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18章 名动中州第一战!

第1018章 名动中州第一战!

    宁凡既然敢应战,自然是有几分依仗的。

    他与百花帝相比,固然有着巨大的修为差距,却也有其优势所在:最起码,他的道象品级是要高于百花大帝的。

    百花帝的道象具体是何品级,宁凡不知,但以他天人第二境的目力,可以十分肯定的断定,百花大帝的道象品级要远逊于他!

    他能敏锐捕捉到,自己面对百花帝时,有着一丝上位道象压制之感,可惜百花帝并非天人修士,却是无法察觉这一点。

    这使得宁凡面对百花大帝,有了一定的底气!

    当然,道象对决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品级对比,宁凡虽有品级上的优势,但具体运用之上,却必然比不过从上古活到今日的百花帝,总的来说,这场对决他还是比较劣势的一方,但以他的原则,即便处于劣势,也断然不可能放任多兰不管的。

    他的道,素来刚强,从修真之初便是如此!

    且宁凡还有焰祖金掌令在身,若是道象对决落了下风,宁凡有自信能在遭受重创之前,寻求自保之策。

    如此一来,他倒是不介意与堂堂仙帝战一战的,这确实是印证他道象的机会,虽说有一定风险就是了。

    战场自然不可能选在洞府内,而是选在主峰一处偏崖上,此崖千丈开阔,宁凡与百花帝各据一方,而崖边,则不断有各峰真仙受召而来,来此观战。

    山石在微微颤抖,似在畏惧百花帝隐而不发的怒火。

    雾气本来极浓,但在百花帝一瞥之下,竟如惧怕一般疯狂消散。

    晴空万里,忽然有了轰雷,这自然是独属于大卑族的奇观帝怒雷迎!

    一个个赶来此地的真仙强者,望见满空轰雷异象,纷纷骇然:此天地异象出现,必有仙帝动了真怒!引动尊上怒火之人,便是这貌不惊人的外修男子吗!

    “此人是谁!因何惹怒了尊上!”

    “此人是外修,是随楚烈多兰一同到来!”

    “原来是楚烈贱婢的同伴,且竟还是卑微的外修!”

    “此人虽是外修,却根本没有普通外修在我大卑族的收敛,而是胆大包天,公然在主峰之上行凶,先杀长髯禅师,又伤第六峰峰主,更是一路目中无人,直接闯上主峰峰顶禁地。尊上本不欲责罚此人,此人却不知好歹,公然忤逆尊上,如此才有了此刻之战!”

    “当真是活腻了!敢在我百花峰生事,更公然忤逆尊上,今日休想活着离开百花峰!”

    “我还听说,此人狂妄自大,竟斗胆接受了尊上提出的道象对决,妄图以仙尊道象抗衡尊上仙帝道象!呵呵,须知道象之战,从无下位修士能战胜仙帝!尊上虽重伤难愈,却不影响其道象发挥,若以道象而战,这外修自是必死无疑!”

    “不过老夫倒是得到一个消息…这外修似乎与前些日子来到此地的外修是同一路…”

    “嘶,若是与那些人一道,尊上是否会杀此人,就说不准了…”

    四周议论不断,这也是人之常情。自千年前,百花帝从三焰大陆重创而归,整个百花峰地界便对外封锁,悄然沉寂,众人已有千年,没见过尊上出手了。

    不少百花真仙目不转睛,等待着对决的来临。也有一些人并不急于观战,而是咬牙切齿地瞪着多兰。

    那些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仇恨。若非百花帝已下令,对决结束前不得对此女出手,怕是有部分百花修士会按捺不住心中怒火,要在多兰身上讨还一二了。

    多兰孤零零地站在人群外,身后是无数道仇视的目光,其中不乏碎念老怪,让她如芒在背。

    对这些仇视目光,多兰不是不怕,却也顾不得惧怕,此刻更为担心的,却是宁凡的处境。

    怪她,都怪她,若非为何护她,宁前辈怎会莽撞地与那百花帝对决…多兰内心无比愧疚自责。

    她不信宁凡能以下克上,战胜仙帝,然而局势的转变,已不是她可以阻止,只能默默祈祷,祈祷有奇迹出现,让宁凡不至于败得太惨,不至于被百花帝伤得太重…

    此刻,百花帝俏生生站在山崖一侧,风姿婀娜,却透露着一股唯我独尊的霸气。仿佛她脚踏此山,则此山便属于她!她立在空中,则这天便属于她!她极目山河,则目力所及的山河,便通通属于她!

    她帝威微展,便有着气吞山河之势,使得此地风云变色,山川改势,飞鸟低头,走兽匍匐!引得不少真仙老怪目光惊骇、狂热,再次有了对于百花帝的尊崇!

    那帝威越来越强,不断上升,直冲天际,竟生生将天空撞裂,将那帝怒雷迎的异象扩大,露出更多雷霆外泄的天空裂缝!

    万雷轰鸣震耳,天空上的雷光,晃得群仙睁不开眼!

    那帝威化作狂风冲来,一个个真仙顿时有些站立不稳,宁凡却没有被那帝威之风吹动一丝。他将威字秘暗暗催动,冲在身上的帝威,无形中便消散了大部分。这不是他与仙帝的第一次正面交锋,而是第二次,故而还算应对从容。

    第一次,是在招摇山与冲和大帝交手,其结果是被冲和大帝一招降服,虽说最终逃脱,对于宁凡而言,却仍旧算得上完败。

    也是那一战,宁凡深知了自己与仙帝之间的天地差距。

    这一次,他面对的是重伤之下的百花大帝,且比的不是修为,还是他有所优势的道象对决。一股豪气涌在心头,使得宁凡眼中战火叠燃!

    仙帝又如何,不过是一战尔!

    自劫血被封,宁凡体内的力量,已是古魔之力占据主导,而古魔,最是不惧血战,更对血战有着天生的狂热!因百花帝的帝威冲击,宁凡体内魔威有了不恭,有了忤逆,有了不顺从!那魔威化作黑风,随宁凡魔目一瞥,呼啸而出,带着宁凡修道以来的杀戮,使得此方地界,一瞬间便陷入了魔气滔天之中。

    那魔威节节攀升,竟强大到足以污浊此地佛门净土,与那百花帝的帝威不断碰撞,而并不落下风!

    无数精修佛法的真仙,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如此魔气滔天之修,在大卑族可绝不多见!

    “古魔…”

    百花帝深深看了宁凡一眼,忽然气质一变,原本含煞的俏脸,顿时变得庄严和善起来,双手合十,微微含笑,周身环着佛光符文,慈悲如救苦菩萨,美如古之谪仙,声音更是泠泠好听,妖媚尽扫,缓缓诵道,

    “我大卑一脉,以雷为空,以焰为地,帝怒雷迎,帝死火葬…有佛花者十,第一者金雷昙,生于极雷空,渺灭众生愿,十万年一开,十息而谢,花开顷刻,山河葬送…”

    她口中念念有词,顿时便有道道金光,从其身散出,于其身后,凝出一朵金雷巨花之相。

    那巨花是由金色雷霆凝聚而成,透着佛性庄严,有说不出的慈悲意在其中,可使见者沉沦而向佛。

    此花相一现,更有梵唱凭空出现,传彻山河表里,传入每一个听者的耳中。那梵唱古奥晦涩,难辨内容,语调悲怆沉重,给人无尽岁月的厚重感。抑扬顿挫间,更似有蛊惑之能。

    一些道心不坚的观战修士,直接迷失在梵唱中,其余未迷失者则狂热更甚,啧啧惊叹。

    金昙花相!佛门三十二相之中,名列第二十九!地品道象之中,名列地品一十七等!这梵唱,实际是金昙花所引动的天地佛音啊!

    尊上极少使用此相,毕竟仙帝参与道象对决,绝不多见,今日能亲眼见到此相,幸甚!

    而区区外修,欲战尊上此相,如蚍蜉撼树,可笑不自量!找死而已!

    “来了!”

    宁凡心头警兆一生,便在此花凝聚的一刻,百花帝微微向前方踏出了一步。

    莲步轻移,婀娜无比,却也凶险无比,只一小步,便有亿万金光从其所踏之处冲天而起,乃是正宗无比的佛门金光!

    那金光上达苍穹,下达大地,并朝着百花帝身后天地疯狂蔓延,使得百花帝身后的山河,不断淹没在金色之中!

    十里,百里,千里,万里!

    百花帝全力展开之下,道象之力已蔓延至百花峰地界万里之外。其身后目力可及的万里天空,化作金色;远方草原,化作金色;走兽,飞鸟,修士,城池…但凡其道象之力波及之地,俱化作金色,其身后万里山河,仿佛只剩下这唯一一种颜色。

    更给人一种匪夷所思之感,这金色覆盖的世界,百花帝便是其中唯一主宰!

    此地百花峰群仙,同样淹没在这股金色之中,身处这金色,他们的道竟有些不可自控,更被一股无形之力抽出体外,而后被百花帝的道所同化,所吸收,更连同他们自己,都成了百花帝道的一部分。

    夺众生之道,化为我用,这便是百花帝的手段!

    普天之道皆可为我所用!一切众生皆为我有!众生合道,道可湮天!

    “你,可能挡我!”

    百花帝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信念,心念一动,身后的万里金光,带着万里山河道力,朝宁凡轰然撞去。

    万里金光所过之处,天地间交织的道则尽数崩溃,足可见这一击对于道的破坏,有何等威能。

    这一击乃是道象攻击,宁凡若是不接,倒也不至于受伤,但却是等同于认输。

    宁凡当然不会认输,在这金光撞至的瞬间,宁凡骤然抬指,向身前一指,虚点在空气中,落指处,诡异地在天地间留下一点墨迹般的黑色,起初只是一个墨点,但继而,那墨点便渲染开来,化作一面黑色的镜壁,有连天之高,更有一丈之厚,悍然挡在万里金光前方。

    这是宁凡以道象之力凝聚而成的屏障,起码换成明峰仙尊,是绝对无法以道象之力撞开的。

    但百花帝的万里金光才只一撞,便将这镜壁撞得粉碎,再次逼近!

    这一试,宁凡也算确定了自己与百花帝的道象差距,周身道力疯狂运转,更多的连天镜壁出现,阻在前方。

    依稀竟有百面之多!

    万里金光依旧是那般凶悍,强行撞开一面面镜壁,但其结果,却也是来势不断削弱,当撞开第四十六面镜壁后,万里金光来势彻底被阻。宁凡五指一按,余下的镜壁忽然碎开,继而凝成一个黑光巨掌,朝那万里金光重重一拍,直接将万里金光拍回百花帝的身后。

    山崖外,群修皆惊,显然没有几人料到,宁凡能接下百花帝一击。

    能接下一击,也就能接下十击,百击,也就算有了与百花帝对等交手的资格啊!

    区区仙尊外修,竟真能以下位身份,抗衡仙帝道象,此事若是传出,必将轰动大卑!

    宁凡却暗暗一叹,他虽勉强接下百花帝道象一击,但二人付出的消耗,却是截然不同。

    百花帝是借众生之道攻击,其本身消耗微乎其微,而他自己则是以一己之力抗衡万里山河之道,消耗自是巨大。

    一击他还能硬接。十击他也许也能硬接。百击了,千击呢…若如此下去,他终会被百花帝耗尽道力,从而落败。

    “你,不错…”百花帝素手微微一招,万里金光再次乱天动地地撞了过来。

    宁凡却听出了百花帝言外之意,他不错,却也只是不错而已,想与仙帝交锋,还是不够!

    第二击,宁凡还是挡了回去。

    第三击,第四击…第二十一击,宁凡终于有了疲态,体内道力运转有了滞塞。

    第三十击,第四十击…第七十九击!

    百花帝仍是一派从容,而宁凡,却已有了道力枯竭的趋势!

    “此人,败了…不过他也足以自傲,能在仙帝道象攻击下支撑七十九击的下位修,我族可找不出一个…”

    “以下克上,只是幻想,未到那一境界,是不会明白仙帝可怕的。”

    便在四周议论声中,第八十击呼啸而来,裹携了山川大地之道,仍是那般厚重难敌!

    “你我层次差太多了,重新来过吧…楚烈多兰的事,你管不了。”

    百花帝自然有所留手的,这最后一击,会重创宁凡,但却绝对不会伤及宁凡性命。

    金光淹没了宁凡,淹没了宁凡身后的万里山河,却没有注意到,身处金光中的宁凡,目光仍旧一片平静。

    不,说是平静不准确,那是一种有所领悟的目光。

    “以一人之道,抗衡众生道,且对方还是一名仙帝,胜算自是渺茫,除非我也能拥有类似的手段,化众生之力为我所用,才有一丝取胜可能…我用了一击,估出与百花帝的道象差距。又用了七十八击,感悟百花帝采集众生道的方式…可惜,这种采道之术本就不易习得,更因为是佛门神通,而与我体内古魔意志相违背,掌握难度更是加倍…”

    “古佛教化众生,因而可借众生道来制敌,古魔则不同。古魔不会教化众生,只会征战,只会杀戮,于众生无恩,想要使用众生道力自然艰难无比。古魔行事,山挡开山,海挡填海,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众生挡我,则灭众生!天地挡我,则毁天地!古魔之道,实则是破,是灭…破是意志,欲冲开一切束缚,寻求真我;灭是力量,若无力量,一切忤逆都是空谈!”

    “破灭,破灭…从前我的,使用古魔之力,便少了这种破灭之心,便少了,破灭道…”

    “魔化黑夜本是魔道道象,若少了破灭道的领悟,其力量自然只是一个空壳!”

    金光刺入身体,撕裂着宁凡的道,破坏着宁凡的道,没有伤口,没有流血,却有剧痛不断传出。

    然而在这剧痛之下,宁凡却是有了笑容,魔性的笑容。

    与仙帝级强者对抗,果然是印证道象的绝佳机会,宁凡竟第一次领悟到古魔一脉的精髓所在。

    一切古魔神通都只是表象,真正决定古魔与其他种族不同的,不是血脉,不是神通,而是道!

    破灭道!

    宁凡血脉有了跳动,有了燃烧!他的道心有了精进,有了升华!

    他的执道之中,那属于古魔一脉的一部分,有了提升!

    那刺入其体内的金色佛光,被他体内沸腾的古魔之力一冲,直接弹出体外,再难侵入。

    百花帝对决以来,第一次蹙了眉。

    她早已试出宁凡深浅,按照她的计算,宁凡绝对撑不过第八十击才对,然而此刻,宁凡竟仍未落败,更弹开了她的佛力…

    轰!

    一声轰响传来,一个周身笼在黑色道光的人影,轰开身旁的金色佛光,显现出来。

    正是之前被佛光淹没的宁凡!

    “这外修竟然还在苦撑…”一些断言宁凡会败的真仙,顿时打脸,说不出话了。

    也有人坚持认定,宁凡道力已经枯竭,撑过第八十击是百花帝可以防水,第八十一击却是绝无可能度过。

    除非百花帝继续放水…

    只是,宁凡的笑容未免也太渗人了,竟让不少精修佛法的真仙,有了一丝胆寒之感。

    惧怕!竟有佛门中人,会惧怕魔道修士的区区笑容!

    但这也并不奇怪的,因为此刻的宁凡,周身透着一股截然不同的魔道气息,那种魔道气息太过危险,不容于天地,是佛修从古至今,都要毁灭的东西!

    急于毁灭,本就是惧怕的表现!

    “破灭二字,是古魔的精髓,越是道力枯竭,越是濒临绝境,这古魔破灭道,便也越强…”宁凡感受着体内沸腾的古魔血脉,领悟越来越多。

    百花帝蹙着眉,翻手打出第八十一击。冥冥之中,她有了一种感觉,宁凡似乎有了蜕变,有了不同,故而这一出手,竟还比之前的攻击威能平添三成!

    “看来百花帝之前并未使用全力,但其实,我又何尝用了全力,只是为了感悟那道象冲击中的众生道,才会有所保留…但此刻,却是不必保留了!”

    魔化黑夜!

    宁凡一念动,以他身前一丈为边界,其身后万里山河,几乎在瞬息之间,便沉没在了黑夜之中。

    百花帝身后万里,是金光耀目的世界!

    而宁凡身后万里,则是黑夜笼罩的世界!

    金天黑天,分庭抗礼!

    这是宁凡入百花峰一来,首次完整呈现出魔化黑夜的道象!

    且这还是他对于古魔破灭道有所领悟之后,所凝聚的黑夜,其中透露的魔道气息,使得百花帝都有了惊容。

    随着宁凡向前一指,万里黑光撞向万里金光,这一对撞,结果却是让所有人有了色变!

    轰!

    万里黑光岿然不动,万里金光则疯狂倒退,有了一道道裂痕!

    宁凡竟在这第八十一击,逆转局势,开始占据上风!

    群仙无不倒吸冷气!

    区区仙尊外修,竟在仙帝面前,占了上风!是百花帝大意,还是这外修侥幸,又或是…

    轰!

    百花帝秀眉紧蹙,悍然打出第八十二击,结果再次被宁凡所挫,吃了小亏。

    不是侥幸!

    这外修是真的压制住了百花帝!

    “此子做了什么,他的魔道气息,似乎比之前有所改变…还有他的道象…”百花帝内心渐起波澜。

    宁凡的魔道气息绝不寻常!

    他的道象更不寻常!

    猖狂的小子!面对仙帝强者,竟撑到第八十一击,才开始展露完整道象。

    这是什么道象,看不破等级!但绝对比她地品二十二等要高!

    末法时代关于道象的记载太少了,一些强大的道象,乃是世间绝密,便是上古之时,也不是谁都有资格知道了。

    此代杀帝有资格知晓宁凡魔化黑夜的道象,百花帝却还不够资格!

    “花开雷闻!”

    百花帝一声娇喝,其身后巨花之相顿时开始旋转,顿时便有数以百万道金雷道力,融入到万里金光之中。

    一瞬间,百花帝的道象之力,竟暴涨了数倍、数十倍!

    道象之战不是简单的等级比拼,其中还有诸多运用,这百花帝无疑已将其道象掌握透彻,这一点,宁凡也不得不承认,不得不骇然。

    这加持了雷光的万里金光,不仅威能大涨,更充斥着暴虐的冲击力,道则狂乱如撕。

    万里金光还未临身,四射的道则便划破宁凡的脸,血丝流出。按理说道象不能伤人,但这道象的强大,显然已超出了这一限制!

    这才是百花帝的全力一击!唯有战胜此击,才算在道象之上,真正战胜百花大帝!

    百花帝素手按住万里金光,语气冰冷道,

    “此乃我道象全力施展,其结果是我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你可要想好了,此刻退却,还来得及!”

    否则,她也未必能控制得住,能够留手!

    因为还想利用葬月,百花帝固然不愿杀死宁凡,但她更不容许自己败给一个下位者!

    若此战一定无人退却,一定要分一个结果…

    则必须是她赢!

    “身为古魔,岂会逃避!”

    宁凡魔性一笑,魔掌同样一按,身后的万里黑光之中,竟是生出了一颗颗亮白星辰。

    道化北斗!这是宁凡第二大天品道象,虽未修到大成,却也在此刻,被宁凡使了出来!

    两大道象一合,便是超天品!所产生的效应,同样使得宁凡的道象威能,翻了十数倍之多,毕竟是层次上的升华!

    面对堂堂仙帝全力一击,若宁凡还留手,就是傻子了!

    百花帝的道象威压,让一个个观看之修骇然!

    宁凡的万里魔威,同样让一个个观看之修色变!

    这绝不是他们可以介入的道象之战,绝不是!

    便是七大辅峰的仙尊、仙王,此刻也一个个内心颤抖,除明峰重伤未至,其余六个辅峰老怪都在此地。若他们的道象卷入这场争斗,必定会被直接波及剿灭!

    谁会胜!

    是尊上,还是这名外修!

    这一刻,连百花帝自己,都不确信自己能够稳赢了。

    但宁凡不退让,她又岂能退让,这场对决,必须分一个胜负!

    “一界佛山坠!”

    百花帝柔掌一推,身后的万里佛光之中,出现了一座座五指山之影,万里佛光轰然撞至,带着移山倒海之威。

    此乃她最强的道象一击,此乃…最强!

    宁凡内心则没有百花帝那般多的胜负计较,他早已忘了胜负,只有古魔血脉中,对于挑战强者的渴望!

    只有…那不断回荡的古魔破灭二字!

    佛山来压,也休想压住他的魔道!

    必须破灭一切,必须…冲开一切,才是真正的古魔!

    “古魔破山击!”

    宁凡将身后万里黑光全部凝聚在一拳之上,悍然挥出。

    他对于道象的运用不如百花帝,但他的魔心,他的道,便是百花帝再修十世,也比不了!

    嘭!嘭!嘭!

    一座座五指山之影,被宁凡一拳轰碎,继而便是百花帝道象的全面溃败,万里佛光一息化为乌有!

    强大了冲击波,直接掀飞了一个个在此观战的真仙。

    百花帝吐血倒飞,如一朵飘零的残花,气息急剧萎靡,终究还是加重了伤势,她败了,败得彻底,便是换其他中州五帝来与宁凡道象对决,也是必败无疑。

    此子别的不说,道象简直强得可怕。这还未成长到仙帝,若是成帝…

    噗嗤!

    再次咳出一口鲜血,百花帝竟在无穷破碎佛光中,身形一霎虚幻。

    无人看到这一霎的虚幻,其他人都被冲击波给掀飞了。

    唯有宁凡忽然看到了这不可置信的一幕!

    百花帝在那身形虚幻的刹那,仿佛退出了人形,变成了一朵枯萎的花朵…

    那花朵,莫非是百花帝的本体?莫非百花帝是花草成精,踏入的修真路?

    不对…

    这就是一朵普通的花,没有任何修为的痕迹

    这甚至是一朵早已枯萎死去的花,连生命都没有

    还有这花朵上加持的神通

    莫非

    宁凡心思飞转,刹那后,那朵枯萎之花却又变回百花帝了。

    同一时间,中州某个城池市集中,一个正与顾客讨价还价的老头,忽然一诧,轻咦了一声。

    “喂,牛老头,你这水缸卖还是不卖!我家老爷可是要了十个水缸,毕竟新置府宅,许多东西都要购置。你若不做这个生意,我就找别家了!”

    “卖,三百钱。”被称作牛老头的人收了讶色,回答道。

    内心却在暗暗好奇…是谁在和那只死蜜蜂的幻傀斗法,竟打得幻傀道力枯竭,现出原形…

    中州琉璃城,一处歌坊之内,七八个舞女正给客人献舞。

    忽有一名舞女,踏错了拍子,脸上带着一丝意外。

    这是一个容貌几近完美、挑不出一丝瑕疵的舞女,神秀内蕴,玉骨天成,给人一股圣洁之感。好似她不是一个舞女,而是一个行走在人间的菩萨…

    “苍茫蝶的味道…”舞女竟是不自禁地舔了舔唇。

    口中唾液分泌也在一瞬间加剧了…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琉璃第一魁,竟也会犯这种小错,不过她即便是跳错,也仍旧是本少心中最爱之人!”

    “哼!阿冯是我的,谁和本少抢,便是和我何家为敌!”

    “你何家钱粮禄米,可未必足够阿冯布施一月的!岂能与我雷家相比!”

    “阿冯,本少的阿冯…”

    台下净是一群公子哥争花之声。

    名为阿冯的舞女,深深看了下方众公子一眼,嫣然一笑后,继续面不改色得跳起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