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4章 刺青

    这…就是圣山古籍所记载的古魔!

    在这威压之下,无论是皮雄还是多兰,都有了头皮发麻之感,毕竟宁凡的魔威,并非单纯的古魔血脉威压,更融入了他修道以来一路杀戮的庞大煞气!皮雄二人虽是圣山天骄,但阅历不多,在大卑族一世,又如何见过宁凡这种从尸山血海走出的魔头!

    即便是弱于城府的皮雄,此刻也从宁凡身上嗅到危险气息,背后不断有寒气冒出,额角渗出冷汗。

    “你不是说要教训宁某吗,为何还不出手!”

    宁凡冷冷看着皮雄,微微向前踏出一步,顿时,之前还口气嚣张的皮雄,简直如同受惊了牛羊,仓皇后退数步!

    那是草原人面对危险的本能!

    “前辈说笑了,晚辈哪敢教训前辈!”皮雄一面后退,一面干笑,硬着头皮道,内心压力却空前之重。他弄不清宁凡的意思,料想自己出言不逊,极可能已经触怒了此人,又联想起师妹所说杀人灭口之事,内心绷紧的弦忽然崩断!

    此人真的是来杀人灭口的么!

    这个念头不断浮现,使得皮雄目光陡然一狞,竟是有了疯狂之意,他承受的恐惧太大,以至于极端的恐惧下,竟有了一丝搏命的疯狂!心道与其被你宁凡所杀,不若我先下手为强,多半还能争得一线生机!当下连师父的训诫也忘了,忽得一拳捶在胸口,脸色顿时苍白如纸,张口喷出一道黑芒,直朝宁凡面门打去,而后也不看结果,化作遁光,夺路就逃。

    宁凡目光一眯,倒没想到这皮雄真敢动手。屈指向那黑芒一点。那黑芒便化作一颗滴溜旋转的黑色珠子,稳稳落在他的掌心。这珠子看似寻常,其内蕴含的威能却颇为了得,若是寻常仙尊被封修为,被此珠偷袭得手,会有不小的可能重创!也就是宁凡神通了得,才丝毫不惧此珠的。

    本还想放皮雄、多兰一马,如今看来,多兰暂且不说,这皮雄是不必留了!敢动手。就要有承受代价的勇气!

    念及于此,宁凡屈指一弹,这刚刚收9style_;得的黑色珠子破空打出,那黑珠原路返回后,正打在仓皇逃窜的皮雄背心。一瞬间,皮雄骨头都吓凉了!

    “救…救我…”

    一经被黑珠打中后背,首先是他背在身后的巨剑,直接在一阵诡异的黑光中融为铁水,再之后。是衣物,是他背上的血肉,继而连同他整个身体,都在一阵黑光之中。一点点化作血水,腐臭的味道顿时传遍此地!

    那溶为血水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好歹也是舍空巅峰的皮雄,竟连那黑珠一击也承受不住。直接一命呜呼了。

    “这黑珠,威能倒是不弱…”宁凡顺手收走了皮雄的储物袋,神念一探。微微皱眉。

    此人真的是圣山守陵人?在三焰甲卫的记忆里,圣山守陵人可是相当富有的,这点家底,实在有些少了啊…

    “你…你杀了我师兄!”多兰忽然悲从中来。她虽然极看不起这个师兄,甚至有些厌恶,但亲眼见到师兄陨落,多少有些兔死狐悲,竟是咬牙切齿地愤恨,怒视宁凡。

    “杀便杀了,又能如何!他对我使那黑珠偷袭,反被黑珠打死,不过是咎由自取而已。若非如此,我本不介意放他一条活路的。”宁凡面无表情道,修真界本就不是讲理的地方,若他修为不济,直接被皮雄的黑珠打死了,又找谁说理去?

    “你不必狡辩!你杀了我师兄,杀我楚烈一脉门徒,我多兰绝不放过你,绝不!”多兰含泪道。

    “如此说来,连你也要灭口是么…”宁凡冷冷看着多兰,无情的目光,如一盆冷水,直接将多兰泼醒。

    她一定是疯了!她竟因师兄的陨落失了理智!她竟扬言要杀仙尊修为的宁凡!

    那可是凶狠狡诈的古魔啊,她若惹怒了宁凡,定会和师兄一样惨死!

    不行,在夺回楚烈一脉之前,她决不能死!

    “放心,你是圣山圣女之一,杀了你,麻烦远比杀死皮雄大,也更加难以遮掩。我不会杀你的。听说你们大卑族,有一极为阴损的秘术…”

    宁凡话音一落,多兰顿时吓得面色惨白。

    “你…你怎么会知道三阴锁魂术!不对,你知道我是圣山圣女,你知道很多东西,你搜那些三焰卫的记忆了!”

    多兰一个慌神,夺路就想逃跑,却忽觉一阵麻软,竟使不出半点法力了,再然后便是一阵天旋地转,她这才发现,自己修为被封,且被宁凡近乎羞辱一般,抗在了肩上。

    “放我下来!你要对我做什么!放开我!我是楚烈一脉的圣女,我是…唔唔唔…”

    宁凡再次一指采阴,却是连多兰的言语都给封住了。

    他本就是乱古传人,加上修为压制,对付一个舍空巅峰的女修,自然是手到擒来。又张口喷出魔火,将此地痕迹烧了个干干净净,方才扛着泪水涟涟的多兰,一路驾着遁光离开此地。

    在宁凡离开后不久,此地空间忽然传出诡异波动,继而便有一个个诡异的黑色骷髅甲卫,周身燃烧着黑火,忽得从一道道空间裂缝中走出,其中为首之人,有着碎念初期修为,空洞的目光扫战场,顿时冷哼一声。

    “空焰之修不愧是我三焰最弱,猎杀区区舍空圣女,竟还让对方跑了…此事若是我石焰出马,绝不会失手的…跑得好,跑得好啊!”语气之中,竟还有些幸灾乐祸的口吻。

    这些忽然出现的骷髅甲卫,很快便又离去了,只剩下被烈火焚烧过的焦灼大陆…

    宁凡一路离开那块四级大陆,向外行至三级大陆的范围,兜兜转转寻了一处极为隐蔽的古修洞府空间,直接撕开空间,遁入其中。

    这个空间是他之前寻宝的空间之一,早已被他搜刮过,此刻进入,并非为了其他。而是想在此地,对那多兰实施三阴锁魂之术。

    此术是他从三焰甲卫的记忆里搜到的,在大卑族内极为常见,绝大多数的大卑人都会,类似于四天修士的念禁,却又有所不同。

    念禁之类的秘术,要的是控制对方生死,以便让对方屈从。

    而大卑族的三阴锁魂术,控制的不是生死,而是对方的内心…

    打个比方吧。中了念禁的人,是因为怕死,才会选择服从。而中了三阴锁魂术的人,则会从内心深处自觉服从施术者的命令,连内心想法都会被施术者控制…

    此术玄妙程度,犹在念禁之上,但可惜的是,此术只对大卑族修士有用,对大卑以外的修士没有任何用处。据说是曾经的采药圣人。为控制麾下药奴及门徒,专门为他们量身定做的控制手段…

    如此一来,这三阴锁魂术虽只是大卑族的低级神通,但因为是圣人所创。也极为不凡了。

    不过这三阴锁魂术施展起来,限制颇大,首先施术者必须具备一定程度的药魂之力,且药魂之力不能弱于被施术者太多。其次。此术每一次施展,都会损及施术者的药魂根基,每千年最多施展施术一次。若施术第二次,则药魂崩溃,一身丹术付之流水…

    也正因这第二个限制,使得整个大卑草原上,很少会有修士使用这等害人害己的阴损手段。

    但如今,宁凡却不得不使用了。

    今日他杀了三焰卫,更杀了圣山守陵人皮雄,目击者还有多兰!多兰此女,在三焰卫的记忆中,隶属于圣山楚烈一脉,乃是楚烈一脉的圣女,身份极其尊贵。皮雄死,圣山虽会追查,却未必能查到宁凡头上,毕竟皮雄死因是自己的黑珠,这因果表面上还绕在他自己身上,乃是咎由自取,刻意遮掩之下,很难查到宁凡这里,这也是宁凡故意以那黑珠还击皮雄的缘故。

    在三焰卫的记忆里,皮雄属于圣山守陵人中的边缘存在,死一个皮雄,又查不出其他凶手,此事多半也就不了了之了。

    但多兰不一样!若圣山圣女死,直接便会有三名以上仙帝介入此事查探…

    当然,那也得等圣山陵墓开启之后,仙帝们才能出来…根据宁凡搜魂得知,圣山是大卑族的圣地,中州五帝每每晋升,都会进入圣山陵墓修炼。大卑族的仙帝,绝不只是中州的那五位,究竟有多少,连那几个黑甲卫都不知晓…

    圣山陵墓千年一开,开启日期,正是大卑族部落大比结束后不久。如今的圣山陵墓,正处于闭陵期,里面的修士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

    草原上的部落,每隔千年会有大比,圣山陵墓内,同样有着千年一次的大比。大比落选的守陵人,必须在圣山之外放逐千年,期间行使巡监大卑诸部的职权。若想重入圣山修炼,必须在圣山大比之中取得优异成绩…

    若宁凡所料不差,这多兰也好,那位已经殒命的皮雄也罢,都属于是上一届圣山大比落选的守陵人,故而才会在圣山闭陵期,游荡在外界…

    “唔唔唔…”多兰微弱的挣扎着,却限于采阴指的限制,连话都说不出一句,泪水不断。

    宁凡将多兰随手丢在古修洞府之内,地面石地硌得多兰屁股生疼,她靠着石壁,惧怕地望着宁凡。她知道,自己会被宁凡种下三阴锁魂术,会被宁凡控制内心,圣女身份救不了她,前代楚烈帝之女的身份同样救不了她…

    而让她更加惧怕的是,宁凡竟然没有立刻对她种下三阴锁魂术,而是将冰凉的手掌,按在了她的天灵盖上!

    “他…他要搜我记忆!”多兰俏脸更苍白了。

    搜魂灭忆是多么残忍的神通,她身为舍空修士,自然深知,被搜魂的修士,往往会识海受创,沦为白痴!

    她却不知,习得真龙逆灵术的宁凡,可以完美搜魂,对他人造成的损伤极小。

    微微的痛楚从识海传来,让多兰绝望的闭上眼,而她一幕幕记忆,则被宁凡看了个干净。

    宁凡面色相当古怪…

    这名楚烈圣女的记忆相当枯燥,前半生的记忆。几乎都是赤身、泡在某个水池中的记忆…

    那水池极为古怪,似蕴含了极大神通,以至于宁凡只能从多兰记忆里看个模糊,根本看不清水池真貌…

    偶尔,也会有几个同样赤身的女子来到水池,和多兰泡在一起…

    偶尔,多兰也会穿上衣物,离开那处神秘水池,去见一个周身蕴着七彩光芒的中年男子。

    那是她的父亲,前代楚烈帝!

    在多兰的记忆里。前代楚烈帝对她关怀很少,绝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忙于修炼。

    后来,前代楚烈死于一场门徒谋逆…

    再后来,新的楚烈帝上位,收了她做门徒…

    自其父死后,此女后半生再未泡过那神秘水池。在新的楚烈一脉中,她是个异类,有父亲从前的手下关心她。却有更多人排挤她,就连她的师父,新任楚烈帝对她,也并非真心关怀。如此一来。堂堂楚烈圣女多兰,竟已在十余次圣山大比之中落选了,长年在外放逐,不得入陵修炼…

    宁凡不断翻看着多兰的记忆。几乎将其记忆看了个遍,不过有一点很古怪,在多兰的记忆里。但凡与圣山擦边的记忆,都看得很模糊,并非是有人刻意为之,而是那圣山,不容许修为不足的修士,窥探到它的真貌…

    “这大卑族圣山,究竟是一处什么样的所在,竟有如此伟力,让我搜魂失效…”宁凡大感意外。

    这种感觉,就如同他修为低时,看不清仙帝七彩光芒下的容貌一样。如今他修为已经极高,却仍旧看不清圣山…

    时间一点点过去,多兰预想中会变成白痴的结局,并没有到来。她大感意外,识海虽然有些疼痛,损伤却并不大。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损伤如此小的搜魂术!就连她的师父,都做不到这一点,想来此术放在外界,也属于极其了得的神通了…

    意识到这一点,多兰对宁凡的忌惮更深,惧怕更重。宁凡种的采阴指并不重,此刻多兰已经恢复了些许力气,忽见宁凡收回了手掌,似已收魂完毕,多兰暗暗松了口气,却又见宁凡目光古怪地朝她望来。

    “算算时间,你应该已经恢复一些力气了吧?站起来,把衣服脱了!”宁凡忽然命令道。

    多兰羞愤欲死!

    脱衣服干嘛!脱衣服还能干嘛!此人不仅冷血嗜杀,竟还是个好色无耻的霪徒!

    她猜到自己会被种下三阴锁魂术,却没有猜到,宁凡还想对她行不轨之事!

    此地荒无人烟,若宁凡强要她,她根本无法反抗,只能默默顺从,但这顺从,却是她宁死也不愿的!

    她不能失去处子之身!至少现在还不能!

    圣山的圣女们,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从小会泡在子母池中,可不借助男女交合,自行诞出阴胎!

    她在子母池内泡过多年,体内早就可以凝聚阴气,生出阴胎,只可惜她不甘心只做个繁衍阴胎的圣女,故而这阴胎,迟迟没有诞下,而是将那股积蓄无数年的字母阴气,纳于体内,缓缓炼化,提升修为。

    那些纳于体内的阴气,是她此生突破仙帝境界的全部希望!是她夺回楚烈一脉的全部希望!

    但若有男子强行与她交合,则体内阴气会立刻结成阴胎,十月而诞,化作女婴…

    多兰含着泪水,挣扎着站起来,却没有遵从宁凡的吩咐脱衣服,而是靠着石壁,一步步后退。

    “我可以让你种下三阴锁魂术,唯有那事…我多兰绝不会顺从,你若逼我,我宁可死于此地!我若死,闭陵期一过,你必会惹下大麻烦的!我知你入大卑目的极大,故而不愿多惹麻烦,你若非对我行那事,必会后悔!我多兰以命保证!”

    多兰字字绝决,说出这些话。

    精通窃言术的宁凡,哪里看不出多兰心中所想,顿时大感无语。

    他什么时候说要采补多兰了!

    他只是从多兰的记忆里得知,不少圣山圣女身上,都会有一处极为特殊的刺青,大多会具备一些极为神奇的神通手段,故而想要见识见识。

    当然,贸然去看女子身体是极其无礼的,但可惜。是多兰先算计他的!按照他的脾气,没直接采补多兰为鼎炉,已经算得上开恩了,自然不必对多兰客气的。

    “我只看一看你身体,绝不采补于你!”宁凡皱眉道。

    “只是想看看我的身体么…”多兰暗骂宁凡无耻,且此人不仅无耻,癖好还十分奇怪。

    莫非比起采补女人,此人更喜欢欣赏裸女,还是说…此人那方面不行,故而只能看不能吃…

    “快脱!关键之处可以遮掩。我对你身体丝毫不感兴趣,只对你圣女刺青感兴趣!”宁凡冷哼道。

    “原来前辈想看圣女刺青…”多兰暗呼了一口气,若只是如此,还算好的。她的刺青是在背部,只需露个脊背给宁凡看即可,不需要露的太多,若如一些圣女一样,刺青是在胸口、腿根,那今日可就要好生羞耻一番了…

    于是乎。多兰只拖了外衫,里面还有一个肚兜未脱,但这已经足够了,她白皙的脊背。已经裸露在了宁凡眼前。多兰很瘦,背上也看不到一丝多余的肉。她的皮肤十分光滑,但那光滑之中,却有唯一一处不和谐。

    在她的脊背中心处。有着一大片极为丑陋的疤痕,让她原本堪称完美的脊背,失色不少。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大片触目惊心的疤痕,宁凡竟忽而想到了洛幽。

    那个女人,背上也有着这么一大片狰狞疤痕…她如今过得还好么。

    “若是前辈想看我的刺青,恐怕要让前辈失望了,我的圣女刺青,被人毁去了,故而其中蕴含的威能,并无法展示给前辈看的…”

    多兰失落地说道,同时又有些担心,担心宁凡看不到刺青,一怒之下将她杀害。

    但这担心显然是多余的。

    宁凡对多兰的圣女刺青,最多也只是有些好奇而已,看不到就看不到吧。

    “可以了,把衣服穿好,我这就给你种下三阴锁魂术了,你最好配合些,也免得吃些苦头。”宁凡面无表情地说道。

    多兰咬咬牙,顺从地点点头。

    比起被杀,比起被采补,只是被种下三阴锁魂术,已经算是极好的结果了。怪只怪她傻乎乎地算计宁凡,将宁凡拖入这场浑水,害得宁凡不得不对三焰甲卫们挥刀,如此一来,祸事闯下后,自然只能杀人灭口了…若换做是她,恐怕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在圣域行事,需要你圣女身份协助。你若听话些,在我离开圣域之时,会替你解开此术!”

    宁凡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中指、无名指,暗念口诀,三指指尖之上,忽然出现三道阴火,火焰颜色各不相同。

    三火一现,宁凡三指齐点,点在多兰眉心,一阵难忍剧痛传来,多兰咳出鲜血,却倔强地没有哼出来。

    “倒是个要强的女人…”宁凡暗道。

    忽而又想起一些事情,宁凡对多兰问道,“你与那皮雄之所以出现在四级凶域之中,似乎是为了六星涅母石?你们手上,有先天补魂灵药?”

    听宁凡提起师兄,多兰神情一阵黯然,转而想起杀人者就是宁凡,顿时对宁凡没了好脸色,又不敢得罪宁凡,只勉强回道,“对,我们在邪羊部发布了一个地级任务,本不认为会有人去接,没想到那任务最终被你接去了。你久久不归,我和师兄只道你放弃了任务,便入凶域自行寻找六星涅母石,却不料,那处极为隐秘的矿脉,已有人先一步进入,并将整个矿脉空间毁去了…”

    “空间一毁,我和师兄找不到空间切入点,自然是进不去了,好在能隐约感应到里面有人,便只能在外等待了。不曾想还没等几天,就被三焰卫的人发现了,将我和师兄困在那里,一困便是多日…”

    言及于此,多兰美目之中,竟是有了怒火。

    三焰卫平日里根本不会出现在七级以下的凶域之内!那些三焰卫出现在哪里,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有人泄露了她和皮雄的行踪!

    是谁泄露的消息!是大卑部落之修,是中州五帝,还是其他的圣山守陵人…

    不知,总之一定是她诸多敌人的一个!

    对多兰遇险的经历,宁凡并不关心,他只对任务奖励里的先天补魂灵药感兴趣。

    “先天补魂灵药,不在你师兄的储物袋中,是在你身上么?”宁凡问道。

    “回前辈的话,先天灵药这等贵重物品,晚辈怎敢带在身上,都放在晚辈圣山洞府之内,唯有部落大比后,圣山重开,晚辈才能拿到灵药。”多兰小心翼翼地观察宁凡的表情,自然看得出宁凡对那先天补魂灵药的兴趣,识趣解释道。

    “不在身上么…”诚然,若此女身上带着先天补魂灵药,绝对瞒不过搜宝罗盘的感应。

    “罢了,等圣山重开,你带我去拿灵药!”宁凡命令道。

    “是…”中了宁凡的三阴锁魂术,多兰骨子里对宁凡有了一种顺从,这感觉十分奇怪,硬要说起来,倒是和葬月的情形有些相似,内心虽然极为不爽宁凡,但就是做不出损害宁凡的事情…

    宁凡也在暗暗观察多兰内心,他能看透女子内心,若此女心中有一丝对他不敬的念头,则说明三阴锁魂术并没有足够的效果,那么他就要重新考虑考虑杀人灭口了…

    “也罢,你这便随我回南疆草原吧。关于三阴锁魂术的事情,想来你是不愿外泄的…”宁凡大有深意地说道。

    “这个自然…”多兰屈辱地咬咬牙。

    身为圣山守陵人,决不允许成为任何人的锁魂奴。她,已经是宁凡的锁魂奴了,此事不暴露也就罢了,若是暴露,宁凡吃不了兜着走,她也绝对重罪难逃,毕竟此事有辱圣山威名,是圣山诸帝绝对无法容忍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