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5章 夺陵第一轮!

第1005章 夺陵第一轮!

    种完三阴锁魂术,宁凡撕开空间,带着多兰离去。

    一路上,多兰都是患得患失的模样,虽说从宁凡手中保住性命,但师兄的死,以及沦为锁魂奴的事实,还是给了她不小的打击。对宁凡,她受制于锁魂术的限制,不得不屈从,甚至于内心,竟有了诡异的逆来顺受之感,然而因为对宁凡有着畏惧,这一路上,并不敢和宁凡过多交谈。

    当然,有些事情却是必须问清楚的,譬如接下来,宁凡的目的地是哪里,多兰就很关心。若没有沦为锁魂奴,此时此刻,她应该已经得到六星涅母石,正在为圣山大比做准备了。然而如今,却失去了最基本的自由…

    “前辈可是要返回邪羊部交任务?”多兰犹豫了许久,硬着头皮问道。

    “不错,我们先回邪羊部交任务,再回塔木部,准备参加南疆部落的小比。这段时间,你先跟在我身边吧。”宁凡答道。在确认三阴锁魂术有效前,他不打算放多兰离开身边,免生变故。

    “南疆小比?前辈乃是外修,参加南疆小比,可并没有多少好处的,还是说前辈对这部落比试另有所图,又或者…”多兰美目一动,有了猜测。

    回应她的,却是宁凡微微一眯的目光,平静的眼神,却有着无形的压迫感,“我是否对部落比试有所图,并不是你可以多问的,这一点,希望你牢记于心。”

    多兰内心一抖,暗骂自己多嘴,咬咬牙,强作恭顺道,“前辈有何打算,自然不是晚辈可以置喙的,这一点晚辈定会注意的。不敢再多舌了。”

    “如此最好。”

    多兰咬咬唇,又道,“晚辈是圣山守陵人,因往届圣山大比成绩太差,故而并无资格进入圣山修炼…这一届圣山大比,晚辈做了充分准备,有不小的机会重入圣山修炼,不知圣山大比之日,前辈可否容晚辈暂时离去,前去参比…”

    “据我所知。你们大卑族的部落大比,一共分三轮吧?”宁凡不置可否,反问道。

    “回前辈的话,所谓的部落大比,其⊕∴style_;实只是外修、低等部落对的称呼罢了。但在我圣山修士口中,却是把部落大比称作夺陵战的。夺陵战确实分为三轮,第一轮为各大草原区域小比;第二轮为中州大比;第三轮为圣山大比。前辈代表塔木部参加的南疆小比,属于夺陵战第一轮初选。”多兰解释道。

    “夺陵战…”宁凡露出沉吟之色,从那些三焰卫记忆里。他搜到过不少与夺陵战有关的信息。

    “想来前辈也知道,我大卑之祖,乃是一位远古圣人,圣祖死后。遗念化圣山,中有圣陵,开十二脉,包罗天地造化…”言及于此。多兰忽然捂住脑袋,露出痛苦之色,竟无法继续说下去了。

    “若与圣山有关的话语触犯忌讳。你可不必多言。”宁凡目光微微凝重,吩咐道。若他没有看错,这多兰限于修为,无法过多言及圣山。

    “是。”多兰有些诧异宁凡的体谅,深吸一口气,又道,“圣山陵墓有十二道陵脉,修士若入陵脉修炼,修行速度自是奇快无比,更有不少修士,从那陵脉之中,领悟到圣祖一丝遗念,令自身神通大进…”

    “哦?圣山之中陵墓陵脉,竟有可能让修士领悟圣人遗念!”宁凡目光微闪,头一次对这圣山有了兴趣。圣人遗念,神通大进…若非此行另有要事,他倒还真想见识一下这圣山陵墓。

    “夺陵战千年一开,十二陵脉千年一易主。具体如何归属,还要从圣山大比的成绩来判断…我楚烈一脉如今占领着十二陵脉的第九脉,只因上届夺陵战,我楚烈之修总体成绩排名第九,获得是十个入陵修炼的名额。可惜的是,我的个人成绩太差,故而楚烈一脉的十个名额,并没有我…如今又是一届夺陵战,我是楚烈守陵人,更是楚烈圣女,若可能,圣山大比开始时,前辈可否放我暂时离去,前去参比…”

    多兰咬牙恳求道。

    宁凡深深看了多兰一眼,声音难辨喜怒,“圣山大比是夺陵战第三轮,南疆小比则是第一轮,距离第三轮还有不少时间,你不必着急。”

    言下之意,是既未同意,也并未彻底否决。

    多兰有些失望,却又觉得这种结果是在情理之中,若她是这名宁姓外修,同样会做出这般决定。且宁姓外修没有一口回绝此事,那便是还有一分希望,如此一来,只消得自己好好表现,令宁姓外修满意,多半还是有机会获得批准,去参加圣山大比的。

    二人一边交谈,一边飞行,连续飞过数个大陆后,忽然间,宁凡遁光一停,微微轻咦,再之后不久,面色便古怪起来。

    “前辈为何停下…嘶,这是…”

    多兰散出神念,继而倒吸一口冷气,“这片大陆发生了什么!竟有如此规模的瘴气外泄!此事倒是极难遇上的!”

    凶域大陆的瘴气,毒性极重,若是外泄,便是一些真仙老怪毫无准备之下,都不敢接触那些瘴气。

    此刻,这片凶域大陆之上白雾漫天,那些雾气看起来极为寻常,然而唯有困入其中的人,才会知道这白雾的可怕与难缠!

    瘴气弥漫的最深处,此刻已经倒了七八个修士了,都是邪羊部的修士,还能保持站立的,不过五六人而已,其中就包括一脸阴沉的邪羊部少族长——鲜于纯。

    四周瘴气太重,借着几人合力,邪羊部等人才稍微辟开一个数丈见方的真空之地,但也只是勉强维持而已,想要从地气深处冲出,以众人修为却是无论如何也办不到,只能无奈困于此地。

    “少族长!烈鲁古被地气毒晕了,性命垂危!”

    “烈鲁古于我有救命之恩…快拿我的草还丹救他!不用给老子省丹药,给老子使劲喂,一定要把他喂醒,不然老子剥了你的皮!”

    “少族长!阿兰德也昏倒了…”

    “那还废什么话!拿老子的草还丹救人!阿兰德,阿兰德。我答应过他的母亲,要保他一世无忧…快!人命关天!都是老子的部下!一个也不准死!”

    “少族长!诺维真也…”

    “拿老子的草还丹救人!”

    “哈斯也…”

    “拿老子的草还丹救人!”

    “少族长,有件事,小的必须禀报一下…”

    “什么事!”

    “您老人家今天压根没带草还丹啊…”

    十息过去。

    二十息过去。

    鲜于纯忽然一拍脑门,一脸懵逼,恍然大悟,“哎呀哈哈,好像真的忘带了。”

    哈哈…

    哈哈哈…

    “哈哈个屁!没丹药救命,我们岂不是都要死这里!”

    此刻,鲜于纯真有点心急如焚了。他修为较高。还能在此地多撑几日,但那些部下却是撑不住了!

    “少族长,容小的说句不该说的,你压根就不该进这凶域,那宁姓仙尊何其厉害,未必就需要你送定位罗盘的,现在倒好,把我们自己搭进去了…”一个邪羊部修士抱怨道。

    “闭嘴!啰啰嗦嗦,像个娘们!”鲜于纯冷冷瞪了那部下一眼。吓得那部下再不敢说话。

    忽然,鲜于纯露出喜色,似从那重重瘴气之外,感知到两道修士气息。且那气息极强,应该足以救下他们这批人。略略犹豫的一下,运起十成法力,向那瘴气之外郎朗道。

    “邪羊部鲜于纯落难于此,请求两位前辈出手救援,若能活命。必有重谢!”

    宁凡露出古怪之色,以他的神念之强,轻易就能隔着重重毒雾,探到此地发生着的一切。

    他的性格本不爱多事,但这鲜于纯好歹鞍前马后服侍过,如此一来,他虽不愿收徒,到底也不至于对此人见死不救的。

    而让他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鲜于纯困在此地的原因,竟然还与他有关,是来给他送定位罗盘的。

    此子多半是一得到属下的禀报,便立刻赶来送罗盘了,可惜这鲜于纯并不知晓,宁凡压根不需要定位罗盘的。

    “前辈要救此人?多兰劝前辈不要这么做…此人救不得。”多兰忽然劝阻道。

    “哦?此人为何救不得?”宁凡淡淡道。

    “凶域大陆瘴气外泄,极其罕有,偶尔出现,也全都是人为造成的。多兰怀疑,这些邪羊部修士之所以困在此地,是人为所致…”多兰解释道。

    “你是说,有人算计了鲜于纯,累他困于此地?”

    “不错,这一点,我本也只是怀疑,但当我从此地察觉到此物存在后,立刻确信了自己的猜测。”

    为了获得宁凡的好感,多兰自是急于立功,双手连掐数诀,继而娇叱一声,天灵处顿时飞出一道绯红狼影。

    “兽形药魂…”宁凡有了凝重之色,这大卑修士果然对药魂修炼有着独到之处,眼前的多兰,药魂竟是九转铅品。这若放在东天,恐怕又是一位惊世骇俗的炼丹师了,但在大卑族,却并不难见到。

    多兰被三焰卫围攻多日,伤势极重,此刻一展神通,顿时有了虚弱之感,却仍是强撑,将那神通使全。但见那绯红狼影忽然厉啸一声,顿时,整个天地竟被那啸声染红,继而某处天空,忽然空间碎裂,掉出一物。

    那是一道卍字金符!

    “佛门符箓…”宁凡目光微微一凝,这佛门符箓的存在好生隐秘,以他的感知力,没有刻意搜索,都未觉察此地藏有一符。

    此符一现,大片大片的金光顿时扫去漫天绯红。多兰幽幽一叹,心道果然是那人算计了鲜于纯。那金光普照天地,传统重重瘴气,落在鲜于纯等人眼中,鲜于纯等人先是一怔,继而齐齐大怒。

    “这是…药师控地符!可操控一方土地,颠倒天象地候…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此地会突然瘴气外泄,老子竟然被人算计了!”一向智商有硬伤的鲜于纯,此刻智商如有神助,竟想通了这一点。

    这可是药师一脉的特有符箓,既然出现在此地,那么便说明。算计自己的是药师一脉么…

    该死!老子怎么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药师一脉的修士!

    鲜于纯有些绝望得一叹。他认得出这是药师一脉的符箓,外面的两个前辈肯定也认得,他们敢救自己等人吗?若救了,定会得罪药师一脉吧…

    “这两名前辈迟迟不出手,多半是不打算施救了。”一个个邪羊部修士尽皆绝望。

    “这是药师一脉的特有符箓,此符既在,便说明是有药师一脉之修,算计了邪羊部诸修。药师一脉乃是圣山最强一脉,若前辈救了鲜于纯,恐怕会得罪药师一脉的某些人…”多兰意有所指。

    在她看来。宁凡这等怕事之人,是绝不愿得罪药师一脉的。

    宁凡眉头微皱,他确实不愿与大卑交恶,但那也得分情况。这鲜于纯为他而来,因他而困,若他还见死不救,便也不是宁凡了。至于药师一脉,未必便知人是他救的!

    念及于此,宁凡屈指向天地一点。打出一道火光,将那佛门符箓顷刻焚烧成灰。再一拂袖,弥漫天地的瘴气,被一股无形巨力强行分开。露出一条真空通道。

    重重毒雾封锁之中,忽然就有了生路,鲜于纯等人就是再蠢,也知道那神秘前辈出手相救了。一个个皆是大喜,带着昏倒的同伴,匆匆逃出此地。一逃出生天。鲜于纯便兴冲冲地想拜谢救命之恩,可惜压根没看到施救者的影子。

    一经救下鲜于纯等人,宁凡便直接离去了,并未将如此小事放在心上。

    多兰大感意外,完全想不到宁凡敢冒着得罪药师一脉的风险救人,对宁凡的印象,也第一次有了改观。

    “这大卑族,原来也并非是一方净土…部落修士大多心智不全,故而比之常人,反倒少了几分算计,多了几分纯朴。但这并不代表此地没有精于算计的修士,先是多兰,然后是鲜于纯,一入凶域,即遭算计,如此看来,这凶域大陆最危险的,反倒不是那些隐藏在山川的尸魔、凶兽了,而是人心…”

    宁凡微微叹息,也收起了初入塔木部的那份轻松,凶域一行,他通过搜魂对大卑族有了极为全面的了解,但对于九狸祭器的下落,却没获得任何信息,还需慢慢寻找了。

    宁凡自然是先于鲜于纯等人回到邪羊部的。

    邪羊部仍是人来人往,一派热闹、安宁模样,没有任何一个本部修士对少族长的迟迟不归表示担心。

    大卑族修士都是大心脏,除非亲眼看到鲜于纯的尸体,否则谁也不会杞人忧天。这让宁凡对大卑族的奇葩程度,又有了新的理解。

    “好多天没看到少族长了,怪想他的…”一个放羊少年对另一个少年道。

    “听说少族长去凶域了,都这么多天了,还没回来,不会遇到危险了吧?”

    “当然不会有危险,哈哈哈…”

    “哈哈哈…”

    “不提少族长了。看!我捡了一块奇怪的石头!”

    “那是干羊粪…”

    “我不信!”

    “不信我尝给你看…呕,看,真的是羊粪吧,这么难吃,我怎么可能骗你!”

    “我就不信,你肯定是骗我!我要自己尝尝确认一下…”

    看着邪羊部的一派祥和,宁凡大感无语。这些少年知不知道,你们少族长真的差点死在凶域了…

    一路来到任务领取处,交了任务,此行,宁凡共完成人级任务51个,地级任务7个,如此一来,三功任务当然是完成了。三功六刑已毕,接下来他只需遵守大卑族十二禁令,便不会有任何麻烦。

    51个人级任务,共得到近百万块药魂石。地级任务给了二百万药魂石,同时还有其他奖励。

    九转银丹十二颗,都是提升渡真修为的丹药,且与四天丹药不同,大卑族的丹药,提升修为幅度极大,按照宁凡估算,这些丹药随便一颗,都能赶上一枚渡真道果的药效了!这可就有些恐怖了!让宁凡对那些提升舍空修为的丹药有了期待。

    后天法宝三件,大都只是一涅、二涅的法宝,这倒是无关紧要。

    五百万年灵药七株。命仙修为尸魔奴仆一具,战魂魂技一本。

    灵药是宁凡未见过的品种,更让宁凡大开眼界的,是大卑族控尸魔的秘术。大卑族似乎极为擅长操控尸魔,宁凡注意到,他获得的尸魔奴仆,头上戴着一个金箍,正是这金箍限制着尸魔,让灵智低下的尸魔听从着宁凡的命令。

    “此金箍名为降魔箍,一旦戴上。可轻易降服魔物,不只对尸魔有效,对丹魔,对古魔,对世间一切魔修都有控制之效,乃是佛门降魔不二法宝…”领取奖励时,任务看守人拖龙对宁凡如是解释道。

    命仙修为的尸魔奴仆,宁凡自然是不需要的,转手卖还给邪羊部。换了大把药魂石。

    那战魂魂技,是一本七转级别的魂技,可供七转炼丹师修炼。这魂技的品阶,大体相当于碎虚法术。级别算不上高,但大卑族的魂技玄妙,还是让宁凡开了眼界。

    譬如宁凡获得的这本七转魂技,名为。是一种持续消耗的状态技能,一旦开启,可提升炼丹师的药魂灵性。炼丹之时,可少许提升丹药品质。此魂技品阶算不上多高,却胜在实用,且这等药魂魂技,在四天可是极少见的…

    “地级任务之中,只有先天补魂灵药的奖励无法直接兑现,需要阁下亲自去找皮雄、多兰两位大人,以十块六星涅母石换取奖励,不过阁下既然与多兰大人同行,想必会自行换取奖励的,倒是不用小人操心了。说起来,怎么没看到皮雄大人?”拖龙随口一问。

    “皮雄死了,被邪恶的三焰卫杀死了…”多兰撒了谎,眼眶又有些红了。

    “该死的三焰卫!多兰大人不要伤心,一旦圣山重开,令师一定会为皮雄大人报仇的!”拖龙安慰道。

    “但愿吧…”多兰有意无意扫了宁凡一眼,却见宁凡面不改色得翻阅着增魂法的魂技,对皮雄的死没有半点愧疚,于是乎,对宁凡的印象才刚刚有所改观,此刻又一次觉得宁凡冷血了。

    宁凡当然不会对一个死人愧疚,杀便杀了,怪只怪皮雄自寻死路,此事他早已遗忘,几遍之后,便已将增魂法铭记于心,将皮卷收起,带着多兰离开了邪羊部,返回塔木部。

    多兰一路闷闷不乐,宁凡却自然不会关心此女心情,一路回到了塔木部。

    看到宁凡回来,塔木部族长塔格里几乎要感动哭了!

    南疆小比的规则,是各大部落派出二十人参比,按总体成绩排名次。此次南疆小比,在南疆上届第一的部落——召风部落举办,如今距离小比还有三日,塔格里却还在为参比名单着急!

    原来葬月、乌老八、欧阳暖三人,竟都不在塔木部!

    “事急,借你暖妹妹一用,三个月后,中州大比归还。南疆小比同样重要,务必第一…此行必让暖妹妹毫发无损,信我!”这是葬月留下的传音玉简。

    “夫君,我随葬月姐姐去救她一个旧友,若成功,或于寻找祭器有利。”这是欧阳暖的留言。

    “主子!葬月有祭器的消息了,小八跟着她,去帮你把祭器找到!小八为的也不是主子的奖励,而是为了一腔忠诚,满腔热血…”巴拉巴拉一大堆废话,这是乌老八的留言。

    如此一来,宁凡算是弄清了葬月三人的去向。留言是他刚入凶域之时留下的,也就是说,三人已经离开了近一个月,此刻早已中州了。

    没有他的跟随,他自然会担心欧阳暖的安危,不过想到有葬月跟随,此女又郑重保证了,宁凡倒也相信葬月会让欧阳暖完好无损。毕竟此女若是拼命,可是能发挥全盛时的仙帝修为…

    更让他好奇的是,葬月竟然弄到了九狸祭器的消息,看来这消息能否最终获得,还与葬月能否救醒她的旧友有关…

    “真是个大胆的女人,竟敢趁我不在,私自行事。”宁凡无奈地摇摇头,不管怎么说,葬月应该也是一番好心吧,多半是想帮他得到祭器消息。与此女相处久了,他对此女也有了一定信任,对她办事也十分放心。毕竟此女在某些方面极其固执。单单为了慕微凉,她也绝不可能背叛宁凡的。

    “宁老弟,他们都走了,你可不能走啊,你若是走了,我们塔木部这次可又得垫底了!”塔格里几乎要给宁凡跪下了。

    “放心,我不走。”想到葬月的叮嘱,宁凡决定这次南疆小比,无论如何都要争个第一。若此事不重要,葬月不会特别提醒。

    一听宁凡不走。塔格里再次振奋了精神。虽说外修之中只有宁凡一人参比,但塔格里相信,有宁凡出马,他们塔木部怎么也不会垫底了,毕竟除了塔木部,还有好几支部落没有舍空参比呢。

    当然,争夺第一的念头,塔格里是彻底打消了。不少部落都不止一名舍空坐镇,宁凡被封修为后。只能发挥舍空修为,整个塔木部也只有宁凡一人能与其他部落的舍空抗衡。南疆小比,比的是二十人的团队成绩,宁凡一个人。能跟人家一群人争第一?

    怪只怪塔木部修士整体修为偏弱啊…

    “说起来,宁老弟这次出去,怎么还带了一个圣山守陵人回来!楚烈多兰…此女据说追求者不少,难道竟看上宁老弟了?否则向来高傲的守陵人。怎可能在宁老弟面前伏低做小…了不起,了不起啊!身为外修,竟能征服我们草原上最烈的母狼。嘿嘿…”塔格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笑得有些猥琐了。

    三日后,南疆小比之日!

    召风部的草原上,一道道流光遥遥赶来,只为参加今日的盛会。

    千年一次的夺陵战,千年一次的南疆小比!

    对于绝大多数的南疆部落,他们所关心的,只是不在小比之后垫底而已,毕竟一旦垫底,便会被罚去看守圣碑,千年不得擅离职守。

    对于那些强大的南疆部落来说,此次小比,却是奔着南疆第一来的。

    “不知这一届南疆小比,哪一支部落能够胜出,夺得第一。”

    “我看此次小比,仍是召风部第一,听说召风部又有两人,在这千年之内突破了舍空境界…”

    “我倒觉得邪羊部很有希望,那邪羊部少族长对于合魂之术很有一套,上一届小比,邪羊部便靠着鲜于纯一人夺得南疆第三,千年过去,据说鲜于纯的合魂术又精进了。”

    “你们还没听说吗!海魂部的冥海法师,已经半步踏入碎念了吗!海魂部整体实力只算中游,但有了此人…”

    “我倒觉得,塔木部也有夺魁的希望…”

    那个说塔木部会夺魁的修士,话还没说完,就被好几个人嘲笑了。

    塔木部?不过是有外修助阵罢了,那些外修中了六刑,根本发挥不了多少修为,顶多能让塔木不垫底,想夺第一,却是休想!

    “我看那塔木部,这次勉勉强强能破一千分,但也仅此而已了。毕竟上一届,塔木部才得了45分…”

    45分,屈辱的分数啊!

    上届小比,连倒数第二的汗真部,也得了两百多分!

    超过千分的部落,有十多个!排名第一的召风部,则得了七千二百多分,比塔木部一百倍还多!

    一千分,已经算是极为高看塔木部了,毕竟放眼塔木部的滚滚历史,也没有几届超过这个分数的。

    那些早早到来的南疆修士,大多都会相互寒暄,唯有塔木部这样少数几个弱小部落,来到之后,无人问询。

    塔格里等人一经到来,便孤零零得窝在草原一角,无人理会,也不去找任何人攀谈。

    作为历届垫底的部落,去找人攀谈,往往都是自取其辱,被人嘲笑,不如不去。一个个塔木男儿憋红了脸,鼓足了气势,想要在这次小比为部落争一口气,便是因此而死,也在所不惜!

    这样的氛围,同样在其他几个弱小部落间流淌着。

    宁凡神念扫过一个个部落,无奈的发现,塔木部历届垫底,一点也不冤枉。如召风部这种第一部落,不说舍空了,就说渡真吧,参比者几乎没有一个修为低于渡真!似邪羊部之流,也几乎没有低于鬼玄修为的。而塔木部呢?渡真以上修为的,只有寥寥四人而已,这还算上了宁凡,算上了塔木部族长,根据夺陵战规定,各部族长是不能参比的,如此一来,塔木部渡真还得减去一个…

    二十个命仙都凑不齐,此次参比者,竟然还有第一步修士…

    太弱了!这样的整体实力,岂能不在大比之中垫底!

    “你,就是塔木部请来的外修?是叫宁凡么?”

    忽有一道声音,将宁凡思考打断。

    那是一个光着上身的大汉,光头,头顶纹着似鸟似兽的怪鸟图腾,那图腾,是召风部的部落图腾,是风隼,是他们召风人的信仰!而这个光头大汉,则是召风部如今最强之修,南之龙!

    “塔木部,蝼蚁尔,此次大比,我召风部要领先塔木一万分!”

    南之龙哈哈大笑,回到自己的队列。

    其他部落,不断有人回过神来,白鬼部的舍空强者白鬼法师,同样走到宁凡等人跟前,叫嚣道,“此次大比,我白鬼部要领先塔木两千分!”

    舍尸部则叫嚣,“不领先塔木一千五百分,我们便爬着回去!”

    还有延南部,黑山部…一个个部落不论强弱,此刻竟全都跑来,语带羞辱的叫嚣。

    反倒是一向仇视塔木的邪羊部,此次诡异地闭上了嘴,无人来挑衅塔木修士。

    塔格里默默咬牙,他知道,这些部落是想讨好中州楼陀大帝!因楼陀大帝针对塔木部,则想要踩塔木一脚的部落,不计其数!

    一个个塔木男儿憋红了脸,却没有与人争辩什么。塔木年年垫底是事实,想要争辩也无言以对!

    只是众人不甘!不甘被人当做讨好楼陀帝的踏脚石!

    必须证明自己,必须借这一届南疆小比,洗刷塔木最弱的屈辱!

    宁凡目光有些冰冷了,并非是因为他对塔木有多深的感情,而是塔木部的这一幕经历,引起了他的共鸣!

    南疆草原之上,想踩着塔木人讨好楼陀帝的修士不计其数!

    东天之中,想踩着他宁凡讨好暗族的人,同样不计其数!

    何其相似!何其狼狈!

    “宁老弟,让你见笑了,我塔木部确实不堪,以至于是个不入流的部落,都敢肆意嘲笑…”塔格里苦笑道,苦笑之中,更有有着不甘与愤怒!

    “无妨,宁某会用事实,让这群人闭嘴!”

    宁凡目光已经恢复了平静。便在此时,一声嘹亮的号角声,如老龙嘶哑,终于响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