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9章 第祖符变

第969章 第祖符变

    可惜,木七注定要失望了,宁凡体表的金光才刚刚有了涣散的趋势,便又有更强的金光,从其体内发出,将那三声叠响的钟声,轻而易举地防御住。

    如大树不惧蚍蜉撼动,山岗不惧清风吹拂,岿然不动!

    一击无果,木七面色一变,将那漫天青色光团匆匆收回,似生怕宁凡抢夺一般。心中则叫苦不迭,他连最强攻击都用上了,却奈何不了宁凡,这可如何是好?

    “这便是这树灵手中的全部建木真髓么?”

    见木七匆匆收回了所有真髓,宁凡大感可惜。

    这木七回收建木真髓回收得真快,他还来不及抢夺,竟然都被收回去了…

    罢了,这里毕竟是木松道人的地盘,此树灵名义上又是木松的师兄,太过强逼此树灵,终究不美。

    宁凡微微摇头,不再理会木七。与木七手中的建木真髓相比,此刻,宁凡更愿意好好感悟一下此地的木之道则。

    他如老僧入定,根本不理会耳边的钟声,甚至于,明明那钟声响如雷鸣,他却觉得耳边越来越安静。

    木七一惊一乍的吵闹,他渐渐听不见;那声闻于天的钟声,同样渐渐平静。整个世界一片安宁,没有任何声音,可以入耳!

    这是天人第二境界,已与天地合一,若他想要入定,则谁也无法撼动他的心神半分!除非强行攻击他,将他从这种入定之中拽出来,可惜的是,灭神盾是不会允许旁人攻击他的主人的!

    “这…雨君竟能在七师伯的真髓一击、钟响三叠之下,强行进入入定状态!”

    “据我所知,有着八劫修为的苍帝大师兄,虽说能轻易挡下钟声,却也无法在钟声乱耳之时。入定到这种程度!”

    “师尊曾说,能在伏魔钟声之下,做到‘万籁此都寂,但余钟磬音’,便是盖世人杰,有问鼎仙帝境界的资格!但我怎么觉得,雨君的入定,比那种状态更加高深…”

    “不会错,看雨君闭目不语的神情,怕是耳边连钟声都不余了…莫非这便是佛门最高深的之境!”

    “五蕴皆空。六根清净…这可都是传说中的佛修境界!想不到今日,我等竟有幸亲眼一观!”

    众木岛门人皆是神情专注看着宁凡入定,想要从这深沉的入定中看出些门道,领悟到六根清净的妙法。

    可惜,他们不知,宁凡并不是佛修,又哪里习得了六根清净呢。

    这不是六根清净,而是比六根清净更罕见的天人第二境界,放眼天地。能入此境界者屈指可数!

    “那青色光团,是叫建木真髓么…这真髓确实不错,但比起这真髓,那佛符反倒更让我看重…”

    宁凡虽未睁眼。脑海中却一遍遍重播着木七勾勒七十二画佛符的一幕。

    木七是是古佛修士,他将感悟的木之道则,通通写入了七十二画佛符里面。

    佛符,魔符。似乎极为相似…

    我有魔罗祖符在身,却从未在祖符之中,画下任何一种道则…

    宁凡忽然有了福至心灵的感悟。他能否如木七一般,在自己的祖符之中,画下道则?

    这,是否是古魔修士领悟道则神通的途径、法门…

    “说起来,我的魔罗祖符,有多少笔画来着…似乎从未注意过这一点。”

    入定状态的宁凡,忽然抬起右手食指,在身前虚画了一笔。

    他从未如此认真感悟过自己的祖符,这还是第一次有了细细研究祖符的冲动。

    从前的修道路,真是太赶了,太急了,一路狂奔,一路疾驰,如此一来,便少了许多必要的环节与感悟。

    一画,两画,三画…七画!

    魔罗祖符包含了四个图案:巨魔、六翼、岚角、鬼目。

    祖符起笔的图案,首先便是一个巨魔,可惜宁凡才画了七笔,还未画出巨魔的轮廓,便觉得自己与这祖符之间,竟有一种无法想象的隔膜存在,难以画出第八笔。

    最终,他强行画下第八笔,其结果,是那只画了八笔的魔符,喀嚓一声,裂为无数碎光消散。

    竟画不出自己的魔符!

    “这…雨君是在勾勒自己的古魔魔符?不知雨君的古魔魔符,有几画…”

    “雨君这第八笔,似乎难以画下。传说古魔之修踏入天魔境界后,必须重凝魔符,否则人符之间便会有一层隔膜,无法撕裂。难道雨君还没有经历过这一步魔符重凝?否则这魔符不应如此难画的。”

    木岛门人之中,不乏阅历丰富的老怪,对古魔一道的了解,竟有许多比外界修士还要高深。故而虽说见到宁凡画符失败的一幕,却也无人因此而小觑宁凡,而是看破了其中原因。

    木七则不同,他见到宁凡画魔符失败,立刻毫无形象地哈哈大笑,肆意嘲讽,无法以钟声撼动宁凡的憋屈,顿时觉得减轻了不少。

    “这古魔小鬼竟然连自己的魔符都画不下?这也太丢古魔的脸了吧!哈哈,笑死我了!”

    “此子虽然没有画完魔符,老夫却能从仅有的几笔之中,看出一些端倪。那似乎是一个巨魔图腾的轮廓,从这起笔走势上看,此子的魔符,要么是二十二画的巨甲族魔符,要么是二十四画的苍体族魔符。嗯,也有可能是二十画以下的小族群的魔符,反正不会是什么高深魔符…”

    木七哂笑不已,巨魔起笔的魔符,大多都是低阶魔符,与他七十二画的木佛佛符相比,根本不在同一个等级。

    他话音刚落,却见宁凡又抬起手,似乎想要再试一次,画出魔符。

    “七笔,是我此刻画魔符的极限…然而这个极限,并非不能打破!”

    “晋入天魔境界后,我这魔符似乎有了改变,我之所以无法将它画出。原因似乎就在这里。可惜我一直忙于增加修为,竟少了对体内古魔魔符的关注,忽视了这一点…既然今日发现了这个缺陷,无论如何,都要重新将这魔符画出!”

    一画,两画,三画…八画!

    这一次,宁凡仍是在第八画时失败,但比起第一次画魔符时,那种隔膜之感已经少了许多。

    “呦嘿。此子又失败了!看来这第八画,他是无论如何也画不出了!这也难怪,重凝魔符的过程,与重凝佛符一样,需要花费大把的时间。老夫当年重凝佛符,整整花了三百年,此子想要在朝夕之间重新画出魔符,无异于异想天开!”

    木七话语未完,宁凡已经第三次抬手。去画魔符。

    木七深信,这一次宁凡仍旧会在第八画之时失败,但,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

    这第三次画符。宁凡整整画了十一笔才失败,比起之前的八笔,竟是进步了一大截!

    “此子竟能在短短数息之间,摸到重凝魔符的诀窍!”

    木七吃惊不小。木岛门人之中,也有不少人发出惊叹。

    重凝魔符、佛符,需要的时间长短。完全看修士的悟性有多高。

    这就好比同样一个佛理,有的佛修能在菩提树下顷刻顿悟,有的佛修却需要用一生去渐悟。木七用了三百年才重凝佛符,宁凡却能在数息之间有所领悟,只说明一件事,那便是宁凡的悟性,超过木七太多。

    “十一画,还是不够…这魔罗祖符乃是祖符,笔画过百,十一画,连魔罗四相的第一相巨魔相都画不完全…”

    当年横行雨界无尽海的经历,在宁凡脑海一一重现。

    他似想起了年少之时修魔的一幕幕,似想起了一生中一幕幕杀戮血海。回忆越是翻涌,自己与魔符之间的隔膜,竟也越来越薄。

    重画魔符,是要将自己一生魔道之悟,画入符中么…

    宁凡想起了无尽海巨魔族的雪,想起了一个名叫风雪言的小雪人,想起了很多很多…

    回首往事,他想到的不是修魔血路的艰辛,而是淡淡的暖意,嘴角也是有了笑意。

    这笑意一生,他那魔符的魔意,顿时有了些许变化。

    之前那魔符的魔意,还与魔罗大帝有些相似,此刻,却渐渐朝着宁凡的道与意靠拢。

    第四次,他抬起右手,在魔符消散前,画下了整整十四笔。

    第五次尝试,他画下了十七笔。

    第六次尝试,他画下了二十二笔!

    第七次尝试,他画下了二十九笔,一个略显完整的巨魔图案,已经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个巨魔的外观,与当年魔罗四相的巨魔外观,已有不同,仍给人魔气滔天的感觉,然而若是细看,便会发现那巨魔面上,竟带着一丝和煦的笑容。

    那种笑容,绝不可能出现在魔罗大帝脸上,唯有宁凡,才能如此阳光、释怀地一笑!

    “不是巨甲族魔符,也不是苍体族魔符!此子的魔符有些陌生…木松师弟的藏书阁,早已被我翻遍,古魔渊的魔族魔符,除了九大魔祖的魔符之外,老夫几乎全部认识!此子的魔符,却不在老夫知晓的种类里…难道这是我所漏知的某种魔符?”

    “不过这魔符终究只有二十九画,勉强算是中品魔符,算不得上品…与我的佛符一比,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木七满面傲然,他有七十二画的佛符,自有骄傲的资本。

    继而,宁凡第八、第九、第十次抬起了手掌,每一次,都在巨魔图案的基础上,增加了魔符的复杂度,使得木七目光越来越凝重。

    “三十四画,不,是三十五画!此子竟在给魔符增加魔翼图腾…”

    “四十二画!同时兼具巨魔、魔翼图腾的魔符,只有黑暗行一族的三十六画魔符,以及蹑空一族的三十八画魔符…很显然,此魔符并非二者中的任何一种…”

    “四十六画!笔画竟然还能增加!”

    宁凡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并不知自己画符之举,不断打破着木七的认知。

    此刻,他只想做一件事,那便是专心画出六翼的图腾。

    他想起了在六翼族中与兰陵王争夺魔像石板的一幕,那时的自己还真是弱小,竟一度将未入碎虚的兰陵王,视为生平大敌…

    他想起了在六翼族中收的魔妃。似乎是叫焚翅吧…

    宁凡所画魔符,笔画不断增多,第十六次画符,他竟画出了整整六十二笔,将六翼图腾完整地画了出来。

    “六十二画!此子的魔符比起老夫的佛符,也不弱太多了…若非老夫另有机缘,佛符也不过六十余画而已…”

    木七面沉如水,已经不敢小觑宁凡的魔符半分。

    六十二画的魔符,在修真界绝不可能籍籍无名,为何他从未听说过宁凡的魔符?

    他本以为六十二画已是宁凡魔符的终点。却想不到,宁凡竟又第十七次抬手,继续在六翼的基础上,画下岚角图腾。

    回首往事,他记得在岚角族中,亦收过了一名魔妃,叫做苏颜…那里,亦有他的回忆…

    那回忆融在指间,画在魔符之中。渐渐给那图案中的巨魔,画下了错综繁复的双角。

    当彻底画出岚角图腾之时,魔符的笔画数,增加到了惊人的九十九画!

    “竟是九十九画的魔符!如今的古魔渊中。只有九大魔祖魔符笔画能够过百,此子的魔符,绝对能在九祖之下列入第一!”

    木七再难镇定,与宁凡九十九画的魔符相比。他的佛符根本就是渣渣!

    “想不到,想不到能看到此子重凝魔符的一幕!且还是九十九画的高深魔符,这对老夫修古佛之道。亦可起到印证效果…这算不算承了古魔小鬼的恩惠!如此一来,自己岂不是平白欠下了这古魔小鬼的因果!”

    木七心中暗暗计算着,也不知道送给宁凡的那点建木真髓,能否还清这段因果…

    “还有鬼目图腾没有画出…”

    宁凡回忆收尾,在那巨魔图腾的眉心,画下第三魔目。

    一百零九画…

    一百一十七画…

    一百二十九画…

    一百四十一画…

    当宁凡收指之时,其魔符终于重新聚齐了魔罗四相,笔画数达到了恐怖的一百五十二画!

    他徐徐睁眼,凝视着眼前的魔符,眼神柔和。

    无人知,他看得不是魔符,而是自己修出古魔血脉的过往,如青年的自己,看着少年的自己一般。

    满场死寂!木七也早已没有敲响钟声、释放佛光,却打扰宁凡感悟!

    在此之前,谁也没有料到宁凡的魔符笔画,能达到恐怖的152画!

    如此笔画数,唯有祖级魔符能够达到,不必问,宁凡的魔符,绝对是祖符的级别!

    幻梦界中,能拥有祖级魔符的,除了随封魔巅一同失踪的远古大魔,便只有被镇压的九大魔祖了!

    宁凡这祖符,是九大魔祖的祖符,还是魔巅上的大魔祖符?抑或者,是从界外仙域流传而来的祖符?

    “麻烦了,这因果欠的可是有些大了…木松的门人之中没有古佛,倒是无法从中领悟什么,不欠此子因果,老夫却不同。老夫修为卡在二劫仙尊境,已有九百万年,见了此子凝符一幕,老夫这瓶颈,竟有了松动…若突破,则为仙王!这可是助老夫突破仙王的因果,怎么还呢…”

    木七心念飞转,想起宁凡对他的建木真髓很感兴趣。

    当年木松种下七松,为七棵松竹开灵之后,将最后一滴建木真髓分成三份,赠与七松感悟。

    作为第七松的树灵,木七有权力自有支配这些建木真髓。该感悟的,他已从中感悟,这些建木真髓已无大用,送给宁凡,未尝不可!

    “古魔小鬼,啊不不,是古魔小友。古魔小友啊,你既然想要老夫的建木真髓,老夫便都送给你吧…”

    木七平生最厌恶古魔,此刻却强迫自己挤出一次微笑,面对宁凡。

    可惜,宁凡虽然睁开眼,眼中却只有魔符,仍沉浸在自己的感悟之中,压根听不到木七的话语,将他完全无视。

    这感悟,仍未完!

    重凝魔符,只是在做他突破天魔后来不及做的事情。

    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做。那便是将他感悟到的木之道则,继续画入魔符之中!

    此事,可比重凝魔符难多了,但若是成功,便可继续增加魔符笔画数,增加魔符的力量!

    “何谓木?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种木之道则。这树灵木七,本体是松,故而他感悟的木之道则,也是以松为根基。去领悟的。他的佛符有七十二画,所画的佛符,却是一棵苍劲古松…”

    “木七画松为符,取的,似是松的拒人千里之意…松叶如针,触之则痛,那刺,是一种不近人情的霸道。因为有了这种霸道,这木七才会一见我是古魔。便不容拒绝地赶我走,态度恶劣…”

    “木七看到的松针,是拒人千里。我所看到的松针,却是敢于刺破一切的桀骜。敢笔直挺立。刺天生长,而无敬畏之心;敢迎寒,刺破风雪,而无屈服之意。那刺。不会伤人,却是一种警告,犯我者。虽远必诛!欺我者,便是玉石俱焚,也要让尔付出代价!这松,未必没有自己的偏执…”

    这一刻,宁凡明明悟的是松,脑海中回忆的,却偏偏是自己一路走来的桀骜往事。

    刚踏上修真路,他便敢与涅皇为敌;尚是蝴蝶身,他便敢撞毁掌情一目。

    不是不能忍让,只是无法妥协。这世间有太多事情,半步也不能退…

    我举手向苍穹,并非一定要摘到星辰,只是需要一个向上的、永不屈服的姿态…

    “从这一点上讲,我果然只配修魔,不配修佛。佛修讲究逆来顺受,魔却不肯吃半点亏。佛修讲究五蕴皆空,须舍弃一切外物杂念,不住于心,我却偏偏要守住所有坚持。佛修讲究行善积德,我却如一个魔头一般,杀戮十方,凶名远播。世人敬我者罕有,怕我者却是极多,然而我所求的,从来都不是世人的敬仰…”

    “木七画下的松,一共七十二画,其中,六十四画为根基,唯有最后六笔,融入了木之道则的力量…”

    那最后六个笔画,在宁凡脑海不断重播,这六笔,蕴含了木七数千万年的木之感悟,亦蕴含了木七一生佛之感悟。

    “这六笔中的木道感悟,我可以吸收,将之融入我的魔符之中,但其中的佛之感悟,我却要与之相逆。我是古魔,而非古佛,佛逆古魔而修,魔亦逆古佛之道而生,这六笔,我要正取其道,逆取其意!”

    宁凡抬手,在魔罗四相之后,又画下第153个笔画!

    这一笔,若是道行不足,根本看不出其中玄妙。

    此地唯有松国、松溪、乌老八、木七能够看出其中玄妙,尤其是木七,几乎瞪圆了眼睛。

    木七只一眼便认出,宁凡这一笔,分明是从自己七十二画佛符之中感悟出来的!

    非只如此,这一笔,更是完完全全逆了木七佛符中的佛意,而是融入了宁凡自身的魔念。

    这是在自创魔符!宁凡竟然在祖级魔符的基础上,自创魔符!

    一笔落,整个木岛的木之道则,都被宁凡魔符所引动,此魔符依稀间,竟是具备了木之道则的力量!

    这一笔,是古魔、古佛道不同的逆音。

    这一笔画出,宁凡的魔符更是有了质的变化,硬说它是魔罗祖符,已不准确,魔罗祖符之中,可没有融入木之变化。

    这是一种有别于魔罗祖符的魔符!此符一出,宁凡的古魔血脉才算真正与魔罗斩断联系,有了自己的不同!

    “唯有祖血古魔,能够自创魔符!若血脉级别不够,或无古魔身份,则无资格开创属于自己的魔符、血脉!这古魔小鬼能自创魔符,只有一个解释…他不仅是一个古魔,更是一个修出了祖血的古魔!”

    “想不到这末法时代…竟还有古魔魔祖存在!”

    虽说佛魔道不同,但却又有共同之处。

    若能亲眼见识一个古魔魔祖自创魔符,对于木七而言,绝对是天大的收获!

    这因果,真是越欠越大了…

    他一生中最讨厌的,便是古魔,偏偏这一次,欠了宁凡如此巨大的因果。

    在木七复杂的目光中,宁凡在魔符之上,增添了第二画、第三画、第四画。

    第五画,宁凡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方才将之画上。

    第六画,宁凡足足用了两个时辰,才将之画上。

    至此,宁凡的祖符笔画数,正式增加到158画,在那四相巨魔左侧,多了一株参天而立的古松。

    虽说魔符的笔画只增加的六画,其级别,却已高出原本的魔符不少!更能凭借魔符的力量,使用少许木之道则的力量!

    “古魔小鬼,我服了,真服了,你给我看了这么一场好戏,我便把我手中的建木真髓,通通送给你吧。如此一来,我可就不欠你因果了啊。对了,顺便再给你一个忠告吧,我对木之道则的领悟,只有六笔,我那六个兄长的道悟,可比我高深得多,若你去了其他禁地,直接告诉他们,你要看他们的佛符,以此感悟自己的祖符,相信他们会很乐意把自己的佛符展示给你看的…他们也卡在瓶颈多年了呢,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木七喟然一叹,张口吐出数十个青色光团,送与宁凡。

    他一番恶意,却引发了宁凡一场感悟,自创魔符,那恶意,偿还不了宁凡给予的因果。想要了结因果,只能以建木真髓回报宁凡了。

    反正他从宁凡身上获得的好处不小,卡了九百万年的仙王瓶颈,因宁凡而松动,此乃大恩,付出些代价也是应该…

    “都送给我?”

    宁凡微微一怔。

    他不去夺建木真髓,建木真髓却自己送上门,还有这等好事?

    心思一转,宁凡便想通了其中原因,原来,这木七是因自己的创符之举,有了感悟,想要还清欠自己的因果。

    佛修一生追求的,便是因果圆满。种善因,得善国,欠人因,必还果。

    如此一想,他收下这些建木真髓,倒显得理直气壮了。

    更让宁凡在意的,是木七的忠告。

    木七的六位兄长,还有更高深的木之道悟?

    不知那些感悟,可否能令他魔符,再多上几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