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95章 逆海剑!

第995章 逆海剑!

    海,是倒过来的天。

    古天有将,其名曰沧,天倾乱后,沦为地将,守逆于海。又有八方忠魂,战死于地,英魂归海,化雨归天,长宿苍天为雨,万古不灭,可造古图道兵,圣人亦为之争…

    乌老八口若悬河,将其师给他讲过的上古秘闻告诉给了宁凡,当然,这些话,乌老八也只明白个大概,大致的意思,就是万古不灭雨来头很大,可以用来打造传说中的古图道兵。

    “古图道兵…”

    宁凡微微品味着乌老八的话语,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个名词。

    “对,这万古不灭雨,就是用来打造古图道兵的!主子应该知道,同级别中,道兵要弱于法宝吧!”乌老八忽然话锋一转,问道。

    “大致上…确是如此。”宁凡想了想,答道。

    道兵的强大,在于可随着主人修为增加而成长,然而有得必有失,道兵的威能、神通变化,大都不如同等级法宝。故而无论是宁凡见过的强者,还是他本人,都没有人将道兵当做底牌手段的。同等级之下,道兵弱于普通法宝,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更是修真界的共识。

    “错了,世人都错了!道兵怎么会弱呢,传闻三大真界之中,有一真界为诸多远古圣宗所执掌,那些圣宗修士基本不用法宝,出手皆是道兵,且他们的道兵威能,远远超出普通法宝的范畴!据说那些圣宗流传着诸多太古以前的道兵打造图纸,可打造出传说中的古图道兵,因而才会威力强大,远超同级…”

    乌老八一翻手,取出一卷泛黄的皮卷古书,恭恭敬敬递给宁凡,

    “不瞒主子!小人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也就是黑运宗的祖师爷爷,曾机缘巧合。捡到这本古籍,其中竟记载了不少古图道兵的打造图纸!此物本是我黑运宗代代相传之宝,但谁要小八忠心耿耿呢!没办法,小八便忍痛割爱,将此书献给主子吧!小八求的也不是主人的赞许,而是为了一腔忠诚,满腔热血,为了…呃,小八还没说完呢,主子你先别急着看啊。先听小八诉说诉说内心的忠诚…”

    宁凡自动无视了乌老八的表忠心,翻看起这本泛黄古书,首先感受到了,是一股来自远古之时的凶兽气息。

    这是…仙帝级凶兽的兽皮…且年代已经十分久远了…

    封面无字,古籍前十页,绘着蛮兵山海斧的打造图,详细标注了用料、打造步骤,末尾处,更有绘图人的一行介绍。

    “蛮兵山海斧。此斧可入圣宗六十六品之列,然天料缺道蛮古星,缺古国风晶,地料缺不周山脊。缺地巨之齿…穷毕生心血未能炼出,憾矣。”

    宁凡略略一看用料,登时愕然。

    这蛮兵山海斧的用料,他竟无一听说过。且一看就是逆天之物,如此一来,便是有图纸。他也无法打造出这种古图道兵的。

    宁凡下意识看了看乌老八,乌老八顿时拨浪鼓般摇头,“主子别看我!不存在于幻梦界的仙料,小的要不来啊!”

    言下之意,是蛮兵山海斧的材料,根本无法在幻梦界凑齐,这斧头,主子你就别想了。

    “主子的道兵是剑吧,主子不妨直接看第182页吧!”乌老八堆着笑脸提醒道。

    宁凡没理会乌老八,而是一页页翻了过去。

    十古苍生鞭,可入圣宗七十一品…

    封月镜,可入圣宗八十四品…

    罡银天冲,可入圣宗六十九品…

    散魂造妖幡,可入圣宗七十一品…

    看着看着,宁凡对这古图道兵的等级区分,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古图道兵共有百品等级,品级越高,同级威能越强。其中百品最弱,一品最高。当然,即便是最弱的百品古图道兵,也比普通的道兵厉害许多。

    不过,宁凡翻遍了古籍图纸,最高也只找到了蛮兵山海斧这等六十六品道兵,并无更高级别的道兵图纸。

    乌老八让他看的,则是一件名为【逆海剑】的道兵。

    此道兵品阶不高,勉强可入圣宗九十八品,缺点自然是品阶太低,优点也很明显——容易炼制!除了万古不灭雨,竟然不需其他任何仙料。

    图纸末尾处,同样有绘图人的一段话。

    “逆海剑为混鲲圣宗上等弟子剑,非圣宗弟子若是持剑,亦可入圣宗道场,列座听道…因有此便利,不少修士苦争一滴不灭雨,只为造出此剑,入圣宗听道…”

    混鲲圣宗?

    宁凡微微沉吟,炼制逆海剑十分简单,只需在他原有道剑的基础上,以秘法融入万古不灭雨,便可一步步炼制出来。

    “主子得到了万古不灭雨,有两种用法,一是直接将不灭雨融入道兵,可在大幅提升道兵威能的同时,令道兵附加一丝轮回之力的攻击。水淹大帝就是这么做的,因为水淹大帝没有图纸嘛。第二种,是按照这份打造图,将从前的道兵升级为逆海剑。以图纸打造,才能更好发挥不灭雨的力量,造出的道兵威能,自然不是第一种方法可比的…”

    说到这里,乌老八又有些可惜了。若煞星不来截胡,他就能自己炼一把逆海剑使用…哎,一滴不灭雨,炼出的逆海剑是九十八品,若是两滴,三滴,可就不是这个品阶了…

    也不知水淹瓶中,有几滴不灭雨。

    哎,不想了,不能再想了,越想越心疼,这些不灭雨已经归煞星所有了,他乌小八若是再敢肖想,是会丢掉性命的!

    “主子,我们先去收取不灭雨吧!还不知瓶子里有没有不灭雨呢,理论上讲,瓶中海每隔三千万年,都会经历一次海化雨,但并非每一次都有不灭雨诞生,也有可能接连五次都没有诞生一滴不灭雨…若是那样,可就太糟糕了!”

    才不糟糕呢!若是一滴没有就好玩了!

    乌老八心中的阴暗小人默默画着圈圈,反正这些不灭雨也不归他所有。若是瓶子里一滴不灭雨也没有,或者只有一两滴,不知煞星会是何等心情,何等表情…

    “不用担心,瓶子里的不灭雨,数量不会少…”

    宁凡翻手取出搜宝罗盘,看了看罗盘上剧烈摇动的指针,微微一笑,有了确定。

    乌老八看着搜宝罗盘,眼一瞬间直了!

    “这这这…这是…三荒上人的搜宝罗盘!号称天上地下无物不搜的至宝!幻梦界搜宝排名第二。比我的搜宝龟还高五个名次!此物不是早已随着三荒上人的陨落而战毁了吗,为何会在主子手里!”

    宁凡自然不会跟乌老八解释搜宝罗盘的来历。

    看乌老八的反应,这搜宝罗盘似乎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啊,虽说品阶不高…

    天上地下无物不搜么…

    在乌老八垂涎不已的目光中,宁凡与乌老八一道,进入了水淹瓶的瓶中界。

    入目处,是一片沉寂的海,海水很重,以至于宁凡站在海面上。想要下潜,颇为不易,即便他有着堪比万古仙尊的实力。

    风吹过,是海风的咸腥。宁凡望着脚下的海。微微肃穆,这里的海水,取自紫斗仙域四周的逆尘海,这是紫斗仙域的海水。是幻梦界修士故乡的水…

    海空之上,无数云层上空,有七颗天青色的光团。藏在云层深处。

    这点隐藏,自然瞒不过宁凡、乌老八这等强者的双眼。

    乌老八微微哭丧着脸,“竟有七滴万古不灭雨!”妈蛋,他的诅咒失败了…

    好在乌老八识时务,变脸变得够快,马上换了一副忠仆的口吻,向宁凡恭贺道,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若主子以七滴不灭雨炼制逆海剑,极可能炼出超越九十品的古图道兵!主子真是洪福齐天,真是英明果敢,真是…”

    宁凡自动无视乌老八的马屁,沉默少许,忽然大有深意地问道。

    “若我只取六滴,送你一滴…你,要么?”

    乌老八登时一个激灵,暗道这不会是煞星的试探吧,对,试探!绝对是在试探他的忠心!如果他真的开口,要下这滴不灭雨,他就是猪老八,煞星肯定不会轻饶了他!

    “不要!小八怎么能拿主子的宝贝!万古不灭雨这等至宝,只有主子才配使用,其他人谁也不配!谁若敢和主子抢夺此雨,小八便是血溅七步,也要让他付出代价,便是小八自己,也不行!苍天可鉴!小八生为主子生,死为主子死!小八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忠仆!小八祖宗八代全都是忠良之后!小八…”

    “你既不要,此事做罢。”

    宁凡微微一笑,飞上云端,去收取那七滴不灭雨去了。

    念在乌老八修好了瓶子,他本想将七滴雨中最小的一滴赏给乌老八,毕竟恩威并施才是驭人之道。不过么,既然乌老八义正言辞地回绝,他当然不会勉强,谁会嫌宝贝多呢,嗯,自己留着用吧。

    乌老八目送宁凡取雨,面上大义凛然,一副‘给我不灭雨我跟你急’的模样,内心却极为得意。

    煞星啊煞星,你这试探行为实在太明显了,简直是低估我乌小八的智商,我会中计么?嘿嘿,你的段数还是低了啊低了!

    收走不灭雨,宁凡与乌老八离开了瓶中界,而后一路返回千秋宗。

    距离极丹圣域开启还有两年不到,宁凡决定把逆海剑炼制出来,然而静待圣域开启。故而一回到千秋宗,他便立刻进入玄阴界闭关。

    这让葬月仙妃大感郁闷,只能再找时间和宁凡谈谈了。

    忠心耿耿的乌老八,自然是留在了千秋宗,替宁凡看守宗门了。

    当然,乌老八的存在十分低调,没有大肆宣扬,只有少数人知道他的存在,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宗内多了这么一个万古仙尊。

    谁让乌老八邪乎呢?谈论他会引发厄运,他不得不低调些。

    好在如今的乌老八已经可以控制身上的霉运了,他的存在若是低调些,倒也不至于连累整个千秋宗鸡飞狗跳。

    这也是宁凡放心留下乌老八的原因。

    玄阴西界,宁凡入了一座千年岁月塔,耗费千年,才从里面走出。

    一翻手。道兵顿时呈现在手中,整个天地都多扬起扑面而来的海风。

    那是一把泛着幽蓝光芒的道剑,剑身如同水做的一般,甚至可以流动,握剑在手,好似握的不是剑,而是一片海。

    这是由斩忆道剑升级而成的逆海剑!品阶可入圣宗八十九品!

    “以我如今修为,此剑已经足以充当十二涅法宝使用了,且威力更胜普通十二涅法宝,若缠绕上五种掌位道则。便是对上先天下品法宝,也有一拼之力!若我修为更高,此宝还可更强!且此宝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可以附加一丝轮回攻击,可承受第三步的神通之力…限于修为,我无法令此剑发挥太多轮回之力,但若我修为高到一定程度,此剑便是圣人,也可斩伤!是可以成长到第三步的古图道兵!”

    不过。此剑还真是重啊!

    一滴不灭雨,足有一颗修真星的重量,融入了七滴不灭雨,锻造出的逆海剑。足足有七星之重!

    这是什么概念!

    若宁凡不控制此剑,令其举重若轻,此剑单凭重量,都能压垮修真星!

    修为低于万古境界。这么重的剑根本挥不动几下!

    古魔锻肉身,宁凡古魔修为未入万古,单凭肉身力量。挥不动此剑,必须依靠法力才可维持。

    “有了此剑,四帝罗汉松倒是可有可无了…至于先天层面,我少了两仪四方印,但如今,多了水淹一界瓶。”

    宁凡收了道剑。

    道剑需要成长,需要与他修为同步,此剑品阶虽高,奈何他修为不足,仍不足以充当底牌。

    好在他得到了水淹一界瓶,这是一件先天中品法宝,比两仪四方印,强得不是一星半点。

    “此瓶的用法,我问过乌老八,但他只是含糊其辞,不肯言明…他虽不说,我却能感知出来,此瓶使用起来,极为危险…”

    宁凡走出西界洞府,手握水淹瓶,一连感悟了三个月,试着与此瓶心神沟通。

    三个月后,他终于决定尝试激发此瓶威能,才刚一激发,顿时便有一股反崩之力,从水淹瓶上传回。

    那反崩之力极强,足以直接镇死舍空修士,若是舍空修士妄图使用此宝,直接就会反震而亡!

    “不止如此…”

    宁凡目光更加凝重。

    随着他不断输入法力,水淹瓶上的三个水滴图案,其中第一个水滴,逐渐被点亮,发出水光。

    当第一个水滴点亮超过三分之一,水淹瓶上传出的反崩之力,已足以镇死碎念修士!

    当那点亮超过一半,反崩之力已超出新晋仙尊的承受能力!

    当那点亮达到三分之二,反崩之力直接将宁凡半个手臂震碎,这已是如今的宁凡,所能做到的极限!

    断臂处,黑火熊熊燃烧,那断臂便一点点重新长出,正是凤族的涅槃神通。

    “三分之二个水滴…”

    宁凡深为动容。

    难怪乌老八人精一样不要这个瓶子,敢情以他的修为,根本用不了此瓶。

    想要发挥此瓶神通,至少要点亮一个水滴才行。宁凡才点亮了三分之二个水滴,便崩掉了半个手臂,若是继续…

    宁凡微微一笑,他当然还能继续!

    之前崩掉半个手臂,是他刻意关闭了灭神盾的防御,才会有如此效果。

    若他仗着灭神盾护体,强行点亮瓶上水滴,又如何!

    这一次,宁凡开启了灭神盾防御,令周身金光护体,强行点亮了第一滴水滴!

    而后,又点亮了半滴水滴,便再一次达到极限。

    直到变成完整的灭神巨人,宁凡才极为勉强的点亮了第二个水滴图案。

    第三个水滴,却是以他如今修为,无论如何也无法点亮了。若强行点亮,即便他有灭神盾护体,也必定重创,甚至陨落!

    普通人根本用不了此瓶!宁凡虽说无法发挥此瓶全部威能,总归是可以使用了。

    “找个人试试瓶子的威力吧…”

    宁凡解了巨人形态,走出玄阴界。

    神念一催,雨意顿时朝着整个东天覆盖而去。

    “主子。你出关了?怎么这么快,这才三个月…难道铸剑不顺利么!这…这真是太可惜了!”

    可惜个屁!这真是天大的好消息!

    乌老八暗暗欢呼,主子的不顺利,就是乌小八的大顺利!当然,面上还是要表现出万分忠诚的。

    他自然不知,自己这边才过了三个月,宁凡却已渡过了千年岁月,早已完成了铸剑之事。

    “你对东天万古老怪比较熟,可知有哪些万古老怪精于防守,我想找人试试水淹瓶的神通。”

    嘶!

    莫非这煞星竟能撑住水淹瓶的反崩。点亮第一个水滴图腾!

    乌老八暗暗一惊,转而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大惊小怪了,煞星连准圣都能掌毙,能够承受水淹瓶的反崩,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哎,煞星就是厉害,若换成他乌小八,用水淹瓶就是找死啊。

    “小八搜寻材料之时,认识了不少东天老怪。其中有不少人擅守。主子若有需要,小八愿为主子带路,有小八在,谅他们也不敢不帮主人试招!”

    乌老八信誓旦旦地说道。语气却颇有几分霸道,似乎若对方不愿,他便强逼。

    宁凡摇摇头,试招这种事情。总要你情我愿才行,宁凡才不想为了这种小事,平白无故得罪一大批东天老怪。

    嗯。别人帮他试招,他多少要送些谢礼的。

    “带路吧。”

    于是乎,乌老八头一站,就把宁凡带到了水帘星。

    此时,水帘仙王已经渡过小天劫,然而一听乌老八又来了,仍是忌惮万分。忌惮之中,更有一丝愤怒。

    这该死的乌龟王八,他要空灵至水珠,老夫给了!他要三万亿道晶,老夫也给了!怎么才过了几个月,这货又来了!

    又想来讹东西吗!

    真当他东天水家好欺负吗!

    “嗯?这乌龟王八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他旁边的是…雨贼宁凡!”

    水帘仙王面色顿时一片阴沉。

    文不惹乌龟,武不惹雨贼…这二人怎么一起来了!不知所为何事…

    “乌老八此人,老夫确实忌惮几分,但也只是忌惮而已,若真的逼急了,管他是什么乌龟王八,老夫照杀不误!但雨贼却是不能小觑的…如今外界盛传,雨贼灭了反宁联盟后,又干了一件大事,独闯东来星招摇山,战二王六尊不败,更让人无法置信的是,这雨贼竟正面挡下了冲和大帝一式神通!此贼若真是来生事的,可就不妙了…”

    于是,水帘仙王带着水家群修,全神戒备,来迎宁凡二人。

    堂堂仙王,竟屈尊迎接仙尊,这在东天之中,也算是头一回了。

    “不知雨君、乌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水帘仙王暗暗观察宁凡二人,见宁凡面带笑意,似无敌意,不由得稍稍松了口气,又见乌老八略慢半步,小心侍奉在宁凡身侧,点头哈腰的模样如奴仆一般,顿时一惊。

    这乌龟王八怎么说也是一方怪杰,为何在雨贼面前如此低姿态!

    “水帘道友勿忧,宁某今日前来,只是想找道友试下法宝威能,并无恶意,些许谢礼,算是请道友试招的报酬,还请道友不要拒绝此事。”

    宁凡一翻手,取出一个玉盒,交给水帘仙王。

    水帘仙王看了看,微微皱眉,还是将报酬收起。

    报酬不高,但这也正常,试招而已,一下的功夫就结束了,能给多少报酬?

    罢了,只要这二人不是来惹事的就行,还是陪雨贼试试招,将这两尊大神赶快送走吧。

    “我等仙尊斗法,波动太大,动辄便会毁灭星河,还请雨君移步,入老夫的水界试招。”

    水帘仙王屈指一点,星空中顿时出现一个光门。

    他多了个心眼,仍未对宁凡完全放下戒心,若宁凡真的来者不善,他在自己的水界里,战胜宁凡也容易一些。

    “也好,宁某也不想让太多人看到此物神通。”

    于是,宁凡与水帘仙王一道,踏入光门。进入水界试招去了。

    这让乌老八大感遗憾,他还想亲眼见见水淹瓶的神通呢,哎,煞星就是抠门,给他看一眼又不会死。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众水家修士开始低声议论。

    “时间也过去不少了,不知试招的结果如何?老祖刚刚渡过小天劫,尚未恢复全盛状态,该不去被雨君打伤吧?”

    “放心!老祖最擅防守,一式水神宝甲罕有仙尊可以攻破。即便不是全盛,终究也算三劫中的老牌仙王,不是雨君能够伤到的。”

    “但我听说,雨君独闯招摇山,战二王六尊而不败,更接了仙帝一式神通…”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雨君战而不败,靠的是一式金光防御神通…嗯?有动静,似乎结束了。老祖应该就要出来了。”

    然而情形与水家修士所预料的有些不同。

    那光门忽然剧烈震动起来,隐隐的,竟给人一种行将崩溃的感觉!

    不,崩溃的不是光门。而是整个水界!

    嘭!

    那光门忽然炸开,继而便有两道人影从中冲出,自然是宁凡、水帘仙王二人。

    宁凡的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似乎对水淹瓶的威能极为满意。

    只使用了一水之力而已。就吓跑了水帘仙王,嗯,威力还不错…

    水帘仙王就有些狼狈了。虽无伤势,发髻却散了开来,披头散发的模样,眼神之中更有一丝惊恐。

    对,正是惊恐!

    若非宁凡手下留情,他堂堂水帘仙王,定会被宁凡一式神通,直接淹死!

    那是什么瓶子,怎会如此恐怖!且直觉告诉水帘仙王,宁凡没有动用全力。

    “…多谢道友手下留情。”许久,水帘仙王才从惊恐中回过神,对宁凡苦笑抱拳。

    他现在终于可以确定,宁凡来水帘星没有恶意了。开玩笑,若有恶意,直接水灭水帘星即可,有那等法宝在手,何须诡计,直接就能灭了水家!

    果然,这雨贼惹不得!

    “本就只是试招而已,何来留情一说,道友言重了。告辞!”

    宁凡向水帘仙王客气抱拳,带着乌老八离去了。

    整个水家自是一片震动,看情形,自家老祖莫非险些连雨君一式神通都接不住?还要靠着雨君留情才能活命!

    开什么玩笑!堂堂三劫仙王,接不住仙尊一招…这种事情,太过荒谬!

    也有人怀疑这一幕,是否是自家老祖配合雨君演的一场戏,他们不愿相信,自家老祖会连雨君一招都接不下。

    可惜,无人亲眼目睹那一战是何情形,自然也无法给出定论。

    时间一点点流逝,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谈论即将开启的极丹圣域了。

    千秋宗也在为此忙碌着,进入极丹圣域需要准备大量的药魂石,毕竟若无药魂石,在圣域之内是无法生存的。

    极丹圣域之中拥有太多远古仙药,药气太强,是药三分毒,若药气过强,则为毒。修士进入其中。每时每刻都需要以药魂之力抗衡药气,这就需要用到药魂石了。

    药魂越强,需要用到的药魂石越少,若药魂不强,则即便是万古仙尊,也难以凭自身之力,承受那等药气。

    整个六欲宗如今已经迁星,并入到千秋宗之内,他们曾找到一处药魂石的矿脉,如今已开采出了大把药魂石,这一方面的准备,宁凡已经准备充足。

    地图方面,宁凡并没有搜集到太多,极丹圣域分为外围、内围两大区域,一般的修士进入其中历练,都只在外围活动,若入内围,几乎必死无疑,当然,也有人从内围生还,获得了天大的机缘,如那丹宗宗主,就曾在内围区域得到过大荒鼎。

    外围区域的地图,宁凡早已弄到手,内围的地图,却难以弄到。

    据说内围区域早已崩溃为数万个破碎大陆,地形莫测,又极为凶险,罕有人能从内围生还,故而流传出的地图不多,偶有地图,也都极为零碎,只能勾画数万破碎大陆中的一二大陆而已…

    地图,宁凡是无法准备了,只能等进入之后再凭雨术探路了,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

    不过根据他所得到的消息,这一次圣域开启之后,会永久关闭,故而会有不少老怪宁愿压制修为,也要最后进入一次极丹圣域…

    进入的名额有限啊!

    如此一来,这一次竟有不少小辈的名额,被自家老怪们夺去了…

    这些,同样不少宁凡所关心的事情,他同样打算压制修为进入极丹圣域,此事似乎可行,因为有不少老怪都在忙活此事,只是这种压制仍有上限…

    “七劫仙帝便是压制修为,也无法进入,这是近些时日测试出的结果,但六劫,却是未知…”

    宁凡随手翻看了些手下搜集的情报,不得不说,有一大波手下就是舒服,尤其是有乌老八这种得力下属。

    宁凡才刚刚开口,说需要一些道泉浇灌七宝妙树,乌老八便屁颠屁颠跑去各宗各派索要道泉去了,想抢着立功,来改善宁凡对他的观感…

    如此一来,接下来的日子,每过个十天半月,乌老八便会回到千秋宗,送回一大批道泉,供宁凡浇灌七宝妙树,以便提升修为。

    古神、古妖修为修到舍空初期极限,便限于心劫,无法继续提升了。

    倒是古魔修为,突飞猛进,随着七宝妙树的不断增高,不断有果实产出,古魔修为正一点点朝着天魔第九涅精进着。

    渐渐的,宁凡发现了七宝妙树的一个麻烦之处。

    这七宝妙树浇多了低级道泉,便开始对低级道泉产生免疫,开始难以吸收泉中力量,如此一来,便必须使用高级道泉才可继续生长了。

    这是麻烦之一。

    还有一个麻烦,却是葬月仙妃在一个诡异的月圆之夜,找上了宁凡。

    这一夜的葬月,竟给宁凡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好似不再是一个残魂,而是曾经威风凛凛的仙帝!

    “你找我何事?”宁凡暗暗沉吟,葬月仙妃今夜气势增强,或许与那月圆有关…

    “我有一事想和你商量,与大公主有关。”

    葬月仙妃一脸正色。

    事关慕微凉,她必须正经一些,不能再逗逼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