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8章 古佛树灵

第968章 古佛树灵

    “那一闪而逝的金光,究竟是什么神通,主子之所以能半步不退,似乎与那金光大有关联”

    乌老八绿豆小眼滴溜溜转,却怎么也看不破,那护体金光是何来历。

    他不会知道,那金光乃是灭神盾自行护主所散发的光芒。

    实际上,第一声钟声震体之后,宁凡便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此地古松钟声,蕴含了极为精纯的佛力,这佛力,与他体内的古魔血脉格格不入,仿若二者本就是彼此的天敌一般。

    旁人若闻钟声,最多也不过是被击退罢了,宁凡则不同。

    他是古魔,佛魔自古不两立这若有似无的钟声,于他而言,竟有一股无形的杀伤力,足以化解他体内的古魔修为

    若非灭神盾自行护主,散发出金光护体,宁凡可就不是被钟声震退那么简单了,更可能被钟声损及古魔修为

    “嗯你这古魔娃娃,有点意思,竟然能在七爷爷的伏魔钟声下,半步不退。”

    古松之中,忽有一道诧异的声音传出。

    乌老八不知道说话的是谁,大感莫名,松国禅师却是对这古松有所了解,一听古松说话,根本不敢怠慢,匆忙起身,朝着古松双手合十,行佛礼道,

    “弟子松国,见过七师伯”

    “这松国对这松中之人口称师伯,难道这松中之人,竟是木松道人的师兄不成贫道怎么不知,木松道人还有师兄”乌老八内心一惊之下,同样匆忙起身,朝那古松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宁凡却是皱着眉头,眼中青芒一闪,便看穿了松中之人的来头。

    说话之人。赫然竟是这古松修行多年所产生的树灵

    说话间,古松之上忽然冒出一个人脸来,看了看松国禅师,又看了看乌老八,皱眉道,

    “哦是松国小师侄啊。你师父不是答ying过我们七兄弟,木岛禁地不容任何外人进入吗今日怎会有两个外人来禁地,没由来惊扰到我好梦不说,竟还让我看到一个平生最厌恶的古魔。”

    说到古魔二字,那人脸恶狠狠地瞪了宁凡一眼。神情满是厌恶之色。

    “这二人并不是外人,而是”松国禅师刚准备解释些什么,那人脸却不耐道,

    “够了够了你也不必和老夫废话,老夫知道,老夫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二人定是与你木岛大有关联,才会被允许进入禁地吧。这边这个绿豆小眼想入禁地感悟,老夫可以容忍,但那边那个。乃是古魔,他想入老夫树下感悟,那是一千个不行,一万个不可能就算这是你师父的命令。也不行”

    “古魔小子,给你三息,速速滚出老夫古松之身百步之外,否则。莫怪老夫加大钟声威能,给你难堪了”

    那人脸竟是极不客气地,想要直接赶走宁凡这个古魔修士。

    松国禅师立刻有了为难之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七师伯会如此霸道,竟不容许宁凡在此处禁地悟道。

    想也难怪,这木岛七大禁地的古松,皆是木松道人亲手植下,日日以佛力温养,方才生出了树灵。

    七棵禁地古松,七个树灵,修为不一定高过松国禅师多少,辈分却是极高,算是见证了木松道成的全过程,甚至给木松道成提供过感悟上的帮助,故而被木松道人感激之余、称为同门师兄,辈分上,算是松国等木岛弟子的师伯了。

    这下可如何是好师父令我带雨君来禁地感悟,七师伯却不同意雨君来此悟道

    就因为雨君是古魔么

    往昔之时,不是也有伪古魔来木岛感悟么,对那些伪古魔,您老不是挺宽容么为何对雨君就这么苛刻。

    就因为他是真古魔,而是你佛修

    “七师伯,此事可否通融一”

    “一息了”

    “七师伯,这是师父的意思,师父想”

    “两息了”

    “七师伯”

    “三息了好好好,好你的古魔小子,你不走是不是,有本事,你就继u往前走,看看能否继u抵挡七爷爷的伏魔钟声”

    那人脸似乎失去了所有耐心,冷哼一声,钻回古松之内。

    见状,松国禅师苦笑一声,大为无奈,对位于八十二步位置的宁凡歉然道,

    “抱歉,想不到七师伯竟如此排斥道友的古魔身份,如此一来,道友怕是无法走近此松感悟了。”

    言下之意,是雨君啊雨君,你也别继u往前走了,直接退出百步距离得了。

    要知道,若是这些树灵师伯执意不愿某人进入禁地,则即便是仙王老怪,也未必能强行靠近古松的。

    “松国道友何须道歉你七师伯不是说了么,让我有本事就继u往前走。宁某自问还是有些本事的,这八十二步的距离,可不是宁某的极限,岂能后退。”

    宁凡面无表情地看着古松。

    松国禅师敬畏此松,他对此松却没有半点敬畏之情。

    此松灵句句针对古魔,排斥于他,出言无礼,他可以看在木松道人的面子上,不与区区树灵计较。

    但,他来此地感悟,是经过木松道人允许的,区区树灵想赶他走,却是休想

    念及于此,宁凡再次身形一晃,出现在了古松六十四步的位置。

    又是一声钟响,从天地间无端响起,这一次的钟声,竟比第一声钟响平添了三成威能。

    这一次,宁凡仍是周身金光一闪,便挡下了钟声,半步未退。

    见状,那人脸再次从古松之上冒了出来,冷哼道,

    “不错啊,古魔小鬼,连老夫增幅威力的钟声也能挡下,既如此,老夫也不留手了,不把你轰出百步之外。哼哼,老夫这木七罗汉的法号,从此便倒着写佛符现,佛光普照”

    但见那人脸口中一斥,古松周遭顿时卷起阵阵松风,松风之中,更有一道道青光流转,凝为一道道模样奇特的符文,绕着古松不断盘旋。

    宁凡目光微微一凝,隐约间。总觉得盘旋在古松周遭的佛符,与古魔一族的魔符有些相似。

    可惜,这些佛符有些模糊、虚幻,看不太真切,也不知清晰之时是什么样子。

    这些佛符照射出无数佛光,被那佛光一盖,宁凡竟有了法力滞涩的感觉,肩头如同压着无数山峰一般,有了寸步难行的感受。

    他身形一晃。再次向前前进,但这一次,却因为着沉重的压力,只向前挪移了十步不到。

    一声比之前更强数成的钟声。如期而至,响彻天空,那钟声之响,震得松国禅师、乌老八双耳嗡嗡作响。宁凡却仍是半步未退,不惧那钟声。

    “好你个古魔娃娃,竟然还不退。好好好,老夫要拿出真本事了”

    周遭压力越来越强,宁凡又一挪,挪移了五步,钟声响,灭神盾护体,纹斯不退。

    人脸的表情更难看了,“有趣,真是有趣,便让你见识见识七爷爷的不传神通”

    这一次,宁凡只挪移了两步,却仍是在钟声下毫发无损。

    “你七爷爷今天就不信你,难道一次都震不退你”

    宁凡仍是只进不退。

    “七爷爷要拿出压箱底的盖世绝学了”

    渐渐的,宁凡不仅不退,在适应了佛光的压制之后,前进的步数更是开始增多。

    “造孽,造孽啊,这一招,以七爷爷的慈悲心,本来不打算使用的,是你逼我的”

    挡不住宁凡前进

    一声声钟响不断响起,名为木七的树灵悲催的发现,他的钟声,根本无法阻止宁凡前进

    “之前十二声钟响,是七爷爷让你的,这第十三声钟响,七爷爷可不让了啊”

    “前面十三声钟声,其实只是试探,这第十四声钟声,才是七爷爷一生神通的精华所在”

    “你不要逼我第十五声钟响,七爷爷真的要动真格了”

    “第十六”

    “第十七”

    “第十八”

    “他奶奶的老夫的伏魔钟声,已强得能震退三劫仙王了,怎么就是震不退这个古魔小鬼这小鬼什么来历”

    见始终无法震退宁凡,树灵木七终于忍不了了,爆了粗口,犯了嗔戒。

    整个木岛上空,钟声回响不绝,所有的木岛弟子都被惊动,走出禅院,赶到了第一禁地,来观摩宁凡闯禁地百步钟声的浩大场面。

    宁凡着万道佛光,前进的速度并不快,每每前进,都会引发足以震退三劫仙王的钟声,却始终在钟声震荡下半步不退。

    如此一幕,让木岛所有人对宁凡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这雨君好生厉害明明只是一劫仙尊的修为,却能抵挡足以震退三阶仙王的钟声”

    “那金光是什么神通,不简单,绝对不简单”

    “这雨君莫非竟有堪比仙王的实力吗”

    “七师伯已使劲浑身解数,却无法奈何雨君前进,雨之仙君,果然名不虚传”

    一声声赞叹声中,宁凡终于走到古松松荫下,盘膝坐下。他发现,这佛光与钟声倒也不是全无好处。

    佛光、佛符之中,似乎蕴藏了极为高深的木之大道;那钟声每每响起,虽都被灭神盾挡下,却也能带给体内古魔血脉些许淬炼。

    他的古魔修为在蛮荒古域之中暴涨,因为变得有些虚浮了,此刻却在一声声的钟响之下,不断淬炼,不断凝实。如此一来,他不仅不怪木七拿钟声震他,反倒该感谢木七不辞劳苦引动钟声,助他淬炼古魔修为了,如此一来,他起码能节约千年苦修。

    “好你个猖狂的古魔小鬼,竟敢在老夫树下悟道,你想好好悟道,老夫偏不让你好好领悟”

    见宁凡竟大大咧咧坐在树下悟道,木七气得鼻孔冒青烟,原本一进一响的钟声。竟是如连珠炮一般,一声连着一声震响,越发密集紧凑。

    这木七还就不信了,他这一声声钟响震动着,宁凡还能安安生生的盘膝悟道

    古松百步之内,钟声不断回荡,莫说是在此悟道了,就算是呆在百步之内什么也不做,都极其困难。

    松国禅师、乌老八早已被狂暴的钟声震出百步之外,根本无法踏入古松方圆百步的禁地。

    即便身处百步开外。也有不少低阶弟子承受不住钟声震响,退到了二百步的距离。

    古松百步之内,早已只剩宁凡一人

    他就那么安静地坐着,视那漫天钟声佛光有如无物,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

    木七脸上的细汗越来越多,释fang佛光,敲响钟声,对他而言并不轻松,却无法影响到宁凡分毫。

    事实摆在眼前。木七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他拿宁凡这只古魔,没辙

    “服了古魔小鬼。老夫服你了说吧,你要如何才肯离开老夫百步距离,老夫这一生佛门修为来之不易,如今更在修行的瓶颈关键处。是万万不能被古魔打扰的,只要你肯退出百步距离,老夫送你一个礼物。如何”

    木七的语气,已经有些近乎哀求了,可怜巴巴的。原来这才是他急于轰走宁凡的根本原因。

    宁凡目光一动,含笑道,“哦什么礼物”

    “拿去”

    那木七倒也干脆,张口一吐之下,顿时便有一团青色光团飘出,落在宁凡掌中。

    “这是”

    宁凡目光登时有了凝重之色。

    这青色光团之中,蕴含的木之道则极其精纯,单论精纯程度,几乎堪比烈元晶中品阶最高的天品烈元晶了

    这可是修练木之阴阳的好材料

    只是有一点,让宁凡有些失望。这光团中的木之道则数量太少,若只有这些,派不上多大用场。

    “只有这些么”宁凡人畜无害地一笑,对那木七讹道。

    这木七以钟声镇他,虽说结果是好的,助他淬炼了古魔修为,动机却多少有些不良。

    宁凡向来都是不吃亏的主,此树灵敢以钟声镇他,就得付出些代价,若不狠宰他一笔,他就不算是老魔的弟子,黑魔派的传人

    “只有这一点真的只有这一点好了,古魔小鬼,拿了东西,还不速速走人”木七心虚地说道。

    “若是只有这么一点我不走”

    说着,宁凡将那青色光团翻手收起,而后继u着佛光、钟声,闭目感悟着此地木之道则。

    他何等阅历,从木七的表情就能判断,此物木七必定还有许多,若能多拿走一些,对于修练木阴阳,必定大有好处。

    “呦呵,果然不愧是古魔,竟如此贪心你想要更多的建木真髓好,如你所愿七爷爷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拿走这些”

    木七被宁凡的贪心气笑了,张口连喷数十个青色光团,那些光团一经腾空,立刻青光大作,将整个天空映照为青色。

    青天之上,更有一个巨大无比的佛符,一笔笔勾勒而出。

    滚滚威压从天而降,包括松国禅师、乌老八在内的群修,皆是神情一变,有些难以承受那等层次的威压。

    这一次的佛符,无比清晰,清晰到所有人都能看清那佛符勾勒而出的过程

    松国禅师等人好歹见过七师伯释fang完整佛符,惊也只惊了一下,乌老八却是深为动容。

    “古有佛修,逆古魔一道,修古佛之道。古魔修魔符,古佛修佛符。符文笔画越多,此符越强百画以上为祖符,此树灵的佛符,似隶属木佛一脉,且竟有七十二画,虽未达到祖级,却也当世罕有了”

    “且若贫道没有看错,那些青色光团,全部都是稀释过后的建木真髓此树灵这一击,竟是动用了建木真髓的力量,这威压,几乎接近三劫巅峰的仙王一击了主子啊主子,你可能接下这一击”

    乌老八开始担心宁凡的安危了。

    他能不担心么,他的命魂可是在宁凡手中,若宁凡出点差池,难保他的命魂不会受损

    “古魔小鬼,若你接得下这一次的钟声回响,这些真髓便是送你,又有何不可可惜,你接不下这一次,老夫真的要动真格了啊不骗人”

    咚咚咚

    这一次,竟是三声钟声同时叠响,钟声如同惊涛骇浪,一浪高过一浪,百步之内,空间一震之下,顿时传出喀喀的裂痕。蛰伏于地底的十二个仙尊泥人,同样被震得钻出地面,逃出百步之外,神情畏惧不已。

    原本盘膝闭目的宁凡,被这钟声一震,体表的金光竟是有了少许涣散的趋势

    见状,木七信心大增,深信这一击定能把这可恶的古魔小鬼赶出禁地。

    人脸之上的笑容,也就越发洋洋得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