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72章 (道经第)第一卷

第972章 (道经第)第一卷

    那些回忆不断翻涌,使得宁凡渐渐有所明悟,若有所思地看着魔符中的苍松。

    他想起了七梅城的雪,那雪中怒放的寒梅,带着家的温暖,如烙印般,深深铭刻进他的骨血里…

    他想起了鬼雀宗冥坟里的冥罗老树,想起了树界的竹海,空心竹中,亦有一段入骨深情…

    他想起了古天庭废墟中的不死树,此树因他焚翅而生,却也因他救人而枯萎…不死树下,他战过前世,亦战过今生,当日兵解入魔,以一敌众,何惜一战…

    他想起了杀戮殿血界之中看到的那棵柳树,那是巨门杀帝少年之时亲手植下的,曾于树下悟道万年,道成之时,发出‘木犹如此,人何以堪’之叹…

    这松,不对…

    他这一生,有太多回忆与树有关,其中,却偏偏没有松树的回忆…

    这魔符中的苍松,固然包含了极为高深的木之感悟,但这些感悟,却通通都是他人的感悟。

    仗着逆天的悟性,宁凡可以借鉴他人的感悟,融入自己的魔符,却无法将他人心中感动一并夺走,融入其中…

    就如同,他可以模仿木四,将那小四月的影子画入自己的魔符,却无法画出木四对于小四月刻骨铭心的感情…

    为什么木四的佛符能发挥一丝掌位之力,其他树灵却无法做到这一点?

    是因为这佛符之内,有木四最为深挚的心动么…

    心动…心动…

    宁凡眉头紧皱,他的魔符,少了那份心动…

    “木松道人传授给木四的掌位方法,叫做无情之法…第一步,需要将最深的心动与道则感悟融合在一起。一并画入佛符之内。第二步,似乎还需要将那心动从心底彻底抹去,从而达到一种心动转入心灭的虚无境界…大概的步骤,似乎就是这样,我没有用过这种方法,也只能凭空猜测一二…”

    “木四做到了心动。却做不到心灭…他能够发挥一丝掌位之力,却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掌位虚空…若我是他,多半也能将心动画入魔符之内,但,我多半也是做不到心灭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若真做到了无情境界,便也算不得人了…木松道人的方法,或许能助我一步步掌位。只是这种方法,终究不适合我…且我总觉得,这种方法仍有瑕疵,具体有何瑕疵,一时又说不上来…”

    “若我是木四,会在魔符之中保留那份心动,却,绝不会将那份最初的心动抹去…”

    宁凡目光渐渐清明。抬手间,将魔符中的图案一一修正。

    那松。被他抹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棵承载了他修道记忆的树。

    那是一株凌寒的梅!

    梅替代松,魔符的笔画没有变化,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了不同。那梅,似蕴含了万千深情,足以引发观者的共鸣…

    “梅,承载了我修道之处的温暖记忆,有梅。就有家,无论流浪多久,都不是孤独一人…”

    乌老八等人皆是目光一怔,只觉得宁凡新画的梅树,有着说不出的玄妙。具体为何,却又说不出来…

    增加笔画,只是一种量变;从松到梅,却是一种质变。

    木四怔忡地看着宁凡魔符中的梅树,唯有他,看出了一些门道。那梅树,融入了宁凡的情感,但那情感,却没有悲伤…

    只有,温暖…

    这温暖之中,或许也有过苦涩的记忆,如老魔,如他的父母,如宁孤…

    然而回首往事,宁凡的心中却没有悲伤,这一点,却是如今的木四,无论如何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梅替代松,魔符的笔画仍是178画,然而与之前的魔符相比,蕴含的木道则之力强大了不少,隐约间,更有一丝掌位之力蔓延。

    按照木松道人的方法,融心动入魔符,可修出一丝掌位之力,若心灭,则可彻底修出掌位虚空…

    心动,宁凡可以轻易办到。

    心灭,宁凡能察觉出其中的艰难,绝非朝夕可以办到,而且他也不想这么做。

    这梅之中,有他最深的感情,抹去此情此念,与他道心相悖,少了此情此念,或许他可大道有成,却也不再是他了。

    心灭不心灭,他不在乎,他此刻想做的,仅是将那份心动,与感悟交融,细细融入到魔符之中。

    那木之大道,在他的眼前愈发清晰,顺着来时的路,他似乎…看到了属于自己的木之大道…

    “何为木?木为五行之根,树无根,则无法存活,人无根,则无家…”

    宁凡凝望着魔符中的梅树,在那梅树中,他找到了自己的根。

    他的根,在雨界,在越国,在七梅城,在那无数风风雪雪的日子里…

    他的木之大道,亦是根,无根,无他…

    乌老八迷茫了,他似从宁凡画下的梅树中,看到了自己年少时家的记忆。

    他想起了故乡的土屋,想起了院子里的大桑树,想起了那一年,他还只是一个山村少年,没有修道,没有杀过人,没有一肚子的坏水,没有威震四天的凶名,却有…家…

    无数个日暮昏黄的傍晚,他坐在土屋外的桑树下,等着爹娘赶着驴车,从城里归来,等着爹爹将他高高举起,等着娘亲洗手烧饭…爹娘的脸,已经在记忆里模糊,看不清了。却又有一些东西,刻在了骨子里,任多少年过去,都忘不掉…

    “虎娃,饿了么?”

    “天气凉了,我儿冷不冷?”

    “…等娘再存些钱,就给我儿做件新袄…”

    乌老八眼眶有了热泪,三千四百万年的孤独修真路,他走了太久太久,久到他竟已忘记,自己也曾有家。凶狠狡诈如他,心中竟也有一块柔软的地方。是任何人也不容欺,不容碰的。

    松国禅师亦是迷茫,看着那梅树图案,他同样想起了家乡的树,想起了未修道前的家,想起了娘熬夜点着油灯。给自己纳新鞋,想起了那一声声叮嘱…

    “我儿出息了,年节一过,就要入城念书了…出门在外,不要舍不得银钱,不要担心家里,要听师父的话…”

    后来呢…

    后来他入了城里的学堂,四年如一日的苦读,再后来。赶上了兵乱,再后来,娘没了,家也没了…

    他心如死灰,遁入空门,机缘巧合走上修真路,一路修到仙尊境界。如今的东天修真界,他跺一跺脚。天便要抖三抖,他已位高权重。却早已忘了娘亲的荒坟埋在何地…

    身为出家人,他的心中,竟是有了愧疚,有了…悲伤…

    树有根,他,也有么…

    一个个木岛门人露出迷茫之色。想起了家乡的树,想起了故乡记忆里一个个泛黄却鲜活的人影…

    “此子悟的是什么!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让群修沉沦其中!”

    木四有些骇然了。

    一千个人领悟的木之大道,有一千种不同,譬如木七看到的是松针。木六看到的是松声,木五看到的是松纹…

    宁凡看到的,又是什么!

    不知!

    道无高下之分,却有强弱之别!

    很显然,宁凡悟到的木之大道,已经初具雏形,且极为接近木之大道的本源,否则不可能产生如此强大的力量,引起群修共鸣!

    骇然之后,却是浓浓的悲伤。

    恍惚间,木四似乎又看到那个动人的小丫头,一步步朝自己走来,跟自己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他是草木开灵,没有父母,没有家人,没有体会过温暖的感觉。唯有小四月,曾带给他为人的温暖…

    面对小四月,他不敢有情,却也做不到无情…

    他本已淡忘小四月带给他的温暖,但宁凡的魔符,却将一切回忆勾起…

    有她,有家可依,无她,无家可归…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他做不到心灭,做不到…

    “木是大道,以木为根,可以衍生松之道,梅之道,竹之道…世间万木,皆从属于此道…想要感悟如此大道,必须需找一个点,以此作为突破口…”

    “七梅,是我的根,顺着此根延伸,我看到了更多的树,如影,列于身后…这些树,承载了我一路走来的记忆,唯有将这些记忆融入到感悟之中,这梅树,才算完整…”

    宁凡继续抬手,在魔符之上寥寥数笔,画出了冥罗古树的树影,在那冥罗树旁边,又画下一片竹海的邈影。

    空心竹,有魂居,魂生根,在竹心。魂之根,竹之心,不可分…

    宁凡想起了冥坟,想起了明雀,想起了散妖木罗,想起了他横行树界的往事…

    魔符的笔画,不断增加。

    179画,180画,181画…198画!

    他用20笔,画下了冥罗古树与竹皇的邈影,魔符的图案,变成了魔坐梅下,背景则是冥罗树及连天竹海的邈影。

    宁凡手未停,在魔符背景之上,又画上了古天庭不死树的影,此影之中,有他两世不灭的执念。

    199画,200画…

    当魔符的笔画超过200画以后,宁凡忽然目光一凝,第201画,他竟无论如何,都画不下…

    魔符也好,佛符也罢,百画以上便是祖符,但即便是古魔渊九大魔祖,也没有几人能将魔符提升到200画以上…200画之后,增加笔画不仅需要感悟,更需要以祖血涂符…

    这一点,宁凡并不知道,但却有一种本能,敦促着他必须这么做。

    “200画之后,我与这魔符之间,似乎再次有了隔膜…体内魔血欲焚,使我竟有一种古魔的本能,想要将自己的血,染在魔符之上…仿佛唯有如此,才能继续画出魔符…”

    好似有一道来自血脉的声音,不断敦促着宁凡,在魔符之上染上祖血。

    宁凡只沉吟了片刻,便遵从了这种古魔本能,抬手咬破指尖,在魔符之上。画上了第201笔的血色!

    “这是…祖血之威!”

    乌老八等人已经逐渐从回忆里清醒,察觉到宁凡以祖血染魔符的举动,纷纷动容。

    九祖之后,世间再无祖血魔头,宁凡拥有祖血的事情若是传出,绝对能在古魔渊中引起震荡!

    借着祖血之威。宁凡出手如电,在魔符之上连画9笔,将半个不死树的影子画了出来。

    第210笔,宁凡微微一顿,没有立刻画下,之前9笔,竟用光了他一整滴魔罗祖血!

    祖血用掉了,便无法再用于燃血,但宁凡身上的祖魔威压却没有丝毫减弱。反倒比之前更醇厚了不少。那祖血之威,已融入到他的魔符之中。使得此刻的宁凡,有了一种错觉,仿佛唯有血融于符之后,他才算真正的祖魔!才有资格将古魔修为修到巅峰!

    “祖血入符,似乎是一种必然…莫非日后祖级妖血也需融入灵轮?祖级神血也需融入心窍?”

    “魔罗祖血,我有4滴,1滴祖血的威压。足以让我在祖符之上增加九笔…若想继续增加笔画,还需用掉其他祖血…”

    宁凡没有犹豫。再次染血,将祖血画入魔符之内。

    第2滴祖血用尽,宁凡画出了完整的不死树。

    第3滴祖血用尽,宁凡将那巨门杀帝植下的巨柳,画出了一半。

    第4滴祖血用尽,宁凡画出了完整的巨柳邈影。却因祖血用尽,而无法继续增加魔符笔画。

    魔符的笔画,最终定格在了236画!

    可惜,祖血不够…否则,他还能在魔符之中。画下更多的树,融入更多的情。

    或许,日后修出更多的祖血,他还能继续以魔血染祖符,增加更多的笔画…

    “竟是236画的魔符!主子的修魔资质真是太可怕了!若是继续成长,起码也是九大魔祖级别的人物!若是能进入古魔九渊,凭着魔符,就足以招揽一大批狂热的魔修,收为仆从!”

    乌老八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的主子厉害了,他也能更有面子,不是么。奉宁凡为主,更加不觉得有什么羞耻了。给九大魔祖级别的人物当奴才,一点都不丢人!古魔渊中,指不定会有多少人羡慕自己呢!

    木四的悲伤已经淡去,取而代之的,是苦涩的笑容。

    “我不知此子悟的是何道,却能看出,此子对往事,融入了至情。那情感之中,未必没有悲伤的往事,但他回首往事,却无悲伤,只有…温暖…”

    “若我也能扫去心中悲伤,或许…”

    殊不知,在木四心中生出这种念头的瞬间,困了多年的瓶颈,竟有了一丝松动!

    木四先是一怔,继而长叹一声,闭上双眼。

    他似乎…找到了未来应走的路…

    不是有情,也非无情,而是忘情…

    太上忘情…

    渡真,舍空,碎念…实际上,真仙三境每一步的修炼,都在把修士引到太上忘情的道路。然而,真正能做到太上忘情的修士,太少,一万仙修中,往往也只有那一二人而已。偶有修士能在舍空境界,便做到太上忘情,如元瑤;却也有人一路修到仙王,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森罗。

    从前的木四,同样做不到这一点,但从今以后,他会努力去做。

    并非要将小四月遗忘,而是要将那份心动,深埋于心。只将那悲伤遗忘,却要将那心动,永远留存在佛符之中。

    这是否…才是师弟所说的草木无情…

    不是心动,也非心灭,而是…心忘…

    “敢问小友悟的,是何种木之大道?”木四忽然释怀一笑,多年的心结,似乎终于解开了一些。

    “是根…”宁凡微微一诧。看起来,木四似乎悟了什么,否则不会如此释怀。

    “根?”木四内心一动,微微失神,自语道,“是啊…她,就是我的根…”

    “…”

    宁凡无语。

    这对话无法进行下去了,这木四完全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怎么说都能扯到他的小四月…

    不过看起来,此人眼中已经没有茫然了…已经想明白要如何对待心里的业障了么…

    “些许薄礼,送与小友,算是感谢小友替我解开心结吧。”

    木四将他的建木真髓。通通送给了宁凡。

    宁凡心知是自己某些行为触动了木四,倒也不拒绝这份谢礼,收了所有建木真髓,辞别了木四,随众人一道,朝第三禁地走去。

    第三禁地的古松。比第四禁地气势更强,树灵木三的修为,也比木四高深不少。

    听松国禅师说,宁凡拥有236画的魔符,对此木三十分动容,扬言只求看一看宁凡的魔符,便愿拱手送上建木真髓,作为谢礼。

    超过200画的魔符、佛符,实属罕见。西天之中。几乎没有几个古佛修出200画以上的佛符;古魔渊中,自九祖镇压,就更加不可能见到200画魔符的拥有者了。

    木三什么也不求,只求看一看宁凡的魔符,便有把握从中获得印证。

    木三同样将自己的佛符展示给了宁凡,对此宁凡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两眼,并未重视。

    对木之大道,宁凡已经有了自己的感悟。再借鉴他人的感悟,意义不大。且他古魔祖血用尽。暂时无法继续增加魔符笔画了。木三想看他增加笔画,怕是看不到了。

    且看了木四的佛符之后,再看木三的佛符,宁凡总觉得木三的佛符有些不入眼。

    木四的佛符融入了至情,融入了心动,相比之下。木三的佛符却没有心动,就算笔画上超过木四的佛符,也无法入宁凡的眼。

    “木四已经打开了心结,或有一日,能够重新获得木一的地位…”

    宁凡给木三展示了魔符之后。便收了真髓离去。而后又去了第二、第一禁地,同样只展示了魔符,便收礼离去。

    七大禁地,一一走过,宁凡辞别了松国等人,独自回到禅院。

    乌老八牛皮糖一样黏着宁凡,想要跟这个便宜主子请教木之大道,却被宁凡拒之门外。

    抱歉,宁凡现在没工夫搭理乌老八,他刚刚创出属于自己的魔符,并将四滴祖血画入其中,此刻正是感悟之时,不容他人打扰。

    一回禅房,宁凡立刻遁入玄阴界,一挥手,数百个青色光团飞上天空,一凝之下,凝成一滴绿如翡翠的灵液。

    这一滴灵液,便是建木真髓的本相!

    感受着建木真髓之中蕴含的浩瀚能量,宁凡说不动容,那是假的。这一滴建木真髓蕴含的能量,完全堪比一块完整的天品烈元晶!

    也就是说,只要炼化掉这一滴建木真髓,宁凡完全可以修出完整的木阴阳!

    唯一麻烦的是,修炼木阴阳,还欠缺一部高深的木属性功法…

    木岛之上,倒是有好几部九星木属性功法,但却都是佛门功法,宁凡身为古魔,当然不会去修炼的。

    乱古大帝送的藏经塔中,也没有合适的功法,如此一来,宁凡却是动了其他念头。

    他想要自创一部功法,将他此次获得的木之感悟,全部写入其中!

    上古之时,一些低阶仙帝都能创出九星功法,以宁凡如今修为,加上天人第二境的悟性,完全有资格自创功法。

    魔符已经融入了木道则之力,若自创功法,宁凡会创一部木系魔功。九大神阴阳,宁凡已经修成了三个,为雨、战、暗,魔阴阳也是时候修上一个了!

    “以我宁凡毕生之悟,开太古一经…”

    宁凡朝着玄阴界藏经塔的方向,屈掌一招,霎时间,一卷卷太古神魔功法,从塔中飞出,在云端堆积如山。

    宁凡再一拂袖,带着如山的功法,直接飞入一座千年岁月塔之中。

    若自创功法,则这无数部功法,便可作为借鉴…

    与木松道人约定的十日,一晃而过。

    禅院之中,两道人影好似从无尽的虚空直接走出,正是木松与向螟子。

    二人刚一现身,便见宁凡正在院中一棵古松之下等候。

    不过十日未见,此刻的宁凡竟给木松、向螟子一种道合自然的感觉。

    好似站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宁凡,而是一棵树,一棵扎根于木岛、与自然相连的树。就连呼吸间,都给人一种生生不息之感。

    毫无疑问,这是木道有成的表现!

    “哦?十日不见,小友的修为似乎精进了不少…”

    木松嘴角在笑,心中却着实震撼了一下。

    若他没有看错,宁凡这乱古传人,竟在十日里,修成了第四种阴阳!

    更让木松意外的是,宁凡身上的木之道则流转方向极其古怪,与他认识中的任何一部木之功法,都不相同…

    “此子修的,莫非是哪部失落的魔功…有些眼生,从未听说过此功…”

    诧异之下,木松也就随口问了一句,“不知小友所修功法,是何名称?”

    “《道经》第一卷。”

    宁凡将自创功法的名字,随口告诉给了木松。

    之所以叫做道经,而非魔经,是因为宁凡不仅将木阴阳写入了经文,更将雨、战、暗三大阴阳的功法,删改之后,收录在了经文之中。

    与其东拼西凑,修炼二十七部功法,宁凡更愿意自创一部较为完整的功法,直接涵盖他所修炼的二十七种阴阳。

    此事谈不上容易,但对于他这个天人第二境的修士而言,却也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