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16章 道象之战

第1016章 道象之战

    一番简单盘查之后,灵兽车得以放行,进入到百花地界。

    车后,十来个身骑异兽的力士或前或后,紧密跟随,好似监视一般,并不打算放宁凡一行在百花峰地界自由行动。

    百花峰千里之内,更是每行数里,都能见到修士巡守盘查,防备之严密,让人深信百花峰戒严一事,并非儿戏。

    宁凡倒也没打算在此地乱闯,而是沿着此地驰道,驾车直奔百花峰主峰,若他感知无误,欧阳暖和葬月应该就在主峰之上。

    中州五帝之中,百花帝是最不喜欢参与俗务的仙帝。又因此帝千年之前进入十级凶域寻药时,被数头仙帝级尸魔围攻重伤,闭关疗养至今,使得百花峰领地范围内,长年处于戒严状态,并不容外界修士踏入的。

    若无多兰跟随,宁凡想进入戒严的百花峰,怕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关于百花帝的坊间传闻,宁凡听说过一些,此刻联想起葬月等人的留言,不由得有了猜测:葬月似乎是要带欧阳暖去救一个旧友,以她仙帝身份,称得上朋友的,不可能是庸人…或许,葬月的旧友就是这百花大帝…

    若真是如此,百花峰便不算敌对了,而是朋友。

    只是这些百花修士的态度,火药味未免也太浓。一路上,宁凡遇到不少百花修士,一个个看他的眼神,皆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倒不是敌视宁凡外修的身份,目前为止,外修身份尚没有暴露出来。之所以会被敌视,实则是受到了迁怒。

    这些百花人真正敌视的,是多兰!而宁凡,则被当成了多兰的车夫。自然不会得到好脸色的…

    “这个车夫好生厉害,我的神念还未靠近他一丈之内,就被直接弹开了!”

    “哼!再厉害又如何。还不是成了多兰贱婢的走狗!”

    “…我损耗心神,以秘术探这车夫修为。竟无法看破其深浅,此人起码是舍空修士,甚至可能更高!”

    “舍空又如何!不值一提!话说这贱婢只带个舍空仆从,就敢来我百花峰,胆子不小啊,说不得要让她好看!”

    沿路遇到的一些百花修士,皆如此议论着,更有人摩拳擦掌。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想对多兰出手,却又顾忌重重,瞻前顾后,最终咬牙放弃。

    多兰十分忐忑,她被人骂来骂去也就罢了,可宁凡是魔头中的魔头,被人当成车夫骂成走狗,可千万不要动怒啊。

    她不敢真把宁凡当成车夫使唤,索性和宁凡一道坐着车外。陪同宁凡驾车,表面上还得维持高冷姿态,宛如此车主人。内心却得小心翼翼观察宁凡的表情。见宁凡眉头越皱越深,顿时内心一沉,宁前辈该不是忍不了,真的动怒了,要和这些百花修士动手吧…

    忐忑,忐忑,忐忑…

    这里可是仙帝领地,贸然动手,是会吃大亏的…

    “你和百花峰有仇?”宁凡忽然传音问道。

    “算是有一些过节吧。我的父亲,也就是前代楚烈帝。曾强闯百花峰,血洗此地…”多兰一诧。小心答道。

    “血洗么…”宁凡微微凛然,可以想象出这简单一句的背后,有何等滔天杀戮,血腥味道扑面而来。

    前代楚烈血洗百花峰!也难怪这些百花修士如此仇视多兰了…

    “有这层因果在,你入百花峰,怕是风险不小。若早知此事,我该把你留在外面的。”宁凡皱眉道。

    “前辈是在担心晚辈么,真是让晚辈受宠若惊。”

    多兰不安的心情,莫名地就好了一些,眼角有了笑意,“其实我也不想来这个地方,只是若没有晚辈跟随,前辈想在戒严时期进入百花峰,可不会那么容易。前辈大可放心,晚辈的安全不是问题,我是楚烈一脉圣女,这些人便是再记恨我,也不敢公然害我性命的,毕竟杀害圣山圣女,乃是重罪,这些人最多也只会刁难一二吧。”

    自父亲死后,她一个孤女吃过的苦、受过的委屈还少了么?一些刁难而已,她坦然受之,内心早已坚不可摧。若能为前辈出些力,受些刁难也不算什么。不知为何,如今的她对宁凡的惧怕越来越少,隐隐的,还希望帮助到宁凡…

    宁凡微微沉默,许久才道。

    “就算你不帮我,我也有自信能够进入此地的。说起来,我于你无恩有仇,你没有必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

    以他的阅历,如何感觉不出这些日子的相处,多兰对他的情感有了少许变化。不再那么怕他,甚至有了亲近,距离喜欢仍有距离,却已有了萌芽。

    但这种感情实则只是一种错误认知罢了。无恩有仇,再没有更简洁的词汇,能形容他与多兰的关系了。

    他杀了多兰的师兄皮雄,他强迫多兰为锁魂奴,这才是事实。只因为他顺手救过多兰两次,略施恩惠,只因为他偶尔给予多兰一些和颜悦色,便让多兰受宠若惊,以至于动了好感,那么这好感,是错。

    “无恩有仇么…”多兰眼中的明亮渐渐暗淡,微微咬唇,俏脸有些发白。她怎就忘了,宁凡是她的仇人。

    她虽对师兄皮雄好感寥寥,但,皮雄毕竟也是楚烈门徒啊,却死在宁前辈手中。宁前辈是楚烈的敌人,她不可以对宁前辈有好感的。更何况,宁前辈是一个外修,更是挟持圣山圣女的狂徒…

    唯有内心脆弱之人,才会对仇人一点小恩小惠,心生好感,心生依赖…她是否有些太过依赖宁凡的保护了?她还是她么,还是那个孤身一人走到今日的没落圣女么?

    她怎能对挟持她的凶徒心生好感,呵呵,前辈教训的是,这是错的,是错的…

    “其实就算不为帮助前辈,我也想挑个时间。再来一趟百花峰的,上一次来还是和爹爹一起,距离现在。已经很多年了呢…前辈不用觉得此事亏欠晚辈什么,若因晚辈之事。在百花峰惹了麻烦,前辈也不必有任何担心,晚辈自会设法应对百花峰的刁难,绝不给前辈添麻烦。”多兰声音更加恭敬,恭敬地仿若疏离,仿若强行将那对于宁凡的一丝好感,生生掐灭。

    却又好似在这一刻,她的心境修为。有了明显提升,道心更加坚牢。

    然而原本颇为和谐的旅行气氛,终于还是因此有了沉默。

    宁凡知道,多兰明白他的意思了,不会再对他报以亲近,已从内心之中,强行摆正了二人身份。

    主人与锁魂奴的身份,外修与大卑修的身份,敌人与敌人的身份,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无恩有仇,确实是无恩有仇啊。

    故意让锁魂奴疏远自己…宁凡暗暗叹息,自己这算是日行一善么?不想让此女在错误的道路泥足深陷。不想让此女迷失本心,因一些小恩小惠而真正有了奴心,卑微迎合主人…这才是宁凡故意拉开二人距离的缘故。

    此女想要帮他进入百花峰的好心,他已心领,所以他也投桃报李,予此女以点拨。

    纵然这点拨有些刺耳,有些不知好歹,却当真让多兰认清了内心,有了心境上的提升。也算偿还了她的好意吧。

    一路再无话。

    百花峰地界,石峰不在少数。却大多低矮,唯有主峰山势奇高凌厉。远远看去,犹如仙人一指冲天,气势逼人。

    一座座石峰之上,奇花异草无数,倒也符合此地百花之名,不好都是大卑独有的品种,是宁凡不曾见过的。

    宁凡神念一动,百花峰地界,顿时有了微微细雨,润物无声。暮春细雨,本就寻常,倒也无人察觉到此雨异样,却不知,宁凡的神念已随那细雨,无声潜入一座座石峰,更入了石峰上一个个强者洞府。

    百花峰地界,主峰只有一座,为百花大帝洞府所在。主峰之上有山雾遮掩,那山雾十分古怪,给宁凡的感觉,就如同迷茫天道一般,雨念根本无法穿透,一入其中,便会失去控制,逐渐迷失,最终念崩,飘散于雾中…

    这大概就是百花大帝的手段了。宁凡没有强行窥探主峰,毕竟此事一旦被察觉,对于坐镇主峰的百花帝而言,可是极为无礼的挑衅。

    辅峰七座,各有仙王、仙尊坐镇,皆是百花大帝门徒中的佼佼者,宁凡同样没有过多查探,只是匆匆一瞥便撤回神念,无人察觉。

    随着灵兽车不断逼近主峰,空气中的花香越来越浓。及至主峰山脚,忽有几个少年从山道走下,拦住宁凡一行去路。这些少年一个个相貌俊美,约莫散仙的修为,背后生长着古怪肉翅,肉翅煽动之时,竟能稍稍无视中州禁空之力,短暂飞上地面数十丈高度,相当了得。

    “你们退下吧,帝尊有令,让我们接楚烈圣女上山。”几名肉翅少年面无表情道。

    与其说是面无表情,倒不如说,这些少年面庞僵硬,根本无法做出表情…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从几个少年体内察觉到极为隐蔽的尸气,顿时了然。这是几个尸魔啊…

    尾随宁凡的力士们,似乎极为惧怕这些少年,恭敬行礼后,匆匆离去。宁凡与多兰下了灵兽车,将车交给山下守卫停放,那几个少年则对多兰、宁凡道了声‘跟上’,便朝山道走去。

    宁凡目光微闪,缓缓跟上。

    “这些少年生前都是百花大帝的鼎炉。百花帝偏爱俊俏、聪慧的少年,常行采补双修之事,每年被她玩弄至死的少年,不计其数,其中容貌最为姣好的,还会被百花帝以秘法制成尸魔,希图以此法永久保存其肉身,宠爱如旧,仍对一众尸魔行欢好之事。被制成尸魔的少年,会保留少许灵智,在百花峰地位超然,便是辅峰上的仙尊、仙王们,也不敢随便招惹他们,谁叫他们得了百花帝的恩宠呢…”

    “前辈相貌也算的上百里挑一的俊俏了,来这百花峰,若不面见百花帝也就罢了,若面见百花帝…不排除百花帝会对前辈心动的可能性…这些少年既被百花帝指派,来领你我上山。如此说来,怕是免不了要先于此地主人见上一面了…前辈可要小心一些。”

    多兰极为恭敬,斟酌着字句。传音提醒道。

    小心被百花帝看上?小心被她双修采补?宁凡满脑黑线,朝多兰望去。却见此女极为严肃,没有一丝开玩笑的表情。

    难不成真有被百花帝采补的风险?他可是来找葬月、欧阳暖的,按照宁凡推测,二女极可能是为了救治百花帝,才来到百花主峰的,如此说来,他也应该算是百花峰的客人…但似乎,也不能排除其他可能。以及此事的风险…

    “实在不行,就由晚辈一个人上山,去面见百花帝吧,前辈不妨留在山下,对于百花修士而言,只将前辈当成晚辈的仆从,便是不上山,也不会有任何介意的。”多兰又传音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要找的人。正在这主峰之上,还是得上山一趟的。”宁凡答道。

    “既如此,晚辈便不多说什么了。上山路上,若有人刁难晚辈,前辈大可静立一旁,不必担心晚辈安危…”

    “知道了。”

    知道了,却没说会不会出手相助,十分平静地样子。

    多兰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内心,竟有了微微苦涩,她是在期望什么,期望宁前辈会霸道地将她挡在身后。会坚定不移地保护她?不可能的,这是不可能的。宁前辈之前的提点,不就是为何划清与她的界限么。不就是为了斩断她的痴心妄想么?她该认清身份,认清现实…她与宁前辈没有可能,宁前辈也绝不可能为了她一个锁魂奴,多惹是非,与那百花峰为敌…

    仍是一路无话。

    那些尸魔少年沉默不语,多兰与宁凡之间也再无任何交谈。沿着山道走了一个时辰,几名尸魔少年忽然下令,让宁凡、多兰在此稍稍等候,不可擅离,而后纷纷肉翅一展,朝山峰更上飞走,很快就看不到踪影了。

    没办法,主人家有令,宁凡也只能在这半山腰上稍稍等候了,只是内心却起了一丝戒备之心,他敏锐地察觉到,在几名肉翅少年离开后,此地山势有了细微改变。

    这改变几乎微不可察,便是一些常年研究大势的阵道宗师,也极难察觉,但却瞒不过修炼了势字秘的宁凡耳目。

    时间一点点流逝,主峰上原本就弥漫着的山雾,忽地越来越浓,气氛开始有些不对了。渐渐地,那雾气浓度已超出了修士目力,十步开外的东西都开始有些看不清了。眼前白茫茫地一片,看不清山道,辨不清来路。宁凡微微皱眉,若他没有看错,这山雾变浓,果然是有人刻意为之…

    “前辈小心,这是百花峰上的迷心阵法!是有人在操控此阵,对我们出手!”多兰微微紧张。

    迷心阵是百花主峰的护峰之阵,若无百花帝允许,轻易不会催动,莫非是百花帝下令,要拿此阵给她吃些苦头么…

    果然,以她与百花峰的过节,想平平稳稳上山,是没有可能的。

    多兰并非无能之辈,好歹也是舍空大能修士,此刻既知有人催动阵法攻击她,顿时展开了神通,药魂之力护住全身,似乎使用了某种药魂秘术的样子。多兰长发本用蛟筋束着,此刻那蛟筋忽然灵动地自行解开,在多兰天灵三尺盘旋飞舞,赫然竟是一件防御法宝。此宝一升空,多兰周身便有了风动,解开的长发红若火焰,随风而舞,竟十分美丽,美得有些烫眼。

    “空焰百里空龙的龙筋么,想不到你竟有此物,并以此炼为护身之宝…空龙善于幻惑,对于幻阵自然也有克制,你以此宝抗衡迷心阵,倒也合理,但可惜,你的修为终是不足,此物在你手中,无用!”竟是迷雾深处,传出一声老者的不屑,赫然竟有着碎念中期气势。

    竟是碎念中期修士,在操控主峰迷心阵法,对付多兰!

    “有没有用,试过才知道!”多兰药魂之力一催,竟极为巧妙地与那盘旋蛟筋有了呼应,显然,这是一件依靠药魂催动的特殊法宝。

    那蛟筋一抖,忽有大片白霞扫出。顿时将周遭迷雾逼退至二十丈以外。

    “雕虫小技!”迷雾深处的老者不屑哂笑一身,忽然一声大喝,此地迷雾忽然有了一个巨影浮现。

    那巨影极为虚幻。依稀是一个雾气所化巨蛇,高据空中。不是旁物,竟是道象之力所凝聚。

    赫然是那暗地里的碎念老者,展现出了他的道象!

    此道象名为腾蛇乘雾,已融入了其一身道念,对于碎念修士而言,斗法之时不仅可以使用道念之术,更可展现道象,借以加持神通。

    腾蛇乘雾的道象。可入地品第六十四等,效果是大幅加持幻术、幻阵威能。

    随着此道象出现,此地迷雾阵法威能顿时有了增幅,原本被那白霞逼退的迷雾,再次将多兰淹没其中。

    多兰花容一惊,试图再次催动空龙蛟筋与那迷雾抗衡,暗地里的老者却没给她机会,神通一展,竟直接将那蛟筋之宝收走!

    如此一来,多兰顿失依仗。猝不及防之下,忽得被一口迷雾侵入体内,暗叫不好。想要驱逐体内迷雾。却为时已晚。

    那迷雾一经入体,竟是随同血液,直朝多兰天灵涌去,随着一股剧痛传来,竟强行将多兰识海撕开,侵入其中。霎时间,多兰神情有了恍惚,有了迷茫,一幕幕幻象在眼前出现。竟是沉沦在了幻阵之中。

    “兰儿,这七个坐标。你要好好保管,待你修为足够。以七个石坐的秘宝,重现我楚烈荣光!勿忘,勿忘!”

    哦,是爹爹临死前对她说的话。

    恍惚间,多兰看到爹爹虚弱的笑容,看到爹爹满是愧疚的眼神,就那么轻轻拍着她的头,一点点元神烧成飞灰,却又如同有了一丝解脱…

    爹爹,不要离开兰儿…兰儿不想振兴楚烈,兰儿只想和爹爹在一起…

    “我不需要一个失势圣女作道侣,我灵宗一脉与你楚烈一脉的联姻,就此作废!”哦,是她被当众退亲的那一幕幻象呢。

    灵宗圣子,你很了不起么,却不知我楚烈多兰若非为了楚烈命脉,同样不稀罕嫁给你呢。

    只是那一日圣山上的羞辱,我却难以遗忘,刻骨铭心…因为从那一日起,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圣女,我的骄傲开始被人踩在地上,越来越多的人想要踩我一脚…

    “你娘是贱人,你也是!”哦,是其他分支圣女的嘲讽声。

    那一日,一同浸泡子母池的其他圣女,嘲讽她,羞辱她,她可以受辱,但她的娘不可以,于是她冲动了,率先动手了,也因此被那几个圣女趁机围攻,将她打成重伤,甚至将她的圣女刺青毁掉…

    闹到最后,竟然还是她这个受害者遭到圣山责罚,真是不公呢。

    “兰儿,对不起,不能陪你长大了…”哦,是娘自燃元神时的声音。

    很模糊,很模糊,那时的她,一定很小,小到连娘的音容笑貌都记不清,却始终有这道声音,留在记忆里,留在骨子里,无法遗忘…

    我的娘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没有见过我的娘亲,好想见她一面…

    我没有见过我的娘亲,我没有得过爹爹的疼爱。我没有师父,没有师兄,没有朋友,一切的关爱都是假的,唯有那些羞辱是真,唯有那些算计是真,唯有那些人,对于石坐坐标的贪婪是真…

    好累,好累…我不想再振兴楚烈一脉么,我不想再苦苦挣扎了,我想和爹,和未见过的娘,一同死去…

    一同解脱…

    不再做任何人的锁魂奴。

    不再被任何人嘲笑。

    不再…苦苦挣扎…

    眼前的幻象越来越多,识海不断传来剧痛,隐约已有崩溃之兆。但多兰察觉不到识海的崩溃,她已被幻象蛊惑,无可阻止。她的内心有了麻木,有了苦痛,有了疲惫,有了放弃。

    任那些迷雾崩溃着她的识海,她已不想阻止,亦无力阻止…

    “下手轻些,毁她一半识海,并在她道心留下裂痕即可,已足够教训此女,若真的害了她性命,圣山那边不好交代…”迷雾深处。忽得响起另外一个碎念老怪的声音,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那碎念老者冷哼了一声,正准备减轻迷雾阵法的威能。忽然双目一震。

    却是那迷雾之中,忽得传来一声声崩溃之声。竟是那阵法有了不稳征兆。

    “不可能!是谁在破迷心阵法!”

    “是那个车夫!他怎可能做到此事!”

    “这可是帝尊布下的阵法啊,虽说操阵者是我等,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正面破开的,此人,此人…”

    迷雾深处,忽得惊呼四起,显然隐藏在暗处的偷袭者,不止一人。

    多兰迷茫着。苦痛着,难过地几乎无法呼吸,忽有一道温暖,从掌心传入她的身体,使得多兰识海忽如轰雷炸响,一震之下,神识恢复清明,这才发现,此刻的自己,识海已经有了伤势。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

    “你哭了?”宁凡皱眉道,正是他将一旁的多兰唤醒。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多兰擦去眼角泪水,对流泪之事只字不提。只微微咬着唇,咬出了血迹,强行令心境平稳下来。

    “顺手而已。”宁凡眉头紧皱,随手拉起多兰的手,忽得朝前方诡异一步踏出。

    这一步看似缓慢,却分明极快,落脚之地,更是有了一个金色火焰的脚印,在地面上熊熊燃烧。

    此地阵法大势。因这一步有了紊乱!嘭嘭的阵法崩溃声,开始传来。

    多兰刚中幻阵。还没十分清醒,被宁凡一拉。这才后知后觉地耳根发热,她怎么就被前辈牵着了,她竟然被前辈牵着了,她只是锁魂奴啊…

    嘭!嘭!嘭!

    宁凡一步步踏出,一个个金焰脚印留在了地面上,此地迷雾不断崩溃,朝着四面疯狂消散,便是那腾蛇乘雾的道象,也随着阵法崩溃消散了。大势一改,更使得整个百花峰都有了地动山摇,惊声四起,鸟雀四散而逃,朝空中飞去,更有无数峰顶闭关的修士走出洞府,震撼莫名。

    出了什么事!护峰迷心阵被破了?是哪个仙帝打到百花峰了不成?

    晴朗的天空,则再次出现在宁凡的头顶。

    “此人做了什么,竟撕裂了迷信大阵的阵势!”

    “这是什么步法,这金焰脚印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听说过…”

    “东天祖帝之术!是那外修祖帝的不传秘术!我在古籍看到过!”

    “不对,此人不是车夫,他是一个外修,是一个懂得东天祖术的外修!”

    一个个气息强横的身影在山道另一端浮现,出现在这半山腰之上,赫然是那些偷袭多兰的百花修士,皆带着震惊之色。

    多兰则再次后知后觉,宁前辈做了什么?竟以受限修为,正面破开了仙帝布下的护山阵法?

    宁前辈的阵法造诣竟高到了这一地步!

    宁凡忽得松开了手,多兰掌心一凉,不知为何,有了一些失落。

    “阁下是外修!”

    对面的百花修士之中,一个长须老僧开口问道,神情颇有几分阴沉。他,便是之前催动道象之人,却不料有着他道象之力加持的幻阵,竟还如此轻易被宁凡所破,看宁凡的修为,修为也不甚高啊,因为是有刑环压制才对…

    “不错,我是外修。”宁凡平静道,他是不会因外修身份有任何自卑的。

    众百花修士顿时有了不屑。

    若宁凡是多兰车夫,群修虽仇视宁凡,却多少会有几分重视,毕竟圣女的车夫,也算是圣山修士嘛,算是圣山守陵之人,不可小觑。

    但若宁凡只是外修…呵呵,这里面就少不了大卑人一惯的种族歧视了。

    “你一介外修,是谁允许你进入百花峰的!又是谁允许你,插手我等与楚烈圣女的恩怨的!”一名中年修士冷笑道,赫然有着碎念中期修为。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他不愿意与大卑人交恶,尤其不愿与中州仙帝势力交恶,但其原则也是不可更改的。

    多兰是他的仆从,他可以冷遇,可以亏待,但旁人想要对其出手,不行!

    “我来百花峰寻人,楚烈圣女为我带路,自然不可能对她的麻烦坐视不理的。”宁凡平静道。

    “是么。看来阁下是管定闲事了。也好,便让老夫看看,阁下除了阵道造诣之外。还有何等手段,能有如此自恃。管我百花峰的闲事!”却是那长须老僧冷声开口,大步迈出,神通一展之下,身后顿时白雾弥漫,白雾之中,更有一个巨蛇之影,一点点浮现。

    那巨蛇之影一经出现,立刻张开血口。朝宁凡当头咬来,宁凡目光微冷,眼前的长须老僧,竟是对他动用了道象攻击。

    道象攻击,用心险恶啊…

    一般的碎念修士斗法,就算使用道象之力加持,也不会直接动用道象攻击对决的。道象之战,极为凶险,对于真仙修士而言,一旦道象有损。轻则境界跌落,重则道崩而亡!

    且道象是无法轻易伤人的,除非对方同样以道象接招。否则道象并没有直接伤人的能力。这长须老僧施法之前,先以言语挤兑,不许宁凡动用那诡异步法,又先一步使用道象神通,若宁凡怕了,不以道象之力接招,则便算是口头承认,没有管此地闲事的资格。

    要么退避,要么以道象接战。并没有给宁凡第三种选择!

    宁凡认出了这腾蛇乘雾的道象,很显然。这长须老僧就是之前操阵之修。

    是介意他轻易破掉阵法,才施以辣手吗?非要逼他以道象分个胜负!

    轻则毁他修为。重则令他道崩而亡…则长须老僧倒是打得好算盘!

    宁凡笑了。

    他进入大卑,事事退避求和,为的不过是少惹麻烦,但并不代表他怕事。

    若怕事,他也不会强破那火山神通,吞楼陀大帝先天火灵。他连楼陀帝都敢得罪,区区一个碎念中期,又有何惧!

    “滚!”

    宁凡忽得冷声一喝,一股压抑却强大的道象之威,顿时从其身上隐约传出,一股无形之力,直接震得巨蛇道象惨叫狂退,眼中有了惧怕,竟罕有的颤抖起来,似从宁凡身上感受到更高级别的道象压制一般。

    “怎么可能!”那长须老僧大感骇然,骇然之后,却是恼羞成怒。

    他最自负的便是道象修为,地品六十四等的道象,已是碎念中的佼佼者,更将地品道象修到小成,极为难得。

    若是同级斗法,他不敢说自己是碎念中期的强者,但若论道象对决,便是碎念后期,也未必能在道象对决赢过他。他最初的想法,便是言语诱使宁凡与他道象对决,而后仗着道象强大,轻易灭杀宁凡完事。

    殊不料,他引以为傲的道象,竟在正面交锋中,败在眼前的外修手中!

    何其耻辱!居然在他最擅长的领域败给一个外修!

    “再吞!”

    长须老僧不知使了什么秘法,竟令得那道象巨蛇气息增强了一些,再次朝宁凡张口吞来。

    只是那巨蛇瞳孔之中,明显有着对于宁凡的恐惧,那匆匆一面的交手,它以道象之身感受到了宁凡道象的可怕,但它的主人似乎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第一击,我留手了,是对百花峰的尊重。第二击,我仍会留手,但之后若你仍旧冥顽不灵,我不会再留情!”

    宁凡也不召出完整道象,只周身黑芒一闪,竟似有无边黑暗直接向前一撞,将巨蛇击飞之余,也向后一扯,生生撕下巨蛇一块虚幻血肉。

    长须老僧闷哼一声,咳出鲜血,神情满是不可置信,因那道象受损,竟有了不轻伤势,修为也有了少许跌落,却极为幸运,没有掉落碎念中期的境界。

    对方的道象很强,长须老僧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对方也确实手下留情了,他同样承认,否则他的道象损伤定然更多,甚至极可能会造成境界上的跌落,而如今,境界并未跌落,这便是对方手下留情的事实!

    但无论如何,对方都撕了他道象一口血肉,此事,他无法接受!

    对方区区外修,口气更是嚣张无比,这一点,他身为百花峰修士的骄傲,同样无法忍受!

    手下留情?他需要外修的手下留情吗!外修,蝼蚁尔!被外修留情,乃是耻辱!

    必杀之,以雪耻!

    “道吞术!”

    长须老僧十指掐诀,一身秘术陡然催动。

    原本惧怕宁凡的巨蛇道象,忽然双目血红。凶光毕露,如同失去理性,再无一丝惧色。竟支撑着受损的道象之身,朝宁凡第三次张口吞来。

    四周顿时有了不少倒吸冷气之声。显然是认得道吞术的。

    道吞术,是一种碎念级别之中极为危险的禁术,可通过吞噬对方道象,修复自身道象,甚至增加自身道象的威能神通。

    有不少魔道修士,都爱猎取他人道象吞噬,以此法来令自身道象快速提升。但道象是能随便吞噬的么?道象是修士一身之道的具现化,吞了他的道象。便意味着吞掉他人之道,对自身之道而言,他人的道便是杂质。这道吞术固然可以快速提升自身道象,却有着极大的副作用,那便是令自身之道不纯,会损伤道基,影响日后的修行前途。

    便是那些魔道修士,使用道吞术也需三思而行,做好承担此术副作用的心理准备。

    此刻这长须老僧只求吞一口宁凡的道象,来修复自身道象。已不在乎自身道象驳杂问题了,更不求在道象之上战胜宁凡。

    不可否认,宁凡道象极为强大。若能吞其道象一口,足以令道象彻底修复,且说不得还有其他好处!

    长须老僧心生贪念,料定宁凡道象定是级别更高,超过地品六十四等,否则不可能一个照面带给他这等溃败。

    若能吞一口对方的高阶道象,便是因此使得自身之道有了少许杂质,也无妨啊,那些杂质大可再费功夫剥离。但吞高阶道象的机会,可绝对不多的!

    这是一个机会!长须老僧不打算放过。也料定宁凡顾忌此地是百花地界,不会对他下太过重手。因为有了自恃。

    宁凡微微闭上双眼,再睁开时,露出冷笑。

    那是何等充满魔念的笑容,给人一种凉薄之感,见者凛然!

    他给百花峰留够情面了,若对方冥顽不灵,他自然也不会退让。他的刚强,是从修道之初,便定了型的,他若疯魔,则任何城府顾虑,都会抛诸脑后!

    “摄!”

    宁凡周身黑芒大作,随着宁凡五指一抓,那黑芒顿时凝聚成一个黑色光手,堪比巨蛇体型,一把将那巨蛇摄入到大手之中。

    “连道象都不敢完整呈现,此人果然顾忌重重,不敢全力施展!”长须老僧愈加小觑宁凡,得寸进尺,欲令巨蛇挣脱大手,再吞一口宁凡的道象。

    然而一番尝试之后,长须老僧骇然地发现,他那已然小成的道象巨蛇,竟无法挣脱宁凡的道象大手!

    对方连完整道象都没用处,怎可能轻易禁锢他的道象,这不可能!

    一股毛骨悚然之感,陡然生在长须老僧心头,他恍然大悟,冷汗淋漓,对方不是因为顾忌,才未施展完整道象,而是没有必要!

    对方的道象,已强大到只施展少许,便足以全面压制他的道象!

    此人之道象…强得匪夷所思!与其道象对决,是错,是大错!

    “我不会第三次手下留情!”

    宁凡微微冷笑,五指一握,那黑光大手便也巨力一握,直接将那巨蛇捏爆!

    轻而易举便毁尽了长须老僧的道象!

    一声不可置信的惨叫传出,长须老僧惨呼一声,忽得七窍流血,倒地而亡,煞气的血火,染红了长空!

    惊声四起!

    长须老僧的道象强大,在整个百花峰是出了名了,整个百花峰,除却百花帝之外,有能力一个照面毁尽其道象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这外修的道象厉害,恐怕还在普通仙尊之上!这外修究竟什么修为!

    且此人竟敢以外修身份在百花峰行杀戮之事,他不怕此事难以善了吗!

    疯子!

    狂徒!

    胆大包天!

    “若那百花帝真是葬月之友,定能看清那长须老僧的歹毒用心,错在此人!且我已留情两次,给够了百花峰颜面。百花帝若是明辨事理,自不会追究此事。若她不明事理,我又何必与这百花诸修讲理!”

    宁凡神情冷漠,顺手收走长须老僧的储物袋,便一把拉住多兰,就往山上走。

    他的动作快若鬼魅。几步之下,便已完全甩开此地修士,看不到踪影了。虽说无法无视中州禁空之力。但有着纵地金光的神通在,他的速度还是快过等闲碎念许多。

    “拿下他!敢在我百花峰行凶。此人不可放过!”

    群修立刻朝山上追去,却哪里追得上速度全开的宁凡。

    山道之上,一男一女两道残影朝着山巅疾驰,自是宁凡、多兰二人。

    多兰微微苦笑,心道宁前辈果然是无法无天之人,竟然还敢在百花峰生事。罕有的,她对宁凡杀人之举没有惧怕、厌恶,反倒有一丝暖意。

    宁凡是为了她。才与百花修士起冲突啊。

    “对不起,多兰还是给前辈惹麻烦了,如此一来,前辈来百花峰的目的,怕是无法达成了吧…”多兰极为歉疚,又极为喜悦,同时还为宁凡担心。说不清那是什么心情,之前决定疏离宁凡的打算,早已抛在了脑后,脑海中。仿佛又只剩被宁凡牵着、在山道奔驰呼啸的事情。

    她又被前辈牵着了…

    “顺手罢了,我不会让我的人被人欺负,这是我的原则。你不必介意此事,也无需因此感恩。”

    宁凡还是冷漠的语气,多兰却听得极为甜蜜,偷偷傻笑。

    宁凡无奈,这个女人是傻了吗,他之前不是提点过她了?怎么还是走上这条错误道路,对仇家动了好感…

    不过多兰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百花峰这里,极可能有九狸祭器的消息。葬月来救百花帝,便是为了此事。也就是说,九狸祭器的下落。极可能掌握在百花帝手中…

    得罪了百花峰,再想从百花帝口中得到祭器下落,就难了。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若以正道得不到祭器消息,那便以魔道强抢吧,他的身上,可是有焰祖金掌令这种大杀器,若非如此,也不会有横行此地的底气了!

    焰祖金掌令,可杀六劫仙帝!听闻那百花帝便是六劫修为,且还重伤濒死…对付这样的仙帝,金掌令想必可以一击奏效吧。

    当然,若百花帝真是葬月旧友,便是与百花峰撕破脸,宁凡也不过行事太过,总会给百花帝留一丝余地,只需以金掌令震慑百花修士即可,不必真行弑帝之事。

    先上百花峰之巅,看看百花帝的态度吧,葬月和欧阳暖就在那里,很近了。嗯?峰顶的冲天黑运是乌老八了,果然都在此地。

    “道友在我百花峰杀人,就算是那长髯禅师有错在先,也不用当真下此狠手吧,道友可真是不把我百花峰放入眼中!”

    一道冰冷的声音忽得从前方传来。

    宁凡心中警兆一生,止住身形,并向后险险一避开,使得前方突兀出现的寒光,斩了个空。

    “哦?速度倒是不慢,可惜道友修为受限,若与老夫正面交手,你有几成把握可活!”

    一个手持飞剑的红眉老僧,缓缓现出身形,眼中微微有一丝压抑,似在压抑宁凡的速度。

    “一劫仙尊!”

    宁凡神情微微凝重。他全盛之时可杀一劫仙尊,但如今并非全盛,自是对这名仙尊强者有所忌惮。

    “我是第六辅峰仙尊,法号明峰,你能躲我一剑,我便也不仗着修为欺你了。毕竟是长髯有错在先,这一剑,足以还其因果。但你在我百花峰杀人,损我百花声威,此事老夫无法坐视不理。道友似乎对自身道象极为自傲,正好,老夫便拿道象,与道友讨教一二!”

    同样是道象之战,这名明峰仙尊的动机便不是重创宁凡,而是给宁凡一个平等对决的机会。

    宁凡有着仙尊实力,但他修为受限,道象却不受限。

    明峰仙尊不以修为强欺宁凡,而是选择以同等仙尊级别的道象对决,已经算是给宁凡一个公平了。若是死于公平,想必宁凡也是死而无怨的,这便是明峰仙尊的想法。

    宁凡目光一缓,此人用心并非长须老僧那般歹毒,他便也不打算痛下杀手了。

    但,此人想以道象阻他,却是错误!他的道象之强,绝不是这明峰仙尊可以想象的!究竟强到什么地步,宁凡也没有真正试过,毕竟极少遇到道象对决,今日便索性试试其道象极限所在!

    “老夫道象,名为古佛饲鹰,为地品五十三等的强大道象,既有佛法威能,亦含诅术之能,你可能应对!”明峰性格似乎极为光明磊落,竟将自身道象神通告知一二,不愿占宁凡丝毫便宜。

    这行为,同样彰显着明峰的傲气,他与那长须老僧不同,对方只是碎念修士,道象亦只是小成,而他明峰,则是道象大成之修!

    道象大成,便可形成道术!

    不是每个万古仙尊,都能修炼到道象大成,明峰并不认为宁凡是道象大成之修,即便是,明峰也不认为宁凡的道象级别,能高过他的地品五十三等。

    他的骨子里,终究还是有一些种族骄傲了,骨子里仍是有对外修的轻视。

    随着明峰展开道象,金色的佛光,霎时间冲天而起,并有一个坐佛之象,在那佛光之中一点点呈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