帝绝对不是弱者!

    能以幻术幻化出一个百花大帝的人,又该有多强!

    又该是何等玄妙的幻术!

    且若此事是真,百花帝身上的秘密,大卑族内可有人知晓?还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这一秘密…

    此事若是宣扬出去,是否会触及大卑族内的一些忌讳…

    又或者,一切都只是自己多心了,活人与死花之间并不矛盾,而是功法所致…

    能制造仙帝的幻术…世间真有这般强大的幻术么。

    宁凡微微感叹,只觉得这百花峰的水,比自己想象中还要深。

    又过了一会儿,忽有一股黑运气息,从门外直扑而入,宁凡双目一睁,知道是乌老八等人回来了。

    “主子,我最最敬爱的主子,你终于来了!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八忠心耿耿,有若关云之长,替主子守护着月主母、欧阳主母,不知经历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其中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甚至因为不懂中州法纪,数度被各大城主追杀,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宁凡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已有一个形貌猥琐的绿豆眼老者闪身入内,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嚎啕大哭。

    不是乌老八,更是何人!

    “你的一些词语,用错了…”宁凡有些无语。

    “主子,你不知啊,不知啊!八受尽了苦,遭尽了罪,甚至数度濒临死亡!若非为了一腔忠诚,满腔热血,若非为了对主子的拳拳思念,殷殷感恩,若非担心辱没主子的神武英明,高风亮节,八早已被敌人打得两肋插刀,肝脑涂地…”

    “够了!储物袋给我看看!”宁凡眉头一皱,魔念闪动。乌老八顿时一个激灵,霍得站起,站得笔直,并将腰间的储物袋藏了藏,内心则狂震不已。

    这才多少日子没见,这煞星的魔道气息怎么又强了!真是吓人…

    “什…什么储物袋,主子在什么,八不懂啊…八真是愚蠢,真是蒙昧,竟听不懂主子的金玉良言…”

    “三息之内,你若不将储物袋交出来,后果自负!”宁凡内心失笑,面上却装出煞气腾腾的模样。

    吓得乌老八赶紧交出了储物袋,并一副心甘情愿的模样。

    宁凡只略略一扫储物袋,便无语得合不拢嘴了。

    他本就不相信乌老八来到中州的这一路吃了苦,遭了罪。

    这货修为固然被刑环封印了许多,但其气运又没被封印,须知乌老八一身黑运神通,大多直接与气运等级挂钩的,反而与修为干系不大…

    这货若想阴人,恐怕仍是一阴一个准,按照这货的脲性,一路进入中州弄得鸡飞狗跳,多半是真,也多半从中收获颇丰。

    故而宁凡才会一见面就索要储物袋,想看看乌老八此次中州之行的收获。

    果然,这才放乌老八自由活动了没多久,这货的储物袋就多了数不清的好东西。

    药魂石…竟有不下一千万块!这货从哪里弄来了这么多药魂石,这可够他们在大卑族待太久太久了。

    对于药魂不强的外修而言,药魂石的数量,直接决定滞留此地的时间啊!

    丹药…不下百瓶,且每一瓶都是九转以上的丹药,产自大卑族,有铅丹,有银丹,也有金丹…

    法宝…这货的储物袋里,竟然多了一件十二涅后天法宝,十来件是九涅、十涅的法宝!那件多出的十二涅法宝,是一个翠绿色的帝王古冠,似乎是个防御法宝,威能极为不弱的样子,且除了防御效果,似乎还有其他能力…

    似乎能短暂增幅修士的气运…

    “主子若是想要那帝翡气运冠,便拿去吧,八讹来此宝,本就是为了献给主子,绝对没有半私吞之心!请主子笑纳!”乌老八内心肉疼不已,面上却堆着谄媚的笑容。

    宁凡微微失笑,摇摇头,防御法宝,他有古国灭神盾,用不着这个区区十二涅的后天法宝。这法宝可以加持气运,倒是十分玄妙,不过显而易见,此宝对乌老八好处更大,毕竟乌老八的底牌,便是那一身黑运…

    此宝对于乌老八的效用,比普通先天法宝还要巨大啊。

    “放心,这绿帽,你自己留着,我不要。”

    宁凡的话语,落在乌老八的耳中,那是分外中听啊,完全不在乎绿帽的另外一个歧义。只要主子不和他抢这绿帽,储物袋里其他东西随便拿,他乌八不在乎!嘴上自然又是对宁凡一连串的吹捧、表忠心,一再声称自己有了绿帽加持黑运后,必定为主子效命疆场,成为主子的一把尖刀,替主子开疆拓土,为主子征战四方,以我热血,为你封疆…

    这些马屁,宁凡直接无视了。淡定地将药魂石取走了一大半,只给乌老八留了少数,又把丹药拿走了大半,便把储物袋还给乌老八。

    羊毛不能一次剪光。

    宁凡还指望乌老八继续掠夺四方,给他积累财富呢,自然是要给他留些好处的。

    做完这一切,宁凡彻底无视了乌老八,目光微微一斜,正对上欧阳暖、葬月有些促狭的笑容。

    这对主仆真是一对活宝…

    “事情还顺利吗?”宁凡问的,自然是打听九狸祭器消息的事情。

    葬月一行提前来中州,可不就是为了此事吗。

    “还算顺利,按照我们与百花帝的约定,只要暖妹妹温养出足够数量的丹药,助其治愈伤势,她便将所知的祭器消息,告诉给我们。只可惜,某人悍然出手,竟以下位身份,将百花帝打伤,使得百花帝伤势加重。如此一来,我和暖妹妹怕是要温养更多的丹药,才能达成约定了…”葬月没好气地瞪了宁凡一眼,显然回客房的路上,她已经听了宁凡道象对决的事情。

    那敢怒不敢言的眼神,似乎是在责怪宁凡打伤百花帝一般。

    毕竟她与百花帝也算是故交啊,她还欠百花帝一些人情未还呢,还真担心宁凡直接把百花帝打死了…

    百花帝本就已经重伤垂死,伤势容不得继续加重啊…

    当然,葬月绝不会承认,她实际也有些担心宁凡的。与仙帝对决,此事实在有些莽撞了,这霪贼胜了最好,但若是败了,那可就危险了…

    道象对决,凶险异常,即便百花帝留宁凡性命不杀,也多半会给宁凡一些惩戒的。

    重伤,打落境界…都有可能啊。

    欧阳暖倒是毫不掩饰对宁凡的担心,想些责备的话,对上宁凡有些烫人的目光,到嘴边的话,立刻没了气势,只微微叹道,“对方是仙帝,夫君应该谨慎一些的…”

    转而又有些嗔怪地看了宁凡一眼,“听夫君是为了一个大卑女子,才与百花帝起的冲突?”

    “不是你想的那样…”宁凡大感头疼,正欲解释。

    欧阳暖却和葬月齐声道,“我懂,不必解释。”这二女好深的默契!

    只不过前者是淡然的口气,后者是挖苦的口吻。

    欧阳暖是早已知晓宁凡是乱古传人,而对这类事情有着心理准备。

    葬月则是早已认定宁凡是霪贼,而试图借助任何时机挖苦宁凡两句。

    不必解释是么…

    那就算了,不解释了…

    宁凡将可怜兮兮的乌老八撇在一边,只与二女对坐叙话,问明了二女这一路的经历。

    有乌老八跟随,他们这一路自然是鸡飞狗跳,不过来犯之敌,大多都被乌老八的黑运直接打发了,包括仙尊、仙王,只要仙帝不出,还真没几个人奈何得了乌老八。

    尤其是半路上,乌老八意外收获了绿帽这一战利品,此后黑运威能加成不少,自是更加厉害。

    虽在中州惹事不少,但好在他们到了百花峰后,直接被百花帝视为上宾,如此一来,那些想对他们出手的势力,便一个个顾忌重重,不敢出手了。

    再之后,葬月等人便留在百花峰给百花帝温养丹药了。

    按照葬月的法,百花大帝并不缺炼丹师,单九转金丹级炼丹师,便请了数个,专职为百花帝炼制疗伤丹药。

    对于四天而言,九转金丹级炼丹师少之又少;对于大卑族,金丹级炼丹师同样不多,却也并非罕见。

    百花帝的伤势十分古怪,治伤的丹药,也是一种极为偏门的九转金丹,有诸多专职炼丹师在,自然无需欧阳暖亲手炼制丹药的,甚至早就有不少半成品丹药被炼制出来。只是此丹的炼制要求相当苛刻,必须有少数几种稀有药魂相助,才能炼制成功,而五色药魂,恰恰是其中的一种。

    “百花帝是被轮回之力所伤,故而她的伤势,才会迟迟难以痊愈…”葬月微微一叹,道出其中秘辛。

    “轮回之力?若是真正的轮回之力,怕是直接就取走百花帝的性命了,便是造成伤势,也绝不是区区九转金丹可以治愈的,想来伤及百花帝的轮回之力,若非残缺,便是有所瑕疵…”宁凡对于轮回之力有所了解,倒是猜中了事实。

    “不错,伤百花的,不过是第二步大能模仿出的轮回之力而已,并非真正。否则百花就不是重伤那么简单了…”葬月感叹道,片刻后,又十分感激地握了握欧阳暖的手。

    “若非暖妹妹身具五色药魂,恰是可炼制【神元丹】的稀有药魂之力,想要治愈百花,可没有那么简单。此事还要多谢暖妹妹出手相助了。”

    “葬月姐姐何须客气,此事从根本而言,也是为了帮助夫君,我自然是要尽一份力的。”

    “大卑族有太多古丹方,无不是必须稀有药魂的拥有者,才能炼制。这也是大卑人如此敬重稀有药魂者的缘故…”

    “到稀有药魂,姐姐可还记得前些日子我们见过的那些药魂拥有者…”

    这葬月竟和欧阳暖越越投机,反倒把宁凡撇在一旁,二女自顾自聊天去了。

    宁凡有些好笑,感觉自己无法插进去嘴,便索性坐在一边,听二女话了。

    “主子…忠心耿耿的八,愿意陪你聊天?”乌老八嗅到表忠心的机会,虎躯一震,凑了上来。

    “不必。”淡淡两个字,却高冷到让乌老八大受打击!

    主子宁愿沉默,也不愿和八聊天…

    主子宁愿沉默,也不愿和八聊天…

    主子宁愿沉默…

    主子…

    主…

    继续无视可怜兮兮的乌老八。

    听着听着,宁凡竟渐渐目光凝重,因为葬月终于聊到她当年横行大卑的往事…

    按照葬月的法,她当年是深陷重围时,被百花帝所救,因而欠下百花帝一个人情。

    也因如此,恰在宁凡外出之时,她偶然听百花帝重创的消息,便以秘法与百花帝取得联系,在得知百花帝可能会知祭器下落后,更是带着欧阳暖,直接赶到中州,来救百花帝。

    救人心切啊,实在来不及等宁凡返回了!

    从这一讲,葬月缺虽多,却实在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

    “当年我仗着巅峰仙帝修为,横行中州,却被一名忽然窜出的牛精重伤,危急关头,是百花以其精深阵道,救下了我,若非是她,我当年便是不死,也会付出极大代价…”

    “犹记得我与百花初遇之时,她性子柔软,慈悲地如同佛经记载的救苦菩萨,也从未如此好男色…只想不到,这些年过去,她竟变成这般模样…杀伐果决,霸气外露,且竟然男侍众多…”

    “一别多年,倒真是物是人非了…”

    葬月十分感慨,那种物是人非,是间隔了从上古到今日的这段岁月。

    比起如今的百花帝,她当然更喜欢从前的那个百花,喜欢那个连蝼蚁都要救一救的姑娘。

    很傻,傻得不像一个修士,但真的很可爱啊。

    虽如今的百花帝变化很大,放浪形骸,狠辣诡谲,但她素来是个重恩之人,自然不会因为对方这改变,而遗忘对方的救命之恩。

    真正的朋友,就是无论对方变成什么模样,她,就是她。

    她,只是她。

    “等等,你是从前的百花,与现在的百花,性格差异很大?”宁凡忽然开口,打断了二女的交谈。

    葬月习惯性地讽刺道,“你干嘛这么关心与百花有关的话题?莫非你这霪贼,看上百花了?若真是如此,我可要奉劝你了,百花这类女人,你最好离远些。”

    语气看似讽刺,实则却有一丝忠告。

    怕宁凡和百花帝双修不成,反被百花帝采补干净了…

    现在的百花,可不是什么善类,最好别碰…

    “你的忠告,我记住了,我的问题,你好歹也回答一下吧。”宁凡有些无奈,葬月什么时候才能改改她满嘴火药的习惯。

    “好好好,你是主子,你回答,的怎敢不回答?百花确实与从前判若两人,但修真之事便是如此,人,总是会随着岁月改变的,没有人会永远留在原地,也没有谁是永远不曾改变的…”

    真的是这样么?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脑海中依稀可以想象,当年的百花帝圣洁如菩萨、不忍伤害蝼蚁性命的一幕。

    有没有一种可能…

    百花帝并非是性格大变…

    而是从前的百花,与现在的百花,根本不是同一人…

    “不管此事真相如何,都与我无关,不可牵涉太深…”

    宁凡有了决断,便不再打探百花帝的任何消息,又与二女叙了些话,便各自回房歇息了。

    欧阳暖替百花帝温养丹药,心神损耗很大,故而宁凡没有和欧阳暖同房,而是给了她足够的休息时间。

    第二日一早,欧阳暖便如从前一样,和葬月、乌老八一道,前往百花帝洞府中的炼丹房,去以五色药魂温养百花帝的半成品神元丹了。

    宁凡跟去看了看,发现以他如今的药魂等级,帮不上什么忙,便没有展露药魂,插手此事,而是替欧阳暖护法了一天。

    第三日,宁凡仍去替欧阳暖护法。

    第四日,百花峰七辅四十九峰,不少峰主都陆续送来拜帖,邀请宁凡造访。

    宁凡当日答应了要造访,自是不好回绝,便打算履约造访众人,顺便打听一下夺陵战第二轮的一些情报。

    夺陵第二轮很快就要开始了!

    据葬月声称,夺陵第二轮中,有一奖励物品对于百花帝伤势痊愈,有着极为重要的帮助,唯有在第二轮取得一定名次,才能得到此物。若少了此物,即便有大量神元丹,百花帝伤势痊愈后,修为也会有一定跌落…

    此物名为【南海泉水】,据重伤之人若是服食此物,伤势痊愈后,便不会有境界跌落的担忧。

    以百花帝的身份,若是寻常东西,自然可以设法入手,而无需宁凡在第二轮获得成绩后,再得此物。

    问题在于,提供南海泉水做奖励的人,并非中州势力,而是圣山派系,且似乎还与百花帝有些过节,如此一来,即便百花帝身份特殊,想要获得此物,也是极难…

    除非能够有人,在第二轮名正言顺获得此物奖励,交给百花帝。

    “这南海泉水若真有此神效,对百花帝帮助自是不,对乱古大帝怕也帮助巨大…”

    宁凡思绪渐渐飘远,若是成功救得乱古大帝,乱古大帝是否能恢复从前的修为,未可知啊。

    但若有了南海泉水…

    如此看来,这夺陵第二轮,自己还真是要好好筹划一番了。

    在此之前,多搜集一些情报,也能增加一些把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