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81章 晚辈...敢了

第981章 晚辈...敢了

    南族之中,因宁凡掌毙准圣之事,着实起了一阵骚动。道。

    “果然主子杀准圣,靠的是神通,而非修为。”乌老八暗暗确定了此事,忽然一惊,主子好像是故意跟他交底啊

    这是信任还是敲打抑或者,此举另有深意

    不过主子说了。只要忠心追随他,日后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乌老八目光火热了,就算主子目前不是准圣又如何以他如此逆天的资质,日后怎么也不会比木松混的差吧。日后再传授自己几个逆天神通,嘿嘿,看我乌老八,如何横行四天

    于是。经此一事,乌老八对宁凡的忠诚度大幅提高,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木岛之行。已经告终,宁凡辞别了木松道人,与之做出约定之后,朝东溟星域返回。与他同行的,只有吕瘟、乌老八,向螟子并未返回东溟星域,而是又去了其他地方,说是难得出来走走,还得去拜访其他几个友人。

    直到宁凡一行离开,木松道人也没弄清楚,宁凡到底睁没睁眼,他是如何掌毙准圣的

    “老了,真是老了,日后的幻梦界,定有此子一席之地,此时此子面临暗族之威胁,若老夫能助其一臂之力,必能与此子结下善因,日后,或有善果也未可知”

    宁凡一走,木松再次闭关,开始为日后可能面临的交锋暗族,做准备。

    吞鲤目,看到更多的景,而后,尝试踏出本源桥的第十五步若能成功,他的实力,必定又能有所精进

    再一次返回东溟星域,宁凡是为了完成与罗家的承诺,救醒战王。

    他人虽在木岛,但一念动,便可雨落东溟,感知到罗家的情况,罗家的准备,已完成了分了,差不多了。

    一路上,吕瘟倒是与宁凡相谈甚欢,这吕瘟是个有恩必偿、有仇必报的个性,倒是与宁凡有不同共通之处,也算是性情相投了。且经过此次事件,吕瘟选择了站在宁凡这边,应付南族的刁难,也算是与宁凡共患难了,这样的患难之交,即便只交往了百年,也可算是至交。

    “南族的威胁,总算是平息了,日后就算有南族准圣来找你,多半也会因为忌惮,对你客客气气,不会太过刁难你的。不过,你切不可因此便小觑了南族,听老哥一句劝,南族之修,个性最是刚烈,用凡间的话讲,便是顺毛驴,他们忌惮你,会对你客客气气,但若你把他们逼得太狠,他们可是会化作疯狗,狠狠跟你拼命的。且南族最高禁地,还有一个远古大修重伤未愈若南族再来人,切勿把南族逼得太狠”吕瘟劝道。

    “大兄放心,我有分寸。”

    “嗯,你此行是想救罗家的战王吧近些年,罗家战王的伤势越发不利了,罗家被逼得没办法,四处求丹问药,都救不了战王。且我听说,有不少名宿老怪应了罗家的邀请,试图以各家秘术救一救战王,而不是用罗家的战神诀,其结果,是那些使用秘术救人的老怪,大都重伤而回我不清楚内情,但也听说了一些,罗家战王,体内似乎诞生了一个魔物,救醒战王,有不小的危险贤弟若是与那罗家交情不深,便前往不要趟这趟浑水,连仙王,都有几人被那战王体内的魔物重创”

    “哦战王体内诞生了魔物”宁凡微微一诧,却也只是一诧而已,不会改变原定计划。

    他为人重诺,答应了罗家的事情,便一定会办到,不论那魔物多么厉害,此行,他都不会爽约

    “那魔物据说有着巅峰仙王的修为。且我还听说,罗家的祖上,似乎也是南族弃人,不过传了很多代后,罗家的南族血脉早已稀薄似无。这罗家修的是战,倒是很有可能,出身于南族四部中的战部。若真是如此,那魔物,极有可能是南族战部传说中的凶物,巫神”吕瘟又把所知的一些具体情报。告诉给了宁凡。

    “巫神”

    宁凡微微一怔,他倒是第一次听说,罗家有可能出身于南族战部,不过倒也不会怀疑消息的真实性,吕瘟敢这么说,定然有几分把握。

    巅峰仙王修为的魔物,极有可能是南族战部传说中的凶物,巫神可惜,对于巫神。吕瘟也知之不详,毕竟那是传说中的东西,恐怕只有南族高层,知道详细信息。

    宁凡微微沉吟起来。巅峰仙王,绝不是他可以战胜的,掌毙准圣也好,斩杀道鲤也罢。 实际上,靠的都不是他自身修为,他的真实修为。比乌老八强上一些,但也绝对强得有限。

    好在他有灭神盾护体,便是面对八劫仙帝,也可自保,倒也不惧什么魔物巫神。在自保的前提下,使用战神诀救人,应该不会有多大危险

    宁凡一行,皆是修为高深之辈,全力飞遁之下,不多时,便回到了东溟星域,

    天海星,战王罗家所在修真星。

    罗家正殿之中,家主罗石此刻正对几名客人赔着笑脸,客人共有三人,皆是东天成名已久的碎念老怪。主人家除了罗石,还有罗家几个较为出名的小辈,如罗萱,如罗枭。

    三名客人之中,有两人都是碎念后期,最强之人,则是一个半步踏入碎念巅峰的老者,论修为,都比罗石高上许多。这种场合之下,罗萱、罗枭等小辈,是没有资格说话的。

    曾经,宁凡迟迟不现身东天,罗石四处求人救战王,这三名客人,便是罗家当初求来的炼丹高手,皆是银丹级九转炼丹师,在东天有着魔丹三老的名号。且三人本就是师兄弟,合力之下,便是九转金丹,也可尝试炼制。

    可惜,三人炼丹术固然极高,却炼不出足以救醒战王的丹药,且最后一次救人之时,更被战王体内的魔物重创,恐惧之下,却是再也不敢去救战王了。

    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三人怕极了那魔物,一再推脱,不肯出手施救战王,却也舍不得离开罗家。

    罗家好啊,那些来救战王的修士,在罗家几乎有求必应,丹药、鼎炉,需要什么,只管开口,罗家都会拱手奉上。魔丹三老是散修,没有家族供应资源,若呆在罗家,便能混吃混喝,利用罗家的资源修炼,利用罗家的药材增进炼丹术。尝到了甜头,他们可舍不得离开罗家。

    罗石今日找来三人,就是想送走这三个大神。

    宁凡已经回东天了,他罗家,只管仰仗宁凡即可,无需仰仗这些蛀虫了。

    一想到这些蛀虫只拿东西不救人,罗石就怒火中烧。因罗家急于救人,开出的条件又丰厚,于是东天之中,是个阿猫阿狗,都想来罗家混些好处,赖在罗家不走,其中大多数人,却并不热衷于救人,只是想白拿罗家的资源修炼罢了。

    如之前袭击宁凡的肉山修士,又如眼前的魔丹三老,如今的罗家,什么样乱七八糟的人都有,之前是没有办法,才留下这些人,如今么,呵呵

    “三位道友为了救治我家老祖,数十年来,颇费心力,小小心意,算是我罗家对三位道友的酬谢了。”

    罗石挥袖一拂,魔丹三老身侧的木桌上,顿时各自多出一个玉盒,玉盒虽然封印,其中却仍能传出一丝药香,足可见其中封印的不是凡品。

    好吃好喝地供着,临走时还送份礼,他罗家,绝对没有亏待任何人。

    可惜魔丹三老并不领情,老二丹灵子、老三丹修子皆是面色一沉,冷声质问道。

    “道友是什么意思是想赶我们兄弟走吗”

    “说赶就太难听了,这些年来,几位在我罗家过得如何,又为救治战王出了多少力,老夫不提,不过是想给几位留些颜面罢了。几位还是自去吧,如此还能留些颜面,我罗家战王。就不劳各位费心了”罗石目光同样微冷,他是罗家家主,更是神虚阁长老,和颜悦色是给这些人面子,可不是怕了这些人

    “好你个罗石好一个战王罗家用我们兄弟的时候,就花言巧语,用不着我们兄弟,就过河拆桥区区三株五百万年份的蓝灵根,就想打发我们兄弟三人,哼。当我们是要饭的吗”老二丹灵子怒声道。

    “你以为你战王罗家,还是从前的罗家吗罗家,已经没落你虽是神虚阁长老,我兄弟三人在神虚阁却也有人,你神虚阁的背景,吓不到我们以你刚刚突破碎念中期的修为,就更不在我等眼中了想要我们走,可以,一百株五百万年灵药。一株也不能少凑不齐灵药,我兄弟三人便吃光你罗家,看你能如何”老三丹修子冷笑道。

    老大丹雷子则没有发话,而是闭目养神。一副完全不将罗石放入眼中的表情。

    战王罗家,算什么没落的势力而已,墙倒众人推,他们趁机踩上一脚。也不会有什么关系,法不责众嘛

    且他们确实在神虚阁有靠山的,论长老位。可比罗石的九长老还高一些。

    罗萱美眸含怒,罗枭等罗家青俊更是愤怒,旁人辱没他们的家族,岂能不怒。

    “你们的依仗,是八长老冯海吧”罗石忍下怒气,老眼微眯,却是说了一句不相干的话。

    这一次,魔丹三老面色皆变,显然被罗石说中了心事。

    罗石心中更怒了。

    越是庞大的势力,便越有内斗不断,百年之前,八长老雷金世因宁凡而死,新任八长老冯海,与罗家不和,竟有意纵容魔丹三老等蛀虫留在罗家,将罗家坐吃山空

    若战王尚在,谁敢如此欺凌罗家

    “你既然知道我们的靠山是谁,就应该知道,我们确实不怕罗家。这样吧,一百株灵药确实太多,就五十株吧只要你给我兄弟三人五十株五百万年灵药,我等定不会再帮八长老算计罗家,如何”

    老大丹雷子想了想,还是决定让步一下,若把罗石逼得太急,似乎也不太好。

    罗石几乎气笑了

    给这些人一株五百万年灵药,已经是罗家额外开恩了,五十株五百万年灵药呵呵,真当五百万年灵药是大白菜了

    “灵药就这三株,你们要便要,不要便还给老夫,不送”罗石怒极反笑,端茶送客了。

    “放肆区区罗家”

    丹灵子、丹修子齐齐大怒,拍案而起,正欲对罗石发难,忽然间,一股冰冷之极的威严,骤然从天而降,镇在二人身上。

    只威压一镇,竟如天崩一般,好似有无数惊雷,骤然在二人耳边炸响,轰鸣不绝。好似要将二人识海炸开一般,简直无法抗衡

    二人竟全都闷哼一声,吐出血来。丹雷子也没有落得好,被那威压一镇,面色顿时有了苍白之意,非只面色如此,就连元神都被创伤,有了伤势

    魔丹三老既惊且怒,更多的,却是骇然。

    他们三人,皆是碎念后期的强者,竟承受不住这威压一镇之威是何人,放出的威压

    万古仙尊不会错,这威压,有着碾压万古的气势,唯有万古之修,才能有这等骇然的气势才能让他们三人连抗衡都做不到

    罗家何时有了万古仙尊做靠山

    “罗石道友,你这罗家,何时竟多了这么些个乱七八糟的人,需不需要宁某,帮你清理了他们。毕竟再怎么说,我也算是罗家客卿,听人如此贬低罗家,总是不舒服的。”

    来者,正是宁凡一行

    吕瘟还好,许多东天修士都认识,宁凡就面生了些,毕竟百年之前,只是小辈,还没到人尽皆知的地步。

    乌老八就更面生了,但其万古威压,却同样摄人。

    魔丹三老皆是倒吸冷气,竟是三名万古强者,驾临了罗家两名仙尊,一名仙王

    对他们出手的,是宁凡居于三人前方,看起来,竟是三人中为首之人

    等等,此人说他姓宁莫非

    他就是近些时日搅动东天的雨之仙君。宁凡那个没杀了新晋仙尊德云老祖的狠人

    “雨君息怒我兄弟三人,不知道君上是罗家客卿,若知晓此事,无论如何都不敢欺压罗家的此事是我等鲁莽,这灵药,我兄弟三人不要了,就此告辞”

    魔丹三老怕极了宁凡,宁凡的威压不仅强横,更充斥着近乎恐怖的煞气,三老皆是魔修。对煞气感知极为敏锐,不会错,宁凡此生,绝不止斩杀了德云老祖一名仙尊,这种强者,他们惹不起,惹一惹,便有性命之危

    难怪上次他们兄弟三人去找八长老冯海,询问是否需要继续赖在罗家。冯海劝他们早些离去。原来罗家竟有这等靠山,是八长老冯海都忌惮的存在

    魔丹三老此刻只想速速离开罗家这个是非之地,可惜,三人才刚刚半只脚跨出大殿。宁凡冰冷的声音又传来了,

    “我允许你们走了吗”

    咯噔

    三人内心皆是一跳,暗叫不好,心道雨君该不是要暴起杀人了吧

    毕竟整个东天流传的宁凡事迹。大多是他杀了多少多少人,从碎虚开始,便敢布下大阵。杀戮百仙,再之后啧啧啧,那哪是修真啊,雨君的修真路,可是用白骨堆起来的,跟这种人一比,魔丹三老都不好意思自称魔修。

    好在宁凡接下来的话,并非要取三人性命,只吩咐道,“十年十年之内,将尔等这些年来,吞下罗家的东西尽数奉还,否则,莫怪本君无情”

    三人顿时松了口气,恭敬道,“君上放心,用不了十年,最多三年,我兄弟三人定将亏欠罗家的东西全部还清。”还,一定要还不然他们肯定会被雨君盯上

    虽说如今东天盛传,乱古行将道灭,暗族欲杀宁凡,不过那都是传闻,并不是所有老怪都会一听传闻,便对宁凡出手。魔丹三老有自知之明,暗族也好,宁凡也罢,这种层次的浑水,一旦趟错,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他们可不愿去趟,他们更愿意找个软弱可欺的家族,混混吃混混喝,无他,安全嘛

    于是乎,罗石请都请不走的魔丹三老,直接被宁凡三句话给吓走了。

    只因罗家有了宁凡这么一个靠山

    “让宁道友见笑了为了救战王,我罗家不知招来了多少蛀虫。哎,此事不提也罢,尔等也来拜见拜见雨君”罗石一令之下,罗萱、罗枭等罗家青俊,俱都起身,给宁凡、瘟王、乌老八恭敬行礼。

    罗萱垂着臻首,不敢抬头,只怕无礼。美眸之中,有惊艳,更有苦涩,百年不见,宁凡竟已站在了如此高度,当年她便觉得追不上宁凡,如今,更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罗枭则全然都是叹服、崇拜之色。宁凡,是他们这一代修士的传说,百年,从命仙到仙尊,此代修士,绝无任何人可与之争锋

    便是上一代,上上一代便是那些活了成百上千万年的老怪,又有几个,敢招惹如今的宁凡

    罗家的年轻一代,宁凡也就与罗萱、罗枭稍有交情,见二人面对自己头都不敢抬,不由一叹。

    “不必如此多礼,当年是如何,如今还是如何吧。”

    话是这么说,但面对如今的宁凡,罗枭等人终究做不到无拘无束了。就连罗石,也多了几分谨慎与小心,生怕在宁凡面前说错了话

    如此一来,宁凡倒也没有心情与罗家诸人叙旧了,只稍稍寒暄了几句,便谈到了正题。

    救治战王的准备,已基本就绪,再有一日,应该就能开始了。

    宁凡细细询问了救治战王的流程,又询问了战王体内魔物的讯息,可惜,罗石对那魔物同样知之不详,能提供给宁凡的情报,十分有限。翻来覆去只有一句话,那魔物十分危险,有巅峰仙王的修为,让宁凡明日救战王时,千万要小心

    余下的,便只有等待了。

    宁凡、吕瘟、乌老八暂时在罗家住下了,乌老八是宁凡的仆人,自然是主人到哪儿,他便到哪儿。吕瘟则是宁凡的义兄,正和宁凡商量挂名千秋宗当客卿的事情,吕瘟想要加入千秋宗,帮宁凡出一份力。

    此事宁凡自然不会拒绝。很快便敲定了此事。三人暂居之地,是断戟峰,百年之前,宁凡曾住在这里,感悟此地战意。

    而已不过过了百年,竟有了物是人非之感

    吕瘟、乌老八在各自洞府休息了,明日救治战王,可能会与那魔物交手,到时候还需借助二人的力量。

    宁凡则独自走在断戟峰,偶尔遇到些罗家客卿。一见宁凡,皆是诚惶诚恐的模样。

    唯有一人,见了宁凡大喜,他是王猛,曾招惹宁凡,却被宁凡收为仆从。

    “王猛参见主人”

    一见宁凡,王猛立刻恭敬敬敬一拜,这一拜,却是空前的心服。与百年前不同。

    百年之前,他虽怕宁凡,多少还有些自恃渡真修士的身份,心中多少有些不服。

    百年之后。宁凡已是高高在上的万古仙尊,而他,仍是渡真初期,渡真修士能拜仙尊为主。不是屈就,而是高攀。他何其有幸,竟能有一个仙尊主子。真是太幸福了

    虽然这个主子,如今的处境有些不妙,被传说中的秘族觊觎,但主子是仙尊啊

    虽说这个主人性格有些冷漠、凶狠,不好相处,但主子是仙尊啊

    虽说但,主子是仙尊啊

    得,只要主子是仙尊,王猛眼中的宁凡,就是完美无瑕的,就是真理。

    “是你啊,还没突破渡真中期吗”宁凡见是王猛,不由得勾起百年前的回忆,露出微笑。

    王猛精神抖擞了仙尊主子竟然对他笑了,这真是莫大的荣幸啊哎,他丢主子人了,主子百年就突破了仙尊,而他百年还没从渡真初期修到中期,他他不配给主人为奴

    “小人该死,小人有罪,小人明明用了心,却资质不足,至今仍未踏上渡真中期的真桥”王猛惭愧道。

    “百年时间,本就不够普通人突破一重渡真境界。我记得你是八极战体,资质不差,你所需的,只是历练罢了。”

    顿了顿,宁凡沉吟了少许,又道。

    “说起来,你我本无仇怨,当年你招惹了我,我给你种下念禁,收你为奴,百年已过,如今我还你自由,并送你一场造化,算是了却这一桩因果。”

    宁凡此言一出,王猛顿时大惊失色,跪地猛地磕头。

    “求主子不要抛弃小人小人愿刻苦修炼,愿侍奉主子一生,是不是小人做了什么错事,惹怒了主子,小人愿意改什么都可以改”

    修道多年的王猛,内心之中,竟罕有地有了慌乱。

    宁凡不在的百年,他因为是宁凡的奴仆,颇受罗家礼遇,拉大旗做虎皮,他得了不少好处,内心之中,倒还真有几分感念宁凡的恩德。

    偶尔打坐之时,还会想起宁凡这个便宜主子,祷告几句主子平安之类的话语。

    好容易等回了主子主子却不要他了

    明明可以获得自由,王猛却不觉得高兴,反倒有些难受。他也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贪恋宁凡万古仙尊的名声,还是怀念被宁凡天天虐打的日子,又或者,他竟是当奴仆当上瘾了,才会不想获得自由

    “若可以挺直脊梁活着,切莫屈膝。竟然还当奴仆当上瘾了”

    宁凡微微感叹,一拂袖,解了王猛身上的念禁。而后屈指一点,点在王猛眉心,王猛的眼神一阵茫然,识海一阵剧痛,眼前出现了一幕又一幕的奇景,似包含了无数道悟

    那是宁凡修道以来,领悟到的道悟一部分,仅如此,若王猛能领悟,应该就足够突破渡真中期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如此,你我主奴恩断,因果两结。去吧,闭关吸收这些感悟。”

    宁凡摆摆手,从王猛身侧走了过去。

    一瞬间,王猛竟有了伤感的感觉,好似宁凡这一走,他与宁凡,便再无交集,便真如宁凡所说的那般,因果两结。

    白发苍苍的王猛,这一刻,竟真如一个忠心多年的老仆一般,有了酸涩之感。有了,不舍

    “日后,安安心心留在罗家吧,你本就是罗家客卿,当然,若你愿意,可以加入千秋宗,如此一来,你我虽非主仆,日后若有机会,却也还能指点你一二。”

    宁凡大有深意地说道。他这次是认真的,真准备发展千秋宗了。

    渡真也好,仙王也罢,能拉入千秋宗的,竟都不遗余力地招揽。

    王猛顿时目光一亮,心中伤感尽扫。

    “还能加入千秋宗是么也好,若加入千秋宗,也能为主子称霸东天的霸业,出一份力”

    就这么定了

    饶是宁凡面无表情惯了,也差点在这一刻破功。

    称霸东天他什么时候有这种打算而来王猛竟然想辅佐他称霸东天,这老小子,野心不小啊

    称霸东天,呵,说起来,若真有那么一日,倒也有趣。

    能称霸东天者,便是东天祖帝

    宁凡微微走神,沿着山中曲径,一路而行,忽然在一颗菩提树下,看到了罗萱。

    罗萱依在树下,手持一块破旧的白布,似在出神,见宁凡来到,微微惊醒,匆忙收起白布,行礼。

    “罗家罗萱,拜见雨君。”

    盈盈一礼,挑不出任何毛病,却有着说不出的生疏。生疏中,却又有几分刻意,似乎,她的本意并不想生疏,只是,不敢高攀

    “那白布”宁凡才刚一问,罗萱立刻闹了个大脸红,匆匆解释道,

    “那是我一个故人留下的东西,不是什么特别之物”

    不是什么特别之物,你还当宝一样收着这谎,好没有技术含量

    宁凡何等眼力,罗萱没一丝表情,都落在他的眼中,更有窃言术在,顷刻便看透了罗萱的内心。

    那是他衣上的白布,是他初次来到天海星时,纵地金光撞上天海星留下的破布

    一片破布,此女却收藏至今,其中情意,宁凡岂会看不出。

    可惜,宁凡对罗萱的感情,最多也只有稍有好感

    “陪我聊聊吧,这偌大的罗家,如今已找不到一个说真心话的人了。”宁凡望着风景如旧的断戟峰,微微叹息。

    “晚、晚辈不敢”罗萱立刻紧张地拒绝道,内心竟在宁凡开口相邀的瞬间,乱了分寸。

    “不敢么,那便算了”宁凡又是一叹,从罗萱身侧走过。果然,物是人非

    罗萱顿时红了眼眶。

    明明是想和雨君说说话的,为何为何不敢面对本心

    “等等”罗萱深吸了一口气,似找回了些许罗家萱小姐的骄傲。

    “嗯”宁凡脚步一顿,意外地看着罗萱。

    “晚辈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