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1014章 圣古石坐

    “前辈莫急,容晚辈慢慢道来。”

    多兰深呼吸了几次,努力让自己面对宁凡之时不那么惧怕,继而露出追忆之色。

    “我大卑族内,有一处圣地,名为圣山陵墓,乃是圣祖死后遗念所化。圣山内部是一处秘境,名为石道秘境,在那秘境之中,有着十二条陵脉,是绝佳修行之地,也是历届夺陵战中,不同派系的圣山修士苦苦争夺之物,这一点,想必前辈已经知道了。除了十二陵脉,陵墓内最惹人关注的,就是石坐了…前辈前番搜过晚辈的记忆,想必关于圣山的记忆看得十分模糊吧,这便是圣山神通所在,尤其是石坐坐标,若无特殊古法读取,是无法在晚辈记忆之中看到的。”

    宁凡点点头,难怪前番搜魂没有搜到石坐坐标之事,果然又是圣山的缘故。

    “石坐,全名圣古石坐,位于圣山内部的石道秘境中,乃是圣祖死前封存其遗物的地方。每一处圣古石坐,都有圣人遗物留存,或是一件,或是多件,并无定数。其中有丹药,有神通法诀,有感悟,也有千奇百怪的东西,却无一不是绝世珍品。”

    原来圣古石坐是圣人封存遗物所在…宁凡微微一诧。

    “圣山内部的石道秘境,步步是阵,错综迷离,便是对陵墓研究多年的圣山仙帝们,也是不敢在里面乱走的,一旦走失,后果据说十分可怕我也是听爹爹说的,走失在秘境里的强者,往往只有少数能够幸运走回来,更多的人却会被圣人遗念直接夺走灵智,沦为行尸走肉,永世游荡在陵墓深处,直至死去,其中不乏仙帝…”

    若是走失。连仙帝都会沦为行尸走肉?宁凡有些吃惊了,圣山陵墓竟凶险如斯!

    “爹爹曾说,那些沦为行尸走肉的仙帝,是中了圣祖生前最强幻术万诵一朽…”说到这个幻术之名,多兰脸上忽然多了几分神采,几分郑重,几分敬畏,更有骨子里的民族自豪流露。

    万诵一朽!圣祖生前最强幻术!所有大卑人理想中的最强神通!

    “石道秘境是阵法与v◆v◆,幻术的极致,充满迷惑,地势瞬息万变。若无坐标,绝对无法在里面行走的。目前为止,圣山大能也只确定了陵墓内的一百七十四处坐标,包括陵墓入口坐标,十二陵脉坐标,一些古老遗迹的坐标,以及圣古石坐的坐标等等…”

    “石道秘境内究竟有多少处圣古石坐,不得而知,不过目前为止。已有一百二十六处圣古石坐被人发现。第一处圣古石坐,封存的是一颗无名古丹,发现之人是一名六劫仙帝,服下此丹之后。立刻闭关,不过百年而已,出关之时,已是七劫仙帝!”

    那是什么丹药。竟在百年之内,令一名仙帝修为提升了一重小境界!

    “第二处圣古石坐,封存的是一段感悟。使得一名古时七劫仙帝,直接迈入天人合一第一境界…”

    还有这等好事!

    “第三处圣古石坐,封存了一件先天中品法宝…”

    “第四处圣古石坐,封存了一颗十转丹药,可惜只是疗伤类丹药…”竟还有传说级别的十转丹药!

    “第五处圣古石坐有些可惜,事先被人盗过…”

    “第六处圣古石坐,封存了一道始气…”

    “第七处圣古石坐也被盗过…”

    “第八处圣古石坐,封存的竟是两界封的部分阵法构造…”

    “第九…”

    “第十…”

    修士记忆大多过目不忘,故而多兰对这一百二十六处石坐娓娓道来,竟是极为轻松,不曾记错一个。

    越听,宁凡对于圣古石坐的火热就越多,多兰手上有七个石坐坐标,若他能读取坐标,能进入陵墓寻宝,能寻得七处圣人遗物…

    不过一想到算计多兰坐标的老怪不在少数,宁凡的火热心情便冷了下来。目前为止,觊觎这七个坐标的人,有三焰,有火魂族,也有勾结三焰的圣山大帝…此事太过棘手,若宁凡私吞了多兰的坐标,怕是会被无数人暗中盯上…

    此行还是应该以救治乱古大帝之事为先,在此之前,宁凡不打算节外生枝。

    何况宁凡没有进入陵墓内部的资格,也没有读取坐标的古法与其垂涎圣人遗物,倒不如先把此行目的办妥。

    “我听说,读取石坐坐标,需要一些古法,可是如此?”宁凡开口问道。

    “确是如此。石坐坐标分为时位、空位坐标,空位坐标只有三焰各族懂得读取之法,时位坐标的古法,则掌握在火魂族手中,也有少数圣山仙帝,懂得读取古法…”

    看来单单想要读取坐标,就十分麻烦啊。宁凡摇摇头,他此次进入圣域,时间相当紧迫,没有太多精力浪费在石坐坐标上。

    “不过若是日后再有强者对你出手,我未必还能护住你的…”宁凡有些无奈地对多兰道。

    这多兰绝对是个麻烦,只要他把多兰带在身边,就必定会有第三、第四乃至更多次追杀,不断逼近。

    三焰已经两次失手了,若第三次追杀至,必定对他有所针对,不会再大意的。极可能会派出更多万古仙尊,甚至派出仙王、仙帝,届时宁凡要如何应对?

    难道要把多兰这个麻烦扔掉?

    多兰小脸有些发白,哪里听不出宁凡话语里的犹豫,苦涩道,

    “若前辈嫌多兰碍事,多兰愿自行离去,绝不给前辈添麻烦。”

    这就十分有趣了,原本多兰迫不及待想要挣脱宁凡魔爪,如今却又有些依赖宁凡的庇护。

    宁凡摇摇头,他杀了皮雄之事,多兰可是亲眼目睹,他对多兰谈不上信任,虽说带着多兰会平添麻烦,放多兰走却也不会放心,“放你离开,我也是不放心的。罢了。你仍旧跟在我身边吧。”

    多兰有些苦涩,前辈竟不放心她离去,呵呵,换做是她也不会放心的吧。罢了,能托庇于前辈的保护下也好,总比自己一个人要安全,毕竟圣山是回不去了,除非她能在夺陵第三轮代表楚烈一脉,取得优异表现…

    “我还想再调息一会儿,你退下吧。”宁凡命令道。

    “是。”

    多兰恭恭敬敬走出药池。就在快要彻底走出时,忽有一道紫黑色的流光飞至。

    多兰脚步一顿,伸手接过,却是一片紫黑色的羽毛,以幻术之力凝成…

    “我调息之时,无法分心护你,你便持我幻术之羽,躲入百里石龙腹内吧,以那百里石龙的腹内坚固。便是有第三次追杀来临,一时半刻你也不会有事的。”

    多兰芳心微微一颤。

    她这是被人关心了么!被冷漠自私的宁凡?是因为石坐坐标,还是另有目的…

    “不必猜疑,我给你躲避之处。仅因你是我锁魂奴。我虽不喜你,但也不会允许我的人被人随便杀害的!”宁凡话语里有着一股霸道。

    他宁凡的人,不能不明不白被人所杀!谁都不行!

    多兰握着幻羽的手紧了紧,平静地对宁凡道了声谢。走出药池,内心却不可抑制有了一丝暖流。

    也许,也许…宁前辈的为人。还不错?

    忽然念及师兄的死,多兰又有些黯然了,她怎么会对一个魔头有好感的,魔头就是魔头啊…

    问明了石坐坐标之事,宁凡也算解了心中一惑,又在药池之内调息了数日,这才走出药池。

    当日降服的百里石龙,如今潜藏在草原之底,盘踞着。而多兰,也已借助土遁术,潜至地底,躲入百里石龙腹内。

    外面仍有人在等候宁凡,其中就有鲜于纯。

    也不知鲜于纯是真傻还是假傻,平日行事,很多事情都做得不够周到,唯独在服侍宁凡的事情上,做得事事周备,让人挑不出一丝刺来。

    对于鲜于纯的热情,宁凡有些难以消受,注意到塔木部内有仙尊在等他,便直接将鲜于纯赶回邪羊部休养去了。

    这货在火魂暴乱之中,可受了不轻的伤,不好好养伤在他这里晃悠是几个意思?

    宁凡闭关结束,塔木人自是拿出十二分的热情,设宴款待他,席间,在此等候多日的恵净仙尊也露面了。

    此人言语极为客气,骨子里却多多少少有着对于外修的不屑,只是没有表露出来而已,毕竟宁凡是天都帝试图邀请的贵客啊。

    对于恵净的态度,宁凡并不介意,酒过三巡,那恵净仙尊忽然屏退众人,取出一封金色请帖,递给宁凡,含笑道,

    “小僧此次前来,一是为了封赏塔木,二是为了替天都大帝交送此物。此为古佛会的邀帖,时间就在中州小比之前三日,帝尊有言,若宁道友有时间,不妨来这古佛会一叙。”

    “古佛会?”对于天都大帝与古佛会,宁凡都有所耳闻,是以有些惊讶了。

    古佛会乃是中州佛道盛会,对与会者的要求极为严苛,号称三不准!

    仙尊以下修士,不得被邀请!

    非大卑族人,不得被邀请!

    非佛道宗师,不得被邀请!

    若是不能满足这三个要求,即便是圣山修士,也是无法被邀请的。

    按理说,宁凡身为外修,根本没有参加古佛会的资格,想不到竟会被人邀请。

    且还是被号称‘中州顽石’的天都大帝所邀请!

    此人被称作顽石,自是因其性格上的顽固。此人对外修有着歧视,因其性格,更是最讨厌他人打破规矩,但这种人,却亲自为一个外修打破规矩,邀请一个外修参加古佛会…

    “天都大帝此举,究竟有何目的?”宁凡摩挲着手中的请帖,暗暗沉吟。

    见宁凡对于参加古佛会之事,竟还有迟疑,恵净登时有些不满了。

    大卑族内不知有多少老怪渴望参加古佛会而不得,眼前这个外修有这等荣幸令帝尊破例,竟还迟疑,真是不知好歹!

    恵净心中不满,可惜他并不是一个喜欢长嘴多舌的人,并没有与宁凡多争辩些什么,却也不想在此地久留了。

    本还想与宁凡这个万古仙尊交流一下修行经验,如今却是急于离去。若非还有天都帝的吩咐没有交待。他早已直接告辞。

    “帝尊还让我告诫宁道友一声,小友冲破石焰火山之事,彻底得罪了中州某人,若至中州,小心楼头冷箭…”

    楼头冷箭,指的是楼陀大帝吧…

    宁凡目光微微晦暗,却没有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还有一点,帝尊让我告诫宁道友,蒙真之死。难以善了,三焰必定追究此事,据可靠消息,宁道友已成了三焰通缉令上,悬赏第十一的大敌!”

    呃!竟然被三焰通缉了!还好三焰难以走出凶域范围,若换成被中州五帝通缉,可就有些麻烦了。

    如此看来,就算没有多兰,三焰也不会放过自己吧。只不过对于无法避开的麻烦。宁凡会怕么!

    “多谢道友告知此事。”宁凡对恵净谢道。

    “不必谢我,要谢就谢天都大帝吧。”

    恵净态度变得很淡,又随**谈了几句,便离去了。

    “此人是在怪我轻视古佛会么…”

    恵净走后。宁凡无奈摇头,却也没有将恵净的脾气放在心上。

    恵净也算是一个真性情的人,所以才会喜怒形于色,可惜你总不能要求宁凡一个魔修。对势不两立的佛会感兴趣吧?

    且这其中,未必就没有天都大帝的算计,宁凡不得不多想一层。若说没有算计。是个人都不想相信吧。

    当然,抛开一切,宁凡对于古佛会实际上也是有一丝丝的兴趣的。

    听塔木人介绍过,古佛会这等中州盛会上,每个被邀请的大能都有古佛道果可以品尝的,可以提升不少修为呢。

    据说古佛会除了品尝道果,之后还会有一个仙尊之上的小型交换会…嗯,倒是可以拿自己兜里不需要的东西,换一换他人的宝贝。

    这古佛会,宁凡自然会去,若是不去,天都帝还会以其他方式达成目的,与其如此,倒不如古佛会上直接探个究竟,想来天都帝既然光明正大的邀请,纵然有图谋,也不会有恶意的,否则就会是暗中算计了。

    当然,想去参加古佛会,首先先要去中州!

    距离夺陵战第二轮的中州大比,还有一段时间,只是宁凡再留塔木无益,倒不如早些前往中州了。

    中州大比,宁凡仍需要代表塔木部参比,不过倒不需要其他参比者同行了,与第一轮看重整体成绩不同,从第二轮开始,更为注重个人成绩了。

    怪只怪塔木部其他人都太弱了,去了也是白搭,直接会在第二轮之前被筛下来,倒不如留在塔木,等宁凡的好消息。

    又过了数日。

    “此次中州大比,我等就不与宁大人同行了,等大人到了中州,自然会有专人接待的。这些火晶,是我们塔木人的一点心意,请大人收下。”

    塔木族长塔格里,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储物袋,交给宁凡。

    宁凡神念一扫,顿时有了叹息。

    此次塔木部获得的所有封赏火晶,竟然全部在里面!不止如此,里面还有数百万的药魂石,有各种各样的丹药,药材,还有三瓶药髓!

    年份接近万年的药髓,三瓶加在一起,不下百滴!

    “这些东西…”宁凡有些犹豫,没有马上接受这些东西,毕竟在他这等仙尊眼界的修士眼中,塔木部太小了,太穷了,他不好意思搜刮他们的地皮。

    “这是我们塔木人的心意,宁大人千万不要拒绝,我们塔木人能摆脱万年垫底的命运,能获得一次南疆第一部的荣誉,已十分满足,这些都是宁大人的功劳!且若无宁大人,便是塔某人也已死在火魂暴乱中了,宁大人对于我塔木人的恩情,对于南疆的恩情,我等若是不报,于心难安!”

    塔格里极为郑重。

    宁凡沉默少许,接受了储物袋,与一个个塔木人挥手道别。

    此次离开塔木,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师父,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中州!”鲜于纯忽然从塔木人的人群里冒了出来。

    宁凡有些无语,你不是邪羊人么,整天混迹在塔木部,算什么个意思。

    与之前在邪羊部地位岌岌可危不同。如今的鲜于纯,可是得到了族内老顽固们的一致好评,十分赞同他交好宁凡的。

    毕竟宁凡是整个南疆恩人嘛,也包括邪羊!

    “我事情很多,没工夫照看你。”宁凡摇头拒绝。

    “不不不,我不需要师父照看的,且我去中州,也不是为了缠着师父,而是与人有约,当然。等中州大比开始,徒儿一定会去给师父助威的。”

    “另有事情?”宁凡一诧,他还以为鲜于纯是想缠着他。

    “中州路途太远,以徒儿修为若是赶路,起码也要一年半载,所以才想让师父带徒儿一程。”

    “既是如此,带你一程也非不可,不过到了中州,你独自行事。可要事事小心,别忘了凶域被人算计之事。”宁凡提醒道。

    鲜于纯可是被人盯上了的,出门在外,自然不如待在南疆安全。

    “师父放心便是。等到了中州,自然会有卖水缸的老伯保护我,他和我很熟的…”

    卖水缸的老伯?听起来似乎不怎么靠谱,或许是哪个老怪为了体悟。混迹市井卖水缸吧…不过既然鲜于纯有打算,宁凡也就不瞎操心了。

    虽说他不打算收徒,却也因鲜于纯一吼。突破境界,多少还是对此人有所感谢的。

    “对了,师父怎么知道我在凶域被人算计,难道是听我部族人说的?又或是是掐住一算,知天知地!对,定是如此!师父真乃神人也!”鲜于纯更加个人崇拜了。

    宁凡有些无语,不再跟鲜于纯废话。

    “完了完了,忘记了!卖水缸的老伯交代过我,不能把他的事情告诉别人…”鲜于纯一阵捶胸顿足,他怎么口风这么不牢,算了反正是说给师父听,说漏嘴就说漏嘴吧。

    宁凡没有理会鲜于纯的吵吵闹闹,带着鲜于纯土遁到了地底,一路向下,不知潜行了多久,黑暗之中,忽然撞上一个坚硬如铁的庞然大物。

    正是潜藏在地底的百里石龙!

    宁凡一个纵身,带着鲜于纯飞入石龙腹内,而百里石龙则痛苦地扭动着身体,似想把宁凡赶出腹内。

    它不允许杀害主人的凶手,躲在自己腹内操控自己!

    “安静些!”

    宁凡一声命令传出,种在百里石龙识海内的复杂幻术,顿时开始运转,使得百里石龙再一次神智迷失。

    真是个难以驯服的家伙啊。

    从南疆到中州,需要跨越二十多个草原,且越临近中州,禁空之力便会越强,若是未封修为,宁凡倒还能一路飞去中州,但以他如今修为,却是无法随心所欲无视中州附近草原禁空之力的。

    一般低阶修士行到无法升空之处,都会就地雇上灵兽车,以车代步赶赴中州。

    宁凡有百里石龙土遁前进,自然不必如此麻烦的。只是以百里石龙的土遁速度,估计也得行进数日,才能抵达中州。

    这数日,鲜于纯在石龙腹内呼呼大睡,多兰在宁凡身边愁眉不展,越临近中州便越心事重重。宁凡则趁赶路时间吸收着大批火晶的力量。

    火魂一族体内的火晶,对于火修而言,乃是修行至宝。

    宁凡武试猎取的火晶本就不少,加上塔木人送上的火晶,渡真火晶将近四千,舍空火晶五百有余,碎念火晶则有九十多个。

    火修可以吸收火晶中的火元力,来提升火焰等级,对于魔火等级达到十二昧的宁凡而言,吸收渡真火晶,效果并不大,往往吸收上百火晶,才能令魔火精进一丝。

    四千多的渡真火晶吸收完,也只是令魔火等级稳固了许多,精进得却并不多。

    以宁凡魔火等级,吸收舍空火晶同样极快。五百块舍空火晶吸收下去,宁凡惊讶地发现,他的十二昧魔火之中,竟诞生出了一缕幽绿色的火苗!

    这种幽绿色的火苗数量不多,淹没在魔火之中,几乎看不出来,但宁凡却不敢小觑这一缕火焰。

    此火之中,蕴含的道则变化极其复杂,远超宁凡理解,隐约间,宁凡觉得这幽绿有些眼熟,忽然醒悟过来,这不是两界封中的火焰吗!

    两界封中的幽绿火焰,是圣人所留。

    火魂一族是圣人火焰破碎后所诞生的一族。

    二者本就有所联系,如今宁凡吸收了火魂族体内的火晶,所诞生出的一缕幽绿火焰,自然与两界封的火焰极为相似了。

    这一缕火焰太少,少到肉眼不强的修士,几乎无法捕捉,但宁凡却不敢忽视这火焰之威。

    若取自己同样数量的一缕魔火,与这幽绿火焰对抗,其结果,是自己的魔火毫无意外被其吞噬!

    显然这幽绿火焰威能更在宁凡的魔火之上!

    炼化完舍空火晶,宁凡开始炼化碎念火晶,与舍空火晶不同,吞噬碎念火晶之时,几乎每吞一枚,都可令魔火之中增加一缕幽绿火焰来!

    待炼化完所有火晶,宁凡的魔火威能提升了近半成,而其魔火中的幽绿火焰,也增加到了一个婴儿拳头那么多,再不只是一缕两缕火苗而已了。

    “可惜,这点数量的幽绿火焰,仍旧无法用于实战的,若能再多些…”宁凡沉吟了片刻。

    继而开始稳固火焰等级。

    又过了两日,百里石龙忽然撞上什么屏障,去势被阻,撞击之力则引发隆隆地震,惊飞了地面上无数飞鸟牛羊。

    宁凡微微警惕,散出神念,继而面色一松,并不是三焰方面的追杀来到,而是来到了中州地界。

    “大胆狂徒,竟敢撞击中州大阵!”

    中州边境,一个大胡子修士,冷冷一哼,微一摆手,身后顿时闪身出现一个个气势强大的力士,最低都是命仙修为。

    “给本统领潜入地底,拿下撞击大阵之人,死活不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