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9章 火魂暴走

第1009章 火魂暴走

    白衣猎猎,黑火熊熊!

    灭杀火灵,吞其火元,宁凡魔火等级越过最后一线,彻底突破十二昧的级别。…≦,此刻他周身卷着魔火,踏天而立,那火焰威压之强,更因凤阴阳的原因有所增幅,使得草原上的气温陡然上升,更让此地所有大卑修士体内火焰一颤,有了畏惧,惊望苍穹上的那道人影。

    好似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从火焰之中走出的帝王!

    大卑族全民都是炼丹师,自然全民都是火修,但火焰级别能达到九昧以上级别的,罕有。十二昧之人,更是少之又少,便是有,也往往都是万古级别的存在苦修得来的,且即便是那些人的十二昧火威,也很少能达到宁凡这等声势的!

    如此一来,草原上的惊呼声,自是越来越多,既因宁凡破封而出,又因那滔天的魔火之威!

    “总算脱困了,算算时间,距离武试结束,应该只有五个时辰多一点了…”

    宁凡魔火一收,身形一晃,如瞬移一般出现在草原之上,没有立刻参比,而是随不远处的鲜于纯降落在了一起。

    鲜于纯激动地看着宁凡,目光狂热,仍沉浸在宁凡破封而出的震惊之中。

    宁凡则看着鲜于纯血肉模糊的双手,微微一叹。

    他人虽然是刚刚破封而出,但实则在灭杀火鸟之后,此山对他便已形同虚设,困不住他无孔不入的神念,将外界之事看在眼里。

    这鲜于纯,竟想挖山救人!以此人的修为实力,此举近乎愚蠢,但却毕竟是一番好意,出于真诚,甚至不求任何回报的…

    据宁凡了解,这鲜于纯本质上并不是一个老好人。而是南疆一霸,之所以肯做到这一步,也只是遵从于内心对于他的敬重罢了。若换做其他人被困,此人定会冷眼旁观的。

    武试被他抛在脑后,得罪仙帝的可能被他抛在脑后,一切的一切,以他为数不多的智商,根本懒得考虑,便已动手救人。

    宁凡并不打算收徒,但今日。却头一回有些欣赏鲜于纯了。

    鲜于纯固然心智不全,骨子里却有一股偏执,敢以血肉之躯,去撼仙帝立下的火山,如此胆气,罕有人可做到。也并不是全然没有畏惧,只是那火山之中,困着此子想救之人,如此一来。便是不顾一切,也要将山挖开!便是没有任何希望,也要将此事进行到底!便是举世嘲笑,便是万界为敌。便是天地毁灭,也绝不改变本心!

    更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此子冲天一吼之时,竟带给他一种触动。使得他神、妖修为的舍空中期瓶颈,有了少许松动,更有了一瞬间的心劫降临之感…

    此子心智不全。却也因此更为纯粹,近乎于道…虽说此子没有真正救出宁凡,对其好意,宁凡却是心领了。

    “此山乃是仙帝所立,你挖山之伤,不会那么容易好全,我这里有些丹药,你拿去吃了。”

    宁凡一翻手,取出一个丹瓶,赠与鲜于纯,而后交错走过。

    鲜于纯激动地热泪盈眶,他竟然得到师父的赏赐了!

    那神情,真是太冷酷了!那口吻,真是太霸道了!那举手投足,那气质风范,啧啧啧,不愧是他看中的师父啊,这可不是他一朝一夕能模仿来的!

    先看看师父赏赐了什么…

    鲜于纯打开瓶封,神念一探,顿时倒吸冷气,竟是一颗九转金丹!且是他没见过的丹药,多半是外界东天的丹药,看这药效,似是疗伤之用…

    只是这丹药的品阶未免也太高了!要知道即便他是邪羊部少族长,想动用部落一颗九转金丹,都需要所有元老的一致同意,并三次审核,三次复议…只因对于任何一个南疆部落而言,九转金丹都是重宝,不可轻动!

    但宁凡随手就给他了一颗!

    师父真是大手笔!

    “恭喜前辈脱困!算计前辈的人,多兰愿意动用中州的关系,将其查清!多兰觉得,此事并非是石焰修士所为,而是有某些老怪模仿了石焰神通…”多兰走了过来,暗暗传音道,在外人面前,她并不敢暴露自己锁魂奴的身份,故而面上神情十分高冷,传音的语气却极为谦卑恭敬。

    “不必,算计者是谁,我大概能够猜测一二。我不在的这几日,塔木部已只剩一个人参比了么…”宁凡微微皱眉,神念朝着塔木部参比草原散了过去。

    在那个方向,已只剩最后一个塔木渡真还在苦苦支撑了。

    塔格里等人,则在场外惊喜地看着他的方向。

    “前辈不在的这几日,有许多部落欺凌塔木,可惜多兰是外人,并非参比者,故而无法插手此事…”多兰还欲再说塔木的遭遇,宁凡却根本没有细听的时间,身形一晃,已朝着塔木参比方向飞去。

    多兰撇撇嘴,将一肚子话噎回去,只好跟着宁凡一并飞去,却在进入武试范围之前,被尸魔老者所阻。

    “你非参比者,不可进入此地!”

    多兰只得止步,遥遥看着武试进行。只剩下五个时辰了,不知前辈的到来,能否带领塔木取得好成绩,若能南疆第一就好了…

    塔木武试区!

    宁凡如一道流光,呼啸而至,气势冲云!

    法力临近枯竭的萨腾,在火魂的追击之下本已绝望,此刻忽得看到救星前来,顿时大喜,高呼道,“宁前辈救我!”

    那半步舍空的火魂,一见宁凡到来,顿时转移了杀机,不再追杀萨腾。从宁凡的身上,火魂感觉到一股极其美味的火焰气息,那气息诱惑着他,驱使着他的杀戮本能!必须杀死宁凡,必须吞其火焰,必须杀杀杀!

    吼!!!

    火魂充满杀机的吼声,竟能引动一丝火之道则的变化,要知道,对于任何一个未入万古的修士而言。此举都是极为逆天的,这火魂能以半步舍空修为做到这一点,更显得其不凡,即便那只是极微弱的一丝。

    但半步舍空就是半步舍空,掀不起大浪,想杀宁凡,更是不够!

    宁凡甚至没给火魂出手的机会,魔火一展之下,整个人如只见一道火影袭来,刹那间飞越了草原。与那火魂交错而过。交错的一瞬间,就直接将火魂焚成飞灰了,这一幕落在附近观望的他部渡真巅峰眼里,皆是有了心惊。

    要知道,火魂乃是火中成灵,对于火攻的抗性,自是极高,但在宁凡十二昧真火面前,仍旧只有被秒杀的结局!

    好恐怖的魔火。其中包含的规则变化,更是这些区区渡真无法理解的!

    “多谢前辈出手相救!”萨藤目光火热,虽说武试时间所剩不多,但只要宁凡能赶上武试。塔木部就还有翻盘的希望!

    “你退下养伤吧,此次塔木武试,有我一人足矣!”宁凡此言一出,损耗严重的萨腾。顿时如蒙大赦,将所有召火符一股脑地交给宁凡,而后匆匆退出武试。

    此地塔木人。没有任何一人指责萨腾的退出,只因宁凡还在!

    所有人群情激奋!斗志高昂!他们深信,只要还有宁凡一个人在,就足够!宁凡的魔威十分摄人,尤其此刻还带着三分怒意,更有种生人莫近的气势,但带给同伴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可靠!

    毕竟是一个修为被封的万古仙尊啊!

    “嗯?这是…”宁凡忽然在火魂陨落的灰烬出,看到一颗火红的晶核,抬手一摄,摄入手中。

    根据宁凡对武试的了解,这似乎是猎杀火魂所产出的特有火晶…

    还没来得及细看,忽有十余个渡真巅峰修士,齐齐降落,将宁凡一围,呵斥道,

    “阁下为何能从火山之中脱困!莫非是毁坏了刑环吗!我等身为大卑之修,有权验一验阁下的刑环!若当真如此,阁下可要大祸临头了!”

    “阁下并未按时参比,此刻破封而出,恐怕已经失去参比的资格了,还不速速离去,更待何时!”

    “塔木最后一人已经退比,这一只死去的半步舍空火魂,不应算入塔木成绩!塔木的最后成绩,仍是1分!”

    若是东天渡真,哪敢这么和堂堂雨君大呼小喝,但这里是大卑,这里的修士天生带着一股种族傲气,即便面对宁凡,仍是高高在上的态度!

    宁凡眼中冷意更甚。

    呵呵,都是来打压塔木的部落么!

    “第一,据我所知,武试中途参比,并不会因此失格,此事在南疆历来都有先例可循…”宁凡面无表情地说道,此言一出,顿时便有几个人面色微变,似乎没想到宁凡对南疆小比的了解如此透彻,之前的蒙骗就显得极为尴尬了。

    “第二,我刑环尚在,如此一来,并不算违反大卑规矩。”宁凡元神离体,其上损环尚在,足以说明宁凡没有说谎,而后元神归位。

    一些修士暗暗震惊,宁凡竟当真以受限修为,冲出了碎念圣使都冲不出的火山!

    “第三,据我所知,武试还有一个规矩,允许踏入其他部落的武试区抢夺火魂猎杀。武试不允许伤人,但若踏足其他部落区域,抢夺火魂,则被攻击也算是咎由自取,尔等在我塔木武试区抢夺火魂,如此一来,我便是对尔等出手,也并不违反武试规则吧!”

    此言一出,那些抢过塔木火魂的渡真巅峰,皆是面色大变,转身就想跑出塔木武试区。听此人言下之意,竟是想以外修身份,对南疆诸部出手,此人当真是胆大包天!

    这些人跑得倒是不慢,但可惜,跑不掉!

    宁凡身形一晃,鬼魅般出现在一个个渡真巅峰身后,抬手间,便将一个个渡真巅峰打得吐血倒飞,全都丢垃圾一般丢到塔木武试区之外!

    武试是不能杀人的,故而宁凡只是将这些欺压塔木的人打成重伤,饶是如此,也引起了塔木人的阵阵欢呼。

    他们终于扫去了心中一口恶气!敢抢塔木部火魂,敢踩着塔木部讨好楼陀帝,这,就是下场!

    “大胆!区区一个外修,竟敢打伤我白鬼部修士!”正在本部武试区猎杀火魂的白鬼法师。勃然大怒。

    “好狠!被此人重伤的修士,没有百年休养,绝对无法痊愈!恐怕若非规则所限,此人都敢直接暴起杀人的!”也有一些部落对宁凡有了畏惧,胆战心惊。

    邪羊部的那名渡真巅峰,忽见宁凡冲向自己,吓得亡魂大冒,生怕自己被宁凡一并重伤丢出,张口结舌,就想焦急地解释什么。

    出乎他的意料。宁凡并没有对他出手,只是一抬手,卷起狂风,将此人柔和送出塔木武试区。

    “你帮助塔木的事情,我看到了一些,不会伤你。你部少族长不在,速去帮你部猎杀火魂,提升成绩!”宁凡对那人传音吩咐道。

    那邪羊部渡真巅峰微微松了口气,立刻回归邪羊部武试区。帮助本部修士猎杀火魂去了。

    宁凡一个照面重伤了十余名渡真巅峰,既震撼了一些人的内心,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愤怒与谩骂,对那些骂声。宁凡毫不关心,神念一扫此地三十五个武试区,内心有了计较。

    塔木部的总成绩本只有1分,在他灭杀一只半步舍空火魂后。分数上涨到了11分。这个分数目前仍是垫底,便是倒数第二的汗真部,目前也有44分了。已成功灭杀四只渡真火魂。

    绝大多数的部落分数都已超过五百,似那些大部,基本没有少于千分的。

    目前分数第一的召风部,总分已超过九千分,排名第二的是海魂部,已接近七千分,邪羊部排名第七,总分才堪堪一千五百分,这与邪羊部往年分数相比,少了许多,究其原因,是因为少族长鲜于纯的忽然退出。

    “想得到南疆第一,单凭我手中的召火符,是绝对不够的,如此一来,便先抢其他部落的火魂,增加分数!”

    宁凡没有急于动用本部召火符,而是朝着一个个南疆武试区冲去。

    可怜的汗真部,二十个参比者正在围攻五头渡真火魂,还没反应过来,就有一道漆黑火光燃烧而过,几乎只一瞬间,五头渡真火魂俱被烧成飞灰!

    塔木部,61分!同时宁凡又获得了五块火晶!

    “为什么!我们又没抢塔木的火魂,你为何要抢夺我们!”一名汗真部萨满法师怒叱道。

    “抢便抢了,你又能如何!”

    宁凡近乎无情的一瞥,顿时吓得那名萨满法师不敢说话,冷汗淋漓。

    即便他明知道,在这场武试之中是不允许杀人的…

    继汗真部之后,一个又一个的部落,被宁凡抢走了正在猎杀的火魂!

    首先被抢的,只是那些没有舍空坐镇的小部落,继而便是连那些舍空坐镇的部落,宁凡也光临了。

    舍尸部拥有三名舍空初期坐镇,正在合力猎杀三头舍空火魂,忽见一道火光袭来,舍尸部三名舍空皆是大怒,“好个大胆的外修,想抢我舍尸部火魂,没有那么容易!”

    三名舍空齐齐腾空,向宁凡出手,至于那三头舍空火魂,则被舍尸部修士暂时联手封住。

    按照武试的规矩,宁凡抢夺其他部落火魂,不能主动伤人,但若对方率先反击,他便也可以出手还击了。

    “滚!”

    宁凡张口一喷,火海直接将三名腾空而起的舍空淹没,继而便是三声凄厉的惨叫,再之后,便有三道仓皇恐惧的元神,从那魔火之中逃脱而出,肉身已被烧成飞灰!

    这还是宁凡手下留情的缘故,否则便是瞬杀三人,对宁凡而言都不难的!

    “前、前辈饶命!”三名舍空吓得直接求饶,生怕宁凡胆大包天到无视此地规矩,暴起杀人。

    宁凡却看也不看三名舍尸部舍空,抬手灭杀了舍尸部召唤出的三头舍空火魂,又前往下一部武试区。

    黑山部武试区!

    黑山部两名舍空中期舔了舔舌头,已存了将宁凡打成重伤的决心,二人忽然腾空,朝宁凡祭出天罗地网,却被宁凡一把魔火烧得干净,即便这二人同样被宁凡灭掉了肉身!

    同时被灭的,还有黑山部召唤出的两头舍空火魂!

    白鬼部武试区!

    白鬼部一共七名舍空,修为最强的。是舍空后期的白鬼法师,在宁凡踏足白鬼部武试区的瞬间,白鬼法师立刻朝着草原大地打出一道掌心雷,一个早已准备在此的困敌大阵,顿时开始运转。

    “我白鬼部精于阵道,这两仪生杀阵便是碎念初期入了,也要伤筋动骨,今日我以精血催阵,必让你重创于此阵之中!”

    白鬼法师满面桀骜,丝毫不认为困于此阵的宁凡。能有什么作为。

    他朝着阵法喷出七口精血,损耗绝对不小,其他六名白鬼部舍空,同样如此举动,使得大阵的威能,瞬间暴涨了一倍不止!

    “区区此阵,想困住我,不够!”

    宁凡连楼陀帝的山中阵法都能轻易破掉,又岂会惧怕一群舍空布下的阵法。连势字秘都没有动用,直接以肉身朝着前方暴冲而出,将那大阵强行撞毁!

    包括白鬼法师在内,七名白鬼舍空全部吐血狂退。满面骇然!

    “此人肉身好生可怕!即便修为被封,单凭此肉身,都可横行碎念初期!”

    哪里还敢再阻宁凡!只能眼睁睁看宁凡灭杀了本部召唤的火魂!

    召风部有了莫大压力!

    当宁凡踏足召风部的瞬间,南之龙目光一狠。对身后九名舍空修士冷声道,“速速助我合魂!”

    九名舍空的药魂之力,瞬间加持在了南之龙身上。原本就是舍空巅峰的南之龙,修为顿时暴涨,直接冲开碎念瓶颈,达到了碎念初期的程度!

    “你有碎念肉身,南某亦有碎念战力,我召风部火魂,岂容你区区外修夺走!天都破魔指!”

    南之龙忽然抬起右手食指,口中念念有词,背后顿时出现十二个金灿灿的佛幢,巨大无比!

    他的食指渐渐染上一层金色,那金色很淡,但却有一股摄人佛威,不断传出,那佛威,似能对宁凡体内古魔血脉产生一丝压制,使得宁凡瞬间意识到,这是一门佛家破魔神通!

    南之龙大喝一声,全力按下此指,一道淡金色的千丈指印,好似直接按在万里长空,又好似直接按在宁凡眼中。

    宁凡仗着肉身之强,直接正面一拳,轰碎了这千丈指印,却在随后数息之内,忽然胸口一痛,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好诡异的神通!他明明挡下了千丈指印,却仍旧受了伤,如此看来,那落在眼中的指影,同样有着杀伤力,杀伤的,是魔修道心!

    “好诡异的佛门神通,竟可直接攻击道心…”宁凡第一次见到这类佛门神通,自是吃了个小亏,但如今有了防备,这类神通便很难再奏效了,周身烈火一燃烧,便是那一点伤势也在涅槃之中痊愈了。

    见宁凡只是微微受创,且伤势瞬间就好了,南之龙面色微微一惊,须知这可是他以莫大代价从中州天都峰学到的神通,也是他最强手段!往昔使出,几乎无往不利,便是碎念中期修士,也多半会被重创的。当然这有一个前提,对方必须是魔道修士,破魔指才能发挥最大威能…

    宁凡毫无疑问是个魔道修士,从气息几乎都能看出,但却正面接下了天都破魔指!

    “若无其他底牌,便休怪宁凡手下无情了!”

    宁凡速度快得匪夷所思,直接仗着肉身之强,一个冲撞将南之龙撞得吐血倒飞,连躲避都无法办到。

    合魂术需要极为精妙的神念维持,南之龙受创之下,几乎晕眩过去,自然无法维持合魂术,气息很快便衰弱下去了。

    其他召风部舍空还想再拦宁凡,却被宁凡一个接一个的撞飞,最终,召风部此刻召出的火魂,同样被宁凡猎杀一空!

    “可恨!可恨呐!”南之龙内心极度不甘,却也无奈,武试本就是考验实力的场所,往年都是召风部抢其他部落火魂,如今因果循环,却也轮到召风部倒霉了。

    只是这样一来,就无法打压塔木部的分数了,如此一来,就无法讨好楼陀大帝了!

    邪羊部宁凡没有去抢,这自然是看在鲜于纯的面子,使得邪羊部修士头一次觉得,少族长交好宁凡前辈,是有一定好处的。

    海魂部。则是宁凡抢夺的最后一部。

    海魂部舍空不少,但当宁凡到来时,冥海法师却制止了其他人的出手,只单独一人挡在宁凡面前。

    “战胜老夫,我部所召火魂,全部交给阁下灭杀。若做不到,则请离开我海魂部!”

    此人竟想以一己之力,拦下宁凡!

    海魂部是少数几个没有打压过塔木的部落,故而对于海魂,宁凡出手并不像对其他部落那般凶狠。点点头,同意了冥海法师的挑战。

    冥海法师神情空前凝重,犹豫之下,终于还是动用了尚未完善的最强神通,来迎战宁凡。

    那是一式道念之术,是唯有碎念修士能够完善的神通,此术若是完善,便是冥海法师正式踏入碎念之日!

    “极火之念!”

    冥海法师道念一起,二人交手区域。天地狂风大作,火浪滔天!

    此人一念,可动风云!

    “道念之术么…”

    宁凡没有以强横肉身直接击败冥海法师,而是徐徐抬指。一指点下,脑海中回忆的,却是修真路上的杀戮与孤独,若那西风落叶。一点点飘落心头,却是无悔。

    昨夜西风凋碧树!

    冥海法师顿时骇然,在宁凡抬指的瞬间。他以道念召出的狂风,瞬间被宁凡所接管,继而化作微微西风,更有片片落叶从天而落。

    那些落叶无声无息,却带给冥海法师空前危机感,几乎催动一身道念,朝那些落叶疯狂撞去,想以极火之念,烧烬漫天落叶!

    落叶属木,木生火,生克之间,冥海法师自问他的道念,理应对宁凡的道念产生压制。

    但结果,却是冥海法师的极火之念,轻而易举败在宁凡的道念之下,在那西风道念之下,一点点化作飞灰…

    论五行生克,极火之念绝不可能败给宁凡的道念才对!

    论道念完善程度,冥海法师有一种古怪感觉,总觉得宁凡的道念并不完善,甚至不如许多碎念初期修士完善…

    难道宁凡修为低于碎念境界,故而道念并不完善?

    这个念头刚一生出,就被冥海法师否决了,宁凡已被证实是一名万古仙尊,自然不可能修为低于碎念的。

    如此一来,冥海法师只得认定,宁凡是故意压低了道念强度,来与自己公平对决。

    败给这样一个胸怀坦荡的老怪,他冥海法师心服口服!

    “恳请前辈指点,为何晚辈的极火之念会输给前辈的西风落叶道念…”冥海法师虚心求教。

    宁凡并非碎念老怪,对道念的领悟,甚至还不如半步碎念的冥海法师,但他乃是天人第二境修士,能看出冥海法师看不懂得诸多问题,解答此问题,自然不在话下。

    “深度不同…”

    宁凡言罢,猎杀了海魂部所召火魂,冥海法师长叹一声,似从宁凡简短的话语里获得莫大好处,对手下吩咐了一声,顿时,海魂部好似配合一般,又召唤出其他一些渡真、舍空火魂,供宁凡灭杀取分。

    “碎念火魂杀不杀!”冥海法师忽然问道。

    宁凡没有立刻答复。

    从内心而言,他并不像猎杀碎念火魂,毕竟召唤碎念火魂风险太大,若召唤出半步万古境界的碎念火魂,则势必会是一场苦战——当然,若宁凡肯当着此地南疆修士,使用一些隐秘底牌,还是可以猎杀碎念火魂的,但那样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势必有一些东西暴露给大卑…

    宁凡算了算分数。

    随着他不断抢夺火魂,塔木部的总分,已上升至三千分。

    三千分,足以让任何一个塔木修士狂喜了,这超过了他们的预期!也足以让任何一个小瞧塔木、小瞧宁凡的人闭嘴了,那些扬言塔木不会超过千分的修士,此刻纷纷闭了嘴,那些扬言要领先塔木多少多少分的部落,此刻则纷纷大受打击。

    但宁凡却不满足区区三千分!

    排名第一的召风部,已经拿到了九千分,想要夺得南疆第一,就必须取得超越召风部的分数。

    然而麻烦的是,那些被宁凡抢过火魂的部落,忽然极为默契地停止了一切行为,不再召唤火魂猎杀了。

    有些是因为人员损伤严重,无力猎杀火魂。有的则另存了其他心思,不愿继续召唤,以免被宁凡抢杀取分。

    也就是海魂部比较实在,言出必信,主动召唤火魂,供宁凡抢夺。

    按照规则,若对方不主动召唤,并不允许宁凡直接抢夺对方的召火符的,代为召唤不被允许。

    “想要超过召风部的分数,便是把塔木部剩下的下品、中品召火符用光。也是不够的。如此一来,早晚是要猎杀碎念火魂了么…”

    念及于此,宁凡对冥海法师答道,“将你部碎念火魂召唤一个出来吧,待我灭杀一个,再召唤第二个…”

    “好!能观摩前辈与真正的碎念斗法,对晚辈而言,也是天大的幸事!”冥海法师似对武试成绩全不关心,此刻只一心想看宁凡猎杀碎念火魂。立刻吩咐本部修士使用上品召火符。

    然而问题忽然出现!

    上品召火符使用之后,竟没有任何效果,并无碎念火魂显现!

    “古怪!这上品召火符莫非存在问题,否则为何无法成功召唤碎念火魂?”冥海法师大感意外。又试了试其他上品召火符,发现所有的召火符都有问题。

    整个南疆小比,都没人傻到召唤碎念火魂来杀,是以根本无人试过召唤碎念火魂。

    也正因如此。在宁凡决定召唤碎念火魂以前,无人发现此符存在问题!

    宁凡试了试催动塔木部的上品召火符,发现同样没有效果。不过下品、中品召火符还是可以用的。

    无奈之下,宁凡只得放弃猎杀碎念火魂,其他部落又迟迟不继续召唤渡真舍空火魂,他便只得先将塔木部的召火符用光了。

    余下的38张下品召火符,20张中品召火符,被宁凡一一用尽。塔木部的分数,也随即超过了六千分。

    六千分,仍旧比不上塔木部的九千分。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其他部落仍旧没有继续召唤火魂的打算,仿佛宁可保持这个成绩结束武试,也不继续召唤了!

    “无法令塔木部垫底,算是我等的失手,但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塔木部夺得第一!我等实力不如那宁姓外修,若召唤出火魂,势必还没灭杀,就被此人抢走,如此一来,倒不如压根不去召唤,使得塔木部根本没有夺得第一的希望,也算我等为楼陀大帝尽了一份力!”

    这是无数部落内心的真实想法!

    这想法,便是场外诸多心智不缺的修士,都能看穿,宁凡如何看不透彻。

    这是一种消极打压塔木的手段,但却极为有用,毕竟若那些部落不主动召唤火魂,宁凡便是想抢,也无法抢夺。

    无法再令分数上涨了!

    “实在不行,就对那些个部落的修士使用幻术,迫使他们受控之下,自行召唤出火魂来…”

    宁凡正自沉吟,此地草原忽然有了不规则的震动。

    一时轻,一时重,那震动极不规律,伴随着那震动的产生,一个个武试区,忽然异变陡生!

    汗真部武试区,一团深褐色的火焰,忽然凭空出现,继而便有一道深褐色的火魂,从那火焰之中走出,散发出碎念中期的修为!

    紧接着,又有第二、第三、第四、第五个碎念火魂,相继出现在了汗真部,修为从碎念初期到碎念后期不等!

    火头碎念火魂一现,瞬间在汗真部引发了疯狂杀戮,汗真部参比修士二十人,几乎一个不剩,全部死在当场!

    要知道汗真部压根没有动上品召火符,这五头火魂出现的时机,简直诡异!

    不只是汗真部,其他部落的武试区,同样各自出现五头碎念火魂,数目与各自上品召火符的数目完全一致!

    碎念火魂,岂是一群渡真、舍空可以抗衡,更何况各个部落武试区都是一次性出现五头碎念火魂,故而死伤都极其惨重,不少部落的参比者都是被当场屠尽,只有少数修士能够幸存,但也骇然之极!

    最可怕的是,那些碎念火魂杀光了眼前的参比者之后,竟开始朝着此地人群杀去,看那气势,若杀光此地修士,还将逃窜到整个南疆,行那屠灭南疆之事!

    以南疆草原的修士修为,根本无法阻止这场杀戮!

    毕竟那是整整175头碎念火魂!便是万古仙尊来此,面对如此之多的碎念火魂,都要头皮发麻,小心应对!

    更有一声带着碎念气势的冷笑,忽然传入此地每一个修士的耳中,似从草原地底传来!

    “桀桀桀桀,楚烈多兰,凶域没杀死你,算是空焰的无能,但我石焰绝非无能之辈,这一次,你绝对逃不出我等手掌!”

    当日埋伏多兰的三焰卫,竟追到了此地…

    他们是如何走出凶域封锁,踏入大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