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90章 招摇山之战!

第990章 招摇山之战!

    东来星域是一片荒凉的星域,星域之中,漂浮着一颗又一颗灰色的废弃星,大多不适合生灵居住。

    然而就是这片荒凉星域,竟建着一名东天大帝的道场,故而此地虽说荒凉,来来往往的东天修士却绝不在少数!

    东来星域,外围区域。

    一队碎虚修士正在破空疾驰,为的,是前往星域中心的招摇山道场,参观一名仙帝的道场!

    这队修士一行六人,各个目光狂热,从服饰看,似乎隶属同一势力,带队者修为最高,是一名碎虚七重天的强者,此刻正滔滔不绝地给其他人解说着什么。

    “…东来星域是冲和大帝的道场,几位师弟涉世未深,可能对此帝有些陌生。尔等有所不知,这冲和大帝修为虽非东天诸帝最高,资历却是最老,据说东天诸帝的辈分,皆比不上此人,甚至于连那些个准圣,都没有此帝年纪大…又有传闻说,这冲和大帝本体不是人族,而是妖类,且是白猿血脉,修的偏偏又不是妖族功法,故而这冲和大帝又有一个名号,叫‘亘古白猿老冲和’…”

    “…冲和大帝的道场,就建在东来星域中心,¤我们这一路上,若遇到穿灰衣、戴斗笠的人,千万不可得罪,这一点,切记!据说冲和大帝的门徒,全都是这一打扮,只在斗笠的颜色上有所区分。第一步修为的门徒,只配穿戴铜斗笠;唯有第二步门徒,有资格佩戴银斗笠,那银斗笠又分九个等级;能佩戴金斗笠的,则只有冲和大帝本人,以及他手下的二王六尊!”

    “…还有招摇山的规矩,这一点,诸位师弟定要铭记…”

    一行人正在前进,忽有一道灰芒。一闪之下,挡在了六人前方,现出身形。

    那是一个穿灰衣、戴斗笠的人玄命仙修士,所戴斗笠是银斗笠,斗笠的一角,雕有一朵灰云图案。

    “戴斗笠的!”六名碎虚立刻有了惶恐,收住遁光,朝那斗笠修士恭敬行礼,不敢怠慢。

    那斗笠修士则神情桀骜,也不还礼。只淡漠道,“知道规矩吗!”

    “知道,知道…这是我等储物袋,前辈可从中选走一物…”

    六人毕恭毕敬,解下储物袋,递给那斗笠修士。

    而后,斗笠修士从其中四个储物袋中,各取走了一样东西,或为法宝。或为丹药,又将这四个储物袋,归还给了各自主人,并给了这四人一个令牌。

    “你们四人。有资格进入招摇山道场参拜,此为通行令,拿好了!”

    余下的两个储物袋,则被斗笠修士直接没收。并对余下二人沉声道,“你们二人,诚意不足。若拿不出更贵重的东西,便可以滚了!”

    招摇山的规矩,欲入此地参拜,需献出储物袋,任斗笠使者挑走一物,才有进入的资格。若不献宝,则不允许前往招摇山道场。若所献之宝价值不足,则储物袋直接没收,本人亦要被驱逐出境!

    斗笠修士话音一落,顿时使得那两名修士有了不满。

    “我那储物袋中,明明就有一件凡虚级别的法宝,也有六转丹药,难道还不足够体现我的诚意吗!还不够换到通行令吗!”

    “不够!碎虚修士,想入道场,起码需要献上仙虚法宝、七转丹药,或是与之同等价值之物!第二步修士,价格则更高!你二人明明身怀仙虚法宝,却藏于体内,而不放在储物袋内任本座挑选,其中的小心思,当本座看不出来吗!本座懒得和你们废话,若无更珍贵的宝物献上,便滚!不滚,则死!”

    两名修士还欲强辩,便在此时,远处的星空,忽然传来一声惨叫,原来是某个人玄命仙,因为抗拒执法,被斗笠修士所杀。

    嘶!堂堂人玄命仙,竟然被人直接灭杀了!这东来星域真是太危险了!此地斗笠修士行事,堪称霸道,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见此一幕,二人哪里还敢讨价还价,无奈拿出更贵重的宝物,方才换到通行令。但被没收的储物袋,却是无论如何也要不回来了。

    这,便是招摇山的规矩!

    来此参拜招摇山道场,必须献宝,此为冲和大帝定下的规矩,不容人更改,不容人违逆!强行去违抗,便要有承受此地斗笠修士怒火的勇气!

    不过若是万古仙尊来临,一般而言,不会有哪个不长眼的斗笠修士去要求仙尊献宝…

    招摇山修士霸道归霸道,却也不傻…仙尊一级的人物,可不是能够随便得罪的…

    宁凡微微皱眉,进入东来星域后,他已亲眼目睹四人被杀,皆因反抗了斗笠修士的命令。

    若违令,则直接灭杀,半点人情不留!这,就是招摇山修士的霸道作风!

    下面的人都这么霸道了,可想而知,冲和大帝本人会是何等霸道的个性…

    也难怪冲和大帝手下的万古仙尊,敢趁仙仙失踪,踩上极雷宫一脚了,而后明知仙仙已经归来,竟然还敢借宝不还…

    宁凡的耳边,又响起临行时,兰小倩等四女的叮嘱。

    “宁公子,你此次前往招摇山,千万要和气一些。只要能要回闪雷镜,便是让我极雷宫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可以的,一定不要和招摇山修士闹得太僵,毕竟招摇山之主,乃是堂堂冲和大帝,此帝不讲道理,可是出了名的,被他欺压过的东天老怪,不在少数,只没想到,这一次招摇山之修,会欺到我极雷宫头上…”

    呃,这四女还真是胆小,至于那么惧怕招摇山吗?

    不过宁凡也能理解四女的顾虑,如今仙仙雷体进化还没结束,若真与冲和大帝撕破脸皮,确实不好收场…

    理解归理解,宁凡本人却是不惧怕冲和大帝的。万古第六劫的仙帝,他虽需要仰视,却也不至于惧怕。

    罢了,看在四女苦苦哀求的份上。若这招摇山修士讲道理,他便以温和的方式要回闪雷镜吧。

    宁凡进入三千雷界,引起了巨大震动,这一次吸取了教训,没有暴露容貌、身份,而是以气运光芒盖住了容貌。

    但凡修为达到万古境界的修士,都可以用气运色遮掩容貌,宁凡虽非万古修士,却因劫血强大,同样足以做到这一点。

    如此一来。他周身便笼罩在了四色光芒之中,一入东来星域,所暴露的冲天气运便引起了各方关注。

    “嘶!竟是气运加身!竟是万古老怪来临了!不知这是哪个东天老怪,看这遁光气势,似乎是万古仙尊,而非仙王…”

    “仙运第四彩!这名前辈虽非仙王,却有如此强大的气运,便是放在仙王之中,也算是中等偏上的气运了!当真难得!”

    虽说气运加身容易引起关注。但比起三千雷界全界戒备,已经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

    普通万古仙尊到来,不至于引发大范围的惶恐,故而东来星域并未因宁凡的到来而混乱。

    气运加身的另一个好处。便是四处巡逻的斗笠修士,没有一个来找宁凡麻烦,使得宁凡一路抵达东来十二星,几乎畅通无阻。

    东来十二星!

    那是十二颗帝级修真星。被人以阵法串联,所形成的拱形星群。星群的中心,是一座仙气逼人的高山。漂浮在无尽星空,山上多植桂树,更长满了祝余草,凡人食之,可数日不饥。山中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异兽,不少竟是宁凡从未见过的!招摇山之巅,极为开阔,建有一处道场,有十万修士常年在此诵经,供奉冲和大帝的香火。

    招摇山修士见惯了大场面,故而当宁凡驾临招摇山时,几乎没有几人惊讶,仍是自顾自的诵经。

    万古仙尊来道场参拜,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自有专人接待,不必他们费心。

    然而数息之后,再无人能够淡定了!

    随着宁凡解开了气运光芒,道场十万修士,俱都大惊之下,豁然站起,不可置信地看着星空中,那一道白衣青年的身影!

    “雨…雨之仙君!此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地!”

    “他该不会是来闹事的吧!此人能灭反宁联盟,若他在此大开杀戒…”

    “祖师爷正在闭关,速速通知二王六尊,有强魔来临,务必戒备!”

    “阵殿弟子何在,速速就位,一旦此魔动手,则开招摇星空阵,死守招摇山!”

    气氛在一瞬间便肃杀了!

    即便是一些仙王来临,也不会让招摇山修士如此如临大敌,唯有宁凡是不同的,手中的血案数目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咚!咚!咚!

    是冲和鼓的声音,连响七声!

    招摇山道场石关内,正闭关修炼的二王六尊全部神色一变,朝外界散出神念。

    两位招摇山仙王也就罢了,见是宁凡到来,虽然戒备,却也自恃身份,没有现身。

    那六名招摇山仙尊,却是齐齐破关而出,直接冲上星空,将宁凡围在中心,一个个头上,皆带着金晃晃的斗笠!

    四名一劫仙尊,两名二劫仙尊!

    “不知雨君驾临招摇山,所为何事!”六位招摇山仙尊,全都神色戒备地看着宁凡,如临大敌!

    如今东天仙尊的圈子里,已无人敢小觑宁凡了,先是德云老祖,后是联盟三尊,目前为止,宁凡手上的仙尊人命,已有四条!谁敢小觑!

    便是一些仙王,自问可以击败下位仙尊,却也很难做到击杀…万古老怪,哪一个不是擅长保命之辈,想要一击必杀,绝非易事,但宁凡却做到了,且做到了不止一次!

    雨之仙君…绝不可小觑!

    “宁某今日前来,并无恶意…”此言一出,六名招摇山仙尊顿时松了口气,但宁凡下一句,却又让六尊面色微变。

    “…只是想替极雷宫的朋友取回一件宝物而已。”

    “哦?此事还与极雷宫有关?我招摇山上,似乎没有极雷宫的东西,不知道友想要取走何物?”

    一名二劫仙尊故作不解,诧异地问道。这是一个红发老者,右脸上有三道暗红色纹路,道号焚鹤,是六尊当中修为最高的人。

    其他几名万古仙尊,同样故作茫然。好似根本不知情一般。若非宁凡知道内情,几乎以为闪雷镜真的不在此地。

    宁凡皱了皱眉头,对这些人的不干脆有些不满,“明人不说暗话,宁某是为闪雷镜而来!此物对极雷宫十分重要,希望诸位可以给宁某一个薄面,归还此物!”

    见宁凡如此直接,焚鹤等人也懒得装了,面色一沉,冷声道。“雨君是想替极雷宫出头吗!若我等不给雨君这个面子,又如何!你雨君的面子,很值钱吗!”

    “我等忌惮你三分,可不是怕你!”

    “识相的,就赶快滚!惹急了我等,便让你和极雷宫的娘们一样,吃不了兜着走!”

    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且还有仙王、仙帝坐镇,焚鹤等人虽说忌惮宁凡。却也不至于害怕,语气也硬了起来。

    宁凡眉头皱得更深,却记着四女的叮嘱,依旧平静道。“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尔等既借闪雷镜,便当归还。若白帝雷体进化结束。追究此事,尔等可能承受白帝的怒火?”

    仙萝莉原来的修为,是万古第七劫。比冲和大帝的六劫修为更高,若雷体进化完成,修为还会精进不少。仙萝莉的怒火,可不是谁都能承受得起的!至少,单凭招摇山未必可以承受!

    宁凡还真是好奇,这招摇山怎会如此不智,定要为一个闪雷镜与极雷宫交恶。

    闻言,六尊果然有了犹豫之色,却也只犹豫了片刻,继而齐齐放声大笑。

    “我家老祖修有先天法目,可观人气数,老祖说了,那兰云仙气数已尽,已无雷体进化之可能,你拿兰云仙做大旗,吓唬不到我等!”

    “闪雷镜,不可能归还!我招摇山的规矩,不论什么东西,只要入了我招摇山的口袋,就休想再拿回去!”

    “这里是招摇山,不是丹霞星!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若你就此离去,我招摇山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否则…哼!”

    焚鹤仙尊冷冷一笑,威胁之意昭然若揭。

    宁凡平生最恨人威胁自己,若非顾忌四女的叮嘱,此刻已经发作。语气虽还算平静,眼中已有冷意,“宁某最后再问一次,这闪雷镜,还还是不还!若诸位道友归还此镜,极雷宫四位护法说了,会给诸位备一份薄礼相谢…”

    “什么狗屁薄礼,不需要!要送,就把极雷宫的娘们全部洗干净送来!”

    “想替极雷宫出头,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你以为整个东天,都是你宁凡的地盘吗!”

    “滚吧!再废话,便让你躺着离开招摇山!”

    焚鹤等人叫嚣地更厉害了,在他们看来,宁凡的一再忍让,正是畏惧的表现。

    宁凡笑了,明明平静的笑声,却让人听出无尽冷意。

    修真界以实力说话,强者为尊!遇到招摇山这类人,若无实力,道理是说不通的,一味讲理,只会让对方更加小瞧自己,而后,加倍欺负!

    “我答应了极雷宫朋友,要尽量和平解决此事…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嗤!

    宁凡忽然从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出现在一名一劫仙尊身后,抬手一剑,直接劈下!

    剑锋之上,四种掌位光芒泛着锐不可当的冷光!

    那一劫仙尊只感到浑身寒毛冷立,周身直接化作红雾消散。

    但,无用!

    红雾一凝之下,这名一劫仙尊出现在百丈开外,却还是被宁凡一剑斩伤,背上有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从肩膀,一直砍到腰部!

    六尊大惊!

    两名尚在闭关的仙王亦是大惊!

    就连在招摇山山腹内闭目打坐的冲和大帝,都微微睁开了双眼,露出算计的冷芒。

    整个招摇山上下,十万修士,更是无人不惊!

    竟是四种掌位道则!

    宁凡的剑上,竟缠绕了四种掌位道则,加持之下,险些一剑秒杀了一名一劫仙尊!

    那被宁凡砍中的一劫仙尊,道号雾蛇,此刻内心狂跳不止,根本无法平息!

    生死一线!绝对是生死一线!若他的本命天赋就是化雾保命。那一件绝非是斩伤他这么简单!

    “大胆!你竟敢在我招摇山之地动手伤人,简直没有将我招摇山放入眼中!”六尊震惊之后,纷纷怒喝,试图掩下心中骇然。

    更有一个个招摇山修士,匆匆开启了招摇山大阵,誓要以阵法留下宁凡!

    那招摇星空阵,乃是冲和大帝耗费万年光阴,布下的大阵,仙帝之下,一旦陷入阵法。几乎无人能够从中走出。

    那阵法一开,六尊纷纷狂退,与宁凡拉开距离,继而便有漫天星光,被那阵法引来,如蚕丝一般,一圈圈缠绕,最终竟是形成了一个星辰巨茧,将宁凡封在里面。巨茧之上,贴有三千万道封!

    “敢在我招摇山伤人,这,就是下场!他师乱古未死。不可伤他性命,但,必须给他教训!速以阵法毁他肉身,之后。老夫会亲自出手,将他元神囚在招摇山下十万年!”

    那焚鹤正在下令惩办宁凡,忽然便听到一声碎裂声。却是那囚封宁凡的星辰巨茧,喀嚓一声,从头到底,裂出一道裂痕!

    下一个瞬间,巨茧之上三千万道封尽都崩裂,宁凡九步连踏,直接踏碎天地大势,从那茧中走出!

    此阵,困不住他!

    “闪雷三镜,分天、地、人,这人镜,毫无疑问在你丹田之内…”

    宁凡金光一闪,再次消失,直接出现在了雾蛇仙尊的背后,一指定天术,直接定住了雾蛇肉身,使得他无法化雾消散。

    而后,道剑当头劈下!

    可怜这雾蛇一生苦修化雾神通,却在定天术下通通失了效果,肉身直接被宁凡一剑劈开,元神倒是拼却自损,强行挣脱定天术逃脱,但他藏于丹田内的闪雷人镜,却被宁凡直接缴获。

    人镜,要回来了!

    “还有两面闪雷镜!”

    宁凡目光落在另外一名一劫仙尊身上,那名仙尊道号雷鱼,大惊之下,直接朝焚鹤仙尊移动过去。

    宁凡速度实在太快,道剑斩击更是锋利难敌,等闲防御根本无用!面对此子决不能落单,且必须拉开距离,否则被他近身偷袭,就麻烦了!

    一面逃,雷鱼仙尊一面吐出一道雷光,也不知是何物,一晃之下便无踪了。

    同一时间,宁凡心头警兆忽生,天灵三尺之外,凭空出现一枚三寸长的雷钉,猛然朝其天灵钉下!

    “此钉杀伤力不足,但胜在速度快,令人防不胜防,便是仙王,若无事先防备,也不可能挡下此钉…”

    雷鱼对自己雷钉极有信心,然而让他骇然的事情,旋即出现。

    却见宁凡周身,忽然出现一层金色气墙,那雷钉打在气墙之上,竟是无法刺入半分,根本伤不得宁凡!

    “倒是一件不错的暗器,可惜,杀伤力太弱!”

    宁凡只张开了少许灭神盾防御,这雷钉便无法破防,可见其攻击力有多弱了。

    正欲还击,却又有一个赤膊仙尊大吼一声,一拳打来,一拳出,竟有崩溃星辰之力!

    这是一个体修,有着万古一劫修为,这一拳,怕是没有几个同级仙尊敢硬接的。

    宁凡却动也没动一下,直接凭金色气墙,挡下了此修一拳,纹丝不动,毫发未损。

    更多的仙尊攻击,落在了他的身上,然而,却无一能破其金色防御!

    “不可能!此子防御力为何会如此逆天!以我等六尊合力,竟破不开此子防御,反被他毁了一人肉身!”

    焚鹤等人心惊不已,便在那心惊之中,宁凡周身笼在金光之内,直接朝雷鱼正面冲去。

    雷鱼大惊之下,转身就跑,然而他的速度,终是比不过宁凡纵地金光第一逝!

    当道剑劈下,雷鱼仙尊匆匆一避,却又被道剑顺势一刺,直接刺穿丹田,将那藏于丹田的闪雷镜生生掏出!

    地镜,到手!

    天镜,却不在此地…

    “是在那里吗…”

    宁凡无视众仙尊的攻击,直接顶着神通,朝招摇山道场爆冲而去。

    他能感受到,在那道场之中,有两名三劫仙王闭关,其中一位。身上持有第三镜!

    仙王,他何惧!他连巅峰仙王的巫神都敢战,何惧此地三劫仙王!

    有灭神盾在身,即便无法展现完整形态的灭神巨人,他也自信不会被一个三劫仙王所伤!

    “拦住他!不要让他冲入道场!”

    焚鹤等人皆是大急,然而可惜的是,他们的全力攻击,竟根本无法破开宁凡的金光防御。

    连最起码的破防都做不到…他们与宁凡交手,岂有半分胜算!宁凡只要法力充足,便已经先天不败了好么!

    这还怎么打!

    传闻此子是独自一人灭掉反宁联盟的。众仙尊本还不信,但如今看来,此事恐怕属实,连六尊联手都拿不下此子,反宁联盟的三尊,又能如何!

    仙王不出,谁能镇压此子!

    道场十万修士惊呼一片,已被宁凡从天而降的气势震得站都站不稳,跌倒一片。

    “你很嚣张。也有嚣张的资本…但,无用!”

    不待宁凡冲入道场,一道蓝光忽得从道场一闪而出,直接与金光护体的宁凡对撞。一撞之下,蓝色雷力顿时在空中激荡,雷力一凝,化作一个满身横肉的矮胖修士。被宁凡一撞,微微退了半步,暗暗一惊。更让他惊讶的,是与宁凡匆匆交错的瞬间,他的手臂竟被宁凡斩出一道血口,虽非重伤,却终究是受了伤!

    宁凡则被撞退了数十步,好在有灭神盾护体,硬是半点伤势也无,将道剑一横,冷视来人。

    闪雷天镜,就在此人丹田之中!

    “嘶!飞雷仙王竟被雨君破了肉身防御!他可是体修啊!”

    “毫发无损,竟然仍是毫发无损!这雨君神通好生强悍,以飞雷仙王的蛮力一撞,竟都破不开其防御!”

    “这雨君好生厉害,面对三劫仙王,莫非还能先天不败!”

    道场之上,处处都是惊哗之声,更有人隐隐觉得,今日若是冲和大帝不出手,便无人能镇压宁凡了!

    毕竟剩下的那个未出手的仙王,实力还要弱于飞雷仙王一线,便是二王六尊联手…

    继飞雷仙王之后,第二名招摇山仙王冲出石关,来到外界,看待宁凡的神情同样凝重。

    若无意外,接下来…恐怕真的要二王六尊齐出,来对付宁凡一人了!

    便在此时,忽有一道声音响起。

    “雨之仙君,果然不凡…飞雷,退下吧,以你修为,破不开此子防御…尔等,全部住手!”

    那是一道苍老的声音,只一瞬便响彻整片星空,好似天雷一般,在此地每一个修士耳中响起。

    继而便有数以百万的灰芒,聚集在星空中,一凝之下,化作一个戴斗笠、穿灰衣的老者,出现在宁凡百丈之外,神情难辨喜怒,给人一种威严之感。

    “我等招摇山之修,见过祖师!”

    无数招摇山之修,在老者出现的一刻,有了主心骨,再不惧怕宁凡,恭敬下拜。便是仙尊、仙王也不敢怠慢,纷纷向老者行礼。

    这老者,正是招摇山之主…冲和大帝!

    面对此人,便是宁凡也有了呼吸一滞之感,这还是他第一次凭自身修为,正面抗衡一名仙帝的威压!

    若不张开完整的灭神巨人…挡不下此帝一击!这是宁凡面对冲和大帝之时,切身感受到的修为差距!

    仙帝,非他可胜!但若是他底牌尽出…

    “借闪雷镜,却不归还,此事确实是飞雷等人理亏了…但你也伤了雾蛇、雷鱼二人,老夫身为招摇山之主,不能对此事坐视不理,你,可知!”

    “接我一式神通!若你不死,老夫允你带走闪雷镜,此事就此作罢!若你死,自有你师乱古,会来替你报仇,其个性最是护短,你也可死得瞑目了!”

    冲和大帝竟没给宁凡拒绝的余地,直接抬手,朝宁凡一按。

    一按之下,整个星空顿时昼夜更迭,阴阳错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