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84章 人,到齐了么...

第984章 人,到齐了么...

    宁凡能从这枯掌之上,感受到强烈的排斥,天灭执修,此路不通,这枯掌毫无疑问,是上天对于执修的阻止。

    连拥有灭神盾的宁凡,都只能勉强去挡枯掌之威,其他欲走执道的普通执修,恐怕更挡不住此掌之力了。

    这一掌蕴含的力量远远超出宁凡的理解,那是次元上的不同!须知如今的宁凡,眼界放眼四天,都是一等一的层次,却无法理解这一掌的玄妙,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这一掌的力量,绝对已是第三步的层次,甚至有可能,入了第四步!

    不可战胜!

    除非宁凡踏入第三步,成为圣人,并拥有完整的灭神盾,否则,连接下此掌的半分信心也没有!如此骇人的枯掌阻在前方,问世间执道舍空之修,谁能走过这一关!

    此路,太难!或许太古以前的历史上,曾有过执修的辉煌,但如今的末法时代,执修的路或许真的已经走不通了,已被人生生堵死。

    渡真之时,真幻河上便没有真桥,有几个人能在河上造出属于自己的真桥?当时的宁凡,实际上已经完成了一个壮举,若换成是他人☆,恐怕只有放弃执道这一条路可走。

    舍空之时,又有枯掌相阻。这枯掌更似一道不可翻越的高墙,给了宁凡空前的不可战胜之感。想要强行战胜枯掌,没有任何可能…

    “回头,回头,回头…来从吾道无量渡,四幻四灭踏空境,离地一焰宗…”

    “回头,回头。回头…来从吾道无量古,奉至明穹掌逆枯,离地一焰宗…”

    那枯掌一击重创宁凡,再次朝着河中倒影倏然袭去,竟是非灭倒影不可。宁凡强行去阻,仍旧有少部分倒影被枯掌按灭。而他本人,则再次被枯掌加深了伤势。

    身上的伤势虽重,宁凡还能勉强承受,但那倒影一抹,宁凡只觉得自己的道被人生生撕裂,并强行抹去了一部分,更有一股天之意志,强行侵入了自己的体内,一点点。崩溃着他体内的执道,影响着他的道心。

    似这一刻,他的内心之中,有了另外一个宁凡的声音,不断劝诫着他,要顺从天意,要修道之阳,要弃执。要皈依!

    ‘皈依吧!皈依吧!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皈依明穹,皈依离地一焰宗…’

    内心那另外一个声音每每响起,宁凡的道便要崩溃不少,道心竟也一点点麻木,一点点…被引向了天所认可的道路。

    ‘舍弃,舍弃。舍弃…将一切执念舍弃,将一切重要之人舍弃,只剩皈依…’

    ‘皈依,离地一焰宗…’

    ‘舍前尘眷恋,修来生之道。速速皈依,从此一入空门,往事皆休,赐你光明造化…’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随我…皈依…’

    那声音不断渗透,使得宁凡目光竟有了片刻迷茫,但下一刻,他忽然仰天一啸,如魔头绝地一吼,竟是强行将那诡异之声压了下去。

    眼中,更是有了怒火!

    好强的蛊惑之力,但想诱我弃道,不够!

    此路不通是么,若我偏要走呢,偏要做这末法时代…唯一一个执迷不悟的执修呢!

    道若能改非真道,此路一开性命修!宁凡既然走上了执路,则此生都不会回头,这枯掌,可以镇他修为,抹他倒影,却唯有他的道,不容任何人抹去!

    “此掌神通逆天,非我能敌,但,并非不能硬撑到最后!”

    宁凡敏锐的发现,这枯掌第二掌与第一掌相比,威力似乎削弱了不少,那种削弱,就如同枯掌本身力量有限,用一些便会少一些。

    所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尚留一线生机…这枯掌固然有心阻止执修诞生,但上天似乎又留给宁凡一丝修执的可能…

    枯掌的力量竟然有限!

    若硬接枯掌的攻击,硬接到一定次数,是否就能耗尽枯掌的力量,以不舍执念的结果,走上舍空路?

    若换做普通执修,没有灭神盾这种逆天之器,也没有宁凡的胆大包天,或许只能顺从枯掌,走枯掌为他们制定了舍空路了。

    但宁凡不同,他生性便是如此,认定了什么事情,便是可能性再小,也要拼死去做,不计得失。或许,他真能耗尽枯掌的力量…

    那枯掌又一次来临,欲灭河中倒影,宁凡目光一厉,有了决断,毫无畏惧地操控灭神巨人,与那枯掌再一次对轰。

    轰!

    其结果,是宁凡第三次狂喷鲜血,被那枯掌击飞,眼中战意却更加旺盛了。

    果然,这第三掌的威力,比起第二掌,又弱了一些…

    大把的疗伤丹药,被宁凡取出,一把喂下,这种情况之下,他也顾不得缓缓炼化丹药之力了,任药力在体内乱冲,不断传来剧痛,宁凡不管不顾,竟是起了一丝狠性。

    若执路不通,则他便用一身血肉,将那道路撞开!

    一翻手,放大后的斩忆道剑,出现在了巨人右手,缠绕上四种掌位光芒,竟直冲枯掌,朝枯掌一剑劈下。

    这是宁凡硬接三掌以来,第一次主动攻击枯掌,是他不容任何人剥夺其道的忤逆!

    枯掌没有任何情绪,只是轻飘飘地拍出第四掌,看似柔弱无力,却在接触的一瞬,直接熄灭了道剑上的四种掌位光芒,继而巨力压下,连人带剑,将灭神巨人一击震飞。

    次元不同!

    以掌位道则的力量,竟无法在枯掌之上留下一丝伤势,便是连一个划痕都无法留下!

    “掌位之力不行,便用神通!吾以骨为山,以血为海,以掌为道,以道为湮流!此为,道若湮流!”

    宁凡于灭神巨人体内猛一翻手,整个真幻河水顿时化作湮流大河。将那枯掌倒卷到了河底。

    “劫术…太苍劫灵?”那枯掌之中,头一次响起犹疑之声,似乎极为忌惮太苍血脉。但忌惮也只是片刻,枯掌还是一翻手,直接将宁凡的湮流大河生生按灭,毫发无损。

    此为第五掌!

    那枯掌一经按灭湮流大河。立刻朝着灭神巨人轻飘飘地按下,宁凡欲躲避,却惊觉整个灭神巨人竟失了控制,被一股无形封住去路,堵死在原地,而后,掌落!

    嘭!

    这一掌,直接按在灭神巨人天灵,使得灭神巨人的金焰之身彻底熄灭。其中的宁凡,更是吐血倒飞,每倒退数步,肉身崩溃便加剧几分,若非一股意志强撑,肉身立刻便无法维持,非零散不可。倒飞的路上,宁凡强行服下更多的疗伤丹药。根本不去管体内的伤势,强行将那灭神巨人又一次幻化了出来。

    第七掌。第八掌,第九掌…宁凡浑身是血,对身上的剧痛早已麻木,眼中只剩近乎疯狂的战意,不断操控灭神巨人,与那枯掌正面对轰。

    第十一掌。第十二掌,第十三掌…宁凡的疗伤丹药早已服食一空,其他丹药但凡无害,但凡有一丝疗伤之效,竟全都被他塞入口中。只为维持体内生机,与枯掌战下去!

    第二十掌,第三十掌,第四十掌…

    那枯掌的威力越来越弱,渐渐地,已几乎无法冲开灭神盾的防御了。

    宁凡的生命气息同样微弱,却凭着战阴阳的一股意志强撑着,那意志之坚,便是天也不容更改,如一个脊梁,在天的面前一点点挺直,仍旧朝着枯掌,一次次发出冲锋。攻击,总比坐以待毙要好!

    从无任何舍空执修,能接下枯掌这么多次攻击!

    即便上天给执修留下了一线生机,却从无执修能于末法时代,抓住这一线生机,唯有宁凡做到了这一点!

    第四十七掌,第四十八掌,第四十九掌!

    那四十九掌仿佛已是枯掌最后一点力量,一掌落,再也无法为继,终于化作碎光消失,而宁凡,早已站立不稳,却还是横眉冷目,挺直身躯,看着那枯掌消失。

    如此一来,是他胜了么…

    那枯掌消失之前,却又留下一段话语,口吻如威胁一般。

    “天弃执修,尔独能成,既不回头,便莫后悔。你虽是太苍劫灵,却非真界之修,来日入真界,必受我离地一焰宗灭执火刑,永镇明穹之狱,便是劫主也不会救你!三界共商的灭执之事,乃是天意,谁也无法更改,若想活命,便永远留在幻梦界苟且偷生吧!”

    呃,这枯掌临去,竟然还对宁凡发出了一大段威胁?

    离地一焰宗,灭执火刑…那是什么?

    劫主…

    这是宁凡提都不敢提的人物,枯掌却敢从容谈论,倒也确实了得…

    对那枯掌的威胁,宁凡压根没有放在心上。他退出了灭神巨人的法相,再难承受身体上的虚弱,若非一股意志强撑,几乎已经无法站立。

    这一战,他所受伤势极其可怕,肉身几乎被打散,元神也伤到了根本。

    但他不后悔,至少,他守住了自己的道,至少,他成了这末法时代,唯一一个保留执念突破舍空的执修!

    那些被抹去的倒影,已随着枯掌的消失,重新自行补全,宁凡的修为,也随着枯掌的离去,彻底冲开了瓶颈,气息一路攀升。

    神修为,舍空初期!妖修为,舍空初期!

    终于舍空了,如此一来,神、妖、魔三系修为,都算是踏入了舍空境界,接下来,便是令三系修为一步步碎念,一步步万古,如此,便能令三系修为与劫血修为持平!

    宁凡又想道,那枯掌消散之时,留下了威胁,听那口气,似乎日后的舍空心劫,枯掌再不会降临了,否则也不会说出要等到宁凡到达真界,再降刑罚的话语。

    日后再提升舍空修为,应该会简单许多了,当然也不排除枯掌仍会降临的可能…

    “此事不必理会,先疗伤吧…”

    真桥异象消失后,宁凡径自进入了一座千年岁月塔,开始疗伤。

    这一次,他的疗伤丹药彻底用尽,不得不自己开炉。用不算高超的七转中级丹术,炼了些丹药疗伤。

    七转丹药疗效不佳,但架不住量多啊。且宁凡手上珍贵药材不计其数,不少药材都是用来炼制九转铅丹、银丹、金丹的,却被他肆意挥霍,拿来炼制七转丹药。

    如此一来。炼丹经验蹭蹭上涨不说,炼出的丹药也是药效惊人,根本不似七转丹药能够拥有的药力,已几乎不比八转巅峰的疗伤丹药弱多少了。

    这也难怪,放眼东天,绝不会有哪个炼丹师拿九转药材炼七转丹药,那绝对是浪费,是暴殄天物,关键是…没几个人有宁凡这么丰厚的身家。能经得起如此挥霍啊。丹宗不行,药宗不行,魔丹三老不行…身家似宁凡丰厚的炼丹师,罕有!

    宁凡却一点都不心疼,反正这些药材都是他一路杀戮抢夺的,不用来给自己疗伤,才是真正的浪费。

    丹药用料好,量又多。如此一来,再加上黑星之术的疗伤效果。倒也缓慢治愈着宁凡的伤势。且宁凡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重伤到性命垂危,竟然还有意外收获!

    所谓不破不立,破后而立,这一次的伤势比踏本源桥的伤势更重,竟也因此。令宁凡体内沉寂的不丝血脉苏醒了过来。

    曾经,宁凡借由灭神盾,修出了一丝不死血脉。但那不死血脉至今而止,从未派上用场。这一次真正是性命垂危了,这一丝不死血脉。却因此有了感应,苏醒过来,加入到修复伤势的行列。

    莫看这不死之血只有一丝,其恢复能力,竟比那些挥霍浪费的七转丹药都要高上许多,堪称逆天!宁凡的元神几乎都被打残了,原本巴掌大的元神,已经萎缩到只有拇指大小了…这可是空前的重伤啊,就算是一些九转金丹,治疗这种级别的伤势都很棘手…但,随着不死之血不断滋润,宁凡的萎靡元神竟一点点恢复过来了,不借助太多药力,便从那种萎靡状态恢复了!虽然,恢复的速度很慢就是了…

    谁要宁凡的不死血少呢?

    但,就是这么少的不死血,最终竟修复了宁凡的元神重伤…这真是太逆天了!

    若宁凡的不死血能多个百倍千倍,达到一滴那么多,这样的元神重伤,宁凡有信心在一年之内治愈,而不是用千年!

    若那不死血再多些…宁凡便是眨眼之间伤势痊愈,肉身超速再生,都是可能的。

    说起来,天帝的黑星之术,不死大帝的不死血脉,这二者皆是世间不可多得的疗伤神通,若是这两大神通能够融为一种就好了…

    这种想法一经滋生,便挥之不去了。可惜这种事情,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如今的他,是没有本事将两位盖世人物的绝学融合的。

    千年岁月,宁凡的伤势好了分,他还在岁月塔中巩固舍空修为,顺便在塔中接连渡了两次真仙六百年小天劫,余下的只是元气上的缺损了。

    他的天劫规模,仍是按神、妖、魔修为来降的,劫血不会引来天劫,从前的宁凡不明白其中缘故,如此了悟阴阳,却是可以猜出其中缘由。

    神、妖、魔是阴,因天不认可,故而有劫。太苍劫灵是阳,天认可它,怎舍得对它降劫施罚呢…

    千年一过,宁凡走出了岁月塔,又在玄阴界小住了些日子,一连十日,都在借助鼎炉们的帮助下,补充损失的元气。补充的过程,自然是双方得益的,其中香艳,不必细说。

    待得元气补足,宁凡回到罗家,已是十日后的事情了。

    时间恰是天海星的夜晚,整个罗家处处张灯结彩,灯火通明,一派喜气,天海星的上空,则来客如织,一道道遁光从四面八方赶来,竟是空前的热闹。

    没落的罗家,很久都没有这么热闹了。

    宁凡神念微微散开,整个天海星都笼罩在了他的神念之中,听了些修士的闲谈,立刻知道了缘由。

    原来,罗家是在庆祝战王苏醒,此事确是喜事,值得庆祝。

    十日前,战王罗睺以绝强修为,渡过无数大小天劫,而后立刻闭了关。似是在天劫之中受了些小伤,正在疗伤。

    吕瘟、乌老八、云雷皆有重伤,看完战王渡劫,吕瘟、乌老八暂时留在断戟峰疗伤,闭关不出。云雷仙尊则回到神虚阁主星疗伤去了。

    对于战王苏醒一事,罗家高层并未大肆宣扬。但此事还是被少数关注罗家的东天老怪知道了。

    如此一来,罗家倒也不遮掩了,索性在天海星上公开庆祝,宣泄着内心的喜悦。战王的苏醒,预示着罗家即将再一次崛起。且罗石等人后来才了解到,自家战王不仅苏醒,修为更是不退反进,罗家这一次崛起,怕是无人可阻了。

    来客真的很多。大多都是东溟星域本星域的修士,也有少数遥远星空的修士,靠着一个个星空传送阵才赶了过来。来人最少都是命仙修为,碎虚修士根本没有资格来贺,强如舍空、碎念的老怪,都有不少来到了罗家。

    只是绝大多数人仍然心存怀疑,不信一个沉睡了四千五百万年的仙王还有机会苏醒。

    也有不少人虽然相信战王已醒,却深信苏醒后的战王。修为必定会大不如前,若说重伤这么些年。战王修为没有跌落,这些人是绝不会相信的。

    来客虽多,却都是罗石在招待,战王没有露面,如此一来,那些来客根本无法知悉战王如今是何修为。

    宁凡自然也没打算露面。这些人是来恭贺罗家的,他不必参与,便去了吕瘟、乌老八的洞府,看了看二人。

    这二人,都在拯救战王一事中受了重伤。好在没有伤及根本,疗伤丹药又充足,最多一年半载,便可痊愈出关。只是如此一来,接下来的一场大事,恐怕就不能带这二人一起出手了…

    算算时间,再有数日,就是丹宗反宁大会正是举办的时间了,到时候,果然只能他一个人去了么…

    丹宗!

    宁凡神念锁定着整个天海星,前来罗家的贺客中,就有不少正在闲聊此事。

    “听说了么,丹宗宗主广发英雄帖,邀请援手加入反宁联盟。这浑水,老夫可不想趟,正愁没有理由推诿此事,恰好听说罗家战王苏醒了,于是老夫便来了…”

    “丹宗真是走了狗屎运,一个新晋的九转金丹炼丹师,且据说还摸到了帝丹瓶颈…那丹宗宗主修为或许不高,但这炼丹术,怕是足以冠绝东天了,也难怪他能号召起这么一个庞大的势力。”

    “不知雨之仙君会如此应对此事,你说,雨君会不会直接跑去闹场…”

    “应该不会吧,这一次反宁大会的召开,整个丹宗强者云集,据说这一次,丹宗请动了三名仙尊老祖,其中,就包括韩家的那位老祖…雨君若是去了,怕是讨不得好,反可能有性命之危…”

    “什么!连韩家那位都出手了!那可是二劫仙尊啊!若真是如此,雨君多半也能得到消息,不会贸然前去的。”

    “呵呵,两位道友真是多虑了,这是雨君与丹宗的事情,干我们这些小人物什么事,喝喝喝,我们只管喝个痛快,罗家的灵酒,可真是好酒啊…”

    诸如此类的对话,竟有不少地方,都在热议。

    这些对话,宁凡听了一会儿便不再听了,都是千篇一律的内容,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他能抗衡反宁联盟。

    不看好便不看好吧,旁人的看法,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压根不在乎。

    便是这么一不在乎,才刚刚引下第一次舍空心劫的宁凡,竟又有了内心微动的感觉。

    竟是第二次舍空心劫的劫临之感!

    当然,刚刚才引下第一次舍空心劫,宁凡还不至于立刻引下第二次心劫,这劫临之感一闪即逝,毕竟不说其他,单论修为,宁凡都还不够突破下一境界的。

    起码要将神、妖修为提升到舍空初期的巅峰,渡劫之后才能晋级,故而宁凡的当务之急,是将神、妖修为修到舍空初期的极限,追寻第二次心劫为时尚早。

    不过,第一次心劫与‘诺’有关,第二次,却不知又与什么有关。

    罗家欢天喜地,空前忙碌,宁凡也不打算给人添麻烦,独自离开了天海星。离去前,只给吕瘟、乌老八二人说了声。故而罗家也好,战王也罢,对他的离去竟是一无所知。

    实际上,战王早有吩咐,宁凡一出关。便着人通知他,必定亲自登门,厚谢宁凡救命之恩。

    可宁凡并不需要战王的感谢,他救战王,为的也不是战王的感谢,只是对罗石的承诺罢了。如今承诺完成,因果两结,谁也不欠谁,战王。不欠他什么。

    他离去时,天海星本无雨,但他离去不久,天海星却终于来了一名娇客,那娇客一到,天海星竟然天象更改,有了雨落。

    那是一个撑着伞的女子,有着温润如雨的双眸。三千青丝随微风拂动,头上则带着一个水蓝色的头巾。她平日是不做这一打扮了。但今日,却偏想这般打扮。

    因为这是她初见宁凡的装束。

    “姑娘是…”罗家的迎客修士不过化神修为,哪里看得破撑伞女子的修为,只觉得此女贵气逼人,料想也不是普通人,自然不敢怠慢。

    “我姓澹台。今日前来。一是为了恭贺战王苏醒,二是为了见一个人。雨君可在?”女子从储物袋中取出贺礼,头一句话,不问战王,先问雨君。

    几名迎客修士顿时有了警惕之色。姓澹台?东天可没有哪个大势力,是以澹台为姓的吧,这种复姓,大都是世家,南北二天倒是很多…众人摸不清女子来意、底细,倒是不敢乱回答。

    家主可是吩咐过,若有来客询问雨君,一律要装作不知,毕竟宁凡在东天树敌太多,谁知道对方问宁凡是存了什么居心。

    见几名迎客修士闭口不语,女子也不再问,而是散开神念,在整个天海星一扫,继而抿嘴一笑。

    她似乎来迟了呢,一大团阴气,已于半个时辰前离开了天海星,那阴气的主人,不会错,应该就是宁凡了。

    虽说当年只是一面之缘,事后也过去了数百年之久,但她自信不会记错宁凡身上阴气的味道。

    幻梦界中,每一个阴界之民都有其独特的味道,似宁凡这般偏执的阴修,可是不多。且这些年过去,他的阴气,又重了…日后想要由阴走入阳,可是越发艰难了呢。

    宁凡不在,女子便也没在罗家久留,很快便离去了,离去的方向,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竟是朝着丹宗的方向去的。

    她当然不可能查探出宁凡的踪迹,但以她的聪慧,很容易就能猜出宁凡离开天海星,是去了哪里。

    若去了那里,应该就能见到宁凡了。

    一晃,又是六日过去。

    丹宗,丹霞星。

    这一日,丹霞星同样张灯结彩,一派喜气冲天的模样。

    今日,是反宁联盟成立之日,过了今日,偌大的反宁联盟便会成立,而丹宗宗主,便会成为联盟盟主。

    这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一个个丹宗修士喜气洋洋,精神百倍,宗门昌盛,他们身处大树底下,也好乘凉。

    想当年,宁凡一掷千亿,悬赏丹宗宗主的人头,那真是整个丹宗最屈辱的岁月。成天有东天老怪盯着自家宗主的人头,以至于没有足够多的强者保护,自家宗主连宗门都不敢踏出,如缩头乌龟一般,为无数老怪耻笑…

    还好,后来宗主突破了金丹级九转丹术,自此,丹宗修士终于又能挺胸做人了,再无人会为了区区道晶,来寻丹宗晦气了。

    毕竟那可是九转金丹炼丹师啊!便是万古老怪,也要对之客气三分,更有着近乎恐怖的号召力。曾经,东天炼丹势力中,丹宗与药宗分庭抗礼,各据半壁江山,如今,整个东天炼丹宗门,已是丹宗一家独大的局面。

    现如今,自家宗主不过发了些英雄帖而已,便直接建立起一个修真联盟,目前为止,已有三名万古仙尊坐镇联盟,这是何等巨大的号召力,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秘族不算,仙帝不算,放眼整个东天,能一言召来三名仙尊的人,除了自家宗主,还有谁!

    “宗主,是我等的骄傲!”一个个丹宗修士眼中带着狂热的崇拜之色。

    丹霞星上空,进进出出的修士更是络绎不绝。为了今日的盛典,丹霞星上空搭建了一座浮空城池,浮在星空之中,那城池之中。建有会场,早已聚满了有意加入联盟的各方强者,细细数来,碎虚之上的修士,竟超过了十万!

    会场的中心,更有一个高台。今日联盟建立,唯有渡真之上的真仙有资格坐在高台之上。此时距离午时尚有一刻,却已有超过两百名真仙,坐在了高台上。

    其中,舍空修士有31人,碎念修士有9人,万古仙尊3人,余下的则皆是渡真,但就算是渡真。也皆是扬名东天无数年的真仙老怪。

    好一个盛会!好大的场面!

    能让如此之多的强者汇聚一堂,放眼东天,还真没有几人能有这般号召力!

    丹宗宗主倒还未现身,三名万古仙尊也都在闭目养神。一些真仙老怪则三五成群地议论着。

    “哈哈,这不是秦老弟吗,从今日起,我们可就是一个联盟的修士了,日后可要多多来往啊。”

    “哦?张道长也来了?这丹宗好大的面子。连你这隐世多年的碎念强者,都请出来了!”

    “嘶!那人不是魔修封立吗!他竟也来了!”

    有人在寒暄。有人在认人,也有人,在谈论宁凡,语气大都极其不屑。

    “要我说,那什么狗屁雨之仙君,不过徒有虚名罢了。怎是我联盟敌手!”

    “就是就是,若是盟主能够在丹术之上再进一步,成为那传说中的九转帝丹炼丹师,恐怕就连仙帝,都会有不少愿意加入我反宁联盟。呵呵。那雨君又算什么,不过是有个厉害师父罢了,若惹怒了联盟,老子第一个教他怎么做人!”

    “我倒是听说,今日除了联盟建立,还要确定四等罪宗…”

    “是啊,盟主的意思是,我等不单要杀宁贼一人,更要将与宁贼有关的一切势力诛杀殆尽。按照与宁贼的亲疏关系,可将那些势力分成四等,一等满门皆杀,二等只杀宗主,三等罚道晶,四等传法旨训斥。似宁贼建立的千秋宗,便是一等罪宗,至于药宗,则是二等…”

    “哎,老夫其实还有几分担忧,那雨君乃是杀戮殿之修,又与神虚阁交往密切…”

    “道友糊涂啊!杀戮殿又如何!神虚阁又如何!还能比得了暗族吗,呵呵,自己体会体会…”

    四面八方都是谈笑声,士气正旺。见此一幕,丹宗宗主内心稍定,暗骂自己胆小。他有联盟在手,为何要惧怕宁凡,可笑他近几日每日都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如同即将大祸临头一般。这感觉,多半是多虑了吧…他有联盟在手,宁凡难道还能于千军万马之中,把他杀了不成?

    他这边,可是有三名仙尊坐镇啊。

    “看,盟主来了!”

    “见过盟主!”

    “盟主万福金安!”

    “妾身参见盟主!”

    不知谁高喊了一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从天空上缓缓走来的丹宗宗主身上,继而便是群情激昂的见礼声。

    丹宗宗主降落在了高台中心,摆了摆手,想压一压会场的喧闹,可惜,大家热情太高,根本控制不住局面,只得作罢,任众人嚷嚷不停。如此一来,倒是过了许久,整个会场才逐渐安静下来。

    会场一安静,三名闭目养神的万古仙尊,齐齐睁开了眼睛,朝着丹宗宗主微微颔首,虽自恃身份,却也给了丹宗宗主足够多的尊重。

    其他真仙老怪则纷纷站了起来,向丹宗宗主客气行礼。

    这一幕,不知又点燃了多少人的心中热血!

    人活一世所为何事,无非就是名利而已,能够名扬天下,能够在十万仙修面前一呼百应,这才是这真的大丈夫!这才不负一生苦修啊!

    “诸位不必多礼,今日是我反宁联盟成立之日,本宗何其有幸,能请来如此之多的名宿仙修,加入到联盟之中,多谢诸君给本宗一个薄面。联盟成立之后,第一要务便是诛杀宁凡此獠。此獠祸乱东天已久,当年碎虚之时,便敢设阵杀戮百仙,之后更是一路杀伐,举世皆敌,完全不将我东天各宗放在眼中,此獠不除,老夫于心难安,不得已,只能请诸君助我一臂之力了!请诸君,助我斩杀此獠!建联盟,杀宁贼!宁贼不除,天理难容!”

    丹宗宗主话声一落,满场十万修士,顿时便有无数人高呼响应。

    “建联盟,杀宁贼!”

    “宁贼不除,天理难容!”

    “建联盟,杀宁贼!”

    “宁贼不除,天理难容!”

    那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最后群修更是动用了修为,使得那声浪汇聚之下,爆发出恐怖的声势,天地变色,风云际会,一个个修士耳膜生疼,却还不遗余力地叫着,就仿佛宁凡与他们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

    然而大家都心知肚明,杀宁凡,不过是为了讨好丹宗宗主、讨好暗族罢了,哪有那么多道义。道义,那种东西值钱么?他们才不会为了那种东西与宁凡为敌。

    能修到碎虚境界的,哪一个不是人精,若无利益驱使,谁会冒着天大的危险,招惹宁凡这种危险度极高的存在。

    那声浪越发高亢了,几乎要冲破了天,一些修为不济的丹宗弟子,已经被那声浪震得耳膜溢血了。甚至有少数几人,直接被那声音震碎识海而亡!

    见此一幕,丹宗宗主又不乐意了,想要控制一下局面,让众人安静,却发现众人已经如打了鸡血一般,根本不听他的号令了…

    便在此时,忽有一道声音,好似从九幽绝冥之中直接传出,带着彻骨的寒,那声音分明不大,却直接盖过了所有声浪,清晰传入了此地每一个联盟修士的耳中。

    “人,都到齐了么…”

    嘶!

    原本群情高昂的会场,好似在这一刻,忽然进入隆冬腊月,所有修士全都在这一刻冷静了下来,原本丹宗宗主怎么也控制不住的会场,便在这一刻,直接归于死寂。

    鸦雀无声,针落可闻!只剩下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不断传来!

    无数道目光,齐齐落在了那如同凭空降临的白衣青年身上。

    雨之仙君,宁凡!

    这煞星竟然来了!他竟然敢来!此地明明聚集了十万强者,更有三名仙尊坐镇,这煞星怎么敢来!

    “是雨贼,联盟之修,速随我杀雨…”

    一个赤膊大汉忽然高呼一声,想要招呼人手围攻宁凡,然而高距星空的宁凡,只俯身一个冰冷眼神,便吓的那名赤膊大汉再也说不出话了。

    他是一名渡真后期的真仙,竟直接被宁凡一个眼神,吓得说不出话!

    非只是此人一人,舍空也好,碎念也罢,此地竟没有任何一个真仙,敢对上宁凡冰冷如末世杀神一般的眼神!

    便是三名万古仙尊,竟也骇然的发现,自己等人,直视宁凡眼神之时,内心有了难以抑制的颤动。

    这怎么可能!此子不过是个新晋仙尊罢了,纵然杀过德云老祖,煞气也不该强到这种程度,这是什么样的魔头,才能拥有的煞气!难以想象,不可思议!

    死寂,死寂,还是死寂!

    在宁凡面前,偌大的联盟之中,竟没有一人,敢在这一刻挑头,放一句狠话。

    “看起来,人都到齐了,如此便好,不必我日后再一个个找上门了。”

    宁凡好似在自言自语,一瞬间,所有人都有了内心狂跳之感,仿佛一场绝世杀戮,即将到来一般!

    “既是联盟,便不要浪费宁某时间…一起上吧!”

    何等狂妄,却又是何等的自信!此话一出,顿时激怒了无数联盟修士,使得群修羞怒之下,顿时压下了恐惧,立刻便有数千人当空飞起,朝宁凡围攻而来。

    杀宁贼,杀雨贼之类的口号,更是此起彼伏,瞬间响彻星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