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76章 上仙息怒!

第976章 上仙息怒!

    见白鲤转身就逃,宁凡大感意外,他本以为,自家的小猫儿顶多也就是身怀了某种秘术,能稍稍克制白鲤一二。却不料,这貌不惊人的小猫儿,竟直接白鲤吓跑了…

    天敌!

    宁凡第一反应,便是这两个字。白鲤看黑猫的眼神,不会错,正是动物之中遇到天敌的表情,不敢一战,唯有逃避!

    这白鲤个性虽然猖狂,却最是谨慎小心,若见到风头不对,跑得比谁都快,这一点,宁凡已在之前的交锋中,深深体会到了。有不小的可能,白鲤从黑猫身上察觉到了足以致命的危险,所以才会逃得如此果断,但也有些许可能…这白鲤是在欲擒故纵,—{m假意逃遁,实则是想将自己引回画界深处…

    “可有把握,在另外三名准圣到来前,助我夺走此鲤之目…”

    宁凡看似是在询问黑猫,实际上已直接出手了,一身修为凝聚在右手食指,朝着前方便是一指点落。

    定!

    一指定天,直接将白鲤定在了空中,逃遁之势被生生阻下。

    喵——

    黑猫看似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实际上,她的肺都气炸了。

    区区道鲤,竟敢欺负她的主人,有罪,大大的有罪!

    九狸之四,吞牙…

    心中念着宁凡所不知道的咒语,黑猫的身上,开始出现诡异的黑色冰丝,张了张口,漂亮的小虎牙,竟是开始有了寒芒闪烁,一个纵身,直接化作一道黑芒,朝那被定住的白鲤扑去。

    “又是这种神通!竟能定住本将体内的道源流转!”

    白鲤被定,又见黑猫朝自己扑来。顿时吓得亡魂大冒,求生意志驱使下,竟是发挥了十二分力气,嘭地一声,生生挣脱了定天术的束缚。

    然而终究还是慢了一步,黑猫已经临身。张口便朝他肥硕的鲤身咬了下去,一撕之下,直接从白鲤身上撕下了一大块鱼肉,张口一吞,那一大块鱼肉便化作白雾,被她吞入猫腹!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这猫儿好利的牙,似乎对于道魂,有着特殊的破防之力!

    须知白鲤身为准圣,肉身何其强悍。之前的交锋中,曾多次硬接两仪四方印的砸击,便是被灭神巨人撞上,也没有太大伤势。但,黑猫这一咬,竟直接能无视白鲤的所有防御,轻而易举,便给白鲤造成了不轻的创伤!

    吼!!!!!

    白鲤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鱼肉撕裂处,伤口流的不是血。而是诡异的白墨…惊怒之下,白鲤竟是稍稍压下了对黑猫的恐惧,一个鲤鱼摆尾,便朝黑猫扫去,巨力贯空而下,怕是能将星空扫平。乃是白鲤盛怒之下的含恨一击,岂能小觑!

    九狸之二,断空…

    黑猫微微不屑,心中默念咒语,在她的前方。顿时乌芒大作,继而凭空出现一堵黑色空气墙,鱼尾扫在那空气墙上,竟只将那空气墙打出一些裂痕,而无法将之击碎。

    宁凡暗暗称叹,若他没有看错,这空气墙,似乎专防道魂攻击…他家的小猫儿,本事不小啊。

    黑猫却不乐意的,开什么玩笑,她九狸一族的断空墙,竟被区区道鲤,打出了裂痕!

    耻辱啊,奇耻大辱!

    果然,我的级别还是低了,若换成化形的成年九狸,绝不会被这种等级的道魂攻击击裂断空墙…

    她给九狸一族丢脸了,她给主人抹黑了,她,有罪…

    九狸之七,猫刀…

    空气墙忽然就不见了,下一个瞬间,黑猫摇身一变,竟是变成一柄乌闪闪的弯刀,朝着白鲤的鱼尾,一刀切下,如切豆腐。

    这一刀,明明声势不大,但宁凡却有一种错觉,这弯刀,似能专切道魂…

    啊!!!!!

    一声惨叫传出,白鲤整个鱼尾,都被弯刀切下,切面光滑如镜,给人一种极为诡异的观感。

    “惹不起,九狸九术,非上三宗的道魂族不能抵挡,此九狸分明还未成年,竟懂得九术中的三种,不行,必须逃,再不逃,会死在这里!这画中界,只有两位大王能对付这该死的九狸!”

    白鲤也顾不上担心本命敕金符毁坏了,张口便吐出一道朱芒,顿时,天地如冰封般,开始出现朱红色的冰结。而他本人,则没命地逃入画界深处。

    “动不了…”宁凡微微一惊,这一次,白鲤竟将敕金符的全部威能一次使出,整个天地都被冰封,宁凡的身体如同凝固,更是难以动弹。

    必须借助灭神盾的力量,才有办法挣开这种冰封…

    然而不待宁凡出手,黑猫已率先出手了。

    九狸之八,镜还…

    也不知黑猫念了什么咒语,整个天地的朱红冰洁,竟在一瞬间云散烟消。

    她从容不迫地退出弯刀身,张口将斩下的一大截鱼尾变成白雾,吞入腹中。

    反观白鲤,才刚刚逃入更深一层,便忽得无法动弹,与整个世界一道,冻成了朱红色的大冰块!

    “第…第四种九狸术!她竟会四种,且还是第八术…可反弹道魂神通…”白鲤被冻在朱红寒冰之中,拼命挣脱,却哪里逃得掉。

    九狸一族的第八术镜还,可将敌人的道魂神通加倍反弹,他的敕金符本就厉害,威能增加后,没有几个一阶准圣能够挣脱这等防御,偏偏他在黑猫手上接连手上,实力削弱了许多,哪里能够挣脱…

    “想不到,你竟这么厉害…”

    宁凡略带夸奖的声音,如噩梦般,传入了白鲤的耳朵里。当然,这句话是对黑猫说的。

    靠着黑猫的厉害,宁凡与黑猫转瞬便追入了此处天地,而白鲤,则还在冰封之中苦苦挣扎。一见宁凡、黑猫追至,登时万念俱灰。

    他的援军,怕是赶不到了。即便赶到了,肯定也不是这只九狸的对手啊…这只九狸虽未成年,却精通四种狸术,资质着实太高,莫非竟是传说中的王族九狸?画界之中,恐怕唯有两位大王。有办法对付王族九狸…偏偏,两位大王被绑在定海神铁上,非付出巨大代价,根本无法挣脱神铁的封印,只能日日归息沉睡…

    便是付出巨大代价暂时挣脱神铁的封印,两位大王也来不及救他了吧…

    “罢罢罢,小兄弟,你我其实并无深仇大恨,念我道魂之身。成道不易,可否放我一马…你是不是想要我的眼,我知道,每一个进入画界的修士,为的都是这个目的。眼,本将可以给你,甚至还可将我性命相修的敕金符送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活路!若你杀了我。敕金符也会随我一并消亡,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此重宝,若是与之失之交臂,岂不可惜…”

    哦?若放了此鲤,便能得到此鲤性命相修的敕金符?

    那敕金符的威能,宁凡见识过了,绝对算得上一等一的封印之宝。对此物,他确实十分心动…

    确实,他与此鲤没有深仇大恨,也并不是一定要杀死此鲤,若有足够的好处。倒也不是不能饶他一命…

    一见宁凡竟在考虑他的提议,白鲤心中大喜,见识过九狸的可怕,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再与宁凡为敌了。

    只不过牺牲两颗鱼目而已,只不过送宁凡一张敕金符而已,就能活命,这个买卖,不亏!

    鱼目没了,他还能再吞金符宫修士之目,再次修出鱼目。

    敕金符送人了,他还能重新性命相修一张符,不过重头再来而已,哪有命值钱!

    只要能从这只九狸手上逃脱,他定要逃回三千层,告诉所有的道鲤同胞,也告诉两名大王,宁凡不好惹!因为宁凡手上,有一只九狸仆从!

    “小兄弟考虑的如何了?是不是嫌敕金符不够,只要小友肯放我一马,我还有其他珍宝相送…”白鲤为了说动宁凡,又加重了筹码。

    “哦,还有其他珍宝?”宁凡目光微闪,还想听听白鲤有什么东西能打动自己。

    但下一个瞬间,他便皱了眉,因为有三道气息,横加干预,打断了他与白鲤继续交易的可能。

    咔擦,咔擦,咔擦…

    三道或黑或白的道源光芒,忽然从天而降,浩瀚的声势,顿时割裂了世界。围困白鲤的朱红寒冰,如遭重击,顿时从中碎裂,下一个瞬间,便有另外三道猖狂的笑声,响彻天地。

    “鲤四啊鲤四,你还真是狼狈啊,身为道鲤众第四鲤将,竟被自己的敕金符冰封了,别告诉我你是手滑了,才做出这种愚蠢行为!”

    三只巨鲤,一白二黑,继而出现在这片天地,加入到战局之中。这三只巨鲤,皆拥有着准圣气息,是道鲤众中实力排名前三的鲤将!

    加上鲤四,他们这一边便有四名准圣了!四名准圣的豪华阵容,足以让东天任何一个势力色变,便是暗族、南族这等秘族,也不敢公然招惹四名准圣!

    如此豪华的阵容,却吓不到宁凡半分,因为,他已见识过黑猫对于道鲤一族的逆天压制。

    他的心神,更与黑猫有着一丝联系,黑猫的内心,不断传出安慰的情绪,似在安慰宁凡,不要怕,来的不是准圣,而是可口的鱼干…

    “刚才的交易,是要作废了吗!”宁凡面无表情地看着鲤四。

    对上宁凡的目光,名为鲤四的白鲤内心叫苦不迭,一点也没有获救的喜悦,只有骂娘的冲动。

    他都快和平解决宁凡这一麻烦了,偏偏这个时候,他苦等的援军不合时宜地出现了,这三个货是来搅局的么!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来!

    “不作废,当然不作废,只要阁下拿了东西,肯罢手离去,一切都好说…”鲤四竭力卑微着语气,暗暗估摸,恐怕他们四个加在一起,也斗不过一个王族九狸吧,此事若能和平解决,再好不过…

    其他三只准圣巨鲤不乐意了。

    名为鲤三的黑鲤冷叱道,“鲤四!你不敌此修,我们可以理解,但你为何要对此修卑躬屈膝。甚至不惜舍弃双眼,也要讨好此修,你可知,你刚刚这一番话,丢尽了我们道鲤一脉的脸!”

    又一只白鲤鲤二凶狠地说道,“哼!外来之修敢进入画界。杀了便是!你我灭杀的外来之修,还少了么!此子连准圣都不是,你杀不死他,是你的无能,我可不是你,给我十息,足以击杀此子,届时此子元神归我,血肉可以送给你们分食。就这么定了!”

    谈笑间,竟是已经将宁凡,当成分食的食物!

    鲤一是一只黑鲤,也是道鲤众中最强的鲤将,比起鲤二、鲤三,他更加谨慎冷静,目光细细扫过宁凡与黑猫。

    宁凡,不足虑。但这黑猫…嘶!狗屁的黑猫,这哪是什么黑猫!

    鲤一呼吸一滞。内心狂跳不止,失声道。

    “九狸!这黑猫,竟是九狸!”

    此言一出,鲤二、鲤三俱都色变,刚刚来的匆忙,他们没有注意黑猫。此刻才发觉,这不起眼的黑猫,竟与古籍中记载的九狸极其相似,登时遍体生寒。

    不会错!真是九狸,若仔细查探。可以看出来!

    难怪啊,难怪生性猖狂的鲤四,竟对宁凡一介蝼蚁如此卑躬屈膝,原来此人身边,竟带着一只九狸!

    “此狸…”二鲤惊得连话都说不全了。

    “这九狸,是这位小友的仆从…”鲤四解释道。

    什么!仆从!

    此子何等何能,竟能收服九狸为仆从!

    要知道,道魂各族生来便就高人一等,高傲的天道道魂,不会臣服任何一个第二步修士!位列道魂族第四的九狸,怎可能给人为仆,此事实在荒谬,但…却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鲤二、鲤三直接被九狸的名头吓住了,刚才还嚷嚷着要吃宁凡血肉,此刻却哪里还敢大声说话,只恨没有生八只腿,能快些从此地逃脱。

    鲤一同样惧怕九狸的名头,但惧怕之中,却也有兴奋的情绪。

    九狸,竟是九狸!

    其他鲤将不知道,他却知道,现如今,两位大王已虚弱到了极限,若不想些办法,怕是距离道灭之日不远了。九狸,是道魂族中一个异类,这世间,只有少有的几种东西,能助修士延迟道灭之期的降临,成年九狸的血肉,便是其中之一!若能将此九狸拿下,养至成年,再献给两名大王,定能增延大王的仙寿…

    这只九狸,他要定了!

    不过么,九狸一族天生克制道魂诸族,尤其克制道鲤一脉,他们这群道鲤想拿下九狸,可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鲤一向来城府极深,一瞬间便想出了数十种毒计,足以神不知鬼不觉阴了宁凡。面上却故作惧怕,对宁凡叹道,

    “小友真是了得,小小年纪,竟能弄来九狸傍身。呵呵,小友费尽周折进入画界,想必和从前的那些修士一样,是为了而来的吧,不过看小友的模样,似乎对阳界之眼并不了解啊…”

    “所以呢?”宁凡微微皱眉,反问道。

    “所以这个玉简,小友可以拿去看看,相信看过之后,会对阳界之眼有所了解的,不瞒小友,你直接取走鲤四的双眼,方法实属下乘,恐怕会伤及阳眼里的,玉简之中,记录了四种取眼之法,更有七种养眼之术,你可细看一番…”

    鲤一一副讲解的口吻,张口吐出一个黑色玉简,送至宁凡跟前,同时对鲤二、鲤三、鲤四暗中传音,将心中的算计告诉给了众人。

    这玉简,压根不是什么记载阳界之眼情报的玉简,而是一个牢笼,一旦宁凡打开玉简,便会困入玉简中的画牢之内,届时,生死皆在鲤一一念之间!

    这只九狸是宁凡的仆从,如此一来,只要挟持了宁凡的性命,还怕这只九狸不任他们拿捏!

    听了鲤一的计划,鲤二、鲤三皆是怦然心动,一方面,他们惧怕着九狸一族,另一方面,他们与大王休戚与共,也想立功,杀了九狸,献给两位大王!

    想不到啊,两位大王竟然已经临近道灭了,这个消息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若能捉住这只九狸…不,他们只能这么做!已经没有退路可言了。大王若死,他们…也得死!

    鲤四眼中有了一丝犹豫,但很快,便被狠辣所取代,认同了鲤一的计划。

    既然此事攸关大王生死,那就没有必要再与宁凡谈条件了!一定要为大王捉了这只九狸!

    “说起来。还未请教小友姓名?老夫鲤一,是道鲤众第一鲤将…”为了打消宁凡戒心,鲤一和颜悦色地和宁凡聊了起来。

    宁凡没有接那玉简,而是冷眼看着鲤一,丹田之中,灭神盾不断传来警戒。

    这玉简…有诈!

    “我只问最后一遍,刚才的交易,是要作废了吗!”

    宁凡目光扫过鲤四,鲤四内心咯噔一声。暗叫不好,其他几名鲤将也意识到,宁凡可能已经察觉到他们的毒计了。

    “小友说笑了,这交易怎么会作废呢…”鲤四还想说些什么,宁凡却目露无情之色,对身旁的黑猫吩咐道。

    “杀,一个不留!”

    宁凡给过这些道鲤机会,若可以。他不介意放这些道鲤一条生路,毕竟画界深处的两道气息。能带给他远古大修级别的威慑力,若可以,他不想在画界闹出太大的动静,以免生出变故…

    但可惜,这些道鲤执意要算计他,就别他狠辣了!

    得了宁凡命令。黑猫眼中立刻就有杀机暴涨。

    她,是宁凡的仆,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她这一生,也只奉宁凡一个主人!她不容任何人欺她的主,不容任何人…算计她的主!

    主人有令。她岂敢不从!

    莫说只是杀几只小鱼干,便是杀圣人,杀仙皇,她也不会眨眼。便是不敌,便是粉身碎骨,她也会为了主人,战至最后一滴骨血!

    因为,他是她的主,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

    “我叫逆樊,是蛮修,也不是蛮修。”

    “我看的不是虫蚁,而是在等,等一场与蝴蝶的相遇…不,这一次,等的不是蝶,而是那茧,是那青虫,抑或者,是一场追溯…大风可以吹走白纸,却吹不走一只蝴蝶,道的力量,正在于这种不顺从…”

    “他睁,他闭,他闭,他睁,我常常在想,之前四十二个轮回过去,他始终看不到我,是不是因为,我不愿闭上眼,如此,他便无法睁开…”

    “你要我给你起名字?起名字,我不太擅长…嗯,就叫黑魔吧,这个名字,恰是你一周轮回之圆满…”

    “我要走了,当战天之象第十次出现,我会回来,带你走…”

    第十次蛮神战天之象,已经出现了!

    主人,也真的回来了!

    虽然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改变了,主人也与当年有了极大不同,但,无论他怎么变,都永远是自己的主,唯有这一点,永不会改变…

    刚刚苏醒之时,她还有些迷糊,只是本能贪念着主人的刑罚之力,后来,她却已经清醒,记起了往昔…

    “我不爱说话,只说一遍…我不容任何人,欺我的主人!谁都不许!”

    九狸之九,王弓…

    黑猫一晃身,于周身黑光中,化作一张漆黑如夜的长弓,无弦,亦无箭,看似古怪,又似平平无奇。

    此弓一现,鲤一等四名鲤将还不觉得可怕,但远在画界三千层最深处的两位鲤王,却在一瞬间从沉睡中惊醒,浑身发抖!

    那是本能的颤抖,是融在骨血里的恐惧,于无数年之后,苏忆!

    “…九狸之祖,十步开弓,追杀道魂三皇十亿世界,夺妖之气运…”

    不会错!竟有人,使出了九狸九术最强的一种,可幻化九狸之祖王弓之影,那可是道魂族第一凶器,即便只是一道影

    “王弓之前,这四将已与我道鲤一脉休戚与共,绝对不能让他们被人射杀,否则我二人永世也无法离开此地!鲤圣之怒,我等承受不起!”白鲤王颤声道。

    “滚滚滚!你这该死的定海神铁,其他时候我能容你,唯有这一次,我不能容!把我的力量还给我,快!否则,我们都得死!”黑鲤王更是朝着身后的光柱勃然大怒。

    九狸王弓,最可怕的地方,不是杀伤力,而是…灭夺一族之气运!

    决不能让此弓开!否则,鲤圣必怒,这世间也再无他二人的容身之地了

    “上仙息怒!灭我道鲤一脉气运,这因果,你担不起,开弓之前,还望三思啊!”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黑白鲤王,第一次,用哀求地口吻跟人说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