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83章 执修阴路掌逆枯

第983章 执修阴路掌逆枯

    巫神一臣服,拯救战王之事自然顺利无比。

    宁凡也是松了口气,将始气与杀帝玉简收了起来。始气也就罢了,这个玉简,能不用自然更好。这是他所剩的第二玉简,可召唤十六个仙王傀儡…这,也是杀帝给他的第二保命之物。

    至于第三保命之物…杀帝亲自降临的玉简,他早已收藏起来,便是此次救战王,也没有丝毫动用的打算。

    杀帝…

    若成年九狸的魂血可以延缓道灭,对杀帝…应该也有用吧。

    宁凡对乱古,是师徒之情,对杀帝,则是有恩必还,虽不及乱古,却也颇为重视。

    他似乎又看到那个为了守护北斗后裔拼却一切的风烛老人,又想起当年,为求长生玉救人,对那个老人的承诺…

    若真能让九狸晋入成年期…

    这个念头方一出现,舍空心劫临近降临的感觉,竟又一次出现了…

    那降临之感,更近了!

    旁人舍空,都是要舍却执念,而他,偏偏走得是截然不同的路,不断扛起旁人所不屑的包袱,那些包袱之中,有恩,有情,有义∝v,有他修道以来,一次次体会过的温暖…

    舍弃执念,是天所认可的舍空方法,可否看做是阳。

    不舍执念,是天所不认可的执修之路,是否…就是阴…

    阴…

    木岛一行,宁凡对于道的体悟,有了截然不同的观感,提升到了全新的高度。

    从阴与阳的角度,看待大道!

    原来,执修从来都站在阴面,站在天所不认可的方位。

    但,天不认可又如何,这条路。我认可就够了…我要舍空,带着一身执念,于世界之阴,执迷不悟,走下去!

    若凡可至阴…

    扑通!扑通!扑通!

    竟是宁凡内心狂跳的声音!

    这一刻,宁凡一念动,竟令原本有了消弭趋势的舍空心劫,第一次真正引动!

    舍空第一心劫…降临!

    “怎么偏偏这个时候降劫…”宁凡有些无语,他还想救战王呢,偏偏舍空心劫就来了。这下怎么办?

    难道这就是凡人说的,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

    宁凡却不知,他之所以能令心劫降临,是因为认清了执修舍空路的本源,这一点,恰如一个引子,而宁凡来救战王,本就是履行承诺之举。竟是合了第一次心劫降临的契机,因而才能令心劫真正降下。

    是巧合,却也是完成战王因果之后的必然…

    “这心劫还能再压一压…先救战王吧!”

    宁凡深吸一口气,勉强压下了那股内心狂跳之感。再一次着手救治战王。

    这一次巫神已经臣服,整个救治过程再也没有外物打扰,十分顺利,仅半日过去。战王的救治便完成了。

    原本死气沉沉的战王肉身,此刻不断恢复着生机,整个道髓秘境的灵气。都朝着战王肉身疯狂汇入。一股绝强的气势,渐渐出现在战王肉身之上!

    万古第三劫!那是唯有三劫仙王,才能拥有的强大气势!

    且那气势持续攀升着,一炷香过去,竟一路冲破了三劫的顶峰,达到了万古第四劫的层次!

    竟突破了!

    沉睡了四千五百万年的战王,竟于苏醒的一瞬间,突破到了万古第四劫!

    宁凡微微一诧,不过很快就明白了其中缘由。

    罗石忠仆尔,战王一沉睡,他专门布置了道髓秘境,以源源不断产生的道髓,滋润着战王的肉身,悠悠岁月里,战王不知吸收了多少道髓,虽未醒,修为却是有了提升,突破万古第四劫,倒也在情理之中。

    若只是如此,不足以让宁凡太过惊讶,但很快,宁凡便再一次动容了,因为战王的气势,在突破四劫之后,竟然还在攀升,一路攀升到了四劫顶峰,继而冲开了五劫瓶颈!

    万古第五劫的仙王!

    且那气势一路攀升,最终…竟提高到了巅峰仙王的境界,方才停止了增长!

    “终于…醒了。救我的,是你吗?”

    战王的肉身,忽然直立了起来,四千五百万年以来,第一次睁开了双眼!

    他的目光,狂肆而霸道,偏又有着东天修士惯有的豪迈,给人的感觉,如当世英豪。而在转向宁凡的一刻,其目光又和缓了不少,变作感激之色。

    战王虽在沉睡,对外界之事,却也能略微感知一二,隐约能够记得,似乎正是这个白衣青年救的自己,具体的过程,却感知不清。

    若是宁凡救得自己,则无论宁凡是善是恶,都是他罗睺的恩人,只要不违背原则,他罗睺,便欠宁凡一条命!

    “救前辈的,并非只有晚辈一人,还有罗石前辈,还有其他几个道友,便是罗家修士也有不少出力的…”宁凡如实答道。

    “小友不必谦虚,我虽沉睡,不知具体,但,是你降服了我的巫神,这一点,没错吧?”罗睺徐徐降落在祭坛中心,大有深意地看着恭敬立在一旁的巫神。

    外界的事,他稍稍感知到了一些,他之所以能获救,出力最大的是宁凡,这一点不会错。

    其他人,自然也要感谢,但,宁凡绝对是首功,这一点无可争议。

    罗睺为人,十分干脆,不喜欢废话,他已记下了宁凡活命之恩,来日必报!

    宁凡点点头,巫神确实是他降服,这一点,他倒是不必否认。

    “罗睺,你,终究还是醒了…”巫神复杂地看着巫神,叹息道。

    若罗睺不醒,在其濒临陨落的一刻,巫神可以吞噬罗睺,代替罗睺复生,这一点,是罗石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若无宁凡出手,不久的将来,战王会在生命最微弱的一刻,被巫神所吞…可惜。宁凡介入了此事,巫神无法吞噬罗睺,只能再一次被罗睺掌控了。

    “你是我的巫神,与我同化吧,我沉睡了很久,却也积累了很久,若与你同化,我有信心在极短时间内,突破仙帝境!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为何定要分个彼此,回来吧,与我一道,叱咤东天!”罗睺又道。

    “…好,我答应与你融为一体!从今日起,没有战王,没有巫神,只有战巫罗睺!”

    巫神叹息一声,他已经败在了宁凡手上。答应了宁凡臣服之事,此刻倒也不会再拒绝罗睺的提议了。

    巫神朝罗睺步步走去,罗睺同样迎着巫神大步走来,二者相撞的瞬间。却是在一阵刺目的亮光中,合二为一…战巫罗睺,彻底苏醒!

    仍是黑面大汉的模样,仍是罗睺为主导。但其修为,却是在这一刻,再次暴涨!

    两个巅峰仙王的修为叠加在一起。立刻便有了准帝的气势。准帝,那是只需渡过,完成帝气融魂,便能真正成为仙帝的存在!法力的数量,已与六劫仙帝差得不多了,唯一的差别,只是一个融合的帝气的金色元神而已!

    “战王竟已半步踏入仙帝境界,临近成帝!”宁凡大为动容。

    昏迷垂死的战王,一醒来便修为大涨,临近成帝…此事若是传出,东天怕是又会引起一番震动了。

    “…我一睡便是四千五百万年,这些年的大小天劫,积攒下来倒是不少。当然,还有突破帝境的九五之劫,不过成帝之事还未准备周全,这九五之劫,只能暂且搁置了。这次沉睡,好处不小,如今看来,倒是欠了森罗一个天大的因果。当年的他,定是看出我巫神修行走错了道路,所以才会在打散我修为的同时,以莫大代价封住了我的大小天劫,令我可以安安稳稳沉睡数千万年之久。否则若单靠罗石他们,是挡不下这些一次强过一次的天劫的。且若无这次沉睡,我与巫神的同调程度,也不会高到今日这一步…森罗啊森罗,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当年为神虚阁引来大祸的是你,如今助我拥有成帝机会的,却也是你…”

    罗睺感慨道。

    若说他能苏醒,最感激的便是宁凡,则他有望突破仙帝,最感激的便是森罗了。

    森罗,森罗…嗯?森罗,竟已经死了么…

    修为一入准帝境界,很多切关自身的事情,都能在一定程度上冥冥感应,森罗,竟已死去…

    这份恩情,看来是无法回报了。

    不对,不是无法回报…罗睺忽而恍然大悟。

    当年森罗一意孤行,为了一个女子招惹暗族,与天下为敌,甚至不惜连累恩师,连累神虚阁,森罗的心中必定有愧,这愧疚,似乎回报在了他罗睺的身上。

    森罗助他成帝,是想为神虚阁增添一个盖世仙帝,以弥补自身不能替师尊守护神虚阁的遗憾。

    罗睺欠了森罗天大的因果,若要归还,最佳的办法,便是代替森罗,此生此世守护神虚阁…

    “原来如此,原来当年你打散我修为的时候,便算计到了这一点。罢了,终究是你助我成帝的,若守护神虚阁是你的遗愿,则这遗愿…我罗睺替你担下了!”

    如此,他与森罗因果两结,各不相欠。

    至于宁凡么…

    “小友,你救罗某性命,罗某本应厚谢,但奈何此时此刻尚有天劫要渡,不便与你多言,可否稍等片刻,等我渡劫之后,再详谈!”罗睺对宁凡微微抱拳,正色道。

    “前辈请自便,晚辈手头同样有些急事,必须立刻闭关。”宁凡指的,自然是苦苦压下的舍空心劫。

    这心劫,他已强压的半日,此刻他内心狂跳再难压制,已到了极限,不能再压了,必须立刻闭关渡劫。

    若非如此,他倒是很愿意去看看,罗睺是如何渡大小天劫的。听罗睺的口气,那可是积压了四千五百万年的大小天劫啊,按万古修士九百年一次小天劫、九千年一次大天劫来算…

    罗睺起码要渡五万次小天劫,五千次大天劫!

    须知,修士的大小天劫,威力会一次强过一次…宁凡还真想看看接下来,罗睺会如何渡过如此之多的天劫,那必定是极为壮观的场面。

    可惜,他也很忙。

    于是乎。宁凡暂时离开了道髓秘境,回到外界,战王罗睺则留在了道髓秘境渡劫。

    他一回外界,立刻便有罗石等人围了上来,询问事情的进展。

    身负重伤的吕瘟、乌老八、云雷,也只是稍稍压下了伤势,仍在秘境外等候着宁凡的消息,自然是因为关心此事的进展了。

    宁凡没有细说降服巫神的过程,只说成功救醒了战王,如今战王正在秘境渡劫。积压了数千万年的天劫,威力非同小可,嘱咐罗石等人千万不要入秘境观劫,以免被天劫波及。

    而后,宁凡做了甩手掌柜,遁入玄阴界闭关了。

    他与罗家的承诺,已经完成,战王已经救醒,剩下的事情。自有罗家处理。

    一听罗睺苏醒,更在渡积攒了数千万年的天劫,罗石等未入万古境界的修士,当然不敢入秘境观劫。

    吕瘟、乌老八、云雷倒是目光一亮。没有太过犹豫,便联手进入了秘境,去观看战王渡劫了。

    能观看一个积压了数千万年天劫的仙王渡劫,可是十分难得的机会。说不得,三人就能从中获得各自感悟呢?与获得感悟相比,闭关疗伤之事倒是可以暂时推迟。待观完战王渡劫,再闭关疗伤,却也为时不晚。

    乌老八这个忠仆,更是取出一个品阶极高的录影玉简,准备把战王渡劫的细节,录下来给宁凡看。

    主子有急事要忙,失去了观劫的机会,他身为天下第一忠仆,自然要为主子出些力的…

    想要录下堂堂仙王的渡劫过程,所需录影玉简,品阶绝非凡品,这一个玉简,至少需要千亿以上道晶,才能在东天买到。

    一见乌老八如此破费,只为让主子看一看仙王渡劫的录影,云雷等人感慨连连,给了乌老八一个极不中肯的评价。

    乌老八,忠仆尔!此人之忠,可昭日月,有古义遗风!

    若宁凡听到乌老八的这一评价,必会无语。说罗石是忠仆,他同意,若说乌老八是忠仆,他只能呵呵了…

    可惜宁凡注定听不到这声评价了。

    一入玄阴西界,宁凡便解开了舍空心劫的压制,在解放心劫的一瞬间,其四座真桥的虚影,立刻出现在了天空上。

    四座真桥下方,是潺潺的河水,河水之中,第一座真幻桥的下方,映照着十分模糊的倒影。

    宁凡身形一晃,出现在真幻第一桥上,扶着栏杆,看着河水中的模糊倒影。

    随着心劫不断加深,那些倒影渐渐清晰,竟是宁凡修道以来,一次次应人之诺的一幕。

    “若宁长老,承诺为胡家出手三次老夫,愿意以不入轮回为代价,以毕生修为,凝结一颗修丹,赠与长老!此物,老夫本准备留给胡明但看起来,他终究太过年轻,难当大任”

    “修丹!你为家族,做得太多”

    “老夫不悔!宁长老,你只说,你答不答应!”

    “罢了。若得修丹,我宁凡承诺,有生之日,必为胡家,出手三次!”

    这一幕承诺,是宁凡融灵修为时,答应守护越国胡家的事情。后来,他也确实做到了此事。

    胡家,胡风子,那已是太久远的记忆了,若非在这倒影之中看到了过去,宁凡几乎已记不起胡家这米粒般的小势力。

    却唯独,忘不了胡风子,忘不了此人为了守护家族,甘愿灰飞烟灭,不入轮回,化一颗修丹,换宁凡出手三次,庇护胡家。

    那是宁凡修道之初,第一次遇到这样一种人,竟可以为了守护他人,心甘情愿灰飞烟灭。

    值得么…

    当年宁凡曾那般自问,得出的答案,却是值又如何,不值又如何。

    世人早已遗忘了胡风子这个人,便是连他拼命守护的族人,都将之遗忘了,时过境迁,如今的雨界,如今的越国,怕也无人记得,曾有一个微不足道的修士,为了守护家族。做过一个轰轰烈烈的决定。

    堪称壮烈!

    雨生于天,落于地,滋润草木,养育生灵它之所以称作雨,而不是水,不是江河,不是湖海,因为它有它的道。

    它滋润草木,求得也不是草木的回报,没有值与不值。只是道如此,便这么做了。

    只因道如此,便可义无反顾!

    宁凡看着河中倒影,看着倒影中的胡风子,似有明悟。

    舍空四境,四座真桥,四方桥下倒影…怕是每一次心劫,都会看清一部分河中倒影吧。

    渡真修士,修的是河上的桥。舍空修士,修的是桥下的影。所谓的影,便是执念,便是虚妄。便是天所不认可的东西。

    胡风子的道,曾感动过宁凡,使得宁凡所修之道,无形之中。便带上了一些胡风子的影子。

    舍空舍空,正是要舍掉这些不相干的影,才能有所突破…

    第一步。是看清真幻河中的倒影,第二步,将之舍去…可那是普通修士要走的路,而不是宁凡的路。

    宁凡对于自己的舍空之路,已经有所体悟,他的路,不同于旁人,他的路,需要坚持,需要,执而不舍!

    他没有多言,继续看着河中倒影,第一桥之下,更多的倒影呈现了出来。

    第二幕倒影,是宁凡横行陆族九部的往事。

    那一年,他答应了罗云封妖陆道尘,送葬其主人陆吾。而后他以罗云陆北的威名,做到了此事。

    宁凡至今也忘不了,那个老人守望主人画像的佝偻背影,孤独却无悔。

    罗云封妖陆道尘,穷毕生心血,只为完成一件事,那便是送葬他的主子陆吾。只为完成这一心愿,便是付出一切,也无悔。

    堪称修之楷模!

    “我这第一次舍空心劫所看到的倒影,似乎都与承诺有关…”宁凡微微沉吟。

    他此次心劫降临的时机,正是完成罗家承诺、想起杀戮殿承诺的时间,莫非,他的舍空第一心劫,便要应在这‘诺’字上面…

    大河之中,继而又出现了第三幕倒影,是他承诺杀帝,守护北斗后裔,守护杀戮殿的事情。

    第四幕倒影,则是应诺罗家之事。

    还有更多倒影,竟无一不是应诺他人之事,小到应诺他人一丹一药,大到应诺他人舍生赴死。宁凡一生,绝大多数的承诺都已完成,但也有很多承诺,还在进行,限于修为等因素,暂时无法兑现。

    然而每一次承诺,竟全都浮现在了水中,成为第一真桥的倒影,也成了宁凡心中的执着。

    宁凡看着那真桥下的河水,渐渐的,竟从那无尽河水之中,听到了苍茫大道的声音,那声音十分模糊,赫然竟是舍空修士渡心劫时,必定会听到了舍空天音!

    “回头,回头,回头…来从吾道无量渡,四幻四灭踏空境,离地一焰宗…”

    河水之中,忽然竟有火光冲天,那火光继而化作一个枯老的手掌,干枯地仿佛随时都会腐朽,却给宁凡一种惊心动魄之感,似能将天地间的一切道则拘在掌中,可禁时空岁月!

    那枯掌,似并不存在于现实,而是存在于河水中的倒影之中,随倒影的出现应运而生!

    那枯掌之所以出现,不为任何事,只为抹灭宁凡映照在河中的影!

    抹去此影,则宁凡舍空道成,可入舍空初期,但,却会道心有损,执道难成!

    只因若是普通修士,抛弃执念并非什么大事,而宁凡则不同,他非普通修士,他的道,不容轻言放弃,尤其是放弃事关道心的承诺。

    宁凡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错觉,若让这枯掌抹掉河中倒影,则他道心便会生生更改,从此以后,性情大变,再不会是个重诺之人!

    这是什么枯掌,竟有如此可怕的抹灭之力,可改人道心!

    宁凡翻看过不少木岛典籍,其中不乏记载舍空心劫的典籍,然而遍览木岛典籍,宁凡也没有发现会有枯掌出现的记录。其他修士突破舍空,同样要听到舍空天音,但天音的内容,大多都是简明易懂的话语,直接点出修士道中缺陷,加以补全,从无任何舍空天音,如宁凡这么语意晦涩,难以读懂。

    更不会有谁渡心劫时,会有火焰枯掌出现,试图抹灭倒影!

    一瞬间,宁凡意识到,这晦涩难懂的舍空天音,以及这危险之极、足以篡改修士道心的枯掌,极可能是执修的专属‘福利’…危险的福利!

    决不能让这枯掌抹掉河中影!

    宁凡神色大变,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张开了灭神巨人之影,猛地撞入河水之中,直接朝那枯掌爆冲而去!

    他不容任何人篡改他的道心,也不需要旁人替他定下突破舍空的道路。他的路,不是舍弃,无需抹去河中倒影,此掌居心叵测,欲毁他倒影,坏他道心,休想!

    嘭!

    一声巨响,却是灭神巨人的冲撞,与那倒影中的枯掌对轰在了一起…

    “回头,回头,回头…来从吾道无量渡,四幻四灭踏空境,离地一焰宗…”

    那枯掌被灭神巨人一撞,竟未有任何损伤,而灭神巨人的金焰之躯…竟被枯掌一掌拍出一个凹陷,金焰都有了熄灭的趋势。藏身于灭神巨人体内的宁凡,更是猛地咳出一口鲜血,竟被那枯掌隔着灭神巨人一掌重创,五内如焚!

    那枯掌好生恐怖的威能,竟连灭神盾都无法完全防御住掌之巨力!

    而与这枯掌交锋之后,宁凡终于确信了这枯掌的来源…果然,这枯掌之中,有天之意志存在,是上天降下的枯掌,欲灭宁凡河中倒影,不允许宁凡,走执而不舍的舍空路!

    回头,回头,回头…

    若不回头,则吾苍天,强行让你回头!

    天灭执修,此路不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