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73章 画中界

    “《道经》第一卷?”

    木松道人微微一怔,向螟子亦是一愣。

    而后,二人齐齐失笑摇头。

    呵呵,这部功法,竟然敢以为名,创出此经的修士,口气还真是狂妄无边,莫非他以为此经能囊括天地间所有的大道吗?莫非他以为…他是传说中的第四步仙皇吗?

    须知,就算是传说中的圣人,也不敢以道经为名,来命名功法。这世间每一部功法,都只能描摹大道的部分轨迹,如乱古大帝的《阴阳变》、《乱环决》,如不死大帝的《不死经》,如宁凡修过的《墨雨经》、《黑曜经》…

    远古卷宗记载,这世间,唯有第四步的仙皇级人物,有资格开创属于自己的道经。所谓的道经,是能够真正囊括世间大道的无上经典,是能够一经出、镇压万古轮回的逆轮至宝。

    且每一部道经,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除了创出道经的仙皇本人,任何人都无法修炼。

    在木松、向螟子看来,宁凡所修的功法,名字虽然叫做道经,却自然不可能是真正的道经。

    真正的道经,无法授予他人,学是学不到的,只能自己创。

    那么问题来了,宁凡能自创道经么…

    就算木松、向螟子再怎么高看宁凡,也不会认为宁凡能够自创道经的。

    道经唯有第四步仙皇可以创出,绝无例外!

    见木松、向螟子皆是失笑,宁凡大惑不解,随口一问,这才大感语塞,哭笑不得。

    岁月塔修行的日子。宁凡用了千年岁月,从《墨雨经》、《不败经》、《黑曜经》之中,领悟出了属于自己的功法,又加入了木之感悟,使得这部功法同时具备了雨、战、暗、木四大属性,功法的名字则暂定为《道经》。

    又因他日后还打算陆续加出其他阴阳的修行法门。暂时只创了第一卷功法,日后再创第二、第三卷。依宁凡的打算,每一卷道经都准备囊括九种阴阳,三卷加在一起,便可凑够二十七阴阳的数目。

    之后,宁凡进入了第二座千年岁月塔,又花了千年时间,以《道经》第一卷的功法,炼化掉了建木真髓。修成了第一个魔阴阳——木阴阳,使得古魔修为暴涨之下,从天魔第七涅,一路突破到了!

    再之后,宁凡又入了第三座千年岁月塔,以千年光阴,利用道经第一卷的功法,将体内雨、战、暗三大阴阳的力量重新梳理了一番。

    梳理之后。四种阴阳皆由同一种功法运转,彼此之前少了隔膜。叠加使用之时,威力可以提升不少。

    唯一想不到的是,道经这个名字竟然不能乱用…

    宁凡此前真不知道,道经竟是第四步仙皇的专属,他不过是因为懒得起名字,才随口叫了句道经…

    罢了。狂妄就狂妄吧,反正他是懒得重新想名字了…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起名字。

    且他此生未必就没有机会踏上第四步,若有那么一日,这部功法便能成为真正的逆圣道经。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道经的话题,木松没有多聊,既然宁凡已在此地等候,他也不与宁凡废话,直接一拂袖,扫出万道青光。

    青光一卷,三人顿时从此地消失,进入了一处青光夺目的世界。

    “这是…掌位虚空!”宁凡目光登时一凝。

    “不错,此地正是老夫的掌木虚空,在这虚空之内,老夫便是木之大道的王者,你新修成了木阴阳,应该能感受到这一点吧…你可能看出,老夫这掌木虚空,拥有多少层虚空界?”木松笑问道。

    对乱古绝学,他似乎十分了解,竟能一口叫出木阴阳的称谓。

    “虚空界?那是什么?”宁凡不解问道。

    “哦?小友不知道么?每一个掌位虚空,都是由若干层虚空界叠加而成的。虚空界的数目越多,掌位虚空便也越强。如今的末法时代,倒是很少会有同掌位的仙帝存在了,据说在太古之时,同掌位的仙帝斗法,虚空界数目多的仙帝,可轻易压制数目少的仙帝…”向螟子耐心解释道。

    说话间,木松、向螟子带着宁凡,认准某一方向,一路疾飞。

    宁凡还是第一次听说掌位虚空的知识,听得自然十分用心。

    他新修出了木阴阳,可发挥少量掌位之力,却并非真正的掌木仙帝。进入此地之后,宁凡感到了极大的压制,仿佛只需木松道人一个念头,就能剥夺他在此地行使木之道则的权利…

    这便是掌位虚空的力量么…

    宁凡眼中青芒闪烁,朝那无边无际的虚空望去,周天大道在他的眼前,分外清晰,一层层,呈现了出来。

    掌位虚空的大道,是一层层排列的,每一层,都是一层虚空界…

    宁凡细细数去,继而答道,“此地共有309重虚空界。”

    “嘶…小友好毒辣的眼力,老夫佩服!”

    木松、向螟子皆是大感意外,啧啧称叹。

    须知就算是向螟子这等一阶准圣,也很难数出此地具体的虚空界数目,只能看出个大概,多多少少会有些误差的。

    但,宁凡却能准确道出此地虚空界的数目,由不得二人不动容了。

    尤其是木松,对宁凡的重视,再次提升到了空前高度。

    “东天之内,能一眼看破老夫虚空界数目的老怪,只有三人,无一不是二阶准圣,此子却能做到这一点…”

    三人一路疾驰,渐渐地,虚空中的青光开始减弱,再往前,便有大片金光遥遥传来。

    金光的中心,是一副与天同高的画卷,悬挂在无尽的虚空之中,堂堂皇皇,给人一种极为庄严肃穆之感。

    那画卷的纸张已经泛黄,似已存在了无数岁月。画纸上大片大片的空白,几乎没画什么东西,只画了两只鲤鱼,一黑一白,极为灵动,竟还能在画中游动。

    黑鱼白眼。白鱼黑眼…

    在看到这幅巨画之时,宁凡体内的阴阳锁竟是微微颤动起来,似与此巨画产生了共鸣。

    “阴阳鱼么…这巨画蕴含了极为庞大的阴阳之力,竟与阴阳锁产生了共鸣,莫非便是远古第二图——…”

    宁凡料的不错,这幅巨画,正是传承自南天金符宫的远古第二图,几经辗转之后,落在了木松道人的手中。

    这金天黑地图极其古怪。画中的阴阳鱼游动地十分和谐、平静,平静得如同死寂,死寂之中,偏又带给宁凡空前的危机感。

    仿佛一旦那阴阳双鱼从图中挣脱出来,便会成为恐怖杀器,可带给他性命之危…

    巨画的四周,似被一个无形的四方大阵封印着,进入这片封印之地后。以木松、向螟子的修为,都显得万分小心。似乎极为忌惮这幅远古第二图。宁凡若有所思,看来他感到的危机感,不是错觉,此图,或许真的很危险…

    在那巨画的下方,漂浮着上百个蒲团。每一个蒲团上,都端坐着一具骷髅,从那骸骨的颜色上看,这些骷髅生前,修为最低都是碎念修士。修为高的,甚至还有仙帝!

    “此地为何会有如此多的强者骸骨…”宁凡神情凝重,询问道。

    “这些,都是曾经有求于我的修士,想帮我领悟金天黑地图,从而令我欠下他们的因果…可惜,绝大多数的人,都死在了此图之中…金天黑地图,为远古第二图,世人只知此图之中蕴有阴阳大道,可助人突破仙帝瓶颈,却不知,此图还有其他大用…到目前为止,只有一个人,成功从此图之中取出了一些东西,交给了我。那人,就是森罗。也因此,我欠了森罗一场因果,最终为他睁眼,助他摆平了暗族之事…除森罗外,再没有任何人能从此图之内,带出任何东西。甚至于,极少有人能从此图之内生还…也曾有向老头这等准圣老怪,意欲观摩此图,可惜,他们同样无法从图中带出任何一件物品,最多也只能在此图之内勉强保命罢了…”

    “连向螟子前辈,都只能在此图之中勉强保命?”宁凡眉头一皱,此图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危险。

    “不用担心,你是乱古传人,更修成了乱古五剑绝学,连道源都能斩断,若入此图,如鱼入水,只要小心一些,不会有太大危险。就算真有危险,老夫拼上一拼,也能将你强行从图中拽出…”却是向螟子出声安慰道。

    木松道人又道,“这幅金天黑地图,蕴含了一处画中世界。画中世界里,有我需要的东西,若你能从里面带出一些,我便替你对抗暗族。若你做不到此事,则就算有向螟子的面子,老夫也不会助你。”

    宁凡沉默少许,问道,“不知前辈需要晚辈从画中界取出什么东西?”

    “眼睛。”

    “眼睛?什么眼睛?”宁凡一诧,有些不明白。

    “呵呵,不必多问,入了画中界,你便明白老夫要的眼睛是什么了。”

    而后,木松道人给宁凡详细讲解了进入画中界的两种方法。

    第一种,是元神离体,只以元神进入画中世界,这种方法不能携带法宝进入,相对而言,比较危险。

    第二种,是持着金符宫的符笔,直接进入画中界。

    这远古第二图,乃是金符宫的始祖所画,故而金符宫的门人入图,是有特权的。

    符笔是金符宫门人的象征,持符笔,则可连肉身带法宝一并进入其中,唯一的缺点,是一支符笔只能使用一次,便会毁去,无法再用…

    “可惜的是,金符宫被灭,已经是太久以前的事情了。流传在世的金符宫符笔本就稀少,到了如今,世间几乎已经没有几支符笔流传了。老夫搜集到的最后一支符笔,早已用掉,这第二种进入方法,你恐怕是不能用了,只能用第一种方法,元神离体。进入画中界…”木松道人无奈道。

    宁凡却是目光微闪。

    金符宫的符笔,他似乎…意外得到过一支…

    若无符笔,他必须分离元神进入画中界,且不能携带灭神盾、阴阳锁等诸多法宝,十分危险。

    好在他恰有一支符笔,倒是不必困扰了。

    “符笔。我有…”

    宁凡一翻手,取出闲置多年的金符宫符笔。这是他横行雨界之时,从骨皇手里夺来的战利品…

    骨皇…堪称他年少时的大敌,如今回想起来,却也不过是个碎虚小辈罢了…

    “哦?你竟有金符宫的符笔?”木松微微一诧,却也没有多问宁凡符笔的来历,直接将符笔的使用方法,告诉给了宁凡。

    金符宫的符笔,必须使用天霜寒气、地脉妖火才能催动。

    对九界修士而言。天霜寒气、地脉妖火乃是无上至宝,但对于四天仙修而言,却不是什么珍贵物品。

    宁凡本身就有天霜寒气、地脉妖火,直接就将符笔催动,步步走近金天黑地图,朝那高可参天的巨画,一笔点下。

    顿时,巨画的画纸之上。开始如水波般泛动涟漪。那自在游动的阴阳鱼,逐渐消失不见。泛黄的画纸,也变了颜色,渐渐明亮起来,如一面镜子般,将整个世界映照在了镜子之中。

    那里,便是金天黑地图的画中世界!

    “金符宫府库执事…左杰…符笔确认…允许进入…”巨画之上。竟是传出一道没有音调的枯老声音。

    “去吧,若能带出木老头需要的眼睛,便带出来,若带不出,便放弃。从画中界逃离。若你遇到无法摆平的危险,老夫便是拼尽全力,也要将你从画中界拽出来,不会让你死在里面的…”向螟子拍了拍宁凡的肩膀,鼓励道。

    宁凡点点头,一步踏入画中世界。

    向螟子为了帮他争取对付暗族的援手,如此尽心尽力,他自然不会辜负向螟子的好意。

    一入画中界,宁凡手中符笔登时化作飞灰毁灭。在他的四周,全都是茫茫白雾,什么也看不清,更有一股无形之力,压在他的身上,沉重难当,使得他不断朝着白雾下方坠落,难以维持浮空。

    不知下落了多久,眼前的白雾忽然消失,压在身上的重力也终于减轻。

    宁凡徐徐降落在地面上,入目处,竟然是一座极为熟悉的城池。

    他…竟降落在了海宁宁家之中!

    不会错,这里的一砖一瓦,他都十分熟悉,这里的长街,他走过了无数遍,这里,是他与弟弟宁孤长大的故乡…

    “我明明踏入了画中世界,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的画面,都是幻觉么…”

    宁凡双目青芒闪烁,他的天人第二境之目,可看破世间一切虚幻,但偏偏,看不出此地城池半点虚假之处。

    “无法看破此地虚幻么…”

    宁凡皱了皱眉,走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上。

    街角的豆浆摊冒着热气,但,看不到摊主,也看不到客人…

    老树下的石桌,摆着未下完的棋,但,看不到下棋的人…

    一些院落中,还有未晾完的衣物…也有一些屋子,冒着炊烟…

    然而,这城空荡荡的,看不到一个人…

    这是一座空城,莫说是人了,便是昆虫、游鱼、飞鸟,都没有一只…

    他不再在城里行走,而是散开了神念,浩瀚如雨的神念,顷刻间,便从海宁散开,覆盖整个吴国,继而朝着整个雨界散开。

    空荡荡的,整个雨界,看不到一个活人…

    “不知道木松前辈要的眼睛,在哪里…雨界没有,会在其他八处下界么…”

    宁凡身形一晃,化作一道金光,瞬间没了踪影,却是直接跨越雨界,穿梭到其他界面去了。

    剑界,树界,山界…宁凡走过一处又一处下界,却看不到一个活人,同样找不到木松口中的眼睛。

    “不在九界,会在四天么…”

    宁凡此念一动,四周风景立刻变幻,顷刻间,他便出现在了东天仙界,乱魔星千秋宗之内。

    整个乱魔星域,同样看不到一个活人,宁凡认定了此地乃是虚幻,倒也并不感到奇怪。

    他催动雨术,令神念朝着整个东天扩散开来,毫无意外地,一颗颗修真星,全都是空无一人的模样…

    忽然间,宁凡从某个方向,感受到一道活人气息,二话不说,立刻施展纵地金光,朝着那个方向疾驰而去。

    在那处星空,正有一个披散着头发的青年,一步步踏着虚空,朝着宁凡的方向前进,他的步伐很慢,身体也有些冰冷僵硬,若非体内还有活人气息,怕是要被人当成僵尸的。

    那披散的长发,挡住了他的脸,使得宁凡一路疾驰而来,却始终没有看到此人容貌。

    近了,近了…

    宁凡一路飞至,在此人百丈开外站定,警惕地看着此人。

    那人感知到宁凡到来,同样停住脚步,不再前进,缓缓抬起了头,语调生硬地说道。

    “不是…左杰师弟…入侵者…杀…”

    那人杀机一动,天地间顿时生出狂风,将他那乱发吹开,露出满面血污,狰狞表情,以及一双被挖空、只剩眼眶的空洞双眼。

    没有容宁凡问上一句话,那人已直接冲至,人玄中期的气势,顿时横扫星空。

    “此人被人挖走眼睛了么…”

    宁凡露出若有所思之色,随手一指定天术,直接将那怪人定在原地,自然不可能被区区人玄命仙伤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