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92章 水淹一界瓶

第992章 水淹一界瓶

    三个要求么…

    若是不违背原则,宁凡倒也愿意答应崇明凤帝三个要求,他个性便是如此,旁人有恩于他,他必报之。崇明凤帝也正是看准了宁凡这种性格,才会等到仙萝莉最撑不下去的时刻,拿出了雷王印…

    此印说不定能为仙萝莉雷体进化帮上大忙…如此活命大恩,宁凡若不回报,便不是宁凡了。

    “不知前辈有何要求?愿闻其详。”

    “第一个要求,我要你好好保护我的女儿,助她七魂归一,助她突破仙帝境界!若她心仪于你,你可娶她,若你无意于她,则不许动她!待她突破仙帝,送她回天澜凤族!此事…你可能答应老夫!”

    崇明凤帝神情严肃。

    宁凡则微微一怔。

    崇明凤帝不打算直接救走女儿么?

    想想也是,这崇明凤帝煞费苦心地算计,为的就是把女儿送到宁凡这里,让宁凡去救,救好以前,自然不会带走的。

    不能采补凤女,倒是小事,不过是少了一个万古鼎炉罢了,对如今的宁凡而言,没什么大不了。

    麻烦的是,崇明⊕凤帝还要求宁凡,帮助他的女儿,突破仙帝…

    “前辈莫非是在说笑么?我自己突破仙帝都还遥遥无期,怎会有能力帮你女儿突破仙帝?”宁凡苦笑道。

    “现在的你做不到此事,以后的你难道也做不到吗?老夫对你,可是很有信心的,连九代蛮神都能杀死,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对不对,十代蛮神。”崇明凤帝似笑非笑。

    他竟连宁凡杀阴墨、晋入十代蛮神的秘闻都算出来了!此人卜算之术,当真逆天!

    “前辈知道的倒是不少。”宁凡目光微微一凝。

    “放心,老夫有求于你。就算知道些什么,也是会守口如瓶的。老夫不求你为澜儿做太多,只求你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帮她一些,你是她命中注定的火,有你,就能点燃她的气数…她,定能在你的帮助下,突破仙帝…”崇明凤帝微微一叹,澜儿,是她女儿的名字。

    可惜。他命不久矣,就在这数百年之间,怕是看不到女儿成帝的那一日了…

    冲和大帝与崇明凤帝,同样是精于算计的人,同样深于城府,宁凡对冲和没有好感,对崇明却没有多少厌恶。

    因为这一刻的崇明,不是高高在上的妖帝,只是一个关心女儿的父亲…

    “第一个要求。不难,我答应前辈了。”宁凡微微感叹。

    可怜天下父母心,便是堂堂仙帝,也是不能免俗的。

    “好。有你雨君这句话,老夫就放心了。老夫第二个要求,是要你雨君一个承诺。”

    “什么承诺?”

    “若有一日,凤族最后一点血脉都要断绝。希望雨君能出手,护住部分凤族血脉,不求护住所有。只要能让凤血延续下去,就足够了…”

    崇明凤帝眼中满是担忧,那担忧,不仅仅是在担忧自己的女儿,更是在担忧凤族的前景。

    “凤族乃是一等一的真灵大族,不至于会落魄到血脉断绝的地步吧…”宁凡道。

    “呵呵,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呢,便是推演出的结果,也未必就是不可更改的,不过是芸芸天数中的其中一个演变罢了。你只说,答不答应我此事!”

    宁凡想了想,终是点头道,“此事同样不难。若凤族真有血脉断绝之日,晚辈不敢说能护住整个凤族,但保住部分凤族修士,还是能够做到的。”

    “如此,老夫便又了了一桩心愿。”崇明凤帝满意的点点头,沉默少许,又道,“老夫的第三个要求,想向小友索回一宝。”

    “什么宝?”

    “两仪四方印!”

    宁凡一怔,转而便猜到崇明凤帝的意思。

    那两仪四方印是木松道人苦心炼制的法宝,为了炼制此宝,曾杀四龙四凤,以八名妖帝之魂造出此印…

    “木松道人所杀的四凤,其中便有我一位故人,此事是那名故人咎由自取,故而我不怪木松杀人,却还是想索回此印,带回凤族,而后送葬其中封印着的四道凤帝之魂,好让这位故人安息…从前此印在木松手中,我身为异族,不敢跑到木岛索要,如今此印在你手中,我反倒比较容易开口了…”

    宁凡微微犹豫。

    这两仪四方印是他目前最强大的攻击法宝,只差一线便可晋入先天中品,若是给了崇明凤帝,他的战斗力定会减弱不少…

    不过犹豫也只是一瞬而已,宁凡终是点了头,将两仪四方印交给了崇明凤帝。

    崇明凤帝连先天中品的雷王印都给了他,他若舍不得一件未入中品的先天法宝,未免有些小家子气了。

    “多谢小友让出此印,一印换一印,一女换一女,冥冥之中,一切注定,正是天数使然。”

    崇明凤帝一时感慨万分,神情却又有着说不出的落寞,将储物袋解下,直接给了宁凡。

    储物袋中没有太多东西,反而全是一些药材,年份起码都是百万年以上,甚至还有四株先天灵药。

    “太魂芝,补灵叶,七阴凤血藤,延灵紫木…”宁凡目光微闪。

    这四株先天灵药,竟无一不是养魂灵药!

    “根据我的推演,想令澜儿七魂归一,需要至少七种不同种类的先天养魂灵药,更需要有天人第二境修士出手,才能施救。可惜先天灵药,世间难求,养魂灵药则更加罕见。我走遍了天妖界,也只找到这四种,余下的三种,应该能在极丹圣域找到…我为妖族大帝,能入东天也是极限,东天诸帝是不会允许我前往极丹圣域的。如此一来,寻药一事,只能劳烦小友了,此宝,送给小友…”

    崇明凤帝取出一紫色罗盘,交给宁凡。罗盘之上,画着三只眼,隐约间透露着先天之威。

    “这是…”宁凡问道。

    “这是老夫炼制的搜宝罗盘,先天下品,虽无攻防之力,却善于追踪搜索,妙用无穷…有了此物,小友入极丹圣域寻药,定可方便许多…”

    而后,崇明凤帝给宁凡详细讲解了搜宝罗盘的用法。

    他讲得很认真。可见他对寻药一事的重视。但他的神情却有些落寞,似在遗憾不能亲手解救女儿,必须假手于人。

    “再给你交待些事情,我就该走了,来东天的时间已经不短,不能再留了,再留,有些东天大帝该不满了。”

    “前辈不打算和你女儿见一面吗?”宁凡微微一诧。

    “…还是不见了吧。我不想让她看到我这般死气沉沉的模样…”崇明凤帝一叹。

    “前辈乃是仙帝,身上的伤势虽重。难道就不能挽回了吗?”宁凡说出了心中疑惑。

    “伤势治愈不难,但我气数已尽,这一点,才是我的死因…”

    “气数若尽。就一定无法解救吗!”宁凡内心一片沉重。

    仙仙气数已尽,若他偏要救,能成功吗…虽说得到了雷王印…

    “有些人气数尽了,仍然可救。这就如同熄灭的烛火,只要方法得当,便可重新点燃;有些人。则救不了,因为那些人的气数用尽,是咎由自取,是将蜡烛本身舍了去…我,便是那咎由自取的人。极雷宫的宫主不是,所以她还有救,这一点,你不必担心,雷王印的寻回,便是她气数逆转的一个契机…”

    气数这种东西,太过玄乎,崇明凤帝虽说精于此道,却也无法三言两语给宁凡讲清。

    他不是紫鹃一族,却偏去修紫鹃血脉,学三命之术,犯了第一个禁忌。

    三命之术,只有三次卜算机会,他已全部用尽,犯了第二个禁忌。

    他的气数不是自己用尽的,而是…与那上天做了交易,失了蜡烛,没有重新点燃的资格…

    如此一来,就是九狸之血,也救不了他这一类修士。

    “我一生追求卜之大道,为此屡屡触犯禁忌,若因此而死,心中不会有半点悔恨,因为这本就是一场等价交换…”

    “气数无救,死是必然,我从第一次与天交易,便有了准备,故而没有任何不满。不过,我也有我的逆…凤之一脉,不会甘愿平平静静地死去,我若死,必会死的轰轰烈烈,方不负凤之血脉!若真有天地大祸…我会继续撑下去,撑到那一日!上天要取我命,大可取走,但这死亡的方式,却必须我自己定夺!”

    崇明凤帝的眼中,傲气十足,那是属于凤族的骄傲!

    “这葫芦里的凤魂酒,我喝了二十滴,足以再撑些岁月了,剩下的八十滴,属于你了!有此物,你这乱古传人,足以修出祖血以上的凤族血脉,便是觉醒凤族最强天赋,也有一丝可能!”

    凤族的最强神通,乃是凤凰涅槃,是一种极为强大的不死神通!

    宁凡大为动容,这区区八十滴凤魂酒,便能帮他修出祖级凤族血脉吗?更有望觉醒凤族凤凰涅槃的天赋?

    “不要小瞧这些酒,这可是以我父祖无数代凤修,死后遗留的梧桐凤魂果所酿,在我凤族,这凤魂酒便意味着血脉传承,非同小可!你,不可小瞧此酒!”

    崇明凤帝神情严肃。

    那是不容任何人小瞧自己祖先的严肃!

    “拿去!”崇明凤帝将熊熊燃烧的酒葫芦,递给了宁凡。

    这一次,宁凡没有推辞,接受了此酒。他答应了崇明凤帝三个要求,也拿走了包括雷王印在内的三个好处,如此,他便与崇明凤帝两不相欠。

    “此酒,历来只有凤族男儿可饮,若非如此,我定会将此酒留给我女儿的…你得此酒,必可修出凤血,与我凤族也算有了因果,当然,此酒对你而言,还有另一个巨大好处,日后你便知晓…作为交易双方,你我已经因果两结。但作为凤族前辈,我有义务再指点你一些,就给你讲讲我多年推天演地的心得吧。”

    “人走在路上,一个时辰走多少里,几个时辰能到达目的地,这些,是可以推算的。”

    “推演则不同。它要算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些变数,那些意外,是此人行于路上,何时停,何时走,何时吉,何时凶,何时遇到哪些人,何时错过哪些景。何时丢失多少心…世间变故,全由天意主宰,所谓的卜算,其实是要揣摩天意。”

    “天意如风,无形无体,无踪无迹,无根无萍,但即便是风,也有声。也有可以揣摩的地方。”

    “风起无声,遇物声起,物巨声巨,物微声微。有阻有抗,无阻悄寂,应对从容,此为风鸣。”

    “小友可知凤之一字。是何意!我等凤族,就是要在那天意之风上,多画上一笔。以我逆意,改写天意!因不顺从,故而为凤!也因此,古时之凤明知气数将尽,还是要入火涅槃,求的,是那火中重生的一线生机,求的,是若无生路,则向苍天发出最后一次忤逆!誓要再与苍天,争一次气数!”

    “你可知,凤死之地,若血溅于天,必有梧桐生!”

    “你可见过真正的凤凰,死时的壮烈!”

    “你可见过…那从熊熊烈火中,长出的梧桐,其中所包含的不屈意志!”

    “你可听过…凤族葬歌!”

    “凤翱翔于九天兮,非梧不栖!妖征战于逆尘兮,非主不依!愿葬身于烈火兮,宁死不从!向苍天而怒歌兮,来世成皇!”

    崇明凤帝嗓音苍老而沙哑,唱这首凤族葬歌,更加给人苍凉、悲壮的感觉。

    一曲唱罢,崇明凤帝忽然朝着宁凡抱拳一拜,

    “我虽提出三个要求,终究还是有私心的…我在意凤族,在意那故人魂,但更在意的,却是我的女儿。我的女儿,托付给你了!宁凡,记得你答应过老夫的事情!”

    这一拜,竟给宁凡一种托孤之感,而后转身离去!

    夜色中,仍有凤族葬歌的回声,崇明凤帝行走在渐行渐远的夜色中,渐渐看不到身影,风一吹,白发有些乱了。

    他终究没有去见女儿,一是不想给女儿看到自己重伤垂死的一面,另一个原因,是不知该和女儿说些什么。

    有多少年没和女儿好好说过话了呢?嗯,记不清了。好像自从澜儿她娘去世,他便永远板起了那张脸,偶尔说出的话,也无一不是严厉的训斥。

    ‘爹,今天我想休息,不想修炼…’

    ‘不行!’

    ‘可今天是娘的忌日…’

    ‘身为修士,当摒弃私情,求天之道,修士一次闭关,动辄便是成百上千年,若年年都给逝去的人过忌日,这道还要不要修了!’

    ‘是,澜儿明白了…’

    ‘爹,这凤歧山的威压太重,澜儿走不动了,爹爹可不可以背背澜儿…’

    ‘不行!身为下任天澜凤妃,你若连这点苦都受不了,怎能出人头地!’

    ‘可是…’

    ‘没有可是!’

    ‘是,澜儿知道了…’

    ‘爹,我想…’

    ‘不行!此事太危险!’

    ‘爹…’

    ‘不行!此女并非善类,不得再与之结交!’

    ‘爹…是,澜儿明白了。’

    崇明凤帝走到了东天界河边,脸上的苍老之意越来越多。

    这些年,他似乎对女儿太严厉了…这一去,是不是已经没有机会挽回了。

    他就这般站在界河旁,登了河,又上了岸,犹犹豫豫,瞻前顾后,却终是一叹,走上了界河,离去了…

    极雷宫夜空之上,宁凡雨意一收,已知崇明凤帝真的离去了,微微有些感叹。

    “界河,是分隔四天仙界的边界,也是连同赤贯通道、前往天妖界的必经之路,传闻界河深处,有无数大凶异族蛰伏,便是仙帝,贸然进入界河深处,都是九死一生的下场…雷王印当年被森罗所夺,却不知是如何流落到界河深处的,这崇明凤帝一路进入界河深处寻找雷王印,必定经历了无数血战,才会如此重伤…”

    “雷王印,宁某确确实实收到了,你的女儿,宁某会替你好好照料的!”

    一闪身,宁凡进入的玄阴东界。来到了忏罪宫中,将那天澜七妃放出。

    “你…你怎么忽然把我放了…”

    七女有些害怕,同一个声音答道。

    宁凡该不会改变了主意,不打算把她们治好,准备直接采补?

    “放心,我与你爹做了一些约定,不会再对你动手了。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的鼎炉,而是我的客人,待我完成与你爹的约定。会将你完好无损送回天澜凤族,但在约定完成前,希望你能安生一些,不要给我添乱。种在你身上的禁制,我暂时还不能解除,因为还无法信任你,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会封印你的修为,但不会限制你的日常生活。这一点,希望你能谅解。”

    七女皆是面色微白,苦涩道,“原来是爹爹来过了。难怪你会突然对我们改了态度…想不到,爹爹竟然没有直接救走我们,而是跟你做了约定,果然。是觉得我们丢了天澜凤族的脸,决心遗弃我们了吗…”

    遗弃?

    宁凡摇摇头,取出一个空白玉简。将遇见崇明凤帝的一幕,刻印在玉简中,只删去一些涉及他隐秘的部分。

    “具体约定的内容,你可以看看。在我助你七魂归一前,你便暂时住在玄阴东界吧。”

    宁凡安排了七女在玄阴界的住所,便要离去。

    便在此时,忽然被七女异口同声地叫住,

    “何事?”宁凡脚步一顿,问道。

    “我叫七叶澜,既然你与我爹已有约定,则我们从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在我离去前,会好好听你话,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如此便好。”

    宁凡离开了玄阴东界,直接去了西界,入了一座千年岁月塔闭关。

    与崇明凤帝的交易,失去了两仪四方印,却得到了雷王印、搜宝罗盘、八十滴凤魂酒,宁凡入这千年岁月塔,自然是为了炼化凤魂酒。

    听崇明凤帝的口气,这凤魂酒来头很大,但具体有多好,还要宁凡亲口试过才知道。

    于是,岁月塔中,千年弹指过。

    当宁凡再一次走出岁月塔时,修为有了极大的不同!

    其他修为没有改变,唯独古妖修为,一路提升到了舍空初期的巅峰!只差心劫降临,便可破入舍空中期!

    左目之中,则多出了一颗星点,竟是妖阴阳的星点,已在千年之内修成!

    凤阴阳!

    体内的妖族祖血,竟因这凤魂酒,直接修出了一滴,为凤族祖血!

    堪称血脉大进!

    凤族擅长控火,宁凡修出了凤族血脉,控火能力顿时大幅提高,凤族的掌位,与火相似,却又不同于纯粹的火掌位,不那么中正堂皇,反倒给人一种奇诡多变的感觉。

    而让宁凡意想不到的是,借着凤魂酒的力量,宁凡竟真的觉醒了凤之一族的最强天赋…!

    只是他所觉醒的凤凰涅槃,似乎…与其他凤修有些不同…

    其他凤修凤凰涅槃,火炎颜色大多绚丽,宁凡却是一身黑火。

    那黑火之中,不仅涵盖了凤族天赋的神通,竟也不知为何,融入了不死血脉、黑星之术的力量。因为这个原因,才是黑色!

    ‘此酒对你而言,还有另一个巨大好处,日后你便知晓…’

    崇明凤帝的话,又一次回荡在宁凡耳边。

    莫非凤帝所说的巨大好处,指得就是凤凰涅槃、不死血脉、黑星之术融合在一起,形成新的神通?

    感受着三种神通融合而成的凤凰涅槃,宁凡大为动容,他如今的肉身自愈能力,有些恐怖啊…

    舍空修士攻击造成的伤势,几乎能够顷刻自愈,于烈火之中重生!

    曾经不死血脉苏醒,宁凡就动过将不死血脉、黑星之术融合成一种神通的念头。想不到,会在与崇明凤帝的交易之后,无心插柳,完成此事,且完成的更加圆满,不是两种神通融合,而是三种!

    若将凤族的涅槃神通修到更高境界,若将不死血脉、黑星之术修到更高级别…此术的恢复力,还能更强!

    “如此一来,我倒是该多谢崇明赠我凤魂酒了。只不知,不死大帝、祖凤、天帝这些人,为何不借助凤魂酒融合神通,令各自神通更强…又或者,唯有我这种阴阳变修士。才能做到这一点么…”

    事实确实如宁凡猜测。若是其他修士,即便有凤魂酒,也不可能将三种神通融合。

    唯有正统阴阳变修士,天生就有兼容并包的性质,加上凤魂酒的帮助,方才能做到这一点。

    且此事不仅需要修有阴阳变、乱环决功法,更需要阴阳锁相助,否则绝对无法令性质不同的神通融为一体。

    “如今我有雷王印在手,仙仙的雷体进化,应该可以顺利许多了…”

    宁凡走出玄阴界。

    接下来的数月。仙萝莉养好的伤势,兰小倩等女则喜气洋洋,忙活着下一次雷体进化的诸多准备。

    四女怎么也想不到,宁凡竟能把失踪多年的雷王印找到,须知就算是东天最擅推演的千衍大帝,当年也没能算出雷王印的下落…

    宁凡是如何找到雷王印的!真是不可思议!

    四女问了宁凡,宁凡却只笑而不答。

    终于,仙萝莉的伤势痊愈了。

    再一次雷体进化,仙萝莉显得十分紧张。宁凡却并不紧张。

    他能看到,在雷王印找回之后,仙萝莉的气数…回来了。

    气数,真是十分捉摸不定的东西。就如同崇明大帝所说的天意,所说的风鸣…

    果然,这一次雷体进化异常顺利,最终。成功!

    仙萝莉光溜溜的小身板,在宁凡眼前,一点点长大。一点点…丰腴动人…

    一个银丝飘扬的赤身女子,从那闪雷池水中站起,睁开了双眼。

    美目之中,半是茫然,半是复杂,更有着浩若星空的威压,那是独属于万古七劫仙帝的强大气场!而当察觉身旁的宁凡时,其完美无瑕的侧脸,忽然有了晕红,目光却是空前的疏离。

    该死,她怎么没穿衣服!怎么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赤身露体!

    不,不是陌生男人…很熟悉,若非这种入了骨子里的熟悉感,她不可能这般淡定地赤身站在此人面前…

    她的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尖叫吗,羞怒吗,不应该是立刻马上穿上衣服吗…为什么竟然如此习以为常…

    越来越多的记忆潮水般涌现,一幕幕,都是她唤眼前男子为爹爹…

    她堂堂白帝,堂堂兰云仙,竟在失忆之时,认了一个爹爹…但为什么,竟不排斥…

    但这是不对的…她是极雷宫宫主,她是三千雷界的脸面,她,不能再这么喊了…

    偏偏这一刻,更多的记忆填满了脑海!

    三千雷界的一幕幕…蛮荒的一幕幕…蛮荒之时,她元神被捉,是这个男子拼了命的来救她…雷体进化时,这个男子一次次拼了性命带她冲出闪雷池的雷暴,更因她气数耗尽,而向天嘶吼…

    ‘若我定要与天意违背,又如何!’

    ‘今日,我要保她,来日,我要在她的未来,铺上道路,此事便是天意,也不能阻!她的气数,只有我能定!’

    越来越多的记忆涌现在心头,兰云仙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只是…

    如今她恢复了记忆,已不是那个性格跳脱的仙萝莉,她真的没有办法叫宁凡一声爹爹…

    而让她震惊的是,她竟然不排斥在宁凡面前光屁屁!她的一部分性格,还是仙萝莉,只是…成熟了…

    还是先穿上衣服吧…虽然她竟然一点也不羞涩。

    兰云仙柔掌一招,四周雷力顿时化作一件轻飘飘的浴衣,穿在她的身上。

    她努力想要淡漠,努力想要疏离,努力想要告诉宁凡,她已经不是仙萝莉了。

    ‘宁公子,我想和你谈谈…’

    她想这么说来着。

    话到嘴边,为什么顺口就成了,

    “爹爹,我想和你抱抱!”

    宁凡一愣,没反应过来。

    兰小倩等女也是一愣,看起来那么高冷的宫主,为毛会说出这么的话,难道记忆没有恢复!

    兰云仙真想把自己的舌头吃了!

    变成仙萝莉那么久,与宁凡生活的点点滴滴,早就融到了骨子里,这种胡话从前的仙萝莉说多了,如今张口就来。改口好难!

    “宁公子,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兰云仙歉然解释道。

    这份歉意,却让宁凡更加感叹,果然,恢复记忆的兰云仙,已不可能是当初那个光屁屁胡闹的小丫头了,与他,有了疏离。

    这也正常,他与兰云仙有着百年交集。但兰云仙,却是活了千百万年的人物,区区百年记忆,在她生命长河,不过是一滴水而已。

    从前,宁凡是仙萝莉的全部,是爹爹,是天。

    如今,却只是那芸芸长河中的一滴…

    从今往后。他的生命里,不会再有蹦蹦跳跳缠着他的仙萝莉了。

    “无妨,宁某在极雷宫的事情已经办完,也是时候该走了。兰宫主雷体进化结束。记得要好好闭关,这些丹药…”

    宁凡想要取些丹药,留给兰云仙,取出来后。才发现他手上的高阶丹药,全都裹上了糖浆。

    这些貌似已经不能送人了吧…

    “算了,你好好闭关。我走了。”

    宁凡一叹,转身离开了极雷宫。

    兰云仙心中一酸,不知为何,她看到宁凡落寞离开的背影,竟好想哭。

    然而那一声‘爹爹不要走’,终究还是叫不出口…

    “宫主…”兰小倩等人皆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想静静…”

    兰云仙轻轻吸了口气,将内心的种种情绪压了下去。

    她必须得冷静冷静,现在的她,一点也不像从前的自己…

    四女退了下去,她仍留在闪雷池闭关,雷王印宁凡没有带走,留给了她

    四周一片安静,不知为何,她就想起那些个与宁凡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日子。

    根本无法静下心啊

    宁凡倒是十分平静。

    毕竟他送仙萝莉回来前,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且如今的兰云仙,明显还十分在意他,只是跨不过那个坎,无法喊出爹爹二字而已…

    已经不错了,至少他没和兰云仙反目成仇,至少,他还保留着与兰云仙的些许情分。

    “当初怎么就捡到那么一个小丫头了呢…”

    宁凡微微感叹,百年的相处,一幕幕在眼前重现,那么近,又那么远。

    罢了,不想了,想那么多也不是他的个性。

    宁凡很快就找到了新的事情,可以去做,以排解他此刻复杂纠结的心情。

    “乌老八的瓶子,似乎修得差不多了…”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就拿乌老八散散心吧!

    东天,水帘星。

    水家是东天的超级势力之一,水家老祖更是那东天仙王中的一员。

    因是仙王势力,水帘星向来无人敢招惹,但近些日子,据说有一个绿豆小眼的猥琐修士,讹上了水家。

    这可是一等一的新闻了!

    水帘城外,一个相貌猥琐的黑袍老者,也不嫌地上脏,直接坐在地上,靠着城门口的大石墩,拿筷子敲着一个破碗,欢快的唱着歌。

    路过的修士,皆对黑袍老者指指点点,黑袍老者也不在意。

    偶尔有几个水家的狗腿子,想赶走黑袍老者,古怪的是,往往还没近身,就一个接一个地摔倒在地。

    这真是太古怪了!

    身为修士,走路摔倒的几率,就算你不是零,也跟零差不了多少了吧,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连靠近黑袍老者都做不到,一个接一个摔倒!

    “此人修为深不可测,神通更是诡异难防!”一众水家修士对黑袍老者有了忌惮。

    黑袍老者没好气的冷哼。

    他压根什么都没做好么!是这些人自己挡不住霉运,怪得了他!

    嘿嘿,再过十来天,就是水家老祖的小天劫了吧…

    小天劫对仙王而言,是不会死人的,但如果有他在的话,嘿嘿…

    阿嚏!

    乌老八忽然打了一个喷嚏,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神神鬼鬼地四处瞄了瞄,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真是太疑神疑鬼了,那个煞星不可能这么巧,在我快要修好的最后时刻出现…嗯,多心了,肯定是多心了,继续唱歌!”

    乌老八继续欢快的敲着破碗,唱着歌,破碗里,一只丑萌小乌龟欢快地翻滚着,配合着乌老八的节奏。

    一个路人对乌老八指指点点,忽然一口法力运转卡壳,竟然走火入魔了…

    一个大汉低声骂了乌老八一句,忽然咬断了舌头,满口鲜血…

    一个美妇白了乌老八一眼,便有一阵大风把她的裙子高高吹起,引起一旁不少修士瞪圆了眼…

    还有更多离奇古怪的事情,不断在水帘星发生着…

    水帘仙王真的快要坐不住了!

    这几天他越临近小天劫,便越有走火入魔的感觉,这感觉太奇怪了,他堂堂仙王,渡个小天劫而已,怎可能走火入魔!

    难道那个传说,是真的!

    那个黑运宗的传说,那个该死的乌龟王八宗…

    “那乌姓修士,还要开口就要空灵至水珠?没有再说其他话了?”水帘仙王无奈一叹。

    难道这一次…真的要破财消灾?

    该死的乌龟王八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