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合体双修 > 第963章 一剑!

    乌老八内心一震,心知小觑了这位雨之仙君,最让他骇然的,是宁凡竟敢直接用手去碰开天石,此事着实出乎了他的预料。

    须知,这开天石被他以黑运秘术祭炼了整整一个月,就算是仙王,贸然碰触此石,都会气运稍稍受污,引起反噬,有所受损。

    宁凡却神色如常,似乎丝毫不受开天石的黑运侵蚀,岂能不让乌老八动容。

    “苦也,苦也,这雨君不愧是乱古传人,修为或许不如老夫,但多半有神通,抵御老夫的黑运侵蚀。如此一来,即便将开天石送给此人,多半也害不了此人…此事就此作罢!”

    开天石被宁凡按住,收也收不回来,乌老八憋足了力气,暗暗运转神通,体表发出隐隐黑光,霎时间竟似有了无穷力气,将那开天石一带,连险些夺出宁凡手掌。

    宁凡目光微微一眯,同样运转神通,周身泛起淡淡红芒,隐约间,竟与乌老八的力气分庭抗礼,难分胜负。

    乌老八内心暗骂,心道这宁凡不惧黑运侵蚀,这是铁了心要抢走他的开天石啊。表面上却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对宁凡笑道,“贫道忽然想起来,这开天石留着还有用处,怕是不能送给道友了,请道友松手,将此石还给贫道吧。”

    “道5∠友此言差异,我辈修士言出成法,一言既出,岂能反悔。此石已归宁某所有,该松手的,是你!”

    宁凡体内古妖之威猛然宣泄而出,朝那乌老八便是一震,直接将乌老八震得松了手掌,身形不稳之下,连退数步之后,方才稳住身形。神色大变。

    “古妖之威么…”向螟子微微点头,木松道人则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微微掐指,似推演了一番,而后才一副了然的模样,自语道,“原来此子竟是乱古传人,难怪…”

    乱古大帝同时拥有神、妖、魔血脉的事情,或许很多低阶修士不知道,但到了万古级别。却很少有人不知。

    宁凡这乱古传人身份一传开,倒是再也不必遮掩身上的古神、古妖、古魔气息了。虽说在这三族失去心、灵、血的时代,拥有古妖、古魔血脉是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但若此事放在乱古传人身上,便也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多谢道友赠石。”

    宁凡一翻手,将夺来的开天石收起,面无表情地看着乌老八。

    他之所以能震退乌老八,靠的不是修为高深,而是体内祖级扶离的无上妖威。

    第一眼看到开天石时。他就觉得这开天石上的黑烟有些古怪,竟能与他体内妖血产生共鸣。

    他本就是气运最脏的扶离一族,甚至还曾自污气运,做过黑运修士。本身就不惧黑运污染,故而才敢直接将手掌按在开天石上。

    没想到的是,近距离接触开天石后,宁凡竟从开天石之上。感觉到了一丝畏惧。

    开天石竟在畏惧他!

    不,准确的说,产生畏惧情绪的不是开天石。而是开天石上的黑色气运,一见宁凡,那黑烟竟是有了臣服姿态,根本不敢伤及宁凡半分。

    那黑烟带给宁凡的感觉,与紫璃身上的气息很像,非常像。

    宁凡只心念一转,便想通了关节,这缠绕在开天石上的黑烟,竟有孽离的力量存在!

    这乌老八身上,竟拥有孽离的力量!

    这乌老八本身不是妖族,更不是扶离、孽离血脉,这一点,近距离接触之后,宁凡能够断定。

    然而乌老八却能拥有孽离力量,这一点,怕是另有隐情。

    不管隐情的真相是什么,乌老八想要靠孽离力量压制宁凡,无异于是在班门弄斧。

    宁凡乃是堂堂扶离妖祖,岂会惧怕孽离的力量。

    乌老八内心怦怦直跳,他不是真正的孽离,在宁凡没有主动展示扶离气息以前,看不破宁凡扶离的身份。

    所以他无法理解,宁凡是如何将他震退的。

    见宁凡夺走了他的开天石,乌老八笑不出来了,面色一片阴沉,冷冷道,

    “道友在这木岛地界夺我开天石,未免也太不把此地主人放在眼里了吧!”

    话语间,竟是想拿木松道人的名头压人。

    “道友此言差矣,此石是你自己送给我的,可不是什么抢夺。”宁凡面无表情道。

    乌老八气得面色铁青,他可是动用了师尊的交情,才从木松道人那里求来了三件宝物。想不到刚一见宁凡,就被夺走了一件,岂能不怒。

    若非在此地动手实在不合适,若非宁凡身边还有向螟子这等准圣老怪,乌老八绝对会立刻对宁凡下狠手,武力夺回开天石,给宁凡一个教训!

    不行,当着两名准圣的面,他不能对宁凡动手…

    这个想法才刚刚在乌老八心中牢固,木松道人却忽然对向螟子说话了。

    木松这一说话,乌老八便是有天大的不情愿,也不敢当场发作,本还想再跟宁凡辩几句,此刻也只能先压下心头火气,等之后再想办法抢回开天石了。

    “向老怪,你带此子前来,怕不只是为了开天石这么简单吧,否则你大可一人前来的。”木松没有理会乌老八的吃瘪,他答应了乌老八三个请求,已经还清黑运老祖的因果,开天石的事,是乌老八自己作死,他才不会插手。

    “木兄刚刚动用了推演,想来推演出了一些事情,猜到了老夫来意。此子被暗族盯上了,我神虚阁的名头,还不足以令暗族忌惮,此事也唯有木兄出面,才能令暗族有所收敛。”向螟子苦笑道。

    “根据我刚刚的推演,你那徒儿森罗,已经死了么…”木松道人忽然话题一转。

    “是啊,那孩子,已经死了。”向螟子苦涩道。

    “我木松自避世以来,便不问世事,闭世后,更是对天地之事漠不关心。并发下大愿,明圣心以前,绝不睁眼超过三次!便是我徒苍帝有难,我也视而不见,放任自流。从前暗族欺你徒儿森罗,我已保过他一次,这一次,你是想再让我破例一次么?”

    “此事确实是让木兄为难了,不过木兄若想参透远古第二图的玄机,怕还真得借助此子的力量。为他睁眼一次。未必不值。”

    向螟子一席话,说得木松道人沉默不语,似在考虑。

    宁凡则面色微动,对二人话语里的远古第二图有些在意。

    远古四图,各有不凡之处,第一图为太古渔蓑图,曾被宁凡、小妖女寻得,可助第一步修成明生死大道,飞升成仙。如今在神虚阁手中。

    远古第二图,名为金天黑地图,据说蕴有阴阳大道,可助修士突破仙帝瓶颈。

    南天有一大古老势力。名为金符宫,就是因为这幅第二图,被人灭掉的,洛幽也曾试图寻找第二图。却始终没有此图半点消息。

    想不到,这远古第二图竟在这木松道人手中!

    按理说远古第二图仅能帮人成就仙帝之位,不应该让木松道人这等强者重视。但,听向螟子的口气,此图似乎还另有玄机,能让木松道人反复研究…

    许久,木松道人才有了决定,却没有直接给向螟子答复,而是向天一指,立刻,松林之中无数松针叶飞上高空,在空中围成一个青色圆环。

    那圆环似有莫大神通,能将环内一切隔绝,即便环内发生大战,只要未超过圆环极限,斗法波动便不会泄到外界。

    “此子值不值得我睁眼,我需考验他一番。松溪童儿,你入环中,与宁小友较量一番!”

    闻言,木松的众多弟子之中,立刻便有一个青面道童走出队列,朝众人一揖,飞身上了天上的圆环之内,悬空而立。

    这青面童子形貌不扬,然而负手踏天,浑身上下却有脚踏万古的气势,不容任何人小觑。

    此人,正是庙中三名仙尊其中一人,是一名新晋仙尊,却仿佛同样斩杀过万古仙尊,煞气很重。

    “宁小友,你且登上此台,与木松的徒儿一战,让他看看你的手段。若能入他的眼,则暗族之事,他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的。”向螟子转向宁凡,嘱咐道。

    宁凡不是傻子,到了此时,岂能不知向螟子带他来木岛是另有目的。

    向螟子是想帮他找一个新靠山,一个足以震慑暗族的靠山,若乱古大帝道灭,则由木松保护宁凡,这,便是向螟子的初衷。

    宁凡心中有些感动。向螟子与他非亲非故,却为他做到了这一步,他当然不会不知好歹,拒绝向螟子的好意。

    身形一晃之下,宁凡出现在了青台之上,耳边再次传来向螟子的传音。

    “全力出手,让木松好好看看你的本领。”

    “嗯。”

    宁凡点点头,与那青面道童隔百丈而立,一身气势散开,比那道童气势更盛。

    见有大战观看,古庙内的众弟子,皆目光转睛盯着天空,就连憋了一肚子火的乌老八,也是一般模样。

    乌老八倒想仔细看看,这宁凡有何手段,等摸清了宁凡的底细,日后寻宁凡晦气也能增加不少胜算。

    自然,若有机会,他更想代替那青面道童,亲自出手,教训一下宁凡,夺回开天石!

    青面道童神情倨傲地看着宁凡,他与师尊同住木岛,闭世不出,对外界雨之仙君的凶名尚未耳闻,自然不知宁凡斩杀了德云老祖的惊人战绩。

    纵然知道,他也不会惧怕宁凡,新晋仙尊,他同样杀过,有这底气在,即便察觉到宁凡万古一劫级别的气息,他也是丝毫不惧。

    “道友虽说不是向前辈的弟子,却也算代表向前辈出战,这一战若是再败给我,则向前辈的弟子门人,便算是在木岛连败四次了。为了道友不至于输得太难看,我会留手三分。”对面的青面道童,忽然开口,语气颇有几分傲慢。

    向螟子一生收徒三人,三个徒儿都带来过木岛。神空、虚空两位大帝年少之时,曾来木岛,与年少的苍帝切磋,却败于苍帝手中。

    森罗后来也被带来木岛。但那时森罗尚年幼,甚至无需苍帝出手,便败在木松的其他门人手中。

    宁凡是向螟子带来的第四人,若是同样败在木岛,这落败,自然要算到向螟子的门人头上。

    “…”

    宁凡斗法不喜欢多话,更让他无语的是,这青面道童哪来的自信,面对自己还敢留手三分。

    那青面道童不仅言语傲慢,行动更是倨傲。始终负手而立,竟是不打算先出手,一副让宁凡三招的作态。

    木松道人的门人,都是这般自负么?

    宁凡微微摇头,想到木松道人古怪的性格,倒也真有可能教出各色各样性格的弟子吧。

    “此人神意是松,道亦是松,不过他修的,似是松的孤傲之意。所以才会行事自负…”

    宁凡眼中青芒微闪,轻易便看破了青面道童的底细。

    那青芒闪烁的瞬间,场内无人看到,唯有向螟子、木松道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向螟子早知宁凡是天人修士。又看不破宁凡天人第二境的底细,倒也并不惊讶。木松道人却是微微动容。

    “此子竟是天人之修,难怪能让木老怪如此看重…”

    既然青面道童不愿先出手,宁凡倒也不和他谦让。对青面道童道了句小心,抬指点出一道紫光,斩向道童。

    “道兵是么。此道兵似乎受过天道紫气温养,但在我等仙尊眼中,却不算什么利器。”

    青面道童微微不屑,张口吐出一片巴掌大的深青色树叶,当空祭起。

    那树叶一经腾空,立刻迎风而涨,化作百丈之巨,直接朝斩忆道剑覆下,将道剑一裹,竟是裹在中心。

    任斩忆道剑百般挣脱,竟是无法从树叶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道友还有什么法宝,不妨全部使出来吧!”青面道童傲然道,一副已经稳占上风的嘴脸。

    宁凡微微无语,此人就算修的是孤傲之道,也未免太傲,而少了孤意。

    苍松的孤傲,与傲慢有所不同,那一个孤字,便是限制。松的傲,只对自己孤独展示,而不盛气凌人,所以才是孤傲,这青面道童的路,却是走错了。

    那树叶,是青面道童的神通所化,其上交织着木之道则,瞒不过宁凡的天人道目。

    万古仙尊的神通,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用到了道则的力量。而掌位仙帝的强大,则是拥有比普通道则更强大的掌位道则。正因为有了木之道则的力量,这树叶才能轻易束缚住斩忆道剑,但若斩破这层道则之力,此树叶不值一提。

    宁凡也不与青面道童废话,而是屈指在点,天地间顿时便有无穷雨意扑面而来,眨眼之间,便有微微细雨降落在整个木岛范围。

    那青面道童面色微变,还未反应过来,便见原本被树叶束缚住的斩忆道剑,嗤地一声,化作一道剑光爆射而出,将那树叶上的道则斩得四分五裂,下一个瞬间,树叶碎为无数青光,消散。

    青面道童目光一沉,那斩忆道剑之上,此刻同样缠绕着道则之力,论质论量,竟比树叶上的木之道则更胜许多。

    难怪能破他的松息之叶,原来这宁凡对道则之力的明悟,更在他之上!

    嗤!

    又是一声破空声传来,那斩忆道剑缠绕着雨之道则,幻化万千,朝他铺天盖地斩下。

    这一次,青面道童不敢托大,而是略退半步,运转神通,整个右臂顿时化作乌青之色,直接朝漫天剑影抓下。

    任道剑如何分化,任剑雨来临的轨迹如何多变,青面道童似乎都能准确预测每一道剑光来临的方位,乌青的右掌,更是丝毫不惧道剑的锋利,抬手直接按碎一道道虚幻剑光,右掌之上,不断传出金铁撞击的声响,可见此掌此刻是如何坚硬了。

    瞬息之间,万千剑雨全部被青面道童按碎,显然凭道兵是战不胜这名新晋仙尊的。

    宁凡微微一叹,收回道剑,他手中并无攻击力强大的法宝,如此一来想要速胜,就不容易了。

    青面道童一击得利,神情更加自负,身形一晃之下,整个人竟是变成一个通体乌青的巨人。

    那乌青防御,宁凡已经见识过了,足以硬撼斩忆道剑的锋锐。在变化为巨人之后,其防御竟然更增数成不止,断的是厉害无比

    缠绕一种道则的道剑,斩不破这种乌青防御。

    如此一来,只能同时使用第二种道则了!

    宁凡眼中暗芒一闪,整个天地顿时失去了一切光明,陷入无尽的黑暗中。

    “改天换地的神通?不,是幻术!”

    青面道童先是一惊,而后却是仰天大笑。

    若是改天换地的大神通,他还要畏惧宁凡三分,但若是区区幻术,则他丝毫不惧。

    他已临近修成佛门的了,足以看破绝大多数的幻术,此术,不足为惧。

    “破!”

    青面道童幻化的巨人,双目射出万道金光,试图扫尽天地间的黑暗,然而那些金光落在黑暗之中,却立刻就被黑暗吞噬,无法将黑暗看破。

    青面道童这才有些骇然了,宁凡使用的幻术未免也太高级了,竟然连他的天眼通都无法破掉此术。

    很多人小瞧幻术,是因为幻术基本不会造成实质伤害,大多数情况下,只能起到迷惑作用,一旦破除,近乎无用。

    但若是无法破掉,则幻术的可怕便要呈现出来了。斗法之时,分秒间的失神便可决定胜负,他陷在宁凡的幻术中,无法破除这黑暗,有这个时间,宁凡杀他一百次都够了!

    “好在我虽中了他的幻术,但我平生专修防御之术,这一身防御,等闲一劫仙尊根本破不掉!此战,至少还能以平局收场,此子想要败我,可没有那么容易…”

    这个念头才刚刚在青面道童心中生出,下一个瞬间,他硕大的巨人身躯,便狠狠倒飞而出,一股血箭,从胸口喷出。

    天地间的黑暗,终于一点点驱散,却不是被破掉,而是宁凡主动解除了幻术。

    从出手,到结束,看似缓慢,实际上也只经历了十息而已。

    古庙中的众人终于恢复视野,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青面道童巨人之身从天空吐血坠下的一幕,犹带着无法置信的表情。

    在那巨人胸口,有着一道狰狞剑创,深可见骨,竟是完全破掉了他的肉身防御,血溅长空!

    宁凡一人一剑,踏天而立,在其道剑之上,交缠着两种道则光芒,分外夺目,给人一种无法匹敌的锋锐感。

    “嘶!松溪师兄的苍松之体,即便遇上二劫仙尊,也不可能被一剑破掉!这雨之仙君竟只一剑,便破掉了松溪师兄的最强防御!”

    “十息!松溪师兄竟只在雨君手中,撑了十息!”

    一个个木松门徒,开始倒吸冷气,乌老八更是震撼不已。

    他同样是一劫仙尊,且在一劫之中实力靠上,曾与青面道童交手,自问无法一招破掉此人防御。

    宁凡却能做到这一点,难道宁凡的实力,更在他之上!

    他乃是修行三千四百万年的老牌仙尊,宁凡却只是成名百年的小辈,难道宁凡,还能比他更强?!(未完待续……)