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2章 浑水

    那阴风带着腐臭,隐约还有不弱的毒性,足以对一些碎虚修士产生伤害,但自然伤不到宁凡的——↑,.

    喀喀的锁链撞击声继而传出,随之爆冲而出的,是十余个皮肤青硬的尸魔,四肢皆被锁链拴住,那锁链所用矿料颇为不俗,却早已锈断,可见年代何等久远了。

    “又是这种尸魔…”

    这些尸魔与当日塔木部邪羊部交锋时所用的尸魔,几乎如出一辙,都是被药死的修士死后尸身魔化。唯一的不同之处,是此地矿洞的尸魔身上,诡异地带着一层极为微弱的佛光。

    宁凡敏锐的注意到,这佛光并非是那些尸魔生前所修功法所致,而是吸收了此地涅母矿石的炼体之力所致。

    呆在塔木部的日子,宁凡粗略学习了塔木部文字,以修士过目不忘的能力,虽不算太过精通,到底足以看懂大卑族的古籍了。

    他翻看过塔木部的典籍,认识了许多独属于塔木部的灵药、矿石,对涅母石自然有所了解的。在大卑族,涅母石可是为数不多的炼体之物,且蕴含一种名为涅母之气的炼体之力,甚至可以用来修炼多种佛修神通。

    如此一来,倒也不难理解这些尸魔身上为何会有微弱佛光了。

    此地矿洞尸魔修为不高,大部分都只是炼虚、碎虚修为,宁凡张口喷出魔火,直接将一众尸魔尽数焚成飞灰。修为降低后,宁凡目前的法力,竟然拿不动七星之重的逆海剑了!如此以来,品阶达到十一昧的魔火,倒是成了他的普通攻击手段。

    灭了尸魔,宁凡步入矿洞,这是位于一级凶域的一处隐秘矿洞,位于一处空间阵法之内。即便是一些舍空修士路过此地,也未必能发现这矿脉的,却自然瞒不过宁凡的法眼。

    搜宝罗盘显示出极为密集的光点群,宣示着此地涅母石的储量有何等巨大,按照宁凡的估算,若完成开采,此地起码能采集出上万块一星涅母石。

    一星,是涅母石最低的品阶,这处矿脉品质说不上太高,偶尔也有些二星涅母石。却绝不会太多。

    开采矿石极费时间,宁凡自然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而是直接来到矿洞深处,蹲在地上,一只手掌按在凹凸不平的冰冷地面,直接吸收起此地矿脉的涅母气息!这种直接而粗暴的行为,极可能对此地矿脉造成不可磨灭的损毁,却并不是宁凡所关心的事情了。

    一息,二息。三息…矿洞的石壁开始龟裂、风化,百息之后,轰然崩塌。

    宁凡有些失望的从矿洞废墟走出,他吸收了上万块一星涅母石的母气。却只让古魔炼体修为精进了极微弱的一丝,仍旧没有破入天魔第九涅,实在有些可惜了。

    要知道,上万块一星涅母石的母气。是足以造就一个命仙级体修的,却仍旧不足以宁凡破入天魔第九涅,足可见破入九涅天魔是何等困难了。

    “罢了。一处矿脉不够,还可吸收其他处,总能突破第九涅的。我有搜宝罗盘在手,只要这凶域之中还有其他隐藏矿脉,就瞒不过我的搜查…”

    离开了此地矿洞,宁凡继续操控罗盘,在一级凶域寻宝、猎兽。凶域大陆按凶险程度,分为十级,一级最弱,自然也就被更多人历练过,明面上的好东西,早就被搜刮地差不多了,不过宁凡还是借助搜宝罗盘的力量,找到了少数几个隐秘之地,寻到不少灵药、仙料,甚至还寻到一个隐秘佛窟,是某个古佛修遗留在此地的洞府。

    其中留下文字记录,如今的宁凡已能看懂这些文字,从这些文字里,他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如“…圣山赌局,胜负难分,亘古石坐,万诵一朽…”之类的字句。

    又如“…圣人魂散,遗念化山,中有秘丹。有缘者开山得丹,无缘者入陵无路…”

    不少文字都提到了圣山二字,根据这些文字记载,大卑族有一圣地,名为圣山,是圣人遗念所化,山中藏有隐秘丹药,皆是圣人生前所炼制,非同小可…

    这些文字,让宁凡不自觉想到先前那个巨剑男子所说的圣山守陵人,圣山是大卑族的圣地,但在大卑族中,却并非人人都知晓圣山的存在,至少塔木部的修士就不知道圣山是什么,也许塔格里知晓,但并未告诉给宁凡,想来也是对族中隐秘有所保留…

    不过对于宁凡而言,圣山之类的秘闻,并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他最关心的事,是寻找九狸祭器,这些文字倒也有对祭器的文字记载,却让宁凡一愣。

    “…圣人既死,遗念化山,其善尸寻各族祭器无数,以祭其主。恶尸自辟凶域而为盗,尽夺祭器,欲毁圣山而不得入,终立赌约,划界而治…”

    文字记载,那名采药圣人生前修过善恶尸,是通过斩三尸成圣的,圣人死后,善恶二尸曾发生争执,善尸寻来各族祭器无数,想要祭祀采药圣人,恶尸却夺走了所有祭器,不想让圣人死后获得祭祀…

    根据文字记载,所谓的十级凶域,是那圣人恶尸的领土,而大卑族及圣山,则是善尸的地盘…

    宁凡微微皱眉,十级凶域是那圣人恶尸的地盘,善尸所寻祭器也大多被恶尸所夺,若那些被夺祭器中恰好有九狸祭器,那么九狸一族的祭器,是否真的就在恶尸的地盘——十级凶域之中?

    还有一点,圣人死后,其善尸、恶尸是否仍旧活到如今的年代,又或者已经湮灭于岁月长河里…若是未死,那么这大卑族、十级凶域,可就有些非同小可了,拥有圣人善恶尸坐镇…这个可能性并非没有。

    想不死大帝所斩善恶尸,就分别有着远古大修的实力,此地采药圣人的善恶尸,若真的活到今日,怕也不会弱于不死大帝的善恶尸吧…

    “这些古修文字终究有限,想要真正找出祭器所在,还需继续搜集情报。好在我身上的药魂石不少,做完此地任务还能更多,如此一来,能够在极丹圣域滞留的时间,也会更久…”

    以宁凡的修为,没多久就把一整个一级凶域大陆搜刮光了,继而又将附近的一些一级大陆通通搜刮,才进入更深处的二级凶域。

    偶尔也能遇到一些进入凶域历练的大卑修士,宁凡却也没有和这些人照面,直接飞过。

    低级凶域的好东西很少。之前能发现一座低级涅母矿脉已经难得,其后竟然再未发现隐藏矿脉,明面上的矿脉倒是找到一些,却通通被人开采过,所剩涅母石不多,且都是残次品。宁凡又搜刮了十余个二级、三级大陆,也没有发现几处隐秘之地,偶尔进入一些隐秘古修洞府,也已被人搬空…不过这一路走来。任务倒是完成不少。

    人级任务51个,他已完成47个,地级任务11个,他也完成了4个了。

    余下的任务。大多要进入四级以上凶域,才能够完成了,对于舍空修士而言,四级凶域已经十分危险。放眼南疆草原,也没有几人敢进入的。

    宁凡自然是不惧的,他一身手段。岂是舍空修士可比,进入四级凶域后,搜宝罗盘顿时显示出好几个隐秘光点。显然,级别越高的凶域,未被人发现的隐秘场所越多,隐藏的好东西也越多…

    只是一入四级凶域,他就被几道蛮横的气息锁定了,并不是此地凶兽,也不是尸魔,而是活人将他锁定。

    很快,天边便有四个黑点快速飞至,降落在宁凡周围。这四人打扮十分古怪,与大卑族的游牧打扮不同,与巨剑男子的外修打扮同样不同,皆穿着魔气滔天的黑甲,修为倒是不高,都是渡真修为,但四名黑甲修士行走在此地,竟似乎极让此地凶兽、尸魔忌惮一般,不敢对四名黑甲修士动手。

    “你是圣山守陵人,还是外来修士?”

    四名黑甲卫注意到宁凡的外修装束,登时沉声问道,杀机已经隐隐流露,似乎一旦宁凡答错,便会立刻出手一般。

    宁凡自然不惧四名渡真,淡淡道,“我是外来修士。”

    他虽然对大卑族有交好之意,但若此地修士对他下杀手,他仍旧会予以还击的,以他的手段,在这荒无人烟之地击杀四名大卑渡真,可以做的无声无息,让人查不出因果。

    “原来是外来修,哼。”四名黑甲修士,杀气竟然收敛。仿佛只有宁凡回答圣山守陵人,他们才会出手一般。

    但口气中,多多少少有着对外来修士的不屑。

    其中一个修士取出一个兽骨法器,待确认宁凡体内确实有刑环后,不再理会宁凡,皆转身离去。

    宁凡微微皱眉,这四名黑甲修士似乎不是大卑部落之修…

    四人离去后,宁凡开始搜查这片四级大陆,一面随手做着小任务,一面寻找着涅母石矿脉。

    还别说,真让他找到了一座二星涅母石的矿脉,可惜储量不多,约莫只有一千块的样子,如之前一般,宁凡直接吸干了整个矿脉的涅母气息,然而让他失望的是,这点涅母气息,仍旧不够他突破九涅天魔。

    归根究底,是二星涅母石的等级太低了。

    宁凡继续搜寻其他四级凶域大陆,这期间,他又找到了三处隐藏矿脉,两处三星矿脉,一处四星矿脉。

    吸干了这些矿脉,宁凡发觉自己的天魔九涅瓶颈,已经松动,几乎随时可以突破了,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总有那差一点点的感觉…

    “还差一点点,这差得已经不是修为,而是其他的东西…”

    宁凡想了想,决定继续搜寻四级大陆,寻找涅母矿脉。这期间,倒是又有两拨黑甲修士来盘问他,都在得知他并非圣山守陵人后倨傲离去了。

    南疆草原附近的四级大陆,几乎快被宁凡找遍了,却再未找到任何一座矿脉。

    就在宁凡几乎决定进入更深处的五级凶域大陆时,忽然在一处四级大陆之上,罗盘出现了剧烈反应。

    “这是…”

    宁凡目光一亮。

    这一处四级大陆隐藏着一座涅母石矿脉,且这涅母石的品阶,不低啊。按照宁凡的估算,起码是五星矿脉。其中甚至可能有少数六星矿石!

    “说起来,我手上恰有个地级任务,要求寻找十块六星涅母石…”

    宁凡翻看着地级任务的副本,暗暗沉吟。十块六星涅母石对炼体帮助极大,不过任务奖励也很丰厚。地级以上任务,奖励往往不是药魂石了,而这个任务的奖励,竟是一株先天补魂的灵药!

    且还是宁凡未得到的一种!

    一个地级任务,酬劳竟然是先天灵药,应该说这个奖励十分丰厚了。这说明发布任务的人来头极大,能轻易拿得出先天灵药,且对六星涅母石极其渴求,否则也不会出此重奖…

    不过可惜的是,部落大比临近,这个任务又极为危险,南疆草原的舍空修士并不敢为了先天灵药涉险…

    按照大卑人的理解,六星涅母石往往都有极为厉害的凶物守卫,便是碎念也不易得手。这个任务收益固然极高,风险却也极大,一个不慎便会殒命…

    即便是那位自视甚高的巨剑男子,也坚信没有三名舍空后期、巅峰协力。拿不到此地的六星涅母石…

    “这个任务不错,如此便有六种不同种类的先天补魂灵药了…”

    宁凡抬手撕开此地空间阵法,进入到一处隐秘空间之内。空间之内阴气极重,仍旧是一处矿洞。却连同整座矿山,一同封印在这处空间之内。

    矿洞外有不少骸骨,有游牧衣着的。也有外修衣冠之人,都是许多年前的骸骨了,一碰就成了灰…

    “此地阴气好重,但诡异的是,这处矿洞竟不似我见过的其他矿洞,有尸魔占据…不,不是没有尸魔,而是此地的尸魔太擅隐匿!”

    碎念初期…

    以宁凡的雨术感知,直接察觉出了此地尸魔的修为。正欲感知出那尸魔的隐匿位置,忽然一阵阴风,无端从身后传来。

    从尸山血海走出的宁凡,反应自是奇快无比,身后黑影还未偷袭到他,他的身体已化作一道金光,倏忽间一纵,瞬间出现在百步之外,轻易躲开了偷袭。

    喀喀,喀喀,喀喀…

    偷袭宁凡的,是一个肥胖尸魔,每有动作,身上的锁链便会碰撞,发出声音。

    这尸魔神情麻木,没有任何表情,一击不中,直接朝宁凡正面扑来。

    宁凡也不慌乱,张口喷出十一昧魔火,使得整个空间顿时响彻风雷之音,魔火延烧之下,化作火海滔天,将尸魔卷入其中。

    那尸魔灵智极低,也不躲避,任魔火烧了个完全,周身忽得发出万道佛光,竟顶着魔火的伤害,从火海之内爆冲而出。

    这就有些厉害了!

    虽说因为宁凡修为受限,魔火的威能要降低不少,但那毕竟是十一昧魔火,品阶之高,可不是随便哪个碎念初期能够硬接的。但这尸魔却仅凭佛光加持,直接以肉身硬抗魔火不损,这就足以说明其肉身可怕了。

    这尸魔的修为,即便未入碎念中期,恐怕差得也不多了!

    那尸魔一经欺近,立刻悍然挥拳,一拳之力,顿时撼动天地,使得整个空间有了不稳。宁凡凛然不惧,他是半步踏入九涅的古魔,对方若以肉身相拼,他何惧!

    嘭!

    一拳对轰,传出金铁撞击之声,足以说明双方肉身坚硬。巨力传开,宁凡倒退十步,那尸魔同样倒退十步。

    仗着佛光护体,这一拳对轰,尸魔几乎没有受损,宁凡却碎了拳骨,单论肉身强度,宁凡与这尸魔难分伯仲,但那尸魔的佛光神通却甚是厉害,否则这尸魔同样得受些伤势。

    好在宁凡拳掌之上,顿时燃起黑火,黑火之中,那受损伤势几乎在瞬间便痊愈了,再次与尸魔拳拳对轰!

    轰!轰!轰!

    宁凡不是拿不出更厉害的底牌,瞬杀此地尸魔,只是他毕竟是古魔,骨子里有着古魔的傲气。在肉身差距不大之时,他若不能仗着古魔之身力压对方,便算不得真正的古魔!

    且这一次次对轰中,宁凡意外的发现,那突破九涅天魔始终差的一线。正一点点补全。

    “原来如此…”宁凡有了明悟。

    古魔一脉喜杀戮,是天生的战争狂人,他所差的一线,并非是修为上的差距,而是要在战斗中有所突破。

    这种突破,不能够借助外力,要以肉身去战,去磨砺,却将这最后一线瓶颈冲开!

    于是明明有更厉害的手段灭杀尸魔,宁凡却不着急了。而是索性在此地与尸魔肉搏而战,直打得空间崩溃,宁凡甚至忘了自己来到这处空间的本来目的,是来收取五星、六星涅母石的。

    这一战,便是三日,三日间,他古魔血脉如烧,他能感受到自己每一日,都在朝九涅天魔的境界迈近。

    尸魔防御再强。终究还是在拼斗中,一点点伤势加重,宁凡则不同,他每每受伤。都从烈火中获得新生,如此一来,尸魔伤势越来越重,宁凡则始终保持着全盛状态。此消彼长之下,尸魔终究还是被宁凡仅凭肉身灭杀!

    而宁凡也在灭杀尸魔的瞬间,彻底突破天魔第九涅!

    灭杀碎念初期。对宁凡来说早已不是了不得的大事了,但只以古魔肉身来灭杀,不动用劫血修为,不动用任何法宝,不动用神妖魔阴阳的道则之力,却是难得。

    “这就是天魔第九涅的力量么!”

    水到渠成的突破后,宁凡能感到自己肉身的增幅,相当恐怖。若说突破前,他战那头尸魔还需三日苦战,突破后他有信心在一个时辰内,解决尸魔!

    一战告终,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此地空间竟被自己打崩溃了,好好一座矿山,也早已四分五裂,矿石零碎漂浮在幽暗虚空…

    倒是免去了开采的麻烦。

    宁凡从那无数碎矿中,选出十块六星涅母石收起,余下的矿石,则通通拿去炼化吸收了。

    因为此地涅母石品阶较高,故而宁凡炼化起来,所费的时间也就颇多,又花了二十多天,才炼化完成。效果也颇为明显,仗着这些涅母气息,宁凡不仅直接稳固了九涅天魔的修为,更使得古魔修为有了一丝精进,差不多朝着十涅精进了百分之一。

    这精进已经十分可观了,毕竟等闲古魔想要获得如此精进,没有上万年苦修是无法办到的。由此可见,大卑族的涅母石对于体修而言,帮助有多大了。

    见识过高阶涅母石的效果,宁凡对于寻找其他涅母矿脉颇为心动,只可惜此行花的时间太多,南疆小比的时间已经临近,他是不能再在此地浪费时间了。且南疆太小,此地凶域最高也才四级,并无更高级的凶域存在,四级以下凶域,也已经被宁凡翻遍…

    还有一点,南疆附近的凶域等级太低,并无先天灵药,更别提补魂类的先天灵药了。这也让宁凡有些无奈。

    “日后有时间,再进入其他地方的高级凶域吧…”

    宁凡从虚空中站起,决定离开了此地矿脉空间,只是这一离开,颇费了些功夫。

    凶域大陆的磁力非常古怪,这也使得一些隐秘空间一旦破碎后,极难从无尽虚空中定位出从前的坐标,返回外界,当然,外界也难以寻到坐标进入了。

    好在宁凡有搜宝罗盘,天上地下无物不搜,费了一番功夫后,倒也定位出空间切点,终于还是从这处破碎空间走了出去。

    只是一出外界,宁凡顿时发现,此地附近,竟然正有两拨人马在打斗着,周遭空间,全部被封,只能进不能出!

    打斗的双方,一方是他在邪羊部见过的巨剑男子、红发女子,另一边,则是数十个杀气森森的黑甲修士,正围攻巨剑男子二人。

    黑甲修士一方,最低都是渡真修为的真仙,其中还有三个舍空巅峰。而那巨剑男子、红发女子,皆只是舍空巅峰修为,此刻皆已负了重伤,显然是被黑甲修士们围攻所致,又因周遭空间封锁,竟是连逃离此地都做不到,在此缠斗拼命,已不知有几日了。

    宁凡的忽然出现,让一众黑甲修士微微一惊,而那红发女子,则目露求生之色,直接调转方向,朝宁凡逃遁而来,口中更是故意喊道,

    “宁师弟!同为圣山守陵人,快来助师姐击杀三焰甲卫立功!”一面喊一面逃,更是直接逃到了宁凡身后!

    红发女子这一喊一躲,直接使得宁凡进入了黑甲修士的杀机锁定之中。

    “哼,此子也是圣山守陵人么,杀!”

    顿时便有不少黑甲修士调转方向,朝宁凡围攻而来,根本不给宁凡辩解的机会。

    宁凡目光微微一冷,他还没弄清情况,似乎已经被这个红发女人拖入到浑水里了!

    “我叫多兰,是圣山仙帝之女,我知你是塔木外修!你救我一次,我必重谢!”

    多兰银牙紧咬,若非生死关头,以她高傲的个性,绝对不屑于向人低声下气求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