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1000章 帝临

    收徒么…

    宁凡面露古怪之色,他是真不喜欢收徒弟的。初入修真,他倒是收了两个丹道方面的徒儿,一个叫薛青,一个叫羊古,都是雨界修士。他曾教过一个名叫小石头的孩子剑道,北斗问道时,也曾与一个名叫任厉的少年有过多年相处,传过些许感悟。他甚至还曾给两个资质颇佳的魔族小丫头魔气灌顶…

    然而他这一生,似乎从未收过真正意义上的徒儿,来继承他一身道统…

    他不想收徒,从前是因为阴阳变道统太过邪恶,术道不可轻传,如今却有了更多的原因不愿收徒。

    他自己都还没有将乱古道统学透彻,又怎有资格收徒呢?

    修为越高,宁凡便越觉得乱古大帝的道统博大精深。能让世间一切水火不容的事物融在一起…这部功法的修行理念,很可怕。神、妖、魔、劫灵等不同血脉因乱古道统,而存于一体;黑星术、凤族涅槃术、不死血脉因乱古道统,而强行融合…

    大道苍苍,其大而卑…修为越高,便越觉得自己卑微渺小。宁凡此时的心态,正与那大卑族圣碑上的文字,不谋而合。

    何况收徒、拜师不用看对方品性、修为、资质的么?刚一见面就要拜师,此举似乎有些轻率了。

    念及于此,宁凡面无表情道,“短期之内,我不打算收徒,阁下还是另请高明吧。”

    鲜于纯怔了怔,直接愣在那里,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模样。

    是我拒绝的太直接,打击到这个年轻人了吗?宁凡暗道。

    十息过去。

    二十息过去。

    三十息过去。

    鲜于纯忽然茫然问道,

    “…那啥,前辈啊,我可不可以问一下,另请高明是什么意思。我脑袋笨书背的少,听不懂。”

    “就是另访名师的意思。”宁凡微微失笑,解释道。

    “啊?你不愿意给我当师父吗!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的牛羊、金银,给你很多很多的女人,我真的很想≥style_;拜你为师啊!”鲜于纯伸手比划起来,意思是他能给的东西,很多很多。

    牛羊,金银,这些对修士有用?宁凡微微无语,实际上。他刚刚已经用神念扫视过塔木部了。塔木部的修士,很多都爱养牛羊,交易之中竟然也会用到凡间的金银货币…他可不是大卑族修士,他对牛羊、金银并不感兴趣。

    至于女人…低阶鼎炉他看不上,高阶鼎炉鲜于纯又给不出,他自然也不会动心了。

    “抱歉,阁下还是另请高明吧。”宁凡摇摇头,带着欧阳暖等人,随塔格里进入到塔木部落。

    鲜于纯则在一阵懊恼、失望之后。被邪羊部修士拉走了,一场风波,就这么因宁凡等人的到来,平息了。

    担保宁凡等人入境。需要向中州方面禀报,故而塔格里稍稍感谢宁凡等人出手相助后,便忙着与中州部落取得联络,只派千夫长木喀。带宁凡一行在塔木部安顿下来。

    塔木人同样十分排外,但听说宁凡等人已经同意加入塔木部后,纷纷变得热情好客起来。千夫长木喀更是取出窖藏多年的好久。带着一干部落甲卫,来请宁凡喝酒吃肉。

    酒是凡酒,肉就是塔木人自己养的牛羊,乌老八、葬月皆已辟谷多年,自然懒得吃凡尘酒肉,谢绝了塔木人的邀请,欧阳暖同样委婉推辞了塔木人的邀请,她可不想和一句智商明显有硬伤的大汉喝酒吃肉、勾肩搭背。

    只有宁凡接受了塔木人的邀请。

    此行虽然有重任在身,但如今他获得的内围情报太少,对九狸祭器的所在更是一无所知,自然有心从塔木人的口中搜集些情报了。

    内围区域很古怪,进入这里之后,他的窥天雨术竟仍旧无法施展地太远,似乎被一股浩大的力量给限制了。搜宝罗盘同样收到了一些限制,似乎有人在刻意干扰,使得宁凡无法准确感知祭器所在…

    干扰之人起码是仙帝修为,甚至更高…若非如此,断然不可能将他的窥天雨术、搜宝罗盘限制到这等程度…

    塔木人十分热情,也十分憨厚,绝大多数的塔木人明知宁凡修为极高,却并无多少敬畏之心,只将宁凡当成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

    这些塔木人大多愚蠢,以至于宁凡几乎不用特别的手段,就能从这些人口中套出大把情报。千夫长木喀是这些人中修为最高的,已是鬼玄巅峰修为,故而也是整个部落除了族长之外,对秘闻知晓最多的人。他一面打着酒嗝,搭着宁凡的肩,一面没尊没卑地说着宁凡想听的东西。

    圣域内围有数万个大陆,其中只有108个大陆适宜生存,有大卑修士存在,其余的荒芜大陆,则被大卑人称作。

    凶域之中,有很多凶物生存,有上古尸魔遗留至今,有圣人遗物,有古老机缘,也有叛乱大卑修潜逃到域外躲藏…按照危险程度,划分十级,级别越高,危险程度越高。

    “…域外很危险,听说近千年来,就有一名中州大帝在域外寻药之时,入了最可怕的第十级凶域,结果受了重伤,听说是被数头仙帝级尸魔所伤…啧啧啧,那可是仙帝修为的尸魔啊,竟然一遇便是好几头!”

    木喀的话语,让宁凡暗暗心惊,他见到大卑族修士在草原上悠闲生活,本以为内围之地并不如他所想象的危险,却不料,真正的危险是在没有大卑人生存的凶域之内。第十级凶域,连仙帝都要小心翼翼行走么…

    不知九狸祭器是在大卑族手中,还是在…那茫茫的凶域之内…

    “…祭器?我可不知道草原上有祭器一类的高阶法宝存在…凶域之中,倒是时不时能被人找到一些古老祭器…”

    果然有不小的可能性,是在凶域之内么…宁凡暗道。

    “…我族千年一次的部落大比,又要开始了,希望这一次不要垫底…哎,若是能赢得南疆小比第一,再在中州大比获得好名次。便能获得中州五帝赏赐…”

    有我在,你们大概不会垫底吧…宁凡暗道。

    “…草原上的灵药,每隔百年,都要给中州五帝进贡一次,若你想寻找珍贵灵药,只能进凶域了,那里天大地大,什么药都有…对了,你等外来修士,若想立三功。多半也是要进入凶域的,不过最多只需进入一至三级凶域,就足以完成任务了,不会太过危险的…”

    凶域早晚要去了…宁凡暗道。

    “…凶域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七级以上凶域,全部设有封印,想要进入,必须从中州五帝手中获得通行令牌…”

    还有这等限制?宁凡微微一诧。

    一番酒酣耳热后,憨厚的塔木人纷纷离去。宁凡则回到了自己的帐篷,帐篷内,欧阳暖等人早已再此等候。

    “我们已经加入到塔木部了,接下来如何行事?我要找的肉身。位于十级凶域之内,进入十级凶域的通行令牌,掌握在中州五帝手中,那是圣人设下的封印。若无令牌,以我等修为根本无法进入。若我全盛之时,大可跑去和中州五帝打一场。强要一把钥匙,如今却是无法做到这一点…”葬月有些无奈,她已不是全盛,在大卑族行事,已不能和从前那般张狂了。

    “…这倒是一个麻烦,不过我听说,大卑族千年一次的大比在即,若能在中州大比赢得好名次,便可以得到中州五帝的赏赐,不知能否利用这一点,求得一枚通行令牌…南疆草原的小比,是在一月之后,中州大比则在三个月之后,时间上倒是来得及…”宁凡微微沉吟。

    此行寻找九狸祭器,有太多的不确定,不知能否寻得九狸祭器,令九狸成年…

    接下来的数日,宁凡等人被要求留在塔木部内,不得随意外出,按照塔格里的说法,稍后会有专门的人从中州赶来,给宁凡等人行六刑,压制宁凡等人的修为。

    此后,宁凡等人才可在内围自由行走。

    等待的数日间,宁凡闲来无事,倒也会观察塔木人的生活。

    塔木人喜爱饲养牛羊,喜爱以金银为货币交易,对修士而言,牛羊也好,金银也罢,都是无用之物,但塔木人偏偏喜欢这些。

    这行为,让宁凡有些无法理解…

    塔木人几乎人人都是炼丹师,甚至于,宁凡在塔木族见到过一个六岁孩童,其药魂之力竟然已经达到四转!

    六岁的四转炼丹师!若在外界,必定会被吹捧成千万年一遇的炼丹奇才,但在大卑族内,这似乎极为司空见惯。

    大卑人天生携带药魂而生,仅塔木部一部三万人中,就有超过百人,药魂达到七转,八转药魂的亦有十余人。

    如此一来,宁凡区区七转中级的炼丹术,在这里并不显得出众,反倒是欧阳暖,某一次在塔木人面前展示九转药魂的气息后,瞬间被无数塔木人奉为神明,恭敬异常。

    大卑族不信奉强者,却信奉炼丹宗师!就连木喀等莽汉,再见欧阳暖时,都换做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没有半点与宁凡相处时的僭越。

    “塔木人竟对主母如此恭敬!我是万古仙尊都没有这等待遇!”乌老八有点不平衡。

    “…这大概就是大卑族的风俗吧。”

    宁凡还发现一点,大卑人喜佛,几乎人人家中都供奉着药师佛的佛龛。一些友好的塔木人,甚至要送宁凡一个药师佛像供奉,这是塔木人的好意,宁凡自然不会当面拒绝,背地里却也没有去供佛。

    佛魔不两立,他可以不厌佛,却不会信佛,无法学会佛陀的逆来顺受,这是道的不同,是无法改变的东西。

    塔木人确实说不上聪明,按葬月的说法,是塔木人的祖先给哪采药圣人当了药奴,导致后代心智有缺…乌老八是最瞧不上塔木人的,他随便捡了块泥巴,忽悠塔木人是神泥,结果引起塔木人的疯抢,一块泥巴卖到了二百块药魂石!

    除了族长塔格里,整个塔木部落几乎没有几个人知道,乌老八是在骗人!智商之低。可见一斑。

    大卑人虽然爱以金银做货币,却大多会收集药魂石用于修炼、布置洞府阵法,用途大抵与修真界的仙玉道晶一致。

    这也给乌老八行骗提供了无限可能,他开始疯狂无节操的出售泥巴、石头、羊毛、枯草…随手从地上捡来的东西,都能卖给塔木人换药魂石。

    几日功夫,乌老八便赚到一万药魂石!如此一来,宁凡等人滞留圣域的时间,又可以延长了!

    “这样行骗,不好…”当乌老八献宝般献上药魂石时,宁凡微微皱眉。

    他不是什么好人。杀人放火行骗什么都干过,但让他骗这样一群心智不全之人,尤其是这些塔木人对他还极为热情,视如朋友…此事,有些不妥。

    若是敌人,倒是无所谓的。

    “哎呦主子你就是心太软,这些塔木人都是傻子,天生就是给人骗的。我不骗,也会有其他人骗…”乌老八撇撇嘴。暗道煞星你装什么好人,你坏的时候比我乌小八坏多了,你那肚子里的坏水,啧啧啧。冒出来能淹满两条河…

    “把骗来的药魂石还回去吧。”

    “可大卑族修士与我们不一样,他们世代生活在这里,早已适应了此地药气,他们不需要药魂石也能存活。和我们不一样…这些药魂石留给他们,倒不如留给我们。”乌老八有些不情不愿,这可是他辛苦骗来的。浪费了多少泥巴!

    “那你拿与这些药魂石等价的东西,赠予他们吧,算是等价交换。如此一来,倒也能换到足够多的药魂石,并物尽其用。”

    宁凡没有理会乌老八的抗议,强势命令道。

    “好吧好吧,你说了算,谁要你是主子呢!反正我储物袋里破烂多,随便拿出点真仙法宝,对这些人也是无上珍品了,换他们的药魂石也不算亏了他们…”面对宁凡的强势,乌老八只能妥协,哎,谁要他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忠仆呢。

    如此一来,乌老八又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替宁凡搜集到二十多万药魂石。塔木部并非富裕部落,若是那些有钱的部落,换个百万药魂石都属正常。

    除了乌老八外,还有另一人,给宁凡上供了二十万药魂石。

    上供者,赫然是那个邪羊部少族长,鲜于纯!

    “师父万福金安!”

    “师父你受累了,快这边坐,来人上马奶茶啊!”

    “师父我来给你捶捶腿!”

    “师父听说你在搜集药魂石,些许孝敬,算是弟子一些心意…”

    宁凡无奈了,他明明拒绝了鲜于纯的拜师,这货竟然还天天来找他晨昏定省,一副孝子贤孙的做派。

    “我说过不收徒,你如此强求,也是一样的结果。”宁凡皱眉道。

    “…没事的,徒儿相信,徒儿一定能用真心感动您!而且徒儿在中州有人啊,师父想要的消息,徒儿都能打听到!”鲜于纯也不是全蠢,起码知道宁凡想要什么。

    “消息?你能打听到什么消息?”宁凡目光微微一眯,问道。

    “那要看师父想知道什么了,若是太过生僻的消息,徒儿也是弄不到的。毕竟萨耶法师虽说号称通天彻地无所不知,但想要从他那里问些消息,却是极其昂贵的…”鲜于纯有些无奈地说道。

    萨耶法师…

    宁凡喃喃念着这个名字,他从木喀等塔木人口中听说过此人,据说是大卑族内一个大能,居于中州,极擅推演,修为未入万古,但却知晓很多连中州五帝都不知晓的大卑族隐秘,对十级凶域更是无比了解…

    若实在找不到九狸祭器,也不知是否有询问此人的必要…

    “若是为了打听消息,宁某实在没有必要多收一个徒儿。”宁凡仍是摇头,拒绝了鲜于纯的拜师请求,这让鲜于纯大受打击,隔天一到,却又屁颠屁颠跑来拜师了。

    倒是个百折不挠的性子,虽说智力略低…

    塔木部有万古仙尊外修的事情,很快在整个南疆草原传开了,不少人都猜测,这一次塔木部最次也不会垫底了,却也有与塔木部交恶的部落,仍旧深信塔木部垫底的命运不会改变。

    因为这一日。一个面容分外阴沉的佝偻老头,来到了塔木部。

    这是一个万古六劫的大帝,是中州五帝的一员,此人一至,整个塔木部修士无不跪地相迎,恭敬无比。

    “我卑族塔木修,拜见楼陀大帝!”

    中州五帝,楼陀大帝!

    传闻此地对域外修士成见最深,更是大卑族中,从上古活到今时的一名大帝!

    楼陀大帝资质本来极高。但却曾被一个擅闯大卑族的女帝所伤,坏了根基,以至于亘古至今,仍旧无法冲开第七劫的瓶颈,修为始终困在第六劫境界。

    也因如此,无论中州五帝多少次更替轮换,他始终是五帝中的一个,因根基已毁,被要求处理族中俗务。而无法辞去帝位入府修炼!

    他这一生,全毁于一名外来女帝之手,可想而知,他有多恨外来修士了!

    “想不到这几名外来修士的损刑。竟会由最恨外来修的楼陀大帝执刑,如此一来,这几人最次也会是重伤之局,若敢反抗。甚至可能被楼陀大帝直接诛杀…”

    一些遥遥探视塔木部的南疆修士,暗暗幸灾乐祸,看起来。这一次塔木部又要垫底了。

    塔格里此刻简直敢怒不敢言!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此次千辛万苦找来外援,想要在部落大比为塔木部争一口气,仍回受到上面的限制!

    怪只怪他塔木部,曾经出过一个叛孽,此人胆大包天,弑杀过楼陀大帝门徒,结果不仅本人获罪而死,就连塔木部都被其牵连怪罪,暗地里受到楼陀大帝的打压。

    塔木部已经整整一万二千年,在南疆部落之中垫底了!

    整整十二次部落大比,塔木部不是没有出过杰出族人,不是没有借过强宝,但…那些杰出族人参加大比前,往往会被人打成重伤,那些辛苦借来的法宝,也都会被人暗中随手毁去…

    有些事情,甚至无需楼陀大帝动手,下面就有无数人愿意为了讨好楼陀大帝,而来欺凌塔木部。

    对此,塔木部只能忍,塔格里只能忍!如那邪羊部放话,要在大比超过塔木部三千分,要来抢夺塔木部的药髓…这里面,也并未没有讨好楼陀大帝的意思。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塔木部好不容易引来强援,竟会由楼陀大帝亲自执六刑…这是要亲自打压外来修士吗!

    “纯儿,听说你最近与那塔木部外修走得很近,还想拜他为师?”极远处草原上,邪羊部族长失望地看着鲜于纯。他知道这个儿子愚蠢,但他深信,这个儿子还是有最基本的分寸的,只要有旁人提点,是不会犯下大错的。但没想到,这个儿子竟会蠢到这一步!

    他辛辛苦苦与塔木部作对,为的是什么,还不是讨好楼陀大帝吗!这傻儿子跑去交好楼陀大帝的外修,甚至还要拜那人为师,若楼陀大帝追究此事,他邪羊部岂能有好日子过!

    有生以来,邪羊部族长第一次动了念头,要废了这个儿子的少族长之位。即便此子生性纯孝,即便此子资质超群,即便此子,是他最爱女子所生…

    “不错,孩儿想拜那人为师,想像他一样,通天彻地,呼风唤雨!”鲜于纯显然没注意到父亲眼中的失望,仍在兴致勃勃。多少年了,他终于遇到一个想要拜师的人了,真是不易!

    “…傻孩子,为父知道你嫌弃南疆小,想拜名师,登上更大的舞台。为父也一直在帮你寻名师,甚至…想帮你拜入那楼陀大帝门下啊,否则,你以为为父为何要苦苦针对塔木部,不过是想为你谋个好前程罢了,你为何要自误。你与塔木部外修交好,岂不是…让楼陀大帝厌弃吗!我邪羊部放眼整个大卑,也不过二流而已,拜入楼陀门下的希望本就渺茫,你却还…哎…”邪羊族长又是一叹。

    “从今日起,你不许再与那个外修接触!此事不仅事关你本人前程,更关乎我邪羊部一脉命运,切记!”

    “可是…”鲜于纯咬咬牙。

    “没有可是!相信我,这楼陀大帝一来,你所看中的外修即便不死,也要半废。有些事你不知晓,那楼陀大帝对外修的憎恨。远超你想象!此次六刑,绝对非同小可!”

    鲜于纯暗惊。

    听父亲的口气,自己所看中的师父,难道还会被楼陀大帝暗害吗!楼陀大帝那等强者,会做出这般事情吗!

    “尔等就是意欲加入塔木部的外来修?”

    楼陀大帝目光好似冷电,一一扫过宁凡等人,带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当扫过葬月身上时,忽然一顿,眉头微皱。

    “你,把面纱摘下!”

    楼陀大帝话音一落。葬月顿时紧张起来,这紧张情绪通过子舍利的感应,竟同样传递给了母舍利的宁凡。

    “你得罪过他?”宁凡内心一沉。

    “把他打过半死,算不算得罪…”葬月欲哭无泪。

    她从前都是强闯大卑啊,她唯独这次想遵纪守法啊,为什么会遇到楼陀!这老东西怎么还没老死!

    “本帝的话,你没听到吗!”楼陀大帝声音一寒,一股滔天之威,顿时朝着葬月压下。

    塔木部的草原大地。顿时有了地震般的晃动,无数牛羊惊惧匍匐,天空好似有一道灰色闪电劈过,继而从中裂开。传出轰隆隆的闷雷之声。

    “帝怒雷迎!”不少大卑修士暗暗惊呼,这可是唯有仙帝级修士才能在大卑族草原引发的异象!

    那庞大威压如潮水压下,使得葬月本就虚弱的残神之身,一点点分崩。好似要直接被那威压压碎。

    她银牙紧咬,愤懑不已,若是当年。她何惧一个楼陀,便是中州五帝齐至,她也不惧的,何至于被人欺压至此!

    然而如今的她,再次面对楼陀,却只有无力与脆弱…

    除非她肯拼却性命,短时间换回修为,与那楼陀一战…

    开什么玩笑,她葬月才不要为了这种理由拼命,她不要被楼陀看到容貌,她不要死在这里…

    看来必须跑路了!

    就在她如此坚信之时,宁凡微微侧身,将她挡在身后,明明不算宽厚的肩膀,却平生第一次给葬月一种,足以挡住所有风暴的安宁!

    “阁下身为中州大帝,动辄便要看我鼎炉容貌,不觉得太无礼了吗!”

    嘶!

    无数大卑族修士顿时倒吸冷气!

    就算此地傻子再多,也知道直斥仙帝无礼,需要多大的勇气!

    这外来修莫不是疯了么,就算本身是一名万古仙尊,也不够资格向仙帝怒斥吧!竟敢说楼陀大帝无礼!

    “尔等,有让本帝礼遇的资格吗!”

    楼陀的目光顿时便被宁凡吸引了,实质般的气势顿时朝着宁凡压下。

    宁凡面色凝重,却不慌乱,脚踏金色步法,连踏九步,竟那有如天崩的帝威,转而踩在脚下。

    “此人竟以仙尊之修,正面挡住了楼陀大帝威压!”暗地里,无数关注此地的大卑强者暗暗诧异,塔木部这次似乎找到了一个强援啊,此人就算在外界东天,也绝对属于是那种逆天一方的存在了。

    “此子的步法…”

    楼陀大帝眉头皱得更深。

    他虽然从葬月身上感觉到一股熟悉感,但有葬月的刻意掩饰,加之年代久远,他并未当场认出这就是当年叱咤风云的葬月仙妃,顶多是觉得此女有些让人不爽罢了。

    其实就算摘下面纱也没什么用,当年他被葬月修理的时候,连葬月容貌都没看清,就被打得半死…

    如今有宁凡为葬月撑腰,狠狠落了楼陀大帝的面子,这厌恶,自然更多的冲着宁凡去了,至于葬月则被楼陀抛在一边不计。

    “闻听大卑族粗中有细,犷而知礼,便是族掠之时,也绝不对有夫之妇动手,此乃我鼎炉,便算我妇,帝君上来就要看此女容貌,确实欠妥。”宁凡挡下了帝威,却没有盛气凌人,而是平静道。

    楼陀大帝眉头皱得更深,怪里怪气冷哼道,“罢了。此女容貌看与不看,并不重要,今日老夫前来,是来执六刑的,尔等四修两兽,一共三十六刑,因你顶撞于我,这刑罚还要加倍,一共七十二刑。现在摆在尔等面前的路,有两条,一是乖乖受刑,二是…强闯大卑,与老夫一战!”

    无数大卑修暗暗吸气。

    宁凡等人心中亦是一片阴沉。

    按照大卑族的规矩,外人入境,一人要受六道刑罚,以限制修为,宠物不算在刑罚之列,然而这楼陀大帝不仅算上了宠物,更加倍了刑罚的数量!

    这是赤果果的针对宁凡等人,针对塔木部!毫无掩饰!

    要么妥协,要么一战!

    “小霪贼…怎么办…”葬月有些愧疚。

    若非因为她,宁凡也不会去挡帝威,扫了楼陀大帝颜面,自然也不会给楼陀刑罚加倍的借口。虽说她也明白,就算没有这个借口,楼陀也会寻衅,但…终究还是有些惭愧。

    根据葬月对大卑族的了解,一刑可封渡真修为,三刑可封舍空修为,六刑封碎念,十二刑可封万古仙尊。

    葬月在心中暗暗计算着。如乌老八之流,若承受六刑,则会被一路封到舍空修为。若承受十二刑,可能连一丝修为都无法发挥了。宁凡同样如此,十二刑是普通万古仙尊的极限,或许还能多个一二刑,但不会差距过大。若受刑超出修为更多,甚至可能有性命之危…

    这七十二刑若分摊到四人二兽身上,根本无法分尽…除非她拼命解开修为,却承受刑罚,或许只一人之力,便可受尽七十二刑…

    开什么玩笑!她才不要为了受刑而死!

    难道真的要强闯大卑族吗!这绝对是最糟糕的结果!

    若九狸祭器在高级凶域之内,怎么办?与大卑族撕破脸,要怎么拿到通行令牌,怎么进入高级凶域寻找?又或者祭器不在凶域,而在大卑族大帝手上,如今还未探明情形,就要先与大卑族交恶吗!之后的搜寻,还怎么进行!

    宁凡眉头深锁。

    强闯大卑,他不是不敢,只是如此一来,很多事情都难办了。事关乱古,他不得不谨慎,但这并不代表他会没原则的妥协…若这楼陀的本意,是驱逐外修,则他即便受了七十二刑,也会被驱逐…

    就在宁凡几乎想与大卑族撕破脸时,另一道带着仙帝气势的声音,从遥远处冷哼传来。

    “楼陀啊楼陀,你如此针对外修,老夫可以不问!但若对方之中有五色药魂,又当如何!”

    竟是一个骑着骨鸟的枯瘦老者,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四周顿时有不少塔木人叫出了此帝身份。

    骨灵大帝!中州五帝之一,与楼陀大帝一向不对付。

    楼陀一见是骨灵到来,神情顿时不悦,但骨灵的话语还是让楼陀心惊。

    这批外来修之中,难道竟有五色药魂存在!他怎么不知道!

    若真有五色药魂…则就算他再不喜这批人,也不能轻易对他们动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